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斑≯20170101[改编]我喜欢你我心酸

这里柚子
一个学生狗,坚持周更哈,带上我的小伙伴作为@莎喵星人他们的新年礼物

楼主 IGOT7易起峰  发布于 2017-01-01 16:42:00 +0800 CST  
【一】
清晨的阳光和煦又温暖,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洒在床上沉睡的人身上。
男人皮肤白皙细腻,细碎的刘海乱乱的搭在额前。在阳光的照射下,睫毛在眼睑打下一层淡淡的阴影。粉红的嘴唇微微嘟起。清秀的脸庞看起来睡的甜美,只是皱起的眉头暴露了他并不好受。
“咳咳……”在嗓子干涩的连呼吸都会痛的时候,bambam终于睁开了带着血丝的眼睛。
七点十分,睡了不到三个小时。
身后的感觉并不好受,黏黏的,很痛,却也习以为常。本来就没奢望金有谦会给自己清理,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吗?身旁的位置床单都没有褶皱,果然只是发泄,多一秒钟都不会停留的人。
bambam起身想去浴室清理一下肮脏的身体,扶着墙一步一挪的向浴室移动。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也认为自己肮脏,泡在热水里的他无奈的摇摇头。
金有谦,你看啊,你成功的把我洗脑了,现在我连自己都觉得我脏了。
清理工作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儿,折腾完之后bambam整个人都虚浮了。伸手摸了摸额头,还是有点儿热。没等他缓过劲儿来,手机铃声刘响了起来。
“whatdouwantfromme……”金有谦的专属铃声。
“喂,有谦…”
“现在是七点四十三分”冰冷的男声响起。
“嗯?”bambam被金有谦突如其来的报时弄得莫名其妙。
“七点半开始是工作时间,你迟到了。而且,你的称呼有问题。”冰冷的像机器一样的声音再次响起,没等bambam说话,就传来了挂断的忙音。
看着黑下去的手机界面,bambam眼睛里的光芒也暗淡了下去。
这是他和金有谦不成文的规定,上班时只等叫他董事长。他本以为金有谦是怕公司里的人听到又不好的影响,现在看来…只是金有谦单纯的不想听自己叫他名字罢了。
公私分明,bambam真不知道要夸他大公无私还是骂他冷血无情。
算了,反正自己怎么想他也不会在乎的。
裤子还是能穿的,只是昨天穿来的昂贵的手工衬衫已经被撕成了碎布条,是不能再穿了。bambam咬了咬牙,偷偷溜进了金有谦房间,手有点儿发抖从衣柜里拿了一件纯白色的T恤套在身上。这种款式的衣服很常见,再加上金有谦也不怎么注意自己,应该看不出来的吧。
本来可以让陈叔来给他送衣服的,但是时间可能会来不及。其实bambam是有点儿私心的,闻着自己身上穿来的淡淡的熟悉的香水味,他咧着四方嘴笑的像个小孩子。要是被公司的员工看见他们常年脸冷的和董事长一样的总经理笑成现在这个傻样儿的话,一定会惊讶的合不拢嘴的。
“whatdouwantfromme……”手机铃声再次响起,bambam手还没碰到手机来电就转成了语音信箱。金有谦啊,是我真的永远反应慢半拍还是你真的讨厌我讨厌到这种地步呢?
bambam的笑容消失不见,细长的手指划过冰冷的手机屏幕:“七点五十分,还有十分钟早会开始,不带着你的U盘出现的话,就收拾办公桌给我走人。”扬声器里传出的声音依旧没有感情。
我去!十分钟!
bambam快步下楼,顾不上一脸迷茫的佣人和身后的疼痛。可是一屁股坐进车里的时候,他还是疼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幸好金有谦为了办公方便,买的房子离公司近。bambam超速又闯红灯,不到十分钟就出现在了金氏办公楼里。
bambam跑的太快再加上没穿西装,保安还没看清人脸就把他当成了硬闯公司的。
“哎!你等等!说你呢!站住!非工作人员不得入内!!”
本就身体不适又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bambam懒的理他,便由着他一路跟到了电梯门口。
“维修中”三个大字明晃晃的挂在电梯门上,bambam揉了揉头发,简直想骂人。
保安也在电梯门口刹住了车。“哎呦,原来是bam总经理…”小保安心里直打拨浪鼓。自己这是得罪了bam总经理啊…本想着道歉,一抬头却看见了bambam着急的脸。都说bam总经理和董事长一样都是万年不变的冰山脸,自己还真没见过bam总经理脸上这样的表情。看起来是真的因为没电梯着急的不像样子啊。
“那个…总经理…董事长的专用电梯没有维修…正常使用的,要不…”
“不用了”bambam打断了保安没说完的话。金有谦的私人电梯,他可没勇气坐。金氏运营这么多年,这座办公楼存在了这么多年,能坐进这个电梯的,除了金有谦,就只有他哥哥王嘉尔了。
手腕上的手表已经指向了八点,bambam咬了咬牙,跑向了楼梯通道。凭着长腿的优势一步三级。
他bambam不是什么娇弱的人,从小锻炼身子底子不差。不是什么发达的肌肉,到也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少爷。只是金有谦昨晚的索取无度,让他每走一步双腿之间就会钻心的疼。

