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纨绔奴才》傲娇受落魄后被鬼畜抖S攻捡回去“调教”...

是我是我还是我~


天天混贴吧,有没有眼熟我的呀~


这次的文是古代耽美哦,写了那么多都市耽美还是第一次写古耽呢~


差不多讲的就是一个傲娇任性的富家少爷落魄后被鬼畜攻捡回去各种欺负的故事,一直很想写倔强的傲娇女王受最后被鬼畜腹黑攻调教到求饶的故事~有支持我的没~~身上的抖S血液在沸腾,大家准备好了吗?

楼主 害人精M  发布于 2015-12-04 22:23:00 +0800 CST  
因为怕被删,所以肉用截图哦
第一章


楼主 害人精M  发布于 2015-12-05 15:44:00 +0800 CST  
第二章


楼主 害人精M  发布于 2015-12-05 15:45:00 +0800 CST  
第三章


楼主 害人精M  发布于 2015-12-05 15:45:00 +0800 CST  
第四章
......


“少爷......起床了......”


苏水猛然惊醒,呼吸急促,满头都是冷汗,有些恍惚的看着四周熟悉的环境,这才松了一口气,从床上爬起来,要起身,却扯动了身后的伤口,疼的他抽了口气。


门外的敲门声还在继续,苏水忍不住骂了一句,没好气的道,“滚进来!”


就见那小厮诚惶诚恐的低着头走进来,苏水随手抄起床上的枕头朝着他砸去,“看看现在是什么时辰!在我门口这是催命啊?!”


那小厮弯着腰赔笑到,“少爷,小的哪敢打扰您睡觉啊......您三天没去书院了,书院的先生托人给老爷带了信,如果您今天再不去可就不再收你了,所以老爷可是命令小的今天怎么的也要按时把少爷叫起来去书院啊,少爷,您可不要为难小的啊......”


苏水那好看的桃花眼不快的挑了眼床下,“不是说我生病了么?”


就听那小厮战战兢兢的道“可是......您说您生病了,又不让大夫来看病开药,老爷夫人就以为您又是在偷懒......”


苏水那张唇红齿白的小脸当即就沉了下来,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怎样,脸颊微微有些发红。


恶狠狠的瞪了眼前的小厮一眼,身体上下都疼得要命却是苦说不出,想他堂堂幕城苏家之子,虽不能说只手遮天却也是呼风唤雨了,却没想到有一天竟然会暗地里吃了这么一个大亏,待他查到那人是谁,定然要让他生不如死!


扶着床慢腾腾的起身,一直在外面等候的侍女见状,忙上来伺候他穿衣穿鞋。


脖子上还有未消去的吻痕,手腕上也有麻绳勒出的伤痕,苏水可不想被别人瞅了去,让她们把衣服和鞋子放下,挥了挥手就让他们退下。


忍着身后的不适,好不容易把衣衫穿好,平日威风凛凛的白马也不敢骑了,随便扯了个理由,让人抬了个软轿过来,忍着股间的不适,向慕城有名的书院赶去......




好像是因为开头太肉的原因,简介竟然被删了,试图恢复一下,如果不行就删了帖子重新开

楼主 害人精M  发布于 2015-12-05 20:02:00 +0800 CST  
第五章
忍着身后的不适,好不容易把衣衫穿好,平日威风凛凛的白马也不敢骑了,随便扯了个理由,让人抬了个软轿过来,忍着股间的不适,向慕城有名的书院赶去......


苏家是慕国有名的从商世家,在慕国的帝都慕城更是家喻户晓,而苏水则正是这显赫家族中唯一血脉相传的嫡子,儿时苏家有幸面圣,因苏水小时机灵可爱,深受太后喜爱,为此太后还随手赐了苏水一只金钗,朝廷之上商家不比官家,向来身份要低微许多,苏水得了当今太后的赏赐,可算是家族的荣耀,原本苏老爷三个闺女就苏水这一个独子,这下可是更受家里人宠爱了。


就这样,苏水从小到大就被宠的无法无天,以至于性格变得嚣张跋扈刁钻任性,却没想到有一天竟然暗地里吃了这么大亏。



刚进书院,平日里交好的富家子弟就迎了上来,一个个笑嘻嘻的上前询问,“苏兄这几日是去哪快活了?是不是又在那环采阁看好了哪个姑娘留恋往返了?”


