【原创】旧情(复婚,总裁攻×律师受)

一楼给度受,乱做的图镇楼。
第一次发文,紧张。


楼主 钟晴rrr  发布于 2017-05-01 13:00:00 +0800 CST  
先申明:
①小学生文笔,不喜自己退出。
②不定时更新,不要催不要催,一催我就紧张,一紧张我就不会写了
③可能有点乱,如果有bug可以告诉我,我改

楼主 钟晴rrr  发布于 2017-05-01 13:05:00 +0800 CST  
第一章

谢容到家后才收到贺霖发来的微信信息:阳阳我接走了。显示时间是下午四点多。
正好,省的他再去一趟幼儿园了。
谢容坐在沙发上翻了翻检查单,习惯性走到厨房给自己泡了杯咖啡,杯子送到嘴边才想起来自己现在不能喝,盯着热腾腾泛着白沫的深褐色液体发了会儿呆,放下杯子冲进洗手间将早上吃的一点儿米粥都吐了个干净,胃里空荡荡的绞着疼。
开门的声音伴着阳阳欢快的喊声响起:“爸爸,我们回来啦。”
随后是贺霖的声音:“谢容?”
“我在。”
谢容漱了口,又捧水洗脸,哑声应道。
“吃饭了没?”贺霖站在洗手间门口问道,手里还提着塑料袋,不大的空间里泛着股酸味,他闻着皱起眉,“你吐了?”
谢容一手捂着脸闷闷的“嗯”了声,随手拿起架子上的空气清新剂喷了两下,浓郁的柠檬香味儿扑鼻而来,他有些慌乱的捂着嘴去捡滚落的清新剂一边用身体合上门。
贺霖揉了揉小脸都要贴到门上的女儿的小脑袋,安慰道:“爸爸没事,阳阳去房间里写作业,乖。”
阳阳抬头看他,一脸的怀疑:“可是爸爸吐的很难受的样子……”
“阳阳听话。”
小姑娘撅着小嘴不情不愿的挪进自己的房间。
待呕吐声渐渐小下去,贺霖才抬手敲了敲门:“怎么样了?”
一阵水声过后谢容开了门,疲惫的倚着门框摇了摇头。
“你过来干什么?”
“看看女儿。”贺霖举了举手里的袋子:“给你打包的,过来吃。”
“不吃。你回去吧。”
“我多待会儿不行?这么嫌弃我。”
“是啊。”谢容双手交叠抱在胸前,脸色还有点苍白:“就是嫌弃你。”
贺霖捂着心口一副大受打击心痛不已的样子,拆开袋子拿出里面的塑料盒,“吃一点儿,特地给你买的,你最近是不是又闹胃病了?吐那么凶。”
谢容抿抿唇,“嗯。”
贺霖捂捂盒子:“温的,过来,以前去吃过的那家店的里边那个馄饨,你不是说挺好吃的?我带着阳阳排了半小时的队呢。”
谢容扯了椅子坐下,拿勺子舀了两个小馄饨,一脸的嫌弃,“这么油。”
嫌弃归嫌弃,到底还是吃了,一边吃一边皱着眉,要他吃砒霜似的,贺霖道:“吃个馄饨至于那么……”
话还没说完,谢容已经推开他冲进了洗手间。
贺霖尝了两口,也不嫌勺子是谢容用过的:“你是不是胃病又严重了?”
谢容没空回答,他胃里空空如也,吐不出什么,但就是一直泛着恶心,有种要把胃都吐了的错觉。
他呕了会儿,实在是没有东西可吐,开门出去,看见贺霖堵在门口,手里拿着刚才被随手扔在沙发上的检查单。
要完。

