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帝妻(狗血慎入,小虐怡情)

一楼给伴随我们很久的度受

楼主 蓝波大人son  发布于 2014-12-09 22:25:00 +0800 CST  
先试发一章,也不知道行不行,这文我还酝酿出了一大长篇,分上中下来着,序我都按着上中下的内容来写的,不过这是后话,能不能写下去还是个大大的问题呐,最后.....本女王驾到,撒花走地毯中

楼主 蓝波大人son  发布于 2014-12-09 22:29:00 +0800 CST  


他是江湖上人人得而诛之的邪教教主,江湖各大武林人士纷纷要置他于死地,竟让他最信任的侍卫对他下毒,慌乱之际,他逃到全天下最危险也是最安全的地方疗伤——皇宫。
本想在这宫里找个僻静无人处待上些时日便走,哪想到这看似无人居住的院子里不但有人住,而且住的还是一位皇子,本什么都不想管的他,还是在那皇子被那些太监戏弄到跌进荷花池里差点淹死之际救了他一命,从此他的麻烦开始了……
东方澜晔从来没有见过长的这么好看的人,不但好看而且武功好好,把他从冷冷的池子救了起来,但他并不是很喜欢这个人,因为他很冷血很凶,还会打他,每一次都让他痛的苦苦哀求才会住手,但是他也不恨这个人,因为相对其他人来说这个人对他很好很好…..所以当他要走的时候,自己才会那么伤心,可是他却不肯留下……

