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重发】仙途大道 瓶邪\/长篇修仙\/强强

哭了,之前的帖子度受乱吞就算了,还说我发广告,怎么回复都顶不起来,于是整理重发。
这里小明,明明,阿瑾随便叫,任意撩
撒泼打滚求大家多回复,不然单机好无聊
二楼食用说明
镇楼图放我头像好了

楼主 明儿明明是明天  发布于 2019-02-15 10:27:00 +0800 CST  
1.这里圈名以前是阿瑾,现在小明,明明。这三个都能叫,随意撩。
2.长篇慢向,不要催感情线,本人巨慢热。
3.不知道大家看过衣落成火大大的《穿越之修仙》没有,本文的世界观有些借鉴这篇文,比如修仙的等级,练气筑基金丹元婴这些,还有一个就是有小、中、大世界。除了这些有些借鉴,其他都没有。不过我看过这篇文,我又是第一次写仙修文,我会再三看一下有没有把这篇文里其他东西潜移默化张冠李戴到自己的文中,也希望大家监督,以免我走上歧途。
4.这是个大型成长故事,会从吴邪比较小的时候写起,但是吴邪和张起灵的身份都是有问题的,所以初期小吴邪的成熟稳重并不是ooc,并不是ooc,并不是ooc!重要的事情再说一遍,并不是ooc!后面会对两个人的身份进行解释,就明白他俩为何会是这样的设定了。
5.结局我觉得是HE,但是吧,我不是亲妈。所以先暂时说是个半开放结局吧。
6.本文不支持逆cp,不是全民BL,主cp只有瓶邪一对,不要随意磕其他cp呦,虽然我挺杂食的。
7.本人有过不少坑,经常写着写着就忘了文了,所以请大力地催更!一定要催更!不然我说不准哪天一懒就忘了。现在放假,现有存稿,日更,偶尔日双更。之后的更新看具体情况吧。
8.我很久没用贴吧了,不知道为啥瓶邪吧乱了点,但是呢我就守着这篇帖子安安静静的过活。我以前的ID是岚瑾仟,如果我用到了以前的存梗并不是抄袭并不是撞梗,我只是忘了那个号的密码.....
废话不多说啦,下面开始正题。

楼主 明儿明明是明天  发布于 2019-02-15 10:28:00 +0800 CST  

古书云:“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老大囚牛,喜音乐,蹲立于琴头;老二睚眦,嗜杀喜斗;老三嘲风,平生好险又好望;四子蒲牢,受击即大声吼叫;五子狻猊,形如狮,喜烟好坐;六子赑屃,似龟有齿,喜欢负重,是碑下龟;七子狴犴,形似虎好讼;八子负屃,身似龙,雅好斯文,盘绕在石碑头顶;老九螭吻,又名口润嗓粗而好吞。
亦有古书云,龙孕有十子,十子好战,一身战意冲天,群兽远观而慑于其势,跪伏而难以言语。而水满则溢,月盈而亏。十子战意过盛,一念而成佛,一念亦成魔,其杀孽过重,竟魔压己身,杀念愈重,以一兽之力献祭一中乾小世界凶兽化为魔兽,抓原人献祭化为魔子,造就魔道。数千年筹谋一朝被正道上古神兽发觉,龙颜大怒,将十子废黜龙族,携九子、原人仙修、正道妖修与魔族大战。
一战数年,小世界、中世界甚至大世界被毁无数。十子化为原身与原人首领、龙九子发起决战。
成也战,败也战。十子的战意于战斗中愈发精纯,竟是一时反压心魔,清醒过来,深悔其行。原人取其一爪、一肋、一精血以削弱十子能力,将其囚于仙界地牢,以打磨心志,彻底压其心魔,万年未出。
十子被捕,但魔道仍存。然其存于千年,已入天道,纵魔道行事乖张,残忍异常,但天道容忍,给魔道留有一线生机。魔修修行一日千里,气运不衰,难以杀绝。原人首领遂下仙界,分散于各小中大世界坐镇,与魔道制衡,以防魔道一朝做大,仙道式微。
于此,世上存仙修、魔修、妖修,三者对立,互相牵制。
“爷爷,九子都有名字,那十子叫什么?”
“麒麟,战将麒麟。”

楼主 明儿明明是明天  发布于 2019-02-15 10:29:00 +0800 CST  
001一只小吴邪
“吴邪哥哥!吴邪哥哥!”密密飘雪的天儿显得有些昏暗,堪堪午时尚显得阴冷,一扎着麻花辫的七八岁少女一手撑着一柄油纸伞怀中抱着另一把,她急切地沿着小道向前跑了几步,一个踉跄险些摔倒,便小心的挑着雪浅的地方放缓了步子。
“何事。”身着一身略显单薄的浅蓝色长袍,男孩虽不比少女大许多年纪但并不像她那般跳脱。只身一人站在雪中,肩上落满了雪花,眉头略微皱起但嘴角仍噙着一抹浅笑。见少女险些摔倒忙上前接过她怀中的伞,扶住她有些不稳的身形,“秀秀,慢些儿。”
秀秀将吴邪肩上的雪花扫落在地,见其唇色有些泛白,单手解起自己的绒毛披风来:“吴姨喊你呢,该用午膳了。你说说这雪天你怎么不穿件毛领披风。若是冻坏了可该如何是好。”说着就要将自己的披风解下来,却被吴邪按住了:“秀秀,我不冷。回吧。”吴邪按住秀秀的手加上了些力度,她知晓这是明确的拒绝了,也不好再坚持,只是拉着吴邪的手哈了几口气,象征性的暖了暖:“好好好,那快回吧。”
吴邪点了点头,撑开了油纸伞,不着声色地收回了自己的手,揣回了衣袍中。落在秀秀两步之后,慢慢地走着,对秀秀叽喳的话语时不时嗯一声,脸上的笑容总是恰到好处的一抹,不多不少,也看不清真实的情感。
秀秀全名霍秀秀,和吴邪打小儿便在一块儿,这里就不得不提两家之间的关联。吴邪听爷爷吴老狗曾提及,吴家是上古仙魔大战中原人后代。传言上古时期,麒麟入魔,龙族与九位原人仙修结盟共同抵御魔族,战后九位原人合为一大家称老九门,根据各人意愿前往神乾大世界、神乾中世界、神乾小世界坐镇,各组成上三门、平三门和下三门。随着各家族发展,老九门逐渐发展为仙修大族。
神乾小世界是下三门的驻足之处,为凡人地界,灵力稀薄,不宜修行。下三门各族已逐渐脱离修行,转而从商,只选择各族中委以重任的后人送入神乾中世界中交与中三门培养,若有灵根便走仙修之路,若无灵根便担起与小世界之间的联络,维系家族之间的信息沟通。
霍秀秀是下三门霍家后人,与解家后人谢雨花、齐家后人齐羽从神乾小世界来到神乾中世界,以加强平三门与下三门之间的联系。
平三门驻足于神乾中世界,虽合称九门但各族因发展及门人资质走向了不同的方向。以陈皮阿四为首的陈家以术法为主,黑背老六为主一族倚于刀剑之道,而吴家为驭兽为道。吴家族长吴老狗膝下有子三人,吴邪为长子嫡子,其二叔三叔膝下尚无子嗣。而吴家侧宗繁多,与吴邪同辈后代无数,更是从外门召进了不少资质颇高的门徒。吴邪身为吴家主宗嫡孙被赋予了振兴主宗的重任,只是......

