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天道】【授权转载】《逆光·逆流》By 夤夜月(现代,涉警涉黑)

一楼冢不二。
二楼授权。
三楼介绍。
四楼可以回复,谢谢合作。

楼主 lj69723  发布于 2012-02-20 21:26:00 +0800 CST  
说是授权其实是短信记录...算吧算吧?

00:53 本人:
‘有转发到贴吧吗?’
00:57 夜月大:
‘没有哎~嫌麻烦呢~噗~’
00:57 本人:
‘那俺来转吧?这么棒的文应该多发发。’
01:01 夜月大:
‘噗~谢谢~写我的笔名就可以了哦~夤夜月。’

以上~就是这样~

P.S.请叫俺小千~

楼主 lj69723  发布于 2012-02-20 21:32:00 +0800 CST  
嗯,接下来是文。
此文鲜鲜网首发,连载中。
晋江也有连载,喜欢晋江或鲜鲜网的亲可以直接去看。
作者:夤夜月,鲜鲜网和晋江都有坛子~很棒的文呢~

俺每天发三章~以上~

楼主 lj69723  发布于 2012-02-20 21:35:00 +0800 CST  
额...好吧...俺原谅你了,要支持文哦~

楼主 lj69723  发布于 2012-02-20 21:36:00 +0800 CST  
作者原话:

2011.11.20.19:19。这是为圈子里同僚们写的第二篇贺文,并且是某没有接触过的背景设置,所以某在构思文章的时候十分兴奋,虽然自己也不知是在兴奋些什么,笑~偶对黑道这类真的完全不晓得,只能说这文尽量不脱离常识罢,如果脱离了烦请指正,但不接受拍砖。——因为是贺文。私心不希望出现任何不愉快的事,所以只要不是凤儿不喜欢就只能请大家多包涵了。


由于大背景及人设(主要指成长环境及工作职业)的关系,主角性格部分锐化。看过Ryokutya大人《从前事》(不敢相比较只是例举)或是某的《不落》和《荒城》的亲,如果不能接受任何其中一部恳请绕行。


再来虽然是贺文,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更新无法保证,只能说绝对不会坑,并且主角们一定是HE,在此先向凤儿以及其他看文的各位备案并再次致歉,不好意思了凤儿。


祝生日快乐。O(∩_∩)O~抱抱~


以上,合掌。

楼主 lj69723  发布于 2012-02-20 21:38:00 +0800 CST  



忍足钻进车里时惊讶的发现手冢居然闲置着手中的报纸专心看着窗外,不由得顺着那方向外瞥了两眼,对街似乎正打得热闹,中间一个浅色身影带着笑周旋在五六个男子中间。“伸手倒是不错。”忍足随意评价一句,手冢淡应一声。

“Atobe怎么说。”

“你觉得他会怎么说。”那大少爷除了说少操闲心之类还能说些什么。见他没有回应,深谙手冢一脑多用的本领忍足推下眼镜翻翻手中的资料言简意赅:“简单说来就是有人换走了‘那边组’的货,似乎是刻意留下了线索引向了景天集团的货运线路。真田接了暗线来问情况,大概是因为线索太过明显反而疑窦丛生吧。只是不知是投石问路还是小角色的头脑发热。”

手冢没有回话,忍足继续道:“Atobe还说最近蜃那边有点异动,让我们小心一点。”

“嗯。你不过来帮他?”

“哈,他刚才还抱怨你冷血地都不上去慰问一下呢。我若强行留下他会生气的,不过他有让我给你带话呢。”

“你可以不用带。”

忍足不怀好意地笑:“那怎么可能。你明知道谁的话我都可以不听,唯独是他就不可能!嘛~Keigo说‘告诉Tezuka那个混蛋,这次跟他赌五日,我若解决不了问题就给他放十天假。反过来他得给本大爷放十五天假!’这样~是原话哦~”手冢转过脸轻推一下无框眼镜,面无表情:“告诉他,把他的假期缩短到五天,我赌。”将车窗升起,手冢端起报纸:“Kawamura,开车。”“是的。”为人忠厚老实的司机应得响亮。忍足无奈笑笑。




“Inui说这次招来的人恐怕都达不到你的要求,正在为此烦恼呢。要不要扩大范围?”

