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夫父何求(M\/F)

以前在吧里发过一部分,后来因为个人原因删掉了。现决定重开~看过前面一部分的小盆友们就多等一阵吧~楼楼想把这篇文当做新文来发~~
因为楼楼患了很严重的拖延症,所以,更文无保证,完全看心情~
因为最近好多作者都喜欢卡拍,楼楼学习能力又很强,所以,每日一更不一定做得到,但每更一卡争取做到~
嘿嘿,好在楼楼是个有始有终的人~本文开头结尾已写好~中间很多东西需要加,存稿不多,催的太紧的话也许写几章就结文了~所以~你们懂得~
好了,闲话不说~
开楼~

楼主 丷风雨无阻丷  发布于 2015-07-19 21:46:00 +0800 CST  
@松鼠[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若你一直在懒懒姐艾特不了就算了!

楼主 丷风雨无阻丷  发布于 2015-07-19 21:50:00 +0800 CST  
艾特人是一项很繁重的工程,尤其是面对好几百的好友,楼楼表示深深的无力~不艾特了好不好~有缘自会看见看,楼楼为懒找了个多好的借口!好感动有木有!

楼主 丷风雨无阻丷  发布于 2015-07-19 21:52:00 +0800 CST  
【一】
我叫丁一,哦不,是于丁一。身份证上的生日是90年11月3日,可是我真正的出生日期是11月30日,嗯,一出生,就是个错误。从小父母离异,母亲带着我在A国长大,一直到我十二岁那年,母亲在我强烈的反对之下要再婚,于是,我决定回国自己生活。不知道为什么,十二岁的我竟然如此固执,母亲争执不过,只好帮我办理了回国手续,回到了我的出生地,B省C市。
母亲在C市陪我待了半年多,初一下学期一开学,她就回到A国筹备婚礼去了,从那以后,我开始了我的“幸福”生活。
没人管的日子真好,没有家长的日子更是好。逃课已是家常便饭,迟到早退已经让班主任习以为常了,因为她想请家长却舍不得长途电话费。她问过我,除了你母亲,C市还有哪些亲人,我每次都是调皮的说,他们都在A国,然后把电话号码留给班主任,告诉她,有事打电话就可以了,班主任无奈得很,每次都是摇摇头,告诉我照顾好自己。
十二三岁的孩子怎么可能独立生活呢?在C市我并不是举目无亲的。我还是有个干爹的,妈妈回A国之后他会时常带我出去吃饭什么的。据了解,我的这位干爹是在我还没出世的时候就认了的,周杨,听起来像个女生的名字,应该是C市某区实验高中的副校长。虽然有位干爹,可是我可不想和他生活在一起,如果生活在一起了,我就算是有家长的孩子了,如果我在学校有什么不轨行为班主任就有人可找了,这样我就不自由了,于是,我用行动告诉了干爹,十二三岁的孩子也是可以独立生活的。

