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一下,二十多年唯一爱过的人。就叫~《军徽闪亮》

军营这个词,对于不同的人而言有着不同的色彩。
未入伍之前,我也和吧友们一样,认为那是一个基情四溢之地。还记得入伍前夕,我多次在百度上提问:军营是否真如传言那般是一个搅基的世界。甚至,在摆地摊的大爷那算过命,他告诉我,那年底会遇见真爱。
我就是抱着这样的憧憬去了部队,也真的遇到了我真正爱的人。但我没想到,在部队里,这份爱是那么难。
以前我也看过不少军旅同人小说,现在看看,许多情节都经不起推敲。如果真能那么美好,肯定不是在天朝的部队。
在这,我说一说我自己的军旅爱情故事吧。也更想为他,我唯一爱过的人写下纪念,尽管我知道他不会来叔控吧。
军营也许真的是个基友天堂,但天堂终究是幻想……

楼主 下雨了z  发布于 2014-04-14 12:44:00 +0800 CST  
手机打字有点慢,想看的吧友莫见怪

楼主 下雨了z  发布于 2014-04-14 12:45:00 +0800 CST  
三月,休假在家。
离开他半个多月了,又忍不住掏出手机拨通了值班室电话。
“咳咳~”
这两天感冒,还没聊几句,咳嗽了。
“少抽点烟!”
听到他的关心,我的心里又泛起涟漪。
“感冒了而已。”
“那更要少抽!”
“你好啰嗦啊,自己戒了再来说我。”
“不戒就不能说你吗?要听班长话。”
“就不听,来揍我啊!”
……
说着说着,我却突然想起来,刚认识他的时候,他是不抽烟的。
“对啊,有件事儿之前就想问你,一直搞忘了。”
“你说。”
“我第一年时,你好像不抽烟吧,后来怎么学坏的。”
他没说话。
“问你呀!讲话!”
在我的追问下,他叹了口气,说:“谁说你第一年我不抽的。”
“天天跟你混,我都没看到过。”
“在x连,你当然看不到。”
“带新兵压力大?可以理解。看样子你不是很能扛嘛!”我边嘲笑他边追问:“快说,具体是哪一天,哪件事,谁带坏你的。”
他又没了声音。
我忍不住爆了粗口:“你妈的,讲话啊!”
“除夕夜。有个小屁孩,给我打了个电话。”
……
电话那头,他又没了声音。
电话这头,不知不觉中,我眼泪狂掉不停。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因为他落泪,但我记得第一次。那年除夕,我和他说了三个字:“我爱你。”
我点起一根烟,被他听到了声音。他在电话里叫着:“不是跟你说了少抽么,你……”
他还关心我!但这时我却没了心思:“有点事,再聊吧!”
和他相识三年多,过去的一幕幕在这一刻接连在脑海浮现。悲伤,甜蜜,争吵,欢笑。
他是我的冤家,更是我的克星。这一切,要从2011年说起……

楼主 下雨了z  发布于 2014-04-14 13:15:00 +0800 CST  
2011年2月28日。
这一天,我想我这辈子都忘不了。这是我新兵连结束,下连的日子,也是我认识他的日子……
“妈的,还不来?”在x连大门口,杨2忍不住破口大骂。我们五个从x连要下到t连的新兵已经等候了三个小时。
“妈了个臭b。这连队肯定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鸡乐也忍不住抱怨了起来。
我看看表,快吃午饭了。
我们五个人无聊地东看看西望望,在猜想t连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卧槽,终于来了。”看着迎面开来的大卡,我们知道,接我们的来了。赶在饭点来了真不错。x连伙食全团最棒,貌似想来蹭饭了。
带车干部下来和指导员一阵寒暄,旁边一个小眼睛的大块头中士跳下车,吩咐我们赶紧上去。
要带我们回去吃饭?准备了三个小时就为了迎接我们?太热情了。不知不觉,我咽了咽口水,真有点儿饿了。
“小伙子们,都挺精干的嘛!”大块头看着我们笑了笑,可是他那绿豆大的眼睛眯起来却叫人心里发麻!我们几个新兵互相看看,尴尬的笑了。
这人肯定一肚子坏水。当时,我心里冒出了这个想法。
后来事实证明,我当时猜对了一点。至今为止,他都是我在t连最怕的人。但是他人并不坏。