楼主 明儿明明是明天  发布于 2019-02-15 10:30:00 +0800 CST  
当今之世,人分为三类,一为身无灵根,天资不够,为凡人,不可仙修,寿命鲜超80,二为身无灵根,但具身异于凡人,筋骨强健,可习武道以延长寿命,从低级武者至高级武者,至多达200寿龄。三为身具灵根的仙修者。仙修旨在顺应天道并以己之力与天抗衡,从练气初始入修仙之道,至渡劫成仙,与天地同寿。一般而言,人于十五岁便可用仪器测量是否身具灵根,但在十岁之前,亦可根据各人对五行灵力感应以及对灵气引入体内的可行性来初步判断是否身具灵根。
吴邪为吴家嫡孙,从记事起便用各种宝物聚灵,吴家给的灵石不少,希冀其能早日引气入体,早日跨过仙修第一道门槛。但吴邪丝毫未有引气入体的迹象,不论摆了多少聚灵阵,砸入了多少灵脉,吴邪即使是严格按照族里人的打坐姿势,花上几昼夜去感受所谓的天地灵气,但吴邪却是什么也感受不到,什么顿悟,什么入定,反而是越来越混沌,昏昏欲睡。吴家族人明里不敢言语,但暗地里都说这嫡孙怕是一点灵根也没有,该是个弃子,逐出主宗。
吴邪的爹娘总是不死心,虽说并没有多给他压力,但四处搜寻聚灵宝器,这些,吴邪自然也是知晓的。为了不让自己的爹娘失望,吴邪总是避开族人来到后山,摆上聚灵阵,感受天地灵气,虽然从未有过半分起色。一晃已经十四岁了,再过两月便是测验灵根的日子,虽不知自己是否有那劳什子灵根,但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拥有,甚至能够引气入体,不说什么担起主宗重任,只是希望能够延长寿命,以得长久之道。
“吴邪哥哥,小花前几日引气入体了,天天在我面前挤眉弄眼装模作样,可真是可真是......”小花便是解家后人谢雨花,和吴邪一般年纪,从来就和霍秀秀对不上眼,仗着自己长秀秀两岁,对秀秀可是极尽争宠,两个女孩在吴邪面前总是好一番闹腾。
说着话的工夫已经到了吴家后院,吴邪实是有些冷了,虽说想着能够引气入体以灵气护体,冷暖不忌,可惜......吴邪暗叹一口气,抬眼间却仍挂上了笑容:“是吗,小花能够引气入体乃是资质过人,你当后起而直追,早日引气入体,才能狠狠地挫一挫小花的傲气。”吴邪向后撤了一步,“秀秀,我该回屋了,你也早些回去吧。”
秀秀欲言又止,跺了跺脚便略微行了个礼:“那秀秀先退下了。”
吴邪回了个礼与秀秀背道而行。秀秀是吴家的客人,与小花一道住在后院。吴邪乍一听到小花已引气入体,有些愣怔。自己被无数宝物环绕却比不得一个从小世界来的住在普通后院的小女孩儿,心倒是比这天儿还寒了。
吴邪一步一印地沿着鹅卵小路慢慢走着,从这后院到自己的前院小屋,还要走上一阵。吴家以驭兽为主,每条道儿都不宽敞,只容一人而行。两边都是些矮小灌木,随处可见蹦跳而过的灵兽,温驯点的如饵兔会时不时从灌木中跳出来对着过往的人龇龇牙,像是想打招呼又有些胆小地跳了回去,刚烈点的如齿鼠,偶尔会跳到人头上去,一不小心就会被咬掉一小块儿肉去。这些小型灵兽都是被养在院中让些刚入仙道的门徒们练习驯兽术法,熟练并提升自己的境界,以不忘根本。

