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皇甫轶事(古风,父子)

真是不好意思,之前误删了贴子!重开重开!新人第一次发文,希望多多指教!
本文是应该是长篇,王府的父子梗!
爹不渣,儿子前期略渣,不过也只是相对的嘿嘿!总之不会为虐而虐,每件事都有理有据!父子温情多多!
故事顺序,一点点发展,望各位看官赏个脸!多多评论哦!

楼主 云朵2夏  发布于 2017-06-03 22:27:00 +0800 CST  
@情开衣岸二楼还是给我家衣岸,谢谢之前的支持和鼓励,一定好好写文新人发文,多多批评指教

楼主 云朵2夏  发布于 2017-06-03 22:29:00 +0800 CST  
1、故事开始
(关于皇甫这个姓氏,有很多传说。在这里不妨引用最常见的一种,杜撰出宋国的皇甫一族。)
天下分合本就是不可阻挡的大势,成王败寇自是无需多言。在诸国中,杀伐争抢不过为了自己的国家能千秋万代罢了。而宋国便是这诸国中的大国之一,另一个夏国与其旗鼓相当。二者虽不相上下,却也没有非要你死我活,为了天下苍生,没有真正打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
诸国中有一个小国,名曰沐国,这名字起得倒也随便,随了他们皇姓沐罢了。沐国国君有心与宋国交好,便派去使臣,送去礼物,希望将自己的女儿嫁到宋国,两家结成秦晋之好。
宋国皇帝接见了使臣,答应了沐国的请求,准备在一众儿子中择人来取。沐国虽小,却占着不少重要关隘,宋国皇帝的私心也是可见一斑的。
宋国皇帝有三个儿子,老大老二是嫡子,老三是庶子,不过在他眼里却也没什么区别对待。老大皇甫瀚已然婚配丞相之女,老三皇甫辰年初刚娶了燕国来的公主,便只剩下没有婚配的老二。老二皇甫彦,手握兵权,说好听是常年征战在外,说不好听上次本来应该他娶,因为在外带兵的原因,便顺利地推给了他弟弟。他并没有说其实是他不想娶罢了。
这次便顺理成章轮到二殿下楚王殿下来娶了。
皇甫彦生来剑眉星目,看起来又十分清秀,虽然带兵在外,一身儒雅的气息却也挡不住。平时虽然有些威严,却也不冰冷,对属下却极好。三个兄弟中,若说最英武的当属老三皇甫辰,要是最宅心仁厚的当属老大太子皇甫瀚,而最清秀妖魅、内心炽热的便是二殿下皇甫彦了。作为都城中有名的美男子,对于婚配之事却有些抵触,不是不愿意,而是因为没经历过有些害怕罢了。他也二十有二了,早该婚配了。他和每个男人一样,都渴望佳人红袖,长相厮守。且他听说这沐国的公主也是个有名的美人,倒也生出几分期待来。
转眼间就到了迎娶的日子,沐国的公主被迎进了楚王府。
是夜,皇甫彦一身酒气地来到新房中。想伸手揭盖头,却有些犹豫。
皇甫彦眼波微转,开口说道:“我们之前从未见过面,你便嫁与我作妻。不管是为了国还是为了家,我皇甫彦都不会负你。”
说完,他便缓缓掀起了盖头。他一下子愣住了,眼前的人儿,明眸善睐,红唇齿白,脸上挂着两行清泪,一双水汪汪的杏眼让人看了十分心动。
他其实,从未见过,如此端庄好看的女子。
眼前的人儿哭得梨花带雨,让他手足无措,他连忙用手为她拂去泪水。
“那个,你怎么哭了啊?可是我说错了话?”
她抬起头,却笑盈盈地看着他:“没有,我只是太感动了。你从未见过我,还不知道是否喜欢我,就对我如此承诺,就不怕我是个丑八怪,吓到你!”
皇甫彦呆呆地看着她,他承认他好像心动了,就在刚才,而且他感受到了她话语里对他表露出的感激和爱慕。
公主又开口说道:“我叫沐婕,以后你也像我家人一样叫我小婕吧。你...”
皇甫彦这才回过神来,“哦!好,不过嘛...”回过神的楚王殿下,开启了从未有过的宠溺模式。
公主眨了眨眼睛,说道“不过什么?”
皇甫彦笑得妖魅,一下子将眼前的佳人搂在了怀里:“不过以后你就是我的王妃了,我是你夫君,以后...”
说着说着,两人便拉下了帷帐。
其实开端如果太过美好,往往没有足够的意识去应付以后的苦难,谁的人生又是一帆风顺到底呢?

楼主 云朵2夏  发布于 2017-06-03 22:30:00 +0800 CST  
2、一生一世一双人
楚王殿下春风得意,宫里宫外人尽皆知。
沐国的公主端庄又大方,性子与楚王十分契合,二人都是表面严肃实际调皮的皇族,婚后的磨合期几乎没有,他们二人便进入了浓情蜜意的小夫妻模式。
老三武王殿下看着如花似玉的二嫂,心里有些犯嘀咕,感觉被自己的二哥坑了。他对于燕国公主是说不上喜欢的,二人相敬如宾,远没有楚王夫妻看起来那样恩爱,可能主要也是因为燕国公主平凡的外表吧。武王觉得如果不帮二哥的话,那现在二嫂就是他的王妃了,他说不定...武王心里有些埋怨,却也仅仅是玩笑罢了,这是他们的必须承担的责任。
楚王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娇妻在侧,他可没那么多别的心思。
似乎是作为丈夫的天性被激发出来了一样,军营的事暂时撇给了自己的弟弟和其他将军,自己成天就和王妃享受着婚后的蜜月生活。
皇甫彦承认,他爱上了她;他也看得出来,自己的妻子也爱他,二人没有任何嫌隙。楚王渐渐对自己这个从天而降的夫人产生了几分依赖之情,他知道自己的性情,一旦爱上,就可能只爱一人。与自己那个风流的弟弟不同,他本就对女子不是很有兴趣,爱上了应该就是一辈子。
那晚,他郑重地跟她说,不管发生什么,都只爱她一人,不会再娶别的女人进王府,眼睛不会再看向别的女人。
她眼眸含笑,看着眼前真挚的丈夫,也承诺他,一生一世,至死不渝。
不久之后,王妃便有了身孕。
皇甫彦高兴到不知所措,抱着王妃一会笑一会又担心的,王妃看他呆傻的样子笑着说道:“我的王爷!你都要做父王了,小心孩子看到你这样笑话你。”
楚王殿下搂过自己的爱妻骄傲地说道:“他敢!臭小子还敢笑话他亲爹?小婕,谢谢你,我就要做父亲了,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等他一生下来我就让父皇封他为世子。以后我们还要生好多好多孩子。”
王妃听到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怎么知道他是男孩呢?万一是个女孩怎么办?孩子还没出生呢,就想以后,你...”
王妃还没说完,楚王的双唇就吻了上来,王妃的身子一下子软在了楚王的怀里。
楚王搂着王妃,轻轻说道:“你放心,我有感觉肯定是儿子!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我都喜欢,这世上只有你才配给我生孩子,我们的孩子一定会是天子骄子的,像他爹一样。”
说着说着,皇甫彦脸上泛起了幸福的微笑。王妃看着自家王爷的神情,心里十分感激上苍,让她遇到了她爱的人。

