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三月(蔷薇篇衍生\/梦境相关\/伪双副长有)

半年前的文,一直压在箱子底没发出来,为了庆祝一星期后长假的到来所以厚着脸皮发粗来啦!【这种突然的二逼感是怎么回事
最近又燃起来了想开个坑,目测是长篇=///=
不我扯这个干啥……先把文放了再说XD
以及我一定要挂这个签儿!【拖走

楼主 Esperanza_Saki  发布于 2012-09-23 20:34:00 +0800 CST  

「三月。愿绿叶覆满你心中的土地。」


[1]

“……你的信,我们会一直等着,别忘记……”
刚刚就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已经无法聚焦了。
站在一群活蹦乱跳的战友中央,只有他是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但即使是那样,他仍然是站立得最笔直的那一个。
刚刚的死斗必定在他的身上留下了重伤,脸上被刀划开的长口子中流出的血已经干涸。虽然肮脏,但自己无法否认这才是他应有的姿态——名字叫真选组之剑,称号为鬼之副长。
土方十四郎的身形摇晃了几下,身体终于超负荷,一下倒在空地上,顿时烟尘四起。
车里被上了手铐的男人有一瞬间的踹开车门的冲动。

真选组的队士们围在他们的副长身边,大声呼喊着。
——自己在瞎操心些什么啊,反正有那些家伙在他身边不是么。

银时收起了正准备发力的脚,然后把头转到一边看向车窗外灰白色的瓦砾海。
与其在他倒下之后送他去医院,还不如一开始就与他并肩作战不让他受到伤害。
可惜无论是哪一样,都轮不到他来做。


[2]

早晨的天空泛着浅浅的灰绿色。晨风带着潮湿的气息,携带着初春的暖意,吹拂过点心店的木制牌匾。温热的白色蒸汽从小小的店铺内飘出来。
冬天刚刚过去,即使天气已经开始回暖,这样不出太阳的清早还是会让人感到有些冷,在这种时候喝一碗冒着热气的面汤是最舒服不过的事情了。加点碧绿的葱花口味会更清爽,适合三月的天。
银发男人满足地擦去嘴角沾着的葱叶,挠挠头发面不改色地对着老板说道:“那个啊,钱一会儿我会带人来付的,连昨天那一顿一起。啊啊,不要露出那种表情啊老头,你也是知道的,让我拿出面钱就像是从**里拉出宇宙一样困难……”
“别把钱说成那么恶心的东西……还有其实我刚刚就想说了,旦那你下面的门没有关上。”
“那你这混蛋刚刚为什么不说?!”

楼主 Esperanza_Saki  发布于 2012-09-23 20:35:00 +0800 CST  

[3]

立春之后,沉郁了一整个冬天的天空似乎转瞬间就染上了淡淡的绿意。
巡逻的时候土方的自言自语被总悟听见,然后对方一本正经地扔过来一句,“觉得天空是绿色的?是啦,那也难怪啦,因为土方先生你是青光眼嘛。”
“少给我胡说了,你小子到底有没有弄清楚青光眼的症状啊?就算要说也是说色盲才比较合理吧?虽然我跟色盲那种东西没有半毛钱关系……混蛋我说过多少次不要用那个词来形容我了啊!下次再犯你就给我切腹去!”

每周总有那么六七天总悟是擅自离岗的,因为难以捕捉他的行踪,所以今天也是副长大人一个人巡逻。
软软的云朵飘过,湿润得好像快要滴出水来。从楼房与楼房之间的空隙往上望,可以看到一条窄窄的天空。
碍于大江户禁烟法案已正式投入实行,土方只能躲在不起眼的小巷里偷偷地抽烟。

灰白色的烟雾弥散开来,接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占据了土方的整个视野。
“哟,土方君。”
“所以说……为什么偏偏是你这天然卷混蛋来打扰我难得我抽烟时间啊!”土方的额角爆出一个十字路口。
“那种事情阿银我也不清楚啊,只是走着走着就到这里来了。”银时无辜地望着土方,“谁知道会碰到你这动不动就爆青筋的青光眼混蛋啊。”
“嘁,难得的好心情都被你这家伙破坏了。”土方把剩下的小半截烟扔到地上,踩灭了烟头,“我继续巡逻去了。”
“给我等一下,自说自话的鬼之副长大人。”银时叫住土方,望着他的背影微微皱起了眉,“你不跟我好好吵一架吗?”
“哼。”土方背对着银时,鼻腔里发出轻蔑的哼声,“你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被我逮捕了么,白夜叉殿下。”
“我说啊,那次之后你只要一见到我就白夜叉白夜叉的叫,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啊。”银时顿了顿,又吞吞吐吐地补了一句,“再说,我又不是为了出风头……才这么说的。”
“我对你那么做的原因没有兴趣。你是跟桂齐名的攘夷志士,所以我有充分的理由逮捕你。”土方仰头看着巷子上方的天空,“你还是不要靠近我为好。”