苏水拿出和往日一样的架势,拿出折扇扇了扇,好看的脸上轻佻的一笑,“这自然是不能告诉你的......”


其实心里回想起那夜的事呕的要死,都怪那日喝多了花酒,悠悠哉哉的独身往家走,却没想到平日小心谨慎的他就这么着了道,想着自己所受的屈辱,和这几天受得罪,苏水心中对那日侵犯他的男人恨得咬牙切齿,暗暗发誓,定然要把这人揪出来,先给阉了,再挑断手脚筋,然后找十个八个公狗公马操到死为止!


就在苏水在心里狠狠的计划自己复仇计划的时候,门口又有了动静,就见以一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面容可人的女子穿着学服蹦蹦跳跳了进来。


苏水一见到那女子原本还病恹恹的表情立马来了精神,一双桃花眼闪着光,带着笑容,就凑了过去。






要死了要死了,简介被删除了,竟然还没申诉恢复回来

楼主 害人精M  发布于 2015-12-06 10:52:00 +0800 CST  
第六章
苏水一见到那女子原本还病恹恹的表情立马来了精神,一双桃花眼闪着光,带着笑容,就凑了过去。


苏水的容貌跟他的张狂的名声一样在慕城很有名,分明是男子,却长了一张令女人都嫉妒的脸,长眉若柳,身如玉树,一双桃花眼媚意天成,头戴白玉冠,身披金丝衣,美如冠玉,繁丽雍容,举手投足之间是说不出的矜贵和傲气。


抿嘴淡笑,嘴角是浅浅的酒窝,桃花眼带着笑意眯着,更是显得俏皮又可爱,很少有女人能受得了他这幅讨人喜欢的模样,眼前的女子也不例外,见苏水笑眯眯的凑过来,连忙迎上去,“小水你可想死我了......这几日没来书院,又是去哪里疯了?”


苏水亲昵的抬手环住那女子纤细的腰,奶声奶气的撒娇着说道,“哪有疯,我可是日日夜夜都在念着沈姐姐......”


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怎样,漂亮的小脸蛋泛着粉粉的红,面若桃花的模样格外惹人喜爱。


要说这苏水虽然平日里看起来流里流气的整日跟狐朋狗友逛窑子喝花酒,其实心里还是住着一个人的,眼前的沉乐从小跟他一起长大,比他还要年长两岁,覃梅竹马的,苏水心里的那个人,就正是她无疑......


苏水打从一年前就惦记着把沈乐娶进门,按理说沈家虽然也是慕城的大户人家,却也是远远抵不上慕城首富的苏家,这门婚事,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可苏家已经向沈家提了好几次婚,沈家老爷却总以自己闺女年纪尚小而拒绝,搞的一直深受慕城女子喜爱的苏水好不受打击,只是越得不到的,就越想得到,苏水最心心念念的就是想把沈乐娶进门来。


而不仅是沈老爷的态度,沈乐对苏水的态度也是模棱两可,也不知是为何......




因为之前H被删的问题,所以M删了一些大家的留言,希望大家不要介意,仍旧支持M呦~

楼主 害人精M  发布于 2015-12-08 19:42:00 +0800 CST  


发几张萌萌的图

楼主 害人精M  发布于 2015-12-08 19:45:00 +0800 CST  
第七章
而不仅是沈老爷的态度,沈乐对苏水的态度也是模棱两可,也不知是为何......