楼主 丷风雨无阻丷  发布于 2015-07-19 21:58:00 +0800 CST  

会不会有人问我父亲在哪儿,哦,我妈说那个男人在我未满周岁的时候就离开我们了,十多年了也不曾联系过,让我当那个人不存在就好了,所以,我没有父亲,别人问起时,我也只会装作很伤心的样子说,他英年早逝。嗯,我希望他已经死了,这样就会安慰自己说,他不是不要我不管我不看我,只是,死了。自欺欺人吧,呵呵,我清楚的知道他在哪儿,母亲回A国之前交代过,如果有事,就去找那个男人,他毕竟是我的父亲,可是在A国的童年练就了我独立的性格,我不需要人照顾,我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
每次母亲打电话回来问我有没有找那个男人,我都会说,我没事,我自己生活的很好,然后放下电话,吃我的泡面,玩我的电脑,在被我霍霍得像猪窝一样的别墅里蜗居着。
我是个学生,老师说学生最重要的是学习,那简单阐述一下我的成绩吧。不上不下,中上等。英语最好,语文其次,数学再次。至于政史地、理化生,六科不相上下,基本都在及格边缘徘徊。英语好,是因为在A国长大的缘故吧,基本都是满分的,阅读和完型填空是我的强项,口语水平远远超过了我班的英语老师,所以课上的课文都是我来读,她来翻译。语文,在A国的时候只要看到了汉字就会很激动,买来各种各样的古文、名著来读,在满满的都是英文的地方学汉语,还是很有新鲜感的。政史地、理化生,这是班主任口中的“小科”,和语数外这种“主科”是没法比的,所以,她不重视,我自然更不在意分数,及不及格都无所谓的。反正考多少名都无所谓,考的太好太开心的时候,也没人分享我这份快乐,考得不好不开心的时候又没人来安慰我,所以,考的不上不下,让成绩引起不了我情绪的波动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会不会有人说我少说了一科,嗯,是的,数学。这科怎么说呢,我心里是很喜欢这科的,只是因为一个人的缘故,我不能喜欢它。考试时有时候有种想撕卷纸的冲动,我讨厌那个人,可是我却没办法讨厌数学。我喜欢数学,却又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喜欢,只好在考试的时候故意空几道题,再加上马马虎虎的算错几个数,数学的成绩也就很不起眼了。
聪明的你们应该猜到了我为什么不能喜欢数学了吧,嗯,是的,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穷追猛打的问母亲,我父亲是做什么的,母亲耐不住我整天烦她,告诉了我父亲是B省重点C市一高中的数学老师,从那以后,我便不能喜欢数学了。“不能”和“不”,是不一样的。
再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我呢,一米六五的个头,五官端正,黑发,马尾,齐腰,皮肤雪白如脂,吹弹可破,多年的饮食习惯(方便面)也造就了我窈窕的身姿,不盈一握。至于爱好...爱玩算么?嗯,应该算吧。我还喜欢唱歌、跳舞、抽烟、喝酒,嗯,爱好很广泛是吧!

楼主 丷风雨无阻丷  发布于 2015-07-19 21:58:00 +0800 CST  

好了,不要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我来继续讲故事。
先简单说说和我干爹的事儿吧。
他是个很古板,却又很开明的好老师。我在学校的事儿他有所耳闻,但是他确信,我是个好孩子,我本质不坏,我很聪明,学习的事不需要他操心,所以,就算我再怎么逃课出去鬼混,他知道了也只会戳戳我的头,批评我几句,我只是低着头笑一笑,这事儿就过去了,他就不会再责备我什么了。初中的两年半很快就过去了,直到中考前几天放假,他虽然忙,却一直陪着我,给我讲讲数理化,用了三四天的时间带我做了个总复习,于是,我中考的时候考了初中三年最好的成绩,班级第10,年级133,我们学校考进B省重点C市一高的一共87人,还有50个额外的指标,也就是学校公费生一共137人,我奇迹般的考进了一高中,班主任老师做梦都没想到,我,不开心。

“其实我不想去一高中的,那里有我不喜欢的人。”
“口是心非!”
“真的!考这么好完全是意外!”
“不想去干嘛数学不空题、全答上了?”
“好吧,我想去也是想去了气死那个人,报仇。”
“Really?”
“嗯,是的!”
原谅精神分裂的我又开始自己和自己说话了,因为自己生活,很少有人聊天,我早已习惯了这种聊天方式。

我考上了一高中,这真是个奇迹。我妈从A国回来,显然是很开心。她说,有人照顾我了,她可以放心了,然后就在一高中附近给我买了个房子,又匆匆回A国继续她的幸福生活去了。
中考结束的假期,我把新家的地下室重新装修了一下,放了个台球案子,做了个小吧台,买了好多洋酒摆在上面,又打了顶灯,这样这个小地下室就成了240平米里我最喜欢的40平了。

愉快的暑假很快过去了,万恶的高中生活开始了。


楼主 丷风雨无阻丷  发布于 2015-07-19 21:59:00 +0800 CST  

【二】
第一天报到,干爹因为要开会,只送我到了学校门口,我挤在家长和学生中间,独自一人迈进了校园。总觉得周围有人在盯着我看,是因为只有我一个人是自己来的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没人牵我手,我左手拉右手自己走。哼。
走到了学校宣传板前面,看着学校简介、师资的介绍,我驻足了。
校长,丁正德。当看见了那张照片,我就感觉整个人被电到了,随即清醒过来,落荒而逃。

“你哭了?”
“没有,沙子进眼睛了。”
“戴眼镜沙子也能进到眼睛里吗?”
“眼镜小,眼睛大!”
“你戴的是墨镜...”
“有完没完了你!”
“哦,你还没看你在哪班呢。”
“哦,那再回去看...”