“你们看着办罢,动作不要太大就可以。”

“是是,真是谢谢Boss这么信任啊。”


……






眼见对街房车中的人升起车窗,一转眼黑色车身便从身旁掠过,不二微微眯起了眼睛。

“大哥,你有在听我说话吗?走路要专心一点啊,会撞到人的!”

“不会啊,这不是有Yuuta在嘛,我很放心。”

“我不是让你放心用来神游的!到底是你来接我还是我去接你的啊?!笨蛋大哥!”

“呵呵,有什么关系~Yuuta要帮我好好看路呐~”

“哈?你……”


……



绿荫道上嬉闹的声音,好像远去的学园生活。

然而岁月静好,透过树荫散落的、摇晃着的光,就像神的赐福,是圣经上写下的传说。



传说,神爱世人。

于是,现世安稳。




楼主 lj69723  发布于 2012-02-20 21:40:00 +0800 CST  


Chapter2. 隐


作为“一组头目”的专用办公室,眼前的这一间无论看多少次都嫌寒酸了些,地方倒是足够宽敞,然而真的是除了“绝对必要”的东西以外再无其他。忍足时常想若非当时办公室规划是由他敲定的,这人恐怕连内间的休息室都舍弃了。——是说那房间内说不定除了一张床什么也没有了吧。坐在落地窗前的人此刻正一边笔不辍耕地不知在写些什么一边气势不减地接着电话,偶尔应声客套,也听不出半分情绪。忍足将手中资料放在桌上推到手冢眼下,果见他眉间微动,迎上带着两分疑问的人眼,忍足笑得别有玄机。



“真田?”

“嗯。”手冢放下电话。拿起忍足刚才递来的档案。

“那就是道歉的?说起来他倒是把我们几人的关系调查的很清楚嘛,连狗仔队都比不上。”忍足径自走向一旁的饮水机接了温水:“你要么?”

“不用。这个档案,是乾调查的?”

忍足端着杯子含义不明地笑笑:“我就猜到你会感兴趣。说起来不过几天而已,这人相当不简单啊。如何,要让他入组吗?”照片上的人还穿着香港警校[1]的制服,眉眼弯起嘴角微扬,在别人看来大约是春风和煦的温润如玉,然而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那笑容熟悉得就像自己的脸。——只不过这张面具更加赏心悦目,也更加容易收买人心罢了。



手冢略微思忖抬起头:“你跟他说了?”忍足愣下随即干笑:“我说Boss,我好歹也是你的若头[2]好吗?这种事你还不知道我怎么可能说给他。”见手冢敛目似是在思考,忍足放下杯子上前拍拍他的肩:“老实说这件事最好的处理方法正如你所想,虽然稍微危险了点,”忍足面向窗外收起了笑意:“但是只要不会伤到你们,我无所谓陪他们玩玩。这一点上Keigo一定也是一样的。”

“你觉得这个人的实力,足以让你担心到那么远的事?”手冢也直起身靠进了背椅微微侧脸。

“Sa~大概因为闻到了复仇的味道吧。乾已经去调查了。”手冢眉头微蹙:“你没跟他说多余的话?”这次的他明显不是指那位大少爷,知道手冢是说他们第一次看见照片上的人的事情,忍足回过身一脸挑衅:“哟~你居然这么怕乾的数据啊,被Keigo知道又会忍不住狠狠刮你一阵儿了!”手冢挑起眉淡道:“没关系,还有你。”意思是他刮我我就从你这儿刮回来。忍足忍俊不禁:“乾说以他的资料来看我就是你们两个的おかあさん(妈妈),现在连我都怀疑这个结论是不是真的了。”

手冢重新拿起笔:“难度太大。”与语气完全相反的毫不留情。

“喂喂!我可什么也没说诶!你居然现在就开始报仇了么?!真是不可爱的家伙!”接过手冢递回来的档案,忍足看了看照片旁边的“特批”——一年,字迹锋利,而且永远也不会多有一个字。

“嘛~谨慎一点是对的,不过观察期一年这孩子不会忍受不住吧。”

“复仇的话,连这点决心都没有,就没有玩的必要了。”