正在这时,书院门口突然传来争相问候的声音,隐隐听到有人在叫“玄少爷”,苏水还没反应过来,原本环着沈乐腰的胳膊就被挣脱,就见沈乐都不回头看他,一路小跑的跑去了门口。


没过一会儿,被众人争相拥护着的高大男人跨进书院门,沈乐就站在男人身边,娇羞的笑着,脸颊更是泛着粉色,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


苏水恨恨的盯着迎面走来的众人,没好气的白了眼为主的那个长相英俊,仪表堂堂的男人一眼,好吧......沈乐对他若即若离的态度,其实也不能说是不知为何,因为有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


要说整个慕城苏水最讨厌的人,这男人第二就没人第一了,两人的孽缘,可是早早的要从两年前开始算了。


话说这座书院是慕城最大的书院,来的都是慕城的富家子弟,容貌绝美家财万贯的苏水在这书院可是混的风生水起,集万千仰慕于一身,那个时候他的沈姐姐对他也是极好的。


可是自从这个叫玄瑾的男人凭着堂堂慕国皇族的国子监不上,一个皇亲国戚非要跑来这种平民百姓的学府之后,他这在书院高高在上的地位便岌岌可危了......


别说岌岌可危了,自从这男人来了之后他都要被挤到角落里去了。


玄瑾不是普通的皇亲国戚,是当今宰相之子,谁都知道,慕国的宰相玄绍濡当年可是跟当今圣上出生入死一起谋变,当年和皇帝可是拜过把子的,在慕国的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玄瑾自出生以来就经常跟着父亲进宫面圣,有时皇帝和父亲研讨国事,玄瑾便自个儿在宫中玩耍,却没想到机缘巧合碰到了太后,皇帝后宫三千至今却无半个子嗣,太后看在急在心里也无可奈何,所以在后宫碰到这种机灵又俊俏的孩童自然是喜爱的很,这一来二去的,还真就把玄瑾当亲孙子一样宠了,所以这玄瑾虽说不是皇子在皇宫里的地位却也抵得上半个皇子了。




这次写了一个漂亮又傲娇的小受,感觉萌萌哒~

楼主 害人精M  发布于 2015-12-09 19:07:00 +0800 CST  
第八章
如若这玄瑾只是身份尊贵就算了,可偏偏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和苏水的极美不同,玄瑾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挑,睫毛长又密,看人的时候感觉有些轻佻,却有种含情脉脉的感觉,身材高大伟岸却不粗犷,自然独立间散发的是无可挑剔的高贵气质。


这样身份高贵又完美优秀的人,任谁都想趁机会接近一番吧,原本围绕在苏水身边,恭维奉承的人瞬间转移了阵地,弄得苏水没几个人搭理,像是被打入冷宫一样好不尴尬......


当然,这还不是苏水讨厌玄瑾的关键,关键就是这个臭男人最开始的时候竟然把他误认为了穿着男装的女子!!!!!


确实,他苏水眉目如画,冰雪聪明,明艳动人,人见人爱,但怎么也是真真正正的男儿身,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只是自古以来商不抵政,苏家虽然家业雄厚,却也总是低官家一等,更何况玄瑾是当今宰相之子,苏水虽然怀恨在心,却也不能明目张胆的整治和教训。


却没想到,自己是没打算去招惹玄瑾了,可这男人竟频频的主动的来招惹他,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自从那男人知道他喜欢沈乐之后,更是跟沈乐的关系拉近了不少,真是气的他牙痒痒,每次看到那张带着得意笑容还出奇好看的脸时,就恨不得在那上面狠狠的剜下一块肉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苏水带着愤恨的目光,被众人拥护着进了书院的玄瑾稍微扭头,毫无预兆的和苏水对视个正着。


苏水冷哼一声,高傲的把头撇开,转身进了学堂里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这会儿站的久了腰还有些痛,腿也酸......




苏小水腰酸,一会儿玄小瑾就要过来给你揉揉了~

楼主 害人精M  发布于 2015-12-10 19:38:00 +0800 CST  
第九章
苏水冷哼一声,高傲的把头撇开,转身进了学堂里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这会儿站的久了腰还有些痛,腿也酸......