楼主 下雨了z  发布于 2014-04-14 13:37:00 +0800 CST  
“小伙子,叫什么名字?”大块头指着杨2问。
“嘿嘿,班长。我叫杨x。”杨2聪明滑头,很会来事。看见大块头对他笑了笑,便挪过去套近乎。
“滚回去坐好!吊新兵蛋子,搞不清楚了?”
杨2傻了,我们想笑。
他真傻了,我们憋住了。
大块头小眼睛一眯,对我们说:“听着,在部队里,少说话,多干活。”
“是!”
破大卡在公路上疾驰,我们被颠得东摇西晃。而我的一颗心,也在大块头的淫威之下,忐忑不已。我默默地祈祷,千万别分到他的班里。
剩下的时间,大块头把我们几个轮流“审问”了一番。我们答得规规矩矩,不敢有任何怠慢。
问我的时候,我总是想个两三秒才答话。他急了,把我臭骂了一顿。我看他那么壮,怕死了。真担心他一激动对我拳打脚踢。
“呲~”大卡一声急刹车,我们五个全栽了跟头。
“这不是团机关吗?”杨2没忍住好奇,脱口而出!
我们伸着脖子向外望去,真是机关呐!后来我们才知道,t连作为团直,一直深居于此。
哨兵刚一打开门,大卡又是一阵颠簸,晃晃悠悠地带着我们开了进去。
t连,到了。

楼主 下雨了z  发布于 2014-04-14 13:57:00 +0800 CST  
好多人!
大卡开到主楼前,我看到了t连官兵整齐列队,锣鼓、鞭炮蓄势待发。
下车!
大块头一声令下,我们几个连忙拎起背囊跳下了车。
望着前方整齐的方针,我感动不已。入营之初,也是这样的仗势,锣鼓宣天,炮竹飞舞。
“欢迎新战友回家!”
“啪啪啪啪啪啪……”伴随着连长的口令,一名老兵点燃了鞭炮,锣鼓声也随之而起。几位老兵走上来,热情的接过我们的行李。
“来!你们回家了!”
穿过队列,看着t连官兵们真挚的笑容,那一刹那我真有了种回家的感觉。

楼主 下雨了z  发布于 2014-04-14 14:17:00 +0800 CST  
“新战友到这边集合,”
挂着中尉军衔的排长招呼着我们到了连部门前列队。
“下面我把你们每个人所在的班排念一下。”排长指了指右边:“点到名字的战友,根据所在班排到所属班长那里。”
我会是哪个班呢?
微微转头,右边不远处正站着三四名班长,带着十几个老兵看着我们。时不时指一指,笑一笑,议论着我们这群新兵。
不敢多看,我转过头,目视前方。可心里,却是小鹿乱撞。那个胡子班长,看着很不错啊。快点,把我分到他班里。
面前的战友一个个有了归属,一起来t连的四个人也走了三个。还没念到我,心里不禁有些着急。胡子班长的班里可别满员了呀!
“xxx,三排x班。”
x班!
听到自己的名字,我向排长望去。他指了指右边对我说:“去那!”
这二货!都在右边,你指了不等于没指么。我看向胡子班长,他正在和旁人说话,没看我一眼。
唉,看样子无缘做他的兵了。
“这里,三排的过来这里。”突然,我看到一个下士在向我招手。我连忙朝他那跑了过去。
冬日的阳光今天特别强烈,似乎它也在为我们下连而高兴。但此时,我的心里却一点儿也不灿烂。

