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纯生 (追悔莫及攻X傲娇可爱受,短篇)

进来你不会后悔 233

楼主 东篱晓后  发布于 2019-09-16 21:00:00 +0800 CST  
北漠皇宫。

冷宫西苑。

啊------!!
一声已近极限,撕心裂肺的痛喊划破了夜空。

未央宫。年轻的帝王抱着怀中的美人睡得正熟,美人乌发半掩,唇如丹朱,身如羊脂,玉肢生魅。被锦被裹着,紧紧靠在帝王身边。

忽然,熟睡的人睁开了眼睛。

“陛下————唔,怎么了嘛?”美人娇滴滴地唤着,玉手抚上那人的薄唇。

“陛下——是想和婉儿再来一次吗?”说罢攀上那人胸口。

“下去。”帝王淡淡地道。“方才,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美人微微一怔。

“陛下,臣妾看您是日理万机,太过劳累了。臣妾方才一直醒着,并没有听见半点声音。”

“当真。”

“陛下——”美人撇撇嘴,您莫非,心里还是惦记着某位罪奴吧。

“放肆。”

美人微微一笑。

又是一曲缠绵,暖帐中娇/吟阵阵,细喘连连,真真叫人欲/罢不能,流连忘返。

楚晏不懂,那样一个低贱的人,凭什么让他分神。叫便叫吧,叫到天亮也好。上一次他也是这样要死要活地喊,待到太医赶去,不过是轻微的胎动,虚惊一场,当他赶去那人从床上坐起来冷冷地看着他,嘴边一抹冷笑,似是看一个傻瓜。

明明离生产还有半月,那人却越来越不安分,竟对他身边的妃子下毒手,直到他忍无可忍,将他送去冷宫。

冷宫虽冷,便这么过几夜吧。就几夜,之后放他出来便是。

毕竟,他怀着他的骨肉,他亦承诺过,只要生下孩子,便放他回南楚。

说来,不过一个卑微的质子。何足上心。


楼主 东篱晓后  发布于 2019-09-16 21:01:00 +0800 CST  
“陛下———”美人一声高似一声,“嗯——您,您是不是,又在想,嗯!陛下,再用/力些,臣妾——嗯啊!臣妾,好,好舒服——”美人香汗淋淋叫/喘连连,直到把他心神再次拉回仙境。

次日清晨,他不知为何天未亮就去了冷宫,不为其他,只因为实在心慌。他一路踏雪跑到西苑,不顾身后太监的阻拦。

“陛下,进不得,进不得啊!”老太监老泪纵横,死死阻挡,“里面实在污秽,陛下九五至尊,实在不可沾染啊!”

“滚!”他一把推开老太监,独自步入寝殿内。

那一瞬,他以为自己花了眼。

雪白的床榻,一如殿外薄雪般的白。

殷红的血,沾满床帐,流满地砖,蜿蜿蜒蜒,如同小溪,有几道早已干涸。

床上那人,半睁着眼,似要对他说些什么,嘴唇发青,微微张开,却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

楚晏掀开他身上的薄被,一番不忍目睹的情景呈现在眼前。

那人雪白的双/腿微/开,沾满粘稠的血,布满床单。身下未着寸缕,早已血肉模糊。腹部高高地隆起,坚硬无比,饱/涨无比,如同含着一颗巨石,光洁如珠的腹底早已被顶得发青,布满紫/痕,还渗着血丝。身后那处嵌着一颗坚硬的胎/头,只被顶出了少许,隐隐能看见胎/发,穴//肉紧绷。因为胎儿过大,早已被生生憋死在了腹内。

