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长期更新】交织的命运,牢固的羁绊:六色魔方



楼主 心忄青女子  发布于 2020-03-14 23:34:00 +0800 CST  
嘛,开这个天坑就是想把自己的角色的故事给记录下来,不管是欢乐的日常还是悲伤的变故、无厘头的骚话亦或是充满深意的哲思。
.
之前还担心自己的文笔不自已支撑起这宏大的剧情,但现在我已经学会了迈出第一步。在更新的过程中我的文风可能会变,变的更成熟或者骚话连篇,欢迎大家见证我文风的成长。
.
高中三年沉淀下来的脑洞在我一步步成熟的文风下将逐渐转换为文字。如标题所述,这个故事非~常长,时间跨度大概为一百多年,讲述的是35和他的小伙伴们的逗比日常,所以你想等到这个贴子完结?抱歉,那得是三五年之后的事情了。
.
在这个大坑下面会有很多独立的小坑,有时候脑洞不够导致这些小坑只能在那里坑着,敬请谅解。
.
总之,废话不多说,让我们一起开始这趟旅程吧

楼主 心忄青女子  发布于 2020-03-14 23:35:00 +0800 CST  
之前的贴子因为被大量吞楼已经乱掉了,不方便查阅观看,所以就决定开新帖。
.
旧帖子就不要去打扰乐。它是一个可怜的、被系统吞掉的精贴。因为是精贴,所以无法删除;因为被吞掉的精贴无法撤精,所以旧帖子就像僵尸那样躺在那里
.
不过也不用担心新帖规模的问题,毕竟原帖才将近19万字,差不多是预计字数的五分之一。可可又爱爱的读者们只要踊跃回复,一定能够让它恢复生机哒!

楼主 心忄青女子  发布于 2020-03-14 23:35:00 +0800 CST  
链接专楼
所有链接的密文将在此楼投放方便查阅 吧友们不要在此楼发任何回复,发了也会被我删掉,谢谢配合
使用方法:百度搜索“与熊论道pcmoe”,进入网站,将楼层中“熊曰:……”内容粘贴在第二个框内,之后点击“领悟熊所言的真谛”即可得到链接。

楼主 心忄青女子  发布于 2020-03-14 23:35:00 +0800 CST  
问题回复楼
在链接提取过程中遇到任何问题,请在此楼层回复。
常见问题:
1.找不到与熊论道官网?
必须是百度搜索。不要使用搜狗或者360等其他搜索引擎。一般搜出来的第一个就是官网。
2.绝对禁止在线解压。
手机对着云文件点一下就会进入在线解压,所以要谨慎操作。楼主加密的压缩包在线解压是无效的,还会导致楼主资源和链接都挂掉。一定要下载好了到设备本地去解压。
3.下载的文件到了哪?
手机路径:所有文件(打开你的文件管理器)→BaiduNetdisk
电脑路径:在客户端 设置→传输 中可以看到

楼主 心忄青女子  发布于 2020-03-14 23:35:00 +0800 CST  
@不落的余晖⛅@勇气♤@Evalyn♬@海天相间😄@钢的进击

楼主 心忄青女子  发布于 2020-03-14 23:41:00 +0800 CST  
@苏涉之😜@☞付然硕☜@阿童木小天使😄@芮[email protected]🔯扁扁

楼主 心忄青女子  发布于 2020-03-14 23:41:00 +0800 CST  
@请叫我英雄✨@年里夏@郝波纹@圣骑士刷刷🔥@家家asd67

楼主 心忄青女子  发布于 2020-03-14 23:42:00 +0800 CST  
@心止于水🌊@♀不咕鸟唯爱♂@自由时代号@小水人39😂@遗韵冉雨

楼主 心忄青女子  发布于 2020-03-14 23:42:00 +0800 CST  
@悟空№哆啦@理解传01

楼主 心忄青女子  发布于 2020-03-14 23:42:00 +0800 CST  
【你是凯蒂?不,我是希尔瑞斯】
2124/04/01

八分钟前的阳光避开天上的云隙,穿过透明的四月绿叶,带着叶子独有的生机撒进LILAC学校西二食堂的拼花地板。虽说还是大白天,食堂内还是打开了天花板上的顶灯,给略显阴暗的室内增添了些许情致。此时正值中午,正是人们奔赴中饭的集中时间段,排列在餐盘中,静候着自己命运的菜肴氤氲着暧昧的蒸汽,后者在丁达尔效应的铁律之下给食堂上方制造了一层梦幻的光影,但是匆匆来去的人们并没有观赏的闲情逸致。