内心自白之后,又回过身去,回到宣传板前,那张照片下,继续看。

“不是要看分班的表吗?看这照片干嘛?”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终于,看了那张照片足足五分钟之后,身边的家长尽数散去,学生也越来越少,我走到了分班表那儿看了看,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就要上楼。走出了两步又折回到宣传板前,掏出手机,把那张相片拍了下来,然后匆匆忙忙的往教学楼里跑去。

“拍他干嘛?”
“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忘了仇人的样子!”
“你想认他?”
“开玩笑!做梦!”
“你想认他,他也不会想认你的,想认,早就认了。”
“要你多嘴!我要迟到了!”
“初中三年你按时到的次数屈指可数,怎么上了高中怕迟到?”
“废话这么多!我讨厌你!”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讨厌自己吗?”
“……”

我使劲儿晃了晃脑袋,把精神分裂的自己晃成正常人,然后慢步敲了敲门,进了我的班级,一年八班。

当我打开班级门的一刹那,全班齐刷刷的目光投向了我,然后就是议论纷纷的了。我皱了皱眉头,挠了挠头,有些不明所以。
“安静。”
一个极富有磁性的声音解了我的尴尬,屋里安静了下来,我扫了眼讲台上的人,一瞬间,心跳加速,手心冰凉。
“把墨镜摘了,学生不许戴墨镜。”讲台上的人看着我,命令道。

楼主 丷风雨无阻丷  发布于 2015-07-19 22:00:00 +0800 CST  

一米八的个头,略微有些长的平头,身材很好,不胖不瘦,一身西装。那张脸,似曾相识,我有种照镜子的感觉。此刻的他并不是像在橱窗里那张照片那样面带微笑,而是冷冰冰的,面无表情的。
“我在跟你说话,没听见吗?”他显然有些不耐烦的语气。
我冷冷一笑,摘掉了墨镜,仇视着讲台上的那个人。他愣了一下,那一瞬间他的手抖了一下,那失神的表情转瞬即逝,又换回了之前的冰块脸。
“找地方坐吧。”他不再看我,而是看着手中的材料。我走到角落里坐下,底下同学再次议论了起来,“这女生长得和老师真像...”“是啊...像父女俩...”
“安静!”讲桌上砰的一声,是那人的拳头砸在了讲桌上发出的响动。顿时,屋里再无其他声音。

“怎么又哭了?”
“没哭,刚摘掉墨镜,有点不适应。”
“他是因为同学说你们像父女才发这么大的火吧?”
“呵呵,应该是吧。不光他想发火,我还想呢,谁跟他是父女,谁稀罕跟他是父女!”
“心口不一!”
“我愿意!你管得着吗!”
“管得着!”
“你以为你是谁!”

“我姓丁,是你们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他的一句话结束了我的自白。
“我虽然是校长,但是首先是你们的班主任。以后有什么问题,无论是生活上,还是学习上的,还是心理上的,都可以找我。”他,惜字如金,每句话都说的那样精致而简练。他又简单说了一下到校时间、课程安排、各科教师安排,再有就是那句“希望大家好好学习”这种说了等于没说的废话。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你们做一下自我介绍,按照你们桌上成绩单的顺序,魏思思开始吧。”他说完,走下了讲台,站到了窗户边的位置,我则是坐在最靠门的角落里,对角线。

