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罪与罚与赎(纯生 虐身 父子 祭司受



楼主 浅帆真夏  发布于 2019-04-24 16:29:00 +0800 CST  
纯生 虐身 父子文
本来惯例tag是不会写这么多剧透内容的 但考虑到会有人雷父子 所以还是先写出来了
所以剧情就一下子变得很好猜
但……这好像也只是一篇纯生爽文而已 为什么要在乎剧情呢!

楼主 浅帆真夏  发布于 2019-04-24 16:30:00 +0800 CST  
“那么,我们就先告退了,希亚大人。”为首的长老拄着拐杖,脸上的皱纹像干涸的土地上龟裂的纹路,“愿提亚拉大人保佑您。”


语毕,众人纷纷离开了这座神殿,随着大门的关闭,恢弘的殿内只剩下了名为希亚的少年一人。月光透过琉璃色的彩窗倾泻下来,在他银色的长发上落下破碎的花纹,过于宽大的白色长袍遮掩不住他异样的身形,他面容姣好,四肢瘦弱,唯独肚子大得夸张,像十月怀胎的妇人,挂在细窄的腰间显得极不协调,似乎随时都要把这个瘦弱的少年压垮。


众人走后,他独自一人靠在床榻上休息。前殿是祈祷的地方,有着提亚拉的神像,那是他们族人世世代代供奉的神明,希亚是神的使徒,是整个族群里唯一能和神明沟通的大祭司,而他现在所在的后殿是供祭司们生产的地方,他们身为男人却能怀上神的孩子,经历十个月的痛苦,要在这里独自生下下一任继承人然后隐退,在孩子出生之前,任何人都不得踏入神殿一步。


希亚只有十六岁,尚未成年,小小年纪本不应当承担这份重任,可近年来天灾频发,民卝不卝聊卝生,族里的长老寻不到原因,只得将责任推卸给他,希亚不得已要让出祭司的位置,而唯一的方法,只有产下下一代。


长老们离开后,希亚独自一人靠在床上,由于疼痛,一个人把衣服撩到了上腹堆着,不住的揉着腹侧。雪白的肌肤布满了汗水,腹部高耸怪异,不堪入目,他皱着眉摸上不停作动的地方,这里面是神的孩子,可他觉得这样子实在很难看……异动在肚子里作怪,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疼得直吸气,“唔……”


有几支蜡烛燃尽了,尚未冷却的烛油落在地上,摔得支离破碎,像是在嘲笑他的狼狈与慌乱,他的肚子硬得发疼,肚给腰带来了极大的负担,只好整个人侧躺下来,抚摸着身前沉坠的孕肚。他现在所感受到的痛苦是神的考验,是他为自己的无能付出的代价,想到这里,希亚又摸了摸肚子,哪只神并没有因为他的诚心而心软,一阵剧痛袭来,“呃……!”


汗水沿着他的下颚落下来,脸色惨白,嘴唇也毫无血色,这份狼狈与他平时的样子大相径庭,再怎么地位尊贵,也只是个少年而已,平时养尊处优,现在叫唤得更比别人夸张些。腹中像有刀子在搅,痛得他浑身痉卝挛,迷迷糊糊的想起长老临走前的嘱托,便强忍着坐了起来,又两腿分开跪了下去,孕肚抵着床面,“请…原谅我……提亚拉大人……呃啊……”


“祭司大人这副样子,可真够难看的。”


一个陌生的男声突然在耳边响起,无异于一声惊雷,希亚猛的抬起头来,看见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靠着石柱,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神情仿佛在看什么肮脏的东西,没有一点善意,希亚惊得几乎忘了疼痛,“你……你是谁……”


“我是谁?也对,希亚大人又怎么会记得我的名字。”男人径直向他走来,希亚不知所措,声音听起来苍白又无力,“出去…这里是禁地,你不知道吗?”


“又是那些老家伙定的规矩?”男人嗤笑了一声,俯下卝身一只手搭在了希亚的肩上,强迫少年直视着他的眼睛,透过他灰蓝色的瞳孔,希亚仿佛觉得他在看另一个人,“我总算等到这一天了,休伊。”