扫过一排排放置菜肴的柜台,会发现在最里边的一个柜台旁边站着一只红色机器猫。虽说这里没有雾气的干扰,但是角落的阴影之中,还是难以看清他脸上的细节。斯韦尔奇回过头看了看小心盛放在餐盘中的炒回锅肉,一层淡淡的油光挑逗着看见它的人的视觉,不经意的一抹绿色暗示了葱花的存在。然而,这些小把戏却并没有完全驱散人的理智。斯韦尔奇看到,刚刚有好几个人都好奇地走了过来,但是在辨识出这究竟是什么菜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地心领神会,和斯韦尔奇对视一眼,默默一笑,兀自走开。斯韦尔奇看了看表,正巧,刚过时间,虽然周六不上课,但是必要的训练还在雷打不动地进行。不一会,应该就会有更多的人来到这个柜台。

今天,是愚人节。

如果不把调料考虑在佐料内的话,这道菜可以被称作“豆豉回锅肉”。但实际上,这里面用于调味的花椒占了相当大的比例,以至于你可以在每五粒豆豉中找到一颗花椒粒。虽然醇香豆豉的味道中混合着淡淡的炒花椒清香,挑逗着人的食欲,但是如果真正下口,不难想象嘴巴究竟会麻到什么程度。

这道花椒豆豉回锅肉算得上是斯韦尔奇给LILAC学生及教职工的愚人节小惊喜,但由于是私人举办,在这道菜出锅前知道这件事的人十个指头就数的过来。由于害怕浪费,这道菜的供应量远远少于其他正常菜肴的份量,也正因此,餐盘小巧的体积让斯韦尔奇即使在柜台的另一侧也能用单单一只饭勺的长度覆盖整个餐盘区域。别的餐位都是几个大叔大妈齐上阵,唯独自己的餐位只有自己一个在负责,相形之下不免显得有些清寂。

不过,份量低并不是这个餐位只有他一个人负责的唯一因素。由于害怕担责,尽管斯韦尔奇在事前努力劝说,还是没有厨师愿意配合他。负责炒菜的师傅话语闪避目光游移,负责清理食材的师傅沉默不语置身事外,清理餐盘的机器人则以会一直干到世界末日的架势按部就班机械地工作。斯韦尔奇不太想为难他们,于是便亲自上手。虽说这会那些师傅都在各自的岗位忙着打饭,但斯韦尔奇总是不时感觉到从各个取餐口后面投来的目光。

他知道,在这些目光中有一部分是在嘲笑他考虑不周,因为这可能会引发意外,从而给他的职业履历抹上污点。但这并不在斯韦尔奇的考虑范围之内。进食堂的人有相当一部分人不会来这个角落取餐,即使有人来这个角落,也会被可能的美妙体验劝退。而剩下的那些愿意大胆尝试的人,斯韦尔奇会上前恭祝愚人节快乐并且做出警告。不听劝告吃出毛病是你自己的问题,和我有什么关系?想到这里,斯韦尔奇用手悄悄探了探裤子的口袋,还好,录音笔还在。

楼主 心忄青女子  发布于 2020-03-18 23:06:00 +0800 CST  
不仅仅是上述情况不会发生,这一次经历反而还会给他的履历挂点金。劝说LILAC学校总务处把这场私人活动的全部责任都从其他厨师揽在自己身上、与后勤部门和批发市场交涉多采购花椒、和财务处沟通把多出来的开支都算在自己头上、早几年便和食堂厨师打成一片并且不时在食堂厨房和其他厨师互传经验……作为一名预备政委,这些都是非常合格的专业素养,政治部门的人没有理由忽视这一点。