楼主 丷风雨无阻丷  发布于 2015-07-19 22:00:00 +0800 CST  

魏思思是个女生,学霸,初中三年基本都是年级第一,长相一般,身材就更是一般了,可是人家很勤奋,家里的乖乖女,老师眼里标准的好学生。他们一个个的做了自我介绍,我入学成绩在班里排了27,一共71个学生,中上等,还算不错。很快,轮到了我,我淡淡的笑了笑,复仇计划现在开实施。
“成绩单上写错了,我叫于丁一...”
“你叫什么?”我还没说完,就被窗口那边的人打断了。
“于,丁,一。”我清楚的重复了一遍,大大方方的和前面那个人对视着。
那个人没说话,于是我开始了我的自我介绍。
“听了这么多人的介绍,感觉大家都很优秀,我觉得自己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命特别苦,父亲在我没满周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我说完,听众们一个个投来了同情的目光,只有一道目光,我能清晰地感受到,像把刀子一样,想穿透我。
我淡淡的笑了笑,继续说,“我从小在A国长大,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十二岁那年母亲在国外再婚,我就回到了中国自己生活了。虽然我自己一个人生活,可是很自由,虽然从小背井离乡,可是练就了很好的口语水平,虽然我没有父亲,但是也能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所以,没有父亲天也不会塌下来,请大家不要用这种同情的目光看着我。我不求大家多喜欢我,只希望你们把我当作和你们一样的人来看待就好。我说这些只是讲讲自己的特别之处给大家听,绝对没有希望老师您多照顾我的意思,我不需要照顾,我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相信我说了这么多,大家一定能记住我了,嗯,我叫于丁一,谢谢大家。”我微微欠身,坐了下来,窗口的那个人很不礼貌的转过身,看着窗外。
呵呵,你痛了吗?你气了吗?你活该!
之后的事我都不太记得了,只是沉浸在旗开得胜的喜悦之中久久不能自拔,直到身边的人渐渐散去,我才反应过来,放学了...教室里只剩下了我和一个身材瘦瘦的男生,窗口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的,难道是跳下去了?呵呵...
“明天几点到校啊...”我拽住了最后一个同学问道。
“七点吧。”他回答着,我无意间瞄到了走廊里站在窗口的那个人,又一次失神了。
“于丁一同学,还有事么...”被我抓住的男生尴尬的指了指我的手,我回过神来,忙放手。
“不好意思...没事了...啊,对了,你叫什么?”我挠了挠头,友好的笑了笑。
“我叫秦骁,很高兴认识你。”他笑着伸出了手,我大方的握住了,“很好,你是咱班同学里我记住名字的第一个男生。”
“很荣幸...”我们聊着,出了教室,门口那个人回过身。
“老师,可以锁门了吧?”秦骁原来是被留下锁门的,那我在教室里到底发了多久的呆?
“嗯,锁上吧,回家吧。”那个男人没有看我,而是看着秦骁。
“嗯,老师再见。”秦骁锁上了门,转向我,“丁一你不走吗?”
“我叫于丁一!”我很大声的更正道。
“哦,丁一不是你的小名吗?”他傻傻的挠了挠头。
“不是!”我否定着,同时有意无意的瞥了身边那个人一眼,他依旧一副冰山脸,似乎并没有因为我这句话而不开心。
“哦,那你回不回家啊?”秦骁问道。
“回,走吧!”我说着,和秦骁一起离开了。

“干嘛走这么慢?不想走?”
“开玩笑,我恨不得马上离开。”
“为什么想回头看?”
“谁说我想回头!”
“你在盼着什么呢?”
“我没有!你闭嘴!”

“你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秦骁把我从神经分裂状态拉了回来,我笑了笑,摇了摇头,“没什么。”于是,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我们聊着,出了校园他坐公交走了,我过了马路,回过了身,身后,果然没人。再往学校里面看看,天擦黑,什么都看不清,失望的转身,失神的回家,失眠的一晚。

楼主 丷风雨无阻丷  发布于 2015-07-19 22:01:00 +0800 CST  
好了~因为想留出时间写文,所以龟速更,存的文慢点儿发~哈哈哈~学坏了有木有!今天就更到这儿~晚安各位~勤劳的楼楼去写文了~

楼主 丷风雨无阻丷  发布于 2015-07-19 22:03:00 +0800 CST  
嗯,换大号

楼主 丷风雨无阻丷  发布于 2015-07-20 05:31:00 +0800 CST  
不!可!以!

