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白猫(F/F,现代)

一楼百度。
圈子题材,轻松向,送给亲爱的你。

楼主 Cindy_Alice_  发布于 2014-10-05 17:21:00 +0800 CST  
1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这世上就有了光。
我说,要有姐姐。于是就这样毫无起色过了两个月。
不得不承认,我的办事效率是远远比不上上帝的,自从我看一姐妹文看到怦然心动决定也找个姐姐后,已经足足过了两个月了。
在这两个月内,我在各大贴吧论坛的交友板块一次又一次地留下了自己的性别年龄所在城市与QQ,开诚布公地表明求姐姐求管教求实践,但是只是一次又一次地石沉大海,被后来居上的新信息们压了下去。
我低头,狠狠地吸了一大口香草星冰乐,清凉香甜的味道一下子灌了满嘴满喉,我振作起来,拿起手机,登录了自己的小号。
这次如果再没有,我就真的真的要放弃了。
想到这里,我的手指都颤抖了,以至于密码都输错了好几遍。
终于,登录成功,我深呼吸,瞪大了眼睛等待了三秒钟。
一,二,三。
好吧,还真是木有姐姐来加我。
果然女主是稀有动物这句话不是骗人的,像我这种已经年龄二十的“大龄女被”在这个满是少年少女的圈子里已经没有市场了。我长叹一声,默默收起手机准备正式结束这次失败的入圈活动。
结果,结果就在这时,很传奇地,我的手机发出了提示音,验证信息很简洁也很给力。
“同城女主”。
我当即激动得碰倒了我的中杯香草星冰乐,顿时星巴克里一半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我。
对了,她的QQ叫清歌。
是让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的两个字。
就这样,在一个夏季将至的午后,我坐在咖啡店深绿色的沙发上,噙了满口香草味道,遭遇了清歌这个名字。
我抬起头时漫天的金黄阳光洒下,有风从树叶间吹过,正是四月。

楼主 Cindy_Alice_  发布于 2014-10-05 17:22:00 +0800 CST  
新文求支持求鼓励!回复多了我才有力量继续发嘛~

楼主 Cindy_Alice_  发布于 2014-10-05 17:23:00 +0800 CST  
2
两个都在线而且都秒回的人聊起天来效率是很高的,尤其是这位上来就开门见山的“同城女主”,啊,或者现在开始我们可以叫她清歌。
清歌的第一句话是,你在哪里。
这让满心以为应该是以温柔体贴嘘寒问暖作为开端的我目瞪口呆,不过大脑地把自己的位置发了过去。
市中心的星巴克,再好定位不过的位置。
清歌的回复来得很快。我也在这里。
我一胳膊把刚扶起来的星冰乐又一次碰倒了,这倒霉的家伙。
你别逗我啊。我这么回复道。
清歌说,刚刚店里有人两次碰倒了杯子。
我差点崩溃了,颤抖着手打出了“那人就是我”后突然发觉这样暴露自己实在太蠢,于是默默删除,刚想不动声色地观察下敌情,又想到在大家都自顾自地干着自己事情的店里,左顾右盼不比打翻饮品低调多少。
妈呀,人家文里的都是一个个风平浪静,怎么到了我就这么跌宕起伏富有原创色彩!
事已至此,我是真信了这个刚认识不到三分钟的“同城女主”就和我一起处在这几十平的地方了,唯有按兵不动以不变应万变。
好吧,真巧。我无力地回复。
想不到别的词汇了。
我猜,接下来她会问我坐在哪里穿了什么衣服或者干脆让我举起手来挥舞几下以确定哪个是我。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一片悲凉,人家都是线上聊个十天半个月再见面,我们可是连三分钟都没满。
接着,清歌的回复让我发现我自己是多么自以为是。她根本没有按着我的思路来嘛。
她说,附近有家快捷酒店,去实践。
我当场凌乱了,把那杯倒霉的星冰乐第三次碰倒了。

楼主 Cindy_Alice_  发布于 2014-10-05 21:04:00 +0800 CST  
来更了,木有想到才发了短短一千字就有了这么多回复,我会加油写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好吧,刚刚开始我就要卡拍了。。。