一上来就蒸包子是不是不太好

楼主 钟晴rrr  发布于 2017-05-01 13:06:00 +0800 CST  
第二章

他伸手:“给我。”
贺霖举高了那几张单子:“不给。为什么不跟我说?”
“说什么?又不是你的。”谢容烦躁的揉了下头发,贺霖看着他:“少骗我了,二十周,我的。”
“我婚内出轨不行?说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
贺霖气的说不出话,眼珠子瞪大嘴皮子发抖,憋出两字:“……我的!”
“行行行你的你的。”
谢容用哄阳阳似的语气哄他:“那把单子还我。”
“……不还!”
两人大眼瞪大眼的瞪了会儿,贺霖先怂,“怎么不早说?”
“今天刚做的检查。”谢容趁机从他手里夺过检查单,“我最近没时间,所以晚了,再拖着就得引产。”
“引产?!”
谢容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四个月多了,当然只能引产了。”
“不是。”贺霖咽了口唾沫,努力找回自己的声音:“你的意思是,这孩子你不要?”
“不要。”
“为什么不要啊?!”贺霖有点急眼了,“又不是养不起!”
“那你自己生去吧,想生个足球队还是想凑桌麻将都没人拦你。”谢容送给他一个白眼,捂着嘴低咳了几声:“我有阳阳就够了,闲着没事干给自己找那罪受干什么。”
“再说了,”谢容撑了撑额头,又补充一句:“我们已经离婚了。”
我们已经离婚了。
这七个字把贺霖蹭蹭上蹿的怒气一下子都堵在了嗓子眼儿,出也不是咽也不是。
“离婚”这个字眼他们上一次提及还是在两个月前,他拟的协议书,谢容毫不犹豫的签了。
共同财产只有这一套父母赠送的房子,和今年三岁的阳阳。
两人当天就去办了离婚证,三年的婚姻在红本换绿本的那一瞬间宣告了结束。
“一见钟情”这词贺霖一向不信,他俩相亲时之所以一次就过,不过是因为对方表示婚后各过各的,最多当个领了结婚证的朋友。
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家里人满意又不会过多干涉自己私生活的伴侣。
而不是爱人。
谢容恰好也是如此。两人一拍即合,相亲十分钟达成共识,交往不到一个月就扯证结婚,速度快的令人咂舌。
贺霖当时没有公开结婚这事儿,只扯了证两家人围着桌子吃了顿饭就算结过婚了。他俩各有各的事,贺霖事业正起,谢容一连接了大小好几个案子,天天忙的自己是谁在哪都不知道了,偶尔一次回到家里取东西,灰尘积了一层又一层,一扑一脸灰。
他们有挺长一段时间都保持这个状态,偶尔一两晚一起住,摸黑滚滚床单了各睡各的,贺霖有时想起,顿时感觉自己就是头只要埋头耕耘就可以了的种马。
不过种马到底是种马。
谢容婚后四个月怀了阳阳,被双方父母勒令呆在家,事务所一些事情处理完了全部交手给别人,他就闲在家里,而贺霖正好赶上出差,满世界晕头转向跑的转了圈回来的时候谢容已经在医院忍着阵痛了,贺霖一脸茫然的被拉着签了几个名,在产房外呆坐了一晚上,破晓时分伴着一阵婴孩的哭声响起,医生把小小的还在挥着小拳头嚎哭的女儿交给他:“恭喜啊,是个千金,父女都平安。”
喜当爹。
一直到阳阳一岁半时他才闲下来,公司渐渐稳定,除非天大的事一般用不着他出面,谢容开始忙工作,他就在家帮着带孩子,说是带孩子,其实他只要看着阳阳不磕着碰着饿着就好。
这样看看他俩之间也算和谐,但人与人相处,难免会有摩擦。
谢容一向奉行“工作第一,家庭第二”的原则,先前是因为阳阳太小,他不得不带着,现在有人带了,他自然乐于撒手不管专心沉迷工作。
他是高兴了,但阳阳不肯,她到底是谢容生的谢容带大的,一刻见不着谢容就要闹,哭起来泪珠子止都止不住,大晚上嚎的嗓子发哑,贺霖一边抱着她哄一边给谢容打电话:“你到底回不回来?”
谢容那会儿忙的不可开交,脑袋一歪夹着手机,两手不离键盘。
“很忙,回不去,你先哄哄,实在不行把那个玩具给她……”
“阳阳哭成这样你就不能回来看看?!!”
“不能。”
“谢容你到底有没有一点责任心!阳阳重要还是你的工作重要?我又不是养不起你你就不能放下工作先回来看看女儿!她哭成这样你也忍心不管?!”
谢容挂了电话。
过了大概有一小时,谢容回来了,从他手里接过阳阳哄,小姑娘哭累了趴在他肩头睡着了,他轻手轻脚放到婴儿床里,贺霖看着他走到门口一副又要去工作的样子,“回来。”