楼主 丷风雨无阻丷  发布于 2015-07-20 05:31:00 +0800 CST  
嗯嗯,一定~

楼主 丷风雨无阻丷  发布于 2015-07-20 06:08:00 +0800 CST  
不眼熟

楼主 丷风雨无阻丷  发布于 2015-07-20 09:19:00 +0800 CST  
嗨~

楼主 丷风雨无阻丷  发布于 2015-07-20 12:21:00 +0800 CST  
哎哎,男人呐,追你的时候你要天上的月亮他都能给你摘下来,追到手了,想吃点好吃的都不给买

楼主 丷风雨无阻丷  发布于 2015-07-20 12:43:00 +0800 CST  
文荒!求推荐!

楼主 丷风雨无阻丷  发布于 2015-07-20 19:11:00 +0800 CST  

【三】
早上六点钟,我洗漱好,梳好头发,吃了个面包,刚刚六点半,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想去学校,可是秦骁说七点半到校,我六点半去那么早,那个人会以为我想见他,我才不要见他,我讨厌见他。
于是,磨磨蹭蹭的,最后脚不听使唤,七点十分,我到了教室门口,以为自己提前到校了,透过门上的玻璃,却看见全班同学都坐在里面了...我有些尴尬,敲了敲门,没有回应,便自己打开了,刚要进去,讲台上的人发话了。
“迟到了,出去,门口站着。”
“不是七点半到校吗?”我有些不满。
“谁说的七点半?”讲台上的人冷冷的看着我。
“昨天我问的秦骁...!”我气急败坏的寻找着秦骁。
“啊,我说的是七点吧,可能你走神了,听错了。”秦骁站了起来挠着头满脸的抱歉。
“你先坐。”讲台上的人挥了挥手,示意秦骁先坐下,又看向我,“我在讲到校时间的时候你听什么来着?迟到了还这么多废话?滚出去站着!”他凶得很,我满脸通红的,出了教室,气得甩上了门,岂料门夹住了我的书包带,我又打开了门,拽出了书包,屋里一阵笑声,我再次摔上门,站到了门口。
虽然初中的时候天天迟到,可是没有一个人说过我什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被批评,还是从来没有过的。再说了,迟到算多大的事,凭什么罚站?凭什么!他怎么敢这样对我!不怕我不认他吗!还是他压根就没想认我这个女儿?
我委屈的站在班级门口,门很快开了,那个人走了出来,关上了门,我偏过头去,揉了揉眼睛。
“摔什么门?迟到了你还有理了?”他语气还是那么凶,我什么都没说,看也不看他一眼。
“你站好了。”他抱着胳膊站在我面前,低沉的声音,让我不寒而栗,看了他一眼,又偏过头去不理他。
“早自习结束自己进屋准备上课。你来晚了,座位早上已经安排好了,你的位子就在讲桌边上。”他说完就要走。
“凭什么?!我不要坐那儿!”我正过头瞪着他。
“你不要?你以为你是谁?想坐哪儿就坐哪儿?”他冷冷的看着我,我的眼圈红了。
低着头,落寞的叨念着,“嗯,我是谁,我谁都不是...”
他什么都没说,离开了。此刻的我,再也精神分裂不了了,因为精神分裂是要有另一种想法做支撑的,此情此景,他除了不想认我,没有任何别的原因了。是啊,这样一个玩世不恭、不求上进的女儿,他一定是不想要了。妈妈说,我小时候很可爱,很贴心,很懂事,那样一个贴心懂事的女儿他都忍心不要,如今这个刁钻古怪句句阴阳怪气的女儿他又怎么会要。
“不要就不要,我本来也没想你要我。”
“你想了。”
“我没想!就算他要我,我也不要他!”
“可是他不要你啊。”
“那我就想办法让他要我,等他说他要我的时候,我再告诉他,我不要他!”
“真的么...”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我又一次精神分裂结束,擦干了眼泪,继续罚站。