在狭隘的地方仰望天空,天空也会显得特别小。世界被封闭在灰色的砖墙中,抬头只能看到天空的一隅,令人感到单调乏味。这时候如果不出现一点更鲜亮的颜色,人也许就会胸闷到难以顺畅呼吸。


楼主 Esperanza_Saki  发布于 2012-09-23 20:35:00 +0800 CST  
一片碧绿的叶子乘着风从半空中盘旋而至,像是一片单薄的羽翼。

“土方,怎么说我们都是正在交往中的那种关系吧?”银时拉住土方,“别对我这么冷淡。”
“交往?我可不记得有那种事。”土方甩开银时的手臂,转头投去一个冰冷的眼神,“我早就做好了与你为敌的觉悟,你也不要给我退缩。”
“别无理取闹了,阿银只是个善良的普通市民,你也知道的吧?”银时生硬地勾起嘴角,“你只是想找个人打架而已吧?怎么,还没有从荆棘流氓的角色设定里回过来?”
这家伙终究改不了好战的本性,一旦没有了战斗的对象就会焦躁不安,像个没有懂事的小鬼一样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即使找个“你长得太丑我看不惯”这样随随便便的理由都可以跟对方开打。
“再提那个称呼我就砍了你哦。”
“刚才就想说了,如果你心情好的理由是别人,阿银可是会嫉妒的喔。不要小看我的占有欲啊混蛋。”
“谁管你啊?”土方瞟了银时一眼,然后往前踏几步走出了逼仄的巷子,“以后别在我工作时间出现在我面前。先走了。”

站在巷子里看巷子外的人,感觉到的距离比实际的距离要远。
带着些许凉意的风灌进小巷,钻入银时宽大的领口与袖口。

如果你心情好的理由是别人,我会嫉妒。但“至少希望你心情不好的理由是我”,那种念头我也绝不会有。

“工作辛苦了。”

楼主 Esperanza_Saki  发布于 2012-09-23 20:35:00 +0800 CST  

[4]

小鸟立在花枝上,嫩黄色的羽毛被掩盖在大片大片的淡粉色中,远看让人误以为它也是花团的一部分,风一吹花瓣抖落枝头,这时才得以分出真伪。
前些日子土方看见院中堆了满地落英,突然动了挥洒墨水的念头,于是回到房中摊开宣纸。
近藤恰好经过,进门打量了宣纸上方折峻丽的字体好一会儿,接着恍然大悟,“噢噢,十四,这是新拟的局中法度么?”之后土方便命值勤的队士把院中的花瓣都清扫了干净。

是日午后,山崎拿着调查报告进了土方房间。
“副长,这是这一周万事屋旦那的调查报告,请您过目。”
“辛苦你了,山崎。”土方放下手头正在处理的文书,接过山崎手里的一叠纸。

「3月12日
旦那在去买Jump的路上发生了车祸,对方是我方十番队队长原田右之助。

3月13日
旦那在甜品屋吃完巧克力巴菲之后发现没带钱,于是拉我进去敲了我一顿。谈话过程中旦那神色可疑,特别是在我提到副长的时候。

3月14日
旦那阅读晨报之后把登着副长照片的那一份与Jump一起分类为可燃垃圾扔进了垃圾场里。

3月15日
旦那……」

“你活得不耐烦了吗山崎?!”土方把报告书狠狠往地上一扔,然后照着山崎的头劈下一记手刀,“谁让你关注这些没用的东西了?你是分不清主次的小学生么!还有为什么原田没有把那混蛋抓起来?你们两个给我以武士道不合格的罪行去切腹!”
“别打了,别打了,很痛啊副长!”山崎艰难地挡住土方的攻击,边往后退边皱着眉抱怨道,“因为副长你当时也没有让我好好完成这项任务的意思啊!你对上面隐瞒了旦那是传说中的攘夷志士白夜叉这一事实不是么?”
土方的脚刚要踢上山崎的腹部,听完这话后又有了迟疑。局面僵持了片刻,土方终于停止殴打山崎,砸过去一句“你再给我多说一句试试看”之后回身拾起了散落一地的纸张,目光触及最后一页时,瞳孔倏地放大。

