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宅门旧事

如题,讲述清末民初宅门故事,一个女人的一生自述。第一人称。
无关爱,甚至带虐和辱。。。。。看着写
f\f,m\f神马的并重
(总是首页不显示,所以重发,多谢关注)

楼主 八月十五那天  发布于 2016-12-25 11:39:00 +0800 CST  
楔子:
如果这一生,如果老天能让我重新选择,我宁愿一辈子不入这大宅门……
斗了一辈子,争了一辈子,到头了,我好像是赢了:我母凭子贵,居正位掌家法,这金家宅门里是一人之下千人之上,我衣食无忧事事遂心,宅门里的女人皆是对我恭敬顺从,更是我瞧准了谁犯了规矩——或者说,谁叫我瞧不顺眼,都能一挥手一声令,家法祠堂把她治服帖……
呼风唤雨翻云覆雨,可我的心,好像没那么快乐……
前年,老头子终于断了气,儿子也顺利接了家业,我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太上皇",可是午夜梦回时,这二十多年的路,却是那样地艰险摄魄……我宁愿不要这样的日子!

楼主 八月十五那天  发布于 2016-12-25 11:43:00 +0800 CST  
第一章 初嫁
那一年,我十九岁。
在国立女中念完了书,顺利考入了一所大学,父亲是生意人,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商,可也算得上衣食无忧的人家,然而大一那年父亲猝病,不久离世,家里就发生了大的变故,我的学也上不下去了。
母亲向来是没主见眼皮浅,经不住七大姑八大姨的教唆,在我停学第二日劝我,说是县里金府家主有意纳两房妾,而我年纪合适,倒是可以考虑一番。

“什么?!”
乍一听到母亲这样的话,我如遭雷轰电掣一般,我家虽不是大户,可也是中上人家;我虽不是大家闺秀,可也是接受过新式教育念过洋书的……可是再看她那张哀愁含泪的脸,我便只好点头了,因为我知道,父亲因为生意运作向银行贷了一笔款子,如今为了还钱卖了家里田地……而嫁入金家,我家却可以得到一大笔彩礼钱,做妾,又是不需要嫁妆的……

楼主 八月十五那天  发布于 2016-12-25 11:45:00 +0800 CST  
秋日里细雨蒙蒙的一天,我一身粉装,一顶小轿,把我从杨宅抬到了金府。我,杨燕容,打今儿起便是金杨氏,成了金府家主金锡康房里的小妾……
其实那条路的距离不长,可我看来却是那样遥远,仿佛远到足以叫我诀别旧日无忧无虑的时光。
闭上双眼,脑海里反复着听来的关于金府的传言:城里第一大户,家财万贯,极富且贵,家主金锡康今年四十一岁,早年跟着滇桂军阀当过小官,回来后把家族里本平平的事业发展得极大,才有了金家今天的鼎盛。
然而那个人称金五爷的家主,除了侍母至孝外,治家却是极其严格,金家有着待外人讳莫如深的规矩,这更让人猜测金爷的魅力,然而不幸的是,金锡康兄弟们都是子息繁盛,唯独金锡康,已经取了六房夫人,然而膝下只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大太太曾有长子,早夭,现在无子女;长女雨薇和幺女雨蓉皆是二太太所生,儿子泽浩为四姨太所生,时年九岁,只是身为独子,泽浩受尽老太太宠溺,却毫无他父亲的机灵和能干,反倒是被人暗传:小少爷平日里闷闷的,好似念书念坏了一般呢。雨薇比我大一岁,听说由大太太教养,正在大学念书,雨蓉方蹒跚学步,才两岁半。

楼主 八月十五那天  发布于 2016-12-25 11:51:00 +0800 CST  
大太太是元配,出身名门,地位不可动摇,可自打长子夭折后她便整日郁郁,除了年节便深居简出一心念佛了;二太太最受金爷敬重,她出身小户,但平日里大方得体,也有些主事能力,不然也不会再爷娶了下面几房后还能怀孕得女,可惜年龄摆在那儿,姿色上总是争不过后面的;三太太长相秀丽,是个交际花出身,老太太却很不喜欢她,她无子息;四姨太戏子出身,因为生了儿子,地位稳固,平日里嚣张跋扈,在金爷面前又是卖弄风骚,无人敢管,老太太因为宠爱泽浩不大管理,金爷更是对她欲罢不能,去年还许她权力管理五太太和六太太,若是五太太六太太犯错,不用禀报老爷就可动家法处理的。
五姨太曾是老太太身边的丫头,由老太太指的,六姨太也是府里的家生奴才,皆有姿色,只是这些年均无子嗣。

