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宠文续,东华凤九(可能婚后船)

“嗯嗯……”心慌的厉害,他一摸她就弄得她半点力气也没有,只能慌乱的坐在他腰间,白嫩手指蜷起来,似乎他的衣袖会烫手。白衣帝君捉住她的脚踝分在腰侧,手指修长白皙,骨肉匀停,指甲整整齐齐,红润光滑,仿佛是嵌上去的贝壳一样,却比铁爪还强硬,小狐狸根本挣动不得。殷红鲜豔的嘴唇贴上她轻颤的颈子,湿润舌尖放肆的轻咬研磨,帝君轻笑一声,随手在枕畔一摸,将方才解开的腰带缠上她的双腕,然後不轻不重的系紧。“别怕,”温热唇齿在细嫩的肩膀上……
——《许盛烟花》引子

楼主 代代797  发布于 2017-04-22 14:50:00 +0800 CST  
不好意思,楼主考研党一名,但是既然开头了,肯定会坚持的

楼主 代代797  发布于 2017-04-22 20:33:00 +0800 CST  
当然希望有人鼓励下文大概:主要就是写帝君解决完三生石与一个情敌,坑小狐狸嫁入豪门,然后从此小狐狸与套路霸道总裁性福快乐的故事。关于情敌大家可以踊跃发言建议哦

楼主 代代797  发布于 2017-04-22 20:37:00 +0800 CST  
两日前
今天就要嫁给他啦,红日已经蒙蒙澄亮,清空如洗,辰光净好,心事清盈,天光一时聚破,白雪遍地,干净的让人心都清澄起来。凤九娘亲踮着脚在外头轻轻询问,“小凤,一个时辰后就要梳妆了,娘给您准备了些汤食放在外间儿,娘这话说的很艺术,她不敢明着赶帝君,只好暗示凤九和伟大的东华帝君:人快来啦,该回太晨宫的回宫,该上妆的准备上妆啦。凤九脑子一清醒,赶忙掀被子垫脚尖儿的下床。还好,狐狸一家昨晚熬了一晚上布置了一下青丘洞,勉强表现出嫁女儿的喜庆当然也可能其实内心诽谤千百遍某个脸皮厚每晚爬小凤九床,老牛吃嫩草的帝君。这会儿正歇着,狐狸洞还是一片静静的。昨晚他在身边,她睡得特别好,一大早上精神熠熠,神采飞扬,帝君看着也放心,便起身披上紫色大衣,“时辰不早,本帝君该走了。”东华帝君倒不是想避开那些一个个背后诽谤的狐狸,等闲也没人胆敢嚼帝君的舌根。九重天大婚的祭祀是按着时辰开始的,算算时间,也确实该回宫了。