“是你太苛刻了吧~我觉得这个孩子,很值得过招。要打赌吗?”两副眼镜同时闪过一簇光。






楼主 lj69723  发布于 2012-02-20 21:43:00 +0800 CST  
今天就发到这儿~明天继续~

楼主 lj69723  发布于 2012-02-20 21:45:00 +0800 CST  
来更新了~

楼主 lj69723  发布于 2012-02-21 21:41:00 +0800 CST  

Chapter5.交




青组的办事效率很快,大概是因为那位Boss不喜欢拖泥带水——看得出雷厉风行恐怕才是那人的作风。宴会回来第二天早上不二便进入了手冢的办公室,不意外他的“初期教官”乾正拿着他的资料立在手冢身旁,而另一边则是组里的另一位Boss。


不二是天才。

天才抓住的第一点是——三个鬼一样的长人都戴着眼镜,由此推出——只有自己没有这个“道具”——所以那三人都是眼镜逆光的不怀好意的敌人。不二强忍住笑,看着一副三堂会审架势的青组总Boss带着他的若头及情报技术部门的小Boss各自的表情,在他们身后是透过落地窗照进来的、无比美好的清朗晨光。天才在心里哀叹,这可真是对生命的严重浪费!

心中各种欢乐,不二端着四平八稳的笑站在深咖色办公桌前。




“不二,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组里正式的一员了。” 乾托下眼镜抬手作正式介绍:“Boss手冢国光,你已经知道了。右边那位是二头目忍足侑士,Boss不在的时候,忍足可以全权代表他。我,你已经很熟悉了,现正式打个招呼吧。”乾做完“新人教官”需要做的最后一件事,将手中资料理好递给了手冢。不二眉眼弯弯地看着手冢,后者也面无表情看着他,薄薄的镜片实在挡不住他狭长锐利的眼,不二端出笑侧过脸开口道:“二当家的好啊。叫忍足就可以了吗?若头实在不好听呐~”


忍足也有些许意外,一边回答不二“好啊,不二,你可以随便称呼我,没有关系。”,一边暗暗看一眼方才眉梢微动的Boss,对于那个“‘你’可以随便称呼我”,手冢倒是没表现什么不满,忍足暗暗讶异,抱着等看好戏的心态,与不二随意寒暄两句便进入正题。


“那么不二,今天开始你不仅是组里的一员,也是手冢的随身秘书了,这一点之前Inui应该跟你说过了吧?”

“是,随身秘书就是不能擅自离开的意思吧,我没有问题。”

“嗯,那就好。不过我猜他大概没有跟你说,你的职能自然是要随时帮助Tezuka,无论何种情况。但是,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能让他受伤,”忍足向前走了一步,与方才无所谓轻重的调调完全不同的气场,不二抬起头直视他,笑着静待下文。

“与这一点相比,其他都不重要。你,明白吗?”

不二睁开眼,虽然仍是笑着,却也极具压迫力。手冢靠坐在高背椅中,敛目不对那两人的对话发表任何看法。

完全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不二微笑态度礼貌温和:“我当然明白Boss是最重要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我能保证他不会受伤。毕竟如果真的要发生什么,就算我去挡枪挡刀也不可能就护得了他周全罢。”好一个伶牙俐齿,忍足眯起眼睛笑侧过头看一眼手冢,手冢点头,忍足便不再多说什么。

大Boss终于开口了,不二重新端出眉眼弯弯的笑迎视他。

“我不需要你保护,必要的时候你可以逃跑,但是绝不能落在别人手中。这是规矩。”手冢说这话的时候整个人靠在椅背,双手十指交叉自然落在身前,看起来一切尽在掌握中的轻松淡泊——事实上他的声音也是平淡且平静无波的。

就是这样的态度反而让不二觉得不愉快,不待他说什么,手冢再次开了口:“我们彼此各有想法心照不宣。你要什么,只要够本事,随你。但是我的命,不是我一个人的,只这一点除外。所以Oshitari说的话没有别的意思,你不用想太多。”手冢坐起身,这大概是他目前为止说的最长的话了。

“现在,你还可以选择拒绝。”


不二一瞬间收起了笑容,他与他之间相距并不远,不过两米左右的直线距离,手冢的眼瞳中除了坦然其他什么都没有。

不二睁开眼,仍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我不会。”


“很好,Inui,把我这个月的行程表给他。”