楼主 钟晴rrr  发布于 2017-05-01 13:12:00 +0800 CST  
第三章,开个短小的车








楼主 钟晴rrr  发布于 2017-05-01 13:15:00 +0800 CST  
坐稳了其实已经写了五千字,先放三章,有人再更。

楼主 钟晴rrr  发布于 2017-05-01 13:17:00 +0800 CST  
有人吗,没人我就更了

楼主 钟晴rrr  发布于 2017-05-01 13:25:00 +0800 CST  
第四章

性格不合。
他们离婚就是顶着这个理由。其实也不是性格不合,毕竟他们两个对对方性格喜好一概不知,一开始结婚也是为了躲相亲和家里人不厌其烦的唠叨催促,有个明事理的挡箭牌何乐而不为。
谢容眼睛直盯着屏幕,双手在键盘上飞快敲击:“可以。。”
贺霖摸了摸鼻子:“答应这么快?都不问下为什么?”
“哦,为什么?”
“因为……”
“别说了,我没兴趣。”
谢容一手签了离婚协议书,转头继续沉迷工作。
贺霖愣了半晌,谢容抛出一个问题:“阳阳你准备怎么办?”
阳阳……阳阳。
离婚协议书里写的是双方共同抚养,谢容白他一眼:“你付钱我养?”
“不是……”贺霖想了想,一时想不着办法:“……先离着?”
阳阳是个意料之外的产物。谢容本来没打算要,但家长一天一通电话过来问他今天怎么样了孩子闹不闹,他万一打了也怕到时候没有个交代,而贺霖从一开始就不知情,孩子都生下来了他才知道,总不能给掐死不是。
谢容抽空挪眼睛看了他一眼:“爸妈那边你说了没?”
“没。”
“那你自己想想爸妈那边怎么解决吧,后天我带着阳阳搬出去。”
“搬出去干什么?”
谢容给他一个“你傻啊”的眼神,“那你打算要我带着阳阳跟你住还是怎么的?当然是搬走。”
贺霖噎住:“那你搬走了怎么办?”
“我自己有房子,又不是没你就没地住没饭吃。”
说的好有道理。
谢容说搬就搬,当天晚上就开始收东西,贺霖晚上回家进门时差点以为走错了门,地上乱七八糟堆了一堆杂物,阳阳在合在一块的几个沙发上蹦哒:“贺霖爸爸!”
“哎。”贺霖穿过重重阻碍抱到女儿:“爸爸呢。”
“收东西呀,爸爸说我们要搬家。”
贺霖抱着阳阳转了一圈,在卧室找着谢容,他在收拾衣服,西装裹着防尘袋一套一套的收拾,衣柜一下子空了大半。
两人衣柜一直合用,先前是助理帮他挑西装,婚后是谢容帮他挑,两人身材相当,谢容图省事,干脆每次一式两套,一模一样,导致贺霖经常是看到衣服就拿着随便套,也不管是谢容的还是他的。
谢容穿着家居服蹲在衣柜前,翻出一个小盒子,看见贺霖,冲他扬了扬:“喏,还给你。”
贺霖接过来,打开一看,是他们俩的婚戒。
戒指是家里人挑的,不管怎么样他反正是一次没戴过,谢容倒是一直戴着,而今,谢容戴了三年的戒指,和他三年没戴过一次的戒指,正一起安安静静躺在绒面盒子里。
还给你。