楼主 蓝波大人son  发布于 2014-12-09 22:30:00 +0800 CST  
第一章
夜静的吓人,仿佛是为了配合这杀气般的氛围,天空上竟连一颗星星都没有。
站在屋顶身穿一袭白衣的男子,锐利的眼神撇着几个围堵着他的壮汉,虽然已身受重伤,但他周遭散发出来的杀气还是让人不敢轻举妄动。
“韩陵君,你已身中剧毒,还不束手就擒?”为首的壮汉大喝一声,如鹰般深邃的瞳孔紧紧的盯着他。
“呵呵!想不到所谓的正义人士也只会下毒暗算这一招”清冷的声音里透着不屑,但他知道此刻的自己也绝不是这几个人的对手,且不说自己的外伤有好几处,单是体内的毒已让他体力不支,此刻最要紧的便是找个地方运功将毒逼出来。
施展轻功从屋檐飞下,几个大汉也在身后穷追不舍,韩陵君已经没有任何方向感了,只觉得身子越来越疲乏,抬起眼见到一处高墙,用尽最后的力气一跃而上并跳了下去,消失在了这月色之间。
一口污血从嘴里吐出,体内的真气方才顺了不少,此刻已是第二日午时,韩陵君这才睁开眼打量起这座荒芜的院子,本以为是座高宅大院,没想到高墙后的院子竟那么破败。
收回心神继续运功,这冰魂毒虽不能立马致命,却必须要在三十天之内用血灵芝做药引方能将体内的毒素清理干净,可这血灵芝只有大内皇宫才有。
“唔,别别,昨日的饭菜就已经是脏的了,今日的为何还是这样?”
一个柔弱的声音突的传进韩陵君的耳里,他警惕的看着四周,又听到了一个极其难听的声音“弄脏?奴才们岂敢啊,这都是从御膳房直接拿过来给您享用的”
韩陵君确定这声音是从眼前那扇掉了漆的大门外传来的“这么个破地方还有人住?”
“吃吧,皇后娘娘吩咐了,要奴才等亲自看着您吃”
将门开了一点小缝,入目的是一张男人的脸,但那略尖的声音带着些女气,听着让人作呕。
“不,这是脏的”
韩陵君看不到这声音的主人,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很瘦小,连声音也这么轻细柔弱,皱了皱眉,如果说之前的那个声音让他作呕,那么这个声音就是让他愤怒和鄙夷了,他最讨厌如此软弱的人。
“不吃,就恕奴才得罪了”
韩陵君冷眼看着那少年被好几个人按住,然后用手抓起碗里的食物不停的往他的嘴里塞,一股馊酸味扑鼻而来,本想出手解决掉这几个害他不得清净的人,却听到那男人笑岑岑道“三皇子,好吃么,这都是各宫皇子公主吃剩的最好的呢,皇后娘娘疼您,特地让奴才给您选了送来的,您还不谢恩?”
韩陵君一惊,扫视了下四周‘这是皇宫?怎么可能?’再看了看这周围,如何能和皇宫搭上边,但想想昨晚自己确实是从一座高墙跳下来的‘若是皇宫的话,那血灵芝不就近在咫尺?’
“谢,谢母后赏赐”
低低的啜泣声将韩陵君的思绪拉了回来,那个男人带着他的跟班得意的走了出去,而那少年此刻正抱着一只木盆呕吐,由始至终韩陵君也未曾见到少年的模样,本想出手解决了他,但却没有那么做,也不知是为什么?
接下来的几日也是日日如此,那个男人每日都会带着一群跟班来给屋里的少年送吃的,每一次的食物都有一股恶馊味儿,有时候少年会乖乖的吃,有时候是被他们按着强行喂着吃,韩陵君视而不见,只想早日找到血灵芝解毒离开,便每天晚上出去寻找,白天运功疗伤,然后每到午时又能听到门外的动静和之后少年的呕吐。
这几天里少年一直没有进来过,韩陵君也将这院子前后转了一圈,是一座独立小院,分前院和后院,那少年一直居住在前院,而他则一直待在后院,当真是井水不犯河水。
又是一个夜晚空手而归,这皇宫比想象中大的多,三十天已经过了七天‘看来实在不行就只能抓个太监或者宫女带路了’