楼主 IGOT7易起峰  发布于 2017-01-01 16:43:00 +0800 CST  
——————tbc————

楼主 IGOT7易起峰  发布于 2017-01-01 16:44:00 +0800 CST  
@封景无言


楼主 IGOT7易起峰  发布于 2017-01-01 16:44:00 +0800 CST  
【二】
“嘭!”bambam推开会议室的门。所有的座位都坐满了,只剩下金有谦身边的座位,他知道那是自己的位置。拖着像灌了铅一样的双腿走过去之后,bambam就瘫在了座位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金有谦看着bambam被汗水打湿的刘海,剧烈起伏的胸膛,还有被白色T恤遮住一半的红痕,这模样又和昨晚床上bambam的影子重合。
婊子就是用来勾搭人的,这句话一点儿也没说错。金有谦看见董事会里一个满面油光的中年男人目光自从bambam进来就一直没离开过他的脖颈。bambam啊bambam,你还真是会勾人。
“金董,可以开始了。”秘书崔荣宰在耳边的轻声提醒拉回了金有谦的思绪。
金有谦清冷的目光落在bambam身上:“今天的会议,就由bambam总经理来主持吧,我对胡氏毕竟没有bam总经理了解的多。”
bambam听到胡氏的目光一怔,抬头,对上的却是金有谦略带玩味的眼神。
可以,很好,金有谦,你总有办法让我难堪,让我疼。就算知道那是我的噩梦,也要让我把梦再做一遍,就算知道那是我最不堪的回忆,也要让我重温一遍,就算知道那是我心头上的一根刺,也要把它往我心脏更深处扎进去。这就是你金有谦啊,我爱了七年的金有谦啊。
“好…只是我不知道这次的合作商是胡氏集团…方案有些地方可能和胡氏实际情况不太相符,我会尽力修改的…”
bambam盯着眼前的大理石桌面,双手撑着椅子扶手想要起身,却发现一口气跑上十三楼之后,双腿真的有点儿透支脱力。而且刚才上楼时步子迈的太大,本来就被撕裂的地方好像又受了伤。刚才一直着急没感觉到疼痛,现在看来,应该又流血了。
看见bambam又摔回椅子,金有谦眉头皱了一下,却又很快的舒展开。刚才他看见那男人倒抽一口凉气的样子,心里居然会咯噔一下,感觉很奇怪。
不过是在装可怜博人同情罢了。金有谦对自己说。贱人永远是贱人,狗改不了吃屎的,三年前是这样,三年后也会是这样的。
缓了一会儿后,bambam终于感到双腿恢复了点儿知觉。他努力的撑起身子路过金有谦走向大屏幕。他不知道整个会议他都说了些什么,“胡氏”这两个字一直在他脑海里回荡。
三年了,他以为自己早已释怀,可他还是高估了自己,低估了金有谦。因为他根本就忘不掉,因为金有谦总有办法提醒自己你bambam就是一个外表光鲜亮丽,实质上却是一个被人玩过了的肮脏的垃圾。
会议开了多长时间,bambam不知道。怎么解说的方案,他也不知道。只是在所有人都鼓掌的时候,他听见了那个清冷的声音说:“看来bam总对胡氏果然了解啊。”
bambam咬的嘴唇发白,却说不出一句话。金有谦啊,我对别人的了解都只是表面啊,我最了解的人是你啊!最了解你喜欢什么,最了解你讨厌什么。
你喜欢笑起来很温暖很阳光的王嘉尔,你最讨厌我…
可是我为了谁呢?不都是为了你吗?金有谦着被自己奚落的男人,心中不仅没有嘲讽的快感,反而在看到那人嘴唇泛白的模样时,一种烦躁的感觉涌上心头。直觉告诉他,他不想看bambam这种脆弱又惹人怜惜的样子。
金有谦起身收拾好文件,路过bambam时停了下来,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装给谁看?”面无表情但语气里的嘲讽任凭bambam再傻也听的出来。
看着金有谦离开的背影,bambam嘴角浮现一丝苦笑,是啊,bambam,你装给谁看啊?就算你没装真难受又有谁看啊?
“bam总经理,董事长让你去一下办公室。”
“好”bambam点头。
又叫我干什么?又想出了什么办法折磨我呢?bambam想着却发现双腿已经不受自己控制的走向了金有谦的办公室。
那人还在办公,侧脸在光线下显得柔和许多。虽然没有笑意,但显得温和近人。这才是金有谦吧,不暴露在别人面前的金有谦,没看到他bambam的金有谦…想当年明明是笑起来很好看的孩子…
“我的衣服穿了这么久也该脱了吧。”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bambam一跳。
“什…什么?
“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衣服脱了。”
bambam愣了下,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哥哥穿着金有谦的卫衣回家的样子。不是不喜欢别人碰吧,只是不喜欢我碰而已吧。
还来不及悲伤,bambam就反应过来了,自己只穿了一件T恤,要是金有谦真的让自己脱了,岂不是要半裸着从这里出去了?bambam一只捏着衣角的手指甲都嵌进了肉里。
“不是你的衣服…”bambam听到了自己明显底气不足的声音。bambam你他妈能不能争点儿气!一样的纯白T恤多了去了,你就不能硬气点儿吗?话一出口,bambam忍不住在心里骂自己。
“哦?不是我的衣服?你用香水吗?”金有谦听见bambam和他撒谎一阵火大。本来是因为看见bambam虚弱的样子想知道他现在好点儿没,自己又放不下面子,所以只好把人叫到自己办公室。没想到他bambam现在都学会和自己撒谎了啊,还是他真把自己的东西当成是他bambam的了?
bambam看着一把抓住他脖领的金有谦吓得想往后退,却无奈