实际上,这么说并不是完全的空穴来风,那些要跳出来指着斯韦尔奇鼻子说他痴心妄想的人也应该闭上嘴巴。就在一天前,政治部门的人在WhatsApp上给他发来消息,夸赞了他为这次愚人节食堂活动所做的努力,并且在字里行间暗示说他们已经把斯韦尔奇的入职事项提上了日程。不过,即使他们在愚人节这一天发这样的消息,斯韦尔奇依然会选择相信,毕竟,政治部门可不是什么随便的部门。

就在斯韦尔奇上下滑动手机屏幕,查看政治部门给他发来的消息时,他听到有人叫他。他抬起头来,脸上仍然挂着笑意。

“嘿老兄,周六快乐。”邡斯愉快地敲了一把他的肩膀,没有用愚人节作为贺词也是怕对方误解。

“好久不见啊邡斯。”斯韦尔奇笑着回应道,“训练辛苦了吧?”

“还行,要不是肚子饿了我估计能表现得更好。”邡斯解开了一颗上衣扣子,敞了敞热气。

“那你吃饭啊,来这里干什么……?”

“我闻着味道来这里的。”邡斯认真地说道,“这里最香了。”

“啊咧……”斯韦尔奇瞟了一眼身后那一盘子的豆豉回锅肉,“可是……那里面有花椒欸。”

“食堂哪道菜里面会没有花椒啊?”

“这里面的花椒比一般的多放了一些欸……”

“避开不就行了吗?”

“花椒是和豆豉一起炒的,很难避开……”斯韦尔奇解释道,感觉有些无力。

“欸?有创意。”邡斯眼睛一亮,点头赞叹道。

“这是愚人节的特供菜肴啦……”斯韦尔奇再次解释道,“主要的还是愚人的功能,从味道的角度来说没什么食用价值。”

“可是我饿了啦——”

“你可以去吃点别的菜啊……”

“可是这道菜闻着最香啊。”邡斯晃着斯韦尔奇的肩膀说道,“你是想馋死我吗啊啊啊啊啊啊——”

“好好好,先放开我啦。”斯韦尔奇拨开了邡斯的手,舀了一小勺花椒回锅肉放进邡斯的餐盘里面,“觉得不好吃就倒了哈,先说好。”

“怎么会不好吃呢?”小声咕哝着,邡斯站在原地,夹了一筷子花椒肉放进嘴巴里,咀嚼了几口后,表情凝固,瞳孔聚焦在了某一点。

“果然很难吃吧?”斯韦尔奇见对方有些异样,扬起菜勺,打算将邡斯餐盘里的花椒回锅肉舀回去,“就不收——”

“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哈?”斯韦尔奇疑惑道。只见对方脸上凝固的表情变为了崇敬,目光转向那一大盘花椒回锅肉后,表情迅速转变为了贪婪,“喂,该不会——”

“我还要哦。”邡斯把自己的餐盘放在了一边,转身想要抢夺斯韦尔奇手里的菜勺。

“不行啊,你还没吃完。”

“说的也是。”邡斯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餐盘里仅剩的那点花椒回锅肉赶到嘴巴里慢慢地咀嚼,那表情仿佛是在品尝什么世间美味,“给我再添一点吧。”

“你会吃坏肚子的——”

“可是不吃的话我会把肚子饿坏的。”不知为何,斯韦尔奇没有防住,竟然被邡斯强行抢到了菜勺。邡斯如猛虎扑食般从取餐盘中舀着,把油滴得到处都是。

看着眼前荒诞的场景,斯韦尔奇不禁愕然。

至少,他不用担心这些菜会浪费的问题了。

楼主 心忄青女子  发布于 2020-03-18 23:07:00 +0800 CST  
@不落的余晖⛅@🍀卿若安然🍀@Evalyn♬@勇气♤@苏涉之😜

楼主 心忄青女子  发布于 2020-03-18 23:08:00 +0800 CST  
@阿童木小天使😄@芮[email protected]请叫我英雄✨@郝波纹@圣骑士刷刷🔥

楼主 心忄青女子  发布于 2020-03-18 23:09:00 +0800 CST  
@自由时代号@小水人39😂@遗韵冉雨@理解传[email protected]悟空№哆啦