刚抬手敲了敲自己的腰,就见那玄瑾也进了屋子,扇着手中的折扇,流里流气带着笑走了过来,


“这是什么风,今儿水儿怎么舍得来书院了......”


每次苏水听玄瑾肉麻兮兮的叫自己水儿,就全身恶心的直起鸡皮疙瘩,那种轻佻的感觉就好像在叫自己的侍妾一样。


没好气的回到,“怎么,这书院又不是你开的,我自己交的学费,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不来管你什么事?”


“话可不能这么说,”玄瑾干脆弯身坐到苏水前面的座位,一直胳膊搭在他的书桌上,好看的丹凤眼带着笑意紧盯着面前不远处的那张还带着稍稍粉晕的俊脸,“我自然是关心你了,刚刚来书院之时,见门口竟比往日多了一台软轿,心想莫不是又来了哪家的小姐前来学习受教,细问之下才发现原来是水儿的软轿......”


“怎的不骑你那威风凛凛的汗血宝马了?”玄瑾的眸子轻挑,嘴角带笑,调笑着,“莫不是在花楼里的姑娘身上舒服的时候不幸闪到了腰了?说起来我还挺好奇水儿做那档子事时的模样,估计情意浓时,眉眼含春,要比那花楼的头牌都要美上几分吧......”


苏水被玄瑾的话气的全身都哆嗦了,拍着桌子猛地起身,怒气冲冲,“姓玄的,你不要太过分了!”


“奥?过分?”玄瑾却丝毫不为所动,仍旧稳稳的坐在那里,不怀好意的笑着,“哪里过分?是我说你‘在花楼里姑娘的身上是舒服的时候闪到腰了’还是说你‘做那档子事时眉眼含春的模样要比花楼的头牌都要美上几分’?”


“你!你这个浑蛋!”原本经历过那种事之后对于情爱之事就很敏感,玄瑾却专门挑他的软肋戳。




哎呦,小瑾这种流里流气的腹黑,感觉很有爱有没有~

楼主 害人精M  发布于 2015-12-11 21:59:00 +0800 CST  





在微博里看到两张图,感觉都超级帅的说,有些玄瑾的味道,但是分不清哪张更像,大家就当,一张是冷漠的玄瑾一张是轻佻的玄瑾好了......至于苏水的模样......大家就自己想象吧......

楼主 害人精M  发布于 2015-12-11 22:02:00 +0800 CST  
第十章
“你!你这个浑蛋!”原本经历过那种事之后对于情爱之事就很敏感,玄瑾却专门挑他的软肋戳。


苏水一张小脸被气的通红,“腾”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刚要发作,就被一严厉的声音何止住,


“苏水!你这是在作何?”拿着书的先生明显是刚进学堂,一眼就看到了苏水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先生知道苏水的性格,平时欺负人惯了,这次也先入为主的以为他又在故意找其他同学的茬,严厉的训斥道,“逃学几天就算了,一回来就又给我惹事生非!我看我是教不了你了!再有下次,我管你是不是苏家的独子,照样给我卷铺盖走人!”


苏水从小娇生惯养,众目睽睽之下被先生训斥,脖子根都泛红了,心中自是不服气,可是又不知如何反驳,总不能说自己是因为刚刚被玄瑾调戏所以才发火的吧......


先生的训斥持续了好一会儿才结束,这期间苏水看着玄瑾在前面的座位上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简直气到肺都要炸了,暗暗下定决心,不管怎样一定要狠狠的教训这个臭男人,不然怎能解他心头之恨!