楼主 浅帆真夏  发布于 2019-04-24 16:30:00 +0800 CST  
“你…怎么会知道……”希亚痛得说不出话,下意识的觉得这个男人危险,笨拙的挪动着身体向后躲,“我怎么会知道上一任大祭司的乳名,是么?”男人脸上仍旧是那副轻慢的笑容,提到这个名字时多了一丝怀念和温柔,又像是回忆起了什么,转而冷声说道:“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
出乎意料,他并没有下一步行动。希亚以为他是叛教的异端者,专程寻在这个时候过来报复,想要杀死他和尚未出生的神殿继承人。毕竟过去十个月,想这么做的异端者比比皆是,只是希亚被保护得很好,一直安然无恙到了现在。
现在他身边没有任何人,但神殿外应该有重重守备才是,希亚不认为这个男人单凭一己之力就能突破那些守备,他究竟是怎么进来的?他想做什么?休伊大人又和他是什么关系?无数疑问在希亚脑子里盘旋,直到一阵胎动让他难受得出声:“呃……”
“痛了?”男人坐到他面前,看着他疼得浑身颤栗,不由自主地向前倒去,便一把捞住他的腰,让他倒在自己怀里,希亚张开嘴发出断断续续的喘息,胡乱的推他:“呃、呃……别碰我……啊……”
“你这个姿势可生不出来,要不要换成跪着?”
男人的提议听起来并没有恶意,也没有趁机对他做些什么,希亚迟疑着照做了,艰难的换成了跪趴在他怀里的姿势,两只手搭在他的肩上,头用力抵着他的胸口,背脊高高弓起,肩胛骨的形状清晰可见,像几欲破茧振翅的蝴蝶,喘息也越来越剧烈,腹中的胎儿把肚子踢得变形,“哈,哈啊……呃……肚子……呃——”
男人双手抚摸着他脊背,一直到尾骨的位置,反复摩挲着他后腰位置,着意让他整个背部放松。他刻意去碰希亚的腰部,希亚的反应也逐渐变得微妙起来,带着些尖锐的哭腔,屁卝股撅高,把肚子往他怀里送,硬卝挺的孕肚顶着他的小腹,被触碰的地方带来陌生的快卝感,他不由自主地把肚子上下蹭着,“呃……好难受……怎么办……”
男人轻笑了一声,仿佛这些都在他意料之中,压了压对方的小腹,在看到少年脸上异样的潮卝红时,心里扭曲的感情暴涨,继而揽住他的腰身压向自己,用紧实腹肌和手臂固定住少年的身体,双手在他后腰位置揉卝抚,不时掠过尾椎,粗重的鼻息喷在少年白卝皙脖颈上,覆唇在人锁骨处留下殷卝红吻痕。
“呃!你做什么…住手……”希亚觉得被他碰到的地方有种灼痛感,像是在烧,浑身都开始发烫,酥卝麻的感觉蹿过尾椎,腾升到小腹,腹部又陡然暴痛起来,让他紧绷身体,仰起头痛叫出声:“啊…呃啊!”
听到他变调的呻卝吟,男人的嘴角扯起轻蔑笑意:“祭司大人,你这是怎么了?”
希亚感到一阵强烈的羞耻,他怎么能在神殿、在神的面前有这种反应……这明显就是这个男人的目的,希亚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挣扎得更加激烈:“放肆!你放开我……痛……”随着他急促的痛呼,疼得佝偻下腰身,整个身体都贴了上去,在他怀里不住地辗转磨蹭,下卝体逐渐有了反应:“唔,呃……”

楼主 浅帆真夏  发布于 2019-04-29 11:02:00 +0800 CST  
“您这是要我放开的反应吗?”男人戏谑了一句,双臂稳稳支撑着摇摇欲坠的少年。他身上的薄衫在几次拉扯挣扎中早就褪了干净,大片细白光滑肌肤暴露在空气中,纤细脊背沁出薄汗,在烛囘光下像涂了一层蜜。
对方嘲讽的笑声听在耳里,希亚羞愧得恨不得把自己埋起来,背脊不住地颤抖,在这里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神会惩罚他的……腹中的胀痛又容不得他多想,疼痛和快囘感交织在一起,他只顾得上喘息而说不出话。他想转移注意力,宁可全都是疼痛也不想有这么失态的反应,便用力揉搓起孕肚来,把肚子紧箍在怀里,压得饱满圆囘润的肚子都变了形:“呃……!啊啊!我的肚子……”自虐般的行径下,下囘体确实因为过度的疼痛硬不起来,但胎儿也因此动得更剧烈了。
“在神的面前显露欲囘望,和虐囘待神的孩子,哪个处罚更重?”男人没有看到预想中的画面,颇觉无趣的耸了耸肩。“真不愧是祭司大人,孩子在肚子里什么感觉,会不会顶到你?”
愧色从希亚脸上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因羞辱而产生的强烈的愤怒,“你究竟……是什么人……你闯进来,有什么目的……”
男人并没有回答这两个问题的意思,他抬手抚上希亚毫无血色的脸颊,又用拇指碰了碰被咬破的唇,“很疼吧?听说之后会更疼。”
希亚厌恶地向后躲了一寸,避开了他的手:“不要碰我!”这个男人恐怕是异端者,必定是为了残害神的子嗣而来,希亚护住了肚子,咬着牙不再露怯:“出去,否则我就……呃……”
“你信仰的神也不知道能不能听到你现在的心愿,你还怀着它的孩子呢不是吗?”男人勾起几分残忍的笑容,一只手压住他的腹顶用力一按,希亚便从牙缝里挤出一声压抑的呜咽,额头又沁出了汗水,他能感觉到下囘体被刺囘激着又有了反应,像是有无数小虫子在噬咬着下面,酥囘酥囘麻麻的痒,苍白的脸上透着病态的红囘润,胡乱地挥着手臂想让他离远点,“滚开…我喊人了……”
“你当然不会喊。”男人逼近他的脸,希亚看到他眼里的烛火摇曳,却蒙着一层挥之不去的阴鹜,“这可是禁地。”
他不会忘记,十六年前,这座神殿里同样回荡着那个人的绝望的痛呼,滚烫的红色蜡油沿着烛台滚落,燃尽了最后的光芒,也燃尽了那个人的生命,整整八十根蜡烛的时间,才将眼前这个令人憎恶的少年生下来。一切悲剧皆起始于伪善的神,起始于这些荒唐可笑又毫无人性的规矩,外面的人惧怕违抗神的禁令,隔着厚重大门,任由他们的大祭司死去而无动于衷。
那时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十六年,他终于又等来了这一天。

