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无悔无愧(古风父子)

千古江山,谁主沉浮?
千钧一发,为情义战。
他茕茕孑立,悲寂无人倾诉。
“十年苛责,我当它是梦一回,待梦醒,皆成灰。”

楼主 吳王張起靈  发布于 2017-07-13 10:24:00 +0800 CST  
二楼祭度娘

楼主 吳王張起靈  发布于 2017-07-13 10:24:00 +0800 CST  
平西王爷杨笙被人睡了的事已经在民间传。有人不信,但更多的人是惊讶,是什么人能睡了武功盖世的平西王爷?
民间谣传是怡红院里的花魁紫胭姑娘,是她把处理公务的平西王爷迷倒,又点了那种香。是男人谁没那点性~欲?于是她就轻而易举地将这位平西王爷给睡了。
事后紫胭姑娘便没了踪影,等这事已经被百姓忘的差不多的时候,紫胭姑娘竟出现在平西王府门口,怀里还抱着一个四五岁的男孩。
村里闹了灾荒,她病了,孩子也病了,她回来找平西王爷竟是为了让王爷救孩子的命!她在赌!
她赢了,王爷请了最好的御医治好了男孩。不过紫胭死了。
王爷下令将男孩扔进暗卫营,八年来,不管不问。

楼主 吳王張起靈  发布于 2017-07-13 10:26:00 +0800 CST  
王府的厨房,零玖正跪在地上徒手捡着破瓷碗,碎瓷划破了他的手指,鲜血滴在地上,他浑然不知。
“这小哑巴真是欠抽!王爷昨日怎么就没打死你?”老厨娘一手插着腰,一手指着零玖骂骂咧咧。
对面烧火的老头终于忍不住开口道:“火都烧旺了,你还不去烧你的饭去!”
老厨娘依然不依不饶:“老头子你是不知道,小哑巴这弱弱地骚样,跟他那个死鬼老娘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说罢,还在零玖渗血的后背狠狠踹了几脚:“真是个**!”
“厨娘!”烧火老头扔了手中的柴,大喝一声,道:“你消停点!零玖再怎么说也是王爷的孩子,一口一个**,也不怕被人掌嘴。你也别忘了,他的功夫惊人,万一他哪天翻身了,倒霉的便是你!”
老头说的不无道理,零玖确实会些功夫,不过也不曾在人前展露过。
“老娘还怕他不成?不被王爷待见的儿子又怎么可能翻身!怕是再过几年,这小东西也要归西了吧!”
两人斗个不停,零玖面无表情的跪在地上,仿佛他不仅是个小哑巴,还是个小聋子。地上的碎瓷已经清理完毕,他也不打招呼,起身便退出厨房。
夏日正午晃眼的太阳,洒满整个大地,王府无一处幸免。树上知了热的叫个不停。
零玖就是王爷和紫胭姑娘的孩子,他被扔进暗卫营后八年,才被王爷领回王府。回来后的三年,日子过的比在暗卫营还不济,没有固定的吃食,就连住所都没有,人人都可以打骂欺辱他。三年来,他不曾说过一句话,刚开始的时候,王爷还打着让他开口,不过打的再狠也只是昏过去,没听过他喊过一声疼。
零玖光着脚走在王府的小路上,脚底和后背的鞭伤钻心的疼,他也不在意。他早就想死,只是王爷不允许他死罢了,说是他要自己寻死,便把他拖进后山喂狼。
不让他死他便不死,苟延残喘的活在世上,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受了伤,若是有药他也会上,若是无药,他便扛着。扛不住就死掉好了,这应该不算他自己寻死吧!