楼主 Esperanza_Saki  发布于 2012-09-23 20:38:00 +0800 CST  

「3月17日
酷似桂的戴斗笠男人进了万事屋,之后一直没有出来。」

“喂,山崎,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放在最后才写?”
“你冷静点啊副长,这个是按时间来的。”

土方愈发烦躁起来,想要再揍山崎一顿解解气,却咬着牙忍了下来。他坐回垫子上,拿起笔重新开始工作,笔头抵上桌面的时候突然“咔擦”一声折断。
把原本应该向着外界生长蔓延的荆棘硬生生地扯进了自己的心里面,用尖锐的刺来考验铁铸的心脏,可笑的是自己竟忘记了心脏原本就是柔软的,再坚强也不可能无限度地把伤害承受下来。但土方宁愿独自被荆棘丛包围也不会请求旁人救赎。

“副长,还有其他指示吗?”山崎小心翼翼地问道。
“暂时没有了,你出去吧。”土方淡淡地应道,“除非有紧急情况,短时间内不要让别人进来这里。”
“是。”山崎点了点头,然后走出房间,轻轻把门移上。

樱花繁盛得过了头,一些花在枝头没有容身之地,于是风吹过的时候便纷纷落下,舍弃了枝头求一份自由。
“真是的,又要清扫了啊。”山崎叹了口气,“副长那样的人,大概也只有旦那才有办法对付吧?”

楼主 Esperanza_Saki  发布于 2012-09-23 20:38:00 +0800 CST  

[5]

“我要吃自己喜欢的东西,过短命的人生。”

发出这种宣言的家伙,即使是在气温尚且维持在较低数值的早春三月也会三天两头跑去甜品店吃冰品。
当然,这家伙就算身上没钱也能吃得心安理得的原因在于他总有办法拉个人进来替自己买单。
上一次银时对着经过甜品店的土方抛飞吻,上上次银时对着土方扮鬼脸,上上上次银时对着土方挖鼻孔,而每一次土方都奇迹般地被成功召唤了过来。
这一次银时只是一语不发地注视着玻璃橱窗外的土方,两人死鱼眼对青光眼良久,其结果是土方一脸不爽地走了进来。

“不要以为我认输了,我只是有些事情要问你。”土方在银时对面坐下,“给我如实回答。3月17日,也就是前天……”
“也稍微放轻松一点怎么样啊,副长大人?”银时转着吸管,耷拉着眼皮,“我们已经十天没见了,就不能把你用在工作上的时间稍微分我一点么?”
“开什么玩笑,会做那种不负责任的事情的可只有总悟那混小子啊。”
银时停下手里的动作,抬起眼目不转睛地望着土方。
“呐,只要一点点,一点点就好。”

在土方的印象中,银时很少这样说话。他虽然不像土方这般锋芒毕露,却也是自尊心极强的人,一般情况下万万不会说出这种带有恳求意味的话。
土方一时找不到话来回应,锐气也减了一半。

“你那苦恼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银时稍稍起身,戳了戳土方的额头,“笨蛋,我是开玩笑的啦。看不出来么?”
“不要碰我!”土方掸开银时的手,恼火地说道,“你不会以为我真的上当了吧?也太小看老子了你这死天然卷!”
“我说你的脾气就不能……”话说到一半的时候,银时的视线突然飘向了窗外,神色出现一丝异样,“不,没什么。”
“你突然怎么了?”土方满腹狐疑,于是顺着银时的视线向外看去。接着他的视野中便出现了一个白色谜样生物,置身于人群中格外显眼。
“那个不是……一直和桂在一起的那个吗?”土方的视线停留在伊丽莎白身上,怔怔地说着,下一瞬间眼神便锐利了起来,“今天你逃不掉了,桂!”
说着土方便抓起放在座位上的村麻纱打算起身。
银时二话不说一把拉住土方,眉头紧锁。
“你干什么?赶紧把手放开!”
银时反而把手抓得更紧了。
“你这家伙才是,今天不要想从我这里逃走。”

楼主 Esperanza_Saki  发布于 2012-09-23 20:39:00 +0800 CST  

土方气急败坏地瞪着银时,而下一秒僵硬的冷笑浮上了他的脸,“怎么,打算掩护昔日并肩作战的同伴么?”
“土方!”银时死死地抓住土方的手腕,即使对方关节处已开始发红,他也全然没有要松手的意思,“那种呆子什么时候都可以去追啊。好不容易见面了,你就多一秒钟都不肯留么?”