楼主 心忄青女子  发布于 2020-03-18 23:09:00 +0800 CST  
@🌊泥栗丹袁大佬有兴趣来追我的文嘛

楼主 心忄青女子  发布于 2020-03-18 23:32:00 +0800 CST  
@青色软垫

楼主 心忄青女子  发布于 2020-03-19 14:56:00 +0800 CST  
【你是凯蒂?不,我是希尔瑞斯】
2124/04/01②
封闭的房间内,悬挂在天花板之上的二极管默默消耗着电能,为周围的空间提供了自己所能给予的光源。周围的一圈桌子上排列着各种各样的电子仪器,电线走向杂乱无章,桌上的稿纸或者实验报告之类的文件被放得到处都是,但是试管或者蒸馏烧瓶之类的实验器材却摆放的整整齐齐,让人感觉这间实验室的管理员曾经努力的想要把一切都弄的整洁有序,但是最后却以失败告终。玻璃推拉门旁的登记簿上,登记纸垂头丧气地耷拉着,上面的字迹龙飞凤舞。在登记簿下方的地面上随意地躺着一支水笔,上面沾了些灰尘,从比干上的裂纹和灰尘的印记来看,这支水笔被踩过,现在似乎已经被遗忘掉了。

人流从玻璃推拉门后面稀疏地穿过走廊,不时有小姐姐或者小哥哥向实验室内投来好奇的目光。每当这时,拉蒂只能假装没有注意到那些视线,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到手头的工作上。但是这也只是徒劳,放置在实验室一角的废液回收桶散发出来的腐酸味持续地刺激着她的嗅觉处理器,这让拉蒂完全无法全身心地投入到眼前的实验环境数据模拟之中。就在她再一次敲错回车键时,门铃声第三次响了起来。

“进来!”拉蒂叹了口气,抬起右手腕,对着手臂上戴着的联通实验室外通讯界面的简易麦克风说道。接着便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缓解僵硬的身体,慢慢走到门口打开那扇贴满了便利签的简洁白门。“请问——”

眼前的女人穿的西装极为熨帖,高高的盘发也暗示了她的一丝不苟。看到她后,拉蒂愣了愣神,方才收起懒散的态度和肉眼可见的情绪,不动声色的敬了个礼:“副司长下午好。”

“中午好,拉蒂a梦。”朱迪斯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这是她的象征动作,“但是我之前也和你强调过了,不过不用叫我副司长,叫朱迪斯小姐就可以了。”说完,她微微一笑。

“好的,朱迪斯小姐。”拉蒂本来还想和朱迪斯客套一番,但是又觉得有没这个必要,虚与委蛇可不是有“快刀女侠”之称的朱迪斯的一贯作风。拉蒂决定单刀直入,虽说被人事司副司长找上门来一般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副司长……啊不朱迪斯小姐,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出来吧。”朱迪斯轻抬右手,一个看上去恬静聪明的女孩子从朱迪斯身后走了出来。她扎着高高的马尾,和其他研究生一样穿着白的发黄的实验袍,但这并不影响她从内而外散发出来的个人魅力。拉蒂不禁有些奇怪自己之前怎么没看见她。

“这位是?”

“松下笙,新来的研究生。今后的一个月她就跟着你在你的实验室做研究了。”朱迪斯解释说,拉蒂注意到她又推了一下眼镜,“你应该知道的,三月初LILAC合格的研究生就正式进入咱们的科研部门了,这项工作本来五天左右就能完成,但是导师的分配、专业的调动和其他的一些琐碎事情还是占用了不少时间。但是这些杂事处理的也比较快,松下笙属于最后一批流动的研究生。”

“这样啊~你好~”拉蒂听完解释后,欣然上前同松下笙握了握手,“但是朱迪斯小姐,这件事情您没必要亲自来做啊。”

“当然有必要,别忘了今天可是愚人节。”朱迪斯眼中,凌厉的锋芒一闪而过。

“嗯?您是说松下笙小姐分配到我这里的事情是一个愚人节玩笑吗?”

