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资料翻译:刚多林的陷落(全译)——选自HOME第二卷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7-12-20 12:27:00 +0800 CST  
译前记

这一篇也是有译文的,但可惜没有全译,我翻了翻,注释和评注大概能占到整个内容的三分之一。所以我打算译一份完整的,强迫症没得救啊……

本篇中所有译名使用文景版译名,没有文景版译名的会取自魔戒中文维基,再没有的原文照录。

有错误请各位指正。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7-12-20 12:28:00 +0800 CST  
刚多林的陷落

在Eltas所讲的Urin拜访廷威林特以及Urin、Mavwin、图林和Nienóri奇特命运的结尾(P116),写于散乱纸张上的手写稿接下去的实际上是一则简短的插曲,在插曲中,对如何来讲接下来的故事的讨论是发生在Mar Vanwa Tyaliéva(译注:即嬉乐不再的小屋,此译名出自魔戒中文维基)里的。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7-12-20 12:29:00 +0800 CST  
实际上那个时候,“锣声守护者”(译注:Gong-warden)Ilfiniol已经进来了,Lindo对他说道:“看啊,Bronweg之子小爱心,所有人都盼着你尽快给我们讲讲图奥和埃雅仁迪尔的故事。”Ilfiniol对此很是欣然,但他说道:“那是个了不起的传说,在正确无误地把它讲出来之前,大家应该来到小屋七次;而且它和Nauglafring以及有关精灵进展的那些故事互相牵扯(1),因此我很乐意给在座的Ailios以及岛屿夫人(译注:Lady of the Isle)Meril帮个忙,因为她找这所房子已经找了很久了。”

于是第二天信使们被派往长有许多高大榆树的korin(2),他们说Lindo和Vairë很乐意见到他们的夫人,因为在他们的客人Eriol暂时前往Tavrobel之前,他们有意举办一次宴会,而且打算好好讲一讲精灵的故事。于是,有三天的时间,这间屋子里再也没听到任何的故事,Vanwa Tyaliéva的人们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第四天的晚上,Meril在大队侍女的簇拥之下来到了这里,让这个地方充满了光明和欢乐;吃完了晚餐之后,大队人马在Tôn a Gwedrin(3)前落座(译注:Tôn a Gwedrin即嬉乐不再的小屋),Meril的侍女们唱了一些岛上所知的最美妙的歌谣(4)。

在这些歌谣当中,有一首日后被Heorrenda转译成了他子民的语言,这便是那首歌谣(5)。

然而,当歌声转为沉寂,坐在Lindo 椅子上的Meril说道:“Ilfiniol啊,现在来吧,在众多故事中开始讲起你的故事吧,讲得比你以前所讲得更为详尽。”

于是Bronweg之子小爱心说起了……(刚多林的传说)。

[原文如此]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7-12-20 12:29:00 +0800 CST  
这就是《图伦拔的传说》和《刚多林的陷落》之间的过渡(在后面给出了这则故事更早的“序言”)。似乎我父亲对哪个故事接在图伦拔后面有所犹豫(见注释4),但他决定是时候引入《刚多林的陷落》了,这个故事已经存在了一段时候了。

在这段过渡中,Ailios(即后来的吉凡诺,译注:此译名出自魔戒中文维基)在Eltas结束图伦拔的故事之时是在场的(“我很乐意给在座的Ailios……”),但在Eltas的故事开始的时候(P70),书中很明确地说到那个晚上他并不在场。在提议中说到Eriol会“暂时前往”Tavrobel(作为吉凡诺的客人),见第一卷175页。

Eltas讲了贝伦·埃尔马布威德的故事,似乎他并不知道这个故事刚刚在Mar Vanwa Tyaliéva里讲到过了,这个情况毫无疑问可以用那个故事在小屋之前从没有被讲起过来解释(见4~7页)。

讲《刚多林的陷落》这个故事的人,也就是Mar Vanwa Tyaliéva的“锣声守护者”小爱心,他已经出现在《失落的传说》里面好几次了。他的(多个)精灵语名字有许多不同的形式(见故事结尾处《对名称的修改》篇中的内容)。在《嬉乐不再的小屋》里,他被说成(第一卷15页)是“古老得无法计算”,而且“在他们寻找Kôr(译注:即提力安)的最后一次航行中,他和埃雅仁迪尔一起乘着Wingilot航海”;而且在到《埃努的大乐章》(第一卷46页)的过渡段里面,他“有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和一对快乐非凡的蓝眼睛,既苗条又纤小,没人能说出他是不是有五万或者十万岁”。他是一位Gnome,Bronweg/沃隆威之子(《精灵宝钻》中的沃隆威)(第一卷48,94页)。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7-12-20 12:31:00 +0800 CST  
《刚多林的陷落》的各篇文本