“是的,Boss。”乾从一旁的资料柜中抽出一个夹子,不二看看几个人,转转眼睛道:“难道作为随身秘书,我也要叫你Boss?”毫不客气地嘲讽与调侃。

手冢看他一眼:“称呼随意。”本人波澜不兴,忍足却是在一边隐隐发笑,看着手冢难得这么“健谈”,这让他对不二更加有所期待了。

果然,天才十分不负众望。

“随意啊。”不二看向乾,笑得灿烂无比,被看的人不由得身体整个停摆。“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随意啦。Inui前辈说你是木头来着,所以我叫你木头好吗?”乾张着嘴看着面前当着他面儿扭曲事实的人,只觉面部不可抑制地想要抽搐。忍足则是在一旁忍得辛苦。


手冢微侧头看一眼乾,对于部下,他还是很了解的,稍微思考一下再加上乾方才的反应很容易就可以猜到究竟是怎么回事。于是Boss慢条斯理地拿起了桌上的档案夹打开来,随意地回一句:“如果你希望我以后叫你良禽的话。”

天才的嘴角僵硬了瞬间。忍足侧过脸肩膀抖得厉害,乾则是很识趣地收集完资料就迅速告辞,走之前交待了不二,一个月的行程已经单另取出放在最边角的书柜二层第一个文件夹。此外还顺便交待了最近几天需要注意到的部分。




忍足在和手冢说了些什么之后也一起离开了,对于离开前忍足递来的复杂视线不二有些恍惚。他居然没有完全读出那个眼神的含义,这对于不二来说,就是个威胁。

手冢从巨大办公桌后抬眼,“你还要站到什么时候?”声音清冷。

不二迎着晨光笑。



无论如何,你的命,是我的了。



楼主 lj69723  发布于 2012-02-21 21:45:00 +0800 CST  



不二端起见底的咖啡杯,话题一转:“这是Boss你最后一杯黑咖,以后的午间饮料由牛奶或果汁、绿茶替代,先跟您知会一声。”看来比起那种最糟的情况设想,这种事情更能让冰山变脸嘛,不二暗自得意于手冢眉梢微动的“眼神询问”。


“事故原因是——Inui前辈方才告诉我,Boss先生的胃部柔软度和脸成反比,肠胃炎时常来犯,不宜食饮刺激性食物或饮料。”不二重新恢复了眉眼弯弯的样子,迎向手冢带着些微探寻的目光,不二继续道:“Boss先生不会是不知道,随身秘书还要负责您的身体状况吧?请不要太任性,也不要给我这个小小秘书增加额外的‘工、作、负、担’哦~”温温软软的嗓音和春风和煦的笑容说出来的绝对是“胁迫”级别的话语,手冢狭长的眼微微眯起。


“呐,Boss大人,您已经没有时间用来研究我的脸了。除非您想让我代替河村先生开车。”手冢抬手托一下眼镜,挡住了由于想起前一日“经历”的嘴角微动,重新拿起笔浏览文件及网页。


“下午的行程。”

似乎对手冢的“配合”十分满意,不二浅浅笑开温声道:“十分钟后是您的私人午餐时间,十三点五十出发往中央区黑田议员的讲会,预计在十四点二十五分抵达。十五点半钟赶往城东区出席龙崎财阀新中央酒店的剪彩,十六点十分赶往港口……十八点五十是晚饭时间,之后是……预计今晚二十点可以结束一天的工作。”

不二已经将行程全部背了下来,手冢进行着手头的工作始终没有打断,而现在,Boss发话了。

“午餐时间可以缩短一半,晚餐可以放在最后。”头也未抬地指正行程。

“不行。”斩钉截铁的拒绝。




Boss有些不满意地抬起头,不二笑得“无坚不摧”:“我方才已经说了,您的健康状况在我的责任范围内,忍足大人也说了您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就要我陪葬呢。”不二歪歪头一脸无辜:“——所以请Boss大人不要给在下增加‘多、余、的’负担。好、吗?”重音的几个字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手冢终于觉得迹部那个“猫”理论有那么点道理了。



“……忍足何时跟你说了那种话?”今天才是不二做他随身秘书的第三天,忍足不可能有机会单独跟不二说这种话。

“嘛~是说了没错,不过那位大人是用‘眼神’说的呐~应该已经有九次左右了吧。”


……

确实是忍足会做的事,大概明里暗里的暗示不只是眼神而已,手冢暗暗叹气。若是迹部跟他说了那样的计划,更不知道他会是什么反应。这样的天才和眼前的天才,都是经常能出其不意的家伙——天才都这么固执么。手冢有些无奈地抬眼看不二,合上了文件夹,关闭电脑。