楼主 钟晴rrr  发布于 2017-05-01 13:25:00 +0800 CST  
第五章

谢容收拾东西,整理了放在一个又一个大纸箱里,拿透明胶封好了堆在角落里,贺霖给他递剪刀,一边把坐在纸箱里玩的阳阳抱出来,“明天再收吧。”
“明早八点半搬家公司过来,你是要我四五点爬起来整理吗?”
贺霖有点讶异:“这么快?”
“嗯。”谢容挥开浮尘,抱起一个纸箱放到另一个上:“阳阳抱远点,灰尘多。”
贺霖退了几步放下阳阳,“阳阳去睡觉吧,很晚了。”
阳阳抱着他脖子在他脸上亲了口:“嗯!贺霖爸爸晚安。”她又冲谢容的方向喊:“爸爸也晚安。”
“嗯,阳阳晚安。”谢容道。
小姑娘蹦蹦跳跳的洗漱完睡觉了,贺霖站在一旁看了会儿,“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你去睡吧。”
“睡不着。”
“哦。”
两人沉默着谁也不说话,气氛实在尴尬的可以。
贺霖点了根烟抽,寻思着找个话题缓解下气氛,谢容倒是先开口了:“把烟掐掉。”
他捂着口鼻,颇为嫌弃的皱眉:“熏人。”
东西整理的差不多了,谢容站起身,眼前发黑的晃了下,拍开贺霖伸过来扶的手,“没事,正常。”
“睡觉吧。”贺霖讪讪的缩回手,看见谢容往客房走,叫住他,“哎,去干嘛?”
“睡觉。”
“你走错……”贺霖才反应过来似的一句话生生顿住,走错什么?他们已经离婚了,分房睡不是很正常吗?
他假咳几声试图掩饰住刚才的尴尬,“不是……我是说,客房很久没用…挺脏的。”
“我下午收拾过了。”谢容站在客房门口,手握着门把打了个哈欠:“还有事没?没事我睡了。”
“……没事。”贺霖泄气般答道,谢容“嗯”了声合上门,隔着厚实的门板传出有点模糊的一声“晚安。”
“晚安。”
……
半夜。
床铺陷下一个弧度,贺霖轻手轻脚的掀开被子一角钻进去,谢容睡的熟,可能是实在太累了,平日稍微动一下就能吵醒他。
黑暗中他在被子里摸索了半晌,偷摸着找着谢容的手,伸展开微微缩着的指节,扣在手里。
谢容手凉的很,大约是那会儿生阳阳落下的,一年四季手脚都是冰凉冰凉的,捂着热水袋都不管用。
阳阳是剖腹产,当时生的时候胎位不是很正,谢容挣扎了一晚上,最终还是决定剖出来,代价就是从肚脐下方一直延伸下来的小腹上一道足有十五公分长的疤。
贺霖见过那道疤,光是看着就觉得疼。
他的手从谢容家居服衣摆下方伸进去,沿着那道疤描摹着摸下来,阖着眼,不大一会儿就睡着了。
待他的呼吸声渐渐平稳,谢容才睁开眼,抓着贺霖手腕把那只紧贴着小腹的手挪开,轻轻“哼”了声,换了个姿势背对着他。


现码的一章,到这里为止插入的倒叙就完了,其实这文剧情是比较狗血的……这俩人离婚不是因为什么性格不合,具体原因可以猜猜呀~
如果我一会儿写的完作业大概还会更

楼主 钟晴rrr  发布于 2017-05-01 14:11:00 +0800 CST  
所以果然是我写的剧情太老了吗你们一个个都是猜剧情专业户啊,但是我就是恶趣味的萌这种剧情可怎么好

