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追星少女的日常M\/F兄妹

小萌新一只,潜伏多年,今天终于拿起小铲子挖坑了。多多支持





楼主 今生只为忻狂丶  发布于 2017-08-24 22:26:00 +0800 CST  
「文案」
我们不疯狂,何来谈年少。
——十七岁地薄沁这样想。
埋在书本里的年华,不做一些热血的事,将来垂垂老矣也会后悔地吧。
我们追星,追的也是青春。

楼主 今生只为忻狂丶  发布于 2017-08-24 22:32:00 +0800 CST  
人设
薄沁——十七岁追星少女,并不**。遵循学业为上。
薄漉——二十五岁兄长,清贵高冷,儒雅绅士,控制欲强,高情商智商男神。
麦子——薄沁追星路上地革命同志。比薄沁小一岁。
顾尔——薄沁男神,娱乐圈歌手演员,妖艳型男神,三观正,富二代。

楼主 今生只为忻狂丶  发布于 2017-08-24 22:37:00 +0800 CST  
乘着夏日的暖风,走在街边的砖块路上。暖黄的街灯光亮被树叶分割,斑驳的光影照亮路旁。
我搂了搂补课后留下的作业,从口袋里面拿出手机,开机。
车辆往来不息,这个世界似乎喧嚣又似乎悄无声息。
站到公交站台上,手机屏幕正好亮起。
锁屏上的人,依旧帅气让人想舔颜。咽了咽口水,再一次感叹到“美色误人美色误人”。
QQ的消息框弹出,麦子的对话在一众群聊中格外显眼。
麦子,我追星路上的狐朋狗友。我们虽然友谊的桥梁建立在追星这条不归路上,却也因为共同的爱好,结下了深刻的革命友谊。
麦子—“薄沁薄沁,告诉你一个宇宙无敌巨好消息”
麦子—“顾尔下个星期来大楼录!选!秀!”
麦子—“嘤嘤嘤超级开心的,早在他代言的那一天我就等着他来了”
天啊噜!!!!顾尔又要来!
顾尔,我的男神,独一无二生死不弃坚定不移我的小哥哥!
看着聊天背景上的照片,是我上次接机后,回家翻了半个小时的后援会资源博,找到的一张同框照片。
虽然只在顾尔后面露了半个身子。=(:з」∠)_还被糊掉了。
激动的无语言说(转圈),心里的喜悦告诉我,谁都别拦着我,我要见!他!

楼主 今生只为忻狂丶  发布于 2017-08-24 22:39:00 +0800 CST  
公交车不紧不慢的过来,站台上零零散散的等着归家的人上了车。
我走到车厢后,找个空着的位置坐下,书本丢在旁边,专心和麦子聊天。
初光—“麦子,顾尔什么时候来,确定了吗,官宣出了吗,可别又像上次明星大谈话一样溜粉”
麦子—截图
“你看,工作室都转了选秀官博的,肯定没问题啦”
初光—“哪一天哪一天,难过,放假的时候千盼万盼就是不来,刚刚假期开始补课,顾尔就来了”
麦子—“就这个星期五,好像是下午6点进场,晚上录制”
初光—“什么!我6点才放学,人生好难,爱不起顾尔了”
“而且上次发布会让哥哥请假地时候,还保证了,最后一次,从此好好学习,专心学习”
车窗被前位的人打开,热风灌进来。夏日的夜热的让人心烦,我却无力顾及。想起清贵高冷地哥哥打人地样子,嘶,真疼。

回到家中,书房的灯亮着。我换下鞋子走过去。哥哥在电脑前忙着工作。带着金丝边框眼镜,身上是日常的白衬衫,看来还没好好休息,回家也没换身衣服再工作。

都说男人认真工作的样子最帅。不过,可能,大概,还是,比顾尔签售会时低头签名的样子差了那么一丢丢,就这么一丢丢。我才不承认我有粉丝滤镜呢。(傲娇)
“哥,我回来了”我抱着书本站在书房口,书房里的空调效果真不错,出了半身汗的我,舒服的眯了眯眼。
哥哥应声抬头,揉了揉眼睛,“沁沁,肚子饿吗,冰箱里有我回家时候买的酸奶”
“我不饿,你今天工作很多吗,别太辛苦。我回房做作业了”