楼主 吳王張起靈  发布于 2017-07-13 10:26:00 +0800 CST  
书房内
平西王爷杨笙正陪着杨焕练字,一个爹字足足教了有一个多时辰。杨焕是痴儿,虽是十七岁的年龄,心智却不及三四岁的孩子。
他本该健健康康的出生。
十七年前,王爷和妓女的故事被传的沸沸扬扬。当时的王妃正怀有身孕,她不堪世人的传言,执意要带着腹中的孩儿一起去死。
“王爷你说过此生只娶我一人,今日,你占了那姑娘的身子,若是不纳妾,怕是会被天下人取笑吧!”王妃站在桥边,半个身子都探下桥去。“若是如此,我宁愿带着孩子一起死去!”
“不要!”杨笙离王妃不远,可他也不敢离过激的王妃太近,“我说过此生只娶你一人,你放心,我不会纳妾,绝对不会!我发誓!”
“可你占了人家姑娘的身子!”
“那是她的错!我也是迫不得已!”
“若是你心里没有念头 又怎么会被香迷倒。。。。。。。。啊。。。。。”
一声落水声,王妃失足掉进河中,王爷也飞身下水。
孩子保住了,可王妃却去了。那桥名唤奈何桥,那是王爷和王妃最后一次相见的地方。不过,还好,他还有她的孩子。当孩子大些的时候,他才发现,他们的孩子竟是痴儿。
“爹爹,焕儿写的好吗?”杨焕摇着杨笙的衣摆:“爹爹可是要奖励焕儿?”
杨笙的思绪被儿子拉回,望着那七扭八歪的爹字,心里却很是开心。他抬手将杨焕脸上的墨水拭去,道:“爹爹就奖励你陪爹爹一同去钱塘江可好?”
“好好”杨焕乐的拍手,孩子般的动作出现在十七八岁的少年身上,显得有些变扭。
门外的零玖已经顶着烈日跪了一个多时辰,额前星星点点的汗水汇聚成汗珠顺着脸颊划下,他也不拭去,面无表情地盯着前方的台阶,眼里波澜不惊。
他从未奢望过父亲能给他爱,他也不求父亲能正眼看他,只要每日不给予他疼痛便好。
抬眼,便看见跪着的那人。王爷心里一阵烦躁,屋里闷的不行,如同一个巨大的蒸笼。
“换件干净的衣裳,从即日起你便是焕儿的侍卫,离府这段日子,焕儿的安全由你负责,若是焕儿有半点闪失,我就扒了你的皮!”
零玖俯下身子,额头贴上滚烫的地面,这是属下领命的意思。他不会说话,也不想多说话。
“**!还不快滚!跪在这里脏了本王的屋子。”
待王爷转身,零玖才撑起身子,等眼前的乌黑散去,他才悠悠退下。
零玖,零玖,暗卫营里排行第九,他的确有些本事,让他保护杨焕是个不错的选择。可王爷让他换件干净的衣服,他哪里来干净的衣服?身上的这件是零伍送给他的,也是他为数不多的衣服中最好的一件了,若是连这件王爷都嫌弃的话,他也找不到更好的衣服了。

楼主 吳王張起靈  发布于 2017-07-13 10:27:00 +0800 CST  
差到没人

楼主 吳王張起靈  发布于 2017-07-13 10:37:00 +0800 CST  
第三章
“阿玖,这是小王爷穿小的衣服,好些年了,你若想要便拿去吧!”老阿婆被零玖盯的有些不好意思,本要拿去扔掉的衣服传到了零玖的手上:“你的衣服也旧了,这些衣服小王爷不喜欢穿便一直放在那,王爷怕是也记不清了,你收着吧!”
零玖点头,满是伤痕的手抚摸着衣襟,这是王爷替他孩子做的衣裳,用的是上乘布料。
“可怜的孩子。”老阿婆拭泪:“改天阿婆替你做件新的穿”
波澜不惊的眼睛里竟泛起泪花,模糊了零玖的视线,他赶忙低下头去。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说话。
夏日的天说变就变,刚刚还是晴天大太阳,现在已经黯然一片,整个王府闷热不堪。王爷走出屋去,第一眼又看见跪在台阶下的那人。
王爷一阵头疼:“本王不是叫你去守着焕儿吗?跪在这儿做什么!”
零玖抬眼,怯怯地望着王爷,是他让他每日跪在这里,若是突然不见定是少不了一顿鞭子。解释吗?他不会!从几时开始,他便不曾向旁人开口说话。
“你。。。。。。”王爷冲过去便是一脚,这一踹,把零玖踹的老远,他捂着胸口又爬起来跪好。
“这是焕儿的衣裳!你这个**怎么能穿!”
王爷认出来了,虽然阿婆说这些衣裳小王爷不喜欢穿,也有些年头了,可王爷还是能认出这是杨焕的衣裳。也对,替爱子做的衣裳怎么会记不得?
王爷怒了,转身进屋,取了鞭子往零玖身上抽。
“啪啪啪啪啪啪。。。。。。”毫无章法的鞭子,雨点般落在零玖身上,几鞭子一抽,布料再好的衣服也能被抽烂。
“轰隆轰隆”雷声轰鸣不绝
“叫你穿焕儿的衣裳!叫你穿焕儿的衣服!”夹杂着往昔的记忆,王爷的火气全部爆发出来。“就是因为你娘我才会被世人议论纷纷,皇上至今也不肯把大权交于我手!你们害我没了王妃,害我儿变成痴呆。。。。。。你们就是死,这债也还不清!”
“啪!”鞭子扔在了地上,鞭柄断成两节。
刚刚还跪在地上的人儿,已经变成侧身而卧,血污满地。穿在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打烂,碎衣被红色浸染。零玖咬着下唇,浑身不停抽搐。他是外人眼里的小哑巴,可他也会疼。
雨终是打下来,冲去地上的血红。
“来人,送他回去!”