八点钟,早自习结束,同学们出来了,我进去了,坐到了讲桌旁边的位置,眼睛又红了,连个同桌都没有,这要我跟谁聊天啊。每天晚上就孤孤单单一个人,白天难道还要自己吗?我可怜巴巴的自己收拾着东西,看了眼今天的课表,第一节英语课,我的兴致立马高了起来,兴高采烈的上完了英语课,那英语老师简直喜欢我喜欢的要疯了,都下了课了还坐在我桌子上摸着我的头和我聊天,让我多说几句英语给她听。
“周老师,课堂气氛怎么样?”班主任进来了。
“丁校长,很好,非常好。”周老师拍了拍我的头,“尤其是她,这英语让她说得简直太好听了,国际频道的主持人都没有她说的好...”周老师还要继续夸我,那个人却打断了,“嗯,那就好。前面这儿有成绩单,多重点培养培养前面尖子生,毕竟咱们学校总体成绩还不错,差的是尖子生这一块,像魏思思、林玲、秦骁...这些好学生都得多照顾照顾。”我听着他念着那些人的名字,心里像针扎一样的难受。
“老师,我去厕所...”我怕我当场哭出来,于是站起身跑出了教室,跑到了二楼的平台上,肆意的哭着。预备铃响了,我跑到了卫生间洗了把脸,又跑回了教室,踏着铃声,我进了屋,班主任就站在讲台上。
“上课铃响了才回来,早上迟到没站够是不是?”他又在训着我。
我抬起头,带着浓重的鼻音回了句,“铃没响完,我没迟到。”
他就那么盯着我,半天没说话,我什么都没说,自己坐了下来。底下安安静静的,谁都不敢说什么。他也没有耽误太多时间,开始讲课了。我始终没有抬过头,说过话,只是低着头傻傻的看着数学书,听着他讲课。
他是那样的不在乎我,仿佛我不存在一样,我也没有了昨天的士气,复仇计划被我搞得毫无章法,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只好安安静静的做我的空气,让他觉得我不存在。
下了课,他一面收拾着讲桌上的东西,一面训着话,“你们课上气氛不是很好,下节课注意。还有,今天回家整理仪表,明天检查,不合格的就不用进班了。女生头发都剪短,男生也是,一律平头。”他说完,底下简直要炸锅了。
“都闭嘴。这是学校的规定,发型不合格的明天就不用进教室了。好了,下课。”他说完,走出了教室,我在座位上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不想剪。