楼主 钟晴rrr  发布于 2017-05-01 16:33:00 +0800 CST  
第六章

“真就没得商量了?”
“当然没有。”
“不再考虑考虑?四个月了引产对你身体也不好,到时候阳阳怎么办?”
谢容搅了搅炖锅里的小米粥,把话题从这上面扯开:“你到底什么时候走?”
“贺霖爸爸要走了吗?”阳阳从小房间里跑出来,手上还拿着铅笔,小脸上满是失落:“贺霖爸爸怎么这么快就要走了呀?”
“因为爸爸要赶贺霖爸爸走啊。”
谢容瞪贺霖一眼示意他闭嘴:“阳阳过来吃饭。”
阳阳坐在高脚椅上转头转脑的四处看:“贺霖爸爸怎么没有饭吃呀?”
“我……”贺霖正要答话,却被谢容打断了。
“贺霖爸爸说他吃过了。”谢容一手把阳阳的小脑袋掰正,瞥了眼坐在对桌的贺霖,对方正一脸的茫然,他睁着眼睛继续面不改色的瞎扯:“既然贺霖爸爸已经吃饱了,我们就不要强迫他再吃了。”
阳阳乖巧的“哦”了声,埋头拿着小勺子喝粥。
“还不走?段珩不会生气?”
阳阳喝完粥就跑去客厅看动画片,谢容吃了饭收了碗筷,边洗边问道。
贺霖僵坐在餐桌旁,半晌无言。
“你怎么知道?”
“离婚前半年开始,你几乎每天晚上都比平时回来的要晚两个小时,还经常有出差、加班之类,时间都拿去陪情人了吧?”
“……嗯。”
“周阳早就去世,你和他总不能来场人鬼情未了,前段时间媒体刚报道的从国外回来国内办画展的小画家倒是挺好的,跟周阳比起来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段珩,是不是?”谢容冷哼一声,擦着手里的碗道,“我装不知道,你就真以为我瞎?”
贺霖先前也跟他说过周阳,谢容当时只是淡淡“嗯”了一声继续睡,贺霖还叽叽喳喳的想说,谢容不耐烦的一扯被子掀过头顶,肩膀锁骨处满是青青紫紫的暧昧痕迹:“别烦了,累。”
周阳周阳,再怎么样也只是个多年前就已经因为心脏病突发去世的人,取“阳”字做女儿的小名这事儿他也不说什么了,但没想到的是贺霖还真就找着几乎给他戴了顶绿油油的帽。
哪怕两人之间本没有感情,贺霖也早给他打过预防针,谢容还是有点接受不能。
更何况是在贺霖自己出了轨之后还好意思厚着脸皮要求他留下孩子这事儿。
简直没法忍。
贺霖自认理亏,没脸反驳他,只能憋出几个字儿:“对不起。”
“对不起?啧,我要是现在告诉你阳阳不是你的,然后跟你说对不起,有用吗?”
“?!!!”
“打个比方而已。”谢容洗手走出来从桌子上抽了纸擦手:“放心,我还不至于沦落到跟你一个德行。”

楼主 钟晴rrr  发布于 2017-05-01 16:34:00 +0800 CST  
边码字边写作业,字码完了作业还没写完昨天到今天一共码了七千字,感觉自己真是高产似那啥

