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绝对控制(m\/f)

他有病,脾气暴躁,控制欲强,还有暴力倾向,是个真变态。她也有病,这个病叫斯德哥摩尔综合症。这不是一个欢喜的故事,而是一个救赎与被救赎的故事。情节纯属捏造,无任何原型。

楼主 青云cloud  发布于 2017-07-02 15:05:00 +0800 CST  
我错了
楼主 青云cloud  发布于 2017-07-02 15:07:00 +0800 CST  
这个催更真是别具一格

楼主 青云cloud  发布于 2017-07-02 22:11:00 +0800 CST  
我在努力地捏造剧情中……目测明天晚上之前会有吧

楼主 青云cloud  发布于 2017-07-02 22:11:00 +0800 CST  
Chapter 1
她在洗澡,已经洗了一个小时。头发洗了三次,沐浴露打了三次,还上了三次厕所。可是不够,远远不够,如果可以,她宁愿永远呆在浴室里。终于,在她第四次涂洗发膏的时候,外面的人不耐烦了,毫不客气地敲门:“你还要呆多久!”她浑身颤抖了一下,飞快地冲干净,扯了一条浴巾边擦头发边跑出去,腿都是软的。他在门口,神色莫测,长臂一揽,把她勾到怀里,任她身上的水蹭了自己一身。她在他怀里战战兢兢地擦头发,软着声音说:“天气热,出了很多汗,想洗干净一点。”他随手扯掉她的浴巾,拽着她的头发拉到自己眼前,肆意地啃咬她的嘴唇,撬开牙关亲她。她被迫承受着这宠爱,小心翼翼地回应,突然闷哼一声,眼泪刷地流了出来。原来是他用大手狠狠掐在了她臀峰上,还用力拧了一圈。她痛得发抖,不多时便脸色惨白,嘴里呜呜咽咽地哭着,却连求饶的话都不敢说。他得意地吻着她的眼泪:“怕?你能在浴室躲一辈子?”她摇着头不敢回应,头皮被扯得生疼,屁股上一阵阵剧痛,心里绝望极了。

楼主 青云cloud  发布于 2017-07-03 15:57:00 +0800 CST  
楼上有童鞋说得对,是不太会写了……目测会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更文,想养肥的筒子明年这个时候来看吧~弃坑倒是不至于

楼主 青云cloud  发布于 2017-07-03 21:38:00 +0800 CST  
我错了
楼主 青云cloud  发布于 2017-07-09 18:21:00 +0800 CST  
他放开她,居高临下地说:“调教室等我。”便转身进了浴室。她低着头靠在墙上,等身后的剧痛平复下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泪,认命地朝“调教室”走去。
所谓“调教室”,不过是一个他用来折磨她的地方罢了。最开始就在床上,她的眼泪鼻涕,身上冒出来的汗,甚至有一次小便失禁流出来的,把床单带着床垫弄得一团糟,虽然不用他洗,但是总这么弄脏,换起来也很麻烦。后来他花了一堆钱把客房装修成这个刑具齐全,捆绑方便的调教室,一度得意的很。

楼主 青云cloud  发布于 2017-07-09 22:54:00 +0800 CST  
房间不到十平米,东西不少。对门放着一张大床,仿照古代的样式做了个床架子,床上铺着一层薄薄的皮垫子。靠窗有一个木制的刑架,功能多得很,能把人摆成各种姿势绑在上面。正中间房顶垂下来两根铁链子,正好是人双肩打开的宽度。墙边有一个木头柜子,里面放着无数让她想起来就怕得发抖的工具。整个房间装修的是冷色调,干净整洁得无一点杂物,一如他的人,带着些神经质和强迫症般的洁癖。

楼主 青云cloud  发布于 2017-07-09 23:10:00 +0800 CST  
这个房间里的回忆委实算不上美好,她在门口踌躇了几秒,不敢再磨蹭,乖顺地去刑架旁边的垫子上跪着了。大约二十多分钟后,他进来了,没有急着开始,而是站在那里,略带欣赏地看着她的身体。她无疑是个美人,骨架小巧,皮肤白皙紧致,腰细臀大,就算跪在那里,也自有一番风流姿态。