楼主 下雨了z  发布于 2014-04-14 14:52:00 +0800 CST  
第一次写这样的文,需要时间构思。更的有点慢望吧友们海涵

楼主 下雨了z  发布于 2014-04-14 14:54:00 +0800 CST  
“xxx?”
“是。”
下士班长确认了一下名字,笑着对我说:“先去处理个人事物,让班副带你去”。他吩咐身旁的一位老兵:“小宗,你带他去五班住。”
老兵应声,拎起我的行李,上前为我带路。下士班长看着我,那眼神让我不禁一愣,好清澈!像是,像是邻家大哥哥。
“怎么了?”下士班长有点奇怪的问我。
“啊,内个。”为了掩饰刚才的尴尬,我瞎编了一个借口问他:“班长,厕所在哪?”
“大的小的?
“小的!”
“小宗~”……
跟着小宗班副上楼时,我还是难忘那个眼神。“班副,刚才那个班长是我的班长吗?”
“不是。你班长不在连队。”
啊?班副的话让我大大地惊讶。
“那,班副,我该怎么称呼他。”
“我们都叫他老刘,你们新兵叫刘班长行了。”
老刘~刘什么呢?虽然很想知道他的名字,却不敢多问。
到了五班,班副帮助我开始整理内务,收拾个人物品。
“班副,您也是三排的吗?”
“废话。”他笑骂了我一句,然后告诉我:“我和你是一个专业,在同一个班。”
“哦。班副好!”我尴尬地装了装b。
谁知道这家伙一点儿不给面子,臭了我一句:“刚才不叫,现在听说我和你一个班知道叫了!”
……兵哥哥就是直接!

楼主 下雨了z  发布于 2014-04-14 15:24:00 +0800 CST  
到了班房后,我一直忙着整理内务。另外同屋的三个新兵也陆续进来,和我一样一直没停。
我心里一直想着,下士班长怎么不过来,新同志刚下连到你们排也不嘘寒问暖一下。
想着想着,又想到了胡子班长。他会是哪个排哪个班的班长呢?
“我靠,小z,你住这啊!”杨2他们几个突然闯了进来。
说起来也真是悲哀,一起下连的五个人,除了我在三排,他们竟然都在二排。
“我们住你隔壁,四班。”
“你们四个都住一起?”
“伟哥在三班。还好没和我们一起,脚那么臭。”
杨2的话又激怒了伟哥,俩人毫无形象得在班房里闹了起来。
“妈的小声点行么。”鸡乐往门外瞅了瞅,对他俩说:“怕班长听不见,想被叼是不是。”
“谁让他说我脚臭了!”
“比生化武器都厉害,还说不臭,死胖子你真好意思(死胖子是伟哥外号)”
伟哥又怒了,脱下鞋子朝杨2砸去。杨2飞起一脚踢开鞋子,大喊:“毒气弹,快跑!”说着,第一个冲出房间。
“我靠,谁……”杨2刚跑出房间,和来人撞了个满怀。
大块头!!!
这家伙早不来晚不来,这时候撞见了!完蛋了!
一看来人是大块头,五个人全都傻了、怕了。伟哥光着一只脚,看着鞋子六神无主;杨2低着头,偷偷瞄了我们几个,神情古怪;我只想说,又被他们坑了!

楼主 下雨了z  发布于 2014-04-14 16:01:00 +0800 CST  
怎么办!才刚下连就出事了。还是一起从x连过来的五人,被一锅端。这下完蛋了。
五个人都愣在那,不敢说话,等待大块头的裁决。
“过来!”
大伙闻声看去,大块头眯着小眼睛,伸出食指朝伟哥勾了勾。
伟哥光着一只脚,挪了过去。
“啪!”
响亮的耳光!
大块头重重的一巴掌扇在了伟哥脸上:“用跑的!”
说罢,朝杨2勾了勾。
“啪!”
“你们跑来三排班房闹什么?造反?”
杨2抿着嘴,我看到他的拳头死死地捏着!
鸡乐,小遥也没能幸免。脸被扇地红红的。
该我了!
没想到,大块头没朝我勾指头,却厉声说道:“去,把你班长叫过来。”
“报告,班长,小宗班副说我班长不在连队。”
大块头瞪着我,问道:“小宗?你是x班的?”
“是!”
“叫刘x过来。”
刘x?老刘的名字吗?
我不敢确定,对大块头说:“班长,我不认识。”
“去问啊!要我给你找吗?”大块头对我吼道。
“是!”我一遛烟跑出了班房。
这个傻x,t连我刚来认识谁啊!去哪给你找!
紧急关头,我想起连部旁边的那位连值日,赶紧朝那跑去。
“班副。请问一下,有看见刘x班长吗?”
“找他干吗?”看我是新兵,这位老同志有点儿不耐烦。
“内个,有个班长找他。”
“哪个班长啊?”
“我也不认识。”
老同志看了看我,还是站了起来,扯开嗓子开始叫唤:“老刘~~~”
“老刘~~~”
……
上楼时,老刘问我什么事,我没敢说。只告诉他有人找他。
等了好一阵子,终于又见到他了。一路上,很想再看看他那双眼睛,却没有勇气。
“什么事啊,赵班长。”
原来大块头姓赵!果然很暴躁!
大块头把他审讯的结果告诉了老刘,没有添油加醋,他压根没提到我。正当我觉得他还有点良心时,这家伙却说:“好好管管你排里的兵。下次被我发现这种事情,我就不给你面子了!”
说完,大块头带着灰头土脸的四个人走出了班房。