楼主 钟晴rrr  发布于 2017-05-01 16:39:00 +0800 CST  
说一下,不要发广告不要发诅咒之类的不要水贴,会被删楼的XD

楼主 钟晴rrr  发布于 2017-05-01 17:08:00 +0800 CST  
第七章

贺霖一手死扒着门框,企图以卖萌撒娇换得谢容的一丝心软:“我打地铺!实在不行睡沙发也成!!!”
然而他一个快三十的大男人做出这种三岁半的阳阳在撒娇想吃蛋糕时才会有的举动,实在是违和感爆棚。
谢容试图掰开他抱着自己腰的手,奈何他刚扒掉一只手臂,另一条手臂又缠了上来,如此反复几次之后他终于选择了放弃:“赶紧滚蛋,我要睡觉了。”
“我一起啊!”
“用不着,赶紧滚回你的窝。”
“不滚。”
“……”谢容气的狠狠拧了下他胳膊上的肉,低声骂道,“你有完没完?明天阳阳还要上课。”
他顿了顿,忽然笑起来:“你该不会是被段珩赶出来了吧?”
他原本只是说笑,谁料贺霖真的安静下来,颇为失落的耷拉着脑袋,一副真的是被赶出来了的样子。
“……你还真被赶出来了?”谢容一脸的复杂,贺霖蹲着两手圈着他的腰,脑袋埋在他小腹处,闷闷的点点头。
谁料谢容一脚踹过来,按着他脑袋的手还使劲往后推了下:“那关我什么事?”
贺霖脑袋发懵的被推倒摔到门外,谢容眼明手快的摔上门,锁了保险。
他锁门关灯,洗漱后倒到床上,手机消息的提示音响个不停,他点开一看,全是贺霖发来的微信消息。
他翻了翻,贺霖发了一大排的感叹号,“谢容谢容”的发了好几条,最后是一条哭泣表情加上“你真忍心我在外面睡一晚吗”的消息。
他“啧”了一声,关上手机。
第二天一早就听见门口不断的有敲门声,谢容全当听不见,照常给阳阳喂了饭扎了辫子,提着书包要送她去幼儿园。
“谢!容!”贺霖倚在门口咬牙切齿的低声吼道,“你还真让我在门口待了一晚上?!”
谢容很是惊讶的看他:“要不然?你还想多待几个晚上?”
阳阳从谢容身后探出个小脑袋,“咦,贺霖爸爸不是已经走了吗?”
贺霖一看见女儿就怂,立刻放柔声音:“阳阳早。”
“不早了,再拖下去阳阳要迟到了。”
“那阳阳赶紧去上学吧。”
阳阳蹦哒着跟着谢容下了几阶楼梯,突然转过头来,歪着小脑袋问道:“贺霖爸爸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
居然有挺多人回复的【我不管人就是很多】……再更一章,今天真的是没有啦,再写的话明天我就憋不出东西了XD
这文是为了满足我个人对“总裁攻律师受”和“复婚生二胎”的强烈执念之下的产物,没有大纲,完全凭着自己喜好瞎写,会发出来也是因为朋友说“写了那么多不发给别人看看怎么知道写的怎么样”,有人看我就很高兴啦。
结局一定是HE,不会写很长,只要我还能写就会写完【立了个flag】因为自己已经被贴吧的无数大大带进了一个又一个坑然而至今都没有一个坑填完!!!
话说我超级喜欢阳阳……有没有人一样呀

楼主 钟晴rrr  发布于 2017-05-01 20:58:00 +0800 CST  
一早爬起来看见有回复好开心,超级喜欢你们,比心中午回来更新,至于贺总裁到底喜欢谁后面会慢慢讲,前面还是比较乱的。