楼主 IGOT7易起峰  发布于 2017-01-01 16:45:00 +0800 CST  
你们的礼物@[email protected]_ms

楼主 IGOT7易起峰  发布于 2017-01-01 16:51:00 +0800 CST  
wtf等我

楼主 IGOT7易起峰  发布于 2017-01-01 17:40:00 +0800 CST  
元旦给你们加更有人吗

楼主 IGOT7易起峰  发布于 2017-01-01 20:47:00 +0800 CST  
好哒

楼主 IGOT7易起峰  发布于 2017-01-01 22:09:00 +0800 CST  
我给你们加个更

楼主 IGOT7易起峰  发布于 2017-01-01 22:09:00 +0800 CST  
金有谦享受着手下细腻的手感,没想到怀里的人居然会反抗。那双眼睛里透露出的惊恐与警惕更是让金有谦不爽。什么啊,明明是他先勾引的,这时候装什么贞洁烈女?这种事儿又不是一次两次了,bambam更淫'靡的样子他都见过,这时候玩什么纯情?
“又不是第一次了,装什么装?难不成你还怕别人看?就你那不知道被多少人看过的身子。”
一句话像是一盆冷水一样向bambam泼过去,从头冷到脚,冷的心都发凉。他放弃了挣扎,双手无力的垂下,任由金有谦的双手在他身上肆虐。
原来我所有的胆怯与畏惧在你眼里都不过是伪装而已,又不是第一次知道这样的事实了,可是为什么你每说一次,我都会难受一次呢?明明知道我脏,为什么还要碰我呢?
感受到一直挣扎的人没了动作,金有谦也有点儿后悔自己话说过了。可是一想到bambam和自己撒谎,还敢反抗自己,金有谦就莫名不爽。在金有谦眼里,bambam是没有反抗的资本的。金有谦理所当然的认为bambam喜欢他,就必须顺从他的一切。
本就不属于自己的T恤终于被脱下了。bambam被金有谦按在了办公桌上,肩胛骨被硌的生疼。冰冷的触感让他的皮肤不自觉的战栗,微微颤抖的身体却激发了金有谦的施虐欲。
金有谦一口咬上昨晚他留在bambam锁骨上的红色痕迹,牙齿稍微用力的厮'磨,本就泛红的痕迹快渗出了血'丝。早已伸进bambam衣服里的双手向上游走,直到触摸到那人胸前的挺'立,揉'捏,指尖不停的划过那两点茱'萸,直到它们充'血站立,金有谦听见了bambam加重的呼吸,和偶尔传出的呻'吟。
“不要…有谦…不要…”沾染情'欲的声音无疑是最有效的春'药。
“啪”金有谦很讨厌这种点火就着的感觉,于是重重地一巴掌打在了bambam腰上:“别叫我名字,你不配。”
“呃…”bambam吃痛,却咬紧了嘴唇不再出声。我不配,我当然不配…
金有谦炙'热的吻落在bambam精'致的锁骨上,落在他起伏的胸'膛上。bambam不是瘦到只剩骨架的类型,摸起来有肉,却是精实的肌肉。不会太过强壮,却也不想女人一样娇'媚。
金有谦喜欢这样的bambam,不,是喜欢这样的bambam的身体。
