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老虎拌萝卜(《小小》续集,坚决不吭)

《小小》续集,前文所提的“仙人跳”系列
欢迎跳坑,一楼喂度娘

楼主 大爱葱姜蒜  发布于 2014-03-18 20:20:00 +0800 CST  
孩子们 我在查错字,九点半左右更新哈,孩子们如果有空,方便的话帮我戳戳晋江呀,嗷呜嗷呜,待会见哈

楼主 大爱葱姜蒜  发布于 2014-03-19 20:37:00 +0800 CST  

胡伯哭笑不得,大少爷三十好几的人了,这说话水平越来越让人糟心!伸手拍了一下快要憋死的陈峰南脑袋,跟在古楷身后小心翼翼,哄孩子般劝道:“以前几个老爷子都想看,一直没机会。上个礼拜政协会,许司长特意跟老爷子透了话,老爷子把阿焕叫上楼训了半个小时,非要他把人带回来。阿焕左挡右推,一直拖到现在。”<?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古楷顿住脚步,臭着黑炭脸,气怒道:“老头怎么知道许诺今天跟阿焕吃饭?”
胡伯一噎,难得尴尬了片刻,一脸“你明知顾问”的表情。
古楷冷哼一声,转头对陈峰南道:“给吴正电话,问他,廖明凯敢把贺老板的行踪外露,你们贺老板怎么没剁了他喂狗?”
陈峰南立马低头哈腰,默默缩到了胡伯身后。
胡伯抬头看着满脸愤然,就差原地乱蹦的大少爷,眼里的心疼和无奈一闪而过,忙收敛表情,哄劝道:“小小一个礼拜熬夜写论文不回家,阿焕早就想过去接她,谁知今天正好许小姐生日,阿焕走不开,就凑一块了,掐着时间接完许小姐下班再一起去接小小。”
古楷也知道自己失态了,见胡伯一脸好似什么都没看出来的望着他,有些尴尬的转过头去,良久,深吸口气道:“晚上我接小小,让阿焕忙他的吧。”
胡伯还要再说,可见古大少大步回房转身摔上了房门,默默叹了口气,下楼安排去了。

楼主 大爱葱姜蒜  发布于 2014-03-19 21:10:00 +0800 CST  
孩子们,今晚可能要晚些,十一点左右,困了的孩子明天请早哈。

楼主 大爱葱姜蒜  发布于 2014-03-21 21:56:00 +0800 CST  
第三章 察觉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xml:namespace>
许诺不知道那晚贺焕嘴里的“家里有事”到底如何,只涂抹着眼霜遮着黑眼圈时,贺焕短信突然过来:“我在楼下,一起吃早饭吧。”
许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飘下楼的,也不记得怎么坐上了贺焕的车。许诺使尽力气忽略到驾驶座上丰瑞副总廖明凯充当的司机牌电灯泡,可是依旧不太自然的独自坐在贺焕身边。
跟昨晚相比没有太大区别,连冲淡温和的笑容都别致无二,唯一,就是那跟她相似的眼底青黑吧。
许诺尽量不找痕迹的打量着贺焕侧脸,目光下瞄处,不经意间看到了精致袖扣下,似乎露出了创可贴的一角。许诺眨了眨眼,依她对贺焕的估量,二等外伤以下,都不会包扎,能用得上包扎的伤势也不会贴一个娇气兮兮的创可贴,还是大嘴蛙卡通版的。
许诺微微觉得,贺焕袖子下的创可贴似乎跟那位名声在外的二小姐联系不小,而昨晚让贺焕临时改变行程的“家里有事”,大概也是未来小姑子给她的传统下马威?
许诺突然脸色一红,呵,一顿饭而已,就小姑子了,不自然的转过了头。
贺焕顺着许诺只停顿片刻的目光看到了手臂,顿了一下,微微笑道:“我小妹淘气,拿我胳膊磨牙呢。”
之后很长时间,许诺都在回味贺焕眼里那自然流淌,无法掩饰的温柔,向来不知嫉妒为何物的许诺,突然,泛起了一丝酸意。
可是一顿饭之后,还未把醋味儿压下,就见轻轻落筷的贺焕突然递过来纸巾,嘴带笑意的指了指鼻尖。
许诺再次脸红过耳,故作大方的结果贺焕递过来的“抹布”,交叉而过的手指轻触间,心里某处怦然开花。
“许诺,我叫贺焕,做我女朋友吧?”