楼主 Cindy_Alice_  发布于 2014-10-06 20:27:00 +0800 CST  
3
亲,这也,这也太快了吧。我弱弱地这么回复道,却奇异地发觉其实自己除了有点受了惊吓外,并不反感。
这个四月的午后两点半很静。星巴克里人不多,只有偶尔的私语,店员的问候和搅拌机发出的声音。
这次清歌的回复来得比之前几次都要慢,我甚至以为是这里的免费wifi突然失效了,下意识抬头,就发现对面的沙发上已经多了一个女的,矮桌上多了一杯卡布奇诺。
我吓了一跳,顿时手足无措起来,倒是她伸手过来,将我身前的星冰乐推开,缓缓开口,“别再碰到了”。
声音很好听。非常好听。
我打量着她,长发是烫染过的,短款深色风衣配上一双常人难以驾驭的高跟靴子,怎么说呢,应该是蛮有点气场的一个人。
于是我试探着开口叫她:“清歌?”
她展颜一笑,算是回应。
我怔了一下。她笑得好漂亮好温柔。
“走吧,去实践。”她依旧很简洁,但是配合了那带了弧度的眉眼和柔得像水的声线,说服力何止大了一倍。
我做出了最后的挣扎:“我们彼此还不是很了解呢。”
她答:“实践是了解的最快方式。”
最后一个提问被化解,我立刻缴枪投降,像傻了一样直点头。
她起身,我也亦步亦趋地起身。
沙发旁的矮桌上留下了半杯她的卡布奇诺和半杯我的香草星冰乐,一个柔和一个清凉。
我走在距离她半步的位置,目光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于是只好低着头看着这条步行街上的长方形青石板,还有她的高跟鞋。
就这样,我跟着她走到了附近一家快捷酒店的前台。
就像那首歌里唱得一样。
就这样被你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
温柔也是毒,剧毒。
清歌,你说是不是?

楼主 Cindy_Alice_  发布于 2014-10-06 20:28:00 +0800 CST  
自从第一章写了六百字后,我发现我就爱上一章五六百字的节奏了根本停不下来!一旦写满六百字就觉得这章写完了有木有~于是亲们会不会觉得六百字根本不够看呢→_→

楼主 Cindy_Alice_  发布于 2014-10-06 20:30:00 +0800 CST  
这就来更文了,没想到这个文会被这么多人喜欢,才短短几天就有了这么多回复,表示很是感动。话说客户端有个毛病是一次只能发一千字,于是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偷懒理由,我就写到这里吧,不是我不拍,是放不开了→_→

楼主 Cindy_Alice_  发布于 2014-10-07 20:09:00 +0800 CST  
4
据说大家在实践开房时大部分会紧张尴尬,包括我。可是清歌轻车熟路神情淡定,仿佛她是前台,前台才是那个来开房实践的,任何负面情绪都不属于她。
身份证是一人一张,而到了交付押金加房费时,我还没来得及想好我该给多少,就见她已经把几张票子递了过去,向我微微点头,然后接了房卡径直向内走去,头也不回,一点也不担心我会不跟上去。
好吧,事实证明,我也确实是小跟班一样追了过去。
宾馆的走廊长长的,铺了软软的暗色的地毯,我走在上面,只觉得整个人都像是在云彩上走路一样飘飘忽忽。
我才不会承认这是我第一次实践我很紧张呢,才不会!
为了不让清歌也发现这一点,房门一开我就大步跨了进去,行云流水地捞过了茶几上的电视遥控器,行云流水地开了电视,最后又行云流水地卧倒在床,结果用力过大把这比我想象中还要柔软许多的大白床压得深深地凹陷了下去,反而是吓了自己一跳。
反观清歌,缓缓走进,先是回身把门锁好并开灯,又将包包摘下在茶几上放好,然后拉上窗帘,拿起空调遥控器向我摇了摇:“需要吗?”
当真是一气呵成有条不紊!
我一边摆手示意她自己不需要空调一边在心里感慨着,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显得有些心虚,不过,应该不会暴露自己的新手身份吧,我猜。
电视上放着莫名其妙的广告,聒噪的声音却突然让这个房间里显出怪异地安静。我试探着看向清歌,发现她也正看着我,眼神柔和淡然,反而让我不明理由地心跳加速,只得又收回目光,盯着屏幕上念叨着广告词的某明星的小脸。
啊,这明星明显是整过脸啊不然怎么会脸小成这样。
啊,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真是尴尬死了!
“你不洗澡吗?”清歌的声音明明温柔得像是森林公园里的溪水,传到我耳朵里却变得像边塞腰鼓那样惊天动地震耳欲聋,“那开始吧。”
“啊啊,哦,啊,开,开始吧。”我觉得我答应得特别平静,就是不知道她是不是也这样觉得了,说完就理所应当地继续窝在床中央。
她站在床边看了我几秒钟,突然眉眼弯弯地笑开:“来这边趴好。”说着伸手点了点靠她那边的床面。
我这才发现自己的地理位置确实是不太恰当,除非她是长臂猿,否则能碰到我的可能性不大。
我挪到了她指定的地方趴着,突然觉得脸热得要熟了。尽管我一遍遍在心里吐槽自己这还没脱裤子呢还没开始打呢,但是这张不争气的脸就是自顾自地热着。
“自己脱吧。”清歌说。