楼主 浅帆真夏  发布于 2019-05-16 16:33:00 +0800 CST  
希亚确实不会去违背神定下的规矩,从小,长老就告诉他,他所受的一切责罚与苦难都是因为神在降罪,作为一族的祭司,族人犯下的罪都将由他承担,眼前的男人,或许也是神罚的一环。想到这里,希亚竟然对眼前的男人产生了一丝怜悯,作为被神选中的人,他有责任去拯救他。
神殿难分昼夜,希亚也早已记不清自己痛了多久,蜡烛熄灭了几根,他上半身赤囘裸,对方的目光像刺一样扎在他身上,让他如坐针毡,皮肤上像覆了一层粉纱,胎儿动得厉害,但宫缩又稍缓,因此比起疼痛,陌生的快囘感似乎要来得更强烈些,他强抑住颤抖,脚趾为了忍耐都蜷曲了起来,“你想要什么……我会努力…呃……满足你……”
“我想要什么?就凭你也能给我?还是说我应该像条囘狗一样跪着祈祷?”显然,男人并不是什么信徒,甚至对神的存在嗤之以鼻,他这样说,无非是为了讽刺眼前的少年,希亚皱起眉,试图再度说服他:“只要敬畏提亚拉大人,他一定会回应的……”
“敬畏?也要问一问你口里的神配不配!他如果有一丝一毫对人的怜悯,就不会被你们这群**供在神殿里!他体验过什么叫失去么?如果我真的怕他怪囘罪,就不会出现在这里!”男人突然爆发了,这个话题显然触怒了他,他瞪着希亚,灰色的瞳孔里映出少年惊愕的脸,“你以为你真的能顺利把孩子生下来?你的亲生父亲是怎么把你生下来的,你知道吗?他的虔诚让神保佑他了吗?让我告诉你,休伊……是用刀把肚子剖开的。”
“怎么可能!休伊大人是因为祭祀时的意外……”希亚因为男人的话产生了一丝动摇,也被他突然的怒火吓到,冷汗直流,他的父亲,上一任大祭司,应该是在他两岁时在祭祀时出了意外去世的,那是他从未怀疑过的事实,“你怎么知道的…你胡说!”
“我胡说?17年前,休伊也像你这样,执迷不悟的相信他的神到最后也会救他!而那个只知道接受你们顶礼膜拜的**根本就没有出现!如果不是因为你,休伊怎么会死?他怎么可能会死!”男人一脚踩上希亚高耸的腹部,用脚尖用力碾压着他的肚子,而他眼神中的憎恶愤恨,比起他施加在希亚身上的力量,还要浓烈得多。
“啊啊啊!!”希亚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痛陡然增到了极点,脑子里顿时什么都无法思考,只觉得腹中爆痛像是要炸开,肚皮被撑得薄薄一片,抱着肚子在男人脚下用力挣扎起来:“啊啊!呃……啊……”
“记住这样的感受,之后只会更痛苦,祭司大人,你父亲受过的苦,我会让你千百倍的感受到。”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冷得像冰,“至于你肚子里的怪物,恐怕是没有机会生下来了。”
“呃呃……呜啊……”希亚从嗓子里挤出一声痛苦的呜咽,“不是……我的错……”他痛得话都说不完整,满心委屈,脑子里也乱糟糟的思考不起来,他又有哪里做错了呢?只不过是听从神谕,为什么要遭受到这种事情……宫缩更加厉害,即便男人已经没有用力,他依然疼得想满地打滚:“啊啊……我的肚子……”
“不是你的错吗?休伊就是因为太固执,到底都相信神会救他,才会做出那种傻事,用他自己的命换你的命。你凭什么?你根本就不应该出生!”男人在他腹侧踹了一脚,也就不再继续施虐。“休伊被你折磨了整整三天,最后才选择了去死,他是那么温柔的男人,他才是我全部的信仰。”