楼主 代代797  发布于 2017-04-24 00:17:00 +0800 CST  
时辰到了,鞭炮声一刻不耽误的响起来,天宫派来的宫女们打开了闺房的门,狐后和凤九娘亲喜气洋洋的过来扶起红衣盛装的白凤九,司命高声道:“殿下,时辰到。天君和天后在太和殿升座,奉迎诏书已下,两位天使奉节已经到了,正在前头宣旨呢,帝君在九重天迎接,小殿下动身吧。”帝后礼舆、龙亭由十六天卫抬入九重天,再由天将抬到太晨宫前,按钦天监仙君指定的吉利方位停放,最后直直停在天宫大殿台阶下。帝后仪驾,凤舆木质髹以明黄,棂四启,青紃纲之,内髹浅红,中置朱座,椅髹明黄。送嫁的队伍早就整整齐齐的排列好,鼓乐声中抬起双喜字凤舆,静静朝着天宫进发。凤九坐在凤舆里,只能听到外头仙界迎娶队伍的熙攘,丝竹管弦奏乐不绝于耳,只有微微的云雾气从一侧的红帘透进来。仙雾皑皑的九重天,满目看去净是纯白,旁的树一溜莹光灿烂,挂着一串一串钻样的像雪一样的绒花。唯独这长长的一队张扬浓烈的红从青丘一直蜿蜒到天宫宫门口,鲜亮扎眼,仿佛白色雪地上燃烧的火焰。走过了长长的一段路,隐约是进了南天门,过了正殿大门,凤九便在狐后搀扶下下了凤辇。眼前的太和大殿凤九并没有怎么见过,那时除天君平日升座议事的地以为最神圣的地方,殿前飞廊双阁挑檐高耸,九尾五爪盘龙道仿佛从天际铺展下来,高高的台阶上,每逢天庭大事才开放的紫宸殿巍然矗立,汉白玉的台阶上甲仗三千森严罗列,龙尾道两侧,四海八荒使者跪倒在御道边,一条宽阔的红地毯从台阶下直铺到正殿之上。阳光反射在雪白地上有些刺眼,凤九抬眸望去,目光穿过正殿内密密麻麻迎候的仙君仙将、各族代表,看到在玄金华盖下那个她即将托付一生一世的男人。他身姿挺拔从容,满殿山声中神色凛然,垂眸望着下方作礼叩拜的众仙,负手站在最前端,等待着她。金色的琉璃瓦在日光下洗出一片粼粼辉煌,高台上的那个人一身冕毓,玄衣纁裳,白纱中单,黼领青褾,外衫的红极正极润,如日之生,想起他说要给她四海八荒最正式的迎娶,想起成玉取笑帝君的变相宣示主权,心下感叹果然是帝君,连穿成亲的普通红色服装都那么迷人,帝君专门出了正殿来迎接帝后,龙道两侧飘着正红飘玄金龙凤的经幡,染得满地都泛着红。

楼主 代代797  发布于 2017-04-24 13:14:00 +0800 CST  
开头的小船片段其实是俩个人的洞房花烛夜,现在倒叙他们的婚礼,婚礼后再倒叙之前两个人的经历

楼主 代代797  发布于 2017-04-24 13:15:00 +0800 CST  
倒叙完了就返回洞房花烛夜,最后继续写婚后生活

楼主 代代797  发布于 2017-04-24 13:16:00 +0800 CST  
凤九仰头望着他,忽然就想到了那么一句话:有子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有子同行,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不知不觉她就在台阶下挺住了脚步,怔怔仰头望着台阶上的帝帝。东华帝君一步步踏下台阶停在了凤九面前。所过之处并无一人敢于仰视,每个人都把头埋下去,连天君天后也恭恭敬敬的排列在最末,俯首屈膝。“来,嫁给我,九儿。”泪水霎时间就迷蒙了双眸。十里红妆,待嫁年华。凤冠的珍珠挽进头发,仙雾白雪皑皑,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她心爱的男人从九十九级的台阶上走下来,挽起了她的手指。虽然帝帝亲自走下来迎接帝后不太合乎礼制,仙界众仙们只是面上恭谨含笑,引着帝后一步步走上太和殿。她的手牢牢牵在他的掌心,手腕和手腕交错地方有温热血脉在跃动碰触,她低头看着两人交错的手指,无法克制心头的颤抖。……来,嫁给我,九儿。她一步一步跟着他走着,耳畔钟鼓不绝,礼乐绵绵,每一个节奏都敲在她的心上。她是他的妻子,是他亲自走下正殿相迎,写入姻缘簿,拜于四海八荒,共枕同穴的妻子。八荒祝贺、四海宣赞、众仙环拱、万神朝贺,这样盛大的场面她不是不紧张,可是有他陪在身边,她每一步都走得很踏实,像是以前凡间街上漫步时牵手的时光,像是女儿节互诉衷肠的夜晚。终于走上了最后一层台阶,天色骤然亮起来,一蓬灿金色的烟火骤然蹿升上天幕,在天际散开一片耀目的巨大花火。凤九停下脚步,回头去看,花火照亮了半个九重天,把宫阙的琉璃瓦和白雾照的璀璨生光。以前的苦怨似乎都被这半天烟火烧尽了,模糊而遥远,光阴里浮生如烟,让终生悲欢都绽放在瞬间。以前那时候,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会是这样的,能在最美的年华遇到最好的他,半生挣扎,半生牵挂,半生苦,半生甜,她等来了这一生最值得的爱情。紧紧回握住他的手,江采衣回眸扬起一个悠然的笑意,望向烟花盛开的天际,望去了重重叠叠的九重天之外。远处苍山皓雪,白雾绵绵,江河如画,她身畔珠玉在侧,世事长相守。她怎么也想不到,几年前两人的离别,她的绝望,他的不舍,都已经远去,那些参加的纠结似乎大梦一场……
两年前:凤九继位……(期待后续)