楼主 下雨了z  发布于 2014-04-14 17:10:00 +0800 CST  
傻b!
我在心里又把大块头骂了一通。被他盯上了,以后日子难过啊!我只是活在最底层的小列兵!
在我想着自己的小心思时,老刘说话了:“xxx。”
他喊我名字,我赶紧立正答到。
“挺好的名字,看来你父母对你寄予了厚望。”
我听了,心里暗暗开心。
“希望你不要辜负你父母的期望。”
……
老刘的语气有点重。但我后来想想也就释然了。毕竟我只是一个列兵,刚来t连第一天就给他惹事了。换谁心里都不爽。
“是!班长。”
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
他的眼里,我看不出是哪种色彩。总之,不是我想看到的那种。
当晚,各班排组织召开班务会。老刘让我上去指挥大家唱了一首《团结就是力量》。
新兵下连的首次班务会没有什么新意,自我介绍,班长讲话等几样流程一过,老刘说:“下面我们随便聊一聊,彼此进一步认识一下。”
话虽如此,但我们四个新兵还是坐得笔直笔直的。
老刘笑了笑,对我们说:“汪xx和xxx,你们班长在外保障,下个礼拜才回来,所以,现在我临时当你们一周的班长。”
我的班长?他到底长得什么样呢?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好神秘的感觉,弄得我好期待。
当时我心里还在想,算命的不是说我会遇见真爱吗?
真爱在哪里?

楼主 下雨了z  发布于 2014-04-14 17:47:00 +0800 CST  
吃饭去了。吃完再来更

楼主 下雨了z  发布于 2014-04-14 17:49:00 +0800 CST  
第二天,午饭过后,我找到了杨2。
“你们昨天回去,没受罪吧?”
“还能弄死我不成?”
“你跟胖子少斗点嘴,他不爱开玩笑。”
“什么不爱开玩笑,开不起就开不起呗!”杨2左右看了看,小声跟我说:“我本来以为姓赵的够狠了,没想到我那班长比他还厉害。”
接着,杨2向我大吐苦水。把昨晚班务会上他们被批斗的详细过程向我描述了一番,“被叼就算了。居然还叫我写检查。写检查就算了,他妹的五千字。五千字啊小z,你帮我写吧!”
“你班长是谁啊?”
“周x。”
“不认识。”
“认识干嘛,别提他了。快点小z,把你带过来的烟拿出来。”
“你想死啊!”
“傻呀你。肯定不是在这。你去拿烟,我带你去个地方。”

楼主 下雨了z  发布于 2014-04-14 18:33:00 +0800 CST  
我的班长叫陈x,和我是老乡。
他回来的那天,下着雨。现在想想,似乎从看到他的那一刻,许多事情就已经注定!
那场雨,似乎也注定了日后我的眼泪将会流个不停。
当然,不是为了他!
……