楼主 今生只为忻狂丶  发布于 2017-08-24 22:42:00 +0800 CST  
坐在书桌前,拿起笔敲着桌面。
思绪飘远,想起小哥哥上次的拍的选秀的宣传片,穿着红色皮夹衣,王者的样子坐在沙发上。被造型师勾勒了眼睛霸气凌人。“音乐,你敢来吗?”“我是顾尔,我是选秀代言人”
上次还是偷偷在书本后看的预告片,帅气的样子简直合不拢腿。
微博首页叫嚣着,“我家顾尔居然又!帅!到!没!天!理!”
“不行,我要把我音乐学院的堂弟奴役过来参赛了”
“感觉自己连预赛都过不了,见到顾尔真是遥遥无期啊”
看着首页挣扎着的**们,我笑得拍了拍桌子,转发微博“最右+1”。
QAQ不行,怎么又想到小哥哥了。迷妹日常。
我偷偷摸出口袋里的手机,打开了页面。
QQ里面A市的顾尔后援会,99+的消息记录。
打开来看,都是关于顾尔这次来录节目的消息。
初光—“想看顾尔,上上次来录明星大谈话我在考试,上次还是溜粉”
初光—“航班出来没,会长组织接机吗”

留下言后就退出群页面,看到麦子给我留的消息
麦子—“那怎么办,那你还去不”
麦子—“群里有妹子问了黄牛,票价还挺便宜,不去就亏了”
初光—“去,当然要去”
初光—“不过先让我想想怎么请假吧〒▽〒”

楼主 今生只为忻狂丶  发布于 2017-08-24 22:43:00 +0800 CST  
门把手转动。
心虚的我手一抖,手机掉在了地上。
“哐当”一声,手机嗑在木地板上,在空荡的房间里,更加清晰。下意识起身转向门口。
哥哥拿着手上还端着一杯牛奶,依旧是忙碌了一天有点憔悴的样子。
很明显,哥哥也注意到了,手机落地的声音。
“你在玩手机?”不是疑问句
我霎时心跳空了一秒,这种干坏事然后突如其来被家长抓到,心虚感不断上涌。想起之前被教训地经历,我顿时说不出话来,。
哥哥踱步进来,把牛奶放在书桌上。慢条斯理地再捡起落在一旁的手机。
前几天的微博上有“白衬衫少年”的投票。
顾尔的白衬衫照,理所当然位居第一,半露不露地样子,太诱人。
今天在台灯下或明或暗的哥哥,斯文有礼地动作,却也清贵地不行。
在我出神地时候,哥哥已经敲着手机,无神地看着我,似乎等我一个解释。
我张了张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想我还没能面对事实还胡搅蛮缠地本领,也幸好没有。不然我早已被压在床上挨上一顿打。
“算了”哥哥地声音有些干哑,似乎是疲惫极了,“今天不想教训你,本来你也是假期补课,玩玩手机也没什么,不过看你作业”
我转头看向摊在桌上一字未动的试卷。惊讶与无措。
“手机我先收着,你自己写完作业再过来拿。现在已经十点半了,你不想因为熬夜挨一顿打的话,最好快点”哥哥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我任然站着,看到桌面上还冒着热气地牛奶
——还好,没看到聊天记录。无比庆幸

楼主 今生只为忻狂丶  发布于 2017-08-24 22:46:00 +0800 CST  


楼主 今生只为忻狂丶  发布于 2017-08-24 22:49:00 +0800 CST  
十一点半,我敲开书房的门。
哥哥还在工作,冰咖啡开在一旁。
哥哥取下眼镜看着我,
“作业做完了?”
“写完了”。
“行吧,手机给你”哥哥打开书桌中的抽屉,拿出手机放在桌上。“以后玩手机不要过量,下次在看到作业没做完就在玩手机,你知道的。”(我...我是被迫知道的〒▽〒)
我连忙点点头,怕哥哥反悔连忙拿过手机,心里的小魔鬼出现,恶从胆边生,突然快速伸手揉乱了哥哥的头发。
“早点睡,哥哥,老了以后可没人要你”。然后撒腿就遛出房门。
保全一命的我,呼哧呼哧,拍了拍胸口,回到卧室
好险,不过手感真好哈哈哈哈仰天长笑
书房里
“薄沁!”哥哥想拍下我的作乱的手还停在空中,生气后又无奈的笑了