待回到后院时发现那一直没有进来过的少年正坐在院中的假山上,仰头看着星空,嘴里喃喃自语着,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一股无名火顿时涌上韩陵君的心头。
突然一阵掌风袭来,少年直直从假山上摔了下来,疼的叫出了声,韩陵君缓步走过去,少年抬起头还未来的及看清面前人的长相,便又被一阵掌风打过去,这次直直的把他打了出去,随后,后院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由始至终少年都是懵着的,等过了好一会儿韩陵君才听到了一声惊恐的“有鬼啊,有鬼….”
不稍一个时辰,整个宫里都闹了起来,而这间破落的院子第一次有那么多人出现,韩陵君抚着额,怪自己没事找事,今晚睡不了一个好觉了。
“鬼,这哪里有什么鬼?”
像看戏一般,韩陵君侧身睡在屋顶上,用手拄着头望着下面那些在他眼里只能用莫名其妙来形容的人,而现在说话的是一个穿着打扮看起来很有身份的人,应该是太监之首。
“有,刘公公真的有”少年急切的解释,瞳孔里还装着没有散去的恐惧。
“奴才已经命人仔仔细细的看过了,根本什么异样都没有,殿下莫不是嫌弃这地方,想挪宫吧?”
“不是的,是真的有鬼,我没有骗你,我刚才还….”
“够了殿下,您这话得编到什么时候?方才皇后娘娘也发了话,若证实您这是无中生有,可是要受罚的”
韩陵君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嗤笑,要真是有鬼,你们这么浩浩荡荡的来,鬼就会在你们面前出现么?一看就是逮着话找那少年的麻烦。
“真的,是真的有”少年垂下头,已不知该说什么,眼泪泊泊的流。
“得了,奉娘娘旨意,别的什么都不说了,责打三十,重重的打”
少年没有再说话,整个身子都在轻微的颤抖,双拳紧紧的握着,最后身子一轻便被人按趴在春凳上。
“什么皇子,连奴才都不如?”韩陵君看着那两个手持竹板的太监再看着那个因为他此刻要被重责的少年,心里虽没有什么歉意,但还是有点不舒服。
啪啪声很快就传来,韩陵君看着他被人死死的按着身子也还在不住的抖动,待第五下开始便忍不住的哭叫了出来。
“啪,啊..啪…呜呜….”
“啪啪啪啪”
“啊唔…啊…”
那屁股被一板一板的打着,少年也一下一下的抖动着,他虽然哭叫痛呼却没有求饶,想来也是觉的求饶无用。
“好吵”韩陵君轻声道,拂下衣袖转过身,将脸朝另一方向不去看那下面的景象,但少年凄惨的哭叫声倒是无法让他静下心来。
“啪啪啪啪”
“啊…呃…”
“啪!”
“啊痛”
待最后一板打完,少年痛的整个人都在颤。
“殿下,谢恩吧”刘公公面色嘲讽的说道。
“谢,谢母后恩典…”抽噎声不断,少年单薄的身子此刻已被汗全部打湿,待按住他的人一松手他便从春凳上滚落了下来。
吵吵闹闹了一个时辰,那群人才走了,韩陵君在那位刘公公踏出这院门时,拿起手中把玩的石子弹向他的膝窝,刘公公便整个人跪了下去,接着便听到骨头咔擦一声以及刘公公的惨叫声。
“啊…..”
这惨叫声可比先前少年的要痛苦百倍,韩陵君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坐起身来,他冷眼看着那所谓的皇子艰难的撑起身子,一直低着的头颅,只能隐约看到他紧紧的咬住自己的嘴唇,但肩膀仍控制不住的抖动,想是无法停下哭泣才如此,少年蹒跚着脚步一步步的往外走,走了几步站定,双手轻轻的朝后捂住自己的屁股,继而很小的哭声传了出来,慢慢的那声音变大了,之后就越来越大。
韩陵君一皱眉,他向来喜静,少年的哭声让他异常恼怒,真想就这么打晕他,但少年的一句“娘~~带我回家”让他打消了那个念头,就这么坐在屋顶上看着少年在屋顶下无助的哭泣。