楼主 钟晴rrr  发布于 2017-05-02 06:24:00 +0800 CST  
第八章

“贺霖爸爸要去上班了,爸爸送阳阳去。”
“唔。”小姑娘有些失望,小脸登时不太高兴的垮下来:“可是阳阳也想两个爸爸一起送去幼儿园。”
谢容还想开口说些什么,贺霖倒是立刻的满口答应,“那贺霖爸爸跟你们一起去。”
“可是贺霖爸爸不是要上班吗?”
“上班哪有送阳阳上学重要。”贺霖无视了谢容递过来的无数个反对的眼神,面带微笑声音温柔的谢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俨然是一副标准的好爸爸模样。
谢容负责开车,父女两人就坐在后座闹腾了一路,阳阳难得是两个爸爸一起接送,骄傲得小脑袋都不自觉抬高了不少,跟两个爸爸道别时语调欢快的不得了:“贺霖爸爸再见!爸爸再见!”
“阳阳再见。”
谢容保持着“开车不说话,说话不开车”的良好习惯,一路上贺霖跟他搭的话一概当耳旁风,不听,不应,不答。
车缓缓在路边停下,谢容道:“下车。”
贺霖下了车一看,是以前结婚时爸妈送给他们的那套房所在的小区。
他刚关上车门,谢容就发动了车子开走。
贺霖站在原地发愣,看着那辆车向前驶去,在路口拐了个弯,从视线里消失不见。
小区的门卫大爷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老花镜,看贺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追上去,摇了摇头。
“唉,现在的年轻后生哦,一个个……”
转过弯后是个小菜市场,街道两边摆摊子的人多,车子一辆堵一辆,谢容开的慢,无意间瞥了眼后视镜,看见镜子里越靠越近的那个身影时,挑高了眉梢。
“啧。”
贺霖追着谢容的车挤出了菜市场,跑到了大马路上。谢容本来要加速,想了想,又开慢了些。
他特意绕了个远路,转了四条街后才慢慢开进南山医院,找了个车位停车,然后在小卖部买了瓶矿泉水,悠闲的站在那等,还好整以暇的正了正西装领带。
贺霖跑到他跟前时险些刹不住脚,谢容好心扶了把,替他拧开瓶盖,把水递了过去。
“谢、谢谢……”贺霖上气不接下气,接过水就往嘴里灌,“咕嘟咕嘟”喝完了一整瓶,才觉得发昏的大脑稍微清醒了些。
谢容看着他的狼狈样心情都愉悦了几分,“不客气,我尊老。”
贺霖一口水给呛着,边咳边拖着脚步跟上他,一边接住谢容扔过来的纸巾擦汗。
谢容径直上了门诊六楼,身旁擦肩而过的清一色是挺着或大或小肚子的孕妇孕夫,和陪同的家属。
贺霖才意识到这儿是医院似的,一下子警觉起来,拉住谢容手腕用了些力道迫使他停下来。
他可不认为谢容是来做产检的。
“你来这里干什么?”
“做检查。”谢容转了转手腕:“松开。”
“咳咳咳,谢容容哪,在医院拉拉扯扯,不太好吧。”科室门口靠着个偏瘦的男人,两手插在白大褂口袋里,“还以为你不来了,这么慢。”
贺霖赶紧松了手。
姜墨守冲他的方向伸出一只手,笑道:“你好,我是姜墨守。”
贺霖伸手与他握了握,“贺霖。”
“贺先生啊,听魏琛说过你。”
魏琛是贺霖多年来一直保持愉快合作关系的公司总裁。
“我们俩和谢容大学时是舍友呢。同系的宿舍都住刚好,我们三个多出来了,就凑合凑合。”
谢容拍开他在自己肚子上乱摸的手:“别磨蹭。”
“哎呀,我还以为这辈子都没法再见第二次你大着肚子的样子了。”姜墨守收回手,给他擦耦合剂,“哎,这孩子你真不打算要了?”
“不要。”
“要!”
姜墨守道:“贺先生,我问谢容呢,没问你。”
贺霖闭了嘴,安静坐在一旁椅子上等候。
姜墨守拿着探头在谢容腹部移动着,挥手招呼贺霖过来:“哎,看见没,这个。”
贺霖看了半晌,只看到一片黑,还透着点白。
虽然看不懂,但就是兴奋的不行。
这还是他第一次陪谢容做B超。

楼主 钟晴rrr  发布于 2017-05-02 13:33:00 +0800 CST  
说好的更新,今天把副cp给拎出来了。
我今天早上写了五张手稿,现在才打了两张出来,晚上如果作业不多就还有一更。
发现自从开始写这篇文,我的浏览器搜索历史都成了“产科在几楼”“四个月B超图片”“B超怎么做”这类的,但毕竟我没真做过,所以总会有些地方和实际不符,可以跟我说,我下次注意