楼主 大爱葱姜蒜  发布于 2014-03-21 22:21:00 +0800 CST  
孩子们,晚上好呀,今天可能要晚,十点之后哈。呃……俺知道还没到高潮,孩子们米有激情燃烧,可是续集就是细水长流的日子,但是不要潜水哦,多多冒泡哦,咕嘟咕嘟。

楼主 大爱葱姜蒜  发布于 2014-03-22 21:18:00 +0800 CST  
第四章 回忆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xml:namespace>
贺焕追上小小,把她送到后座,跟廖明凯嘱咐了半天后,沉下脸来看着小小,冷声道:“老实坐车,回家收拾完,到我书房等我。”
小小眼泪狠狠一缩,扁着嘴,难得倔性儿涌上,拉住要转身离去的贺焕胳膊,仰头道:“表哥,我不喜欢她,不喜欢不喜欢不喜欢,您要是娶了她,我天天往你们房间放死耗子、活蟑螂、大蟒蛇,我把她所有裤子剪成开裆裤,走哪儿我都踩她脚后跟,让她天天摔成狗吃屎!”
“噗嗤!”一脸抽搐表情的贺焕还没说话,廖明凯已经笑趴在方向盘上。
贺焕斜了他一眼,低头沉脸看着小小,只静静看着,一言不发。
多少年了,小小没有一次受得了贺老大不言不语,却让她两股瑟瑟的冷寒气场,皮球泄气般往车里挪了挪屁股,低头嗡嗡道:“我就是,就是,说说而已……嘴上,占点便宜……便宜……可便宜了……”
贺焕盯了小小好一会,到嘴的话瞄着廖明凯的背影咽了下去,只沉声道:“书房等我,我十点到家。”
小小再不敢撒泼,蔫蔫的点了下小脑袋,不再言语了。
贺焕一直看着廖明凯的车拐上主路,才慢慢往回走,刚走到门口,就见一直隐在旁边的甲三上前,在耳边低语道:“老爷子和大少一直在里面包厢,二小姐出来时,大少带着陈峰南跟出来了,刚上了车从后门上的主路。”
贺焕突然脸色一白,手指尖的麻意一层层传到四肢,顿了片刻,才缓神问道:“老爷子呢?”
甲三低声道:“还在包厢。”
贺焕嘴角溢出一阵苦味,点点头,叹声吩咐道:“就当不知道,看好前后门,老爷子怎么高兴怎么来,不能有闪失。”
甲三点头应下,回身安排去了。