“刘班长,我班长哪天回来啊?这都快一个月了。”记得当初下连时,老刘跟我说一周后,我的班长就回来的。
“谁知道呢,他也没和我们联系。你很想他回来吗?”
老刘说话一直都是四平八稳的,很少会有大的情绪波动。但是提起我班长,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也不是啊。只是很好奇,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左边嘴角微微扬起,他的笑我看不懂。
到后来,我了解老刘之后才知道,他这种笑,带着讥讽。
“马上清明了,估计要回来了。”
还真被老刘说中了,清明前一天,陈x回来了!
那天中午,我洗完脚准备回房午睡。一上楼,看到一个人走在我前面,穿着战靴,手上拿着帽子腰带。
我以为是下岗的哨兵。
咦?怎么进了六班?
到了五班我没有进去,好奇地往六班看了看。
“回来啦。”房间里,躺在床上的班副看了一眼来人,又继续看他的小说去了。
这么冷淡?
我正寻思着,班副看到了我站在门外。
“xxx,你班长。”
!!!
班长!就是他?
他闻声转头,也看向我。
皮肤很白,却有一些痘痘。脖子不粗却满脸横肉。小眼睛,扁嘴巴,大耳垂。好丑!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但他是我班长,我还是乖乖地跑过去问了一声好。
“哦?叫什么名字?”
“报告,xxx。”
初次见面,他问我答。得知我和他是老乡后,他小眼睛一睁笑了。
“行,去休息吧!”
……
躺在床上,我的心里失望不已。等了一个月的班长就这样?
想想自己有点外貌协会的作风,不禁摇了摇头,心里默念:“希望是个好人吧!”

楼主 下雨了z  发布于 2014-04-14 19:32:00 +0800 CST  
集训结束,要去拍合影留念了。一会回来继续更

楼主 下雨了z  发布于 2014-04-14 20:13:00 +0800 CST  
清明节到了。下连后的第一个节。
那天清晨拉了战备,见我表现良好陈x居然问我想不想外出,他帮我去报假。
能出去,傻子才不想呢!我含蓄地表示,辛苦班长了!
谁曾想,这次出去又栽了跟头。
听闻我能外出的消息,断货多日的战友们嘱咐我,回来多带点儿烟。在他们的威逼利诱下,第二天,我激动无比地走出了营门。
好几个月没看外面的世界,这一走出去,连空气都里都能闻到清新。
归队时,包里满满的零食下藏着许多许多的烟。我没有辜负战友们的重托!
但是,战友们却把我坑惨了。又是杨2,这个傻叼!
脑子缺根筋的8他,居然把烟揣在了兜里!被他班长发现了。
东窗事发后,这件事在几位班长中产生了轰动。随之而来的,是一场大搜查!
我们五个,又一次被一网打尽!
假日的下午,连队KTV内传来阵阵嚎叫。而我,半跪在班房里,接受陈x的审讯。
“让你出去,你就干这事?”陈x拿着包黄鹤楼质问我。
我低着头,没有吱声。
“说话。”
“说话!”他吼了一声。
“我让你说话!”声音越来越大。
妈的,我能说什么。我自己低着头一声不吭。
“去你妈的。”陈x飞起一脚,把我踢倒在地。
至始至终,我都没有开口,那个下午。我跪了两个钟头……
这就是我憧憬的军旅生活么?陈x的处罚让我感到深深的屈辱。新兵连叼着烟做俯卧撑,喝下泡着烟头的开水都没让我感到这么难受。
头一次,我看到这身迷彩感到深深的无奈!
晚饭,我赌气没有去吃。一个人坐在禁闭室,烟抽了一支又一支。
这一举动再次激怒了陈x,对着我大吼大叫了半个钟头。我一句都没听进去,只是感觉时间如此漫长
“陈x,我来跟他谈谈。”老刘走了过来。
陈x看了看他,扭头走了。
“走。到值班室去。”
“走吧”看我杵着不动,老刘拽着我去了值班室。

楼主 下雨了z  发布于 2014-04-14 21:38:00 +0800 CST  
找我谈心,老刘还是第一次。
下连以来,凭着新兵连打下的基础,我的体能素质在全连新兵中还算拔尖。新兵体能好,自然受班长喜爱。
但是陈x是一个从不夸人的班长,从来不会说一句你想听到的话。
那时候,排里面两个士官,他专门唱黑脸,老刘唱红脸。
每当我有一点点的小进步,老刘毫不吝啬赞美之词。时间一长,我就越来越讨厌看见陈x,而是希望多和老刘在一起。
面对陈x,只有沉默。和老刘一起,却是欢声笑语。老刘是连队里没有架子的两位班长之一。