楼主 Cindy_Alice_  发布于 2014-10-07 20:12:00 +0800 CST  
愉快地来说一声,今天木有文了,都乖,明天继续哦~另外虽然我木有文了,Alice那家伙更了,大家要是实在闲就去围观吐槽吧,看之前要记住,这是她的yy,不是纪实。http://tieba.baidu.com/p/3307833267?share=9105

楼主 Cindy_Alice_  发布于 2014-10-08 20:57:00 +0800 CST  
5
我再去看清歌的时候,不知何时她的手上已经多了一只衣架。
其实这个句式在文里很常见,不知何时手里就多了一个什么,说得好像变魔术,但是似乎就是如此。
“今天本来没打算实践,身上也就没带什么工具,只好借用一下宾馆的衣架了。”她说的时候手也没闲着,很随意地那么一施力,这只木制衣架的横杆就被拆了下来,瞬间变身成了一根小木棍。
吓得我立刻别过脸去不再看她。
“怎么还没脱好?”小木棍戳了戳我的腰。
我装死。
“嗯?”清歌连鼻音都柔得一塌糊涂。
这次却没来由地让我心惊。
“脱不脱?”她发问。
我从来没有想到温柔和威严能同时出现在一句话里,可是现在我信了。她只是那么随意笑着说着,却让我不敢不从。
脸还是埋在床里,一双手却缓缓绕到了身前解了扣子,然后将牛仔裤一点一点褪到了大腿。
屁股凉了,脸却更热了。
就当是在公共浴室洗澡,我安慰着自己,一狠心,又把内裤脱了下来。
房间里只有电视机在吵。
“好,好看吗?”我想着随便说点什么打破尴尬,却发现脱口而出的这个问题让自己更加尴尬了。
回答我的是清歌的小木棍,对象是我羞涩的屁股。
突然我就再也不羞涩了。
“啊啊啊好疼,轻一点啊,我,我是第一次实践!”
小木棍没有停下来,我能明显地感觉它从上到下一路抽过去,再一路抽回来。
“啪啪啪……”
“……现已加入肯德基豪华午餐。”
“我受不了了,啊,疼,疼!”
“戴上铂金,用一辈子说我愿意。”
“啪啪啪……”
“停下来,停下来好不好!”
“超能女人用超能。”
“啪啪啪……”
“真的,真的不行了,清歌,清歌!”
“一起喝优酸乳吧。”
如果有人一定要听我的第一次实践经历的话,我愿意把这几句话如实记录下来。
清歌放下小木棍的时候,我已经觉得我的屁股不是我的了。
“没有躲,没有挡,很乖呢。”她说。
“衣架,没有断吧?”我喘着粗气问出了此刻心底最大的疑问。
她怔了一下,然后轻轻笑出声来,走到我身前来,向我摇了摇那根完好无损的小木棍。
我长吁一口气:“这个如果用断了可是要赔的。”
她果然笑得更好看了些,眉眼弯弯地看着我,嗔怪道:“笨蛋。”
尽管屁股还很疼,我还是也跟着笑了起来。
傻笑。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挨完打后为什么没有抱怨疼也没有急急地去撒娇,我猜大概是因为我希望能与别人不同。
能在她眼里,和她遇到的每一个被都不同。