bambam害怕金有谦,但是身体的反应总是先于大脑。金有谦略带粗糙的手掌游走过的每个地方都想是被点了火。胸'前的敏'感地带更是被大手玩'弄的挺'立,被吻'过的皮肤火辣辣的疼,却勾起了原始的情'欲。
“有…别这样了…停…”刚想叫金有谦的bambam想起了他刚才说的话,在嘴边的名字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他知道自己已经快要抵挡不住了,但是双腿之间还因为昨天而发痛,如果继续的话可能会伤的更重。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他开始推拒金有谦。
“啪”又是重重的一巴掌,只不过这次落在的地方,是bambam的脸。白皙的皮肤瞬间印上了五个通红的指印。
“贱人,什么时候轮到你拒绝我了?”金有谦火气被bambam的推拒勾的更大,几乎是想都没想,巴掌就已经下去了。
看着bambam嘴角流出的鲜血,原始的兽'性终于被激发。扯开那人的皮'带和拉'链,大手惩罚似的用力撸'动着bambam近乎疲'软的性'器。
疼痛吞噬着bambam的神经,脸上,身下,都是金有谦带给他的疼痛,他却丧失了反抗的力气。
bambam眼里的失望一丝不落的进到金有谦的眼睛里,终于有了不是面瘫的表情了。大手伸进bambam的内'裤里继续撸'动,指尖不时的划过性'器的裂'口,感受到手里的东西在慢慢涨'大,金有谦的手指伸到了bambam身后的股沟。
一根手指刺'入,毫无润'滑的干'涩让bambam难以适应,昨晚的疯'狂本就让他受了伤,今早的焦急又让他再次流血,所以金有谦一根手指拿出来时,无疑又看到了手上的鲜'红。
哼,经历过那么多次竟然还会受伤?他可不会因为这点儿小事儿就同情他可怜他的。
bambam感觉到后'穴又温'热的液'体流出,生理盐水在眼眶里打转,他抬头,对上了金有谦的眸子,微微摇头:“别…不要…”
那双湿润的眼睛看的金有谦一阵心烦,想进入bambam的欲'望却更加强烈。本来想好好的给他做扩'张,但是bambam的拒绝反倒变成了他眼里的欲拒还迎。
金有谦的火'热刺'入的时候,bambam还是疼的弓起了身子,伤口被撕'裂的更大,鲜血滴在了玻璃的办公桌上。金有谦却借着血'液的润'滑进去的更顺利了些。
被温'热紧'致包围的感'官在bambam身'体里更加涨'大,尝试性的动了几下后便是重重地撞击。
“啊…痛…金…有谦…你疯了!”
“老子他妈疯不疯关你屁事!你不是喜欢这样吗?嗯?你应该谢谢我啊,满足了你这淫'荡的身子…当初不是求着别人操'你吗?我这是帮你啊。”
狠命的抽'插本就让bambam接受不了,金有谦的话更像是雪上加霜,身体的痛和心脏的痛交织在一起,他感觉自己喘气都有点儿困难。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体内传来一股热流。
终于结束了…
金有谦拔出自己的东西之后,bambam也