仔细想来,《刚多林的陷落》版本的历史极其复杂;尽管我会在这里把它的历史列出来,但就我的理解来说,实际上没有必要为了它而把对故事的阅读搞得很复杂。

最初有一份非常难解的手写稿写在了两本学校用的练习本上,故事的标题是《图奥与刚多林的流亡者》(这则故事导向了埃雅仁迪尔的伟大传说)。(实际上,这是在早期各篇文本中找到的唯一一个标题,但我父亲后来经常把这个故事叫做《刚多林的陷落》。)这份手写稿是(或者不如说,曾经是)这则故事的原始文本,时间大约在1916~1917年(见第一卷203页和《未完成的传说》P4),为了方便起见,我在这里把它叫做“图奥A”版。尔后我父亲并没有像对待“缇努维尔”和“图伦拔”那样对待它(它们的原始文本都被抹去了,原地写上了新的版本);在这则故事里面,他没有写下一个完整的新文本,而是任由大量老的故事存在,至少在它的前一部分里正是如此:随着修订的进展,铅笔文本上方用墨水重写的内容确实变得几乎连贯了起来,尽管铅笔的字迹没有被抹去,但它实际上已经被墨水的字迹抵消了。但哪怕在第二版变得连贯起来之后,仍有几处地方,旧的描述没有被覆盖掉,而只是被划掉了,保留下来的内容很容易读懂。因此,虽然“图奥A”版就和“缇努维尔”以及“图伦拔”(还有《失落的传说》里面其他的故事)一样属于一个后期的版本,即第二版,我父亲在“刚多林”上采用的方法却令人可以看出,至少这里的版本绝对不是完全的重塑(仍然算不上一次重新构思);因为假如故事后一部分中的那些段落仍然可以与两个版本进行比较的话,就可以看出他采纳的内容与旧作十分接近。而那些无法进行比较的地方很可能也是如此。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7-12-21 12:30:00 +0800 CST  
当所有的修改都业已完成(即当它变成了目前这个样子的时候),我母亲根据“图奥A”版整理出了一份漂亮的拷贝(“图奥B”版),就与原始文本的分歧而论,它极其严谨,只有非常偶然才会出现的抄写错误。我在《未完成的传说》(P5)中已然说过,这份拷贝“显然是在1917年”制作的,但现在对我来说似乎这是不可能的*。就和《埃努的大乐章》一样——它在“图奥A”版后来的增补内容中有所提及(P163),当然很可能当他在牛津大学为那本“词典”(第一卷45页)工作期间写下这个故事之前,这些构想已经萦绕在我父亲心头好一阵子了,但对“图奥A”版的修订更似乎也属于那段时期(因此拷贝自它的“图奥B”版也是在它的修订之后)。

* HumphreyCarpenter在《托尔金传》中说,那个故事是“1917年早期,托尔金于大海伍德的康复期间写出来的”,但他无疑指的是“图奥A”版的原始铅笔文本。

随后我父亲把他的铅笔用到了“图奥B”版上面,对它做了相当大量的修改,尽管这些修改大部分集中在了故事的前面一部分,而且几乎全部都是出于文体的原因,而非它的叙事。但正如我们要看到的一样,这些修改并非都是同时完成的。其中有一些写在了单独的纸条上,这些纸条里面有好几张在翻过来的那一面上写着一个语源学论述的不同部分,都和屠夫鸟即伯劳鸟特定的日耳曼语词汇有关,这些素材出现在了《牛津词典》Wariangle的内容里面。背面写有这些素材的纸条,其中之一显然包括了当采用口头表达时这个故事缩略内容的一个趋向(见注释21),根据这一事实几乎可以肯定,在1920年我父亲于“埃克塞特大学散文俱乐部”朗读它之前,“图奥B”版的许多修改就已经完成了(见《未完成的传说》P5)。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7-12-21 12:31:00 +0800 CST  
打字稿(“图奥C”版)的存在也显示出了“图奥B”版的修改并不是同时完成的,这篇打字稿没有标题,只写到了“你们的警戒之丘抵御着米尔寇的邪恶”(P161)。打字稿来自于“图奥”B版,当时已经对它做出了一些修改,但这些修改并不是据我推断完成于对它进行大声朗读之前的那些修改。这篇文章有一个奇怪的特点,那就是为许多名字留下了空白,而且后来只填上了其中一些。这篇文稿从头到尾有许多独立于“图奥B”版的变动,但都是关于一个次要人物的,没有任何一处在叙事上有重要意义。我推断这是一条逐渐消失的支线。