楼主 Cindy_Alice_  发布于 2014-10-09 18:55:00 +0800 CST  
看今天Alice那家伙在更文后来了个前方高能预警,觉得很有趣,于是我也来一个~
【前方高能预警】大家有木有发现写了五章了但是女一号的名字一直木有出现→_→于是,下一更大家就能知道她叫什么了→_→

楼主 Cindy_Alice_  发布于 2014-10-09 18:57:00 +0800 CST  
6
小木棍再度被组装成衣架挂在了宾馆门后,清歌转过身来看向我,眼神清澈得像康师傅矿泉水一样,我猜她下一秒会说出些好听的句子来。
结果,清歌再度语出惊人,“下面换数据线了。”
还来不及反驳,就见她从自己的包包里摸出了一根黑色的数据线,我觉得刚才就饱受折磨余痛未散的屁股都跟着颤抖了起来,忙伸手去挡:“别。”
“记住,挨打的时候不可以挡,这是规矩。”清歌拎了数据线再度走到床和我的旁边。
我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默默地把手移开,还不忘最后恋恋不舍地又在屁股上揉了几下,上面能摸出明显的檩子,像被车轮轧过的泥泞路面。
痛楚混杂着委屈在心头打转,竟渐渐滋生出依赖的情绪。我望着清歌,突然觉得她前所未有的亲切。
对这个人,我毫无保留。
哪怕我们认识不过一个小时。
就在我品位着这份心得时,屁股上突然像被什么东西劈了一下,隔了半秒钟才有细密的疼痛翻江倒海。
我痛到失语,来不及反应,第二下就接踵而至,紧挨着它前任,却比它前任还要给力,我能感觉到眼底有淡淡的潮湿。
妈呀,我这是,要被打屁股打到哭了吗?
要不要这么丢人!
数据线还在抽打着,我疼得再顾不上分辨电视机里在啰嗦些什么了,只觉得屁股要开花了,视野也随着泪水越积越多而变得模糊。
“清歌,清歌。”我不敢伸手去挡,只有一迭声地唤着她的名字。
清歌开口,声线优美柔和得不像话,“你该叫我什么?”
数据线随之重重地抽落而下。
我心里的一根弦被牵动,终于脱口而出,“清歌,姐姐,姐姐!”
破音了。
心里却一下子很安静。
我喊得很大声,比电视机里的声音还要大,我甚至怀疑路过的保洁人员会听到我这声嚎叫。
身后再没有更多的痛楚传来,我小心翼翼地抬头,才发现清歌已经走到了茶几旁,将那根作孽的数据线收回了她的包包里。
这时候我注意到她的包包旁边挂了一只很萌的小黑猫挂件。
眼睛大大的,看起来软软的。
正好这时清歌开口,“怎么称呼你?”
我一时不知道是该把真名报上,还是跟她一样取一个圈名。
和那只小黑猫对视了一眼,一个念头突然冒出来。
“叫我白猫吧。”我说。
如果你是黑猫,就让我做你的白猫吧。
让我陪在你身边吧,清歌。
“白猫?”她似乎是怔了一下,纤细的手指轻碰了下包包上那只小黑猫,一双眼睛里混杂了些不知名的情绪,随即莞尔,“好,我知道了,小猫猫。”

楼主 Cindy_Alice_  发布于 2014-10-10 21:29:00 +0800 CST  
Alice说这姐姐叫得太容易了,于是我来解释一下这个问题,不是我懒得弄得复杂,只是白猫认清歌这段只是这个文很小的一部分,大戏还在后面,剧情完全还没展开呢。对了,有木有猜到女一号其实叫白猫→_→