楼主 云朵2夏  发布于 2017-06-03 22:30:00 +0800 CST  
@我从来不存在[email protected]情开衣岸@红尘潇潇雁@君临潼墨各位不好意思重开贴了,望继续支持哦,手贱误删呜呜X﹏X

楼主 云朵2夏  发布于 2017-06-03 22:32:00 +0800 CST  
3、麟儿出生
十月怀胎,皇甫彦相信胎教这件事很重要。
王妃怀孕期间,他一有时间就会亲自来照顾妻子,还拿着经史子集对着妻子隆起的腹部振振有词。王妃虽然对这种做法有些怀疑,却也满足了丈夫的心愿,任他想各种办法进行胎教。
皇甫彦经常趴在妻子的肚子上听着孩子的动静,平时威严王爷的样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余下的只是个盼望孩子早些到来的父亲罢了。
一朝分娩,王爷焦急地不行,心里十分煎熬。经过一天一夜的等待,楚王府的小世子出生了。
皇甫彦坐在床边小心翼翼地抱着刚刚出生的儿子,看着皱皱巴巴的孩子,哪里有自己帅气的影子,不禁有些担心孩子的长相。王妃躺在床上看到了自家王爷的神情,笑着说道:“孩子还小,等长大了就会变得好看了!瞧你急的。”
王爷没想到自己没有言语妻子就看出了自己的担心,心中一暖,温柔地说道:“小婕你辛苦了,谢谢你给我生了儿子,我有孩子了!”
王妃看着自家王爷抱着儿子温馨的画面,不禁说道:“阿彦,快给孩子取个名字吧!之前想了那么多都不告诉我,现在可以了吧。”
王爷低下头在王妃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然后站起身慈祥地看着怀中的孩子,说道:“楚王府是世代都要为国家尽忠效力的,他是楚王府长子,注定要担起责任。希望我儿能有凌云壮志,将来出将入相!就叫皇甫云!”
自从楚王的长子出生以后,楚王府里总是一片欢声笑语。
宋国皇帝很快就封这个小孩为楚王世子。王妃因为生产时亏损得厉害,太医建议过些年等身体调理好了再要孩子。王爷听了之后紧张了好久,并从自家父皇那里要来很多稀奇的补品来为妻子补身子。王妃很快就在王爷的猛攻之下,身子复原了,并且圆润了不少。
待世子满百天的时候,孩子的眉眼已经能看得清楚了。小殿下跟自己的亲爹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上除了眼睛几乎都和亲爹一模一样,而眼睛无疑遗传了母亲的大杏眼,眨起来忽闪忽闪的。看见的都说这孩子一脸富贵的长相,必定十分不凡。
说来也奇怪,皇甫云小殿下自从生下来便不是很爱哭,十分安静,也不闹人,是难得好带的孩子。不少乳娘经常夸奖小殿下听话,王妃将这话学给自家王爷听,楚王依旧是那副自家儿子的优良基因全是随了自己的骄傲神情。

楼主 云朵2夏  发布于 2017-06-03 22:35:00 +0800 CST  
4、初成长
皇帝赐予楚王世子一块长命金锁,一块和田籽玉玉佩,以示其身份。
这天,王爷手里拿着金锁来到刚刚会爬的孩子面前,将他抱起放进王妃的怀里,拿出金锁,挂在了儿子的小脖子上,一边戴一边说:“云儿,这是你皇爷爷赐予你的长命金锁,今天父王给你戴上,可千万不能弄丢了。你呢,还是个小娃娃,等你长大之后,爹再亲自把那块玉佩别在你的腰间,你说好不好啊?”
半大的孩子能听懂什么,小手拿着金锁就要往嘴里放,王爷和王妃一脸无奈,赶快制止了儿子的行为。
时光流转,转眼间,皇甫云已经三岁了。
在他这一辈,暂时有三个孩子,最大的孩子是太子的儿子,名唤皇甫毅,比皇甫云大了三岁;最小的是老三武王的庶子,名唤皇甫泽,小皇甫云两岁。皇甫泽是他爹一夜风流生下的,他娘是武王的小妾,没什么地位,与他两位兄长相比,他的身世倒是可怜一些。皇甫云和他爹一样,又成了老二。
因为皇甫泽年龄太小,皇甫云的同龄玩伴基本只有皇甫毅一人。
皇甫云依然是这兄弟三人最妖魅的,清秀又不失英姿的长相,平时安静的时候着实是个十分入眼的小孩。
楚王虽有兵权,却也是皇帝的安排,一来与他人多有不放心,二来他也是嫡子,与太子同父同母,身份也合适。武王殿下算是他的副将,其实若论起来,武王更像个武夫,从小不爱读书,而皇甫彦却琴棋书画样样不落,就算不带兵,依然是朝堂上的肱股之臣,也算是太子最重要的助力。
虽然才三岁,但是世子殿下已然表现出闯祸的天赋,今天要上树,明天就要下池塘摸鱼,吓得王妃和一众下人胆战心惊。
楚王因为军营的事离家快一年,再回来,发现儿子完全不是家书中所说的乖巧懂事,简直就是个混世魔王,跟他小时候一样,楚王感叹连这些都要遗传,就不能继承点他娘温婉大气的样子。
对于儿子的教育问题,楚王深知,必须要拿出父亲的架子来,要不然,这孩子说不定就把天给捅了也不一定。
虽然这样想,但是想起自己小时候经常被父皇打,却也有些心疼。自己知道那种疼,不忍心让儿子再经历,可是儿子若因此成了纨绔子弟,却是大大的不该了。楚王便与他的王妃协商,小错说教,大错就要让他长长记性。王妃虽有些不情愿,却也理解丈夫的苦心,便应了下来。