楚晏伸手探了探那颗胎头,早已无半点生机。

他竟是真的难产了。

“阿璃……阿璃?”楚晏轻轻唤着,将他小心地抱起来。

“阿璃……阿璃……”楚晏拖着他,以最轻的姿势将他拥入怀。

“阿离,你醒醒,你怎么了。”那人依旧微睁着眼,一动不动,眸中黯淡无光。

“你这么努力,想把他生下来,是不是为了回南楚?”楚晏抓着他冰凉的手,摸了摸他汗湿的额头。

“好,我放你回去,明天就让你回去,再也没有人阻拦你了,我说话算话,绝不骗你,这一次一定,说话算话,好不好?”楚晏轻轻地道。

楚晏解开那人将自己的脚和床柱绑在一起的绳索,将勒得发青的脚踝握在手心里,轻轻揉按着紫痕。

你看看朕,朕来了,楚晏来了,什么都好了,再也没人敢欺负你了,阿璃,听得到我说话吗?楚晏一遍遍道,我带你走,带你去看太医,叫全天下最好的太医,很快就好了,没事了,很快就好了,阿离,你是不是很痛……楚晏一遍遍说着,带着哭腔,声音已近嘶哑。

那人本就腰肢纤细,如今怀着胎儿,又受了一夜的凌迟,如今竟盈盈欲断,不堪一握。那处如何紧致,每每合欢时他就知晓了。

他本就生不下这个孩子的。

却未曾想到,昨夜,他竟真的生产。

他本该躺在紫宸宫的龙床上,受着所有太医宫人的侍候,被他抱在怀里,熬过这一夜的痛苦,抱着与他们骨血相连的孩子,然后,被封为皇后。

他本就打算这么做的。

他为何不等他。

西苑里,闻得一阵哭声。

楼主 东篱晓后  发布于 2019-09-16 21:02:00 +0800 CST  
“陛下,这孩子,迟早是要刨出来的。”

“只有刨出来,人才能下葬啊。”

他立即让人处死了那个太医。

那一晚,他独自坐在冷宫,听声声风雨,抱着他怀中的人。

这人爱笑,初见便若朝阳,再见亦如晨曦。

这人爱逞能,什么都跟他作对,越想好好对他,越将他折磨得狠。

又倔又傲,又恨又怜。

“楚晏!有种你就折磨死我,老子做鬼都不放过你!”紫宸宫里那人回过头,狠狠地盯着他,他微笑着将那人的头转过去,狠狠贯/穿了他的体内。

“阿璃,你可知,我早就喜欢上你了。”

“下辈子,一定亲口说给你听。”

楚晏吻上灰白的唇。

楼主 东篱晓后  发布于 2019-09-16 21:03:00 +0800 CST  
第一次写短篇,请多多评论

楼主 东篱晓后  发布于 2019-09-16 21:04:00 +0800 CST  
有后续

楼主 东篱晓后  发布于 2019-09-16 21:50:00 +0800 CST  
还要咩

楼主 东篱晓后  发布于 2019-09-17 19:20:00 +0800 CST  
忽然间窗子打开,一股寒风吹了进来,吹得楚晏睁不开眼睛。

忽觉怀中人的身子越来越轻,楚晏急忙搂紧,那人却越发朦胧,如同抱着一团软棉,楚晏忙抚上他冰冷的脸。

不知多久,只觉得睡了好长,再睁开眼时,床边一个纤细单薄的身影,身着白衣,默默地看着他,不动也不言。

“楚晏,我走了。”慕容璃轻轻道,拭去他的泪痕,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楚晏拼命想抓住他的手,慕容璃却忽然抽开。

窗子打开,那人竟化作一团白影,顺着窗扇飘走,与白雪交融。

那人飘飞的衣袖,一点点被吞噬在黑夜里,化成纸屑,与漫天飞雪,飘飘扬扬,洒落在天地之间。


阿璃————!!!!楚晏拼命嘶吼,赤足站在冷宫外,却再无人应他一言。


楼主 东篱晓后  发布于 2019-09-17 21:46:00 +0800 CST  
“阿璃————!!”楚晏惊醒,宫人们慌慌忙忙地跑进来。

“陛下,陛下您醒醒!!陛下!陛下,您怎么了,来人呐,快来人呐!!”

一阵尖叫刺耳,宫人纷纷点起宫灯,星星点点散去扩散开来,很快一片灯火通明。

“陛下,陛下您怎么了啊!您别吓臣妾啊!!”许贵妃吓得魂飞魄散,连连招呼太医。

“陛,陛下!陛下!!”