文本的历史可以表示如下: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7-12-21 12:33:00 +0800 CST  
因为叙事本身在这一历史过程中经历的变化非常小(哪怕“图奥A”版的原始文本有相当大的一部分几乎彻底无法辨认),接下来的文本就是最终形式的“图奥B”版,还有一些有趣的早期内容放在了注释里面。我父亲似乎没有对照着原文核对过这份漂亮的“图奥B”版拷贝,而且也没有找出它所包含的每一处抄写错误;当他发现的时候,他会根据自己的感觉重新修改这些错误,而非参考“图奥A”版。在极少数情况下我会回到“图奥A”版无疑正确的地方(例如P151,“一堵水墙出现在悬崖顶端左近”,这里“图奥B”版和打字稿“图奥C”版都写成了“悬崖顶端的高处”)。

在打字稿通篇之中,“图奥”被称作“Tûr”。在“图奥B”版里,这个名字在故事的前面一部分有时候会由“图奥”修改为“Tûr”(在最新的修订中,Tûr作为这个名字出现),但并不是每一次都是这样。显然,我父亲决定修改这个名字,但最终又决定不改了;我通篇使用的都是“图奥”。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7-12-22 17:01:00 +0800 CST  
这个故事附带着一份有趣的文档:这是一份尽管不完整却很重要名称列表(带有解释),这些名称出现在了故事里面,现在有些地方很难或者完全不能辨认。这些名称是按照字母顺序排列的,但只到了L。来自于这份列表的语言学信息包含在了《名称的附录》里面,但在这里也许可以引用该列表的题注:

就此由Eriol所展示的内容来自于Bronweg之子Elfrith [修改后的形式为Elfriniel]即小爱心的传授(他之所以得名,是由于他年轻而充满好奇的心灵)。在这些故事中使用的名称和词汇,要么来自于那个时候在这座孤岛上使用的Kôr精灵们的语言,要么来自于与之相关的一位Noldoli(译注:即诺多族),他是他们的亲族,被他们从米尔寇手中抢了回来。

这是它们第一次出现在《图奥与刚多林流亡者的故事》里,这些名称中首先出现的是Gnome语言的名称。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7-12-22 17:01:00 +0800 CST  
小爱心为故事所做的简短“序言”在“图奥A”版里出现了两个版本(一个被删掉了),在“图奥B”版中这个序言没有出现。第二个版本如下:

于是Bronweg之子小爱心说道:“我现在讲的故事是关于Noldoli的,他们是我父亲的子民,恐怕你们的耳朵里会响起一些陌生的名称,某些熟悉的人会用以前没听到过的名字来称呼,因为Noldoli说的是一种奇妙的语言,在我的双耳中它依然十分动听,虽然也许对所有的埃尔达来说并非如此。智慧之民将它视为Eldarissa(译注:指埃尔达的语言)的近亲,但它听起来并不是这样,我对这门学问一无所知。因此当这些名称出现的时候,我会告诉你们恰当的埃尔达名称,但有许多时候并不存在这些名称的埃尔达称呼。


“既然如此,”他说道,“那……”

更早的版本(抬头是“图奥与之前故事的过渡”)以同样的方式开始,但随即分道扬镳了:

……在我的双耳中它依然十分动听,虽然恐怕对聚集在这里的其余埃尔达与人类来说并非如此,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使用这种语言。和这个故事相关的人名与事物的名称都会讲到,然而有一点,看看那些来自于Kôr的埃尔达余者中在此之前就消失了的人,精灵没有真正的名字。既然如此,”他说道:“那图奥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7-12-22 17:02:00 +0800 CST  
这则“序言”就这样与故事的开头联系了起来。在第二个版本中出现了Eldarissa这个名称,即埃尔达或者精灵的语言,与之相对的是Noldorissa(在“名称列表”里出现的一个术语);涉及到的区别见第一卷50~51页。关于小爱心的话,在这里可以与儒米尔对Eriol谈到他的内容进行对比(第一卷48页):