楼主 IGOT7易起峰  发布于 2017-01-01 22:10:00 +0800 CST  
终于结束了…
金有谦拔出自己的东西之后,bambam也晕在了办公桌上。
“喂,陈叔吗?…来我公司一趟…顺便带件衣服…”金有谦拿出纸巾清理了自己便转身出了办公室,不知道为什么bambam虚弱的样子让他看着就来气,他总是想起当初自己拼了命闯进胡氏的地下室,结果看到的也是bambam现在这个样子,虚弱,淫'靡。
他当时有一种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玷污了的感觉。转念一想,可能只是因为bambam是王嘉尔的弟弟吧,自己是因为王嘉尔才会照顾bambam的吧。
没错,就是因为嘉尔,自己才会关心这个自己求别人操的婊子。金有谦想到这儿,出办公室的脚步加快了些。

楼主 IGOT7易起峰  发布于 2017-01-01 22:11:00 +0800 CST  
——————tbc————

楼主 IGOT7易起峰  发布于 2017-01-01 22:11:00 +0800 CST  
我就问问今天有没有人,有人就再来更一下

楼主 IGOT7易起峰  发布于 2017-01-03 17:35:00 +0800 CST  
那我一会儿过来

楼主 IGOT7易起峰  发布于 2017-01-03 17:43:00 +0800 CST  
【四】
bambam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躺在了自己家的床上。陈叔正好推开门,手里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蔬菜粥,看着bambam醒了,陈叔急忙走了过来:“哎呦,小少爷,你可算是醒了,我这粥都换了好几碗了。”
bambam想起自己闭上眼睛之前还是在金有谦的办公室里:“陈叔…我是怎么回来的?”
陈叔看着自家小少爷眼底隐藏的那抹期待,轻轻的叹了口气:“是我把小少爷接回来的,金少爷给我打了电话。”
“哦…”还以为是他送我回来的呢…
bambam眼里闪过一丝失落,马上又消失不见:“陈叔,谢谢您啦,您去忙吧,我想一个人呆会儿…”
“傻孩子,和陈叔还说什么谢谢。”
陈叔看了看自家本来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小少爷现在的模样,想了想,还是开了口:
“小少爷…”
“嗯?”bambam抬头。
“陈叔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是吧?”
“是啊,陈叔,怎么了?”bambam被问的一头雾水。
“老爷走的早,是我一把手把大少爷和小少爷拉扯大的,内心里也早就把少爷们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我对我家那个混小子都没花这么多心思。陈叔啊,是真的一心一意的希望你和大少爷都能好好的。大少爷回欧洲之前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让我照顾好你,可是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陈叔看着心里头难受啊…”
陈叔也知道大少爷小少爷还有金家少爷之间有太多的事儿,可是毕竟兄弟情深,两个人又都是自己一手带大的,谁难受自己都会跟着心疼,自家两个少爷怎么就这么命苦呢…
“陈叔…”bambam的眼泪早就像断了线的珠子。
二十多年来,陈叔是陪着他时间最长的人。父母离开时,哥哥离开时,还有金有谦伤害他时,陈叔都一直在他身边儿。在他心里,陈叔不只是bam家的管家,更是他的亲人。
“陈叔…大道理我都懂…我知道…哥哥是为了我好,我也知道…金有谦…不喜欢我…可是我放不下啊…放不下啊…”
bambam趴在陈叔怀里,哭的像个无助的孩子。
什么bam家二少爷,什么金氏总经理,什么冰山冷血,那都是bambam的伪装。除了陈叔和哥哥之外,有几个人知道一个个光鲜亮丽的称号下,压着多少bambam的伤口。
