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等你(M/F,微虐,暂定HE)

潜水跑堂多日,终究忍不住自己写一个。以前写的小说都或多或少带了sp情节。首次写真正sp文,希望大家多多指点,多多包容。

楼主 寂寞如猫猫  发布于 2013-09-15 23:00:00 +0800 CST  
季墨,你已经三天没有任何消息。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在你的大房子里等你。等你心情好时来赏我一次见面。等你心情差时,用我发泄一次。
温暖趴在落地窗前的地板上,一笔一划的在日记本中写着对季墨的思念。
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半遮半露的洒在温暖身上。毛绒绒的短发反射着柔和的光。


楼主 寂寞如猫猫  发布于 2013-09-15 23:06:00 +0800 CST  
“季墨,你从不知道这间大房子没有你,究竟是何等的寂寞。念着你的名字,浸泡在阳光里,觉得寂寞抱住我几近窒息。”
温暖突然觉得冥冥之中就注定了某些事情。
他是季墨,高高在上的季墨。给了自己优厚的生活,丰富的物质,还有挥之不去的季墨。
自己叫温暖,被他囚禁在这个巨大的笼子里。抱住自己,却给不了自己一点点温暖。




楼主 寂寞如猫猫  发布于 2013-09-15 23:11:00 +0800 CST  
突然想起初识的那年。
二十一岁的温暖,举止得体,笑容优雅。为人处世八面玲珑。
可是都得益于季墨四年来的指导。嗯,,,更确切来说,应该是调教。
四年前,十七岁的温暖,梳玫红色的长发。明明是再年轻不过的年纪,却上浓妆,红艳的嘴唇,波浪的长发,包臀的紧身裙,七厘米的细高跟。
带着一股子横冲直撞的劲,在夜店的灯光下,迷醉、疯狂。
就是那么奇妙的机缘巧合,就是短短的几分钟,在十七岁的温暖刚要吃下陌生姐姐推荐的“欢乐丸”时,季墨紧紧抓住了她送食的手腕,把她拖到车里,一脚油门带回了家。


楼主 寂寞如猫猫  发布于 2013-09-15 23:22:00 +0800 CST  
直到季墨将温暖甩到沙发上,女孩还是高昂着头,丝毫没有惧怕的摸样。
当年二十七岁的季墨,本就外貌极佳,又开着稳重的Q7,这一路的心里抚慰早让温暖做好献身的准备。
“多大了。”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被甩在沙发上的温暖,略微歪头,好似漫不经心的询问
“二、、、二十了。”明显的硬撑,声音甚至有些娃娃音。
“好。工作。”继续不清不淡的询问。
“白领。”听见回答,男人嘴角微微牵动,手轻轻解开手腕处衬衫的纽扣。
“姓名。”
“要你管,你查户口啊。一夜情就快一点。老娘没时间和你磨蹭。”终究是未成年的孩子,在男人简短的询问下渐渐坚持不住。只好装作老练的样子大声叫嚷。
“很好。”季墨的表情很是微妙。弯着嘴角却给人压迫感和惧意。白色衬衫袖口也被挽起,卷到了手肘部分。


楼主 寂寞如猫猫  发布于 2013-09-15 23:34:00 +0800 CST  
“毫无安全意识,撒谎,顶撞长辈。赎罪并发,大约要打多少下?”男人低声询问已经在沙发上坐起的温暖。
“打。。。打人犯法。”温暖缩缩脚,完全弄不清这是什么情况。
“哦,还有顶嘴。”
男人说完这话,似乎像熟识一般,直接将温暖俯按在沙发上。一只手按住温暖的腰部,一只手已经开始发力。
温暖本身穿的就又少又短。这一下下击打声音非常响亮。在偌大空旷的房间中一下一下的回荡。
“啪啪啪啪啪啪”“你凭什么打我,放开我,疼啊。。”
温暖不断的扭动和挣扎,想逃脱男人的约束和这场莫名其妙的责打。
“打你未成年就去夜店,打你差点吃下摇头丸,打你撒谎欺骗,打你顶撞又拒不认错。”季墨低沉的声音在手掌与臀部交合的啪啪声中,缓缓叙述。