楚晏静静地躺着,眼中失去的焦点一点点聚集起来,随后变成一片白,再变成朦胧,最后,成了一个人影。

眼睛似是合不上,有什么东西扒着,扒得生疼,再过半晌,终于看清了那人的脸。

“放肆!”楚晏一把拍掉老太医的手,一个打挺坐了起来。

“哎哟!我的陛下啊!”老太监已经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魂都要吓出来,“您可吓死老奴了!”

我……朕,朕不是在……
“朕不是在冷宫么。”

“阿璃呢。”

“陛下,您在说什么啊,您在,在未央宫啊,在许贵妃娘娘的宫啊。”

“什么!”楚晏脑子翁了一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在许婉的宫里,那么,方才。

“阿璃……”

“陛,陛下,您,您说什么?”

“阿璃,阿璃呢!”楚晏疯了一般吼。

“这,这这,慕……慕公子,在,在冷宫……”

“什么!”

“陛下,是您自己把他赶过去的啊,不许他住未央宫,您,您忘了吗,就,就在半月前啊。”

“阿璃!!”楚晏赤着脚跑出去。


楼主 东篱晓后  发布于 2019-09-17 21:47:00 +0800 CST  
好啦,接下来甜甜开车生宝宝

楼主 东篱晓后  发布于 2019-09-17 21:51:00 +0800 CST  
冷宫西苑的小破屋里,慕容璃睡得正香,只不过窗子时不时透点风,让他打了几个寒颤。

“咳咳……”慕容璃裹紧了薄薄的被子,将身子蜷着群暖。几日前有些轻微的风寒,也太医没来看过,他自己也没放在心上。

梦中,身前有个暖暖的火炉。

啪!!门被一脚踢开,风混着雪灌了进来。

慕容璃还没睁开眼,就见一人猛地扑了上来。

“咳咳……”慕容璃咳得厉害,待看清身上的人,目光凝结,聚集力气,抬起毫无力道的手,狠狠给了他一个耳光。

“你要死啊!”慕容璃喊到。

“大半夜发什么疯!”

那人静静地看着他,半晌,失控般按住他的手,吻住他的唇。

“唔……咳……唔……嗯……呜呜……”慕容璃死命抽出手,又打了他一掌。

“楚晏!你***回去!!”慕容璃大吼。

“别在这抽风!”

“你!!”

那人随后又吻了上来,死死堵住,不给他留一分喘息。

他吻的炽烈,凶狠,失落,又柔和,至今为止,他从未如此,彷佛着魔了般,慕容璃慢慢放下手。

两人吻了许久,楚晏放开他,换成紧搂。

两人间还隔了一个肚子,慕容璃被抱得喘不过气来。

“嗯——-!”慕容璃一声呻吟。

“弄疼你了?”楚晏急忙放开他,将他小心地托起,手垫着他的腰,慕容璃先是一怔随后红了脸,一把推开他,抓起被子紧裹住自己。

“阿璃,有没有弄疼你,有没有?”楚晏把他翻过来,正要全身上下好好检查一番。

“滚开。”慕容璃拍掉他伸过来的手。

“阿璃我……”

“你去死!”慕容璃气哼哼地道。

随后将棉被捂住头。

屋子里,寂静无声,许久,闻得小声抽泣。

那人抽泣得很小声很小声,被子一抖一抖,随后,楚晏轻轻拉开。

慕容璃闭着眼抽泣着,眼角和鼻尖通红,却强忍着没有一滴泪。

“阿璃,我错了。”楚晏轻轻道,把他两只手握在手里,轻吻住他的额头。

滚烫滚烫。

“阿璃,你,你发烧了?”

“太医呢!太医何在!”

“你不是不给我派太医么。”慕容璃冷冷道,“不是说让我自生自灭么。”

“我何时说过!”楚晏怒吼,气上心头。忽然间心中晃过一个念头却来不及多想,飞快地抱起人。

“别动我!”慕容璃踢蹬着腿,“你放我下来!楚晏!你混/蛋!你大混/蛋!!你大/爷的你不得好/死!楚晏!!你放开我!!”

