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福泽将至 帝王攻清冷受



楼主 公子墨伋  发布于 2019-09-30 21:51:00 +0800 CST  
旧文重发,更文慢

楼主 公子墨伋  发布于 2019-09-30 21:52:00 +0800 CST  
第一章

中秋晚宴,正是宫中热闹之时。

宫中众人于夜宴畅饮,但最是冷清的卿泽殿门前,却站着两个女人。其中一位一瞧便是婢女模样,另一位倒是打扮的颇为华贵,端的是一副贵妇气派。这位娘娘抬颈向里张望,两名守卫知晓她的身份,并未敢驱赶,只是拦住她入内。

“淑妃娘娘,皇后娘娘下令了,不可随意打扰这位新主子,您就不要费力气了。”一名身着粉色宫装的宫女不知何时出现在主仆二人身后,这女子是皇后身边最亲信的大婢女清浅,因着极会做人处事的手段以及在皇后身边的多年贴身伺候,颇受帝后赏识,自然在宫中也是抬得起头的,甚至对这不算得宠的张淑妃也是不惧的。

张淑妃顿住了步子,将手狠狠从自家宫女手中抽离,咬牙道:“你以为本宫会怕你一个婢女?”

“娘娘,且不说您如今在宫中的地位,就说里面这位主子,皇上有多看重,您也是有所耳闻吧。”清浅走近她,看着淑妃笑道:“这中秋夜宴,人人都得到场,可这位主子,他说不去便不去,我们皇后娘娘正病着,都还要硬熬着,您可得分得清轻重,若是冲撞了这位主子,怕是又要在皇上那里没有好脸色了。”

淑妃心里咒骂道狗仗人势的东西,但还是转过身,将手又搭在身边婢女手上,装作一副极有教养的样子,挤出笑,“那可真是要谢谢清浅姑娘了,皇后娘娘既病着,你可得好生伺候着,本宫只是晚宴吃得有些积食,便走动走动,清浅姑娘你可别多想。”说罢就扭着臀迅速走了。

狐媚东西。清浅望着淑妃的背影,心里暗道

楼主 公子墨伋  发布于 2019-09-30 21:52:00 +0800 CST  
卿泽殿内,一名丫鬟匆匆跑进里殿,对着另一名婢女喊道:“诗情,那女人走了!”

“画意,小点声,公子刚睡下,今日跟皇上闹得僵,风寒一直都没能好,咱们公子现在的身体又……喝了宋太医的安神汤,好不容易才入睡。”那唤作诗情的女子长得温婉,说话也轻声细语,把画意也带着声音放低了些。

“那些女人三天两头要来看咱们公子,安的是什么心,公子连皇上都不想见,更何况是那些打扮的莺莺燕燕的来了准没好事的娘娘们。”

“画意,你怎还是如此,来时我便告诉你要谨言慎行,祸从口出,这殿里处处是人,只有公子你我才能完全相信,若是让有心人听到,又不知会惹什么麻烦。”

“咳咳……”内屋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诗情踏门进去,画意紧跟其后,屋内奢华非凡,琉璃灯夜明珠散布在各个角落,锦绣罗帐,床上坐着一位面如冠玉眉如墨画的公子,约摸弱冠之年,但这公子却似乎大病未愈,面色苍白,咳得似乎要把肺咳出来。

“公子。”诗情麻利得倒了一杯清水,递了过去,画意想要将水喂给了那公子,这举动却引得他皱眉:“我又不是废人,何必要让你们喂水喝!”

“朕来吧。”两个丫头一惊,发现皇上不知何时已经推门而进,连忙欠身离去。

“顾琰,你什么时候放我走!”季卿看见来人,气不打一处来,腾地钻进被子里,将头蒙住,背过身去不看他。

“阿卿慢些,慢些。”顾琰太阳穴突得一跳,坐在床畔,也不敢用力去扳季卿,只好凑近,用手搭着他的肩,温声细语道:“今日病情怎么还是未有起色,你现在的身子又不能加重药量,着实让人头疼。”说完,将双手搓热,探进被子里,就着季卿的肚子摸去。

楼主 公子墨伋  发布于 2019-09-30 21:53:00 +0800 CST  
季卿生气是有道理的。任谁寒窗苦读数载,考取功名新官任职不过几月,手中案件繁杂,正欲卷起袖子作为一番,却不得不被困在深宫养胎,着实令人气郁。