楼主 大爱葱姜蒜  发布于 2014-03-22 22:57:00 +0800 CST  

贺焕走回座位,许诺已经不紧不慢的快吃完了。<?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贺焕落座歉意道:“小小年纪小,我们宠惯了。老爷子这两年身体不好,那孩子是我和她大哥看着的。平时懂事又省心,这可能是怕我结了婚,她又成没奶孩子了。”
许诺看着贺焕道歉般的解释,心里五味杂陈。跟贺焕交往三个月,虽不说蜜里调油,可也两相相得,熟稔之后小误会也有,可是贺焕为人,公事私事甚少解释,遑论道歉。许诺也是聪明人,偶尔的小误会之后,也会用心揣测贺焕未言之处,所以俩人的交往从不包括“道歉”一环。许诺最想知道的是,前几任被这位二姑奶奶气走后,贺老板有没有道过歉呢?
许诺不敢确定,因为她没把自己看得过高,高到贺焕对她处处破例,可也知道,一个女人,尤其那么……爱着……贺焕的女人,如果他肯道歉,少有人还会继续生气。
所以许诺按耐下所有猜测,真心欣喜于贺焕的“道歉”,抬头道:“小小粘着你们,也是你们平时疼她疼到家了。那孩子看着不是个人来熟的,能让她那么在乎的,除了你们兄妹几个,恐怕少有外人吧。”
这话贺焕真真爱听,虽然脸上不显,心里却柔波一动,忍不住笑道:“惯坏了,我和泊……她大哥管得再严,她一往老爷子怀里扑,我们也没辙。”
许诺注意到了贺焕的停顿处,可是注意力更被他首次“披露”家事所吸引,轻抿了一口红酒,柔声问道:“听说那孩子大二的时候就已经收到国际数学大会的邀请函,小天才呀。”
贺焕微微一愣,轻笑道:“现在警察已经管到数学这片儿了?”
许诺脸色微红,大方道:“贺老板出了名的疼妹妹,我怎么也得做好功课呀。听我理工大学的同学说,你那小表妹可是名声在外,无人不知呀。学生会两届那个,‘理工之花’评选,你表妹都躲在实验室不肯去领奖,还被一群自称评委会的小子们封了个‘无冕之王’,听说原来第二,后来拿了冠军的小姑娘每次见到你妹妹都皱眉。”许诺大学毕业多年,说起这些青春故事,一脸的好笑和回味。
贺焕摇头大笑,说不感动是假的,不自禁的放缓口气道:“那孩子就做题的时候老实,有机会出去学学东西也好,交流硕士一年期,出去两年就会回来。暑假之后就要走了,所以老爷子少看一眼都舍不得,恨不得揣怀里自己跟过去陪读。”
许诺大笑。
警察是半个杂家,天上地下、三教九流都得知道,可是许诺无论提到什么话题,贺焕都能不陌生的接上几句,可也只有几句而已,不像现在,提起他的父亲,他的妹妹,会控制不住般滔滔不绝。
许诺暗暗记下,笑问道:“听说古大小姐也在那里,可姐妹俩离得不近,用不用我找朋友过去帮帮忙?”
贺焕道:“我和她大哥去年飞过去几趟,给她准备的差不多了。小小男朋友的家人都在那边,他们有两个姐姐正好下月一起回国休假,之后顺道把小小带过去。要是需要,我再让她跟你联系。”
许诺知道这是婉拒的意思,娇宠多年的掌珠出国留学,古家怎会委托外人看顾,只笑道:“你小妹妹可真漂亮,听说古柳也是大美女,怪不得被你们这么疼着。”
贺焕自然接道:“许司长不也最得意你?”