楼主 浅帆真夏  发布于 2019-05-21 11:11:00 +0800 CST  
“啊!”希亚痛得蜷成一团,胎儿没什么动静,但下腹有种撑裂的胀痛,几乎要让他昏过去,他疼得没力气反抗,只能紧紧地捂着肚子护着胎儿,“你又…你又怎么知道……休伊大人是……”
难产二字哽在他的喉咙口发不出来,仿佛说出来了就是会降临到自己身上的魔咒,然而男人已经明白他想说的话。
“我怎么会知道?休伊是我全部的信仰,是我这一生最爱的人。明白了么,那一天,我就在这里。”男人像是在回忆,声音也逐渐变得平静下来,在空旷的大殿里,这样的声音反而让人听着脊背发凉。他站起身,拿了一支蜡烛走回榻边,歪着蜡烛,蜡油滴滴落在希亚高耸变形的肚子上,“休伊最后就像这样,肚子被他剖开,血流了满身,肠穿肚破。”
滚烫的蜡油滴落在他的腹尖,痛得他浑身一颤,迅速伸手护住了肚子,剩余的蜡油便一滴不剩地落在他的手背上,娇囘嫩的皮肤立刻烫出了红印,精致的五官拧成一团,身体下意识地蜷缩着,害怕得颤抖,却仍然鼓起勇气大声反驳了他:“住口……不要再侮辱休伊大人了!他怎么可能跟你这种人有交集!”
男人也不理他的躲闪,继续用蜡油追着他白囘嫩的肚子,一滴一滴落在他的皮肤上。“侮辱么?你的存在,才是对他最大的侮辱。十六年了,我忍辱负重混进神官的队伍,每天对着那可笑的石像顶礼膜拜,支撑我的,就是等着你也有这一天。”
一开始,希亚还左躲右闪,但蜡油很快大片大片地落下来,疼得他几乎麻木,放弃了抵抗,噙着泪咬牙忍着,红色的蜡油衬着光滑雪白的肚皮,加上被烫得发红的皮肤,在昏光照耀下像是一副泼墨画。蜡烛终于燃尽,希亚也已经毫无力气,腹中坠痛到了极致,小腹被撑得浑囘圆饱满,痛得他顾不上手里满是干涸的蜡油,不住想把里面的东西揉出来,“你没有资格喊休伊大人的名字,呃…呃……你有本事直接杀了我……”
“杀了你?那多无趣。你身为大祭司,从身体到心都是属于你口中的神,我说的没错吧?即便这样丑陋的姿态,也不能被其他人看到。不如我们做件有趣的事情,去你信仰的神面前,好好的做些亲密的事情。”男人将蜡烛扔在地上,接着粗暴的拽住了他的胳膊,让他强行被提了起来,“快走!”
“放开我!呃……!”希亚猛的挣脱他,动作激烈顿时让下囘体一阵胀痛,温热的液体掺杂着一些块状物质慢慢从两腿囘间渗出来,腹部也传来尖锐的疼痛,疼得他倒头栽回床上,抱着肚子蜷缩起来:“呃……我的肚子……”
希亚的呻囘吟痛呼,是最能慰藉男人心灵的吟唱,在明灭的烛囘光映衬下,他的表情从狰狞变得享受,似乎这样折磨对方,才能稍稍宽慰这十几年中的憎恶,他强行把希亚再次拖下床,他的肚子重重磕在了床沿上,“祈求你的神吧,求他来救救你,我倒要看看,你的祈祷是不是格外的有用。”

楼主 浅帆真夏  发布于 2019-05-23 15:04:00 +0800 CST  
我发现竟然有读者没有太懂角色的关系 emmmmm解释一下
休伊是攻的爱人,生希亚的时候死了,但是在所有人的认知里,休伊和希亚怀的是神的孩子,所以攻就把休伊的死都怪罪到受的身上,折磨他
但是实际上希亚是攻的孩子,这一点之后攻才会发现
所以这是真·父子文,会有肉,但是是在攻知道他们的血缘关系之前
雷父子的请自己斟酌吧,反正都剧透完了