楼主 Cindy_Alice_  发布于 2014-10-10 21:36:00 +0800 CST  
因为有很多人表示想认识我们,我和Alice弄了个群,249608201,欢迎大家来加,加时备注下。

楼主 Cindy_Alice_  发布于 2014-10-11 21:08:00 +0800 CST  
7
清歌拉开了窗帘,午后的阳光一点一点照亮了她的面孔。
我这才想起就在一个小时前,我还捧着一杯清凉的香草星冰乐窝在星巴克深绿色的沙发里,等待着能有什么闯进我的生活。
现在,我却在这里,与清歌一起。
有点惊慌失措,觉得以后的日子会产生难以预料的变动。
也有点难言的幸福。
“想什么呢,还不穿好?”思绪被语声打断,我这才注意到清歌已经挎好了包包。
“哎,这,这就要走了?”我脸红着一手去穿裤子一边问,却碰到了被打到滚烫的屁股,疼得直吸气。
清歌看我如此,掩着嘴轻笑起来:“这样就受不了了?那好,我以后轻一些下手。”
“没,我没事!”被她取笑,我觉得脸已经跟屁股一样热了,忙开口为自己辩解。
她走到我身旁,把我按回床上,又轻轻拍了拍我的背,柔声道:“那你就在房间里休息会吧,我有事要先走了。”
“啊?”我惊讶地只剩这么一个音节。
“嗯,本来我下午约了人,结果她要晚到,我在星巴克等她的时候看到了你的帖子,就叫你来实践了。”她笑盈盈地解释着,似乎完全没发现等人的时候顺便实个践是多么不合常理的事。
“呃。”我只能再次傻傻地回复了一个音节。
“这个时间她该来了,我也要去赴约了。本来想带你一起走,你却痛到爬不起来。”她戳戳我的脑袋,“所以你在这里休息吧,我先走啦。”
“那,那找回来的押金呢?”虽然有点不舍,但我还真的觉得各种疲惫,想睡一觉,想了想她的建议,发现唯一的问题只有,押金是她付的。
“你拿着吧,就当我这个做姐姐的请你吃顿晚饭。”说着,她又揉了揉我的头发。
好吧,我承认这种被摸头的感觉,超级幸福!
不过,等等。“这,这也未免太土豪了吧!”
她走向门口,回过头来,向我挥挥手,又想起什么一般开口说:“对了,过会我会把你拖到一个我建的群里去,里面都是我们这里的同好,在里面聊天蛮有意思的。”
我点头。看她要走心里一阵寂寞,却又说不出什么来阻拦。
哎呀,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都认了姐姐了,她还要我加她的群。
“好吧,你走吧。”我说。
清歌也痛快,轻轻点头,把包包又往肩上推了推,挂在上面的小黑猫也随着跳了一下。
“那我先走了,拜拜,小白猫。”她最后对我笑了笑,一闪身,消失在了门后。
我挥舞着的手僵在半空。
讨厌,烦人,笨蛋,这么着急干什么啊,我,我还想再叫你一声姐姐呢。

楼主 Cindy_Alice_  发布于 2014-10-13 20:51:00 +0800 CST  
来更文了,最近有点累,没法一一回复大家,表示抱歉,摸头,都乖啊,就算我懒了也要勤劳地给我回复才行~