楚晏不理会还在外面踢蹬的两只腿,淡淡地往棉被里一裹,将人和棉被一起抱了去。



楼主 东篱晓后  发布于 2019-09-17 21:53:00 +0800 CST  
接下来该发生点什么

楼主 东篱晓后  发布于 2019-09-18 17:36:00 +0800 CST  
楼主的小群群
wb搜 追妻火葬场7

楼主 东篱晓后  发布于 2019-09-18 18:40:00 +0800 CST  
楚晏把人抱回未央宫,许贵妃还躺在床上未着丝缕,楚晏捂了慕容璃的眼,叫人将衣服扔给她。
“出去。”楚晏冷冷道。

“陛,陛下……?”许婉不敢相信。

“朕叫你出去。”
“臣妾……臣妾……”

“/滚/!!”楚晏一声怒喝,震得那人一抖。

许婉不敢多言急忙爬起来拾起衣服落荒而走了,像花楼里刚刚接完客人的头牌。

宫人有眼力地将床上收拾好,被褥皆换一新,暖上手炉,楚晏这才将人缓缓放到被子里。

“你也/滚。”慕容璃默默睁开眼,淡淡没有一丝表情,随后翻过身拉好被子睡着。

楚晏似乎想说什么,终究是没能开口。举着的手想触碰那个裹得像粽子的人,却在一尺之遥轻轻放下。

“阿璃,对不起。”

那人一动不动。

“阿璃,你睡了么。”

“阿璃,陪我说说话好不好。”

“阿璃……”

“滚开!!”那人回过头来怒吼,狠狠瞪着他。

“在我的床上和别的女人缠绵,你够狠啊楚晏,你去死!”

“阿璃,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是哪样!你当我瞎了吗!楚晏,你真让我恶/心!”

“阿璃,我错了……”

“滚!!”慕容璃拼命打着他,两只脚扑蹬着将他踹出几尺外。

“阿璃,你发着烧,先别乱动!!”楚晏发慌。
“我叫你/滚,我叫你/滚啊!!”慕容璃嘶吼着,泪如珠子,脸色通红,呼吸急促,心口发闷,肚子也一阵阵疼了起来。

楼主 东篱晓后  发布于 2019-09-18 21:58:00 +0800 CST  
“阿璃!!”楚晏急忙摸上他的头,热得吓人,眼神也开始有些不正常的涣散。

“阿璃,阿璃!!”楚晏晃着人,拼命想唤回他的神智,慕容璃却渐渐失神,手也无力地垂了下来。

“来人!!”

太医们急急赶来,先是试了试体温,又扒开眼皮,随后诊脉,接着按了按圆滚的肚子。

“陛下,公子这是风寒严重了,现下必须降下体温!!”

“如何降!!”

“陛下……”这老太医一时间不知如何说起,刚想嘱咐煎药忽然一拍脑袋想起这人正有身孕。

“陛下,公子怀着身孕,只怕不宜服药。”

“你们就不能开些药性温和的药吗!!”

“陛下,是药三分毒,哪里有现下能服的药啊,再者公子体弱,如今又要生产,只怕药性到时未尚散去与催产药物混为一体,起了冲突。”

“那要如何!!”楚晏快疯了。

“陛……陛下……”

老太医也急得团团转,忽然间灵光一闪,只是下一个瞬间便老脸通红。

“陛下……老,老臣还有一策。”

“讲!”楚晏不耐烦地喝道,心思只在怀中人。

老太医凑上去,扒着楚晏的耳朵嘀咕几句,楚晏开始目光焦躁,忽然间抬起头,一脸诧然。

“你……你们确定这样……可以?”