糟糕,自己已经焦躁起来了。

“放开。”土方用可以自由活动的那只手抽出刀,“要不然我就砍下去。”
银时怔了怔,然后哈哈大笑了几声,“那就赶紧砍下来吧,我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
“我先警告你,要是你乱动的话,被砍掉的说不定就是你的手了。”土方的话里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味。
银时的大脑蓦地空白了几秒,“等等,你的意思是……”
话还没有说完,土方便举刀对着自己发红的手腕挥刀砍下去。

明明在不服输地挣扎着,事实上却一点都不想把自己的手从那只宽厚温暖的手中抽出来。这样的寡断就是长久以来的烦恼源。
就赌一把吧,这只只能用来握刀的手。

一阵强烈的气流从耳边呼啸而过,在刀刃即将触及目标的时候,银时迅速抓住了刀柄,使之停留在半空。
“这么想走你就赶快走。”
银时松开土方的手,坐回凳子上,转过头把土方排除在视野之外。
土方把刀收回刀鞘中,然后没有丝毫犹豫地冲了出去。

土方走后,银时愣愣地看着桌上放着的几张纸钞。自己捡了便宜,本应窃喜,此时自己的眉头却怎么样舒展不开。
“你是拗不过我的。”
那一刻银时好像听到土方这样说。
因为彼此都了解对方,所以深知对方的弱点在哪里。最大的区别在于陷得更深的那一方甘愿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在对方面前,却对对方不经意表现出来的弱点视而不见。

“服务员,这里结账。”


土方站在巷子口四顾。让他极为恼火的是他追丢了目标。
手腕处传来火辣辣的痛,令他肯定了那个一直隐隐约约存在着的想法。

银时,我们脚下的,始终不是同一条路。

楼主 Esperanza_Saki  发布于 2012-09-23 20:39:00 +0800 CST  

[6]

距离土方一不小心让桂成了漏网之鱼已有四天。这几日土方更加拼命地工作,三天两头带着小分队在歌舞伎町进行搜查,入夜后便埋在文书堆中,一天之中几乎没有哪一刻神经是放松的。
今天没有出太阳,屋外的天空沉郁一片。
屋内一地烟头,四处弥漫着烟草的气味。土方从坐垫上起身,揉了揉干涩的眼睛之后走去开门通风。
积雨云在灰白色的天空中缓慢移动着,预示一场凉爽的雨即将降下。

走廊的那头走来一个人。那人双手插在裤子口袋中,悠哉游哉地吹着泡泡糖,亚麻色的前发被风撩起。
“哟,土方先生,赖床赖到现在么?”总悟啪地一声吹破泡泡,然后面无表情地看着土方,“已经中午了哟。”
“你这小子到底有没有在好好地工作啊?这个时候竟然还在屯所里乱晃。”土方低语看一句,“我现在要出去巡逻,你也一起来。”
“巡逻?”总悟像是听到了一件好笑的事情一样,“顶着那双兔子眼睛?”
风吹进土方的眼睛里,引起一阵隐隐的酸痛,而其中的血丝却丝毫没有被吹散,反而更加聚拢了一些。
“多一秒休息时间就相当于多让桂那帮人逍遥法外一秒,这你不会不明白吧,总悟?”
看着土方无比认真的样子,总悟冷笑了一声,然后嘲讽道,“但是土方先生,像你这种人就算连续几天不合眼,也未必能成功逮捕桂。”
“那你就自己去试试看啊,少在这里跟我耍贫嘴了。”土方经过总悟身边的时候敲了敲总悟的脑袋。
“那就祝你在路上碰到好事吧土方混蛋。”
总悟对着土方的背影大声咒骂了一句。

楼主 Esperanza_Saki  发布于 2012-09-23 20:40:00 +0800 CST  

[7]

阴沉的天气让人难以顺畅地呼吸,风没有减轻土方的胸闷,却反而吹得他的后脑勺隐隐作痛。
踩踏路面时,土方觉得脚下空落落的。大概是睡眠严重不足的缘故,即使行走在凉爽的风里,大脑中还是一片浑浑噩噩。
一丝烟草的味道钻入了土方的鼻中。似乎是自己不小心把房间里的味道带出来了。