楼主 代代797  发布于 2017-04-24 13:16:00 +0800 CST  
最近楼主要半期考试,后天,所以,

楼主 代代797  发布于 2017-04-24 19:01:00 +0800 CST  
终于,还有人吗?

楼主 代代797  发布于 2017-05-06 22:12:00 +0800 CST  


楼主 代代797  发布于 2017-05-06 22:12:00 +0800 CST  
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
宛若咒语,来自心底最深处的隐秘的愿念。他无法抗拒,无法逃避,仿佛成瘾一般寻求着答案。他意识最深处的恐惧中,浓黑得化不开的一点暗,只能沉沦进去,无法抵抗,潮水一般被淹没。他看着自己的身体沉浮在暗沉沉的水域中,周围仅仅有一丝幽光,诡秘隐约如磷火的一点碧青靛蓝,然而意识,却渐渐从肉体剥离了出来。这绝不是元神出窍,除非亲身体验,否则就是他自己现在也难以置信。灵魂仿佛没有重量,鸿毛一般漂浮于轻云之上,视觉似乎没有疆界,可以透过一个小小的媒介,就随着思绪飞向海角天边。周围的景致原来是黑白二色的凝固画面,似精工的山水卷轴,一点点地随着他的心念意动四下展开来。仿佛就此可以神游四方,精鹜八极。天矮江阔,流云涌动。空旷中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迷梦初醒一般,四周景物一点点鲜丽起来。开始从黑白灰,渐渐地染上其它颜色。一片青碧如丝的蔓草延伸向远方,萋萋无数,南北东西路。那草木生得高,青碧森森,澄净清郁,风一吹,碧波便泛开了涟漪来。阴天,并没有灿漫金阳,一片微凉明澈的天光中,玉冻一般轻轻摇曳着。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觉得自己好像躺在云絮上,又像一片流纱垂落下来。丛草深处,缓缓地走出一个人。她一身艳红的曲裾深衣,精工秀美的广袖流云一般垂下来,怀里抱着数枝淡红莹白的菡萏桃花。三尺青鸦如瀑,用一枚繁复精美的金累丝嵌宝押发环起,一张绝世玉容神光慑人,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仿佛姑射仙人。九儿。他觉得自己漂浮起来,轻纱一般悬空在她面前。想叫她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九儿!九儿!他无比焦急,身体轻飘飘的,想要去抱住她,却看着她轻巧地穿过去,丝丝缕缕的黑发从他僵直的指间穿过,如沙漏缝隙,水落山涧,再无一点牵连,徒留他一地的惊愕伤悲。九儿!九儿!不是说了,永远是喜欢他的吗?那一双黑玉般的澄澈眼中,华光无限,流光溢彩得仿佛沉淀了所有清亮的月华,水洗过一般的透彻,却偏偏再也映不出他的容颜。九儿……九儿……他只能一直漂浮着,从灵魂深处蔓延上来的疼痛,一寸寸的切割的剧痛感,仿佛一棵藤蔓,在体内生长,喧嚣着缠绕不休,破肤而出,直要将他每分灵体都绞烂。痛彻心扉也不足以形容此刻的感觉。仅仅是只是灵体而已,却让他感受到了天旋地转般的眩晕的痛楚,原本轻飘飘的,突然像被灌进无数的疼痛煎熬,再也追不上她的脚步。九儿,九儿,他只默念着她的名字,眼前一片昏黑,极度的痛楚的折磨,越发地觉得沉重了起来。原本是清丽秀致的风光,