没想到报仇的时机很快就被苏水盼来了,这日,他跟往常一样来了书院,却意外的不见玄瑾,隐约的听到身边同学议论,说是玄瑾今日受父之托要去给郊外的亲戚送东西了,傍晚才能回来,苏水桃花眼不怀好意的转了转,就打定了找人在郊外埋伏教训玄瑾的主意,毕竟这慕城戒备森严,人多眼杂,要想下手实在太难,偏僻的郊外就不一样了,原本就没有什么人,到了傍晚天一黑更是什么都看不见,到时候就算玄瑾知道是他做的,没有真凭实据也无可奈何。


越想越兴奋,苏水当即就逃了课,花了大价钱找了当地的几个地痞流氓,几人算准了时间点,带着麻袋埋伏到郊外玄瑾回城的必经之路上,打算趁其不备用麻袋套住头,然后狠狠揍一顿。




我觉得这篇文可以改成《小受作死记》了,大家觉得呢

楼主 害人精M  发布于 2015-12-12 13:12:00 +0800 CST  
第十一章
越想越兴奋,苏水当即就逃了课,花了大价钱找了当地的几个地痞流氓,几人算准了时间点,带着麻袋埋伏到郊外玄瑾回城的必经之路上,打算趁其不备用麻袋套住头,然后狠狠揍一顿。


眼见着天越来越暗,苏水和其他几个人在草丛里等了接近一个时辰了,又冷又饿的,渐渐变得有些不耐烦。就在苏水打算放弃的时候,就见远远的玄瑾骑着白色的马匹,一身青蓝色长衫,不急不慢的走了过来。


苏水眼睛瞬间冒光,示意身边几人注意,窝在草丛里瞅准时机立马对旁边的几人下了动手的指使。


就见那几个痞子冲上前,二话不说的就要把玄瑾拉下马。


却见玄瑾迅速做出反应,从马上跳下,干净利落的把拿着麻袋上前袭击的人踹飞出去,另外几个人拿着棍棒一拥而上,让人意外的是,那玄瑾竟然没有丝毫畏惧的模样,游刃有余的应付着前来攻击的众人。


没过多久地上就已经被打翻了好几个,苏水见状,下巴都要惊掉了,以往见玄瑾总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便以为他和慕城的那些纨绔子弟一样,空有一副高大的身材,其实并不顶用,却不知他竟有这等好的身手,在看看地上翻滚着哀嚎的那些地痞流氓,有的满脸是血都昏死过去了,本来苏水还想趁着那些人用麻袋套住玄瑾的时候趁机上前踹几脚,这下也不用踹了,还是趁没被发现前赶紧厉害的好。


猫着腰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两三步,见不远处的玄瑾没有发现,连忙转身撒腿就跑。


跑了好一会儿,苏水累的上气不接下气,想着怎么的也跑出了三公里,玄瑾应该不会追来了,刚放慢了脚步想要找个茶铺歇一歇,就听到自己身后玄瑾突然带着笑意不急不慢说道,“水儿是有何事,竟跑的这么急?”




今天周末一会下午去逛街,说起来总是在家码字好久没逛街了......我为你们的牺牲你们可看见?

楼主 害人精M  发布于 2015-12-13 12:16:00 +0800 CST  
第十一章
越想越兴奋,苏水当即就逃了课,花了大价钱找了当地的几个地痞流氓,几人算准了时间点,带着麻袋埋伏到郊外玄瑾回城的必经之路上,打算趁其不备用麻袋套住头,然后狠狠揍一顿。


眼见着天越来越暗,苏水和其他几个人在草丛里等了接近一个时辰了,又冷又饿的,渐渐变得有些不耐烦。就在苏水打算放弃的时候,就见远远的玄瑾骑着白色的马匹,一身青蓝色长衫,不急不慢的走了过来。


苏水眼睛瞬间冒光,示意身边几人注意,窝在草丛里瞅准时机立马对旁边的几人下了动手的指使。


就见那几个痞子冲上前,二话不说的就要把玄瑾拉下马。


却见玄瑾迅速做出反应,从马上跳下,干净利落的把拿着麻袋上前袭击的人踹飞出去,另外几个人拿着棍棒一拥而上,让人意外的是,那玄瑾竟然没有丝毫畏惧的模样,游刃有余的应付着前来攻击的众人。