“你,和我一起吃饭。”


“当然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您的24小时随身秘书了,所有餐饮包括作息时间都由我负责监督。”手冢落在门上的手顿了一下,转过身。不二笑笑继续:“反对无效哦,Inui前辈已经将我的行李和要用的东西搬进您的宅邸了。”

“Inui?”他应该没这么大胆子擅自作这样的主。

“嗯,没错。但是似乎是因为忍足大人交待了所有与您身体有关的事项都听他的,所以算是授权吧。”有种被几人合谋“陷害”的感觉,手冢转回头绷起嘴角。

“这些事晚上再说。”

“嗨~”不二笑得几分得意——总算是扳回了一局“良禽”的胜负。


很好。今天也是晴朗的一天呐~

没有看到不二与其说是“得意”不如说是小人得志的笑容的Boss,决定选择性遗忘刚才的对话。

楼主 lj69723  发布于 2012-02-21 21:49:00 +0800 CST  


楼主 lj69723  发布于 2012-02-21 23:39:00 +0800 CST  
嗯 俺也觉得~所以毫不犹豫地转过来了><


继续更~

楼主 lj69723  发布于 2012-02-22 22:05:00 +0800 CST  
俺爱死这章了呢><

楼主 lj69723  发布于 2012-02-22 22:08:00 +0800 CST  

“……蠢死了……”

“嗨~嗨~很久没在总裁套间里鸳鸯浴了呢,来吧小景~”

“鸳你个头啊唔……”


嘛~总裁专用套间的设备很齐全的,并且因为种种原因隔音效果尤其良好,偷窥更是不可能的。所以——闲杂人等请勿打扰哦!




“不行。”

“为什么?”餐厅的光是烛色的昏黄,其实还蛮有情调的,不二继续歪着头眉眼弯弯。原本该是赏心悦目的,手冢却觉得自己失策了——他原以为不二是决计不会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类型,他的骄傲程度恐怕比起迹部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不二此刻的笑容却明明白白写着:“请Boss大人交待一下吧。”手冢暗暗叹息随后放下了餐具,靠进了座椅。


不必正襟危坐也是帝王的气势——果真是彻头彻尾暴殄天物的家伙,不二慢条斯理地切着牛排,动作优雅得紧——如果骨节没有在泛白的话。

“你又为什么一定要选那间?”

“呐呐~Boss大人,一问一答才是基本礼数哦!”

不二语带调侃,手冢却不为所动。

沉默蔓延了两分钟不二估摸了一下自己今日实在不在状态,恐怕磨不过冰山,于是天才扁扁嘴道:“不如这样吧,既然你不说那我就猜好了,若是猜对你就应我一声,如何?”

手冢只是看着他还是不答话。

“嗯~难道是其他房间都安了监视监控窃听之类只有迹部那间没有?所以你不放心?”


对于这种故意蹩脚的试探真的很无语,手冢微微眯起眼睛与不二对视片刻后他站起了身:“厨房不用理会,餐厅善后。”手冢的声音一如既往平静无波,但是高挺的身影立在对面又是这样的状态下,恐怕没有人能忽略那种清沉冷的气势,不二抬起头若无其事。


“这屋里没有任何地方有不干净的东西——至少现在没有。”不二很明白“现在”两字的含义,但是他讨厌这人的纵容和从容,天才不动声色地应:“不是吧?把我安排成你的随身秘书,难道不是为了就近监控?”