“可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是……陛下……小心些……”

“知道了。”楚晏冷冷道。

“都下去。”

“是。”宫人们不知所以然,齐齐退下。

“阿璃。”楚晏抚着烧得满脸通红,难受呻吟的人。

“我是爱你的。”楚晏轻轻道。

“除了你,我不要任何人,谁都不要。”楚晏俯下身,轻轻拉开被角。

“阿璃,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你时的样子。”

“那时,你才七岁啊。”

楚晏解开慕容璃衣衫上的带子。

“软软懵懂的小人,一戳就往后躲,我心都化了。”楚晏轻轻道,微微笑了笑。

“那么可爱的人,还会叫哥哥,如今怎么就成了小苦包了呢。”

“你可知道,我打压南楚,千方百计让他们把你送过来,就是为了把你锁在这宫里,锁住这床上。”

“日日夜夜,每天每晚,想你心里只有我,想让你为我生儿育女,想你做我的皇后。”

“阿璃,你心里,可真的有我吗。”

“你,也这么想吗。”


楼主 东篱晓后  发布于 2019-09-18 21:59:00 +0800 CST  
楚晏解开带子,光滑的衣衫滑了下来,慕容璃白皙的胸口露了出来,两颗浅色的粉樱立着,可爱可怜,让人不禁要想含在嘴里,好好品味一番。

楚晏顺着胸口一直往下,慕容璃足月的肚子如一颗宝珠,光洁饱满,白皙得几近透明。肚子随着呼吸浅浅起伏,不敢想,这样纤细的腰肢怎能托得起这样沉重的肚腹,只让人担心这颗宝珠下一瞬间就要把那纤细的柔肢弄断。

楚晏摸着慕容璃的腰,轻轻托起,在足月的腹顶印下深深一吻。

“嗯————”慕容璃扭动着身子,楚晏将人稍稍往上挪了挪,将他罩在自己的臂弯里,随后吻上头顶,眼眸,脖颈,接着胸口,锁骨,添上两颗红樱,由浅到/深,由轻到狠。

慕容璃渐渐招架不住,身体越发迎合,手脚也烫了起来。

啊————

楚晏吻上另一边,闻得一声娇喘,楚晏的手托着他的腰,将他与自己紧紧贴合。

两人的温暖融到一起,升起团团火焰,楚晏吻上他的腹底。

那处是敏/感之处,慕容璃再也招挡不住起身迎合,脖颈拼命仰起,眼睛迷离,渗着水滴,身上一层薄汗,如云里雾里,不知今夕何夕。

楼主 东篱晓后  发布于 2019-09-18 22:00:00 +0800 CST  
“啊,啊,啊……不要……不要……”

慕容璃有节奏地叫/着,楚晏啃咬着慕容璃的一只腿,顺着脚跟一直啃到腿根,在拿出留下一排牙印。奇怪的是明明很痛很快又酥麻了起来,顺着腹底麻遍全身,叫人欲罢不能。





楼主 东篱晓后  发布于 2019-09-18 22:03:00 +0800 CST  
几番撕/咬后楚晏终于将手/探向hou//*xue,在那处轻轻搅/动。




楼主 东篱晓后  发布于 2019-09-18 22:11:00 +0800 CST  
那处藏在两半柔软的雪峰深处,藏得幽/深,楚晏一点点探/入,用手指轻轻扒/开,伸进/一根/手指,细小的一点便如一朵小花绽开,随后一点点被撑/开来。

楼主 东篱晓后  发布于 2019-09-18 22:12:00 +0800 CST  
太紧了。
楚晏深深皱眉。

还是太紧了。

这样紧致的xue//口,根本不可能容得下偌大的胎儿。

慕容璃难产的一幕还在眼前,这次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那么痛苦。他会守着他,直至他们的孩子平安产下。

“阿璃,我进来了。”

蓄势待发/的龙/柱早已忍得发青,楚晏深吸一口气,抬起慕容璃的/脚,冲着那入口一挺滑/了进去。

啊——————!!!慕容璃大睁开眼。

手紧紧抓着床柱,两人的汗交织在一起,楚晏狠狠抽//挺着,每一次都要把他顶/穿。

紧致的穴//口包裹着巨//物,一次次不断地抽///cha。


楼主 东篱晓后  发布于 2019-09-18 22:13:00 +0800 CST  

楼主:东篱晓后

字数:28536

发表时间:2019-09-17 05:0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0-02 15:29:58 +0800 CST

评论数:81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