楼主 蓝波大人son  发布于 2014-12-09 22:31:00 +0800 CST  
我差点忘记我是要写三角恋的,完了,我酝酿的时候忘记酝酿三角恋了,肿么办,我得回去重新酝酿过,我的三角恋啊三角恋啊,啊啊啊啊

楼主 蓝波大人son  发布于 2014-12-09 22:48:00 +0800 CST  
才开坑,还素要勤劳两天,你们说对不对

楼主 蓝波大人son  发布于 2014-12-10 22:46:00 +0800 CST  
韩陵君一皱眉,他向来喜静,少年的哭声让他异常恼怒,真想就这么打晕他,但少年的一句“娘~~带我回家”让他打消了那个念头,就这么坐在屋顶上看着少年在屋顶下无助的哭泣。
那日过后,少年的饭菜总算没有一股馊味儿了,他到底是皇子,挨打之后每日都有太监来给他上药,虽然动作粗暴的无异于再打他一次,但伤还是在渐渐好转。
第二章
过了十五天了,三十天去了一半,外伤基本上以无碍,但冰魂在体内无法用内功全部逼出,看来没有血灵芝是不行的,否则待时日一到毒气攻心,自己就是内功再好,清不了余毒就算不会丧命恐怕也会落得个功力尽失的下场。
想到这儿一向冷静从容的韩陵君焦躁了起来,但这些日子抓的太监宫女没有一个人知道那血灵芝放在哪儿,反而被发现了行踪,与大内侍卫大打出手,现在宫里的守卫比平日夜里多了整整一倍,便更难行动了。
“殿下,上药吧!”不适时宜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挑拨起了心中的那团火。
“我已经好了,不用上了”少年软声拒绝,这些日子上药让他吃了不少苦,那些太监有意整他,往药里加辣椒面抹在他的屁股上,让他疼痛不已,却又反抗不了,这样来来回回了好几日,终于可以无碍的走动,便怎样都不肯让人再碰他了。
但这几个太监好似有意跟他过不去,也不管他愿不愿意直接动手过来抓他。
“不要,走开,我不要…”
对于少年的软弱和逆来顺受韩陵君已经习惯了,至于为什么一直没有出手解决掉这个扰他清净的人,他自己也不知道。
“放开我,放开”
“啪!”
那太监将少年按趴在床上,朝着他的屁股就打了一巴掌,极佳的手感让他露出了淫笑,而那笑便使在门外看戏的韩陵君的眼里有了杀气。
解下少年的腰带,几个太监贼笑出声“殿下,您别动,奴才这是要给您治伤呐”说着便去脱少年的裤子。
“走开,你们走开!”一时之间心里满是屈辱和愤怒,却什么都做不了。
“啊….”突然,那几个太监从床上弹开重重的摔在了床下,少年坐起身子抬起头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们。
韩陵君这才透过门缝看清了一同居住在一个屋檐下半月的少年的面庞,整张脸都有点削瘦,皮肤有些泛黄,想来是成日里吃不好睡不好所致,但眼睛是很有灵气的杏仁眼,此刻噙着泪珠,嘴巴小巧可爱,粉嫩嫩的,倒也不失可爱。
略一走神,才发现那几个摔在地上的太监已经起身,并且恼怒的冲向床上的少年,少年脸上显现出惊惧。
再那些人即将碰到他时,便又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若不是中了毒,功力大失,那几个人岂还能活命?韩陵君冷冷的想到。
“怎么回事?”几个太监面面相觑,身上因害怕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壮起胆子又走向少年,这次还没沾到床,便又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其中一个还喷出了一口鲜血。
少年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眼里是未知的恐惧和得到解救的庆幸,但是当他木讷的抬起眼看向前方时,便与韩陵君来了一个对视,可几乎只有一瞬,那明明在门外的人却又突然不见了,消失的让少年认为自己只是眼花了,或者是遇…
想到这里,少年紧紧的缩在床脚,脑子里都是方才的那双眼睛,很冷的眼睛,几乎没有温度,如果那不是眼睛的话他一定会认为那是两个深深的冰窟。