手冢停在桌沿侧过脸:“诚如所想。但是我也说过,你要什么只要你有本事,随便你。谢谢招待。”步伐沉稳身形笔挺,更胜军人。



后来不二才知道即使只剩下十分之一不到的食物也不是手冢的作风。

那日他忽然了解到的只有,有时候一个人吃饭——会有一点寂寞。

像这种暧昧不明又懦弱无用的感觉是在遇见某个人之后才开始有的。只是那时候他并不知道。



他身体里有一枚小型接收器,只接收与某种特定感情相关的情绪,现在空缺了二十三年的唯一零件突然就被装了进去,也许只是上帝心血来潮。

然而它却再也、无法停止。


楼主 lj69723  发布于 2012-02-22 22:12:00 +0800 CST  
F子必须霸气><

俺就是因为这章爱上这文的XD

楼主 lj69723  发布于 2012-02-22 22:13:00 +0800 CST  
嗯嗯是啊。所以俺非常满意这文...到后面F子超霸气~

楼主 lj69723  发布于 2012-02-22 22:23:00 +0800 CST  
嗯嗯,贴吧前两天登不上...所以没更。今天继续~

楼主 lj69723  发布于 2012-02-26 15:36:00 +0800 CST  

七十二小时的噩梦就这麽开始了。

拂晓时候教堂里所有的火都熄灭了。储藏室中央的空地上留下黑色的碳末,残存一缕淡薄的烟,空无一人。



手冢正站在书局的“工具书区”前,手中厚重的希腊日和字典缓缓合上,镜片下的眼没有流露出更多,侧影却看起来有些微僵硬。迹部说他是看著某个人将那东西扔进一幢废弃房舍的杂草丛里的,显然那就是交易地点。像是惊於想起了什麽,手冢迅速将字典放回原位冲出了书局。


“把你刚才的话给本大爷重复一遍。”迹部的声音虽然阴冷但是尚且是冷静的,手冢微微松了一口气抱胸靠在巷口墙边。


“哼,还真当你们I3.是盘菜呢?Atobe,你们三人在一起也许天下无敌,但你别忘了!现在就只有你一人而已!想知道那个家夥现在如何就给老子拿出你求人该有的样子来!怎麽样?”有衣料的响动,听起来应该有三个人。

“跪在老子脚边说句好听的来吧?!”过於长久的安静,手冢微微探身,狭窄的巷子里迹部被围在三人中间,背后的那人慢慢举起了铁棍。

“Atobe!”迹部正在盛怒之下不耐地转过头昏暗的光线中只见一人曲起胳膊为他挡了一闷棍,手冢反射性地蹙起了眉,另一手夺过棍棒将人一脚踹出了巷子自己也重重靠在了墙上,迹部顿时红了眼,一把捉住正对面人的衣襟骨节狠狠抵在他喉咙一手滑出随身匕首侧头对另一人使了一个威吓的眼神,他倾身上前。

“你,想死麽?”

“头儿!”被叫做头儿一身地痞打扮的人抬手挥动两下,舔舔嘴唇眯起眼看迹部:“你有种。”迹部咬紧下颌不动声色地施加了几分力道,那人忍不住咳了两声:“Atobe,我明白告诉你,你就算今天杀了我,也只能等著替那个蓝毛怪收尸!你截的可是罗伊夫人钦点的货,你们猖狂不可一世的日子到头了,等到那个被抓的供出你们的藏身地,你们三个,都得死。哈、哈哈哈……唔!咳咳……”迹部将人掀翻在地正要上前,手冢拉住了他。

“跟我来。”




走出巷子才发现天已经完全亮了,阳光一束一束地扎进来,迹部抬起一只手盖在眼上。

“Tezuka……”手冢停下来转身将手中的铁棍扔在一边,他捉住迹部的肩:“你听著,Atobe,”迹部低著头,手冢微微输出一口气平稳道:“Atobe,对方拿到东西之前他不会死,一定不会死我保证。现在我们不能自乱阵脚,不然还没打就先输了你明白麽?”迹部低著头别过脸半晌,才缓缓将额头抵在了手冢肩膀上。



“……等一下。等一下……”

也许比起生死,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於追悔莫及。

尤其是伤害到最不想伤害的人。

他能感觉到从来不知道害怕为何物的少年细微的颤抖,但是他什麽都不能说。路上的人渐渐开始多了,手冢拉著迹部在人行道边坐下。迹部的表情一看就是在做最坏的打算,手冢知道没有合理的安排是说服不了他的,现在只能靠他了。本能地望一眼左手,他眯起了眼睛。

“Atobe,你出来的时候把那个放在哪里了?”