这是夸她漂亮的意思吗?
许诺微笑,直到被贺焕送到楼下,笑容都没有舒缓过来。回家梳洗完才反应过来,把孟小小送走后,贺焕似乎话更多,笑容更明显了。

楼主 大爱葱姜蒜  发布于 2014-03-22 22:58:00 +0800 CST  

小小上大学后,家事彻底落定,古涵山再次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三个大儿子身上。古隶远遁B都,逃离升天,古楷和贺焕吩咐总秘办把一整年的业务都安排在海外,可也逃不过开飞机不怕费油的亲爹跟屁股后面拎棍子跨国追捕。<?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一追两逃的游戏持续到了小小第一个暑假,古涵山见俩儿子确实忙得抽小小的时间都没有,也只得闷闷不乐每天去唐家抱着唐钟的孙子不撒手,哄着人家叫爷爷。结果,别说唐正泰和唐糖堂,就是唐大的媳妇,孩子的亲妈连续几天都捞不着抱孩子。
不到半个月,每天去唐家蹲点接老爹的哥俩,看着父亲抱着孩子亲了又亲,咬着胖娃娃的小脚趾头不撒口的样子,一个瘦了七斤,一个起了满嘴火泡。
爷仨各忙各的,迎来的古家二驸马的录取通知书。
蒋晗一身军装准备回到C城过探亲假时,古涵山设完全家宴,没等说几句场面话,就把儿子、女儿和未来女婿统统扔到了餐厅,急火火的上楼给从唐家抢来的唐弈君小朋友换尿布去了。
蒋晗饭还没咽下去,险些呛在了嗓子眼儿。抬眼看着沉脸不语的贺老大、端着饭碗食不知味的古大卜,和皱着眉头看完表哥看大哥的孟小丫儿,蒋晗忍到晚上才揪着小小耳朵嗤笑道:“你爹真把人孩子抢来不还了?”
小小“嗷呜”一声捂脸摔倒在床上,闷闷道:“不知道谁给老头起的馊主意,正面硬攻无效,就侧面怀柔,对,怀柔,这不,天天抱着人唐大哥的儿子到处乱窜,一口一口,太好玩了,太好玩了,就没我孙子好玩儿。弄的大哥和表哥听到婴儿哭声都跟着一起哭。”
蒋晗本想幸灾乐祸的浇浇油,可好歹还有点良心没胆子腹诽贺焕,于是揪着小小耳朵嘟囔道:“你爹,你哥都跟那干材烈火似的,有点火星子就得爆,你躲远点,别烧着你。”
小小嘟囔道:“孙子那么重要吗?没孙子,大哥不也是他儿子?”
蒋晗对于“儿子对老子的重要性”这一命题,有着别人没法比拟的切身体会,抻着小小的胖丫儿脸,叹气道:“看你爹对你和古柳,他不是个重男轻女的人。我觉得你爹把你哥,还有贺老大看的太重,似乎只有亲眼看着他们成了,有妻有子,有了完整,才对得起他大老婆和他妹妹。”
小小浑身一抖,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半天没有言语。
蒋晗把小小抱怀里,咧嘴笑道:“别多想,即使他们妈还在,也是多几个人逼婚,到时候更难做。”
小小慢慢道:“可是爸爸想看到的,跟他们想要的不一样呀。我能做什么?阿晗,如果大泊妈妈还在,如果她还在,是不是大泊就不会喜欢上欢欢。如果欢欢小时候没有那么在乎失去妈妈的大泊,他是不是会找一个正常的女孩子,结婚生子?阿晗,阿晗,我……我知道我不该往回看,可是我能做什么,我能做什么?”