楼主 云朵2夏  发布于 2017-06-03 22:36:00 +0800 CST  
5、爱的训诫(一)
俗话说,择日不如撞日,赶得早不如赶得巧。
这天正好赶上楚王爷在家,皇甫云小朋友偏偏也同样有了作死的冲动,很简单,他想上树掏鸟窝。
王爷和王妃这边在主卧里你侬我侬,那边楚王府的大公子已经坚定了信心要上树。
一众下人拼命阻拦,可是我们世子殿下根本不放在眼里。
小厮们跪在地上劝阻,我们皇甫云公子翘着二郎腿,坐在花园里的石凳上,斜眼看着这帮下人,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说道:“你们啊,就是太老实了。你们既是我的人,就要听我的,怕什么,要是我爹娘问起来,你们帮我顶住就好了啊。尤其是我那个父王,一定要帮我瞒住。上几回被他打得,就疼的小爷我好几天没下床,铁砂掌爹爹,臭爹爹,坏爹爹。”
说完就卷起袖子准备上树,众人马上就要起身继续阻拦小主子。
小云殿下一个眼刀飞过去,这些小厮们便不敢再吭声了。
世子殿下上树前发了最后通牒:“谁要是敢告状,我就让他吃一个月胡萝卜。”
果然,世子拿出自己最讨厌的食物威胁众人,效果还是不错的。
说完,就蹭蹭地上了树。可是能让鸟儿做窝的树又岂是一般的小海棠,世子殿下偏偏就上了王府里一棵参天的杜梨树。树虽不是那么高,但是对于小不点的皇甫云来说,还真是像上天梯一样。
爬到一半,还没有爬到分枝的地方,小云往下一看,自己着实已经爬了挺高,心里已经有些开始害怕,腿也已经不听话地抖了起来。
不过皇甫云已经坚定信念,一定要爬上去,于是扬起了头,继续向上爬。
可是正要伸手的一瞬,就听见一声怒吼:“皇甫云!你在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下来!”
小云太认得这声音了,这是他父王大人的声音,想到这,脚下一滑,啊的一声便摔了下去。
本以为摔得屁股开花,幸好被及时赶来的王爷接住,才没有受伤。
皇甫彦检查小孩没有受伤之后,就一手架起小孩,朝着书房走去。小孩第一次看见自家爹爹这么生气,挣扎着叫喊,却也被一句“老实点!”给吓了回去。
书房里,楚王手执檀木板子,在手里掂了几下。小孩跪在地上,看着自家父王火冒三丈的样子,马上想到了求饶这个办法:“嘿嘿!爹爹,您别生气,孩儿再也不敢了!”
楚王挑了挑眉毛,没想到自家儿子反应如此之快,便戏谑道:“再也不敢?世子殿下,这话我可没少听过啊,你哪次都说不敢了,哪次真的不敢了?如果我今天没去花园找你,要是你真摔下来...”
楚王一想到儿子要是真的摔得怎么样了,脊梁骨就开始冒冷汗,臭小子今天必须让他长长记性。
“你这么不注意自己的安全,知道多让人担心吗?爹娘多担心你,你小子哪次不是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今天罚十下,以后再敢,就加倍,听到没有?”
皇甫云一脸委屈,想要反抗,可是哪由得他,楚王一把就把他的裤子褪下,拉了过来。
皇甫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嘴里还喊着爹爹最坏了!
皇甫彦也没管那么多,板子啪啪啪地就往小云的屁股上落。小云因为疼得厉害哭得越来越凶,皇甫彦看着儿子挣扎,大声吼道:“你再这样,就打到你老实为止!”
小云一脸委屈,也回了一句:“呜呜...你打吧...爹爹都不疼我了...就知道打云儿...呜哇哇!”皇甫彦也没管他,一口气打完了十板子,而小云也哭得没了力气,摊在了父亲的腿上。
楚王看着儿子轻叹了一声,一边帮儿子拉上裤子一边说道:“云儿,你老是这样胡闹,要是真的受伤了或者怎么样了,爹娘会多担心多心疼啊?爹爹不是拿你撒气,而是怕你以后还这样肆意妄为,不知轻重。这次记住了,下次就不可以再这样了,知道了吗?”
父亲的一席话,让心里埋怨的小孩生出几丝愧疚之情。
回到卧室,他看着爹娘给他上药时的目光,还有娘亲心疼的泪水和父亲整夜的陪伴,让他开始明白了亲人之间那真挚浓厚的感情。
后来皇甫云每当回想起儿时时光,心里还是满满的温暖。他明白父亲的用心,也明白母亲的爱护,有些事他可以明白得很及时,可有些事他却明白得有些迟。

楼主 云朵2夏  发布于 2017-06-03 22:36:00 +0800 CST  
6、初当兄长
皇甫云五岁这年,开始和太子哥哥皇甫毅一起读书。
在皇甫云看来,皇甫毅是可以逗弄却有着兄长样子十分让着他的哥哥;而三叔的儿子皇甫泽则喜欢屁颠屁颠跟在他身后,叫着他云哥哥。于是在皇甫泽的面前,他也摆起了兄长的样子,久而久之,他还颇喜欢这个三叔家的弟弟,二人厮混得很好。
这天,武王的王妃生了龙凤胎,楚王带着一家人来武王府看望道贺。
皇甫云看着两个小娃娃,不禁想起自己小时候该是什么模样。这两个小孩听说是一对兄妹。
想到这,他便想起了自己那个弟弟皇甫泽。
说着便蹭蹭地跑到了北苑来找皇甫泽,刚一进院子,就看到皇甫泽在地上捡什么东西,走近一看,才发现他在捡掉在地上的马蹄糕。
皇甫云十分疑惑,走进蹲在地上便问道:“你在干什么啊小泽?你怎么捡掉在地上的东西啊?我娘亲说掉在地上的东西是不能吃的。”说着就要拉起皇甫泽。
皇甫泽一下子躲开了兄长,什么也没说,继续拍打着手里糕点上的尘土。
皇甫云有些生气,怎么回事,还不理我,便动手要抢。
皇甫泽委屈地冲着兄长吼道:“云哥哥,这是我给娘亲留的糕点,你不许动。”
皇甫云这才明白为何自己的弟弟这么反常,原来是这样。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皇甫泽对他说,王妃看不惯他娘亲,说他娘亲是狐狸精,勾引他父王,便十分苛刻他们母子。马蹄糕是因为王府里有了喜事分赏下来的赐品之一,他平时进宫可以吃到,可娘亲却没什么机会吃到,于是他就把自己的那份留给了自己的娘亲。
皇甫云听到这,就拉着皇甫泽,要去找他三叔说理。
皇甫泽拉着他不让他去:“云哥哥我求你了,别去。娘亲说王妃身份尊贵,我们惹不起的,虽然日子有些紧,但是过得还算平静,不可以再去自找麻烦的。你就装作不知道吧哥哥,求你了。”
或许是因为武王府中妻妾众多,四岁的皇甫泽已经开始对身份的尊卑有了一定的认识,这话八成应该也是他的娘亲教他的。
皇甫云听到这,便点头答应了,“小泽,以后有什么好吃的想吃了,就跟哥哥说,哥哥带给你吃。”
皇甫泽听到这话感激地点了点头,紧紧抱住了皇甫云。
回到王府,皇甫云将这事说给了王妃听,王妃知道这事是后院的琐事,不便让王府的男主人知道,就嘱咐小云别再跟别人说,爹爹也不行。虽然小云不是很明白,倒也答应了娘亲,他觉得娘亲说什么都是对的,都是为了他好。
楚王妃是难得大气而又细心的人,这件事之后便借着很多因由总去看望皇甫泽。
长大之后的皇甫泽对于这位二伯母,既感激又怀念,心里还有几分愧疚之情。