顾琰知道又惹着他了,耐心地哄了又哄,亲了又抱,这才发现季卿睡着了。摸着他眼下的乌青,知晓这孩子的存在后季卿就几乎没能睡过好觉。

楼主 公子墨伋  发布于 2019-09-30 21:55:00 +0800 CST  
默默问一句......有人吗

楼主 公子墨伋  发布于 2019-09-30 21:56:00 +0800 CST  
第二章

季卿是顾琰从季府掳来的。发现季卿有了孩子,惊喜雀跃之余,顾琰迅速安排暗卫将季卿从季府掳进了宫。季卿一睁眼发现自己竟然安安稳稳地睡在顾琰奢华的宫殿里,满目琳琅,两个侍女被捆在一起,嘴里被塞得严严实实,呜呜呜地挣扎着,顿时怒火中烧。他迅速起身,下床解开了诗情和画意的束缚。

两个姑娘被绑了一夜,全身都僵了,互相扶持着站起来,画意委屈地看着主子道:“有几个黑衣人,他们竟然把我们从房中绑来了!”

诗情整理着凌乱的衣服,补充着:“应该是皇上的人,我和画意见公子没有危险,才没有极力反抗,公子有没有不适?”

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因着腹中小崽子的原因,喉咙一阵恶心汹涌而来,好不容易克制住这种难受的感觉,才回答道:“无妨。”季卿的真实情绪当然不是这样。窗子被关得严实,他走过去打开,见天色已经大亮,早已过了上朝的时间,恐怕这时早朝已快要结束。莫名其妙就被旷了工,对季卿这种敬业的人来说,相当不能接受。

楼主 公子墨伋  发布于 2019-10-01 08:08:00 +0800 CST  
响声惊动了门前守着的太监宫女,有人礼貌地敲了门:“季大人,您起了吗?”季卿听出了这是楼公公的声音。

“起了,你们进来吧。”

门被推开,以楼公公为首,身后跟着几名宫女,手里端着洗漱物件,低着头鱼贯而入。季卿与楼公公是老相识,楼公公看出季卿想问什么,主动说道:“您放心,这几个丫头口风紧,不会泄露丝毫。皇上很快就要下朝来陪您用早膳。”

洗漱完毕,季卿让人带诗情画意先去吃饭,二人被捆着几乎一夜未睡,肚子饿得直叫。他倒是没什么胃口,在殿内走来走去,计谋着怎样才能让顾琰放自己回季府。

楼公公在一旁立着,看得胆战心惊,一向雷厉风行的太监总管艰难地开口道:“季大人,您......您坐着行吗?还没用早膳,您身子虽然康健,但腹中龙子还太小,奴才怕经不住......”

楼主 公子墨伋  发布于 2019-10-01 08:10:00 +0800 CST  


楼主 公子墨伋  发布于 2019-10-01 08:16:00 +0800 CST  
不过一会儿,顾琰下朝归来,换了常服后与季卿开始用膳,桌上布了不少菜,零零总总的,顾琰知季卿不喜人多,大手一挥让宫人下去,习以为常地拿过季卿的碗盛粥。气氛有些微妙,二人默契地都没有说话。

约是有孕的缘故,这段时间一向耐得沉稳的季卿很是容易烦躁气郁,先开了口:“顾琰,你不觉得你这样很过分吗?”

顾琰盛了粥,舀起一勺细心地吹了吹,送到季卿嘴边看着他,“饿不饿,先吃一口。”

“不吃!”谁知肚子却不应景地叫了。季卿气恼自己不争气的胃,被顾琰强行塞进了一勺粥:“......”


吞下后,竟然觉得有些美味,也没有勾起想吐的欲望。

顾琰耐心地看着季卿没有任何异常地吃下,唇角微微勾起,眼里泛着温柔的光:“特意吩咐御膳房避开了所有不适合你吃的食材,果真不吐了,今日的厨子都要赏一遍。来,再尝一口这个小菜。”说着又夹起一块腌渍过的脆笋,递至季卿口中

楼主 公子墨伋  发布于 2019-10-01 08:23:00 +0800 CST  
“阿卿你说,你有几日未曾好好吃过饭了?”顾琰把碗在桌上,一只手摸着季卿的小腹,平坦而柔软,“我不过是想照顾你们罢了。我也是它的爹爹,自然也是要负责的。或是你觉得我看着你怀着我的孩子,日渐消瘦,我能安睡?”