楼主 寂寞如猫猫  发布于 2013-09-15 23:47:00 +0800 CST  
然后就开始一言不发。
“啪啪啪啪啪”缺了男人的声音,满屋子都是女孩挨打的声音,和叫喊声音的交合。
“你讨厌。。。呜呜呜。”终究是忍不住哭了出声。
“错了没有。”
“没有!呜呜呜”一边抽咽一边喊叫着自己没有错。于是季墨加大了击打的力道。虽然明显的感知到手下的臀部已经慢慢发热,可是这倔强的小兽,似乎还未被驯服。
“好,我就让你知道你错没错。”面对温暖的固执,季墨反倒低笑。“不许动,否则加多次数。”说完不冷不热的一句话,季墨转身回到屋子,取了一根结实的皮带出来。
出来看见温暖果然维持着原有姿势,趴在沙发上,季墨满意的点了点头。还是有听话的潜质的。
“我会打你四十下,作为你犯错的惩罚。如果有问题可以提,但是一个问题十下。”
“我可以先起来么。”温暖扭过头,用泛着眼泪可怜楚楚的眼睛看着季墨
“可以。十下。”季墨点点头,应允温暖的请求。
“你凭什么管我?”起来的温暖迅速屈起膝盖,想要撞向男人的“人中”。却不料季墨早就抓住刚才温暖眼神里一闪而过的狡黠,做好防备,在第一时间挡住了女孩不专业的攻势,顺便把她又扔到沙发上。好在沙发足够柔软。
“凭你需要管教。十下。加上妄图袭击,二十下。一共是八十下。”大掌再次狠狠的压在温暖的腰后,随之而来的,是冰冷的皮带,已经大肆叫嚣的疼痛。
“认错。”一下又一下尖锐的疼痛侵袭着温暖不成熟的脑神经,大口呼吸的时候听见男人的声音。“我错了,我认错。啊。。我,我我知道错了。”温暖心里清楚,皮带的教训还不到十下,可是疼痛已经逼出一波又一波的眼泪。虽然这教训来的莫名其妙,可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楼主 寂寞如猫猫  发布于 2013-09-16 00:09:00 +0800 CST  
听见女孩的认错声,男人并没有停下手里的责罚。依旧沉稳的将皮带挥向女孩不断躲闪的臀部。“错在哪里了。”紧紧的追问。
“我错在。。不该逃课,不,不该去夜店,不该和,和你顶嘴。疼。”女孩的额角已经有点滴的汗冒出。心不在焉的认错,希望停止这场交锋。
“不够。”男人似乎不满意这样的回答。皮带停留在女孩的臀峰,似乎随时会下一次挥舞。
“还有,还有不该因为爸妈离婚就心里烦闷,心里烦闷就接受坏人给的药丸,然后就被疯子带回家以为有一夜情。然后就被打。呜呜呜,你打死我吧,反正我也没人要没人管了。”责罚暂时停止,女孩自述错误却越说越委屈,自己干脆趴在那哭起来。甚至赌气的捶着沙发。
“好,满足你的心愿。”皮带再一次离开女孩的臀峰。自怨自艾的温暖突然清醒又要疼了。
“不,不打了。咱俩当好朋友吧,你别打我了。”温暖翻身抱住季墨的手臂,不停的摇晃。
“你错了没有。”男人挑眉轻声问。
“诶呀,错了错了还不行么。都打了那么多下了。咱俩互相认识一下吧。”温暖憋着劲忍着屁股的疼痛,不顾脸上横七竖八的泪痕,和毁掉的妆容,大咧咧的冲季墨笑。
“那就接受惩罚。”季墨稳稳的坐到沙发上,拍拍大腿“二十下,然后给你个自我解救的机会。”
温暖倒也是明白的孩子,瞬时趴到男人的腿上,边趴还边撒娇“人家都听话了,轻点好不好”
“啪!”清脆的响声伴着疼痛一起绽放,女孩又一次开始挣扎。
“报数,错了就重新开始。”
“一。。。疼啊先生。”
“二。。。都说好轻点的。”
“三。。。诶诶诶,会打坏的呀。”
。。。
“十九。。还有一下。”
“二十。。好了。”女孩的疼痛随着自己的自言自语终于结束了。紧张和疼痛,出了一身的汗。男人手一松,女孩的臀部光荣的与地板亲密接触。于是“嗷”的一声惨叫