“走,快走,这小子今儿不知使了什么诈,让我们这般难堪,今日先放过他”躺在地上的太监不安的起身,扶着另一个吐血几乎晕厥的太监灰溜溜的走了。
总算又清净了,但心里的急躁还是无法免去,要放在以前他一掌便能让那几个太监毙命,可如今只能到这种程度,看来冰魂已经在体内蔓延了,已不是内力能阻挡的了。
突然,身后的大门传来轻轻的吱嘎声,韩陵君一个侧身站在了假山后。
自从那晚‘见鬼’后,少年便不敢独自一人进这后院,而今若不是青天白日艳阳高照,他也是断断不敢进来的。
踏进门来,他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下四周,院子里除了鸟叫声也没有任何奇怪的声音,除了鸟也没有看到其他的活物,他慢慢的往前走,瑟缩的样子昭示着他的害怕。
“有,有人吗?”少年轻轻的问,眼睛弱弱的朝四周看去。
“有人吗?”壮着胆子,少年将声音提高了一些,但回应他的只有鸟叫。
韩陵君看着他,这次倒是没有再出手将他打出门外,而是直接坐在假山后闭目起来,轻微的动静让少年颤动了一下,随即将目光投向假山。
感觉到脚步声慢慢的靠近,韩陵君讨厌这种被人慢慢接近的感觉,伸出手正欲打向少年,但脚步声却停止了没有再往前。
宫里这几日夜夜被刺客偷袭,皇帝震怒,满朝文武惶恐,但那刺客却来无影去无踪,甚至夜袭皇宫的目的是什么都不得而知。
终于今日早朝,皇帝下令将各宫各殿凡是本月才入宫的太监宫女侍卫等抓起来一一审讯,皇帝认为那刺客能出现的那么自由,说明他一直身在宫中。
而此刻他们要抓的刺客正因为毒气扩散而在宫里最不起眼的院子中吐了好几口血。
“还有十天了,莫不是我记错了?”韩陵君默默的想到。
“但血灵芝是西域贡品,若它不在皇宫,那会在哪儿?若在皇宫,如此珍贵的物品,为何我找遍了宫里放奇珍异宝和贵重药材的地方都没有?”
“殿下,这可是皇后娘娘吩咐尚衣局给您做的新衣裳,您就这么脱下来,怕不是对皇后娘娘不敬?”
扰人的声音又响起了,若不是因为功力大失和就这么冲出去杀人太过惹眼,韩陵君已经忍无可忍了,擒贼先擒王,好几次他都想直接解决了扰人的根源,那凄惨的皇子,可每每都没下那个手,也不知自己那没有一点分量的仁慈是从哪里来的。
“痛,这衣服穿着痛,像针扎”少年说道,身子往外退。
那太监是那日亵渎他而被韩陵君教训的太监,今日他是有意前来报复,这衣裳里藏了不少细小而尖的针,裹在身上,便能体会到针扎带来的疼痛。
“呵!娘娘的好意您敢拒绝,来呀,给三皇子着新衣”太监一声令下,便有两个小太监上前来抓他,少年一急,转身便往外跑。
“你个野孩子,敢跑!”说着便追了上去,将少年追到了前院回廊处的一座荷花池边,几个太监将他围了起来。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少年哀声低求。
“现在知道求我们,作弄我们整我们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呵呵…别以为叫你声三皇子,你还真以为自己是皇子了”
“我没有以为过,放过我吧,放过我吧”少年近乎乞求,但太监们依然步步紧逼,直直的把他逼到了池边。
几个太监上前捉住了他,便把衣服紧紧的裹在他的身上,顿时,整个后背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少年还来不及叫,脚下一滑便跌落在池中。
“唔….救…啊….”扑腾的挣扎,衣服被水打湿,便更紧的贴近肌肤,那些细小的针尖便一波波的往他的肌肤里再深入了一点,此刻的他像是走到了生命的边缘,除了挣扎除了乞求再不知能做什么了。
“这水不深,淹不死你,不过得惦着脚尖站着,否则您可真会淹死了,好好在这儿待着吧,等我心情好了,自会来捞你上来”
说着哈哈大笑几声便领着几个小太监走了。
荷花池中的淤泥太多,脚下太滑站不稳,即使池水只到少年的脖子,但因为站立不稳他仍旧如落入深水的人一般不停的扑腾,麻木的扑腾让他忽略了身上的痛,亦或是痛的太过麻木而不得不忽略了。
在他力气流失的差不多,真的感觉自己要淹死痛死的时候,他又看到了那双冷如冰窟的双眼,而这次不是幻象,因为那双眼的主人就站在池子边,冷漠的看着他。