街道上安静得很,经过石桥的时候土方看见水面平静得没有起一丝波澜。
在某种意志的驱使下,土方来到了两周前去过的那个小巷。
这时一只手搭上了土方的肩膀,土方转头看,映着流云图案的袖子白得刺眼。
“呐,我有被忽视的感觉啊,十四。”银时贴在土方的耳边戏谑道。
“能叫我十四的就只有近藤桑一个人。”毫不留情地泼了冷水。

土方望进银时的瞳孔深处,良久才哑着声音开口,“任何东西都不可能被我放在真选组之上的位置,你也一样。”
“你想对我说的只有这些么?”银时挑挑眉,尾音上扬。
“是的,没有其他了。”土方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平缓,指甲却已经嵌进了掌心,“所以,你赶紧从我眼前……”

“安静一会儿。”
银时抓住土方的双手,欺身把他压到墙上,眼中露出攫取的光芒,然后对着他吻下去。
牙齿与牙齿狠狠碰撞,血腥味在口腔中弥散开来。
银时撬开土方的牙齿,湿湿软软的舌头滑进去,挑逗着味蕾,在唇齿间漾开了奇妙的滋味。接着土方竟开始热烈地回吻。

已经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亲密接触了?
无法否认自己早已对他的味道产生了眷恋。

周身的风重新流动起来。银时松开土方,然后满意地舔去了嘴角残留的银丝。
“俗话说女人闹脾气的时候只要温柔地堵住她的嘴就行了。”
“……老子才不是什么女人!”土方恼羞成怒,“给我消失,我再也不想见到你这家伙了。”
土方说完便动身要走。接着是令人感到熟悉的场景重现。
银时一把抓住土方,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喂,我说土方……”

楼主 Esperanza_Saki  发布于 2012-09-23 20:40:00 +0800 CST  

“分手吧。”
土方低着头,任由银时抓着自己的手,过长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
“哈?你再说一次,我没有听清楚。”
“我说分手吧!”
土方抬起头,直直地对上银时的视线。他看到银时紧锁的眉头和微张的嘴,接着占据了整张脸的错愕又一点点地消弭,眉宇也舒展开来,最后留下的只是云淡风轻。
不知道应该怎样形容此时自己内心的感受,土方发现言语实在是无力得很。

他转身走向巷子口,握紧的拳头松开又握紧,再次松开,又再次握紧。
雨水落在他的脸颊上,晕开一片冰凉。

楼主 Esperanza_Saki  发布于 2012-09-23 20:41:00 +0800 CST  

[8]

那场雨似乎持续了很久,到下一次土方在过桥的时候与银时不期而遇都没有停止。
土方站在雨中,看着万事屋三人组同撑一把伞从自己的身旁走过。
直到土方收回视线,他注视着的人也没有给予一个回眸。
站在滂沱大雨中却感觉不到凉意,剩下的只有心酸而已。
土方回过神来,然后转头踏上青石台阶,向着反方向走去。


[9]

土方听闻歌舞伎町的战争即将打响,登势一伙已被逼到绝路。但不管发生什么都是那帮人内部的事情,只要不涉及攘夷活动,真选组就没有插手的必要。
不久后土方听说万事屋一行被逐出了歌舞伎町。到处捅乱子的几个家伙不在了,江户倒是安静不少。
他们不会再回到这里了。这里已经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了。人人都在这么说着。

那日土方独自一人出了屯所,在夜晚的街道上漫无目的地开着车,从一条街开到另一条街,从一个城市开到另一个城市,明明已经行驶了很远一段路,黎明却迟迟不肯降临。黑夜一直占据着天空。
土方觉得自己几乎到遍了所有能去的地方,而那个人却依然无处可寻。

不知道时光向前推移了多久,土方终于在一个晴好的日子里找到了银时。
竖立在开满野花的小山坡上的,是一座伶仃的坟茔。

窗下的宣纸泛开淡淡的墨迹。那上面是土方三月时写下的俳句。

「人世皆攘攘,樱花默然转瞬逝,相对唯顷刻。」

有生之年,无以再见。


楼主 Esperanza_Saki  发布于 2012-09-23 20:41:00 +0800 CST  

[10]