楼主 青云cloud  发布于 2017-07-09 23:21:00 +0800 CST  
回来没带电脑,手机更文就是这么一段一段的,看起来可能不怎么舒服。大家凑合着看吧
楼主 青云cloud  发布于 2017-07-09 23:22:00 +0800 CST  
良久,他命令道:“跪趴上去。”她不敢起身,就着跪姿,挪到刑架上,双腿分开到最大,卡在架子两侧,肚子抵在架子的横梁上,两只胳膊垂在地上,手紧紧握着架子腿。这个姿势,膝盖不能着地,脚尖需要踮起来,手不能离开地面,肚子才不会抵得那么难受。

楼主 青云cloud  发布于 2017-07-09 23:36:00 +0800 CST  
剩下的明天更哈
楼主 青云cloud  发布于 2017-07-09 23:39:00 +0800 CST  
他还算满意,打开柜子,取了一个黑檀木做的戒尺,挥手试了试力道,踱步到她身后,未做停留,直接抽了上去。戒尺三指宽,一指厚,重量可观,上好的木头,漆黑如墨,纹理清晰可见,识货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然而这好东西砸在人身上,滋味就没那么美妙了。黑色的刑具趁着女子白皙的皮肤,愈发显得狰狞可恶,没过几下,那娇小挺翘的臀部就一片红肿,臀峰变成了深红色。她不敢哭,不敢叫,不敢咬嘴唇,也完全动不了,只能拼命地用手指抠着架子腿儿,努力地抬高臀部,踮起脚尖,一遍遍地告诉自己:忍住,忍住!然而施暴者并未因她的乖顺而手下留情,一板子一板子甩开胳膊抽上去,每十下才换个地方。一时间里,空荡荡的屋里充满了尺子砸在肉上的闷响声,以及女子偶尔溢出来的压抑到极点的喘息声。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臀部已整整肿了两圈,上面布满了纵横交错的板痕,皮肤黑紫发亮,仿佛下一秒就要破损留血。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冷汗顺着眉毛流进眼睛里,刺得生疼,每一板子砸下来,身体都剧烈地颤抖,挣扎着想逃,又被理智和手脚的枷锁无情地禁锢回来,她再也维持不了姿势,脚尖不再踮着,肚子直接抵在横木上,膝盖不自觉地弯下来,只觉得身后的疼痛仿若永无止尽般,那个人果然毫不留情。杀了我吧,她想,让我死吧,我为什么还活着,眼睛重重地闭上,意识都有些沉沦了。

楼主 青云cloud  发布于 2017-08-17 20:38:00 +0800 CST  
他打得累了,渐渐停下手中的动作,端详一会儿,发现架子上的人已经昏迷了,屁股委实不能再打,况且鲜血淋漓也并不是他的爱好。不过就此放过她是不可能的。他放好戒尺,拿了一根细藤条,接了一杯凉水随意地浇在她头上,等她清醒过来,冷笑道:“你有段时间没挨打,连装晕都学会了,自己说该不该教训?”身后惨烈的疼痛还在叫嚣,刚醒来脑子很乱,然而听见她的声音,她还是下意识地抖了一下,条件反射般地回复:“该教训!”他冷哼一声,放下水杯,纡尊降贵地蹲下身,把她手脚上的束缚都解开,单手拎着她翻了个身,放在刑架的横木上让她坐着。她抖了一下,立刻挣扎着要起来,一瞬间理智回笼,忙坐实了。细细的木头凌迟着刚受过刑的屁股,肿胀发硬的臀肉仿佛被人从中间劈开一样,硬生生地疼。她微皱着眉头,手死死地攥着两侧的刑架,恭顺地忍耐着他给予的藤疼痛。真美,他得意地想,这是我老婆。一刻钟后,她似乎痛得麻木了,身体渐渐放松下来,他命令道:“腿分开,下腰。”她睁眼看见他手中的藤条,脸上露出哀求之色,自进了这个房间,第一次开口,声音沙哑:“饶…我一次吧,我真的…不敢了。”他不接话,只是扬手在她大腿前侧抽了十下,半响,又抽了十下。她知道躲不过,心里哀叹一声,认命地把腿分开到最大,分别搁在架子的最外测,慢慢地从后弯下腰去,两只手扶着架子。他又拿藤条抽打着调整了一下她的姿势,腿分得更开,私处完全暴露,腰下得更深。姿势满意之后,他拿了绳子把她的手和脚都拴在刑架腿上,腰部也固定在横木上,把人牢牢地束缚住了。