楼主 蓝波大人son  发布于 2014-12-10 22:47:00 +0800 CST  
嫔妃们晚安,本宫就寝咯,谢谢你们来看这篇其实不大靠谱的古风文

楼主 蓝波大人son  发布于 2014-12-10 23:01:00 +0800 CST  
我反复思考了一下,我这文名是不是有歧义啊

楼主 蓝波大人son  发布于 2014-12-11 20:51:00 +0800 CST  
我酝酿酝酿,是不是该写拍了,大家是不是很急的要看拍啊,但我得慢慢带入,不要着急哈,不要因为还没看到拍拍就点红叉了,这是不好的行为

楼主 蓝波大人son  发布于 2014-12-11 23:02:00 +0800 CST  
在他力气流失的差不多,真的感觉自己要淹死痛死的时候,他又看到了那双冷如冰窟的双眼,而这次不是幻象,因为那双眼的主人就站在池子边,冷漠的看着他。
第三章
少年还处在惊惧中,他直直的看着那个身穿一袭白衣的人朝他飞过来,然后一只胳膊伸向他,他便脚下一轻,整个人都从水里出来了,而那件折磨他的衣裳也被这个人轻巧的剥下,虽然痛的他一激灵,但此时他紧紧的抓着这个人的胳膊,乌黑的发丝因为风而吹到了少年的脸颊上,他看的有些呆,好似长这么大都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整个人像被扔物品一般随意的扔在地上时,少年才反应过来,然后又是戒备又是感激的看着韩陵君,而韩陵君却一句话也没对他说,甚至连个眼神都没有再瞥他,便扬长而去。
入夜,下起了大雨,最讨厌雨天的人是不愿意在下雨天做任何事的,所以也难得清闲一日没有再夜探皇宫,来这里这么些日子,唯一闲下来的到只有今日。
但是为何后院的每个房间的砖瓦都是漏水的?
忿怒又无奈的笑了笑,他韩陵君竟落到这步田地,待伤好离开这里,他必要江湖上所谓的正道中人知道‘死’字怎么写。
原以为今日午时没有听到太监和那少年的吵闹声是因为那些太监整他连饭都不给他送,现在看来到并不是如此啊。
看着那躺在池边一动不动任由大雨侵蚀身体的少年,韩陵君真想就这么送他上西天,这么窝囊软弱的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好;但就这么让他去死,那今日突发的善心倒是浪费了。
‘好烫,好烫,好难受,难受’嘴皮泛白,整张脸烧的通红,真的感觉要死了,可是意识却一点一点的回到脑子里,眼皮不愿意睁开却又下意识的睁开。
“哟,休息的挺自在的嘛”
才刚醒,白天那个太监便提着一个食盒进来了,少年怕怕的缩缩身子,怎奈身子疲乏无力。
看到少年无碍的在床上,太监暗地里倒也松口气,不然若他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也不好办,虽然宫里没人把他当回事,但好歹他骨子里流的也是皇家的血。
“吃吧,这是奴才特地给你送来的”太监笑笑,将食盒提过来坐在床边看着少年,那盒子里的一股酸臭味儿让少年忍不住作呕。
“拿开,脏东西”少年怒道,可嘴巴还没来得及闭上便被一团酸臭的米饭塞住了口。
“唔..”
此刻的他成了砧板上的鱼。
“有的吃就吃吧,还嫌,宫里那么多主子,偏偏老子被打发来伺候你,没有一点油水捞也就罢了,还成天被旁人奚落,旁人奚落我,我就只好来奚落奚落你了,吃,给我吃!”
那太监今日不知受了何刺激,比往日里更加凶恶的对待少年,少年被噎的伸出手抓住那太监的手腕企图拉开,但他现在没有一点力气,只能任由两行泪屈辱不甘的往下流。
“本来我可以让你选择一个没有痛苦的方式死去,但现在我的好心情被你破坏了”
话音一落,那太监便被银针封喉,紧接着便倒在地上痉挛挣扎。
韩陵君越过太监走向床上的少年,淡漠的看着他“下次再有这么吵的声音,要么自己解决,要么我就解决掉你”语毕,地上的太监瞪大了眼睛,身体也不再动弹,鼻息也没有了。
少年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没了性命,再看着这个冷如血的男子,心里除了害怕还是害怕。
他不知道那个男子是谁,是怎么来这儿的,连那太监的尸体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处理的,只知道那男子与他同住一个屋檐下,第二日风寒好了些,能下地时他便立马去后院想看看是不是真的有那个人,是不是昨日的一切是一场梦。
当看到那男子正在院中以树枝作剑武动时才彻底相信真的有这么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救了他帮了他。
突然,一阵风袭来,少年一仰头,眼睛一定,那根长长的树枝便指在他的喉尖,而那人正冷冷的看着他,他被惊的往后一退抵靠在大门上。
“嗖啪!”
“啊…”
大腿上蓦地挨了一树枝,疼的人下意识的叫了出来,捂了捂大腿,少年抬起眼看着他,鼻尖微红,倒有些楚楚可怜,但韩陵君的眼里可看不到这些。
“再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我身后,我打烂你的腿”韩陵君冷道,少年再退了一步,似想起什么又赶忙点点头,只觉得这个人是如冰雪一般的存在,又冷又好看,但却不敢触碰。
收回树枝转身的瞬间,体内一股真气乱窜,毒又在作乱了,额头慢慢的冒出细密的汗珠,身子一下疲软,腿一弯,一口腥味在口中,再一张嘴血就从嘴里吐了出来。