楼主 吳王張起靈  发布于 2017-07-13 12:38:00 +0800 CST  
这里五三,第一次写父子文,还请各位多多指教。

楼主 吳王張起靈  发布于 2017-07-13 13:07:00 +0800 CST  
更文

楼主 吳王張起靈  发布于 2017-07-13 16:13:00 +0800 CST  
第四章
零玖的意识恢复时,他已经躺在柴房的枯草上,身上穿的衣服还是那件被打烂的衣服,血水和雨水混合在一起变干,碎衣变得硬邦邦的,穿着浑身难受。
身上不仅仅是难受,最主要的还是疼,王爷是气急了,鞭子毫无章法的乱抽,零玖的脸到脚踝都有鞭伤。
一天没有吃饭,水也没来得及喝上一口。胃里抽着疼,嗓子也干的难受。他想起身寻些水喝,可他跟本站不起来,几次扶着墙站起来,又摔倒在地。
零玖的脸上湿润了,咸的发涩的眼泪流进了嘴里。终究还是个孩子,他没有那么坚强。
“娘,我疼”他抱膝坐在墙角,黑乎乎的柴房传来低声的呜咽,“娘。。。。。。”
他不是聋子,更不是哑巴。他不是不会说话,他是被逼的不敢说话。
一道闪电划破天空,紧接着而来的便是轰鸣的雷声。
“娘,你带松儿走好不好,松儿害怕。”
他害怕什么?他一心求死,难道还害怕死不成?
他真的害怕死,他怕王爷真把他拖到后山去喂狼,身首异处,连死都没有容身之地。
王爷的怀里,正躺着他心爱的孩子。
杨焕也怕打雷,一个三四岁的孩子怎么会不怕这惊天的雷鸣?
“那爹爹搂着焕儿睡可好。”父亲爱怜地抚摸杨焕的头,十七岁的身体,可比父亲矮不了多少。
柴房,零玖伤口感染,高烧。
屋内,王爷做了一个梦,他梦见那个满身血污的孩子跪在他面前,问他何以这样虐待他。他大怒,持鞭又是狂抽发泄。那个孩子终是倒在血泊中,眼未合,却先断了气。




楼主 吳王張起靈  发布于 2017-07-13 16:14:00 +0800 CST  
第四章未完

楼主 吳王張起靈  发布于 2017-07-13 16:14:00 +0800 CST  
看文的各位,记得留言哦!