一天的课就这样结束了,晚自习结束已经八点半了,天已经黑透了,我站在校门口,纠结了一下要不要去理发店,最后还是没有去,回到了家。
第一次上晚自习,第一次回家这么晚,进屋的时候心惊胆战的,上楼的时候也是疑神疑鬼的,到了卧室,锁上了门,这才松了口气,提醒着自己,明天早上上学前,一定要把灯点着,这样晚上回来就不会害怕了。
早上六点起床,洗了个头发,六点半匆匆忙忙从家里出发,走到一半又想起家里的灯忘了开,又返回到家里开了灯,六点五十八分,我到了班级门口,不算迟到。可是门口站着四个女生,都是长头发的,我才想起来,今天是要检查发型的,于是,很自觉的站到了她们中间。
七点钟,班主任从里面走了出来,扫了一眼我们几个。
“跟我去办公室。”他冷冷的扔下了一句话后,我们几个就跟着他进了办公室,就是离我们班级不远的走廊对面。
校长就是校长,办公室都是套间。他坐在了办公桌前,我们五个女生站成了一排。
“昨天我说什么来着,不剪头发就不用进教室,不记得是吧?”
“老师...昨晚回家太晚了...理发店人很多...没剪成...”林玲很诚恳的说道。另外三个女生附和着。
“好吧,那你们中午出去剪吧。回班吧。”他挥了挥手,呵呵,他果然当我是空气,并没有注意到我刚刚没有说话。
那几个女生离开了,我,没有走。
“有事吗?”他看都没看我一眼,整理着桌上的东西。
“我可不可以不剪头发...”我语气软的很。
他犀利的目光对上了我期待的眼神,皱了皱眉头,“为什么不剪?”
我低下了头,“我...不想剪...”
“不想?不想是理由吗?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吗?!”他狠狠的瞪着我,我看了看他,又落寞的低下了头。
“回班上课去,中午出去把头发剪了。”他毋庸置疑的口气,我听得心里难受极了。
“我不会剪的。”
“那就别念了,回家。”他毫不留情的、不带一丝温度的说了出来。
我死死的咬着嘴唇,看着他,眼泪一滴一滴的掉着,他却没有看我,一句话都不说。
“嗯,老师,那,我退学。”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正常些,让他相信我是认真的。
“啪”的一声,他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你威胁谁呢?你以为你是谁?!”
我惨笑着,“我是谁?我TM谁都不是!我就是个没人疼没人要的野孩子!”
“你别从这儿跟我耍!说话还带上脏字了?!谁教的你?!没点儿教养的东西!”他狠狠的数落着我,我又是一阵惨笑,“跟您耍?我没什么资格跟您耍,我也什么都不是。这么些年,我也都是这样没教养的过来的,您不喜欢也没关系,反正我马上就从您的视线里消失。还劳烦您帮我办一下退学手续,让我去我干爹那儿实验高中念吧,我本来也不配来这儿的...”我语气正常了些。
他深呼吸,平复着情绪,“说原因,为什么不想剪头发。”他平静的问着我,我哀怨的看着他,眼泪唰的一下就掉下来了,堵着气伸手去擦那根本擦不完的眼泪。
我就站在那哭,他一句话都没说,更不曾安慰我一句,甚至都没有递过张纸巾。我的心,好像就在那一刻死掉了。再也没什么好期盼的了。他对我这样冷,我哭得这样伤心他都不会动容,或许他心里根本没有我这个女儿吧。想到这儿,眼泪也便不再流了。
我擦干了最后一滴眼泪,抬起头,牵强的笑了笑,“老师,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我这就出去剪去吧。跟您请个假,晚点儿回来。”
“站住!”他喊了一句,我没有停下,直接跑出了他办公室,一路上掉着眼泪,直奔校门外的理发店,几剪子就剪成了最简单的沙宣发。
第二节课下课的时候,我回到了班级,趴在了座位上,闭着眼睛,调整着情绪。
“跟我出来。”熟悉的声音,还有一只大手拍了拍我肩膀,这声音带了几分温度,温柔了许多。
我乖乖的站了起来,跟着他出去了,到了他办公室。他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儿,捏了捏手指,我坦然的站在他面前,只是眼睛不看他。
他伸手摸了摸我的头,不自然的笑了笑,“其实这样挺好看的。”当他的手触碰到我的头发的时候,我本能的后退了一步。然后淡淡的笑了笑,点了点头,“谢谢。”
他张了张嘴,放下了手,“嗯,我给你妈打了电话了,知道你为什么不愿意剪头发了。”
我的心狠狠地疼了一下,不过还是笑了笑,“国际长途很贵的。”我在转移话题。
他叹了口气,“喜欢长头发,就慢慢留起来吧,等留长了...”他还没说完,我打断了他,“老师,我现在喜欢短发,不留了。”
他咽了咽口水,生生的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半晌,谁都没说什么。

“先回班上课吧。”他拍了拍我肩膀。
“老师再见。”我微微欠身,转身出了他办公室,笑着哭了出来。
回到教室,听着课,不再想其他。

(本章完)

楼主 丷风雨无阻丷  发布于 2015-07-20 20:00:00 +0800 CST  
那是亲爹诶!!不能虐!!

楼主 丷风雨无阻丷  发布于 2015-07-20 20:36:00 +0800 CST  
嘿嘿,都知道结局啦,还有啥心酸的!

楼主 丷风雨无阻丷  发布于 2015-07-20 20:49:00 +0800 CST  

楼主:丷风雨无阻丷

字数:210878

发表时间:2015-07-20 05:4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9-14 16:06:44 +0800 CST

评论数:825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