楼主 代代797  发布于 2017-05-06 22:13:00 +0800 CST  
刹那间诡异地扭曲起来,仿佛在虚空中融化开,陈旧的风化,被水渍漫漶似的,一圈圈地渗染开去。江边的芦苇雪,青碧森森的草木,还有那乌发红衣,茕茕孤芳的人儿……全都溶了,化开了,高速旋转着扭曲了,色泽一点点地褪去,又仿佛被那黑色的潮水淹没包围,冰冷冷的黑水漫过口鼻,令人窒息的压抑。又回到那个沉重的躯壳中,不得动弹,不见天日。只有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与冰冷,还有不可忽略的,一寸寸的,从骨髓深处到肌肤的疼痛。但是再怎么样的折磨,都比不上内心的凄怆与惘然。“九儿……别走……”他努力地张口,想要发出声音,声带却是那么的干涩,无力,徒劳地颤动着。冰冷的水灌进口唇,冻得发颤,他也依然坚持着,“九儿……”终于有那么一丝粗嘎的声音逸出,“……九儿!……九……!”“啊!……”低喊一声,他满头大汗地醒来,犹自半睡不醒间,“别走!”“……帝君?”一个迷迷糊糊的声音响起,却是闻声而来的司命,“帝君怎么了?"他呼吸未平,却也下意识地挺直了背,“无碍、……你退下吧”"是,帝君好生歇息"。犹自含了一丝不安的低哑和惊心。“九儿,九儿……”无限依恋与缱绻仿佛嗅着她特有的幽幽清新的凤羽花香。不禁又想起了佛陀的话,"东华……你有了心魔了,……”苦笑一声,他何尝不知道。他又一次堕入魔障中,佛陀为他检查未发现一丝魔气作祟,无奈之下只能用碧麟扣再次将他封住,将灵宝天尊请来碧海苍灵。他化用玄虚洞明诀又是甘霖洗生炼魂诀,终于将他从心魔虚无中重新唤醒。“东华,情之一字,可谓难解……此刻又成你心魔,我也是无能为力啊……”他沉默不语,意兴萧疏,语气沉沉如暮色,“…………我,我又何尝不知。我九儿爱我重我,却又总怕她只是少年心性,一时痴迷,总怕她会离开,嫁与他人,即使我们此刻已两心相知。怕三生石那个人终于出现,而为了四海八荒我什么都做不了。所以我这几百年来巡遍群山,观览天下景色,第一就是期望找寻破解之法,第二就是等她修为再高一点,期望她日益成熟,彻底明心见性之时,仍然爱我如初。我修行本是偏执,于情更是如此,她是我的魂,我定是要永远留住她……然而……”“痴儿呀,痴儿呀,可是,何时才是你所谓的成熟与明心见性……”

楼主 代代797  发布于 2017-05-06 22:15:00 +0800 CST  
"司命,本君不在这几百年青丘可有任何异动?"一大早东华帝君就招来司命询问到,料是昨晚被梦魇折腾不少。"禀告帝君,你去西方佛陀和云游这几百年青丘一如既往民风淳朴,安居乐业……"司命吧啦啦吧啦一大堆百姓就是不提帝君想要的重点。"司命,看了这几百年我不在你的能力已经退化了不少,需要下凡历几百年劫才好啊"帝君懒洋洋地道,司命一惊,心知不可玩太过继续说"帝君赎罪,其实我想说,小殿下一切安好,继位女君以来很是勤奋,前不久刚飞升上仙,引得四海八荒又一波青年才俊前去青丘求娶女上仙"司命见东华帝君脸上不是很好,心想着,人家小殿下这几百年安安静静,不来叨扰帝君你老人家,你现在才想起人家,不由得心生八卦之心。嗯,司命其实是又要作死了。