“不是这样的,都怪我没解释清楚。”朱迪斯轻笑了出来,“其他能用的人都没大没小的,让他们来通知反而会让这件事情显得像一个愚人节玩笑,所以才需要我亲自出面啊。”她又推了一下眼镜,“更何况,今天是周末,研究生分配调动的杂事已经完成了,我刚好出来逛逛放松放松。”

楼主 心忄青女子  发布于 2020-03-21 23:34:00 +0800 CST  
“原来是这样啊……真是有劳您了。”拉蒂擦了擦汗,“那么,对于松下笙小姐,我现在需要做些什么吗?”

“暂时不用,我还有些事情要和她交代一下。到你这边来只是通知你一下。另外,邮件发到你邮箱了。”说着,她便转身离开,手还在背后做了个手势,松下笙见状赶忙跟了上去,临走前还不忘朝拉蒂做一个鬼脸。

拉蒂一直注视着两人的背影,直到两人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她回了回神,转身走回自己的实验室,却发现已经有人在那里了。

“好久不见啊。”末弘黎槿笑道。

“咱们不前天才见面吗?”拉蒂笑着回应,“你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一会了,看见人事司那个领导在和你谈话,我就站在旁边等你咯。”

“这样嗷。”拉蒂点点头,“那你这次来——”

“又来借一些实验药品啦。”黎槿挠挠头,“你哥让我来借的。”

“那也不用每次都来我的实验室借药品啊。我已经够忙的了。”拉蒂扶额,“是我哥说的让你来我这的吗?”

“没有这回事。”黎槿解释道,“我之前去问过生物五号实验室了,是负责人说来你这里的,她说你这里药品多。”

“T女士?我寻思着我和她也没仇啊。”拉蒂思忖道,突然间思路被走廊上传来的悠扬铃声打断,脑袋断线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诶呀,到吃饭时间了。”

“唔?这么快?我该走了。”

“等会,你还没吃饭吧。”

“诶呀……确实呢。”

“没关系的,我请你吃饭呀。我这里有科研部职工食堂的员工卡。”拉蒂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挥了挥,“里面的钱我多的花不完,帮我花点呗?”

愉快地同意之后,两人在实验室收拾了一下,便起身走向了充满饭菜香味的食堂。

“你们班上那点破事还是没变啊?我听说……”

“哈哈哈哈哈哈。我和你说,津岛樱圳那家伙……”

就在两人开心地互侃时,走廊的另一头,两个人手拉手走了过来,其中一个是T女士,另外一个则是阿曼达。看见拉蒂二人迎面走来,T女士眼神躲闪,而阿曼达则挂起不屑的笑容,用什么东西得逞的眼光扫视着她们两个,那神情仿佛自己的某个直系亲属当上了LILAC的董事长。

待阿曼达两人从身后走远后,末弘黎槿轻轻地“哦”了一声。

“怎么了?”由于刚刚吞了一只苍蝇,拉蒂进食的欲望早已减半。

“管理员旁边那个,是阿曼达对吧?”

“你怎么知道?”

“估计你还不知道,我们年级已经传疯了,你们科研部有一个绿茶,说的就是阿曼达。”黎槿对着拉蒂的耳朵悄声道,“今天亲眼目睹才知道,传言居然是真的。”

“那些传言都是夸张啦。”拉蒂辩解道。她曾听35提起过自己在班上听到的有关阿曼达的见闻,这些见闻确实夸张,但是是往另外一个方向夸张,事实实际上更为精彩和狗血。

“等会吃完饭我去找另一个管理员吧,但愿他没有被阿曼达的咸猪手碰过。”末弘黎槿祈愿道。

“应该不会吧,今天除了T女士在岗之外,剩下的管理员就是史帝芬先生了。”拉蒂没说出口的是,史帝芬先生是一个钢铁直男。

对视了一眼之后,两个女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楼主 心忄青女子  发布于 2020-03-21 23:34:00 +0800 CST  
@不落的余晖⛅@🍀卿若安然🍀@勇气♤@Evalyn♬@海天相间😄

楼主 心忄青女子  发布于 2020-03-21 23:36:00 +0800 CST  

楼主:心忄青女子

字数:31029

发表时间:2020-03-15 07:3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4-07 05:40:24 +0800 CST

评论数:44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