季卿吞咽着,这确实是这些日子以来他吃过的最舒适的一次饭。白日里需要办案都是随意对付几口,不能让同僚看出异常,傍晚回季府后也只是躲着在屋内让诗情取些吃食,生怕被府中外人发现。他不是不疼腹中的孩子,只是它来得确实不是时候。

楼主 公子墨伋  发布于 2019-10-01 08:24:00 +0800 CST  
要是被吞了大家吱一声

楼主 公子墨伋  发布于 2019-10-01 08:25:00 +0800 CST  
第三章

季卿这人,人生不过十九载,却经历繁多,季家主母专横跋扈,幼年不得父亲疼爱,其后丧母,日子过得很苦,幸而最后与顾琰重圆年少之情,却又难以光明正大在一起。季卿对顾琰的爱情,是年少的悸动在少年心中生根发芽,长出的一簇不为人知的隐秘的繁花,季卿从不曾奢望过有一天能再像幼时与顾琰并肩而行,抛去少年郎的抱负,他寒窗苦读,金榜题名,官拜四品也不过求的是能在朝堂上远远看他一眼。可顾琰对季卿的感情,热切地让他躲不开,仿佛一生一世就要与这人紧紧捆在一起,再也不分开。这个孩子的到来,彻底打乱了季卿对未来的预设。

楼主 公子墨伋  发布于 2019-10-02 00:51:00 +0800 CST  


楼主 公子墨伋  发布于 2019-10-02 00:54:00 +0800 CST  


楼主 公子墨伋  发布于 2019-10-02 00:56:00 +0800 CST  


楼主 公子墨伋  发布于 2019-10-02 00:58:00 +0800 CST  
宋太医宋翊与顾琰自小相识,彼时宋翊父亲在宫中做太医,得罪了先帝的某位宠妃,找了个由头被判罪,宋家被抄后,只留下了宋翊与其母艰难度日,这之间也多得顾琰暗地相助。后来宋翊拜师于隐居名医,学有所成后,正逢顾琰继位,顾琰便将宋翊招进宫。顾琰对宋翊有知遇之恩,雪中送炭之情,于公于私他都顾琰忠心耿耿。

宋翊身量颀长,即使是穿着一身官服也显得十分俊朗,他拿开了搭在季卿腕上的手,问道:“季大人近来可有轻微小腹坠痛,食欲不振,恹恹欲睡?”

“有。”季卿如实回答。

宋翊与顾琰对视,面露喜色道:“恭喜皇上,您要做父皇了,季大人此脉,乃是喜脉。”

楼主 公子墨伋  发布于 2019-10-02 00:59:00 +0800 CST  
世人大多认为怀孕皆是女子之事,不过自本朝建国以来,混杂了一支外系血脉,此族族人不论男女皆可生子,数百年的血统大融合,早已不知孰是何种血脉,以致于出现一些也能怀孕的男子。大约是仍然有排外的思想,虽能接受男人生子,但皇室贵胄,高门显贵大多不愿娶男子为妻,即便是珠胎暗结,也很少会承认男子的身份。

“你说......什么?”季卿攥紧衣袖,双眸睁大,不可置信地看着跪在地上贺喜的宋翊,“你再说一遍。”

楼主 公子墨伋  发布于 2019-10-02 01:00:00 +0800 CST  
太难了,总是被吞,又没有开车,发不出来的只能用图片了

楼主 公子墨伋  发布于 2019-10-02 01:02:00 +0800 CST  
第四章

宋翊是少有知晓二人秘情的人,他既恭喜顾琰,即是不言而喻。

“阿卿,你听见了吗?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了。”顾琰被突如其来的喜讯打得措手不及,欣喜若狂地俯身将头抵在季卿平坦的小腹上,眼中泛着喜悦的泪光。

他竟这般开心......


本想说出的话堵在喉中,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们要有自己的孩子了......”顾琰像个孩子般重复一遍又一遍,头靠着季卿的肚子侧耳贴着,季卿的心也渐渐软了下来,他压抑所有复杂情绪,温柔地摸着顾琰的发,“嗯......恭喜你要做父皇了。”

楼主 公子墨伋  发布于 2019-10-04 00:56:00 +0800 CST  

楼主:公子墨伋

字数:87044

发表时间:2019-10-01 05:5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4-08 10:35:35 +0800 CST

评论数:110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