楼主 蓝波大人son  发布于 2014-12-11 23:24:00 +0800 CST  
后宫们晚安,我眼睛睁不开了,拜拜~~~

楼主 蓝波大人son  发布于 2014-12-11 23:39:00 +0800 CST  
发文了发文了,本女王驾到,撒花走地毯中

楼主 蓝波大人son  发布于 2014-12-12 23:47:00 +0800 CST  
收回树枝转身的瞬间,体内一股真气乱窜,毒又在作乱了,额头慢慢的冒出细密的汗珠,身子一下疲软,腿一弯,一口腥味在口中,再一张嘴血就从嘴里吐了出来。
少年愣在那里看着他,想去扶他,可是手才刚碰到他的肩膀,便被他一个闪身,树枝一甩,狠狠的一下抽在了手背上,疼的少年眼泪都出来了,愤愤的看着他。
韩陵君的视线变的模糊,方才的举动也只是下意识的自卫。‘明明还有九天的时间,为何会这样?’
坐在地上运功想要阻止毒素乱窜,可刚一用内力,便又立马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斜着要倒下,用一只手撑着地面才没有完全瘫倒在地。
咬了咬嘴皮,少年鼓起勇气又往前走了两步到他身边蹲下,探出一双皮包骨的小手慢慢的搭在他撑在地面的胳膊上。
韩陵君抬起此刻已没有血色的脸,瞥着那双想要扶起自己的脏手,那手背上还有一条被树枝抽出来的醒目的红痕。
‘这次是在劫难逃了么?’韩陵君想到,他拜月神教立教百年,这次是真要毁在自己手里了。
“呵!血灵芝,我韩陵君竟会因为没有你而丧命...”这是他晕倒前不甘的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有些知觉,但就是醒不过来,不知道自己这样晕了多久,只知道身体被人磕磕碰碰的半拖半扶着到了房间,但那人似乎用了全力也没能把他放到床上,就这么让他躺在地上。
期间韩陵君清醒过,但也只是睁睁眼看了看四周,随即又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几日,每一日韩陵君都会醒一次,但身子却如瘫痪的废人动弹不得,张嘴竟连话都说不出,嗓子就像彻底哑掉了一般,他实在不知道这毒竟会厉害至此。
“你还活着吧?”突然,少年柔柔的声音传进耳畔,韩陵君睁着眼看着他。
被冷冷的眼睛盯着,少年瑟缩了一下,随即从身后拿出一个红红的东西问道“这个是你说的血灵芝么?”
瞥了一眼,顿时,韩陵君心中一喜,眼里难的有了除冰冷之外的神色。
看到他的表情少年知道自己找对了东西,嘴角轻轻的扬了扬,随即扯下一点点灵芝喂到韩陵君的嘴边。
韩陵君的脸色在这时黑了下来,少年明白他脸色骤变的原因,解释道“我娘说这种灵芝遇到唾液自会溶于口中,不用水熬”
果然,灵芝刚到嘴里时,与唾液一交织随即便融化到口中,流入喉咙。
少年又露出了一点点笑容,然后又扯下一点喂给他,直到灵芝全部溶于他口中。
“吃了这个,你的内力会暂时被封住,待七天后毒全部清除才会恢复”少年看着他细细的说道。
一个皇子怎么会这么落魄韩陵君没有兴趣,但是一个皇子这么落魄却懂药理而且能拿来他找了数十日都没有找到的血灵芝,这到让他有点好奇。
但他却不会去追究这种无聊的好奇。
待体力恢复,韩陵君撑起身子,依旧那么淡漠没有任何感谢之意的看着少年道“扯平了”
少年眨了下杏仁眼,低头应了声“嗯~”
毒一解,韩陵君迫不及待要离开这里回到拜月神教,他这么一失踪,神教几乎已变成一盘散沙,看来江湖马上又要掀起血雨腥风了,他有的是帐要和那些名门正派算。
只要再待七天,等功力一恢复便可离开这里了…..

