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古耽]《囚宠:帝王侧》

文案:双帝王
薄情寡义质子攻×傲娇美男太子受
战败之后,江术入了天牢,昔日质子欺身而上。
他说:“本宫想娶的是你。”
于是大婚当日,江术从天牢出嫁,钻狗洞入东宫。
他说:“叫本宫夫君。”
于是洞房花烛夜,他心满意足离去,陪他的太子妃。
他又说……
“你若要这江山,给你又如何?”






楼主 阿双喜欢你  发布于 2018-11-05 22:00:00 +0800 CST  
辕晟二十五年魏楚交战魏大败且主帅魏太子被俘楚国要求以魏公主和亲及十五座城池交换魏太子安全举国上下人心惶惶
楚国天牢。
这些日子天气极是严寒,楚国又偏北更是风雪猛烈。即是在密不透风的天牢里也有止不住的寒意蹿流。
江晏离缓缓睁开眼,一股锈铁夹杂着血腥的味道让他差点没又混过去,可背后被杂草刺着伤口的疼痛让他瞬间清醒。
他在天牢,楚国的天牢。
那个男人……
江晏离皱了皱眉,似是在思索。蓦地铁门被踹开,可他丝毫没有反应只是继续低着头。
下巴被人捏着,力道大得仿佛要将他的骨头都捏碎,江晏离眼中闪过一抹疼痛,随之闷哼一声。
眼前玄色华服的男人冷冷开口道,“求我,我带你出天牢。”
江晏离冷笑几声,道,“怎么?楚国的太子殿下什么时候舍得屈尊降贵了?”
随后便别开脸去,站起身来,他和楚桀差了将近一尺,可他却依旧冷着脸,恍若王者一般睥睨着眼前的男人。
楚桀却丝毫不恼,眼里的笑意更加放肆,“阶下囚罢了,不得不说……你戴着枷锁的模样比穿着战甲的模样更好看。”
楚桀将他堵死在墙上,猛地附住了他的唇,却只是蜻蜓点水一般的触碰,可依旧让他悸动不已,整个人都跟着一颤。
“魏国的太子,战神,也不过如此!”话罢,便将他的囚服撕了个粉碎。
痛,很痛。
背后的伤和囚服早已融在了一起,却被硬生生的撕开,就像当时楚桀拿着蘸了盐水的鞭子抽打他一般的疼痛。伤口的深度像是控制好了一般,每一鞭都不见骨头,不中要害,却依旧皮开肉绽。
可他当日偏偏没有丝毫求饶,今日亦未有丝毫的闷哼,最多不过蹙眉。
而如今囚服被撕开,便像是将结得痂用刀割去了一般。又被推在墙上,伤口又被灰尘蘸了一番。
可这疼,哪及他当日的许诺来的痛?
江晏离垂眸,没了任何表情,像是等着被凌迟一般。
可他越是这般,他便越是恼,在他命中活了这么些年,他算什么?
他眼中闪过一抹戾气,将江晏离的手束在墙上,疯魔了般的吻着,舌尖在他的嘴里游动。江晏离的舌还是那般软,泛着一股甜味。忽地他收回舌头,狠狠地咬着他的唇瓣。
锈铁味在嘴里流窜。

楼主 阿双喜欢你  发布于 2018-11-05 22:01:00 +0800 CST  
唉,我需要暖楼嘛,懵辽

楼主 阿双喜欢你  发布于 2018-11-05 22:02:00 +0800 CST  
他只要他的一声求饶,他便作罢,便什么都依着他。
可江晏离偏偏没有。
怕是个没心没肺的东西,除了魏国,什么对他来说都不痛不痒。好一个不痛不痒。
他到要看看,是否当真如此。
他将他压在身下,江晏离眸中闪过一丝惶恐不安,他的衣服早已被撕碎了,这般倒也算是坦诚相见了。他低头吻上他的锁骨,轻咬一口,酥麻的感觉布满全身。似是被下了药一般,他整个人都软的似兔子,头发都被汗水黏在身上,却是万般妖娆媚人。
“你若对旁人这般,我定将你的腿打断,灭了那人的九族!”明明是想嘲讽他一般,可到嘴的话却被鬼使神差的换了。该死的!