楼主 八月十五那天  发布于 2016-12-25 11:57:00 +0800 CST  
年龄汇总:金府老太太-70岁,金五爷-41岁,大太-40岁,二太-35岁,三太-31岁,四太-28岁,五太-24岁,六太-22岁。七太(和女主一起进府的柳氏)18岁,八太杨燕容,19岁。长子若在世也有21岁,雨薇20岁,泽浩9岁,雨蓉3岁。

想到金府这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我不由得心生畏怯,我进门之后不过是个第七房的妾室,有什么地位可言呢?可是家中颓败如此,我并无退路的。 胡思乱想着,已然到了金宅侧门,因金爷纳妾不算新鲜,金府并未大摆宴席。我戴着红盖头被扶入一间房内,静静坐在床边等候,一旁是伺候自己的丫头小莲。
然而等了个把时辰,并不听见门外半分动静,直到蛐蛐叫起时,才有个婆子门外传话:“八太太早些歇下吧,老爷先去七太太房里了。”啊?七太太?细问才知,原来金家今日同时纳两房姨娘,那个七太太柳氏,是个饭堂伙计的女儿,竟小我一岁的。

送走那婆子,我含泪向小莲:“你说,我怎么就落了这般田地!竟然都比不上一道入门的!她又哪里比得过我呢!”小莲也只能连连安慰我。一夜无眠。

楼主 八月十五那天  发布于 2016-12-25 12:03:00 +0800 CST  
第二章 送规矩
次日我依旧心里郁郁,早早便醒了,鸡鸣之时正苑来了几个婆子,为首的捧着一个精致匣子:“请八太太安,奴才们奉金家家法给夫人送规矩。金家的姨娘若是入府头日侍寝,次日需亲自到老太太和太太处请规矩;若是空房则由老奴打点。今儿请太太择一样尝鲜。”原来她们都知道了我头夜的冷清!我羞红了脸,看着她打开匣子,惊了一跳。
匣里有一本蓝皮册子,正是金家日常规矩,而剩下的码的整整齐齐的,分别是一柄短鞭,一条光滑的戒尺板子,一根细长竹棍,还有…几块样貌奇怪的玉石和两支戒指。她笑着解释:“金家对犯错的姨娘,多是责打后腚。这玉石便是责罚时插入腚沟的玉势,为的是教训不服打不老实的主儿;这戒指是掌掴后腚是戴手上的,以增威力。八太太,请尽早选个尝鲜”。
盯着那几样“规矩”,我的心瑟瑟发抖,我初嫁入门,夫君都没见上一面,如今却要受这耻辱!磨磨蹭蹭,我不想那么贱贱地找打,那婆子显然失了耐性,道:“不然让老奴给主子选一样,早打早了,若不然,禀了老太太,可就没那么简单了”…我无奈,任她抄起那竹棍,只见她扬棍一指床榻:“请夫人褪裤上炕。”

楼主 八月十五那天  发布于 2016-12-25 12:08:00 +0800 CST  
我身子微微抖着,知道这是别无选择,在几个丫环婆子的半扶半推下,趴到了床榻上,又木偶一般由她们摆弄,膝胸着地,后腚高高撅着,那姿势不用看也知道其难堪,我闭上眼,默默告诉自己:很快就好了,忍一忍…叱地一声,腚上一凉,“啊!”我伸手去掩护自己最后的尊严,却被她厉声喝住。默默流泪,任她的手在上面摸着…
她像把玩一件艺术品一般,粗糙的手掌在我的那处掠过,我的心里满是隐隐的颤抖和畏惧,但我作为一个新晋姨奶奶,知道何时如何回护自己的体面,我装作不在乎,我自欺欺人地埋下了秀脸,盼着这场家法闹剧早日结束。
“请夫人把脸抬起来,后腚翘起来。前抬后翘,这是府里规矩。”不知何时起,她的手已经移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根细长竹棍的冰凉和冷峻,她幽幽一句话传来,我的心跟着一颤,却不由自主地按着她说的做了,顾不得满脸羞红。
我知道此刻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知道我不过是个姨娘罢了……

楼主 八月十五那天  发布于 2016-12-25 12:13:00 +0800 CST  
啪!“夫人嘴巴里把数数起来,否则老奴们这把年纪,记错了重打,受苦的还是主子您!”第一下清脆地想起,“嗯……”我忍不住低低呻吟一声,感到自己臀部那一阵火辣,而她不依不饶的声音,更让我无地自容,却配合地低声数着“一……”
啪!啪!啪!责打一下接着一下,我只能低低地数着,仿佛是在哀求她,别打了……她听出了我声音里的羞涩,却丝毫不顾及地大声叱道“夫人且别难为情!在金府里只有得宠的姨娘,没有假清高的夫人!这进门头一项送规矩,要的就是褪去各位夫人骨子里的矫情!知道在这大宅门里最该尽得是女人的本分!而不是故作清高!”
说罢,她继续挥舞起竹棍,啪!啪!一声声清脆响彻,我的身子跟着一下下前后晃动,数数的声音带了哭腔,可我不敢怠慢,不得不说,这次送规矩当真镇住了我,我怕了这个结实而伶牙俐齿的老妇人!