楼主 钟晴rrr  发布于 2017-05-02 13:38:00 +0800 CST  
现在到家啦,晚上没作业,休息一会儿了就继续码话说我进度会不会太快了呀,别人前几章包子都还没影呢,我这都快蒸烂了……XD

楼主 钟晴rrr  发布于 2017-05-02 17:57:00 +0800 CST  
第九章
半个小时之后他们终于拿到了B超图,贺霖傻乐着陪谢容做了一系列大大小小的检查,嘴角的笑意遮都遮不住。
“要不你也去做个检查?”谢容边走边担忧的看着他,“看看是不是老年痴呆症提前了。”
一走出医院谢容就带他进了附近的一家餐馆,要了间单间,随意的点了些小菜。
“贺霖,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谈。”
待服务生走后,谢容立刻坐直了身体正色道。
贺霖点点头,“好。”
“首先,我不得不说的是,在我们相处的这三年时间里,你作为一个伴侣,一位父亲,做出的事情实在是令我失望至极。”
“先是这么多年来一直对周阳念念不忘,用他的名字给女儿起小名;再是婚内出轨背着我和段珩交往,就只是因为他和周阳有那么点儿相似。”
“幼稚。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为了证明你对周阳的爱至死不渝吗?可你有没有想过别人会怎么想?贺霖,不是人人都是周阳,除了他没人会感激你这么做,你对周阳再好,再爱他,他也已经死了多少年了,如果现在段珩知道了他不过是周阳的一个替代品,一个已经去世了很久的人的替代品,他会怎么想?”
“先不说段珩,单就你想着周阳的时候,给女儿起小名的时候,背着我和段珩交往的时候,你做这些事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我和阳阳的感受?”
“没有。这些你一点儿都没有考虑过,所以我对你很失望。但我也好不到哪去,成天的忙工作,根本没有时间陪你和阳阳,换言之我们都有不对的地方。”
“我们都有错,都没有及时意识到这些错误并改正它。而我们犯的最大的两个错误,其一是结婚,其二就是生了阳阳。”
“不过话说回来,结婚这事儿一开始就是你情我愿,你对我本来也没有感情,我们婚前也约定过互不干扰对方的私事儿,而阳阳是个意外中的意外。所以总结下来,会造成今天这个局面也算是我咎由自取。”
“但是,既然你已经对我提出了离婚,我也答应了,离婚证上明明白白写着,我,谢容,已经和你离婚了。”
“从拿到离婚证的那一刻起法律就已经宣布我们合法终止了这段为期三年的婚姻。那么现在你要我留下这个孩子,我问你。”
“你凭什么?”
贺霖张了张嘴,低着头目光游移,无言以对。
他脑子里乱哄哄的想着,凭什么,他凭什么要谢容留着孩子,难道又要他像三年前那样自己一个人照顾自己八个月然后再一个人生下孩子,而他只要提供了精|||子就可以坐享其成理所当然的要求谢容为他生孩子?
太自私了。
沉默间服务生端了菜进来,谢容喝了几口水,扯了扯唇角,声音带着微微的哽咽:“是凭我们那三年毫无感情的婚姻,凭这孩子是你的种,还是凭我曾经对你有过那么一点儿微不足道的动心?!”
贺霖猛的抬起头看向谢容,简直要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你说什么?”
谢容倒是平静的很:“你是阳阳的另一个父亲,法律上承认的我的伴侣,朝夕相处之中没有爱情也有些亲情,仅此而已。”

楼主 钟晴rrr  发布于 2017-05-02 19:58:00 +0800 CST  
写了这么久才只有这么点儿我真的没有在偷懒,看手稿看了半天感觉不是很满意然后就边打边改,结果到现在才发上来……
看到很多小天使说搞不懂这俩人的感情状态,这章看完应该会稍微清楚一点点……?

楼主 钟晴rrr  发布于 2017-05-02 20:01:00 +0800 CST  

楼主:钟晴rrr

字数:68027

发表时间:2017-05-01 21:0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6-09 11:22:30 +0800 CST

评论数:333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