楼主 Cindy_Alice_  发布于 2014-10-14 22:56:00 +0800 CST  
8
清歌的群名字叫→_→。
是的,我没看错,你也没看错,她的群名字真的叫→_→。
一上QQ看见一句“清歌邀请您加入群→_→”,我第一反应是腾讯抽了都开始卖萌了。
起名无力的人真是伤不起。
我暗自感慨一番,点了鼠标,同意。
系统消息传过来,我点进群里,看见一派热火朝天欣欣向荣的聊天景象。
梦梦:这个文真的好棒哦,好崇拜文笔这么好的人!
梦梦:可惜她已经封笔很久了,都怪我年纪小,入圈的时候初雪都退圈了。
啊,初雪!
看到这个名字我手指都颤抖了几下。没想到一进到→_→里就遇到了知音!
初雪是偶像,初雪是神,是圈里的传说啊!
三篇训诫文,每一篇都被同好们视作经典,反复模仿,却从未被超越。
我正要与这个梦梦来一个亲切的促膝长谈,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是木有改名的新人,当务之急还是先改下群名片然后跟大家打招呼。
白猫:新人报道,大家晚上好。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白猫:是清歌让我来的。
这一句不加还好,加了群里一下子开了锅了。
梦梦:清歌姐姐又收了一个新被?!
豆浆:小情歌这家伙更新换代的速度够快的啊。
油条:[擦汗]又一个啊。
大头:你们别吓到小朋友,小情歌哪有那么不堪啊。
小头:白猫别理她们,清歌姐人很好很温柔的,跟了她没错。
诸如此类吐槽不胜枚举,唰唰地往外冒,看到我头晕眼花。
这时候,混乱的屏幕上突然弹出来一个名字。
清歌:你们别吓到我家孩子。
哎哟你可算来了。
白猫:原来你的外号叫小情歌,好萌啊有木有。
清歌:又忘了该叫我什么了?
白猫:呃,好吧,姐姐。
清歌:乖。
啊,虽然我已经二十岁了,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字还是让我很受用。
豆浆:小情歌又秀恩爱,就不会学得低调点嘛,我跟我家小油条从来不秀。
油条:[擦汗]姐,你够了。
大头:清歌和白猫,奇怪的组合。
梦梦:好羡慕啊呜呜,我也想要姐姐。
我把双手从键盘上移开,看着群里的消息一条条蹦出来。
听她们的意思,清歌有过许多被,而且换得特别快。
我想起她温柔的眉眼,又想起她毫不留情的实践,想起她手上那杯星巴克里最为甜腻的卡布奇诺,又想起她的风衣与高跟鞋。
清歌,你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
屏幕右下角有头像闪动,我点开。
临时会话,来自群→_→。
油条:你好,能跟你谈谈吗?
油条?我回忆下,是刚才那个一直蛮活跃的人。
看名字,应该是豆浆的妹妹吧。
豆浆油条,一对奇葩名字。
然而她接下来的话让我再笑不出来。
油条:我曾经是清歌姐的被。

楼主 Cindy_Alice_  发布于 2014-10-14 22:57:00 +0800 CST  
9
我正要打字问好的手指僵在了键盘上面。
油条:我不是来吵架的,只是有些事情想跟你说。
我这才回过神来。反正她都是别人豆浆里的油条了,我也没必要吃醋了。于是我回复道:“你好,说吧。”
还友善地加了个笑脸。
尽管我现在一点也笑不出来。
我还没来得及去问清歌,她的前任被就跑过来跟我私聊了,这种感觉并不好。
油条:你喜欢清歌姐吗?
我突然有些反感,这根突然冒出来的油条明显是跑过来跟我较劲的,明明都有了豆浆了,还缅怀什么清歌。
白猫:怎么了?
油条:啊,你别误会我,我只是来告诉你一些注意事项的。
注意事项?
我想了想,还是该先了解下她和清歌的情况。
白猫:你什么时候认她的?
油条:一个半月前吧。
白猫:什么时候分开的?
油条:一个月前。我就是想过来跟你说一下我们分开的理由的,如果你是真的喜欢清歌姐,就小心些,不要像当时的我一样。
哦,原来如此。
我不知道我现在该用什么心情来面对这些文字,我是该感激涕零吗,突然冒出来的过来人要来给我保持关系的秘笈了。
偏偏我的心里,满满的都是不爽。
是吃醋吗,我说不清。
然而似乎自己又没什么立场跟她的过去吃醋。
我们不过才认识不到一天。
准确地说,是五个小时。
她对我来说,只是个我想去依赖的唤作姐姐的陌生人。
油条不知道我的心思,腾讯只告诉我她现在正在输入,接着,她的消息陆陆续续发来了。
油条:清歌看起来很温柔,总是笑眯眯的,人也很漂亮,我刚认识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她。
油条:确定了关系后,她对我很好,每天陪我聊天,就算工作很忙也会抽空跟我说一声晚安,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会把我喜欢吃的菜放到我面前。就好像,真的是我姐姐一样。
这家伙好煽情!
我开始怀疑屏幕对面是一张怨妇般的流泪面孔了。
油条:而且,她实践的技术也好到没话说,工具很全,力度也把握得很好。
我已经怀疑这根油条根本没什么所谓的注意事项要告诉我,只是单纯过来跟我秀恩爱的了。
于是我不得不进行了打断,提醒这个油条妹子回归主题。
白猫:于是你们是怎么分开的呢?
这句话之后,油条在对话框的另一端“正在输入”了很久很久,我以为她会打很多很多字过来,谁知道当我真正看到的时候,只有短短一句话。
我突然一点也不讨厌她了。
因为我猜得到,她应该是沉默了很多,回忆了很多,键入了很多,最后又删除了很多。
油条:在她眼里,有很多东西比我重要,比如那只黑猫。