楼主 代代797  发布于 2017-05-07 12:24:00 +0800 CST  
这厢东华帝君正听着司命禀告青丘的"百姓",这边狐狸洞可是忙得不可开交。话说前几日刚刚飞升上仙的凤九此刻正躺在床上,脸上苍白。"老凤凰,为什么小九还不醒啊?都几天了,急死人了"白真不住得走来走去。"凤九小丫头刚刚禁受了飞升的雷,你以为这么快?况且她先前断尾之伤还在,不过……"折颜都没有显示但是担忧,不急不慢说道。"不过小丫头是劫后重生啊,虽然现在你看她虚弱无比,只是因为雷正好劈在了她的旧伤上,相信醒了就慢慢好了。有一个重点是,这个小丫头体内完全不止上仙的修为啊!"

楼主 代代797  发布于 2017-05-10 18:11:00 +0800 CST  
"这小丫头失踪几百年,前几天一回来就飞升上仙,我们也很茫然"白止走进来道。"希望这几百年小九想通了,不要再执着于帝君。我觉得,小九现在已飞升上仙,也应该正式接管青丘,当然,选择一位有能力的王夫是必要的。"

楼主 代代797  发布于 2017-05-11 12:59:00 +0800 CST  
"这些事等小九醒来再说吧",进来的白浅有些替凤九无奈。一收到折颜的传信,听说凤九回来了,白浅一处理好夜华与团子迫不及待赶来了,。

楼主 代代797  发布于 2017-05-13 00:00:00 +0800 CST  
"这些事等小九醒来再说吧",进来的白浅有些替凤九无奈。一收到折颜的传信,听说凤九回来了,白浅一处理好夜华与团子迫不及待赶来了,回来就了解了这丫头折腾的这些事。"姑姑……"迷糊中听到"王夫……""醒来"和姑姑的声音,凤九躺在床上此刻终于想起来自己一回来就历了劫,然后躺翘翘了,"姑姑,小九好想你!"凤九一把扑进走来床边的白浅怀里,顺便蹭了蹭姑姑软软的胸口。这边讨论不休的白止折颜几人也围了过来,"丫头,感觉怎么样,好一点了吗?"白真有点担忧道。"姑姑,大家放心,我没事,这一躺,已经好得差不多啦,我现在可是上仙呢,呵呵呵呵。"凤九不禁有点得意邀功又蹭了蹭软软的胸口。"你这丫头……"白浅无奈得轻敲凤九额头。
见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凤九觉得,嗯,有些事是应该交待一下,说说清楚,呼了一口气道:"姑姑,爹,其实这几百年我到处游历,经历了许多苦难,也看开了许多,我决定成亲。"

楼主 代代797  发布于 2017-05-13 00:00:00 +0800 CST  
"什么!小九,你想清楚了,有合适人选了吗?"白浅惊讶道你

楼主 代代797  发布于 2017-05-13 00:01:00 +0800 CST  
"爹,对不起,这几百年让你操心了,青丘的责任我从今天起一定好好担起。至于夫婿……"想到几百年前在凤羽边境救了自己一命的龙幽,然后凤九着个吞吞吐吐的语气在惊讶的一干众人看来却是害羞的另一种表达。"夫婿是凤羽的一位上神,他不日便会来拜会天君,来青丘提亲。","小九,你说的凤羽是否是毗邻西方梵镜的凤羽神族?这个神族几十万年来低调行事,不曾与天族有过任何联系,最近一次还是十万年前天君娶妃时凤羽有派一位青年仙人来向自父神归于混沌一直持好奇态度的天族表达凤羽神族避世友好态度,如今怎么突然要与咱们结亲,凤九丫头,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折颜忽然觉得整个事情更玄乎了。

楼主 代代797  发布于 2017-05-13 00:16:00 +0800 CST  

楼主:代代797

字数:21096

发表时间:2017-04-22 22:5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10-03 13:00:09 +0800 CST

评论数:43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