楼主 明儿明明是明天  发布于 2019-02-15 10:30:00 +0800 CST  
吴邪尚且没有灵力,驭兽一事更是不着边。兴许院中的灵兽知晓他嫡孙的身份,或是知晓他身无灵力抵不过一击,从来不在他面前龇牙咧嘴露爪子,见着他也不惧怕,蹦蹦跳跳地回了自己的窝。吴邪对着两边藏头露脚的灵兽笑了笑,思量一番将自己的油纸伞一歪,稳稳地搭在了手边的灌木上,顶着细细的小雪加快了步子,转了个弯见着了自己的院子,一妇人站在门前,手揣着手炉,一狐裘大衣披在身上,站在檐下并未撑伞。见着吴邪走来忙招了招手:“小邪。”吴邪点点头应道,赶忙走过去:“娘。”吴邪母亲虽被称一声大少奶奶,芳龄三百八十有余,面容却是只有二三十的样子。吴少奶奶已跨入金丹中期巅峰数十年,可将自己的样貌定格于任意岁月。
“小邪,又去后山了?”吴少奶奶略带些心疼地接过吴邪合上的伞,随意地搭在了墙边,解下自己的狐裘大衣给他披上,随即掐了个决召来一只烈焰兽,窝在吴邪的怀里时不时吐出个小火球来为他取暖,并将手炉塞进了他的袍中,严严实实地捂上了。而身为金丹修士的吴少奶奶早已不惧风寒,只是知晓自己孩儿的脾性,特地准备好一切守在门口罢了。
吴邪有些哭笑不得,但也不忍拂了母亲的一片心意,抱着浑身滚烫的烈焰兽随着母亲沿回廊进了屋。
“修炼一事切忌急躁,有幼童引气入体,自也有大器晚成的。”吴少奶奶随手一招,一把椅子停在吴邪身后,而吴邪感到一股力道将自己推坐在椅上,而母亲则盘膝坐在了上好紫竺藤编制的蒲团上。“就算无灵根,爹娘也能保你一世平安,无甚遗憾。”
吴邪哪里不知这是母亲在安慰自己,强装出一个笑来只应了声是。
“再有十五日便是天兰秘境开放之日,秘境中没什么危险,我和你父亲说了,让你去走一遭。”
“母亲,孩儿怕......”
“莫怕,这秘境三门早已探过多次,这次只是想让一些小辈撞撞机缘,兴许碰上了也就开窍了。”
“孩儿遵命。”
“好了,用膳吧。有你爱吃的桂花酥,只是万不可贪吃。”吴大奶奶叮嘱了一番便起身,手一招挥散了烈焰兽,便出去了。吴邪注视着她出了门,身影从窗景中闪过,再也不见。
有仆从将午膳送了上来,看吴邪心情不佳告了个罪就退下了。
吴邪看着一桌自己爱吃的菜,却是吃不太下。吴邪对于自己的父母,总有些拘谨。吴一穷夫妇虽然对自己却是很是上心,有多少聚灵法宝都给了他,但吴一穷从来没有来过自己的小院,吴大奶奶来的次数也是少之又少,没说两句话便又匆匆地走了,有时对自己有着无尽温柔,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冷静而严肃的,似乎只是来看看这个孩子是否还活蹦乱跳的。吴邪身边虽无同辈,但隐隐觉得这种模式不太对劲。更不对劲的却是吴邪自己,他竟是对这种相处模式暗自松了口气,竟是希望自己的父母对自己不要太过上心。吴邪全然不知他这种思维完全不当是一个十四岁的孩童该有的。
只吃了几口吴邪便叫人将吃食收了下去,按照母亲之前的姿势盘膝坐在了蒲团上,按照平时深吸一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

楼主 明儿明明是明天  发布于 2019-02-15 10:31:00 +0800 CST  
=====001章标签楼=====

楼主 明儿明明是明天  发布于 2019-02-15 10:32:00 +0800 CST  
002两只小吴邪
吴邪闭着眼睛,将自己吸入的气慢慢运行向下。如若能够用躯体吸收天地灵气应当将灵气融入血液经脉中,使其起于肺经巡回向下至大肠经,上行注入胃经,脾经,心经,巡行而至小肠经,经膀胱经入肾经,入心包经,经三焦经、胆经、肝经最后又回到肺经,如此运行小周天三轮之后便会感受到丹田隐隐作热,此便是引气入体。以其为源头作引,冲击任督二脉,将此二脉打通后方能正式进入仙修大途。
吴邪此时尚不能感受到天地灵气,只得以吸入的污浊之气强行下行以感受丹田位置,从而将小周天运行方式慢慢摸清,以途将掺杂污浊之气的少许灵气巡行小周天内,达到引气入体的地步。
吴邪引导着污浊之气下行至小腹,强行反复冲击。以往总是小腹全处发痛,并无热源,感受不到丹田所在,而今日冲击两次后吴邪便觉小腹正中偏左一处小点有些发热,吴邪心中大喜,将污浊之气汇集,集中冲击发热之处,反复多次下来,从这一小处为源头发热处不断扩大,而小腹边缘被冲击的阵痛难忍。在寒冬中吴邪的汗水不断落下,痛楚使他皱紧了眉,但这疼痛远远比不上丹田发热的欢喜。
这一坐便是近十天,只是中间每每饿的受不了便将桌上仆人摆上的糕点吃一些,缓些后再继续闭上了眼睛。直到那热处再没有变大的迹象,吴邪知道再怎么打坐也不会有何进展,便睁开了眼睛,不再强求,缓缓吐出自己近日来吸入的浊气。这十天工夫,吴邪发热的部分已变成了豆子大小,不由大喜。早先便听爹娘说过,在练气初始,丹田如同一个孩童巴掌大小扎根于小腹,而境界逐渐上升后,丹田大小不变,但内间可储存的灵气容量越发变大。吴邪虽然只能感受到豆子大小的丹田,但已是满心欢喜,能够感受到丹田已是一个大大的进展,想必不久之后自己也能感受到灵气进而引气入体。
吴邪坐了这许久,想要起身时却觉得有些疲惫,腿早已麻木,便将双腿伸直轻轻地敲着。身上的袍子早已被汗水打湿风干再打湿,皱乱不堪。
“来人。”
“少爷。”虽然吴邪被宗人不太看好,所有人都在暗地里嘲笑,但这些下人们明面儿上还是不敢怠慢,毕竟资质再怎么差也是吴家嫡孙。仆人们对于吴邪自己一个人闭目坐在蒲团上良久的情况早就见怪不怪。
“备水,我要更衣。”吴邪揉捏着自己的腿,从大腿根一直捏向小腿,方觉亵裤上已经浸出了汗渍,果然这十天还是有些勉强了。吴邪将双腿区起再伸直,如此几番,直到双腿有了些痛感,踩在地上不再软绵绵的,这才用手撑起了身子,站了起来。
洗澡的温水已经备好,吴邪扶着墙慢慢走向温水桶,双腿还是有些无力。他踩上一个小板凳慢慢挪进了水内,进了水才将自己的袍子扯了下来,这一扯才见衣袍内部竟沾上了些肮脏的黑污,凑近了一闻竟是有些难以忍受的细微气味。沾了些皂角将袍子轻轻搓了搓,却是难以洗净。
吴邪尝试一番见袍子难以洗净便将水挤干,挂在了衣杆上。吴邪身上倒是没什么污脏之处,吴邪搓揉一番,用手捧起水淋在身上,从脖颈一路向下经由胸口落回水面。这一来二去,吴邪心神一动,这水,似乎......