楼主 浅帆真夏  发布于 2019-05-23 15:08:00 +0800 CST  
“呃……!!好疼…呃啊……”黯淡的血从他的腿囘间慢慢渗出来,竟然已经有些发黑,坠痛和下囘体的温热让希亚恐慌痛苦到了极点,趴跪在地上不住地向着东方磕下头,额头重重地磕在地板上,又留下了一些斑驳血渍,他一度以为孩子就这样保不住了,如果说这是神对他的考验,未免也太过残忍,他自问从来没做过任何错事,对神明也一直忠心耿耿,愿意把身心都奉献给他,“救救我…提亚拉大人……呃!!”祈祷间,他竟然又被男人重踹了一脚,头撞到了床柱上,剧烈的疼痛加上力竭的身体,就这样昏迷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希亚硬生生地被疼痛从昏迷中拽了回来,他睁开眼睛,靠着黯淡的烛囘光勉强分辨出这里是正殿,他的身下蜿蜒着几近干涸的血痕,一直蔓延到门外。提亚拉的神像被烛台簇拥着,完美的雕刻呈现出神明的威严与宽容,他痛哼了一声,费劲地坐了起来,肚子硬得像石头一样,不知道是不是身体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痛苦,疼痛迟缓地从腹中扩散到四肢,缓慢地折磨着他,肚子依然高囘挺浑囘圆,裤子上浸着触目惊心的血。环顾四周,并未见到那个男人的身影。
希亚想逃出去,尽管这样会触犯祭司生产的禁忌,但为了让孩子活下来,神想必也会原谅他吧。打定主意后,他立刻想要起身,却又因为腹中突然的动静软下了身体,胎儿此刻竟然动了几下,被撑得薄薄的肚皮略微变了形状,痛得他皱起眉,又极为心疼,撑起身低声安抚:“别怕,会出去的……”
希亚对孩子是有感情的,这是神的孩子,又在他的身体里呆了将近一年,在神殿时,他总是孤身一人,只有孩子陪伴着他,让他感觉自己不那么孤独。于情于理,希亚都把它看得很重。
他重新撑着身体,扶着祭台站起来,两条腿痛得不停颤抖,强忍着在祭台上找了一把祭祀用的刀藏在身上,却在转身离开时不小心碰倒了烛台,声音不大,在硕大空旷的正殿里却像是一声滚雷,一切都被搞砸了,没跑几步,他就听见了那个男人的脚步声,情急之中,只好蜷缩在了祭坛背后,狭小的空间容不下臃肿的腰身,他只能蜷成一团,自己把肚子挤得变形,用力咬着嘴唇,屏住了慌乱的呼吸。