“‘方言和口语,’他们说,‘于我,其中之一就足够了’——‘锣声守护者’小爱心从前就这样说过:‘Gnome语,’他说道,‘对我来说就足够了——它不是一种除了埃雅仁迪尔、图奥和我父亲Bronweg(你们装模做样地把他误称为沃隆威)之外就没人说的语言吧?’然而他最终不得不学会了精灵语,否则就注定要么沉默,要么离开Mar Vanwa Tyaliéva……”

经过这些冗长的准备,我列出故事的文本。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7-12-22 17:02:00 +0800 CST  


图奥与刚多林的流亡者
(这个地方出现在了埃雅仁迪尔的伟大传说里面)

于是Bronweg之子小爱心说道:“你们知道,图奥是一个人类。在很久很久以前,他生活在一块北方的土地上,这块土地叫做多尔罗明,即黯影之地。埃尔达中Noldoli族对此地知之甚详。

如今,从图奥那里来的人游荡在森林之中砍伐树木,他们对大海一无所知,也不吟唱关于它的歌谣;但图奥没有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他独自一人住在那个名叫米斯林的湖边,在周围的森林里打猎,用他那由木头和熊筋做成的凹凸不平的竖琴在湖畔奏乐。许多人听出了他粗陋歌谣中的才能,从或远或近的地方前来聆听他的琴声。但图奥留下他的歌声,自己去了人迹罕至的地方。他在这里学到了许多新奇的东西,接触到了漫游的Noldoli族,他们教授了他许多本族的语言和知识;但他命中注定不会永远生活在这些森林里。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7-12-26 13:03:00 +0800 CST  
尔后,据说有一天,在魔法和命运的引导下,他来到了一处敞开的地下洞穴,洞内有一条来自于米斯林湖的地下暗河。图奥进入了洞穴想探寻它的秘密,但米斯林湖的水一直把他冲到了岩洞的核心地带,他恐怕没法重见光明了。据说,这是众水的主宰乌欧牟在向他暗示一条Noldoli族建成的地下通道。

Noldoli族随后来到图奥面前,引导着他沿着一条山腹中的漆黑通道一路行走,直到他重见天日,看到这条暗河在一处两壁难以攀援的大裂谷中迅疾地奔流。如今图奥不再渴望返回了,而是想要继续向前,让河流引导着他一直前往西方。(6)

太阳自他的背后升起,在他的面前落下,但凡河水在大砾石之间溅起泡沫或突然跌落成瀑布的地方,水上都不时会交织成横跨峡谷的彩虹,但在夜晚,河流平滑的两壁会在夕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因此图奥将它称为“黄金裂隙”或是“以彩虹做顶的溪谷”,在Gnomes族的语言中,这两个名字是Glorfalc或Cris Ilbranteloth。

这时候,图奥已经在河谷中走了三天(7),渴了就喝这条密河的水,饿了就以河中的游鱼充饥,这些鱼或金色、或蓝色、或银色,样子也十分奇特。终于,峡谷变宽了,在开口处,它的两壁变矮,也更为粗糙,河床因为满是大砾石而更为壅塞,喷涌出大量的水沫。图奥在这里坐了很久,凝视着飞溅的流水,倾听着水声,随后他站起身来,从一块石头跳到另一块石头上,一边走一边唱歌;当峡谷上方一窄条的天空中出现了群星的时候,他会发出回声来回应自己急速拨弦的竖琴。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7-12-26 13:04:00 +0800 CST  
有一天,走完一段令人疲惫不堪的路程之后,图奥在深夜里听到了一声呼叫,他分辨不出这是什么生物发出的呼叫。他先说:“这是仙子。”又说,“不对,是一只在岩石间号叫的小兽。”当呼叫声再一次响起,似乎这是一种他所不知道的鸟类,在用一种对他的双耳既陌生又异常悲伤的声音啼叫——因为他在沿着黄金裂隙行走的整个途中都没有听到过鸟的声音,这个声音尽管哀伤,他却很高兴听到。在第二天早晨的某个时刻,他听到头顶上传来同样的呼叫声,抬头看到三只白色的大鸟在峡谷上方扇动着有力的双翅,发出了和他在夜晚听到过的同样的啼声。这是海鸥,欧西的鸟儿。(8)