楼主 云朵2夏  发布于 2017-06-03 22:37:00 +0800 CST  
7、爱的训诫(二)
皇甫云蒙学之初,便不是个老实读书的孩子。他有着过目不忘的阅读本领,着实领先了同龄人许多。久而久之,皇甫云难免有几分浅尝辄止的毛病。
每天早上的早读时光都是读书的孩子不喜欢的。皇甫云也同样起不来床,每天母亲连哄带骗也不能马上叫他起来,倒是自己的父王大人二话不说将他从床上直接抱了起来,直接用毛巾给他擦脸,收拾好了将他直接塞进马车入宫。皇甫云每次都烦得不行,但是看着自家爹爹用披风围着自己将自己抱在怀里,怕自己着凉受风的担忧之情,心里又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努力让爹爹高兴。不过这也是当时一瞬间的感动,下一秒小云便在自家爹爹怀里重新睡了过去。
其实到了后来,皇甫云依然十分想念那个怀抱。其实那个怀抱一直都在等待他,只是他给自己做了个牢笼,把自己困住了,无法靠近而已。
这天,楚王府书房里,楚王在考自己儿子功课。皇甫云自然张口就来,楚王皇甫彦听了儿子的背诵倒也满意,他看着手里的诗卷,眼里泛起了一抹柔情,微微勾起了嘴角。
小云看着自家爹爹盯着诗卷不动有些不解,喊道:“爹爹?爹爹?”
皇甫彦的神思被儿子的呼唤拽了回来,他看着儿子,说道:“云儿,我问你‘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这句诗字面是何意?”他有次出征归来时与妻子说了这十六个字,以表达长期征战在外对妻子的歉疚之情。而他的王妃为了让他宽心在他的战袍内侧绣上了“家国为重,生死相随”,让他颇为难忘。
皇甫云每次看了一次便背下来了,至于之后先生的讲解,便没有专心去听。
但是半大的孩子怎么会懂踏实学习的道理,抬着头理直气壮地说道:“什么意思?爹爹我都背下来了,知不知道什么意思又如何?”
皇甫彦满心的柔情被这臭小子的一句话一下子给弄没了,他起身走到儿子面前,说道:“如何?你是不是没有好好听先生的讲解?跟为父说实话...”
还没等自家爹爹说完,盘腿坐在凳子上的小云殿下马上把话接了过去,“是啊,那个老头死板得很!讲得可没意思了!再说了,我都会了,也不用听他讲嘛!”
皇甫彦看着儿子如此,心里顿时有些生气,开口说道:“皇甫云,为父以前跟你说过什么,读书要扎实稳妥,切忌浮躁!你这般年纪就如此骄傲,不把先生放在眼里,还如此振振有词。看来为父也是疏于管教你了,把手伸出来!”
皇甫云看着自家爹爹要打手板,又害怕又有些不服,直接站在凳子上,对着自家爹爹说道:“我哪里做错了,你凭什么打我!我不服!”
皇甫彦看着眼前顶嘴的儿子顿时觉得脑仁疼,这孩子如此桀骜不驯,也不知道随了谁。楚王殿下二话不说,直接架着儿子坐到了椅子上,扯了他的裤子便扬起了巴掌,向他的小屁股上打去。
小云蹬着腿,边哭边喊:“你不讲道理!呜呜哇...”
皇甫彦也没犹豫,啪啪啪下去打了五巴掌,边打边说:“为父如此跟你讲道理,你还没有觉得自己错了!你这性子不好好磨磨,那为父才是大错!”
这父子俩正别扭呢,王妃推门而入,将小云救了下来。皇甫彦看儿子哭得厉害,也不愿理自己,轻叹了一声让王妃先把儿子抱回去。
王妃小心翼翼地给小云上着药,听着儿子讲述自己为何会挨打。王妃听到关键,给他的小屁股又拍了好几下,说道:“你啊,真是该打!你爹爹如此,全是为了你好,你这孩子。”之后王妃便与他说起这其中的道理,小云听了许久,终于明白了自己错在了哪里,便一瘸一拐地跑回书房和自家爹爹道歉去了。
皇甫云的招式每次都差不多,就是跑到自家爹爹怀里撒娇,软糯糯地叫着爹爹,还讨好地说道“云儿最爱爹爹了!”。对于自家儿子这样讨好的攻势,皇甫彦也没什么抵抗力,便和小孩又一起玩了起来,父子俩的笑声铺满了王府的每个角落。
第二天,皇甫云问起父王为何会问起自己这句诗的意思。而楚王则微微一笑,让他去问他娘亲,其实他好像又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在皇甫云心里,他的娘亲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人,娘亲会给他做好吃的桂花糕,他爱吃的所有东西,对他无微不至,却又不溺爱。每次父王训话之后,娘亲都会再开导一次,告诉他父王都是为了他好,将来像父王一样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每次他都可以从自家娘亲眼中看到那份只属于父王的爱慕和倾心。小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娘亲的眼睛里会有那样的光彩,长大了渐渐明白了那光彩是属于父王的,属于他的则是无尽的关爱和期望。
王妃对于每个人都温婉有礼,即使对于下人也没有任何苛责,楚王妃的大气端庄也因此深入人心。
皇甫云每次趴在娘亲怀里,都说将来要娶个像娘亲一样的女子。王妃看着半大的孩子眼中的兴奋之情,温柔地一笑,捏着儿子的小脸说他淘气,每次皇甫云都会吧唧一下亲娘,来讨好娘亲。对于皇甫云来说,父亲与母亲都是他不能割舍的牵挂。

楼主 云朵2夏  发布于 2017-06-03 22:40:00 +0800 CST  
8、变故(一)
烽火连三月。
不久,又因为割据的局面,开始了征战。
楚王又到了前线去,虽然宋国不是主站方,但是有人来犯,也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这天,有人给楚王府送来一封书信,说是给王妃的,要王妃亲启。
楚王妃也有些疑惑,什么人会给她写信,在宋国似乎还没有别的亲近之人。
打开书信,浏览一遍,楚王妃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她认得,这笔迹是他哥哥,也就是沐国太子沐硕的笔迹。兄妹俩均是皇后的孩子,从小到大,形影不离,自是十分亲近。
可是,为何,会发生这种事。
书信上约定了见面的地点。借着闪烁的烛光,楚王妃将这封信烧成了灰。
傍晚,待哄儿子入睡之后,便叫来自己从沐国带来的丫鬟小兰,要她好生看住世子,并嘱咐了几句。这是她最信任的仆人,小兰也足够了解王妃,没有多嘴,只是让王妃放心。
来到预定的客栈门口,王妃一身便装,进了预定的房间内。
房间内,约定好的人早已在等候。阿贵,沐国太子的贴身侍卫,左膀右臂。
王妃:“阿贵!”
阿贵:“公主殿下,您来了!来,快坐。”
王妃:“阿贵!到底怎么回事,我们不是和宋国交好吗?为什么突然让我去拿粮草路线图呢?”
阿贵:“公主,我们已经准备和夏国联盟了,具体细节我也不是很清楚。太子殿下的信您也已经看到了,这是令牌,他怕您不信让我拿来的。”
楚王妃接过令牌一看,发现真的是沐国的军情信物,可是哥哥明明知道她有多爱楚王,怎么会让她做这种事呢?
阿贵看出来公主的犹豫,又说道:“公主!沐国才是您的家乡,您千万不能糊涂啊。等着我们和夏国联盟,皇上就会派人把您接回沐国的。”
楚王妃微微一笑:“接回去?我的丈夫儿子都在宋国,我又怎能回去?我不做,只是对父兄的亏欠,而我做了,却是对不起丈夫。阿贵,你回去吧,告诉我爹和我哥哥,就说沐婕不孝,不能做如此苟且之事,无能为力。”
说罢,便起身要走。
阿贵一看公主要走,便也跟着起了身,可是王妃还没有走到门口,就退了回来。一群黑衣人站在她的面前。
为首的黑衣人一边鼓掌一边说道:“哈哈!不愧是刚强的楚王妃啊,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的。”
这群黑衣人进了门,便将门锁上,逼着王妃坐了回去。
王妃:“阿贵!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是什么人?”
阿贵:“对...对不起公主,我...我对不起太子殿下和您。”
为首的黑衣人扯下了面罩,挑衅地看着楚王妃。
沐婕不由得瞪大了双眼。
王妃:“是你!你怎么会出现这里?你到底要干什么?”
黑衣人:“干什么?我的公主殿下,你被你自己父亲出卖了都不知道吗?不对,这样说不准确,应该说你的父皇知道了我们要利用你,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答应了。没办法,与沐国的利益相比,你,根本连屁都不是。”
可是沐婕又岂是如此好糊弄的人,她知道父皇有些利欲熏心,但绝不至于主动来利用她。定是眼前的人从中挑拨,加了砝码,才会让沐国的心开始靠向夏国。
阴谋就是阴谋。