楼主 吳王張起靈  发布于 2017-07-13 19:36:00 +0800 CST  
今天最后一更

楼主 吳王張起靈  发布于 2017-07-13 22:24:00 +0800 CST  
接上
王爷惊醒,这时已经天亮。夏日的天总比平常亮的早些。身边的孩子侧着身子,背对着他睡的正香。
眼前又浮现那个身影,心里不禁一颤。
那畜.牲应该早就跪在台阶下了吧!王爷想着,便抬眼朝窗外望去。
天已经放晴,空气清新,屋外的枝叶被雨水冲的更净了些。昨天留下的血迹被一夜的暴雨冲刷干净。王爷想叫跪在台阶下的那人,可却发现他并不在那。
“陈林!陈林!”王爷慌忙大叫,平日这个时候零玖早该来了,为什么今天。。。。。。
“王爷,何事?”陈林被王爷吓了一大跳,他是王爷的侍卫,跟着王爷有些年头了,上一次王爷如此紧张是小王爷杨焕调皮磕破了头。
王爷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他缓了缓,问道:“零玖今日没来?”
“回王爷,昨晚送回柴房的时候,人已经昏迷不醒。今日一直没见过他。”
“派人寻他过来!”王爷的手抚上额头,他的头有些疼。
陈林派人去了柴房,王爷坐在书桌旁揉着太阳穴。怎么回事,心里总是有些酸酸的感觉,这种感觉令他直想咳嗽。
他不知道,这种感觉叫做紧张。
“王爷,零玖寻来了。”
门外两个黑衣侍卫,一人一只手压着零玖,他低着头,脸被蓬乱的头发遮住,昨夜伤口没有清理现在已经变成黑色,那是干掉的血色。
“晕了?”王爷挥手,道:“去,打桶水,把他弄醒。”
“哗啦 哗啦”两桶水浇下,零玖才悠悠转醒。
高烧未退,脑袋混沌一片,清晨的阳光刺的他睁不开眼。
“还要本王请你来吗?”王爷盯着零玖,他的脸颊通红,嘴唇也红的不正常,他感觉全身的伤口叫嚣着疼,身子也如同散架般没有力气。
“三年了,还是不肯说话!”王爷转过身去:“你为何穿焕儿的衣裳?”
零玖趴在地上,轻轻摇了摇头。
“本王知道了,你没有能穿的衣服了是吧?”有一种亲情叫血浓于水,毕竟是父子,父亲知道儿子在想什么。
“陈林!叫老阿婆替他做一件,三日后便要前去钱塘江,别叫百姓说咱们王府亏待下人!”王爷想了想又道:“尺寸。。。。。。按焕儿的做,小些即可。”
零玖仿佛在做梦,他撑起身子傻傻地盯着王爷看,王爷刚刚说要替他做件新衣服。
“你们俩个!”王爷命令道:“替他找个郎中瞧瞧!”
俩侍卫相视一愣,这王爷。。。。。。
“领着他,滚!”



楼主 吳王張起靈  发布于 2017-07-13 22:25:00 +0800 CST  
更文

楼主 吳王張起靈  发布于 2017-07-14 10:55:00 +0800 CST  





楼主 吳王張起靈  发布于 2017-07-14 10:59:00 +0800 CST  
第六章
杨焕俯视跪在地上的人,他认识他,他每天都会跪在爹爹的屋外。
“爹爹说你叫零玖,以后是我的侍卫?”杨焕问道。
零玖点头
“爹爹好忙,那你会陪我玩吗?”杨焕又问。
零玖依然点头。
“玖哥哥,你快点起来,跪在地上膝盖会疼!”杨焕想起前些日子不听话被爹爹罚跪半个时辰的事,当时膝盖疼的要命,那零玖整日跪着,膝盖也会疼的。
零玖垂头立在杨焕身边,这人说到底还比自己大一岁,这样突然叫他哥哥,他有些不习惯。况且,王爷恨他,若是王爷的儿子叫他哥哥,还不知道外人要怎么想。罢了。。。。。。他的痴呆终究也是我和我娘害的。
三日,他的伤果然痊愈,现在他只要回柴房换件衣服,便可出发了。
王爷命人做的衣服已经放在柴房门口,零玖将它拿起,紧紧抱在怀里。
他打了水,褪了衣,将斑驳的身子洗了好几遍才肯穿上衣服。
这是王爷为他做的衣服,莫要让自己的身子给弄脏了。
王爷这一行二三十来人,除了宋郎中和两位御医外,其余都是武功高强的暗卫和侍卫。还有一行十几来人,多数是御医,少数是侍卫。分开而行是为了掩人耳目,保王爷的安全。
绿树浓荫夏日长,他们已经走了半天的路程。乡野小道的风景比繁华的闹市更胜一筹。可车内有些闷热,又看不见外边的风景,杨焕早有些不耐烦,他缠着爹爹要下车,可王爷不肯,非说要等到镇上寻了客栈再歇息。
杨焕撅着嘴,撩起车帘便看见骑着马的零玖。
“停车停车!”杨焕大叫道:“我不要呆在马车里了,我要和玖哥哥去骑马!”
“不许去!”
“爹爹你说玖哥哥是我的侍卫,你让侍卫骑马都不让我骑马!爹爹最坏了!”杨焕气急了,也不管马车还正在行使就往车外跑。
“回来坐好!”王爷大声喝道,车夫吓得勒停了马。平日里王爷虽溺爱杨焕,可这车上还坐着三位郎中呢!儿子这样无理取闹,王爷只觉得颜面尽失。
乘着车停,杨焕还是跳了下去。
“玖哥哥你带我骑马好不好,爹爹他不让焕儿骑,你让焕儿骑吧!”杨焕抬头望着零玖,可零玖却摇了摇头。
杨焕一只手抓住缰绳,一只脚已经抬高,想要跨上马鞍。“玖哥哥,就骑一会嘛~”
还未等零玖反应,身下的马竟嘶鸣起来,两蹄高高抬起,杨焕被马的举动吓懵了,眼看就要摔倒,千钧一发之际,零玖跳下马,将杨焕护住。
零玖垫在杨焕身下,几乎所有重量都压在零玖的左臂上,左臂一阵剧痛。
“焕儿!”王爷随即也跳下车,匆匆赶到杨焕身边:“焕儿,你怎么样?没事吧?”
王爷将杨焕拉起,伸手拍去他衣后的灰:“还不快去车里坐好!顺便叫宋郎中看看伤了没有!”
杨焕乖乖点头上了车,车下王爷愤恨的眼神仿佛要将零玖活吞。
抬脚,狠狠跺在零玖胸口上:“若是焕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打死你!”
王爷也上了车,零玖捂着胸口,一口鲜血吐在了地上。