河道的这一部分在水流中出现了一些岩石的小岛,山谷两侧落下的岩石周围环绕着白色的沙砾,因此十分难走。在找了一阵子路之后,图奥发现了一个能让他终于花大力气攀上峭壁的地方。一股清风扑面而来,他说道:“太好了,这就像饮下了美酒。”但他不知道自己已然靠近了大海的区域。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7-12-26 13:05:00 +0800 CST  
就在他沿着河的上方行走的时候,深谷再次变窄,两壁高耸,于是他来到了高高的悬崖顶端,继而是一处充满了嘈杂声的狭窄地段。于是图奥向下望去,目睹了一幕恢弘的奇景——只见一股自海峡上溯的汹涌洪流倒灌入河中,而来自遥远的米斯林湖的河水依然奔流如故,两股水流冲撞角力,顶起了一堵几乎直抵崖顶的水墙,水墙顶上的泡沫随风搅动。之后米斯林湖的河水不敌,洪流袭入,咆哮着倒涌进峡谷,淹没了岩石的小岛,搅起白色的沙砾。因此图奥感到恐慌,跑了开去,他不知道大海的方向,然而是埃努令他心中起意攀上了溪谷,否则他会被涌入的潮水淹没,这次凶猛的潮水是由西方吹来的大风造成的。随后,图奥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不长树木的崎岖地带,来自日落方向的风扫过,所有小草和灌木因为风向的影响,都向黎明日出的方向倾斜。他在这个地方流浪了一段时间,直至遇到了黑色的悬崖,第一次看到了大海和波涛。那一刻,太阳远远地从大地的边缘之外沉入大海,他站在崖顶张开双臂,心中充满了深切至极的渴望。如今有人说他是第一个到达大海边并目睹它的凡人,也是第一个体会到它所带来的渴望的人类,但我不知道他们这么说是否恰当。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7-12-27 13:32:00 +0800 CST  
他在这片区域建造了住所,生活在一个由黑色大石堆成的洞穴里面,除了高涨的洪流用蓝色的海水暂时铺满洞底的时候,地面上满是洁白的细沙。而当可怕的暴风雨袭来,泡沫会涌进洞里。他独自逗留了很长时间,或是在海滨漫步,或是在潮水褪去的岩石上走来走去,对自己见到并逐渐了解到的各处水洼、大海草、滴水的山洞以及奇怪的海鸟感到惊奇。然而涨落的潮水以及海浪的声音永远令他最为好奇,对他来说,这些似乎一直都是新奇和难以想象的东西。

他曾经乘着一叶小舟在米斯林湖平缓的湖面上四处划行,船首的形状就像是天鹅的脖子,水面上远远传来野鸭和水鸡的叫声,这条船在他发现了那条暗河的那一天就丢失了。尽管他的心一直都对大海涌动着一股奇怪的渴望,他却没有像河流一样在大海上探险。在每一个平静的夜晚,当太阳从海边落下的时候,他心中便滋长出一股强烈的渴求。

他有一段来自于暗河的木材,那是一段非常好的材料,是由Noldoli族从多尔罗明的森林里面砍伐下来的,有目的地漂送给了他。但除了海湾中隐蔽之处的栖身之所以外,他还没有建造任何东西,这处住所此后在埃尔达中被称为Falasquil。经过漫长的劳作,他用刻有他所知道的米斯林湖流域的野兽、树木、花朵、鸟类的雕刻品来装饰他的住所,这些花纹中以天鹅为首,因为图奥喜爱这个标记,此后它变成了他自己、他的亲族以及子民的象征。他在那里渡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空旷大海的孤独进入了他的内心,哪怕独居的图奥都渴望听到人类的声音。于此众埃努有些事要做:因为乌欧牟喜爱图奥。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7-12-27 13:32:00 +0800 CST  
那是夏季之末,有一天早晨当图奥沿着海滨眺望的时候,他看到三只天鹅在高空由北方快速飞来。他在这一片区域以前并没有看到过这些鸟儿,因此他把它们当作一个征兆,说:“我的心想要离开这里出发远行已经很久了;看啊!现在我终于要追随这些天鹅了。”瞧,这些天鹅落到了他所在海湾的水面上,在周围游动了三次,然后又重新升上了天空,沿着海岸慢慢向南飞去。图奥背着他的竖琴和长矛跟随着它们。