没过多久地上就已经被打翻了好几个,苏水见状,下巴都要惊掉了,以往见玄瑾总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便以为他和慕城的那些纨绔子弟一样,空有一副高大的身材,其实并不顶用,却不知他竟有这等好的身手,在看看地上翻滚着哀嚎的那些地痞流氓,有的满脸是血都昏死过去了,本来苏水还想趁着那些人用麻袋套住玄瑾的时候趁机上前踹几脚,这下也不用踹了,还是趁没被发现前赶紧厉害的好。


猫着腰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两三步,见不远处的玄瑾没有发现,连忙转身撒腿就跑。


跑了好一会儿,苏水累的上气不接下气,想着怎么的也跑出了三公里,玄瑾应该不会追来了,刚放慢了脚步想要找个茶铺歇一歇,就听到自己身后玄瑾突然带着笑意不急不慢说道,“水儿是有何事,竟跑的这么急?”




今天周末一会下午去逛街,说起来总是在家码字好久没逛街了......我为你们的牺牲你们可看见

楼主 害人精M  发布于 2015-12-13 12:16:00 +0800 CST  
第十二章
跑了好一会儿,苏水累的上气不接下气,想着怎么的也跑出了三公里,玄瑾应该不会追来了,刚放慢了脚步想要找个茶铺歇一歇,就听到自己身后玄瑾突然带着笑意不急不慢说道,“水儿是有何事,竟跑的这么急?”


苏水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一哆嗦,一个不甚差点摔倒,忙扭头向后看,就看到玄瑾不知何时骑上了马,正悠哉悠哉的跟在他身后,丝毫看不出刚刚还在跟五六个人恶斗的模样。


“你......你......”苏水指着马上的玄瑾,眼睛瞪得老大,一时间惊吓的都结巴了。


就见玄瑾利索的下马,大步朝他走来,苏水下意识的向后缩,才发现已经没有什么去路了,“你,你干嘛......你要是敢动我,苏家肯定饶不了你!”


玄瑾看着苏水慌乱的模样就觉得好笑,“苏家大少爷还真是任性,刚刚你找人动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玄家会饶得了你么?”


“谁,谁找人动你了?”苏水稍稍冷静了一下,梗着脖子,仰着尖尖的小下巴,一脸打死不承认的小无赖样。


“水儿真是说笑,我可是亲眼看到你从刚刚那群偷袭我的人藏身的地方跑走的......”


苏水见玄瑾没有动粗的打算,提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更加伶牙俐齿道,“你才是说笑吧,什么偷袭,什么藏身的地方,我可是一直在这里啊,你可别无赖好人......”


就见玄瑾微微低头,向苏水的方向凑了凑,紧盯着他那张俊俏的小脸,抬手点了点他那清薄的红唇,略微降低声调,笑着道,“这张伶牙俐齿的小嘴,还是呻吟的时候可爱一点......”


苏水听闻玄瑾的话身体不由一震,不由的想起他很努力想要遗忘的那夜,有些不确定的玄瑾话里的意思是什么,谨慎的试探,“......你什么意思?”


“自然就是你想的那种意思......”






玄瑾的腹黑属性开始慢慢展现出来啦~

楼主 害人精M  发布于 2015-12-14 19:56:00 +0800 CST  
第十三章




苏水听闻玄瑾的话身体不由一震,不由的想起他很努力想要遗忘的那夜,有些不确定的玄瑾话里的意思是什么,谨慎的试探,“......你什么意思?”


“自然就是你想的那种意思......”


苏水瞳孔蓦然紧缩,抬手猛地扯住玄瑾胸前的衣服,咬着牙急切的询问,“那天你看到了?那人是谁?!”


“你想知道?”玄瑾丝毫不惧苏水凶狠的模样,轻笑着,“知道了之后你又打算做什么?”


苏水回忆那天自己的惨状,气得脸色都白了,无比愤恨的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我杀了他!”


“你还真是凶恶呢......动不动就喊着杀人......”玄瑾歪了外头,脸又靠近了苏水几分,神秘兮兮的看着他道,“你就这么想知道?”


“啰嗦!快点告诉我!”苏水感觉自己快要抓狂了,待他找到那个人,定然要他生不如死!