楼主 Cindy_Alice_  发布于 2014-10-15 20:46:00 +0800 CST  
10
黑猫。
眼睛大大的,看起来软软的。
挂在清歌的包包上,一晃一晃的。
在我提到我要叫白猫时,清歌不自然地怔了一下,随即莞尔。
我觉得我明白了油条的意思,但还是下意识打字去问。
白猫:发生了什么?
油条:你应该见过她包包上的挂件。
我刚要打字给出肯定的回答,她又说话了。
油条:也对,你肯定见过,名字都叫白猫了。
白猫:嗯。
油条:我和清歌姐分开,就是因为那只黑猫。当时我们在宾馆实践,已经打过了,准备休息下就走了。
油条:我一边跟她聊天一边四处看,觉得那个挂件好萌,就跟她撒娇,问她能不能送给我。
果然,这妹子真是想不开。不过大概是她并没有注意到清歌玩弄那个挂件时的若有所思,只觉得清歌既然都对自己这么好了,作为妹妹向姐姐要一个小玩意总不过分吧。
不过,就为了这个小小的要求而分开了?
油条:清歌姐之前还在笑着,听到我说的话后立刻冷了面孔,拎起藤条又开始打我。当时我裤子都穿上了,却仍觉得疼得不行。她下手很重,明明我们刚刚才实践完,她却毫不顾忌,我怎么求饶道歉都不管用。
突然过来了这么多字吓到我了,看完之后更是吓到我了。这妹子作文一定写得不差,不然不会让我这么有画面感,脑补地格外清晰。
可是,那个人真的是清歌?
是那个总是温柔笑着的清歌?
油条的诉说还在进行。
油条:她一直打到藤条断了才停手,我哭到嗓子都哑了,却始终不明白她怎么一下子成了这样。然后她把藤条扔在了地上,说了句“以后不要再联系我了”就走了。
不得不说,我看得心惊肉跳。
而且,怎么也不能相信。或者说,我知道她不会拿这个作假,只是单纯地不愿意相信。
再回忆起几个小时前清歌一派温和的眉眼模样,突然有种恍若隔世的不真实感。
见我迟迟没有再回复,油条妹子沉不住气地又说话了。
油条:是不是吓坏你了?
口气有些抱歉有些难过。
我忙回复证明我还活着。
白猫:没有没有,你继续。
油条:后来的事就跟清歌姐没什么关系了,我失落了一段时间,退了圈,把当时的QQ后都扔了。隔了一段时间没忍住,重新注册了一个号,遇到了现在的姐姐,也就是群里那个豆浆。没想到她居然是清歌姐圈里的朋友,我的新QQ号又被拉近了这个群里,在这里重新遇到了清歌姐。
我不知道回复些什么,只好晃着鼠标发呆,顺便看了一眼那个→_→群。里面各种说说笑笑,热闹非凡。
我望着屏幕上清歌这个名字,那种在午后星巴克时初遇时的陌生感犹如潮水一般涌上了心头。

楼主 Cindy_Alice_  发布于 2014-10-18 20:30:00 +0800 CST  

楼主:Cindy_Alice_

字数:237557

发表时间:2014-10-06 01:2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8-18 11:49:14 +0800 CST

评论数:2116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