楼主 蓝波大人son  发布于 2014-12-12 23:47:00 +0800 CST  
第四章
那日过后,韩陵君与少年也没有再交集过,他们依旧如之前那般,前原后院的待着,没有任何改变,只是两人都知道对方的存在而已。
而少年依旧会被那些太监欺负,但自从那日那个太监死了后,欺负他的太监便没有那么过分,顶多是奚落他几句,好歹饭菜不是馊的。
但今日的前院却一改往常,因为这次骂少年的人是一个掷地有声并且威严十足的男人的声音。
韩陵君本也没有心情去管,他已经习惯了少年的这种生活,只要没有打扰到他,旁人如何与他韩陵君有何相干,不过那男人的一个“朕”字到让韩陵君的脚不由自主的朝那边走去。
“为何要偷你母后的东西?”
韩陵君走过去隐匿在门边看着,这次少年是正对着他的,而背对着他的男人端坐在一张椅子上,身旁站着手拿拂尘的太监,还有好几个宫女,而那男人则身穿明黄色的龙袍,头戴金龙皇冠。
嗤笑一声,没想到他倒是见到了这天下第一人,他们大周朝的皇帝,东方烈,此刻他正在质问他的儿子,与其说是儿子还不如说是奴才。
少年此时规矩的跪在地上,听到怒喝抬起头道“孩儿知罪,只是觉的风寒不适,那东西珍贵,吃了能强身健体,便一时想错了路子”声音异常平静。
“大胆!”皇帝怒拍了一下椅子的扶手,少年身子一抖,朝旁边偷偷的瞄了一眼,韩陵君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这才看到旁边站着两个手持青竹板的太监。
‘这皇家的事果然麻烦,皇帝要教训人竟然还亲自跑过来’韩陵君想到,也没了兴趣,好歹这皇帝是他亲爹,不会按死了整他。
不想再接着看老子教训犯错儿子的戏码,韩陵君转身欲走,却听到皇帝沉声道“那血灵芝是西域贡品,是你母后生辰朕赐她的,你若身体不适找太医便是,风寒这等小病竟去偷你母后的灵芝,不管东西珍贵与否,你竟会这些下三滥的伎俩”
韩陵君停下了脚步,复又回头静静的看着。
“我只听娘说灵芝能治百病,风寒也是病”少年应道,努力的想做到没有任何表情,但是眼里的害怕却被韩陵君一览无余。
听到少年的话,皇帝久久没有出声,然后朝身边的太监轻轻扬了扬手,太监点头开口道“请三皇子伸手”
少年伸出那双瘦弱的没有什么肉的小手,平举在胸间,然后那太监高声道“打!”
那两个手持竹板的太监走出来一个,举起那青竹板就朝那双手打去。
竹板清脆的啪啪声打在没什么肉的手心上,起先少年还能忍着,但是到了七八下后就怎么都忍不住了。
啪一声下去,就是一股钻心的疼,少年无法再将手伸出来,便有两个太监走上前去,一个按住他的双肩,一个抓着他的两只手。
韩陵君在门外冷眼看着,那少年的手心被打的凄惨,哆嗦着身子抽泣,每一声啪过后,便能看到那张小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和滚到腮边的泪珠。
“啪啪啪!!!”
“啊…父皇,我错了,饶了我吧,啊….”
少年终于忍不住大哭了起来,手持竹板的太监看了眼君王,再没有任何指示下便又开始打。
少年忍不住,一直哭一直求饶,手臂不停的哆嗦,身体不受控制的用力挣扎,但依然被牢牢的按住,脆脆的击打声,像敲进了少年的心,疼的心揪。
韩陵君倒是有些看不下去了,但却不是因为心疼少年,只是觉得太吵,而且毕竟是因为自己他才遭这份罪….可当他想帮少年一把时才突然想起自己此刻内力被封,什么都做不了。
满脸的汗珠与泪,少年的求饶声一声比一声哀戚,待双手高肿不已时皇帝终于下令停手了。
刚一被松开,少年整个人疲软在地,双手不停的颤抖,此时的那双手已不能称作手了,叫他破了皮的红馒头到比较贴切。
“记住教训了吗?”皇帝淡淡的问,少年木楞的点着头“记住了,我不敢了”
“哼,你娘就教了你这些小偷小摸的伎俩?再有下次,朕就把你送到宗人府去管教”
在提到母亲时,少年双眼呆滞了一下,之后又磕头谢恩“是,谢父皇饶恕”
留下一瓶伤药皇帝便起驾离开,韩陵君看着那位君王和跪在地上的少年,倒不得不好奇了‘这皇子不受待见的原因怕就是那皇帝的软肋和不堪回首的屈辱,呵,皇帝的儿子偷东西传出去可不好,怪不的会自己前来教训一顿,不过这小子偷灵芝却是因为我,我倒是欠人情了’
想着,韩陵君便推门而入。
听到那大门的咯吱声和脚步声,少年抬起满是泪痕的眼看着那个男人,他正一步步的朝自己走过来,不过一脸的冰冷之色。
韩陵君在他面前站定,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但少年的抽噎声还没止住便听到凶凶的一句话“男儿流血不流泪,不准哭!”

楼主 蓝波大人son  发布于 2014-12-12 23:59:00 +0800 CST  
亲们晚安,谢谢大家支持,希望大家踊跃冒泡,因为偶更文艾特的话只会艾特上一次看文留言的,因为这样艾特比较方便,嘿嘿

楼主 蓝波大人son  发布于 2014-12-13 00:10:00 +0800 CST  
今晚木有文,因为电视剧好好看,我想把它看完

楼主 蓝波大人son  发布于 2014-12-13 22:07:00 +0800 CST  
亲们晚安哈,我睡了

楼主 蓝波大人son  发布于 2014-12-13 23:08:00 +0800 CST  
我突然想了下,趁现在还攻受不明确,我们要不要还是让陵君当受好了

楼主 蓝波大人son  发布于 2014-12-14 09:35:00 +0800 CST  
其实也不大行,如果那样了,就和原来的酝酿的不一样了,那我还得重新酝酿

楼主 蓝波大人son  发布于 2014-12-14 10:03:00 +0800 CST  

楼主:蓝波大人son

字数:231538

发表时间:2014-12-10 06:2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3-07 14:55:50 +0800 CST

评论数:1892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