“好了乖孩子,陈叔知道你难受,哭吧,哭出来就好了。”陈叔温柔的拍着bambam的背,自己的眼角却也止不住的湿润了。
bambam请了几天的假没去上班,一是他真的身体有点儿吃不消,二是他真的不太想看见金有谦。
对bambam来说,金有谦真是个有魔力的人,他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能把bambam伤的体无完肤。
可是就算在家休息,bambam的日子也不好过。自从那天开完会之后,“胡氏”这两个字经常出现在他脑子里。他每晚都会做相同的梦,男人的手粗鲁的揉捏着自己的皮肤,调戏的笑容,撕裂的疼痛和自己无助的呻'吟…
满头汗水醒过来的时候,bambam通常会抱着自己的头,告诉自己:“没事儿的…没事儿的…都过去了…”但又忍不住的反胃,恶心当初那样在别人身下放荡的自己。
bambam,你真他妈恶心,不管你为了谁,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都泯灭不了你脏了的事实。
“啊!不要!”又是一个夜晚,相同的梦境再次袭来,bambam终于崩溃了。
他看到了自己咬的嘴唇渗着血也没有反抗,看到了自己在那男人的邪笑中慢慢脱下了衣服,最重要的是他看到了金有谦来救他时如同看MB一样的鄙夷目光。
自己心心念念呵护的人,到头来却是这样的嫌弃自己。
田金有谦经好几天没看见bambam了。看不见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他还有点儿不太适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bambam在他面前不会笑,不会生气,只有在他欺负他时,他才会流露出一丝惊恐,只有在他说狠话伤他的时候,他才会表现出一丝哀痛。金有谦沉浸在这样的游戏中,沉浸在这样的成就感里。
“whatdouwantfromme…”
bambam看了看亮起的手机屏幕。四天,他终于给自己打电话了。即使再不想见到那个人,bambam还是隐藏不住心里的小期待。
“喂,有…董事长,有什么事吗?”
金有谦听着电话那头的人突然变了的称呼,微微皱了眉头。
“四天了,和胡氏合作的方案只有你能做的出,别为了你一个人让公司承担损失。”
“哦,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上班。”bambam捏着手机的手突然松开,手机掉进大床里发出一声闷响。
没事儿啊,bambam,不是早就应该习惯了吗?他心里除了哥哥,不就只有公司了吗?哪儿会关心你啊。不过还好,你在他心里,除了“贱人”“婊子”之外,还有个赚钱工具的地位,起码这个地位不是太差,不是吗?

楼主 IGOT7易起峰  发布于 2017-01-03 17:44:00 +0800 CST  
@[email protected]莎喵星人@mushang_ms
——————TBC——————

楼主 IGOT7易起峰  发布于 2017-01-03 17:45:00 +0800 CST  
我还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讲吧

我要







楼主 IGOT7易起峰  发布于 2017-01-03 17:47:00 +0800 CST  
我我我,周一,二期末考试,我一会儿来给你们多更点

楼主 IGOT7易起峰  发布于 2017-01-07 10:49:00 +0800 CST  
我我我又要来更文了,有人吗

楼主 IGOT7易起峰  发布于 2017-01-07 11:53:00 +0800 CST  

楼主:IGOT7易起峰

字数:151783

发表时间:2017-01-02 00:4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7-04 00:44:07 +0800 CST

评论数:213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