“副长,请喝杯茶稍微休息一下吧。”山崎敲了敲土方房间的门。
过了许久,里面才有了回应,“我应该说过不要来打扰我了。”
“可是副长,你的身体……”
“少啰嗦,给我走开。”
土方说完之后咳嗽了几声。
大概是摄入太多尼古丁的缘故,土方咳嗽的次数越趋频繁。
房间里不仅满地烟头,就连等待处理的文书也散了一地。

雨水滴下,在檐下氤氲开一片水色。
土方看着空白的信纸,迟迟不能下笔。

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

楼主 Esperanza_Saki  发布于 2012-09-23 20:42:00 +0800 CST  

[11]

“银时!”
“啊,我在我在。”
银时把突然从病床上竖起来的土方轻轻地按回去,然后凑上去把手臂垫在他的脖子下,小心翼翼地搂他入怀,“我说你啊,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出汗。做噩梦了吗?”
土方的不安被银时温暖的体温渐渐地化解开,于是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然后身子一软靠在了银时的怀里。
眼前的男人穿着黑底金边的制服,白色衬里更衬出他的英挺,做工精细的黑色长裤使匀称的双腿显得愈加修长。美中不足的是起重要修饰作用的领巾没有整齐地系好,却是皱成了一团,衬衫的立领也露了一半出来。
虽然这个人是这样的懒散随意,但还是让人着实地感到心安。

“啊,只是稍微……”土方迟疑片刻,还是低声说了出来,“大概类似你变成了真选组坂田副长之外的麻烦家伙这样的梦吧。我倒是无所谓……”
银时的嘴角上扬了起来,“你还真是依赖我啊,土方。”
“别说那种多余的话啊死天然卷!”
“没关系的哟,就继续依赖我吧。”银时胡乱揉了揉土方的头发,“我说过的,无论什么时候,都站在你脚步不稳时可以撞到我后背的地方吧。”
“笨蛋。”土方骂了一句,然后把脸埋进银时的怀中。

“啊,忘记说正事了,我是来接你出院的。等下我请你吃拉面吧?”
“哼,抠门混蛋也有想开了要请人家吃东西的那一天么。”土方讽刺了一句,然后用嫌恶的眼神打量着银时,“我说你啊,出去之前先把领巾系好。要是以这副样子在大街上晃悠,真选组可就颜面扫地了啊。”
“我们的局长都是猩猩了还怕什么颜面扫地啊。”银时调侃了一句,然后对着土方眨眨眼睛,“但不管怎么样,还是麻烦你了啊,贤惠的土方副长。”

出了病房门,银时突然蹲下来,拍拍自己的背,“上来吧,土方,我背你走。”
“开……开什么玩笑啊你这家伙!”土方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我自己会走,用不着你献殷勤。”
“这可是局长命令啊,你是不会违背猩猩局长的意愿的吧?”银时露出一抹坏笑,“而且你走得很吃力不是么,已经这么多天没有下床活动了。”
“虽然近藤桑很像猩猩但你也别给我叫他猩猩啊混蛋!”土方照着银时的背脊狠狠地打了一拳。

楼主 Esperanza_Saki  发布于 2012-09-23 20:42:00 +0800 CST  

[12]

在一片熹微的晨光之中,银时背着土方在干净的街道上行走。
风从天边来,从街道上穿过去,留下草木清淡的香气。

土方靠在银时宽厚结实的背上,明明刚刚才醒过来,眼皮就又打起了架。
没关系的,就这一次,允许自己稍微妥协一下,在他的背上休息一会儿吧。

银时走得很慢很稳。走过一个拐角的时候,他回过头笑着柔声说了一句。

“土方,你比我想象的要轻。”

土方忽然觉得银时的笑容很远。

——是梦也好,是现实也好,我并不需要你对我这么温柔,只是……
一次也好,想要和你在相同的道路上前进。


[13]

屋外树木繁盛,风一吹竟落了满地绿叶。
纸飞机乘着风缓缓飞进窗口,落在病床边的木地板上。
土方捡起纸飞机,将它展开。机翼背后写着一行小小的字。

「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决不会选择和你分手。」

落款是万事屋阿银,笔迹却是土方自己的。
偌大的病房里只剩下了风的吟哦。


[14]

风掀起挂在墙上的日历,日期停留在3月24日。


Fin.

楼主 Esperanza_Saki  发布于 2012-09-23 20:42:00 +0800 CST  

楼主:Esperanza_Saki

字数:8380

发表时间:2012-09-24 04:3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3-04 23:43:08 +0800 CST

评论数:9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