楼主 阿双喜欢你  发布于 2018-11-05 22:02:00 +0800 CST  
第二章:汤池
果然,江晏离勾了勾唇,眸子微闭,似是嘲笑一般。
可他偏偏看不得他这般,又挑逗一般咬了咬他的耳垂。江晏离整个身子都跟着一颤,轻喘了一声。鬼使神差一般,双腿勾上了他的腰,嘴里迷迷糊糊叫了几声,“停下……停下……”
楚桀似是没听到一般,缓缓地向他耳边吹气,良久才道,“你这个样子我怎么忍心停下?”
话罢,便猛地将薄唇附了上去。
他的脸红的似火,身子不停的微颤。可越是这般他的**便烧的更旺。
明明是想让他尝尝**焚身的味道如今倒是把自己往坑里带了。
手不自觉的由上至下的抚摸着他的肌肤,不经意的挑逗几番,可声音却一声比一声无力,最后竟昏了过去。
楚桀当真是要气疯了,做到一半,身下的男人竟昏了过去!
却又无奈,江宴离此刻身子孱弱,弱再待在这阴冷的天牢里,只怕余下的半条性命也要丢了。
楚桀命人拿了锦被将江晏离裹着送进了浴池。
汤池的水泛着温热。
江晏离的脚尖触及时,微微发颤。
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皮,整个人瘫软在楚桀怀中。
他隐隐约约听见汤池内有另一个男人言语。
江晏离朝着声音那处瞧了一眼,那人正对着他这幅赤裸的身体躬着身子,面色虽是恭敬的绷紧着,可眼底的鄙薄却是如何也散步去。
“在这近期小公子的伤口还不能碰水,也不能……剧烈运动。”
江晏离有些恼怒,却是连蹙眉的力气都没用。
江晏离又瞧了瞧身后的楚桀,他正冷着面瞧着眼前的医师,思虑良久才颔首。
那医师退下去时还特意又瞧了江晏离一眼,眸中带着玩味与嘲讽。
仿佛他是任人观赏亵玩的妓子一般。
江晏离闷咳几声,是被气的。
只怕方才那医师恨不能唤他一声兔子吧。
楚桀阴沉着脸的开了口,“太子殿下一直盯着那医师做什么?难不成才天牢那一次,太子殿下便被调、教的是个男人就行,离了男人就不行?”
话罢,楚桀还不忘轻哼一声。
不论言语还是面色,都满是毫不掩饰讥屑与嫌恶。
江晏离蓦地勾了勾唇,强撑着干哑的嗓子道了句,“那倒不是,例如你不行。”

楼主 阿双喜欢你  发布于 2018-11-05 22:03:00 +0800 CST  
他这番话停顿的颇有深意。
楚桀垂了垂眸,“呵”的嗤笑一声。
他将江晏离一丝不挂的身子翻了过来,抬手便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在楚桀的屁股上不轻不重。
江晏离却是闷哼一声。
楚桀的面上旋即浮现更深的笑意,还有些许寒意。
“太子殿下可觉得舒服?”楚桀冷声道。
江晏离偏过头去,不再看楚桀。
楚桀不理会,轻轻擦拭着江晏离的身子。
他一连几声闷哼,撩的楚桀心颤。
江晏离的身子也跟着微颤,他出了一身的汗,青丝散乱,随意的搭在身后。
楚桀又叫他翻了个身。
几缕鬓发便搭在了俊美无双的面容上,细长的睫毛微微颤着,薄唇微启有意无意的发出阵阵声响。
他这幅气若游丝的模样落在楚桀眼里便换了个意思。