楼主 明儿明明是明天  发布于 2019-02-15 10:34:00 +0800 CST  
不及多想,吴邪下意识的捧起水一下下从脖颈处漏下,闭上眼睛,感受水向下的路径。似乎与寻常的沐浴有些不同的感受,他不由自主地将双腿盘了起来,就坐在这水中以一股浊气下压冲击小腹内的豆丁丹田。在丹田发胀发热之时,吴邪突然发现身边有一点亮处,集中去感受,那小亮光竟是澄澈的水滴。吴邪心念一动之间,小水滴蹭的飞了过来,从他眉心而入直直而下,竟是略过了小周天其他几经,径直沉入豆丁丹田内,化为蓝色的液状与丹田相融。
吴邪尝试着驱动那液体从丹田而出,巡行至肺缓缓的向大肠经移动。到肺经还算轻易,只是沉向大肠经时,他明显感觉这液体变得粘滞。以往都是用浊气运行,尚发现不了有何异处,而这水蓝色的液体一入经脉,吴邪立时发现它慢慢被染上了黑色的污渍,就像是沾染在自己衣袍内侧的黑渍一般。在这黑色的污渍影响下,这液体前行速度越来越慢,这蓝色也越变越深,直至完全变为黑色为止,凝滞在了经脉一处,再也无法移动。吴邪心下大骇,想立时将好不容易引入的水蓝色液体收回丹田,但却是为时已晚。
吴邪不甘心,重又去四周感受是否有其他亮点,但似乎是知道他体内那水滴的下场,发现的另外两滴在他尝试去触碰时立刻遁的远远的,不曾靠近。他知道再不会有何进展,便无奈的睁开了眼。这水蓝色的亮点吴邪猜测当是他人所说的天地灵气,看这色彩该是水灵气。
天地灵气应当有金木水火土五类,在前人书籍中谈到在初始引气时当会感受到橙金、青木、蓝水、赤火、黄土,以自身意志去触碰五种灵气,若是能够吸引到灵气便对应着体内有相应灵根。
不知为何,吴邪只能感受到水灵气,更是在其进入经络时出现了难以解释的粘滞黑污,并会同化这水灵气使其难以为己所用。他简单洗了一番便出了水,披上浅粉色的衣袍,让仆人收拾了并抬上了暖盆,自己斜倚在床上慢慢擦着头发。
感受到了丹田所在,自己修仙的机会大了不少,只是自己的体内必定大有问题。想去趟书阁查阅书籍,只是还有不到五日自己就要前往秘境,当要好好准备一番。母亲说的有道理,仙修仙修,修的不仅是身,更修的是一份机缘,也许去一趟秘境便能找到自己的机缘所在。
吴邪决定好生休养一番,他可不指望自己金丹后期的父亲在秘境中对自己寸步不离,撑起一把保护伞。仙修大途,若不是自身强大,每一步都可能命丧黄泉。
“少爷,谢雨花姑娘求见。”
“就说我睡下了,让她回吧。”说起来这小花秀秀两个女孩子,说得好听点是从小世界来加强下三门平三门联络的,说的直白点就是下三门送来联姻的。吴邪满心满眼都是自身经脉问题,并没有心思做别的事情。

楼主 明儿明明是明天  发布于 2019-02-15 10:34:00 +0800 CST  
吴邪从枕头地下掏出一枚玉佩来,这是早年间爹娘给他的一枚储物玉佩,品相虽好却是个下等器物。这玉佩内有一平米大小,无法认主,无需灵力,任何一人都能探寻其中所存物品。也正因其无需灵力,正适合吴家嫡孙吴邪所用。
吴邪伸手一探,先前存着的十颗下品辟谷丹还在,另放着些瓶瓶罐罐,是些能快速使伤口愈合的伤药,余下的便是成堆的灵石及聚灵法宝。吴邪将一些中上品灵石挑拣出来,聚灵法宝也只留了一个小巧的罗盘及一把小伞,这两样都不占地方且仅用下品灵石就可聚集灵气,挑出来的都被吴邪锁在了自己的柜子中。
这十颗下品辟谷丹可保他百天不用忍受饥饿之苦,吴邪思来想去还是打算全部带上,以免有丢失。虽说秘境已被探寻多次,但为了以防万一,吴邪还是决定明日去换宝阁走一遭,寻些护体的法宝来,当下则是好生休息一番,这几日可是费了不少精力。
换宝阁是平三门为了给门徒提供所需要的资源所建立的一个大型宝物聚集地,凡是有从外历练归来得了些自己无需用到的法宝、灵器、丹药等都可以交给换宝阁,可换灵石,亦可换等价的于自己有用之物。若是想寻些物品,带上足够的灵石也可去换宝阁一遭。
平三门三家各自独占一座山头,而为了方便各家,各家山腰都建有一座换宝阁,三家换宝阁资源共享。
吴家这座换宝阁共有三层,第一层是些下品物件,第二层是中品,而最顶层则是上品及极品。像吴邪这类尚无灵力的最底层也便够用了,再往上的物件他可是无福消受。说起来这些东西其实吴邪只要去找吴一穷说一声,必定会得到不少能用的法宝。只是他心下不愿,像是本能的不愿意与吴家有过多纠葛。
吴邪从柜中拿出件深蓝色带绒长袍,今日并不是去练功,雪停后这天更冷了,还是得穿的厚些。将玉佩挂在腰间,他又寻了把油纸伞放了进去,以防备着雪再次下下来。吴邪身为嫡孙是住在偏山顶的院里,离着山腰也有段距离,他也不急,吩咐仆人不用准备午膳便出了院子,慢慢向山下走着。
“吴邪哥哥!吴邪哥哥!”还没走几步便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呼喊声,吴邪转身看去,不由一阵头疼。和他年纪一般大的女孩穿着粉红色的裘衣朝他跑来,个子比吴邪高一些,扎了两个丸子。
“吴邪哥哥!这寒天,你去哪儿?”谢雨花走近了便能清楚地看见她挂着笑意的脸,十四岁的女孩带着些婴儿肥,眼尾上扬,笑起来眯成了一片上挑的柳叶,“昨日怎么歇得这般早。”
“昨日有些乏了,便睡了。”虽然暂时没有与解家结亲的想法,吴邪对小花却是像妹妹般喜欢的,“今日想去换宝阁走一遭。”
“哥哥是要去寻些防身的法器?我听说天兰秘境要开放了,可是真的?”谢雨花非平三门人,自是还没得了这消息,不过想来已能引气入体的他该是能得个入秘境名额,想来过两日也该定下这名额了。
“走吧,同去换宝阁。”吴邪想着若是能给小花也备上几件灵器亦是好的,将来同走上仙修大道,也算是结个好伴了。
小花心下大喜,哪里想不到吴邪言下之意,想必自己也能够进这秘境一探,忙跟上了吴邪的步子。