楼主 今生只为忻狂丶  发布于 2017-08-24 23:16:00 +0800 CST  
晚安,明天见

楼主 今生只为忻狂丶  发布于 2017-08-24 23:33:00 +0800 CST  
怎么办呢...
薄沁支着手臂出神,戳着笔尖地弹簧
讲堂上化学老师眉飞色舞地讲着化学方程式配平。
同桌是一个古板固执地学霸,听和他同一寝室地男同学说,这家伙每天晚上学到凌晨一点。
薄沁当时起了一声鸡皮疙瘩,啧啧,口怕。
星期五...星期五...
诶,我不是星期五有课吗!有课!天助我也!(培训班)
(^o^)/那我跟老师说这个礼拜不上课不就好啦吗?
哥哥那边,就悄悄瞒着吧,他肯定以为我会要上课的。
真棒,攻下顾尔大boss进度条get50%。
顾尔,等着我来吧哈哈哈。
学霸同桌撇了眼笑得莫名其妙的薄沁,再次抬笔写下刚刚老师讲过的笔记。
等薄沁想完抬头,看到黑板,化学老师早已擦了两遍黑板。
喵喵喵?这是哪啊?薄沁懵逼脸。

楼主 今生只为忻狂丶  发布于 2017-08-26 14:15:00 +0800 CST  
晚上,微博
“初光是顾尔的初光”:求翘课方法,不告诉家长的那种,急,在线等。[配图:顾尔焦急脸]
顾尔打开微博首页,日常刷消息
30s后,叮!一条评论推送
“比顾尔更好看的是明天的顾尔”:还想咋地,可不装病吗,良心推荐,百试百灵。
bingo!
薄沁的智慧小灯泡瞬间点燃,
不错,就这么办。薄沁如是想。

星期五下午,薄沁捂着肚子到了老师办公室。
班主任是个变态男老师,糙汉的样子说话还娘们唧唧。躺在椅子上玩手机。
“老师,我身体不舒服,我想请假回家”尽力憔悴可怜·薄沁
“噢~生病了?”
“应该是。”
“那你先去医务室看看,看医务室老师怎么说。”班主任抬起头看了一眼薄沁。。
“老师,我就是想回家。”
“你回家也要知道是怎么生病了,才能治好不是吗?”似乎是关心的话在薄沁那里显得特别可气
“老师,我觉得我没办集中注意力上课,呆在这里也是浪费时间。”薄沁不爽值上升,心里对班主任长久的不喜无法压抑,很不耐烦的语气。
下课时间的办公室,来来进进的学生出入,有些好奇地瞧过来。
“你怎么这个语气,不会和老师好好说话吗?”对面桌的管东管西年级包租婆开口了。面色严厉的中年妇女。
薄沁听到了,心想,关你什么事啊,真烦人。
场面僵持着,薄沁心里地倔强上涌,就是不说话。
我就是要走,你们能拿我,怎么样!
场面实在闹得太僵,办公室本来人多没有阻隔,加上薄沁的神情和年级组长地斥责,办公室的目光多多少少集中过来。
薄沁站着的位置旁边是隔壁班的班主任,最是心善好说话。看着薄沁一脸抗争到底地样子,善解人意地说,“女孩子嘛,都有不舒服地时候,想回家就先回好啦,休息好了在好好学习。”
薄沁听到这话,感动的喜极而泣,对的对的,就是快点让我回家。
“恩,我想回家。”薄沁再一次盯着班主任,重声道。
年级组长那里被同学缠住,也无心关注这里地事。
而薄沁的班主任早是欺软怕硬的本性。在饭圈挣扎过,看遍各家的薄沁,早就知道了班主任的嘴脸。
班主任最终还是开了请假条。
拿到请假条,走出办公室的薄沁,一秒破功,再也装不出疼痛的样子。眼睛眉梢都是张扬的得意。
路过早就知晓原委,与薄沁称兄道弟的哥们时,还翘起手指,甩了甩手中的请假条。
“这家伙,真可以的。”哥们笑道。

楼主 今生只为忻狂丶  发布于 2017-08-26 15:13:00 +0800 CST  
薄沁收拾书包走出校园的时候,班主任一个电话,已经call到了某人手里。
“您是薄沁的家长吗?”
薄漉停下手里的文件,听到薄沁的名字之后眯了眯双眼,瞬间重视起来。
“是的,我是薄沁的哥哥,请问您是?”公事公办的声音。
“我是薄沁的班主任。我姓陈。”班主任此时坐在实木椅子上,翘起二郎脚。上课铃已经打响了,教师办公室只有零散的几个老师。
“陈老师您好,请问是薄沁出什么事了吗?”
薄漉此时有些担忧,也有对班主任临时打来的电话无解。
“是这样的,薄沁刚刚说她身体不舒服,很强烈的要求回家,我看她归家心切,已经批了请假条。刚刚疏忽忘记通知家长了,薄沁刚走,家长如果有时间,还是回家看看孩子。”很是关心的语气。但其实,班主任现在露出了首领太监的笑容。
这么着急要回家,谁不知道你有鬼啊:)。
薄沁,你还是太嫩了。
薄漉的关切无法掩饰,“好的,麻烦老师操心了,我现在回家看看薄沁。”
挂断电话后,薄漉扯松了领带,接通内线,通知助理“我下午还有工作吗?有的话先推了。”
堵城一年四季一天24时都堵,看着前面的车队,薄漉烦躁地拍了把方向盘。
也不知道薄沁生的什么病,严不严重。
这家伙,肯定连药也不会吃,就躺在被子里难受。自认为知妹莫若兄的薄漉想起每次薄沁生病的场景。
等到薄漉急切的归家后,打开上锁了的大门,空荡的房间呈现在面前。那一刻,薄漉瞬间懂得了班主任阴阳怪气地语气的来由。
呵呵,事实证明,薄大少,您想的还是太多了。