楼主 寂寞如猫猫  发布于 2013-09-16 00:28:00 +0800 CST  
好晚。。夫君催着我就寝。。晚安了各位亲们。明天见哦


楼主 寂寞如猫猫  发布于 2013-09-16 00:29:00 +0800 CST  
温暖跌在地板上,堵着嘴巴,一边揉屁股一边哀怨的看着季墨。妆容糊成一片,眼泪把眼影眼线晕成熊猫装,嘴唇厚重的唇膏已经淡去,不情不愿一副小鬼模样,成功逗笑了季墨。
“我是季墨。”男人依旧优雅,坐在沙发上俯视着女孩。简短的自我介绍,在温暖眼里是一副拽上天的臭屁样。
“寂寞,哼哼,我还孤单呢。”温暖撇撇嘴唇,偷偷嘟囔。眼睛瞄着男人弯起的眉眼,不情不愿的蹦出两字“温暖”
“温暖。供你吃穿用度,抚养教育,如何。”竟然是叙述的语气,好像根本就不是询问。好吧,或许压根就没准备询问。
“凭什么啊?你以为我缺钱么?我告诉你,我有的是钱。我爸爸会给我钱让我保密,我妈妈会给我钱让我装聋作哑,姐姐不缺钱。你要想。。。”
“给你个家。”男人的回答切断了女孩的喋喋不休。温暖愣愣的看着季墨,看着男人的眼睛,竟寻觅到久违的温暖信任和关心。
凭什么?凭自己看见她倔强又逞强的样子就心疼,凭初次见面就想把她按在手下好好教育,凭她扰了自己猎艳的兴趣。凭。。自己不想看见她从属别人。
或许这是种别样的一见钟情。主与被的也好,情人与爱人也好。可惜很久以后,季墨才明白那一瞬间的心动。


楼主 寂寞如猫猫  发布于 2013-09-16 19:03:00 +0800 CST  
“家。”温暖停止了发泄,静下来喃喃的重复这单个的字眼。多么久违的词,多么久远的概念。多么大的蛊惑。
温暖想询问他是否是真的,抬头看着男人。
季墨从温暖清亮的眼眸中,看到莫大的悲戚和期盼。下意识对她点了点头。
“好。”简短,而坚定。


楼主 寂寞如猫猫  发布于 2013-09-16 19:10:00 +0800 CST  
“好啦,小花猫,去洗洗澡吧。”季墨修长的手指捏了捏女孩的脸。手感意外的舒适,禁不住捏了又拉伸。终于在温暖即将爆发时,松了手。“走,我带你去。”季墨俯下身子,环抱起地板上的温暖。
“地板上凉,对女孩子不好。以后可不许你坐在上面了。”平平淡淡的语气在温暖的心里激起千层浪。
有多久没人这么关心过她。除了那群想把她剥光上床的禽兽,谁还有在乎过她是个女孩。冷不冷,饿不饿,难过不难过。还有家。这些东西。多久没敢在脑海里出现过。
“嗯”眼泪几乎要涌出,喉咙处堵得慌,鼻子发酸。唯恐更多的言语暴露了哭腔。
刚才的挣扎和哭泣,大半是表演。为了引起同情,减少疼痛。
而现在突如其来的伤感,才是难以遏制的。
好在季墨懂得女孩的心思,把温暖抱到浴室,嘱咐好洗浴用品的位置,放好浴巾浴服就转身出去,给温暖独处的空间。
打开花洒,温暖甚至没有除去身上的衣物,愣愣的任热水洒在自己身上,把自己包围。隔绝世界的喧嚣,安静的思考。
他说给自己一个家。家。