楼主 大爱葱姜蒜  发布于 2014-03-22 23:00:00 +0800 CST  
孩子们,今晚呃……比较暴力,六千字还没暴力完,孩子们不要潜水了哈,咕嘟咕嘟,多冒泡哈。

楼主 大爱葱姜蒜  发布于 2014-03-23 19:43:00 +0800 CST  
孩子们,我翻滚着来啦。咳咳,首先感谢木桃和小爱以及小枫叶组成的城建小分队,每天看着你们如此辛劳,呜呜呜……扑倒群么么。然后,今天又是长评满篇,呜呜呜呜,从开文前预告那段,加菲的半长评开始,长评就没断过,啊啊啊啊,你们要感动死我吗?虽然还是有很多很多孩子潜水,但是超级感谢胆儿同学,感谢小精灵,呜呜呜,我没来得及回,但是,激动翻滚的险些掉在地上。
本来想加更报答,可是,今天下火车,收拾完屋子,还没收拾完自己,咳咳,申请停更一天,明天补回来哈。
想你们,如同我想虐小小;爱你们,如同我爱拌萝卜!
还有,小nn早日康复哈;蓝蓝,深情呼唤!
最后,睫毛,单点了!我爱你!

楼主 大爱葱姜蒜  发布于 2014-03-24 20:16:00 +0800 CST  

古涵山拍着小小后背,轻斥道:“你哥中午回来,看他怎么训你,在家老实呆着,不许再胡闹,听到了吗?下午家里来客人,好好呆着。”<?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老老实实陪小小听训的蒋唅突然开口道:“古伯伯,是封姐要来吗?”
古涵山有些意外,笑道:“消息倒挺灵通。”
蒋唅低着头,看了眼满脸惊喜的小小,有些不好意思道:“早晨看见胡婶在收拾客房。刚进楼听到大少好像在跟人吵架,我没躲过去,听着大少叫封小姐,所以,刚才您说有客人,我就瞎猜了……”
古涵山满肚子的注意力都被蒋唅那句“大少在跟封瑟瑟吵架”吸引了过去。那年小小生日宴后,古涵山曾让胡伯去跟大儿子暗示,结果大儿子差点受惊的嘴歪眼斜,最后满脸憋屈让胡伯回来传话:“他跟封瑟瑟此生无缘,下辈子也没缘分。”古涵山见大儿子如此坚决,以为他心里装的是其他人,也泄气了一段时间,之后便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其他姑娘身上。可是此时听着,职场翻滚,人话鬼话都得绕三圈再说的大儿子和那封瑟瑟,居然“吵架了”,居然已经熟稔到可以“吵架了”,而且“吵架”之后,封瑟瑟还受大儿子邀请来家做客,“讲座”,古涵山风雨如晦多年的老心,一夜间,阳光万丈了。
蒋唅不敢直视古涵山,打量这位大佬的表情,只一脸无辜和心疼的看着小小屁股。
古涵山看了眼同样好奇抬头的小女儿,脸上无痕地问道:“怎么还吵架了,他们吵什么了?”
蒋唅真没有撒谎,他昨晚一夜没睡,军营作息习惯了,生物中一向就想出门自己跑操,刚到一楼就听到边走边打电话的古楷沉着脸道:“小小十九也是孩子,她就是二十九,那些东西也不能沾……封小姐,你们心意我懂,可是这种玩笑不适合再开了……我紧张,是,我紧张……我没管上小小十六年,只想管好她以后每一年……抱歉,我激动了……好,辛苦了……我让车过去,好,下午见。”
蒋唅看了小小一眼,望着古涵山,有些为难地低声道:“大少说,好像是说,他没管上小小以前,就要管好小小以后,让封姐不要背着他逗小小,小小什么都不懂,那个……小小的事儿他做主,封姐那边怎么也得跟大少商量……好像……好像是这意思,古伯伯,我没听清楚。”
古涵山心里起伏的厉害,激动、惊喜、不可思议和随之而来的习惯性怀疑扑面而来,古涵山没在俩人面前多说,只嘱咐了半天后回了房,叫来胡伯,劈头就问:“封瑟瑟还没结婚吗?”
胡伯瞬间紧绷,心里发苦难言,小小生日宴,所有见到古涵山和让古涵山见到的都是最礼貌、妥贴的一面。可是胡伯跟谁也没有说,他指挥工人收拾会场时,看到了封瑟瑟和蒋豪雄相拥相偎眺望微笑的样子,而小小和蒋唅则视若无睹的在一旁有说有笑。胡伯虽然上了年纪,可少有看不懂的,心里为古涵山长长叹息后,便领着工人上了山。
胡伯本想跟古涵山言明,可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亲手带大的两个男孩子在他眼皮子底下……胡伯回房吃了一片降压药才把血涨的脸色缓了下来。胡伯下意识没有告诉古涵山封瑟瑟和蒋豪雄的关系,心虚不已地认为,两个高龄待嫁的优秀女孩子始终不婚竟是因为……那么这些年默契非常地,同时拒婚的两个儿子岂不也有可能……胡伯发现真相后,连续两天没有合眼,六十来岁的人险些病倒于地,他不敢想,大半生心血寄托在两个儿子身上的古涵山如果得知真相会是什么反应,那年小小伤重,古涵山都险些没有挺过来,如今是他爱重一生,恨不得拿自己性命换儿子顺遂的大儿子和外甥。胡伯无人时掩一次次掩面痛哭,最后,再没在古涵山面前提过封瑟瑟的事情,并慢慢引着古涵山把注意力放在别的女孩子身上。所以直到今天,全家上下,可能都看出的端倪,身为对他们投入感情最多的父亲,却一无所觉。也许是他们俩不婚的理由太充足,也许是同辈的孩子大多是晚婚,甚至四十以后才开枝散叶,也许是身为父亲,不想往最不好的地方考虑。
下午,受古楷邀请,本来希望近几日到古家做客,结果凑巧就在C城临时开会的封瑟瑟,独自一人到了古家,刚接住拖着肿屁股往她身上扑的小肥丫儿,便看到古涵山满脸热情的招呼道:“一路辛苦了吧!渴了吗?饿了吗?身心疲惫了吗?”