楼主 明儿明明是明天  发布于 2019-02-15 10:35:00 +0800 CST  
=====002章标签楼=====
发累了,歇会儿再发
反正,我今天也不更文哈哈哈哈哈哈
这两天会把16章都搬过来。

楼主 明儿明明是明天  发布于 2019-02-15 10:37:00 +0800 CST  
坐等。这个时间点没人吗?大家还没睡醒?

楼主 明儿明明是明天  发布于 2019-02-15 10:43:00 +0800 CST  
等人聊天。预告一下,小哥十五章出场

楼主 明儿明明是明天  发布于 2019-02-15 11:28:00 +0800 CST  
003三只小吴邪
小花本就是个闹腾的性子,一路上尽挑着这几日听到的趣事来说,逗得吴邪都是乐了出来,尤是她和秀秀间的斗嘴,真真是小女子性子。
“秀秀那小丫头片子,早日间便仗着比我小,在我这撒泼打闹的,”小花嘟着嘴抱着手炉撒气,“现在我能引气入体了,再对她动手又说我仗着能引气了欺负她,真真是脸子都不要了。”
吴邪忍不住一手拍上小花的头,不轻不重倒是让小花夸张地后退一大步:“呀!吴邪哥哥不帮着我,还欺负我,吴邪哥哥定是被秀秀那个小丫头灌了迷魂汤了!”
“说什么呢。你呀,”吴邪又好气又好笑,见着换宝阁不远了便停下了步子:“你和秀秀,天生就是对冤家姐妹。这些小气话在我面前说说便罢了,免得被其他人听了去,倒是要说你心胸狭隘了。”
小花假装揉了揉额头,装出副受了罪的样子:“我省得了,我被秀秀欺负,也就在你这说说罢了。”吴邪笑出声来,把她的手拉了下来按在了手炉上:“你这张巧嘴,倒成了我在欺负你了。”
小花扬了扬眉角,跑了两步凑在了吴邪身旁:“若不是有张嘴,我就真奈何不得秀秀那丫头了。”
“好了,走吧。”小花这才消停了,和吴邪并肩走向这换宝阁。只是刚到门口,边听着周遭人议论纷纷。吴邪目不斜视,也断不曾听得周遭那些浑话,只是小花素来跳脱,只当又有些什么新奇事儿,便暗自听着。
“诶,那不是主宗嫡孙嘛。”
“怎么来了换宝阁,吴大少给的宝还不够?”
“哪能啊,我看是资质不够用不了吧。”
“说不准啊主宗都看不上这个嫡孙了呢。”
“是啊,这都十四了,还不得引气入体,怕是就算有灵根也是个下下的五灵根吧。”
......
小花听了心下不由得气愤,想要站出去硬说几句但又怕吴邪再次责备自己,想着这些外人们也只是小声说说,过过嘴瘾,也就罢了。
只是有些人不被注意到便心里不痛快,这不,见着吴邪目不旁视径直往里走,赶着就凑了上来:“呦,这不是吴家主宗的小少爷嘛,怎么,这聚灵阵用完了还不见成效?”
吴邪瞥眼一看,倒也是个认识的人。“这不是陈家外宗的陈金嘛,怎么,陈家山头的换宝阁没落了,竟是跑我们吴家来了。”还没等吴邪说话呢小花便插了话来,对着这面相尖酸的男子,板起了脸。这陈金并不是陈家主宗陈皮阿四的后人,而是一侧支的孩子。陈家不似吴家子嗣稀零,光是与吴邪这一辈的孩子朱宗内便有近十,更不要说加上侧宗。陈金虽二十出头,但也已达练气一层,但陈家人数太多,修炼至练气的也不少,他从来就不受主宗的器重,也得不着什么宗家资源。凭借自己练气一层和一些陈家外徒出去历练不少次,以在换宝阁换得些有用的资源。早年间便听得吴家小少爷迟迟不能引气入体,但备受吴家资源围绕,算是用成堆的灵气砸了不少年,但毫无任何长进,被其他人羡慕嫉妒了许久。陈金和他同行的外徒便是嫉妒那一挂的,如今见吴邪独自来这换宝阁,自是忍不住上前来呛两句声。