楼主 八月十五那天  发布于 2016-12-25 12:18:00 +0800 CST  
十五棍终于结束了……
掌辊的老妇放下手里,转身向四周另外几个丫鬟婆子道:“这八太太房里的规矩是送完了,各位瞧瞧清楚,到时候好回禀老太太和老爷太太。”话音刚罢,那几个妇人便冲着我围了来,仿佛在瞧个什么稀罕物件一般,啧啧道“孟嬷嬷果然好掌法,这红彤彤地瞧着,真真是把金家的威严打出来了!”我却是欲哭无泪,想动,想遮掩,可我更怕触犯了那婆娘什么规矩,这顿打……已然是折损了一般的骄傲!而那孟嬷嬷显然是听惯了夸赞,她将手里竹棍丢进匣中,向一旁早已吓傻了的小莲道:“好生服侍八太太,否则你们这些婢子的家法也好不了哪去!”看着小莲一惊,孟嬷嬷满意一笑,一挥手便是带着众婆子出了房门。

楼主 八月十五那天  发布于 2016-12-25 12:24:00 +0800 CST  
第三章 迟来的洞房
那日送规矩一事,足足折煞了我的傲气,次日去老太太房里请安,屋子里已经立满了人,夫人小姐,丫环婆子。我磕了个头,老太太道:“起吧。抬起头来叫我瞧瞧。”我便仰起脸,她瞧了瞧似有满意地道:“嗯,是个俊丫头。怎么的也是正经人家出身,不错!听说你还念过两天书,自然懂规矩。金家的规矩,可领教过了?”

她话里对三太的含沙射影我自听的出,末了那一问更叫我脸一红,羞涩地嗯一声“回老太太,领教过了。”她道:“你也别不好意思,想做金家的女人,那个也得过这一关,一大家子人不好管。行了,起来见见其他人吧”复挨个见了其他人,倒无甚奇特。只是没想到,老太太对我的满意,让我当晚便受了金爷的宠幸。

楼主 八月十五那天  发布于 2016-12-25 12:28:00 +0800 CST  
傍晚吃了饭,正苑的婆子过来点灯,笑着道:恭喜太太,今夜里老爷过来,请太太准备着。我心知这是我洞房了,便红着脸应了声,嗯。
烛光摇曳,我穿一身轻薄的绿纱静静坐在铺着嫣红单子的床上,这时门口一声‘老爷吉祥’,我心里一紧,我知道那个今夜要占有我的人来了,想起我母亲的嘱咐:这个男人决定着我家的兴衰,我万不能违背他!…他走了近来,一言不发,借着烛光我看到他喝醉的脸,还有眼中的欲望。

楼主 八月十五那天  发布于 2016-12-25 12:30:00 +0800 CST  
我不敢十分抬头,却也能感受到他用贪婪的目光上下打量我凹凸有致的身材和秀美的面庞。很快,金老爷欺身坐我左侧,右手揽住我的腰肢,左手便勾着我下巴笑道,"果然是女学生,这模样身段别有一番韵味,今晚便让爷来弄一弄你这小娘们!" 我顿时听的面红耳赤,而他的手也开始上下不安分起来……被翻红浪,锦绣鸳鸯……我的头一回,生涩而羞耻,而金老爷似乎满意的很,次日一早,见我睡着,都特许不用叫醒我,听说,这在金家姨奶奶里头,也就四太太受过这样的恩宠。

楼主 八月十五那天  发布于 2016-12-25 12:31:00 +0800 CST  
次日,我便感受到这种恩宠的好处。除了小莲一如既往的忠心,院里其他婆子丫鬟也比往日恭谨许多,衣裳首饰添置不少,连管家都亲自来过问我饮食周到。对比了前几日的冷清,我的心情终于好转,唯一头疼的事,就是按照规矩,后晌还要去给老太太、太太请安谢恩。老太太倒是随和,只是大太太,虽看着她清心寡欲一心向佛,却总觉眉宇间带着几分隐秘,让人难以捉摸。

楼主 八月十五那天  发布于 2016-12-25 12:33:00 +0800 CST  
嬷嬷们早在先前便交代过规矩,头回侍寝次日要到大太太处请规矩,我早已从孟嬷嬷处领教过那通家法板子,心里虽不喜,却也知道逃不掉。便稍作梳洗前去请安。到了老太太处,老太太那里正好来了亲家奶奶来看望,便也没有留我多问话。离开老太太处,便由婆子领着往大太太院里来,一进院门,便见大丫头槐花招呼说,“八太太来了?快进去吧,大小姐和四太太也在里头陪太太说话呢!”