楼主 云朵2夏  发布于 2017-06-03 22:42:00 +0800 CST  
9、变故(二)
一番博弈,沐婕神色淡定,微微一笑,说道:“你不用在这虚张声势,我绝不会让你们这些卑鄙小人得逞的。”
黑衣人倒是觉得有些好笑,说道:“卑鄙小人?王妃娘娘,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啊?夏国又来挑衅,宋夏两国开战,这又是那些小国表忠心的机会。你的父皇呢,确实没有那样精明,不过呢,我们已经替他选好了,他虽然口头上没有说,但是行动上已经默许了。”
沐婕想了想,觉得事情还是不对劲,如若真的要情报,为何不早说,为何偏偏要通过她而不是从前线派细作打入军营,又为何一定要经她的手。
她已经明白了,与其说是情报,倒不如说是针对她。
楚王妃转头看向阿贵,已然明白他与这帮人是一伙的。
王妃:“阿贵,能跟我说说为什么要背叛我哥吗?”
她心知肚明,她的哥哥沐硕,就算是死,都不会这样为难她,这个阿贵定是他们诱她上钩的工具。她猜想,此时哥哥应该是被父皇扣了起来,怕他因为自己扰乱大局。
阿贵颤颤巍巍地跪在了沐婕面前,说这群人绑了他的一家老小,拿他们威胁他,他实在是没有办法。
黑衣人:“行了,你也别难为他了。他本来就是个胆小的人,要是换成你哥哥身边的那个什么阿庆,我还真没有把握。”
沐婕这才明白,面前的人对于自己和家人了解得很详细,看来是有的放矢。况且沐国也是真的会去投靠夏国,她了解自己那个唯利是图的父亲,不然也不会因此让别人有机会威胁她。她就算再想辩解,在事实面前,好像也没人会相信她。
黑衣人看出了沐婕的明了,便也直切重点:“楚王妃,我也不瞒你了,这样周旋下去可没什么意思,我们就是针对你。在你面前有两条路,要么去弄情报然后自行了断,要么就固执到底等着给你儿子送终。我可是为你着想啊,你偷了情报被你夫君发现,你觉得你会死得多好看吗?就算他不舍得,宋国的皇帝应该还是舍得的。还不如你自己来,留个体面,你说呢?”
沐婕听到他们要害她儿子,一下子激动地站起身来,马上就被两个黑衣人给摁了回去。
沐婕十分生气,说道“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我儿子一下,不管是我还是我夫君都会把你们五马分尸的!”
为首的黑衣人笑了笑,俯瞰着沐婕,“你觉得你的夫君还会相信你吗?他怎么还会去相信一个背叛他的**,像他那样的男人该是有多憎恨你这样的女人啊,他越爱你,知道真相之后就有多恨你,别在这妄想了。我告诉你沐婕,你都已经自身难保了,还是多想想身后事吧。”
沐婕摇了摇头,眼眸微红,她必须保护好儿子,这是她作为母亲的职责。可是对于丈夫,自己又如何辩解,如何表达心意,怕是难了。就算他恨、他怨,自己的这份爱还是真的,她不后悔。
沐婕已然明了,自己或许别无选择了,说道:“虽然我已经猜到了,不过我还是想亲口听你说,你这样处心积虑,到底是为了什么?就算满足一下我这个将死之人的好奇心吧。”
黑衣人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说完,沐婕便已全然明白了。
之后他们又说了一会,最后只听黑衣人说道:“明日傍晚之前,如若你把情报交给后厨切菜的小厮,那你儿子便会平安无事;如若不然,你应该清楚。你放心,我说话算话,你儿子与我无冤无仇,我不会平白无故地伤他的。而且我劝你最好安安静静地离开,别妄想给你的相公留下什么证据,要不然你儿子可能会马上去找你哦。你最好把罪责揽在你一个人身上,以死明志,这样你儿子因为你受的罚也会轻一些,我想我不说你应该也明白,母亲做了这样的事,儿子还会继续当世子吗?哈哈哈...”
沐婕回去时,已然是深夜了,月亮很圆,很美。

楼主 云朵2夏  发布于 2017-06-03 22:43:00 +0800 CST  
10、王妃之死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更何况,我们每个人都是身不由己的。
楚王妃这个名号,是她这辈子最珍惜的,也最害怕失去的。但是为了儿子,她的虚名又能怎样呢。
第二天白天,小云没有进宫读书,而是留在了王府中,因为娘亲说要陪他玩一天。
沐婕和儿子在王府花园中散步,走到凉亭里便停下休息。遣散了众人,王妃将世子抱在怀里,温柔地说道:“云儿,娘亲问你,假如有一天爹爹和娘亲不在你身边了,你会如何?”
小云殿下一愣,不在身边了?为什么会不在?
皇甫云:“娘亲,您和爹爹为什么会不在云儿身边啊?云儿一辈子都不要离开你们。”
王妃微微一笑,“傻孩子,爹娘怎么可能会陪你一辈子呢?人都是代代传承的,最后都要面对分别。”
皇甫云听得云里雾里的,他不太明白为何娘亲这样说。
王妃并没有管儿子的疑惑,双手抓住儿子的肩膀,十分温柔地看着儿子,郑重地说道:“云儿,娘亲跟你说的话你都要记住,不可以忘,知道吗?如果有一天,娘亲或者爹爹如果不在了,没法继续陪着云儿了,云儿也要坚强地活下去,不管发生什么,都要好好地活下去,知道吗?”
皇甫云看着母亲坚定的神情,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王妃怕儿子会和丈夫产生误会甚至反目,便接着说道,“云儿,娘亲要你记住,你爹爹是爱你的,不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相信他,不要去怪他,不论时候都别离开他。”
皇甫云对于母亲的这番话有些不好的感觉,平白无故的,为何这样说。
小云突然摆出了一副哭闹的表情,冲王妃吼道,“坏娘亲,你也是爱云儿的,云儿都知道,你为什么只说爹爹,不和云儿说您自己呢?您要云儿别离开爹爹,可是云儿也不想离开娘亲啊!娘亲,是不是云儿犯了什么错,惹您生气了啊!”
楚王妃听到这,满肚子要嘱咐儿子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
她最不放心的,就是自己走了之后,自己这尚且年幼的儿子该如何是好。
王妃安慰儿子说没事,只是自己有些想他父王了。
傍晚时分,王妃从丈夫的书房里顺利拿出了情报,去后厨交给了在那里等待的人。很顺利,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王妃写好了两封信,一封信是给她的丫鬟小兰的,嘱咐她将其送到聚仁茶楼之后便永远离开王府,再也不要回来。二人一番诉说,一番泪别。之后小兰便消失在夜色中。
而另一封信,则是留给王爷的。
王妃在床边哄着儿子入睡,小家伙却格外兴奋不想睡觉,拉着王妃不肯撒手:“娘亲,明天您给云儿做桂花糕吧,云儿想吃了,对了云儿还想吃红烧肉,娘亲给我做嘛。”
楚王妃本是尊贵的公主,因着儿子爱吃,便也下厨学会了这些菜样。
王妃笑了笑,摸着儿子的小脸,“好!只要云儿记住娘亲跟你说过的话,你想吃什么娘亲都给你做,现在乖乖睡觉好不好。”
小家伙听了高兴地点了点头,马上闭上了眼睛。
王妃在儿子额头上轻轻落了一吻,眼中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
她不能再犹豫了,为了儿子,让她做什么都愿意。至于亏欠阿彦的所有,只能来生再报了。
王妃深深地看了儿子最后一眼,吹了烛火,关门离开,从王府后门出去了。
王妃的目的地,是城西的湖畔。
她没有犹豫,只是内心满满的都是不舍。上了桥,站在桥顶,俯身,跳入了湖水中。
此时宋国正值初冬时节,漫天飘起了冬天的第一场雪。