后脑勺突然被大手禁锢住,玄瑾温热的唇就贴了上来,苏水猛打了个哆嗦,反应过来后,便奋力挣扎开来,却没想到推搡的手被抓住,轻而易举的拧到身后,玄瑾把他逼到墙边,用高大强壮的身体把他压制在墙壁上,无法动弹。


苏水紧咬着牙关不肯就范,这种被强大的力量压制,无法反抗分毫的无助感让他身体不由的发着颤,玄瑾轻咬着苏水的薄唇蹂躏了一会儿,见他如此倔强,微微有些不耐烦,抬起手捏住他的脸颊两侧稍稍用力,就迫使苏水张大了嘴巴。


湿热的唇又猛地贴上,苏水嘴巴被死死的堵住,霸道的舌头伸进他的嘴里,上下翻搅着,以一种强势的姿势把他圈在墙壁和他的胸膛之间。


奋力挣扎,却似乎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眼前热烈亲吻他的男人还是稳稳的站在那里,舌头仍然热烈的在他口腔里纠缠,圈起来舔他敏感的上牙膛,直到苏水因为缺氧腿开始打颤,喉咙里开始无意识的闷哼,男人才开恩的放开。




水儿又被强吻啦~

楼主 害人精M  发布于 2015-12-15 20:35:00 +0800 CST  
第十四章
奋力挣扎,却似乎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眼前热烈亲吻他的男人还是稳稳的站在那里,舌头仍然热烈的在他口腔里纠缠,圈起来舔他敏感的上牙膛,直到苏水因为缺氧腿开始打颤,喉咙里开始无意识的闷哼,男人才开恩的放开。


因为严重缺氧而腿软的苏水几乎是顺着墙壁跌坐在地上,不知因为气愤还是震惊,全身都在细细的发着抖,大大的眼睛此时变得通红,死死的仰着头盯着面前的男人,这种被强迫接收别人唇舌的感觉,不管是那晚还是现在,他一辈子都忘不掉,“......那日竟然是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玄瑾低头居高临下的看他,嘴角带起一丝随意的笑,“为了好玩吧......本想尝尝水儿这种绝色的滋味,结果尝了才知道滋味也只是比普通的妓女好一点而已......倒是有一点挺特别的......”一脸轻浮态度,抬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像是在回味什么似的,“稍微一碰,不管是上面还是下面,都会变得湿答答的......看起来很淫乱的样子......”


没想到自己心里一直记恨的人竟然一直在他身边,“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苏水疯了似得嘶吼,猛地朝玄瑾扑过去。


虽说苏家自小也请了武师教苏水学武,但苏水自幼调皮,从来不正经八里的学习,再加上他向来性格就是张狂自大,每次出门身边都跟着随从,要真碰到打架闹事的,自然也无须他来动手,久而久之苏水也只会一些三脚猫的功夫了......


而此时他竟然比谁都后悔自己没有刻苦学武,分明都是男人,不管是力气还是功夫竟是天壤之别,苏水伸出去的拳头还没碰到玄瑾那张俊脸,就已经被拦截下,抓住手腕摁在墙上,两只手腕竟然就这样被玄瑾一只手死死的摁住。


水儿真是自作孽啊......招惹上了这么一只鬼畜攻......

楼主 害人精M  发布于 2015-12-16 19:05:00 +0800 CST  
第十五章


而此时他竟然比谁都后悔自己没有刻苦学武,分明都是男人,不管是力气还是功夫竟是天壤之别,苏水伸出去的拳头还没碰到玄瑾那张俊脸,就已经被拦截下,抓住手腕摁在墙上,两只手腕竟然就这样被玄瑾一只手死死的摁住。


苏水还不死心,两条腿乱噗通,身体也在玄瑾的压制下大力的扭动着,试图摆脱牵制。


还别说,趁玄瑾一个不留神还真的让他踹到了,只听玄瑾突然发出一声抽气,竟是不慎被苏水那乱噗通的脚踢到了小腿。


苏水见这招有效,立马来了精神,想照着葫芦画瓢再踢第二下,玄瑾自然不能再给他第二次机会,顺势闪过他恶狠狠踢来的脚,抓住他的肩膀手臂一个用力就把他翻了个身摁在墙上。


这下倒好,苏水面朝墙的被死死的按住,任他怎么闹腾都无法挣脱分毫,倒是一张小脸被粗糙的墙壁磨蹭的火辣辣的,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姓玄的,我操你祖宗十八代!你个畜生!猪狗不如!贱人禽兽浑蛋......”