楼主 大爱葱姜蒜  发布于 2014-03-25 21:17:00 +0800 CST  

PS:孩子们,5500字哈,算是补上昨天的啦。<?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这篇动笔时,并没有把全部框架都想好,边想边写,所以可能回忆的片段比较多,时间点有点乱,大家慢慢撸撸哈,撸不明白的,大蒜随时答疑解惑。
嘿嘿,这篇的高潮还有一段距离,大蒜慢慢写,孩子们慢慢看,不要急哈,我今天在群里说,我虐小小的心情比你们所有人想看小小被虐的心情都急切。
因为过年之前出门又把腰抻了,在家能躺了两个月,郁闷之情,完全发泄在了虐小小和小余的身上。咳咳,跑题了,当时病的时候就想,年纪轻轻不能坐,不能站,走一会儿都累,哪儿都不能去,太悲催了,太颓唐了,太迎风落泪了。
可是老天爷还是眷顾有节操的蒜呀,大蒜好了,吼吼吼。
前天坐公交出出门,特意坐在老幼病残孕专座的前面正常位置,就是怕有特殊群体上车,犯啰嗦。结果,半路上来一对夫妻带着两个小孩,不偏不正的站在了我旁边。我没起来让座,一个是腰刚好,我惜命不想站着,一个是在玩着游戏懒得让座。我正玩着酷跑,第二关四个钻石的任务是金币数小于3,我玩了一次又一次,3456789都大便了,还是没有小于3。结果旁边那个小女孩可能是站不住了累的哼了一声,我长叹一口气,站了起来,给你们坐吧。
虽然那对夫妻一句表示都没有,都没看我一眼,可是俩孩子乖乖巧巧的喊了声谢谢阿姨,我还是心里舒坦了不少。接着玩酷跑,结果,嗷唔,621金币,任务完成!
原来做好事,真的能攒人品耶!
哈哈哈哈,没有表扬自己的意思,我坐公交车的时候一般都习惯往最后最里面坐,就是怕让座,有些人被让之后一句没有,理所应当的样子更一次次让大蒜脆弱的小心肝饱受蹂躏,渐渐地,就林黛玉了。所以,就是跟大家闲聊,有的是做完好事,能收到回报的时候,虽然回报不是一句谢谢,而是其他意想不到的回应时,那种心情真的倍儿爽。
还有一段,大蒜这一年也遇到很多坎坷事儿,当然不能跟亲友团里妈妈级、姐姐级的同志们比,但是也挺糟心的,可是昨天坐火车回学校时,突然接到一个座机电话,是大蒜当年非常非常仰望的,一个行业内排前三的国家级一级类单位打来的面试电话。虽然我早就决定不会再去那个城市工作,虽然只是一个初面电话,高手云集之下未必走到最后,可是能拿到入场券,那种心情,真的真的很激动。
他要求面试时间是今天上午十点,我约摸着不是应届毕业生的统一招聘,而是某个岗位缺人的临时社招。而我今天已经到了学校没有赶过去,可是那份小小的肯定让我激动一整天。激动劲儿还没过,就在人来人往的校车站邂逅到了一个闺蜜。
是的,我出火车站之后站在市中心的马路旁等校车,那里人多车多,来往密集,可就是这时有人大喊我的名字,真真没有想到,我们会在那里遇到。她最近调到附近工作,中午吃完饭自己遛弯,就这么巧,遇到了。我上车之后,激动了好久,没有告诉任何人,去年的某一个时刻,同一条马路,同一个车站,同一个我,同一个位置,我遇到了她深爱多年,最后却不得不放手的前男友。我们三个都是同学,我们这些朋友熟知他们的过去。去年我在那个时刻遇到了他,也是俩人都惊喜于意外重逢,也是急匆匆上车挥手作别,他也是跟我说就在附近工作;而昨天,几乎是情景再现般,只不过物是人非。
我没跟任何人提过这小小的巧合,他们工作在同一个城市多年,彼此都知道对方在这里,可是男孩已经结婚,女孩男友换了几任,俩人都故作随意的从别人口中打听彼此的消息,可是不大的城市里却从没有过相遇,分手数年,至今未曾再见。
有的时候,所有小说都比不上生活的戏剧。
好啦,大蒜又啰嗦啦,没有显摆,没有故作愁肠,就是这几点遇到的小事儿借这地儿跟大家嘟囔嘟囔。
最后,请大家伸出香酥嫩滑的手指,点这里点这里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067477&chapterid=6
欧了,明天继续哈,看蒋唅同志和孟小小同学怎样展开一系列,多人物,长时间的报复和报恩行动。咳咳,孩子们晚安。