楼主 吳王張起靈  发布于 2017-07-15 20:50:00 +0800 CST  
我不知道这一章在写什么感觉还读不通莫名惊悚

楼主 吳王張起靈  发布于 2017-07-15 20:51:00 +0800 CST  
更文

楼主 吳王張起靈  发布于 2017-07-16 10:00:00 +0800 CST  
杨焕无事,王爷也不再计较什么,车夫拉了缰绳,队伍又缓缓前行。
零玖依然守在马车侧面,右手持绳,左手垂在身侧。青衣下的左臂已是红肿一片,这是伤到筋骨了。零玖没想过什么及时治疗,他做事惯用右手,左手废了也不要紧,况且他做完一些事后也要去了,日子不长,废了便废了吧。
日头又向西偏了偏,他们也算是在落日前抵达客栈。
“客官,真对不住您,前些日就有一群人包了小店所有的包间,这做生意讲究的是诚信,不是给了银子就能办事啊!”店小二纠结地看着陈林放在桌上的钱袋,捏在手里的擦桌布不知往哪放是好:“小店只剩下一楼大厅一张桌了,要不几位爷稍微委屈一下。”
王爷皱眉,凌厉的目光对上店小二的眼睛,他立刻闭了嘴。“罢了,大厅就大厅吧!”
他们寻了位置坐下,小二转身嘟囔着都是些什么怪人,然后又笑嘻嘻的为桌上的人一一倒了茶水。
零玖立在王爷和杨焕身旁,大厅人多,既然也就不安全。
“这位小哥,您也坐下吧”店小二看向零玖,要说小二怕王爷是被他的气质吓到,那么怕零玖一定是怕他犀利的眼光。平常波澜不惊的眼神却在此刻变的犀利起来,叫人不寒而栗。
“零玖,行了一天的路你也累了,坐下吧!”王爷朝零玖道:“家里规矩多,在外就不必拘束了。”
零玖坐在王爷身边,小二替他添了碗筷后才退下。大厅的人越来越多,好在他们的菜也上齐了。
桌上王爷和郎中谈天说地,更是以茶代酒敬个不停。零玖不抬头看他们,默默吃着碗里的白饭,也不去夹菜。
突然一个鸡腿落在白饭里,零玖愣了一下,然后抬头望去,正巧对上王爷慈爱的眼神:“怎么光吃饭不吃菜呢?不对味吗?”说罢,油乎乎的筷子又夹了些菜放在他的碗里。
突然鼻子酸了一下,王爷何时用这种眼神看过他?不应该是嫌弃和愤怒吗?零玖的盯着碗的眼睛模糊了,可慢慢地又清晰起来。
“叫阿婆替他做件衣裳!别让百姓说我们王府亏待下人!”
零玖想起王爷说的话,这也是为了面子吧!
他又吃了一口白饭,抿着唇咀嚼,竟又一丝甜味。
即使很甜又如何?像宋郎中的白色药丸,糖衣下裹着的东西,终究还是苦不堪言。


楼主 吳王張起靈  发布于 2017-07-16 10:00:00 +0800 CST  

楼主:吳王張起靈

字数:102649

发表时间:2017-07-13 18:2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2-15 09:59:46 +0800 CST

评论数:362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