楼主 浅帆真夏  发布于 2019-06-14 10:33:00 +0800 CST  
男人的脚步声停在了距离祭坛数十米的地方。
他对神殿中的每一条通道都十分熟悉,每一个岔路会通向何处也了如指掌,甚至于这神殿中的气息,都和休伊在时一样。他们曾经在神殿前拥抱亲吻,藏在神像后面躲避神官,甚至在休伊分娩的时候,也是他一直陪在身边。男人站在祭坛前看着闪烁的红烛,烛囘光映亮了他灰色的瞳孔,“想玩捉迷藏吗?那就陪陪你吧。”
他的声音仿佛近在咫尺,希亚为了防止自己发出动静,更用力地咬住了嘴唇。后背蹭在墙壁上落下簌簌白灰,他抱着笨重的孕肚,腹中的动静一刻不停,被他用另一只手死死箍囘住,疼得浑身僵硬战栗。大殿里回荡的脚步声沉重而响亮,每一声都在黑暗中放大了无数倍,这无异于另一种精神上的折磨,他不敢想象逃跑被发现会遭到什么样更丧心病狂的对待,几乎想缴械投降,自己乖乖出去,或许还可以少遭受一点痛苦。但他很快又放弃了这种愚蠢的想法,腾出手按了按腰上的刀。
“我知道你还在这里,小家伙,这是你的小游戏吗?这样吧,如果我能在这截蜡烛熄灭之前把你找到,那你就要倒霉了。”男人说这些话的时候,也根本没停下脚步,随着声音的逼近,希亚紧张得牙齿开始不受控制地上下战栗,他用力掐紧自己的胳膊,紧张产生的反胃感让他感觉喉咙发囘痒,想咳嗽呕吐,他紧囘咬着牙忍耐着,连腹痛都被抛到了脑后。对方的影子被摇摇曳曳的烛囘光拉长,像黑暗中蛰伏的蛇吐着信子,随时能够把他一口咬死,他看着影子慢慢地靠近、缩短,心脏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在人影即将绕过神像时,扬起手里的匕囘首猛刺了下去。
男人敏锐的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下意识往旁边躲闪,可匕囘首还是扎上了他的手臂,鲜血瞬间就染红了衣袖。男人反手一挡,卸掉了对方手中的匕囘首,紧接着用力一拽,就将希亚揪了出来,顺手把他推倒在地。这几个动作让他小臂上的血涌得更甚,男人皱着眉,血从他指缝间一滴滴落在石板转上,“力道是够了,就是准头不行啊。”他嘲讽着,撕开衣服给自己做了简单包扎,“想杀人就要有被杀的觉悟,明白吗?”
电光火石间,希亚已经被他撂倒在地上,肚子狠狠撞在冰冷的地板上,逼出了一声尖锐的惨叫,脑海里疼得一片嗡鸣。他动手的那一刻起就没想过能够成功,只是不甘就这么被折磨致死,撑着地面支起上半身,浑身颤抖,却强撑着虚张声势的气势,回过头狠狠地瞪着他:“有本事……就杀了我啊,…是我害死了休伊大人,你为什么还不动手?”
“你这么容易就死的话,休伊当年的痛苦不就没有人能够理解了?现在杀了你才是恩赐。我猜想你的神一定舍不得,你还没有产下它的孩子呢不是吗?”男人用粗囘硬的麻绳将他腰部以下完全缠裹起来,在脚踝处打了个结。把绳子扛在肩上,拖着希亚重新回到了神殿中央,“努力吧,如果再想着逃跑,我就要把你吊起来了。”
“疯子……要是继承人死了,休伊大人也不会原谅你的……呃!”希亚又被踹了一脚,浑身簌簌发抖,鞋尖抵着他坚硬的肚腹,每份痛楚都被无限放大,他一分力气都使不上来,只能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用狼狈却发狠的眼神瞪视着男人,完全找不到半点平时在神坛上时宽容悯人的样子,嘴唇被咬得鲜血淋漓,反衬得脸颊惨白如纸。
“我这不是在努力帮着你把它弄出来?如果没有我在的话,你才会挣扎至死,这个肚子也不会有什么变化。”男人把人扛到了祭台上,像要献活祭的待宰羔羊一般。男人拍了拍他高耸的肚子,那里就立刻发出抗议般的反应,把他的肚子顶得变形。
“把你的手…拿开,别碰我……呃——!!”希亚用力拽住了他的手,腹中的疼痛让他下意识地紧攥囘住,力气大得出奇,指甲深深掐进了男人的手心里,他倒不是故意这么反抗的,只是突然的宫缩疼得他急于找一个发泄点,表现出来的越是抗拒,就越能激起男人的施虐欲,胀痛让他忍不住呼喊出声,“呃……啊!!”

楼主 浅帆真夏  发布于 2019-07-12 10:56:00 +0800 CST  
我是真的对这篇文比较无所谓,有留言就更,没留言就不更,大约是凑够15个不同人的留言就更新的节奏吧,就是这么任性