值班室内,我不敢看老刘,默默低着头等他开口。
他笑着对我说,:“看你这样子,是知道错了。”
“嗯。”我轻轻吱了一声。
老刘弄来两张椅子,让我坐下,面带微笑做着我的思想工作。
也许是陈x的处罚让我印象太深,我的情绪始终提不起来。
老刘看我没精打采的样子,凑到我跟前对我说:“xxx同志,班长在和你说话你就这个态度吗?”
我知道他在装模作样,没有理会。
换作是别的班长,我根本不敢想象出现这种情景。但他是老刘。
一个月的相处,正因为他没有架子,我和他从普通的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的关系升华了一层,成了好朋友。
而我,体能还行,干活积极利索,他对我也是非常喜爱。
“你是一个很好带的兵,更是一个好兵。只是陈x不了解你。”突然,老刘话锋一转。
人都是爱听好话的,更何况此时我是一名身心饱受折磨的新同志。我心里有点开心,希望他再夸我几句。
“虽然只相处了一个月。但是你们每个新兵我都在观察,特别是你。”
“你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交待你什么事一点就通,办的也很漂亮。每次和你说话,你的眼神里我能看到灵气,我很喜欢。可是现在,眼里死气沉沉的,一点儿不像你。”
老刘的一番话,让我感动不已。他是一个士官,没有任何讨好我的必要,却依然说了这些心里话。或许,是想我开心点。又或许,是希望我想开点。
“我犯了错,你怎么不叼我。”
老刘笑了。他问我:“你有看见我叼过人吗?”
以前没在意,现在一想,还真是如此。
“可是,我犯了这么大的错,你还一直夸我,我心里别扭。”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美的很。人呐,就是爱矫情,就是爱犯贱。
“这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在我这来说,其实不算什么大错。”老刘说:“我不抽烟,但是从不反对别人抽烟。你抽烟我不管,自己注意,别当我的面就行。”
“我不敢……”
“嗯。”他笑了,眯着眼睛,挑了挑眉毛,把我也逗笑了。
(我靠,这里没写完呢,度娘字数限制了,只有另起了)

楼主 下雨了z  发布于 2014-04-14 22:33:00 +0800 CST  
忽然,老刘搂住我的脖子,靠上来对我说:“对嘛!这样多好。以后不许像刚才那样死气沉沉的。”
靠的那么近,他说话时呼吸全都落在我的脸上。
我感觉有些不自然,挣脱后指着他开玩笑说:“班长,你有口臭!”
……
他一下没反应过来,随即却坏笑道:“那多臭一臭就好了。”
靠!他居然不按常理出牌!我往旁边一跳,躲开了他。
“往哪跑!”
……
“开心点了吧?”闹了一会后,老刘摸摸我的头问道。
啥?他的话令我难以置信,我瞪着眼睛看着他。原来,他做这一切只是想让我开心?!
“又怎么啦?”见我瞪着他,他摸摸脸问:“我脸上长花了?”
陈x那里受到的委屈,在老刘这儿得到了彻底的慰藉。心中的不快在这暖暖的感动中荡然无存。
或许前后的落差太大,我一时间竟感动地说不出话来。
老刘伸出两根手指问我:“这是几?”
我按下内心的激动,答到:“2”
“没事啊,我以为你傻了呢。哈哈哈哈,你刚才那样子果然很2。”
他咧着嘴,露出白白齐齐的牙齿,很好看。
听着他那爽朗的笑声,看见他逗我时一动一动的眉毛,我心底,似乎有什么东西发了芽~
一直没有好好打量过他,现在认真地上看下看,竟发现自己的脸微微发烫。
“哟,脸红了!行了行了不笑话你了。”老刘话虽这么说,脸上依旧笑意盎然。
不敢再多看,我感觉再待下去脸都要烧坏了。
“别笑了,嘴巴臭死了!”没等他答话,我扭头跑出了值班室。
我这是怎么了?想起自己刚才的囧样我有点不知所措。一边拍拍自己的脸一边向班房走去。
……
“开心点了吗?”
“哈哈哈哈,你真2。”
……
是夜,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平静,脑海里回荡的全是他的声音。
“老刘”……

楼主 下雨了z  发布于 2014-04-14 23:20:00 +0800 CST  
话说,有没有人看啊。回个贴给点动力呗!

楼主 下雨了z  发布于 2014-04-14 23:58:00 +0800 CST  

楼主:下雨了z

字数:94804

发表时间:2014-04-14 20:4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10-16 02:38:10 +0800 CST

评论数:354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