楼主 大爱葱姜蒜  发布于 2014-03-25 21:24:00 +0800 CST  
第七章 就是阿晗呀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xml:namespace>
下午,受古楷邀请,本来希望近几日到古家做客,结果凑巧就在C城临时开会的封瑟瑟,独自一人到了古家,刚接住拖着肿屁股往她身上扑的小肥丫儿,便看到古涵山满脸热情的招呼道:“一路辛苦了吧!渴了吗?饿了吗?身心疲惫了吗?”
封瑟瑟恍惚了片刻,以为误入老鸨国,手里拖着粘她身上就不撒手的小小,难得有些紧张狼狈道:“古伯伯好,冒昧打扰了。”
古涵山见一脸笑容望着封瑟瑟的大儿子和抱着封瑟瑟脖子啃来啃去的小女儿,心里舒畅难言,看看,多和谐的“一家三口”呀。古涵山收了收老不正经的表情,温和笑道:“就当到自己家了,你们几个孩子随意,我这老家伙就不在这碍眼了。”
古楷看着父亲对封瑟瑟那恍瞎全家眼的热情烂漫,想起当年胡伯给他传达的“建议”,心里微微感觉不妙,正发愣间,就听见小小突然贴着封瑟瑟耳边哭喊出声:“女王,女王,您终于来解救小臣啦。女王,女王,小臣酷刑之下威武不屈,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大泊使出美人计半裸色诱之下,我都没有屈服把你招供出来。女王,女王,你要看到小臣的忠心与美丽,英勇与善良,一定要全国通令嘉奖,给小臣发个大大的大红花呀!”
封瑟瑟清凌凌一笑,拖着小小屁股的手猛的收紧,在小小“嗷唔”大叫想要回手揉屁股的空当,低头微笑道:“土肥圆公主殿下,本宫去何处给你颁奖插花呀?”
古楷默默地仰头长叹,一丝淡淡的后悔和不安涌上心头。
一直笑嘻嘻站在旁边的蒋唅突然三十度鞠躬,恭敬道:“秉女王陛下,请容小的给您带路,您舟车劳顿,凤体不安,需不需要小的给您脱靴挂帽,招众歌舞后台待命呀?”
封瑟瑟矜持地一点头,高贵道:“蒋爱卿辛苦,前面带路吧。”
蒋唅一甩马蹄袖,高声大呼:“喳!”侧身走在了封瑟瑟斜前方。
直到封瑟瑟抱着前后亲着她脸的小小,和一脸大总管表情前方带路的蒋唅消失在二楼拐角,都米有回头跟玉树临风、气质赫赫、威猛雄武的古家当家太子爷,鹿阳山古宅顺位第一继承人,古大泊同学,打声招呼。
古大少深吸口气,拳头捏的嘎嘣响后,抬手招来了在旁边偷笑不止的胡伯,恨恨道:“让胡婶把茶点端进去,看着点小小……下午胃凉,少吃水果……再……看好了小小!”
胡伯控制不住笑意,忙回道:“刚才就跟进去了。封小姐是个稳当人,您放心吧。”
古楷冲天鼻哼哼的一声,稳当人?哼哼!
古大少在一楼转圈圈了半天,实在没忍住,大步上楼,直奔小小房间而去,在门口前后瞄了几眼,见没人经过,便装作自然地偏着身子,想要把耳朵贴在门板上,刚把脑袋靠过去,就听“咣一声”,房门被大力拉开。
丝毫没听到脚步声的古楷,见似笑非笑的蒋唅越门而出,到底是脸皮厚吃个够,一丝尴尬都无的沉脸问道:“小小呢?”
躲在门边听了里屋半晌的蒋唅当然不肯露怯,仰头哼道:“不知道!”
古楷气得一吸气,现在全家都当他好欺负是不是?刚要发飙,就听门里穿来一声娇叱:“蒋唅,走远点!”
蒋唅脖子一缩,给古大少送了一个鄙夷地白眼儿后,绕后古楷,大步跑走了。
古大少气得鼻子疼,封瑟瑟这是赶谁呢?这是他家,他家他家他家,她怀里的是他妹妹,他妹他妹他妹,你以为是你妹呀?你妹你妹你妹呀!

楼主 大爱葱姜蒜  发布于 2014-03-26 21:55:00 +0800 CST  
呃,孩子们,PS忘了说一句,《老虎拌萝卜》大小两次高潮的伏笔都在这章,么么哒,爱你们,晚安。

楼主 大爱葱姜蒜  发布于 2014-03-27 00:23:00 +0800 CST  
孩子们,今天出门了,写得少,要是十点半之前还没更,就得明天了哈。爱你们,早点睡哈……
对了,伏笔,伏笔,木桃,你要逗死我吗?老爹养狗是伏笔,你咋不说古楷养猪是伏笔呢?
嗷唔嗷唔,全文的两个高潮,都在这章埋下了。咳咳,大蒜是个从不卖关子的好孩子,嗯嗯,爱你们。