苏水从小没学点好处,倒是骂人的话学的那叫一个顺溜,一连串骂下来都不带重样的,玄瑾实在是有些受不了,好看的眉毛皱了皱。


就听苏水的叫骂声戛然而止,瞪大眼睛似乎十分惊恐的模样,整个被摁爬在墙上的身体都僵硬了,感受到身后逐渐施压的胸膛,声音都结巴了,“你,你,你干什么......”


“干什么?”玄瑾微微歪头,看似万分温柔的吻了吻苏水的耳朵,用十分轻柔的话低声说道,“干你啊......”


一瞬间,苏水后背的寒毛都竖了起来,有种可怖的预感,手上更加拼命的顽强挣扎,想要试图想要从墙和玄瑾胸膛之间钻出来,但明显的一点作用都没有,玄瑾伸出手来拦住他的腰身,稍微一用力,就把他好不容易挤出一半的身体逮了回来,原本就在解他裤子的手更是趁他一个不注意就钻进了他的裤裆里,大手摸上他的大腿,色情的揉捏着。




这篇这么多肉,竟然没多少人看,没有道理啊......嘤嘤嘤,难道你们都从良了么......

楼主 害人精M  发布于 2015-12-17 19:54:00 +0800 CST  
第十六章


感觉到大腿根上那温热手掌的触感,苏水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忙空出一只手,死死的隔着裤子按住那正不安分的手,哪知腰间一紧,玄瑾恶意的用已经挺硬起来的胯间隔着裤子顶了顶那软软的臀部,模拟着某种动作开始轻轻摩擦起来,那熟悉的感觉让苏水那晚的回忆清晰起来,毛骨悚然。


“混,混蛋......”不知是吓的还是被刺激的,苏水的腿都软了,嘴巴却还是一样硬,哆哆嗦嗦的骂着。


玄瑾也不还嘴,仍旧紧压着他,不顾他反抗扯下他腰间的腰带扔的老远,上衣的长衫也被扯起露出苏水那白嫩嫩的小蛮腰。


“禽兽!浑蛋!我杀了你!”玄瑾干净利落抓住他的裤子连带着亵裤一并扯下,手掌开始抚弄两腿间那个它的主人一样颤巍巍的部位,苏水吓得脸色发白,直觉的下身凉飕飕的,玄瑾火热的手掌却不轻不重的揉捏着他的宝贝,手脚动不了,只能嘴里继续谗骂,“你要是敢动我......苏家肯定饶不了你!!我一定想方设法杀了你!你浑蛋!我一定剁了你的手那去喂狗......剁,剁下你那里碾烂了去喂猪......”


“水儿的嘴可真厉害......”玄瑾紧紧的把苏水的臀部压向自己的胯间,一边从背后轻咬吮吸着他的脖子,“现在这么厉害,一会儿可定是要你哭着求饶才行......只是可惜,现在天黑了,看不到水儿湿漉漉的模样了......”


苏水已经感觉到那抵在他两腿间来回磨蹭试图抵进的火热硬物,已经完全绝望了,只是仍然嘴硬着不饶人,“变,变态......我定饶不了你......”虽然声音因惧怕都已经有些哆嗦了。




反正你们都支持隔壁的莫大叔去了,这里我就不发肉就只发肉沫,哼哼哼!

楼主 害人精M  发布于 2015-12-18 20:35:00 +0800 CST  

楼主:害人精M

字数:63075

发表时间:2015-12-05 06:2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7-10 18:01:18 +0800 CST

评论数:799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