楼主 浅帆真夏  发布于 2019-07-12 10:58:00 +0800 CST  
“不错嘛,这就开始用力了。”希亚口中的哀嚎一刻都没停过,可男人根本就没打算帮忙,只是想欣赏他这副垂死挣扎的惨状罢了。摆放祭品的供桌不是很宽,也仅仅够他仰躺在上面,粗糙的石桌将他细嫩的肌肤蹭出了血痕,白囘嫩光囘裸的上半身映在男人的眼中,无疑是最吸引人的宝贝。“生吧,继续向下用力。是你肚子里的小东西先被憋死,还是你自己会憋死呢。”
希亚疼得眼前发黑,黯淡的烛囘光摇曳着照亮那张满是冷汗的脸,痛苦的神情一览无余。他开始怀念那把刀,应该在神像后面就用它结束自己的生命,而不是在这里遭受侮辱,尽管他已经不情愿生了,坠痛却逼他不得不往下用力,惨白的脸上憋出了一丝红晕,腹中的胎儿像生出了刺,把他的五脏六腑搅烂,戳得千疮百孔,有好一会他都觉得身体不是自己的了,下囘体的憋胀却让他本能地使劲,挺着便便大腹上下挣扎着,最开始他还有力气忍耐,等蜡烛燃尽了两根时,他终于忍不住了,眼泪氲在眼眶里打着转,“杀了我吧……啊……!!”
男人又燃起了一根新的蜡烛,把它放在已经堆满了蜡油的烛台上旁边,他在用这种方法记录着希亚的产程。他也记得,休伊当初整整燃掉了八十根蜡烛,才把眼前这个令人憎恶的少年生下来。触目惊心的数字记录着休伊所受的苦难,也记录着他的恨。摇曳烛囘光中,希亚的容貌,似乎与休伊渐渐重合,他原本就是自己挚爱之人怀着的孩子,眉眼间也是十分相似的。男人抚上他的脸颊,笑容却十分残忍,“杀了你?做梦。”
“疼……啊啊!”希亚身体一软,痉囘挛着松开了拽着他的手,栽回了祭台上失声惨叫起来,胎儿把肚皮拱得变形,哪里像是孕育神的孩子,倒像要从身体内部把肚子活活撑破的魔鬼,“放过我……放了我……啊……啊!!”他疼得弓起身体,两只手抱住肚子蜷成一团,可男人分明只是在旁边看着,什么都没做,这一切痛苦都来自腹中的胎儿。他不明白为什么神要给他这种考验,如果每一任大祭司都要经受如此折磨,神还能被称作怜爱世人吗?
“难道现在是我没有放过你?怎么不去求你信奉的神,求他怜悯你疼惜你,让你把肚子里的孽种生下来?来,给它磕头,求它睁开眼睛救救你啊!”他又从这个少年的身上看到了休伊的固执,那时候的他,固执的挺着肚子不停的跪拜祝祷吟唱,即便一次次被产痛打断,连话都说不出来。
可他信奉的神又何时垂怜过?不过都是一场自欺欺人的假象!
男人将人从祭台上拽下来,摁在了地上的垫子上,让人跪好了,按着他的脑袋让他磕头,“求它啊!看看它到底会不会可怜你!”希亚的肚子大的出奇,似乎比当年休伊怀的孩子还要大的多。按着他磕头的过程也同样不顺利,被他大的过分的肚子阻碍,每一下都要用上八分力,才能把那个肚子挤的变了形。男人能看到胎儿将他的肚皮撑出囘血痕,一道道遍布在浑囘圆的腹部。

楼主 浅帆真夏  发布于 2019-07-15 09:06:00 +0800 CST  
你们有点狠 我是真的没有很想更这个文……不过既然留言数量达到了我说的,我也不会食言
以及周六日是所有坑都不会填的

楼主 浅帆真夏  发布于 2019-07-15 09:07:00 +0800 CST  


楼主 浅帆真夏  发布于 2019-07-19 09:55:00 +0800 CST  
中间一部分被吞了贴不上来,加上下周一周都不更文,所以今天再更一段吧

楼主 浅帆真夏  发布于 2019-07-19 12:54:00 +0800 CST  
上车进qun qun号私聊
实在贴不上来了= =

楼主 浅帆真夏  发布于 2019-07-21 16:58:00 +0800 CST  
希亚根本无心搭理他,宫缩不停地折磨着他的身体,似乎从刚才起就未曾停歇过,细细密密的汗珠汇聚成水滴沿着他的脸颊落下来。或许是后半夜了,烛囘光微弱了许多,他一阵阵地颤抖,说不清是冷还是痛。后殿什么都有,毛毯,浴池,食物,他却不肯开口让男人拿过来,“唔……啊!”闷闷的呻囘吟声从喉咙里挤出来,随着一声绵长的痛喘,孕肚终于再度恢复了柔软,这次宫缩时间竟然烧了小半根蜡烛那么长。
男人拽着他的胳膊把他拎起来,半拖半拽的把他带到浴池边,希亚想挣开他,可掐他的力道无异于一只挠爪的小猫。这里是只有大祭司才被允许沐浴的圣地,希亚发现他竟然轻车熟路地找到了位置,心中的怒火越来越旺,连敬称都不再带上,“休伊竟然带你来这种地方,他真是疯了。”
“休伊的名字也是你能随便称呼吗?”男人把他推进浴池,自己也跳了下去,栖身上前把人压在池边上,“好好表现,或许在你真的要生的时候,我还能帮帮你。”
希亚想反驳,却被呛了几口水,猛烈咳嗽起来,陡然的高温让他冻了很久的身体适应得很慢,等花了几分钟适应之后,热气慢慢融化了他紧绷的神经。他低着头用力擦洗身上的血和污垢,那些干涸的精囘液像是最脏的东西一样黏在他身上,把皮肤擦得通红才罢休,男人冷眼看着他有些抓狂的做着这些事,反倒产生了一种羞辱的快意。
这份平静一直持续到希亚开口问道:“你强迫休伊大人,还是他自愿的?”
“你不如先好好的关心一下自己,想想你怎样才能把你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吧。”男人皱眉,显然不愿意多提起休伊,每每让他想起过往,他都会止不住内心的恨意。
“要是真像你说的那样,做了那么多触犯禁忌的东西,神会动怒是自然的,”希亚低声说着,努力说服着自己,休伊犯下的罪才是让他难产而死的根本原因,这样或许能让自己的内心没那么多愧疚,并且怀着一丝侥幸,神不会像对待休伊那样惩戒他,“都是咎由自取。”
“咎由自取?”男人把那几个词又念了一遍,不怒反笑,他似乎已经看到眼前这个少年会为他刚才说过的话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了,他伸手猛地按着希亚的肩膀,将他整个人都没入水中!
希亚猝不及防,水从他的鼻腔口腔灌进来,顿时剥夺了空气,窒息感侵入了他的大脑,连思考都变得困难起来。这个男人想溺死他,毫不留情的力道让他意识到对方这一刻是认真的,水沿着食道和气管呛进去,他被迫吞咽了许多,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鼻腔的酸涩让他感到窒息。
死亡在这一刻离得如此之近,男人却不会让他这么痛快的结束生命,在他感觉到对方的挣扎变得越来越微弱时,一把将他捞了起来,“醒醒!别装死!”