楼主 明儿明明是明天  发布于 2019-02-15 11:39:00 +0800 CST  
“你!我陈家换宝阁自是宝物无数,来吴家只是想看看吴家这阁子是不是被某些资质下下的劣子给掏空了。不过你这姑娘根本不姓吴吧,这儿哪有你们下三门的人说话的份。”陈金面上挂着道伤疤,这是前些年出去历练遇了凶兽几人凭着人多磨了许久才抢回了一命,脸上留了道疤。此刻看见了吴邪这疤似乎有些隐隐作痛,若是自己像吴邪这般身份,哪里用的受这些苦楚,如此这般,更是对吴邪嫉妒异常。
“陈家兄长不必担忧,我吴家物泽丰厚,人人勤勉,定不会将这换宝阁掏空的。”吴邪止住小花想要呛回去的话头,“只是你们陈家人虽多,这换宝阁的东西也没见有什么翻新过,可是从无利用过这塔阁?”
陈金大怒,这不是拐着弯说陈家人无资质,用不上换宝阁中的宝器,这黄毛小儿连引气入体都做不到这嘴皮子倒是毒的狠:“你!”
“大哥别跟这等连引气入体都做不得的胚子浪费口舌。”和陈金一道来的都是看不太上吴邪的资质,他们都是从底层摸上来的,对这等依靠长辈而自身毫无资质的黄儿小二是半点也无好感。
只是他们想岔了,仙途大道处处是机缘,也处处是魔怔。个人仙途有失必有得,有仙也有魔。吴邪得的是一牢靠宗家,失的却是仙途的坦荡,他们一行失了向上爬的主家,却是得了能磨炼的机会,在试炼中提升自身灵力。若是陈金一行无法勘破,怕是这心魔恒生,仙途不会长久。
陈金被手下人暗里奉承一番也算是解了气,瞥了吴邪一眼,冷哼一声,便带着身后三人走进了换宝阁。
“吴邪哥哥,你看陈金他们......”
“无妨。”吴邪等三人走进换宝阁,身影也不见了后才拉着小花走了进去,“我知道许多人都是怎么看我的,不过流言纷争我无意掺入,任他们说便罢了。”吴邪特意落下了陈金许多,踏进门内果见不到他们一行的身影。想来他们已达练气,用的该是些下品灵器中的中等物件儿,必是在内屋,定不会与他们遇上。
一进去便见各人像是摆摊铺般各占了个小位子,将自己要易的物品放在了面前的地面上,自个儿盘膝坐在地上。摊前摆了个小铃铛,若是有人有想购的物件摇摇铃铛便能让这摊主知晓。摊铺有弧度地沿着墙边围了个半圆,将中间的位置空出来以让人能快捷地扫过多个物品。
吴邪走过了几个摊位都是些需要灵气催动的下品符箓,于他而言可是完全用不着的。不过小花对这些倒是颇有兴趣,翻看了不少。闲聊中小花说出自己应是金火木三灵根,这些符箓都是些火性的攻击符箓,却乏保命之符。自己灵石不多,先紧着护身符为重。
吴邪走得越发往里了些,总算是看到些无需灵力只需撕裂便可使用的符箓,吴邪蹲下翻了翻。这些符箓无需灵力催动,这抵挡的效力也不能长久,聊胜于无罢了。吴邪挑挑拣拣,选了几张价格适中的符箓买了,顺手就塞给了小花。小花一愣,忙塞回到吴邪怀中:“吴邪哥哥,这可使不得......”

楼主 明儿明明是明天  发布于 2019-02-15 11:39:00 +0800 CST  
“拿着吧,你保住了自己才能来帮我。”吴邪摆摆手表示不用,向其他摊位走去。这些年相处下来小花也知晓了吴邪的脾性,大喜过望之下将符箓小心的揣进了怀中。
比起这些符箓,吴邪更希望能寻到一两个法器。这些符箓虽然使用简便,但不稳定性过大,交给略有灵力的谢雨花控制会更好,在自己手中说不准就难以发挥威力。倒是法器,只要用神志触碰便能按自己的心意进行防御。
这神志与神识不同,神志乃筑基期下用以探查自身经脉、丹田、元神状况的精神力,而神识则在达到筑基期时,可用以探寻身外世界,心念一动便可将周遭环境一览无余,也可替代神志探查自身。筑基神识可达百米,金丹五百,元婴千米。
吴邪因着长期在尝试引气入体之时要去查探周遭是否有灵气,更要关注吸入的浊气运行规律以探索丹田位置,时间一长神志早已磨炼得细微而有力,对于使用部分无需用灵力的灵器而言是绰绰有余。吴邪虽不知自己的神志是否强于旁人,但在查过书籍后对自己的神志颇有信心,这才想寻个灵器以傍身。只是走了这些摊位,竟是一个无需灵力的灵器也未寻得,倒是小花看中了一只小鼎。
这鼎只有一个拇节大小,听摊主说这本是个九节鼎,是个成套的防御灵器,是他出去历练时寻得,只是已有五只小鼎已损坏,剩余只能拿来售卖。三只被兄弟三人买了去,现只剩这一只了。这小鼎只需输入少量的灵力便可挡在身前,可挡练气一层三次攻击。输的灵力更多些也可挡练气二、三层的攻击,至高能抵挡练气五层三次攻击。吴邪一听有些吃惊,这一只小鼎若是有足够灵力便能抵挡练气五层的三次攻击,若是九只同在,岂不是有望抗住筑基一击?只是现已损坏,能得这一只也算是运气了。
“不知这一只小鼎价格几许?”小花很是喜欢这小鼎,握在手中不肯松开,怕被他人瞧见买去,解下荷包想先下手为强。
“二百下品灵石。”
“二百?!”小花手一抖,这二百下品灵石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这小鼎最高能抵练气五层的三次攻击,二百下品灵石换自己一条命,也算值吧。”摊主老神在在地闭上了眼,“若是不买道友就请吧。”
小花咬咬牙,这小鼎着实很让她心动,但这二百下品灵石......小花捏着荷包的手紧了又松,不得已还是看向了吴邪。吴邪本想直接帮小花买下,但转念一想,这符箓只是一次性使用,自己买了也无妨,只是这小鼎必是要陪小花直达练气五层的,若是自己买下送了小花,她便欠了自己一个大大的因,种因易,还果难。因果循环在天道约束之下,谢雨花被这赠送灵器之恩牵绊,必对修行不利。
“吴邪哥哥,我今日只带了一百五十下品灵石,若是可以,能否借我五十下品灵石,待秘境归来,小花必定如数奉还。”小花摘下自己的储物袋,这是自己引气入体后去买的下品储物袋,里面存放的可算是自己大半家当。
借债关系比起因果关系可是易解的多,吴邪自是爽快的应下了,从玉佩中拿了五十下品灵石递给了摊主,才让小花顺利拿到了小鼎。
小花自是欣喜不已,赶忙将小鼎装入了储物袋,笑意蔓到了眼角,弯成一道月牙。但见吴邪这一圈下来什么也没买,不由为吴邪担心。
吴邪自是看出小花在为自己担心,拍了拍她的肩膀:“无妨,明**没有想要的,便去那暗赌处,若是再没有,便罢了。