楼主 今生只为忻狂丶  发布于 2017-08-26 15:47:00 +0800 CST  
嗨,路过的人,可以打个招呼吗?

楼主 今生只为忻狂丶  发布于 2017-08-26 15:53:00 +0800 CST  
慌乱过后的寂静...
薄漉瞬间想通了很多,靠在沙发上,米黄色条纹的麻绳质感。还是薄沁觉得最适合哥哥的休闲款。
像卸了一口气一般,却又渐渐的,面色凝重,酝酿着暴风雨。
估摸这薄沁平常放学的时间到了,薄漉打通电话。
“放学了,晚上想吃什么?”薄漉压低情绪,尽力显得轻松无异。
“哈?哥,我晚上要上课呢,你忘了吗?我在外面吃,不用担心我了。”薄沁没心没肺的哄骗哥哥。
“工作太忙了,忘记了。你要好好吃饭好好上课...会乖的对吧?”
“当然!我乖不乖哥哥你还不知道吗?”薄沁立即接话。
......电话这头的薄漉:我知道的,你,很不乖。
挂断电话后,薄沁从麦子手里接过门票。
“可以啊麦子,顾尔的门票这么难求,你还弄到了两张。你这大腿,我抱定了。”薄沁此刻心情好到起飞,应付完家中的boss大人,又拿到了门票等着进场。
“那可不,要不然怎么我这么小还被叫做麦子大姐大!”全副武装的麦子得意的笑道。
“来来来,这是灯牌,好好举着,咱顾尔能不能看过来可就看你了。”
薄沁接过“顾尔求嫁”的灯牌,周边的顾尔粉都望了过来。友善的姨母笑。薄沁抽了抽最近,真是,太丢人了。[捂脸]

楼主 今生只为忻狂丶  发布于 2017-08-26 16:12:00 +0800 CST  
终于,要写到拍了!

楼主 今生只为忻狂丶  发布于 2017-08-26 16:12:00 +0800 CST  
没有人过来聊天吗,写这个故事就是想要聊天哒,说说你的爱豆?或者问问文里面的故事?嘿,提个意见嘛

楼主 今生只为忻狂丶  发布于 2017-08-26 16:17:00 +0800 CST  
夜色入黑,城市被灯红酒绿的喧嚣充斥。
这边,薄沁在麦子的疯狂要求下不得不把灯牌举起。
银白的灯光亮起,几个大字明晃晃的显眼。舞台上回答主持人提问的顾尔,漫不经心地撩人。
直播频道中,满屏——为顾尔疯狂打call。
整齐划一地,刷屏。
“顾尔最近新出了新歌,是关于热恋后分手的难过。在我们采集的提问上,排名第一的就有关顾尔的理想形。粉丝很关心,顾尔将来会不会找粉丝当女朋友?”
主持人这话说的进退有礼,又把现场的气氛炒起。
台下地粉丝听到主持人的提问,疯狂尖叫。期间还有男生的声音喊着顾尔的名字。
顾尔的话筒靠着下巴,眼神扫过地下的粉丝区,也不惧媒体席上充斥不断的闪光灯。
在看到“顾尔求嫁”的灯牌,顾尔毫不留情的笑了出来。“我的粉丝都求嫁了,我怎么好意思不娶呢。”
顾尔压低声音调侃到。金色的外套很搭今天音乐的潮范,在周边一阵啊啊啊啊啊的尖叫声中,薄沁涨红了脸。真是,太撩人了。