楼主 寂寞如猫猫  发布于 2013-09-16 19:29:00 +0800 CST  
一场沐浴,伴随着温暖的哭哭笑笑,几近用了一小时。等到温暖卸掉假发,洗净脸庞,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时。季墨突然懂了出水芙蓉的意思。
小小的包子脸,短短的bobo头,单薄的身板,白皙的皮肤。
平白多了一份惹人怜的意味。
卸了妆的脸怎么看都是小孩子。眼睛圆圆的,懵懂又小心翼翼。
哪还有半分刚才在舞池里放纵的气质。
好吧,其实温暖自己心里清楚,去那个地方,发泄放纵赌气占了大半。否则,自己哪敢去那种声色场所。


楼主 寂寞如猫猫  发布于 2013-09-16 20:14:00 +0800 CST  
在季墨房子里的第一夜,睡得出奇的安稳。
温暖的家庭动荡不安,大多时候是父母一起塞给她大把的钱,要她自己出去玩。
在宾馆住的时间,明显多于在家。所以自然没有认床这般矫情的性情。
然而一觉到天亮,也是许久没有过的了。



楼主 寂寞如猫猫  发布于 2013-09-16 20:20:00 +0800 CST  
“同居”的日子从最初的偶尔尴尬,到了现在的熟悉。
早起的时候桌上会有温热的牛奶,烤好的吐司。
晚上回来的时候,屋子是温暖的,甚至有股百合的幽香。
每晚的睡眠没有噩梦,没有争吵。

大多时候,温暖都不大会出门。就在这大大的屋子,大大的落地窗前,缩成小小的一团。等着季墨回来。
然后温暖开始慢慢学着用面包机,看着食谱学着做饭。
再然后就暗自记下季墨的喜好。也不算特意,就是潜移默化吧,就记住了。
明明爱吃辣,却因为温暖胃不太好,所以很少做蜀味。
越来越默契。


楼主 寂寞如猫猫  发布于 2013-09-16 20:35:00 +0800 CST  
转眼间,一个月就过去了。夏日的炎热过去,秋意渐渐侵袭。
也到了温暖开学的日子。
温暖家庭的动荡来自很久很久以前。当她还是小小孩的时候。所以无人看管的她,早早被塞到贵族学校。也早早就在高中苦海脱离。
十七岁毕业。
射手座,大学后才是成人礼。
关于住宿的问题,和季墨讨论过,没有争执。在温暖小小的固执坚持下,季墨终于同意了她继续住在家里的要求。
因为温暖说,这里是家呀。
就不再舍得把她扔在学校的宿舍,也不想再每晚自己面对空荡荡的大房子


楼主 寂寞如猫猫  发布于 2013-09-16 20:54:00 +0800 CST  
两个人第一次擦枪走火发生在温暖生日的那晚。
季墨像每日那样,开车上楼回家。用钥匙打开房门,却没能看见每天都在门口等待的温暖.心里有了不大不小的失落。
脱下外衣,换上拖鞋的时候,突然被人蒙住了眼睛。
“大叔,猜猜今天是什么日子?”温暖调皮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今天是七夕么?”听到她的声音,心情突然变得好好,语气温柔了许多。
“不对。不过,如果你想过成七夕,我也愿意奉陪。”温暖突然窜上季墨的背,歪头咬住他的耳垂轻轻说。顺手关掉了大厅的灯。
深秋的天黑的也早。不过下午六点的时候,已经墨色天空。外面的楼房里闪出点点的灯光。偌大的房子中,只有餐桌的两个烛火熠熠生辉。
气氛说不出的暧昧