那一天,图奥跟在它们后面走了很长一段路程,在夜晚来临之前,他来到了一个重新出现了森林的地方,通过这块土地上的景物,他看出自己现在来到了和Falasquil的海滨大为不同的地方。这里有图奥熟悉的巨大悬崖,它们周围环绕着大山洞、巨大的喷水孔以及壁立千仞的小海湾,但从悬崖顶端,有一块凹凸不平的土地径直伸向荒凉的远方,远处的山丘构成了这块土地东方蓝色的边界。然而他现在看到的是一片漫长而倾斜的海岸以及伸展的沙滩,远处的山丘越来越靠近海边,黑色的山坡上覆盖着松树或冷杉,山脚下则生长着桦树与古老的橡树。源自山脚的淡水急流从狭窄的裂缝中冲刷而下,迎头碰上了海滨与咸浪。有一些裂缝图奥恐怕无法越过,这些地方通常也很难走,但他依然吃力地爬了上去,因为天鹅一直飞在他的前方,时而突然转弯,时而急速向前,但从没有落地,它们强壮的双翼拍打出的气流鼓舞着他。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7-12-28 12:37:00 +0800 CST  
据说图奥就像这样往前走了好多天,尽管他全力以赴赶路,从北方而来的冬季依然比他快了一点。然而当某个早春降临到河口的时刻,他还是来到了这里,野兽和天气对他都毫发无损。这块土地不那么靠北,水流也比黄金裂隙的更为和缓。此外,当他能以太阳和群星作为标记的时候,通过海岸的趋势来看,与其说大海在他的南面,倒不如说是在他的西面;但他一直让大海处于他的右手一侧。

这条河从一处优美的峡谷流下,两岸是富饶的土地:一边覆盖着青草和湿润的牧场,而另一边是生长着森林的斜坡;河水缓缓流入大海,不像北面那条来自米斯林湖的河水入海时那样激烈。陆地的长舌像岛屿般伸展出去,上面长满了芦苇和茂密的灌木丛,直到更接近大海的地方沙砾被耗尽;这些地方受到一大群鸟儿的青睐,它们多得图奥在任何地方都没有遇到过。空中充满了它们或尖利,或哀伤,或如同哨子一般的叫声。图奥在它们洁白的羽翼之中失掉了那三只天鹅的踪迹,并且再也没有见过它们。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7-12-28 12:37:00 +0800 CST  
随后,图奥有一阵子对大海心生厌倦,因为他为自己行程的挫折而苦恼(译注:这一句原文为for the buffeting of his travel had been sore)。那天夜里,Noldoli族来到他面前,他从睡梦中站起身来,这同样是出于乌欧牟的设计。经由他们蓝色灯笼的引导,他找到了一条在河边的路,当日出的黎明铺满他右手边的天空之时,他已经深入内陆很远了。看啊!大海和涛声已经远远被他甩在了身后,因此迎面吹来的风在空气中没留下任何气味。就这样,他随后来到了被称为“芦苇之地”Arlisgion的地方,它坐落在多尔罗明以南的土地上,这些土地由铁山脉从中与多尔罗明分隔开来,山脉的尖坡甚至探到了大海。这条河发源于群山,哪怕在这个地方,它的河水也极其清澈,冷得不可思议。如今这条河在埃尔达和Noldoli族的史料中最富盛名,在所有的语言中,它的名字都是“西瑞安河”。图奥在此休息了一阵,直到渴望再次驱使他起身上路,沿着河岸走了许多天,越走越远。当他来到一处更加美丽的地方之时,春天尚未完全过去。在这里,小鸟们用优美的音乐向他高声鸣唱,因为没有其他鸟儿能像垂柳地的鸣禽那样歌唱,此时他来到的就是这个神奇的地方。河流在这里两岸低矮,蜿蜒曲折地穿过一大片平原,平原上满是最芬芳的草地,宽广而青翠;两岸边生长着说不出树龄的柳树,宽阔的河面上散落着睡莲的叶子,它们的花朵尚未结苞,但垂柳下的菖蒲(译注:这里用的是flaglilies,没查到,flag是菖蒲)已经抽出了利剑般的绿叶,莎草林立,芦苇成阵。此时有一个窃窃私语的灵魂生活在这些阴暗之处,它在黄昏对图奥悄声私语,让他不愿离开;到了清晨,不可胜数的毛茛形成的壮丽美景令他更加不愿离去,于是他留了下来。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7-12-28 12:38:00 +0800 CST  

楼主:一入盗门深似海

字数:70325

发表时间:2017-12-20 20:2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1-06 18:24:08 +0800 CST

评论数:37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