楼主 云朵2夏  发布于 2017-06-03 22:44:00 +0800 CST  
11、危机
粮草图兵分三路,送往沐国的阵营,但是其中一路,被宋国截获了。
毫无疑问,这份情报被送到了楚王的手中。楚王作为主帅,自然怒不可遏,将送信人押来审问。
这送信的士兵一身沐国战袍的装束,嘴可硬得很。不过楚王看到这粮草图,心中便立刻有了计较。这粮草图一份给了运送的负责小队,另一个备份则在他的书房里。
那么这份情报要么是从运送队中泄露的,要么是从自己的王府中泄露的。那只能审问那人来知道这情报的来源了。可这人为什么是沐国的人呢?沐国到底想干什么?
皇甫彦:“本王问你,你这情报从哪来的?是何人将这情报交于你的?你可是要将它送回沐国的军营?”
送信人:“我...我...将军,您...您别杀我。我什么都说,什么都说”
皇甫彦听了挑了挑眉,倒是答应了眼前人的要求。
送信人:“多谢王爷不杀之恩!我...我只知道,这情报是从我们公主手中传来的,让我们赶快交给我们皇上,说沐国要投靠夏国了,别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皇甫彦坐在主位上,手中的茶杯应声落地,脑子嗡的一声,他刚才到底听到了什么。
站在一旁的武王,看见了皇甫彦的反应,便接着问道:“你不要信口开河!楚王妃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你要是敢撒谎,我就马上让你人头落地!”
送信人颤颤巍巍地说道:“我...我没有撒谎。小的是在贵国都城那接到的情报,就是从我们公主手里传出来的,应该没错的。况且我们头也是这么跟我们说的,我们有三个人往回传情报的,以防万一。”
这时有人进帐禀告:“报!王爷,我们的粮草出了问题,在一个时辰前运送粮草的小队被人偷袭了。”
那便是了,如果真是出了内奸,那又何必运送了这么远才出事呢,早就从内部击破了。
虽然理智告诉楚王这是事实,但是,他的心,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件事。
将军队交给了弟弟,楚王带着自己的两个亲信,墨辞和燕昇二人,连夜赶回了王府。他一定要听小婕亲口跟他说,跟他解释,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路,楚王想了很多,或许小婕是被威胁的,或许小婕可能早就离开了也不一定,那云儿呢,她离开的话,会带走云儿吗?
翌日清晨,王爷一行三人回到了王府。刚进了门,就有小厮上来急忙禀告。
禀告的内容很简单,城西湖上浮着一具女尸,经过仵作的检查,发现死于昨晚,是溺亡的。死的人正是王妃,尸体被送了回来,现在在王府正厅停着,正好赶上此时王爷回了府。
皇甫彦听到小厮的禀告,愣了一下,踉跄了几下,身子就要向地面倒下,被墨辞和燕昇及时搀扶住了。
皇甫彦回过神,便疯了似的冲向正厅,看见了他这辈子最难以忘记的一幕。
他的爱妻,正静静地躺在地上,面无血色,一动不动。
皇甫彦好像发了疯似的,冲周围人吼道:“你们都滚!滚!滚下去!”下人们都识趣地赶快退下,关上了门。
偌大的正厅,只有这夫妻二人,只不过,已经人鬼殊途了。

楼主 云朵2夏  发布于 2017-06-03 22:44:00 +0800 CST  
12、世事无常
其实楚王还是比较幸运的,最起码他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正确的判断,看到了妻子最后一眼。若真的犹豫不定,他怕是这尸首也见不到了吧。
皇甫彦走到爱妻身边,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皇甫彦的眼泪连成线似地在流淌,他好像从未这样哭过。他静静地看着妻子的脸庞,王妃的脸有些浮肿,不过样貌还是看得清楚的。她安详的表情和完好的遗体,好像也证明了应该是她自己跳下去的,并没有人推她。
但是在楚王皇甫彦的眼里,这些事都不重要了。有的时候人会不愿意接受某些事的发生,所以总会下意识地暗示自己其实一切都是假的,并没有发生过。
皇甫彦也是如此。他微微一笑,抓着妻子冰凉的手,把她拉了起来拥在了怀里。
皇甫彦不禁自言自语起来,好似妻子还活着一般,“小婕,我回来了!你快起来啊,别睡了,你怎么能不理我呢?你快起来啊!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你为什么这么狠心抛下我和儿子啊?你说的一生一世都是骗我的是吗?你为什么先离开了啊,你让我自己一个人怎么办啊?你为什么要背叛我啊?你快起来跟我解释啊...你说什么我都会原谅你的,你起来啊,小婕。”说着说着,皇甫彦嚎啕大哭起来,对于他来说,他曾经最珍惜和骄傲的爱,就这样随风去了。
皇甫彦一直抱着沐婕,这样一直坐着。
直到小云从下人口中问出了到底为什么娘亲还不来跟他一起吃饭,知道了娘亲好像再也起不来了。
小云一溜烟地跑到正厅,王爷身边的墨辞和燕昇拦住了他。他嚷嚷着要见娘亲,那二人没办法放他进了门。一下子推开门,就看见了爹爹抱着娘亲坐在地上。
小云跑了过去,看见了娘亲一动不动,冰冷地躺在爹爹的怀里,而爹爹,双目涣散,满脸泪痕,根本不看他。
皇甫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娘亲,您怎么了?您昨天还答应了云儿那么多事,您不能说话不算话,娘亲,云儿以后再也不淘气了,您快起来吧,娘亲...”孩子并不很明白死亡的含义,只知道娘亲好像永远也不会再睁开眼睛,温柔地叫他云儿了。
皇甫彦听着孩子的哭声,却恢复了些许理智。眼前的女人也着实背叛了他,他最心爱的人。
被心爱的人伤了心,真的好痛,而心里,也有了责怪和埋怨。他不仅是个重情的男子。他也是个有着雄才的男儿。
这时,墨辞进来,跟王爷说,宫里来传旨了。
皇甫云回过神来,将爱妻慢慢放在了地上,深情地看着她的脸庞,说道:“墨辞,把世子关起来,找人看好。告诉来人,让他先回去吧,我随后就入宫。”
墨辞听完,就拽着小云要离开。小云哭着喊着要再看娘亲一眼。
皇甫彦到底还是一军主帅,他觉得应该寻到些妻子留下的线索来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来到他们二人的卧室中,皇甫彦翻到了妻子压在头钗盒底下的一封信。
他看着那封信,却不敢打开,他不知道她到底会最后对他说什么,万一说一直以来都是骗他的,是他自己一厢情愿,又该如何是好?
他在犹豫的瞬间,王府的暗卫长墨辞敲门进来了。他虽是王府的暗卫长,但是一般都跟在皇甫彦的身边。他走到楚王身边,拱手说道:“王爷!我去问了王妃身边的几个暗卫,王妃在前天和昨天晚上都出了门。前天晚上王妃将那两个人打发了回来,自己一人往返的;昨晚,跟着王妃的那两个人和王妃一样,再也没有回来,后来其他暗卫才觉得出事了。我估计,应该是...王爷,如此看来...”
皇甫彦举起手打断了他的话,淡淡地回了一句“我知道了,下去吧!”。
皇甫彦打开了手中的信,可是,信中的黑字着实灼伤了他的眼睛:王爷,对不起,长久以来贱妾未曾真心相待,贱妾并不值彦郞所付一片深情。贱妾只盼王爷能护云儿平安长大,千错万错皆因我,稚子何辜?望彦郞能饶恕沐国所作所为,诸国纷争如朝令夕改,亦无定数,皆为利趋,贱妾求王爷能放沐国一马,望所有罪责皆因我死而终结。勿念贱妾,今以死谢罪,望王爷能再寻得佳人,陪伴左右。沐婕三生有幸能得彦郎之真心相待,往日恩泽,来生再报!
皇甫彦发了疯似地将信撕碎抛在空中,一掌拍向面前的圆桌,双眼猩红,咬牙切齿地说道:“沐婕,你这样骗我,你以为我会相信吗?你这个骗子,你为什么不把你儿子也带走,你就不怕我掐死他嘛!你就不怕我真的给他找后娘吗?你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小婕...你告诉我啊...”
说着说着,皇甫彦又哭了起来,哽咽的像个孩子一样,心里波涛汹涌,有苦难言。
而这边,沐国手中的信已经从被威胁灭国,换成了日后联盟的结盟书。其实无所谓对错,只不过为了更大的利益牺牲些所谓的小利罢了。