楼主 明儿明明是明天  发布于 2019-02-15 12:27:00 +0800 CST  
=====003章标签楼=====

楼主 明儿明明是明天  发布于 2019-02-15 12:27:00 +0800 CST  
004四只小吴邪
换宝阁除分三楼外,更分内阁外阁。外阁皆是些下品,无需过多要求便可使用的物件儿,内阁则是上品物件儿,更是得同阶中灵力更高者才能使用。而内外阁细分有明卖与暗赌,各占半边天。明卖顾名思义便是明码标价的物件儿,使用方法更是轻易可知。而暗赌则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多是些从秘境中寻得的神秘物件儿。卖主不知此为何物,该是何种用途,该是问价几何,更是无处可查问,干脆直接摆出来由人买卖。若有机缘,亦能在暗赌中寻得能用的宝物。只是这价格很是随意,有随意抬价者,更有不明贱卖者,这才有赌这一字。
吴邪在这明买之处寻不得得用之物,自是想去暗赌处碰碰运气,左右他并不缺灵石。
不过谢雨花刚得了这小鼎,灵石也一朝用罄,自是早早地回去炼化小鼎为好,方能在秘境中使用随心。吴邪告别了小花,再看了几个摊位,确实并无看得上的灵器,才去了另半壁墙。比起明买处,暗赌处的物件儿甚少,零零散散只有十二三个摊子,摊主仍是盘膝坐在自己的蒲团上,在面前摆了两三件物什。铃铛也摆在地上,吴邪拾起来摇了摇,竟是并无声响,里头的摊主也并无反应。
吴邪轻咦一声,这些摊位比起明卖更是有些不同,似乎与自己之间有层隔阂。吴邪伸手去探,果不其然摸到一层屏障,一层淡蓝色从手碰之处慢慢显现出来,波动着现出一层结界来,笼罩着摊位。变异一出,摊主即刻便睁开了眼,见着吴邪用手触碰结界,便知是个初来的毛头小儿,一挥手间将结界撤了去。
“不知这位小道友可是有什么想要的?”
吴邪见这摊主已是上了年纪,一头青丝夹白,懒懒地披在肩上,用一发带从中段一圈草草了事。腿下压着的蒲团也有些岁月了,翻起了些断裂的藤丝。而这位中年人的脸上,由一青蔓细细编了一面具,遮掩了容颜,不过这眼睛生得倒是极好看,圆圆大大的,让吴邪放下了戒备,恭敬地做了个揖:“前辈,晚辈想买些的得用的灵器方来暗赌,只是不懂这儿的规矩,惊扰了前辈。”
吴邪顿觉一股柔和的力道将自己扶了起来,散出一股清新的木气:“我可担不起如此大礼。也算你运道好,打扰的是我这等性子好的。”说着,摊主摊开手心,一根青藤窜出在他手心上层层盘绕,片刻便编制出一个蒲团来,被他轻轻一推便送至吴邪脚下,“坐吧,我和你说说。”
吴邪点点头,盘膝坐了下来,略微一向便知这前辈该是木灵根,如此精妙的法术操纵的倒是醇熟。虽他实力不济,看不清这前辈的道行,但这术法如此精纯,必定根基深厚:“不知前辈名讳?”
“我痴长你几岁,姓吴,单名一个青字,你这小儿便唤我一声青叔吧。”吴青说完不自然地摸上了自己的脸,又摸了摸下巴,露出个不明深意的笑来,“看你这年岁,该也是吴家后辈吧。”