楼主 今生只为忻狂丶  发布于 2017-08-26 16:46:00 +0800 CST  
薄漉将车息了火,等在薄沁补课地方的门口。
零散的有学生走出了,却没看到薄沁的身影。
略微思神,薄漉打开手机,按下快捷键。无声地等着。
发布会刚刚结束,薄沁和麦子走出场馆。“天啊,今天顾尔真是太太太太好看了,好看是顾尔的日常。”麦子的花痴话语。
“嘿,你还不接我的电话吗...”薄沁的手机响起,铃声还是之前顾尔为情人节特意录的来电提醒。
手机上的来电人称——“哥”。
嘘!薄沁示意麦子。我家boss的电话,薄沁夸张的做着嘴型。场馆外大部分粉丝还在等着顾尔采访完下班。
薄沁已经走远场馆,此时路上空旷,没有人
太好了,不会被暴露。薄沁放心地接通了电话。“喂,哥。”
“你现在在哪呢?”薄漉看着街上的路灯说道。
薄沁看了下手机屏上的时间,10:40!顿时慌了。太晚了,这个点平常都应该到家了。看着顾尔怎么就忘记了这件事,我的天哪!
“啊,额...我刚下课呢”不管了不管了,先混过去再说。
薄漉听到薄沁支支吾吾的声音,就坐实了之前的猜测。只是他自欺欺人,总觉得一手带大的妹妹还没那个胆子。
现在想想,薄沁啊薄沁,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在给你个机会回答我的问题,我现在在你们学校门口。”
WHAT!完完完完完了......眼前满屏弹幕条。
麦子看薄沁神情不对,询问的眼神看着她。
“〒▽〒哥哥哥哥,你,你听我说。我...我...”薄沁说不出话来。
“恩?”薄漉的声线含着暴怒的趋势。依旧好整以暇地等着回答。
“哥,我...我错了〒▽〒,我我我我刚才骗你了,我没有去上课,哥哥哥,你别生气。生气对身体不好,真的。”
应当认怂时就当机立断的认怂。——薄沁求生语录。
因为之前无数次的教训,深深地铭刻上一个道理,千!万!别!狡!辩!如果想活着见到明天的顾尔的话。
薄沁从薄漉危险的语气中,领悟到一个重要信息!——薄漉,他,什么都知道了!
“不生气,可能吗?薄沁,你现在在哪,老实点交代。”薄漉太阳穴附近的青筋都跳起。
不能生气,孩子嘛,不听话很正常。多收拾几顿就好了。
“我...我在xx发布中心门口。”
“乖点呆着,等我过来。”
被挂断电话后的薄沁,双腿打颤,面露苦色地对关切她的麦子说,“快跑吧,我家大boss来抓我了!”
虽然麦子和薄沁是追星路上的朋友,但对薄沁家的哥哥或多或少了解一点。
听到此话,不禁同情地拍了拍薄沁肩膀。
“加油,你一定要撑到下次见到顾尔。”

楼主 今生只为忻狂丶  发布于 2017-08-26 17:26:00 +0800 CST  
薄漉的车,20分钟后赶到。
薄沁此时正蹲在路面,低头看着蚂蚁搬食。
薄漉按下方向盘上的喇叭。
薄沁抬头,逆着车灯光看向车窗里的薄漉。薄漉没有笑。薄沁看出薄漉眼神背后的TNT,就差她的一点点火苗就会燃爆。
心中的畏惧,让她无法上前。
薄漉再次按响喇叭,催促的意思很明显。
(/TДT)/明知道此时的薄漉是黑化了的大boss却不得不上前,薄沁心里苦啊。
就这么僵持着,薄沁花了三分钟走到车门口,然后在薄漉三秒的逼迫下上了车。
薄沁谨慎而畏惧地坐直了身体,力求与椅背融为一体。
“如果不想我在路上就打人,薄沁你最好安分一点。”
疯狂点头,我还想活命!
夜晚十一点的街头,薄漉车速提的很快,薄沁双手紧紧抓住安全带,以求降低一点恐惧感。然并卵,大boss还在旁边呢。
等到了小区,薄沁亦步亦趋地跟着薄漉。开玩笑,薄漉大boss要把我丢在家门外我可怎么办。
薄漉打开家门,薄沁眼尖心快一溜烟进去了。还好还好,没有被大boss丢掉。薄沁乐观的想。
下一刻,家门一边被关上,薄沁一边被一只手抓住。

楼主 今生只为忻狂丶  发布于 2017-08-26 17:42:00 +0800 CST  

楼主:今生只为忻狂丶

字数:21451

发表时间:2017-08-25 06:2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9-10 17:52:02 +0800 CST

评论数:22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