楼主 浅帆真夏  发布于 2019-07-29 09:53:00 +0800 CST  
溺水的窒囘息中,希亚感觉自己在不断的往下坠。
当他以为自己即将迎来死亡时,背部突然被狠狠拍了几下,他吐出了几口水,接着便猛地咳嗽起来,到最后吐不出来了,恶心感依然挥之不去,撕心裂肺地趴在男人的肩头干呕了几声,才抬起头眼眶发红地看着对方。死亡的体验让他心有余悸,薄薄的嘴唇带着湿囘润的反光,再也不敢轻易吐露什么会惹怒他的话。灌满了水的孕肚被撑得更大,他想要放下手,稍一动弹,水就仿佛要从喉囘咙溢出来,又低着头呕出来了一些清水。
“再敢说休伊半句,我会让你后悔。”男人掐着他的下巴平静的说道,因为性囘爱而积存下的怜惜荡然无存。
自欺欺人。希亚的嘴唇翕动了几下,还是咽下了这个词,他不想再无端受到什么折磨。腹胀囘得难受,灌满了水的肚子就像个水球,拍起来都能听到沉闷的水声,“啊……”他突然呜咽了一声,腰囘腹猛然收紧,摇摇欲坠的往水里坐,宫缩又开始了,“疼……啊!”
他支撑不住笨重的身囘体,努力扒着浴池边缘,在水里沉浮间又呛了几大口水,呼吸紊乱,乱喘不止,想要把水吐出来却又痛得张口无声的喘息,水便趁机呛进他的鼻子眼睛里,手终于支撑不住松开了边沿,腿便软囘了,身囘体控囘制不住地向下滑落,那一头银色长发在水中铺陈开来,像是又卷入了漩涡中一般。
就在他要第二次溺水时,男人及时地抱住了他,托着他浮出囘水面,他便在他怀里痛得乱叫:“痛……啊!啊、我的肚子……”
男人最终还是把他推上了岸,看他侧躺在地上,抱着身前高囘耸孕肚高一声低一声的哀嚎,不时吐出一口水来,又被呛的直咳嗽。男人不会让他死,可也没想让他就这么安生的躺着,突然又起身拽下床幔,向他走来,希亚余光瞥见他的动作,想也不想就挣扎着想要挪远一些。
“你躲什么?”男人觉得好笑,抓着他的双囘腿用床幔绑住,又从横在上方的石梁上绕过去,想把他倒吊起来,就在这时,男人突然瞥见他大囘腿内囘侧的胎记,那胎记不甚明显,只是在皮肤上落下淡淡的阴影,独特的纹路却让人过目不忘。在看到它的一瞬间,男人的瞳孔猛然收紧,伸出手指细细的磨蹭起那块皮肤来,手指上坚囘硬的茧磨得希亚浑身发囘颤,却又不敢询问他在做什么。
“这是什么?”沉默蔓延了足有一分钟,男人这才缓缓开口,声音里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颤囘抖,“我问你,这是什么东西?”

楼主 浅帆真夏  发布于 2019-08-07 11:54:00 +0800 CST  
另外有个坑被删了恢复不了,心情很差,不顶风作案了,缓过这一波再更新
现在大环境这么严,但我又是个熟练老司机,所以以后的车,包括擦边球一律走邮箱或者qun文件
既然走这两个方法,那你要么给我打钱,要么多多留言,希望大家理解,且看且珍惜

楼主 浅帆真夏  发布于 2019-08-16 08:17:00 +0800 CST  

楼主:浅帆真夏

字数:10434

发表时间:2019-04-25 00:2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20 06:57:46 +0800 CST

评论数:38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