楼主 云朵2夏  发布于 2017-06-03 22:46:00 +0800 CST  
13、惩罚(一)
望着漫天的飞雪,皇甫彦在去皇宫的路上突然想起了在出征之前曾经答应妻子,要回来陪她一起观雪景,赏梅花的。只可惜已经物是人非了。
因为粮草不济,宋国只好撤军,夏国趁机占了三座城池。
皇宫书房内,上位坐着皇帝,楚王皇甫彦跪在地上,太子和武王则立在他两侧。屋内气氛紧张,几乎都可以听到头发落地的声音。
皇帝将战报一把扔到书案上,站起身走到皇甫彦面前。皇甫彦低头看着眼前的靴子,不敢抬头,也不敢出声。或许只有沉默才是他此时能想到的最好办法了。
皇帝开了口,说道:“抬起头来!”皇甫彦听到之后,身体一颤,微微抬起了头,就迎来了“啪”的一个耳光,将他重新煽回了地上。
皇帝:“亏你还是一军主帅,这种事都能发生!一点儿警惕性都没有!现在倒好了,粮草也没了,城池也丢了,你还想怎么样?本来粮草丢了你就罪责难逃,却还偏偏是因为你...”
武王看着爬在地上的哥哥心里实在有些不忍,单膝跪在地上说道:“父皇,这只是个意外,不能全怪二哥的...”
而皇帝听了这话则更加愤怒,冲着武王吼道:“不怪他怪谁?怪你,还是怪朕啊?哼,没用的东西。对了,沐国不是去投靠夏国了吗,现在可倒好了,我们想动它都费事了。皇甫彦,你给我听着,楚王妃沐婕,削去封号,将其入馆以后送返沐国,不得入皇陵。”
皇甫彦听到这,赶忙重新跪了起来,膝行到皇帝身边拽着皇帝的衣角求道:“父皇,小婕是有苦衷的,小婕应该是被人陷害的,她应该是冤枉的...”
皇帝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话,一下子甩开了他,“她是无辜的?你有证据吗?朕告诉你,这件事就算她是无辜的,没有什么能证明她的清白也只能这样,不然你要朕如何对那些百姓和将士交待。总有人得为这件事负责,你休要再多言!”皇甫彦跪在地上,面如死灰,刚想开口辩解又听到,“还有她的儿子,那个小子按理应该...”
皇甫彦听到父皇说起了儿子,忙地站起身,说道:“父皇,这跟云儿有什么关系?他还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我知道,按理他应该流放为奴,可是他也是我儿子,您的孙子啊,您能不能...能不能放过他...”
皇帝看着面色憔悴,双眼红肿的儿子,心生不忍。的确,皇甫云是楚王府的长子,也是他的孙子,可是他的娘亲做出这种事,他又如何能做得稳这世子之位?
皇帝轻叹口气,说道:“那,就把这小子留在你的王府中为奴,再杖刑二十吧。至于你,将那半个虎符暂时交给你弟弟,离开军营,回王府闭门思过去。”(虎符,其中一半交给将帅,另一半由皇帝保存,只有两个虎符同时合并使用,持符者即获得调兵遣将权。)
皇甫彦知道父皇已经对儿子开了恩,便磕头谢恩了。
晚上回到王府之后,宫里来了人,要向皇甫云宣读圣旨,并执杖刑。
皇甫云被侍卫押着跪在地上,听着公公宣读着属于他的圣旨,从今天开始,他再也不是世子了,只是王府里一个下人而已。
可他在意的不是这些,他只在乎娘亲为什么过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皇甫彦看着喧闹的孩子,心里烦得很,大吼了一声:“给我闭嘴!”之后宫里的公公将王妃的事全部给他讲了一遍,皇甫云静静地听着,边听边哭边摇头。
皇甫云挣脱了两个侍卫,膝行到父亲脚下,拽着父亲的衣角,“爹爹,您说,云儿想听您说,娘亲不会是坏人的,娘亲是好人,娘亲肯定不会做坏事的。”在皇甫云的世界里,只有好坏之分,他其实不太懂什么背叛忠诚的问题,他只知道娘亲不是坏人。
皇甫彦看着儿子那双和亡妻一模一样的眼睛,心里顿时烦躁得很,一脚踢开了儿子。
看着哭的凄惨的皇甫云,公公轻咳了一声,“王爷,该走杖刑了,完了老奴好回去交差。”
皇甫彦点了点头,一挥手,刑凳和执杖的人便都出现了。