楼主 大爱葱姜蒜  发布于 2014-03-27 21:08:00 +0800 CST  
孩子们,大蒜还是米有写完,大家早点睡哈,明晚见。
大蒜在一个电脑速度死慢,手机上网死死慢的地方,所以有时候看着留言,急得乱蹦回不了。不要潜水哈,潜水的孩子都是坏孩子,会被赐一杖红的……
吼吼吼,美丽的萝卜20岁生日快乐,恭喜你,我们一起奔三吧,好好学习,等你凯旋。
晚安,孩子们。
晚饭快乐木桃、小nn、小萱……

楼主 大爱葱姜蒜  发布于 2014-03-27 23:15:00 +0800 CST  
孩子们,昨天去动物园,居然看到了成群的散养在路边的神兽,草泥马呀…………太可爱了呀,会拱到你怀里找胡萝卜吃,然后眨巴着毛茸茸的大眼睛跟人贴脸,那是比汪星人更让我彻夜难眠的萌物呀。







楼主 大爱葱姜蒜  发布于 2014-03-30 10:11:00 +0800 CST  
木桃,该起床啦!小爱要去给你换床单啦!

楼主 大爱葱姜蒜  发布于 2014-03-30 16:38:00 +0800 CST  
第九章 救火队员(上)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xml:namespace>
蒋唅寻思了一下,突然笑了:“你哥跟谁结婚,这事儿牵扯的面儿太广,眼前来看若是真跟瑟瑟姐凑一对,你是最受益的,可你哥是最不愿意的。所以你有多远躲多远。放心,家里不是还有贺老大吗?上个礼拜你跟你爹顶了嘴,他怎么收拾你的?”
小小突然脸色一红,瞪着蒋唅憋屈道:“我屁股是肿了,你呢?几天没敢穿裤子?”
蒋晗脸色暴红,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钻到小小屁股底下拧起块后臀尖狠狠转了一圈,只把小小拧得皱鼻乱叫,才稍稍解气。
俩人刚把车停到前院,胡伯便闻声赶了出来,放低声音道:“老爷子在书房,大少爷自己出门了,阿南在后面跟着,接电话含含糊糊的大概也不知道大少爷去了哪儿,表少爷没在家,不知道几点回来。你们俩懂事些,这几天别淘气哈。”
小小似乎有些惶恐地抱住了胡伯胳膊,眼泪又要涌出来:“表哥知道吗?表哥晚上回来吗?”
胡伯为难道:“不好告诉表少爷,先让他们静静再说。你乖点儿,别往枪口上撞哈。”又转头对蒋晗说:“后楼的器械库都收拾好了,表少爷虽然让你歇两天,也早点把训练接上,懂事点,表少爷心情不好时就爱拿自己人出气,表现好点,别给他拱火。”
小小和蒋晗齐齐地点头不已。
直到夜深,古涵山也没有出房间,贺焕饭局未归,古大少更杳无音信。胡伯胡婶看着古涵山一口未动的晚饭,急得乱转。本想再次上演三板斧,拿小小做借口把古大少钓回家,又怕气头上的爷俩见面又拱牛。两口在在厨房转悠半天,突然间房门口探进来个小脑袋。
小小嘻嘻笑道:“胡伯胡婶,我去给爸爸送饭吧。”
胡伯胡婶对视一眼,为难了一下,揽过小小轻声道:“老爷子好多年没这么生气了,大少爷那边不接电话,那个陈峰南……居然挂我电话!那我不让他爸打断他腿!”胡伯抱怨了一句后,摸摸小小脑袋:“别替你大哥答应什么,想法儿让老爷子把饭吃了,把药盯上就成,好不?”
小小忙点头,乖巧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胡总司令放心,卑职一直搞定委座,拿下御书房!”
胡伯笑笑,见她一蹦三跳的端着餐桶上了楼,回头跟老伴儿道:“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想开了。”
胡婶叹气:“人心都是肉长的,这孩子凡是家里事都不参合,生怕惹嫌疑,可老爷子不吃饭,她能不惦记吗?让她去吧,没准老爷子见她这样,高兴了呢。”
胡伯不知想到了那里,心里突然闷得生疼。

楼主 大爱葱姜蒜  发布于 2014-03-30 18:30:00 +0800 CST  

楼主:大爱葱姜蒜

字数:513142

发表时间:2014-03-19 04:2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10-16 22:00:17 +0800 CST

评论数:4830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