楼主 阿双喜欢你  发布于 2018-11-05 22:04:00 +0800 CST  
第三章:**
楚桀嗤笑,目光里千丝万缕皆是嘲讽。
“比起你的嘴,我还是更喜欢你的身子。”楚桀舔舐着江晏离沾着雾水的锁骨,发出啧啧水声,听得江晏离心颤。
他面上的红一直蔓延到耳尖,分明时迷离在情欲中的模样,可眼里布满着的血丝带着浓浓的恨意。
江晏离恨楚桀,不共戴天的恨。
从楚桀带着几十万大军压境大魏时,从楚桀将他从战场上掳劫至大魏天牢时,从他.......不得不做了如此刻一般楚桀身下玩儿物时。
“天牢那顿定然是因着还未能将太子殿下伺候好。”楚桀爱怜似的轻轻抚了抚江晏离面上结了痂又开裂的鞭伤,眼里闪过一丝狠戾,“殿下不若借现下的机会试试,本王到底行不行。”
没有半分怜惜,话语才罢,他身下的巨物便直挺挺的捅了进来。
层层痛感恍若洪水将他吞噬,江晏离终是只闷哼一声,他咬紧牙关,可对面的男人粗重的呼吸洒在他颈部处时终是叫他体会到了丝丝快感。
江晏离轻哼一声,便忍无可忍的不再看向楚桀。
正正好,连眼里的怒气都没了。
楚桀得到了鼓舞似的加重力道,一下一下像是一柄滚烫的刀子在江晏离的腹中横行。
江晏离穴口一凉,肠道反而滋润顺畅了不少。
可疼痛却是只增不减。
江晏离被着疼痛刺得清醒了不少,他的身子被江晏离拖着前倾。
他张了张唇,露出洁白的牙,用了狠力一口咬在了楚桀的肩上,直到血渗出来楚桀才一把将他推到了地上。
江晏离呼痛,旋即笑了笑,舌尖舔了舔腥红的牙,铁锈的味道便在嘴里化开。
楚桀将江晏离丢进水里时还骂了他句,“不识好歹的东西。”
当即浴池里染了片红,良久才淡去。
雾水混着血腥味在江晏离的周身环绕着,闻的他想作呕。
江晏离蹙了蹙眉,强忍了下去。
这个时候他已然不想再出什么丑了。
他如木头人一般,直挺挺的坐在浴池中,任由方才上好的药被水洗去。
反正方才医师交代不能做的剧烈运动他已然做了,楚桀定然觉得他江晏离是个好坏不分的**.货色,要副完好的身子也是浪费。

楼主 阿双喜欢你  发布于 2018-11-05 22:05:00 +0800 CST  
唉,我能自己暖楼吗

楼主 阿双喜欢你  发布于 2018-11-05 22:07:00 +0800 CST  
反正也就是个任人践踏的俘虏。
江晏离笑了笑,面色从容的等着楚桀不紧不慢了将近半个时辰,才等到楚桀将自己金贵的身子清理完。
楚桀又换了套衣裳,不论是款式还是花样,楚桀穿得恰恰都是江晏离不喜欢的。
江晏离深以为如此真是为难楚桀了。
也不知楚桀从哪寻来的粗布麻衣,恰好合他尺寸。
江晏离虽没楚桀那般高,可放眼整个楚国,实在是难找到与江晏离身形相同的了。
“倒也是为难你了,给本王寻了件尺码恰好的衣裳来。”江晏离作势理了理衣袖上的褶皱,慢悠悠的开口,话语里还带着玩味儿。
即使他穿着粗布麻衣也是贵气天成,不输楚桀半分。
“金丝蟒袍殿下不要,粗布麻衣倒是正合殿下的意。”楚桀顿了顿又道,“果然是魏国养大的,还真如**妹一个**模样。”