楼主 云朵2夏  发布于 2017-06-03 22:47:00 +0800 CST  
14、惩罚(二)
两个侍卫提起了皇甫云将他放在刑凳上。皇甫云一看这架势是要打他,马上翻下刑凳,跑到皇甫彦面前又跪了下来,“爹...父王,您为什么要打云儿啊?云儿以后什么都听您的,您别打云儿好不好,云儿害怕,您别打好不好。云儿想要娘亲,呜呜..“””
而皇甫彦连头也没低,直接一挥手,两个侍卫便又架走了皇甫云。皇甫云看到了父亲眼中的决绝,难道爹爹,真的不再喜欢云儿了是吗?娘不要我了,您也不想要我了,是吗?
两个执杖的人早就已经准备好。而在准备开打前,皇甫彦突然喊了一声停。
小云心里一阵喜悦,爹爹还是不忍心的对吗?
只听皇甫彦冷冷地说道,“把他的嘴堵上。”说完,皇甫云的嘴里便塞进了一团布。
皇甫彦不想听到儿子的哭声,他也平时怎么舍得用板子来打他。与其说是给小云上刑,倒不如说是给他们父子俩上刑。听不见儿子的哭喊声,或许他还能狠下心吧。
板子一下一下地往下落,打在皇甫云的身上。板子每落一下,便能听到一声闷哼。
皇甫云没有想到板子居然这样疼,爹爹从来不会这样打自己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一夜之间父亲母亲会变成这样?
小云的眼泪鼻涕流了一地,而板子却没有因为他的难过停下来。
皇甫彦看着挨打的儿子,心如刀割。他背在后面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没用,他没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妻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儿子挨打。他只能紧闭双眼,装作自己看不见罢了。
刚开始还有小云的闷哼声,后来小云没有了任何的反应,连板子落下之后身体应激的颤动都没有了。皇甫彦心里一阵恐慌,这孩子平时没少挨打,怎么会这么不禁打呢?
压制住心里的担忧,看着二十板子打完。公公之后便离开了王府。
公公前脚刚走,皇甫彦马上抱起了儿子,焦急地说道:“云儿!云儿醒醒!快醒醒啊!睁开眼睛看看爹爹!快,去传太医!”
皇甫云被打得不轻,小孩年龄小,又经历了这样的事,再加上本就不轻的杖刑,忧思过甚受到了惊吓,昏了过去。
皇甫彦将他紧紧抱在怀里,并安置在自己的床榻上治伤抹药,夜里一直看着他,怕他半夜发起烧来。说来也奇怪,皇甫云的体质很特殊,一旦开始发烧,就要好几天才会停下来,也着实让人担忧。
半夜小孩开始呓语,不停地喊着“别打了,爹爹,疼...云儿疼...王爷轻叹了一声,用手抚着儿子的后背,来安抚不安的孩子。到底是亲生父子,孩子在父亲的安抚下,又渐渐安静了下去。
王爷坐在床边,看着儿子的脸,用手抚上儿子的面庞,轻轻地说道:“云儿,以后就要咱们父子二人相依为命了。你不能再离开爹爹了。”
起码儿子还在王府中,还能看到他,起码可以保证他平安长大。至于别的事,以后再慢慢争取。

楼主 云朵2夏  发布于 2017-06-03 22:51:00 +0800 CST  
不好意思各位,我真是新人该犯的错都要犯一遍!我也是醉了希望各位持续关注,会长篇持续更的,应该不会坑的,如果有各种意见请各位尽管提出,多多指教!如果有想知道剧透的可以评论,我会尽量回答的!

楼主 云朵2夏  发布于 2017-06-03 22:55:00 +0800 CST  
谢谢之前给我留言点赞的亲们!!有些艾特不到的亲们在这里统一感谢一下!希望可以继续给我留言评论,有任何意见或者建议都尽情评论就好啦!

楼主 云朵2夏  发布于 2017-06-03 23:19:00 +0800 CST  
15、无可奈何
第二天早上,皇甫云睁开眼睛,看见自己躺在爹娘的床上,伤口也上了药,心里闪过一丝喜悦,爹爹还是疼爱自己的是嘛。
是吗?过了三天,爹爹还是没有来看自己一眼,他也已经三天没有见到自家爹爹了。以前,爹爹是舍不得这样对待自己的。娘亲,以前还有娘亲。现在,他又当如何呢?
而这边楚王,则是去处理妻子的后事了。他选择让孩子避开这些,也是想保护他。小小年纪对生死如此刻骨,对一个孩子来说未免残忍了些。他觉得这些不必告诉孩子,这是他作为父亲应该做的。可是孩子又会作何感想呢?
养了三天的伤,小孩勉强可以下地走动了。刚想爬上床继续趴着,王府的管家便进了门,让他赶快下床。
他懵懵地下了床,看见那个管家拿了一套衣服过来给他,并跟他说以后他不再是什么世子殿下了,以后只是王府的一个下人,要好好干活,尽心伺候主子。
皇甫云大概听懂了,他以后不是什么小爷了,以后只是一个普通的下人罢了。
他并没有抱怨什么,拿过衣服,并谢了大管家。大管家说王爷让他以后去书房,在书房伺候王爷。
其实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娘亲为什么会成为别人口中的坏人,他只知道娘亲一定不会是坏人的,可是现在看来,爹爹好像也相信了娘亲是坏人这件事。爹爹为什么不相信娘亲呢?而且还把自己弄成了下人,或许是他也不愿意认自己这个儿子了吧。
娘亲身边的兰姨也不知所踪了,好像与娘亲相关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了。娘亲生前居住的院子被封了起来,爹爹也搬到了别的寝殿,一切好像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皇甫云一瘸一拐地走在去书房的路上,看见别人对他议论纷纷,无非就是什么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啊,活该之类的话,还有什么他怎么可能还会是王爷的儿子,自己什么身份自己不清楚嘛。
他知道,因为娘亲的缘故,所有人才会这样对他。不过他心里并没有任何埋怨,就算真的是娘亲犯了错,让他替娘亲受过他也愿意,更何况他根本不相信娘亲会做什么。
不过他真的好难过,他以前去爹爹书房,爹爹都会温柔地唤他。可是现在,他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还没到六岁的孩子,一夜间长大了很多。站在书房里,等着爹爹回来。不对,他好像不能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地叫爹爹了,叫父王好像也不行,自己已经不是世子了,就和其他下人一样,叫王爷吧。
小云这般年纪还不是很懂血缘带给人的牵绊,他以为只有他是世子才是父王的儿子。现在不是了,自己也没了资格再这样称呼。
皇甫云的眼泪突然溢出了眼眶,他好累好委屈,他好想娘亲,身上好疼,可是却没人会关心他吧。
正想着,皇甫彦上朝回来了,来到书房门口,就看到了站在那的小孩。
皇甫云看见父亲走了过来,忙迎上去,嘴唇微动,却不知道叫什么。
“王爷!”听见儿子这样称呼他,皇甫彦心里一阵怒火,臭小子我还没不认你呢你倒先不认我了。
“你叫我什么?”皇甫彦冷冷地说道。小云知道他是没资格叫别的称呼的,便又叫了一声王爷。
皇甫彦心烦意乱,看小孩脸上的泪痕,想伸手去抱抱孩子,可是早上父皇又警告了自己,让自己摆正这孩子的位置,现在正值风口浪尖,很多双眼睛都盯着他,看他会怎么做。他这个样子,不能把儿子留在身边。
皇甫彦狠下心,开了口,“行啊你,皇甫云,出息了啊!既然这么不想呆在我身边,就滚到后厨干活去,给我好好学学规矩。什么时候学好了,什么时候再回书房来。滚,别在这碍本王的眼。”
皇甫云听到这,倒也没什么惊讶的,他以前见过父亲教训下人,大概就是这样的,也没什么稀奇。跪下磕了个头,就起身要离开,因为身后疼得厉害,起身的时候又栽了回去。皇甫彦刚要伸手去扶,却被儿子躲开了。皇甫云并不是在和父亲置气,他也明白以他现在的处境叫什么父亲都很为难。
皇甫云自己站起身,说道:“多谢...王爷!我这就去。”说完冲着皇甫彦笑了笑,就转身出了门。
皇甫彦嘱咐墨辞暗中要好好照顾小云,别饿着冻着,有什么事了赶快向他禀告。看着儿子小小的身影,楚王嘴里喃喃道:“云儿,你要坚强,再坚持一下,爹爹会一直保护你的,别怕。”
可是,祸不单行,老天并不想给皇甫彦这个补偿的机会。

楼主 云朵2夏  发布于 2017-06-04 12:33:00 +0800 CST  

楼主:云朵2夏

字数:141774

发表时间:2017-06-04 06:2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4-19 20:27:01 +0800 CST

评论数:360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