楼主 寂寞如猫猫  发布于 2013-09-16 22:01:00 +0800 CST  
而这般暧昧的环境中,温暖咬住季墨耳垂的动作,不管她多年轻多清纯,都无异于在惹火。季墨作为一个成年多年的人,更是感知到自己的反应,和无法抵抗的欲望。
“暖暖不要胡闹,快下来。”刚才季墨条件反射接住了爬到自己背上的温暖。此时感觉到气氛不对,不轻不重的拍拍温暖的屁股,想打破这莫名的状态。
“我~不~要。”温暖的每个字都伴随着呼吸,在季墨耳边响起。不可抑制的引起季墨的冲动。为了等她懂事,季墨倒也禁(欲了一段时间。如此的场景,怕是理智无法站上风。
“墨,今天是我生日。成年的生日。我想向你讨一个生日礼物。”暖暖自己滑下来,转到季墨的前面,双手抱着季墨的脖子,似是小心翼翼的提起。
“说吧暖暖。”季墨暗自松了口气。想着那场景若再继续几分钟,怕是要干柴烈火了。
“接受我。”话音还未落,暖暖就吻上了季墨的唇。少女独有的芬芳,带着不管不顾的青春劲,赖上了季墨。不知是太突然还是太贪恋,饶是并非情窦初开的季墨,也迷失在这青涩的亲吻中。
从亲吻变成缠绵。当季墨的手覆上温暖的小骄傲时,敏锐的感受到女孩轻轻的战栗。理智硬生生分开亲密的唇。两人皆是气喘吁吁。
“不可以,暖暖。你还小。”这个荒谬的借口似乎十分好笑。不知是为了拒绝暖暖,还是规律自己。
被突然推开的女孩,在听见回答后有了短时间的错愕。停顿一下后,又鼓起勇气大胆的向前,解开季墨白色衬衫的纽扣。
“要我,墨。情人也好,奴隶也罢。”说话的时候,温暖已一路向下,摸到了季墨的“人中”。顺势跪在季墨的脚边。
“要我。”再一次,温顺的,固执的重复自己的话语。


楼主 寂寞如猫猫  发布于 2013-09-16 22:21:00 +0800 CST  
温暖是那么急切的想成为季墨的一部分。正如她自己所说,,情人也好,奴隶也罢。
手已经摸到金属扣,正摸索着解开时,被季墨抓住手腕。仍旧是那句
“你还小。”
说完就越过温暖,离开玄关处。
一句话,语气很轻,但是无疑于在温暖身上砸下一锤。他不要我,他不要我。
满脑子都是这个想法。不断的叫嚣,不断的回旋。
温暖愣愣的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楼主 寂寞如猫猫  发布于 2013-09-16 22:47:00 +0800 CST  
季墨换好家居服从卧室出来时,房子里寂静的可怕。餐桌上饭菜精致,用心的摆在那里。小小的蛋糕,烛光,红酒,还有一张精致的卡片。摆在显眼的地方。
翻开来看,温暖娟秀的字体静静的躺在卡片中央---墨 我爱你
四个字,仿佛在季墨的耳边炸开了惊雷。
温暖,温暖!
季墨已经感知到温暖似乎离开了家,却还是不甘心一间一间房间寻找着。
终究在一阵排查后,确认了温暖不在家的事实。
拿起钥匙,季墨急匆匆下楼,去寻找那离家出走的小孩子。



楼主 寂寞如猫猫  发布于 2013-09-16 23:00:00 +0800 CST  

楼主:寂寞如猫猫

字数:104343

发表时间:2013-09-16 07:0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5-18 23:09:33 +0800 CST

评论数:263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