楼主 八月十五那天  发布于 2016-12-25 12:34:00 +0800 CST  
我点点头便进了正厅,此刻大太太依旧端坐在正位,一脸淡淡不知喜怒,四太太半笑半不笑,一旁侧立着的年轻女子想必是大小姐了,我不敢多逗留,赶忙跪拜行礼,口称万福。
“行,起了吧。”大太太语气淡淡,不紧不慢地喝着茶,“论理儿昨儿才侍寝,今儿也该歇着,只是规矩摆在那儿,也难为你了……”
我起身,未来得及说话,一旁四太太竟开了腔:“谁说不是呢?一家子女人也够姐姐操心,规矩难违呢!” 她的语调里把规矩二字咬的分明,我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心里也对所谓的规矩惴惴不安,正在这时候一旁的大小姐竟问了话:“是你?你可是叫杨燕容?”

楼主 八月十五那天  发布于 2016-12-25 12:35:00 +0800 CST  
我愣了一下,抬眼定睛瞧去那大小姐,惊了一大跳,“是你……”
半年前的一次遭遇浮现眼前。那时候我刚入学,青春靓丽被男生爱慕,一次舞会跳舞时一学长弃一高年级女伴不顾而向我邀舞,险些引冲突,而那被冷落的女学生竟然就是眼前这位大小姐!
“怎么,你们认识?”四太太疑惑发问。
“认识。岂止是认识?还有同校之谊呢!这位杨小姐当初很得男人们喜欢呢!是不是?”大小姐阴阳怪气地回着话,颇有深意地斜了我一眼。而我则是心中一凛。
四太太仿佛瞧出端倪,却并不多说,倒是大太太如没听见一般发话道:“行了,时辰不早了,即是要行规矩,老四,就由你代职走个过场便罢了。到偏厅去办吧”
四太太起身行礼应下:“是,太太。只是,今儿帮着行规矩的孟嬷嬷一时不在,可否请大小姐一道帮个忙?”
“成。快去吧,早做早了”大太太的语气始终轻描淡写,自己不动手,反而交给底下姨太太办……仿佛从不把金家进新人当回事一般,而我,竟没意识到她背后的算计……唉,只怪当年太天真……

楼主 八月十五那天  发布于 2016-12-25 12:38:00 +0800 CST  
请问大家
楼主 八月十五那天  发布于 2016-12-25 12:40:00 +0800 CST  
第四章 大小姐的报复
我只得跟随四太太和大小姐来到偏厅。入偏厅,四太太和大小姐便落座于正位两座,四太太指了指一侧软榻,道:“妹妹把裙子撩起,裤衩褪下,趴在榻沿罢。”而一旁的大小姐,则一副悠然自得地喝茶。我虽一脸羞赧,觉尴尬无比,可毕竟领教过金家规矩,况且此刻屋里只有我们三人,我也顾不得其他,便依四太太所言,将裙子撩起至腰间,上半身趴在榻沿,才将亵裤慢慢褪到大腿处

楼主 八月十五那天  发布于 2017-03-08 04:24:00 +0800 CST  
四太太起身走到我身侧,尖声细语道:“依照金家规矩,侍寝姨娘次日至大房领罚,当由孟嬷嬷执家法,大太太监督。如今孟嬷嬷不在府内,太太又命我代理,所以今儿由我掌罚,大小姐监督着。”我自知道这家法,只是纳罕四太太这番话颇有抬举大小姐的意思,论理儿大小姐也不过二房庶出,又听说二太太并不和四房怎么亲密,四太太这样做倒是怪。我正想着,四太太语气一凛,“遵家法,侍寝姨娘当受掌掴后臀二十,请大小姐监刑!”说罢,四太太将左手放在我腰间,右手便高举,啪!娇tun一阵火辣,我抑制不住,嘴里忍不住“嗯”了声。啪!啪!啪!四太太有节奏地掌掴我的tun瓣,每一下都叫我又羞又痛。金家规矩,不论掌掴还是用工具,受刑部位一律为臀尖以下大腿以上,这一部位打多了不会内伤,偏又是肉多最痛的部位,可谓考虑周到。啪!啪!啪!我嘴中溢出来的shen越来越大,可为了不被挑错,我极力忍着,打到第十八下时,我吃痛不过,身子随她手掌轻微往前躲了躲,右手抬起,却因为惧怕加罚,到底忍住了以手护臀。二十下终于结束,我狼狈地低声道:“谢四太太赐打。奴妾以后再不敢骄狂。”四太太则向大小姐道:“家法行罢,请大小姐验验。”

楼主 八月十五那天  发布于 2017-03-19 22:17:00 +0800 CST  

楼主:八月十五那天

字数:29427

发表时间:2016-12-25 19:3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30 13:21:05 +0800 CST

评论数:90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