楼主 阿双喜欢你  发布于 2018-11-05 22:07:00 +0800 CST  
唉,dbq,打扰了,我可能不配暖楼

楼主 阿双喜欢你  发布于 2018-11-05 22:09:00 +0800 CST  
自带冷贴体质

楼主 阿双喜欢你  发布于 2018-11-05 22:09:00 +0800 CST  
第四章:玉珏  江晏离身子微颤着,倒吸一口凉气,问道,“你说什么?”
“阿鸾那么爱你,你却攻城略地,现在你还有脸说阿鸾**?!”
一字一句皆是质问,哪怕此刻他做了楚桀的身下囚,可气势却是从未输过半分。
楚桀勾了勾唇,眼眸宛如一把刀子,生生刺入江晏离的心脏,“棠华公主明日便会到楚国和亲。”
“你要娶她?”江晏离愣了愣神,答道。
楚桀似乎很满意他的反应,话语也蓦地轻柔,“舍不得我娶别人?”
“……你不配娶她。”江晏离眼中带着些许不忍。
从前江鸾便爱跟在楚桀身后,对楚桀几乎是倾尽所有。
江鸾为楚桀无法无天,当着群臣的面谈及婚嫁,说此生非楚桀不嫁。
江鸾还为楚桀大逆不道,在族谱上将名字改成了江楚鸾。
这所有在江晏离眼中化作心疼,可在楚桀眼中不过是嗤之以鼻的笑话。
他如隔岸观火的路人一般,冷眼看了看被扔在地上的玉珏,那块玉珏是江鸾送给江晏离的的,他也从未见过这块玉珏离过江晏离的身。
楚桀冷声道,“本宫从没说过娶她。”
江晏离清瘦的手背上青筋乍起,足见他攥紧拳头时有多用力,几乎是一字一顿的怒吼,“你什么意思?”
“本宫想娶的,是你。”楚桀向江晏离走近了几步,恰恰顿在那块玉珏前。
江晏离警惕的看着他,精神紧绷的模样仿佛是只随时会咬人的小兽。
楚桀看着觉得好笑。
现在的江晏离在他眼里,便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蝼蚁,只要他一声令下,江晏离便死无葬身之地。
楚桀微微抬足,金丝玄鸟纹在江晏离眼中尤为刺眼。
旋即他便踩在玉珏上,用了狠力。
片刻,楚桀的脚抬开时,玉珏已然碎了。
江晏离眼眸猩红,可楚桀伸出手,拇指指腹摩挲在他的唇瓣上便让他半个字也说不出。
楚桀目光渐渐放缓,少了些许狠戾,他将腰间的玉珏卸下,放在江晏离的手心。
江晏离紧攥着玉珏,仿佛要将它捏碎。
楚桀皱着眉,手指在江晏离手中玉珏的纹路上游走,他缓声道,“手都红了,还不松开?”
“你要把阿鸾送去哪?”江晏离抬眸,看着楚桀是仿佛恨不能杀他。
江晏离见楚桀做出思索的模样,又问道,“皇宫?军营?青楼?还是……乱葬岗?”
皇宫里是将死未死的老皇帝,军营里便是军妓。

楼主 阿双喜欢你  发布于 2018-11-05 22:11:00 +0800 CST  
江晏离眼中蕴着雾水,他哽咽良久,终是落下了一滴泪。
“本王求你……放了阿鸾……她还小……”
楚桀从未见过江晏离低声下气的模样,哪怕是在吃人不吐骨头的天牢中,他也如王一般。
可如今,不可一世的战神殿下、魏国太子竟用了“求”字。
楚桀面上笑意更深,仿佛是听到天大的笑话,“殿下现在不过是本宫的胯下囚,拿什么求?”
“本王嫁,求你,放过阿鸾。”江晏离几乎是面目狰狞却是未再落一滴泪。