楼主 青云cloud  发布于 2017-08-17 21:08:00 +0800 CST  
唉,码了老长老长一段,结果给我吞了,重点是楼楼向来直接发文,没有存稿。**太想骂人了!掩面遁了,后面那段重写得好久了,大家先凑合着看这些吧。。

楼主 青云cloud  发布于 2017-08-17 21:32:00 +0800 CST  
大家这催更的架势吓我一跳……楼楼就是随便写写玩的,有灵感了会写一段,没有了也写不出来哇
楼主 青云cloud  发布于 2017-08-20 15:02:00 +0800 CST  
女子的身体白皙动人,以一个任君采撷的姿势,毫无防备地呈现在那里,上面还有来不及擦掉的汗珠,让人充满了凌虐的欲望。他拿着藤条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隔空挥了好几下,才找到一个合适的、不会鞭鞭见血的力道,放心地抽了上去。腿上,小腹上,胳膊上,胸前,藤条每落一下,她都忍不住颤抖,撕裂般的疼痛让人发疯,男人的沉默和狠辣更让她无所适从。不多时,她的身上就布满了深红色的楞子,纵横交错,重复的地方甚至渗出了血珠,极为恐怖。她不敢哭,又忍不住疼,只能呜呜地叫,含糊不清地求饶。眼看不能再打,他用了最大的毅力让自己停下来,紧紧握着藤条,寒声问:“我就问你,今天去哪了?”她断断续续地回答:“图…书馆…看了一天…书…是你…送我…去的…” 毫无毛病,然而是假的。他闭了闭眼,缓缓笑出声来,很好,学会撒谎了,不乖的老婆,很有趣。他一只手温柔地抚摸上她裸露的私处,寻找敏感点来回揉捏,手指探进通道内,在某个地方轻轻按压,不出几下,她就受不住了,开始求饶:“老…老公…停一下……”他不为所动,加快速度,在她即将达到顶峰的时候,挥起藤条,毫不留情地冲那柔弱的地方抽了上去。

楼主 青云cloud  发布于 2017-08-28 00:28:00 +0800 CST  
睡不着,在汐吧刷帖子,没有刷到特别喜欢的。怎么说 ,文笔这个东西,并不是越华丽越高级越好,而是要写明白,写清楚,要用词准确,语句通顺,逻辑正常,且最好能让人有代入感,别人才会有看的欲望。对比金庸和古龙的小说,我更喜欢金老,一个场景是怎么发生的,里面的人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那些武功是怎样的,都很清楚。当然古龙大大的我也喜欢就对了。深夜不更文,不造会不会被打。下面的情节并没有构思好,大伙儿是想看温情一些的,还是让画风继续诡异下去?

楼主 青云cloud  发布于 2017-08-29 00:58:00 +0800 CST  
只一下,她就尖叫出来,像是案板上挨了一刀的鱼,拼命挣扎,又被手脚和腰上的束缚紧紧绑回去。难以言喻的剧痛从下体传遍全身,她失声痛哭,毫无脸面地求饶:“老公!求求你!求你了!饶了我吧!我不敢了!”他不为所动,继续抽,落点极为准确,力道丝毫不减,那原本因情欲绽开的花蕊,不多时便红肿不堪。二十下之后,那里已肿大成原来的两倍,透明的皮肤下隐隐流动的血液,似乎即将破皮而出。她痛苦地扭动着身子,泣不成声,神志都有些不清了。他扔掉藤条,手掌轻附上去,寒声问:“今天去哪了?”下腰的姿势极耗体力,一番责打下来,浑身酸软无力,下面的剧痛并未因责打停止而消失,男人温热的手掌威胁地摆在那里,她不敢再撒谎,老老实实道:“跟一个…大学同学…去…喝酒了。”“男的?”“嗯。”“喝了多少?”“一杯…红酒。”“十下,自己数。”他挥起巴掌,重重地扇下来,仍是那里。她深吸一口气,紧紧攥住刑架,想着即将结束的惩罚,突然有了力气:“一”,“二”,“三”,……“十”

楼主 青云cloud  发布于 2017-08-29 16:01:00 +0800 CST  

楼主:青云cloud

字数:3794

发表时间:2017-07-02 23:0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9-12 00:56:37 +0800 CST

评论数:14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