先手冢一步从外面绕进森林再绕回教堂,迹部的思绪整个都混乱著——如果那东西不在了,他们就真的什麽筹码也没有了。手冢说的是对的,那箱子里的东西随便超过一公斤,比起毫无价值的人命实在是一笔了不起的数字,所以只要箱子还在他们这边……一定还有办法。迹部抬起头,双塔的结构中间镂空的白色耶稣像一脸麻木地立在那里,他们都很清楚,他们谁也背负不起,任何人的悲喜。


那一天两人都筋疲力竭,一天一夜没吃没睡各自想了许多方法,结果发现其实他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但是手冢还是放了心,因为迹部终於冷静下来了——如果只剩他们两人的时候还不能有志一同,就真的没有办法了。两人好好吃了一顿饭并且决定好好休息一晚。火堆旁边还是很暖和的,虽然空著一个位子,迹部伸出手便可以搭在那床泛著凉意的被褥上。


楼主 lj69723  发布于 2012-02-26 15:49:00 +0800 CST  

“你以为你是在跟谁说话?小鬼!”

迹部发誓那是他这辈子唯一一个用鼻孔对他说话的人,但是当时他只能咬着牙听甚至不能反驳。



“当初胆敢没头没脑地劫走我们的东西就应该事先想好后果!你以为只要你还回来,这件事就能这么了结了?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们!”手冢被男人狠狠搡了过来,迹部甚至能听到他手肘骨头脱臼的声音,他扶住他,手冢抬起右手轻摆两下,能清楚地感觉到他隐忍的重重的喘息,大概已经疼到一个字也无法说出的地步——虽然面上就只能看到层层的冷汗而已。迹部攥紧了拳头,指甲扣进手掌,红了眼。


“你、想、怎、样。”

咬牙切齿并不足以形容他的愤恨,不是对面前的黑衣男子甚至不是对以往对不起他的任何人,迹部觉得那一瞬间他只想把所有的人都杀死,包括他自己。为什么惹了祸的人好好地站在这里,什么也没有做的两人却要替他背负?这对于他迹部景吾来说根本就是个屈辱!况且、为什么偏偏是他呢?为什么偏偏是这两个人?!

迹部正要上前,再次被手冢拉了回来,他不敢用蛮力挣开。“Atobe。”迹部回过头,手冢摇摇头将他拉回一步,自己却上前。



“你无法决定的事,还是不要擅自做主。”手冢的声音有不明显的虚浮,然而那气势却分毫不减。高大的男人仍是一脸倨傲,却没有打断他。

“我相信罗伊夫人并不想将事情闹大。与我们几人的命相比,那东西并不是那么无关紧要吧。今天我们就先回去了,请务必转告罗伊夫人,我们诚意物归原主,但若她想要两败俱伤,也并无不可。

“我们三人,死不足惜。”




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除了一条命什么也没有的人才最是可怕。肩上搭着一条樱红色流苏大披肩的女子从二楼上看下去,蓝发少年与茶金发的少年正背脊直挺地走出院子——那架势看起来倒像是极了不起的人物。陋室薄墙,方才几人的对话与互动她都看得十分清楚,女子带着深意的笑转过身,阴影里被吊在墙角伤痕累累的男人勾起了唇角迎视她。


“你也喜欢他吗?”所以不愿意透露他们的所在?女人的声音温和却不失威严,忍足动了动有些干涩的眼浅笑道:“夫人,请问您说的是哪一个啊?”保养良好长卷发垂肩的女人高雅地收了收披肩,不介意地嗔道:“当然是那个、说——‘我什么都答应’、的孩子啊。”

忍足一时没有回话,雅痞的笑细微地松动了瞬间,没有逃过Roy的眼神,她上前一步慢慢抬起了手。

“感情这么好,我就送你们一起去见上帝吧。”


仿佛被熟悉的温柔的声音唤醒,忍足抬眼望向女人碧色明媚的眼。

“美丽的女人,都是像您一样的吗?”他无所谓地笑笑,眼底却闪过些别的什么东西。女人忽而笑开来一手食指点上了忍足的额心:“总算有了点孩子的样子!我以为你真的彻底把自己的心杀死了呢!——喂,我像你的母亲吗?所谓美丽的女人。”忍足侧过头拒绝了继续这个话题。

“看来是说对了呢。不过我猜我大概狠不过你那位美丽的母亲吧!如果你们三个、如果、是我的孩子……我一定会非常、非常高兴。”很不协调的间断与静默,女人转个身,脚步优雅地像在跳一支圆舞。


“你,愿意和我做个交易吗?”




楼主 lj69723  发布于 2012-02-26 15:49:00 +0800 CST  

楼主:lj69723

字数:55579

发表时间:2012-02-21 05:2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6-03 17:04:38 +0800 CST

评论数:38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