楼主 明儿明明是明天  发布于 2019-02-15 12:28:00 +0800 CST  
“晚辈吴邪见过青叔。”
“哦,竟是主宗嫡子。”吴青这话不喜不怒,让吴邪听不出头绪来,不知他对自己的身份是个何态度,不过吴青似乎并不纠结这个,并了两指让吴邪顺着他的手向四周看去,“想来你也瞧着刚刚的结界了,我是木水土三灵根,水灵根较强,水土较弱,这结界便是我设下的。而其他人也用自己的法子能力建起了这结界来,你瞧。”一道木力从吴青手中窜出,向左右两侧两个摊位窜去,在摊位前两尺便被一道屏障挡住,现出整个结界来。好在木力最为温和,并未惊扰冥想中的两位摊主。
吴青见着吴邪眼中艳羡,便也为自己露的这一手有些得意起来,他轻咳一声,唤回吴邪的注意力来。吴邪赧然,知晓前辈看到了自己的丑态,不过前辈并未出言讥讽,便也就释然了。“我们都是常寻各秘境之宝的,免不了有夺宝之事,谁没有几个仇家。何况手中之物不知是何来头,又有何作用,若是被些别有用心的人盯上杀人夺宝可就得不偿失了。”
吴邪了然的点点头:“在这换宝阁也有人不顾吴家家规杀人吗?”
“吴家人如此之多,上头哪能一个个都记得。换宝阁只限制不能杀人,但伤人却是不限的。若是被重伤,出了这换宝阁便性命难保了。”
“那如晚辈这能力低微的后辈,若是想赌个物件儿,该如何告知众前辈呢?”
“想你也瞧见这铃铛了,这其实并非真正的铃铛,而是一件法器。你将这铃铛往这结界一送,结界与施法人心神相连,轻易便能知晓,”吴青双手结印施法设了个结界,让吴邪将铃铛向上一按,果然纹波涌动,“若是确认了不是仇人,确是要买物件儿的,便会撤了这结界,做这交易。”
吴邪暗自羡慕,若是自己能够这般强大,从此仙途不愁,便能......便能如何呢,吴邪也不知道,也许待真正踏入仙途,才能真正知晓吧。
吴青一拢双手,面上多了份狡黠:“这规矩说完了,吴邪小儿,你可有什么想赌的?赌涨赌垮,可都得自己承着。”
吴邪其实并未细看吴青摊上的物件儿,不过既然他这么问了,也不好直言驳前辈的情面,更何况自己还烦劳前辈讲解了一番,自是不好转脸请辞。这摊上摆着两件物件儿,一件包在花纹精美的小荷包里,伸手一捏甚为绵软,在鼻下一嗅,有些烟灰之味,想来该是与火有关,与吴邪的水道相背。而另一件黑黑黝黝,摸上去甚为坚硬,扁扁一小块,让人摸不着头脑。
“这两件都是前些日子在龟言大陆寻得的,不知有何用途,与我灵根相冲。”
这神乾中世界共有四大陆各为龙爪、虎背、雀羽、龟言,龙爪大陆多为深林沼泽之地人迹罕至,不过听闻众多秘境开放于此。虎背大陆妖修扎根许久,仙修常去寻些机缘。雀羽大陆为仙修大家聚众之地,而这龟言则为小门派驻足之地,不少仙修多去龟言大陆历练。这两件物件儿也是吴青历练所得,不得用才拿来售卖。
吴邪左右翻看这扁扁的硬块儿:“青叔,这荷包想必是火力精纯之物,与晚辈相冲,怕是无缘,不过这块小东西晚辈看着倒是入眼,若前辈肯割爱,可否卖予晚辈?”
“那便要看吴家嫡孙肯出多大价钱了。”吴青将手掌张开,晃了晃。

楼主 明儿明明是明天  发布于 2019-02-15 12:28:00 +0800 CST  
吴邪一笑,学着吴青张开了手:“五百下品灵石?青叔张了好大一张口啊。”
吴青老神在在地收回了手,将面具向上推了推:“这可是我历练许久机缘巧合而得,说不准是个强劲的灵器。这暗赌暗赌,就在这赌上,就看小儿可有这赌心。”
吴邪倒是不缺灵石,若是用这五百灵石结个善缘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如此想来便解下一个储物荷包,从玉佩中清点了五百下品灵石放了进去,递给吴青。吴青自是满眼欢喜,忙伸手去接,只是不曾想吴邪猛地将荷包收了回来,随意地颠了颠:“青叔,晚辈都这般痛快了,不知您可愿送个小物件儿给晚辈当赠品?”
吴青到底对着五百下品灵石充满渴求:“你说。”
“您这面具好生别致,可否赠晚辈一个。”
这道不是什么难事,吴青本身便具木灵根,体内收了一株青藤,一株至刚槐木为从木,这面具对他而言只是信手拈来的小术法,算不得什么,自然是满口答应了。
吴青双手一摊,一根青藤缓缓从掌心蜿蜒而出,另一只手中窜出至刚至硬的槐树枝,由青藤缠着槐树枝慢慢编制,很快一个半面面具便成了型。吴青左手中又窜出水蓝色的青雾来,缠在面具藤蔓上,他右手掐诀,默念术法,立时给面具布了个简单的法阵。“我乃练气六层,低于练气七层的仙修皆无法看破这法阵,不得你真容,更不得不遵你愿摘下面具。黄毛小儿,你可满意?”
吴邪自是心满意足,将面具收下并把荷包给了吴青,站起身来行礼道谢:“多谢青叔了,晚辈很是喜欢。还需购置些物件儿,这便告辞了。若日后有用得到晚辈的地方,吴家大宅清淮院,吴邪恭候大驾。”
拜别吴青,吴邪又赌了两个看得上眼的物件,一被黄土掩盖的钵盂,一只看不清纹路的破布。这两件加起来也不过一百下品灵石,只是看得入眼,便买下了,左右自己最不缺下品灵石,也谈不上赌涨赌亏。
吴邪回到小院内,将自己得的四件物件摆在面前。这面具他是颇为喜爱,忙带在了脸上,拿过铜镜照了照,不由惊叹。原以为这面具只是遮掩容颜,却不想这铜镜中自己脸型由偏瘦变为了滚圆,嘴角下拉,一头皂发竟是都掺了黄色,看起来竟是已至中年。
吴邪不由对吴青前辈带上敬意,看来自己见到的吴青必也不是真实面容,这面具定不是凡品,改变了自己的真实容貌,低于练气七层的人定是认不出自己的身份来,想来再不用面临今天陈金这般嘲讽的局面。吴邪摘下面具,自然这面具不是凡品,那这硬块儿也说不准有其不俗之处。
吴邪将硬块儿放在鼻下一嗅,带着尘土之气,拿手一抹更是沾染了一手的灰尘。或许是此物被尘土遮了真实面容,吴邪将它放在桌上,叫人端了盆清水来,扔进几块皂角,又执了块棉布。将硬块握在手里,吴邪有些犹豫,毕竟是五百下品灵石买来的,又不知是何物品,若是遇了水便损坏了怕是得不偿失。

楼主 明儿明明是明天  发布于 2019-02-15 12:29:00 +0800 CST  

楼主:明儿明明是明天

字数:83544

发表时间:2019-02-15 18:2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3-23 14:29:52 +0800 CST

评论数:70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