楼主 阿双喜欢你  发布于 2018-11-05 22:13:00 +0800 CST  
第五章:破国
楚桀的手在江晏离泪眼迷蒙的面上游走,琥珀色的眼眸中带着丝丝情欲。
当初的江鸾便是被他这样诱人的一双眼睛骗得没了尊严,跌了脸面,甚至丢了家国。
“你看看你这么护着她,甚至不惜为了她嫁给我……”楚桀手上微微用力,江晏离的面上便险些出了道血痕。
江晏离看着楚桀,眉头紧锁。
除却哀求,楚桀看到的更多都是厌恶。
毫不掩饰的厌恶。
“当年被整个大魏供奉做战胜的魏太子江术,如今却为了一个卖国贼而甘做本宫的禁脔。”楚桀眼底也仅是嫌恶。
这是回赠给江晏离的。
“住嘴!”几乎是嘶吼,江晏离狠狠的咳了几声,仿佛要咳出血才肯罢休一般。
“阿鸾她不是叛国。”带着哭腔,楚桀眼眶发红,看着江晏离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她只是爱你啊……”
楚桀似是动了怒,险些便给了江晏离一个耳光。
若那力道真要落在了江晏离的脸上,只凭他此刻虚弱便绝对挨不住。
楚桀转过身去,衣袂飘扬一如当年猎场上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他抬足向玄关处走去,速度愈发的快,仿佛稍慢下来便回忍不住回头。
江晏离看了看手中的玉珏,旋即阖上眼眸。
手上蓄力片刻,玉珏便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砸向楚桀。
“咣当”一声,玉珏落地。
恰恰落在江晏离身后一寸左右的地方,纹路在摇曳的烛火下还泛着光。
楚桀应声顿住脚步,他侧过头看向江晏离。

楼主 阿双喜欢你  发布于 2018-11-05 22:14:00 +0800 CST  
江晏离只是仔细的瞧了几眼落在地上的玉珏。
没碎。
良久,他将视线移向楚桀峻冷的面容。
江晏离眸子阴冷,仿佛要把楚桀的身子一刀刺穿。
室内静谧良久。
江晏离才张了张唇,沉声道,“待本王征战之时,便是你破国之日!”
楚桀听得真切,眉宇间泛着寒光。
宽大的袖袍下,他修长的手指渐渐弯曲。
“破国?”楚桀悠悠问道,他转过身,渐渐向江晏离逼近。
“江术,你还以为本宫会轻易放过你?”楚桀锢住江晏离的身子,将他压在身下。
他咬了咬方才在江晏离颈项见留下的爱恨。
带着惩罚了一味,尖利的牙齿稍用了些力,腥味便在他嘴中蔓延开来。
江晏离虽常年习武,可皮肤依旧白皙,甚至比女人还要嫩。
与那些秦楼楚馆的姑**起来也不差分毫,甚至更胜一筹。
这些倒是多亏了从前在魏国京都时,楚桀便命人配了药方并每日加在江晏离的饮食衣物中。
外敷内服,一样不差。
而他之所以能如此,还要多亏了江晏离和江鸾给他的权。
楚桀没有半分留情,甚至用了狠力。
江晏离只觉得身下一阵撕裂,还有些许泛着凉意的液体从二人交融之处流下。
至少比起楚桀身下那个险些要了他命的滚烫东西,流出的那些液体是凉的。
江晏离咬紧了牙关,最后索性咬住了唇,让自己不发出半点声音。
一室旖旎的光景还有撞击的声响。

楼主 阿双喜欢你  发布于 2018-11-05 22:15:00 +0800 CST  


楼主 阿双喜欢你  发布于 2018-11-05 22:24:00 +0800 CST  
敏感词让我迷茫了

楼主 阿双喜欢你  发布于 2018-11-05 22:24:00 +0800 CST  
被屏蔽

楼主 阿双喜欢你  发布于 2018-11-05 22:26:00 +0800 CST  
哭辽

楼主 阿双喜欢你  发布于 2018-11-05 22:26:00 +0800 CST  
太迷茫了

楼主 阿双喜欢你  发布于 2018-11-05 22:34:00 +0800 CST  

楼主:阿双喜欢你

字数:18734

发表时间:2018-11-06 06:0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1-26 18:47:03 +0800 CST

评论数:35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