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 微光 兄妹(虐心)

一楼开坑不易,本人新手一枚,不是纯拍,不喜误入!

楼主 物语微光  发布于 2017-06-23 17:55:00 +0800 CST  
锲子
一个原本应该幸福的女孩,为何命运如此坎坷。坚强隐忍的背后所期望得,不过是那可怜的一点温情。一次次遍体鳞伤后是选择放弃,还是继续坚持下去。究竟是命运捉弄人,还是人捉弄命运。
蓝语: 我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也许我一开始就不应该出生。
蓝俊帆: 你是我们的妹妹,但也只是妹妹而已。
蓝俊哲: 如果不是你妈妈怎么会死,你就不应活着。
蓝萱: 是你,是你抢走了属于我的一切。

简介:蓝氏集团(人物介绍)
女主:蓝语(莫语)
女主爸爸:蓝傲风
女主妈妈:水觅雪
女主大哥(男主):蓝俊帆(蓝氏集团CEO、暗夜老大)
女主二哥(男主): 蓝俊哲(蓝氏集团副总)
女主堂姐:蓝萱
女主表哥:肖梓晨
女主表姐:肖梓璇

楼主 物语微光  发布于 2017-06-23 17:56:00 +0800 CST  
第一次写文,看看有没人喜欢再决定要不要继续下去,毕竟我是新手。

楼主 物语微光  发布于 2017-06-23 17:58:00 +0800 CST  
难产

水觅雪穿着一身冬装站在花园的凉亭里,手不经意的去抚摸自己高隆起的腹部,唇角挂起一抹笑容。笑意渐消失在白皙的脸上,忽然一双大手从背后抱住她,碍于她此时腹部太鼓并没有办法将她全部圈在怀里,但是微热的呼吸就在她的耳边让她的笑意更深一分。
“什么时候回来的,公司的事情都处理完了?”
水觅雪并没有回头,可是却已经知道背后抱住她的人是谁了,多年来的夫妻之情早就让两人互相熟悉对方的身上味道。
蓝傲风的笑容更深了一份,岁月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道:“都已经处理完了,再说什么事情都没有你重要,肚子都这么大了还出来。”
对于丈夫这种小心翼翼的态度,水觅雪早已经有了免疫力了。自从怀孕以后,蓝傲风对她可谓是百依百顺,虽然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但丝毫没放松对妻子怀孕的紧张,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手不自觉摸上妻子的肚子,他已经有两个儿子了,多希望妻子这一胎生个女儿。想到这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对着妻子的肚子说道:“乖女儿,快点出来吧,爸爸一定会很疼爱你的。”
水觅雪看着自己丈夫**的举动无奈的抚额,道:“才八个月怎么会听懂你的话,更何况是男孩是女孩还不知道呢。”
蓝傲风却反驳道:“我蓝傲风的孩子一定聪明,你看小帆和小哲多聪明,那都是他们老子基因好,生个女儿一定又聪明又漂亮和你一样。”对于丈夫这种自恋的举动水觅雪白白眼选择继续无视。
忽然,腹部传来一阵轻微的抽痛,让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一直在关注妻子的蓝傲风也第一时间注意到妻子的不适,
紧张道:“觅雪,怎么了。”
腹部传来的痛感越来越来越清晰,水觅雪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一些,大滴的汗珠顺着精致的脸庞落下,
她脸色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肚子说道:“枫,我肚子好痛,好像要生了,啊——。”
什么要生了,离预产期还有一月呢怎麽会生呢,来不及想太多一把抱起妻子冲向别墅。
“管家,快叫救护车夫人要生了,快。”
蓝家夫人要生的消息立刻传开了,别墅顿时乱成一团。好在水觅雪怀孕的时候蓝傲风早就准备好了一切才不至于手忙脚乱,水觅雪被立刻送进了H市最好的医院。
手术室外,蓝傲风和5岁的蓝俊帆3岁的蓝俊哲焦急的走来走去,手术室不时地传来水觅雪喊痛的声音,在商场上叱咤风云,脸上情绪从不会流露太多的蓝傲风此时正焦急的手都不知放在哪里好了,让旁边管家林叔和下属们大跌眼镜。蓝俊帆和蓝俊哲两兄弟更是焦急的往手术室望去,小俊不安的拉住哥哥的手
“哥哥,妈妈不会有事吧”
大哥蓝俊帆,啪,的拍了弟弟一巴掌略带成熟的嗓音道:“乌鸦嘴,妈妈当然不会有事,当初生你的时候妈妈也是好痛的,不也是没事了吗”。
蓝俊哲小眼一翻:“你就比我大一岁,好像你知道似得”,当然这话他是不敢说出口的。
明明是个5岁的小孩子说出的话却像个小大人似得,旁边的下人对自家大少爷这种举动早已经见怪不怪了,蓝俊帆很好的遗传了蓝傲风所有的优点,那张英俊,冷酷的小脸,薄薄的微泯嘴唇基本就是小几号的蓝傲风。蓝俊哲可以说是遗传了蓝傲风和水觅雪身上所有的优点,所以小小脸蛋就如此的英俊可以说长大后又是一张妖孽可以祸害少女的脸。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手术室渐渐没有了水觅雪的声音,蓝傲风紧紧抱住两个孩子安慰道:“妈妈一定没事,妈妈一定会给你们生一个漂亮的小妹妹。”
虽然如此安慰两个孩子可自己内心却比两个孩子还要紧张。心道:“觅雪,最后一次,生完这一个我们以后一定不要再生了,你一要没事啊!”
刚想到这手术的门忽然开了,医生急急忙忙的跑出来,蓝傲风一把冲过去拉住医生问道
“怎么样了,觅雪怎么样了”
旁边的人赶紧拉住蓝傲风估计再晚一会这个医生就先去见阎王了,
医生缓了缓小心翼翼的说道:“董事长,不好了夫人是高龄产妇,而且胎位不正导致难产,大人和孩子只能保一个。”
蓝傲风仿佛被雷劈中一样一下子愣住了,良久反应过来
“什么叫大人,孩子只能保一个,我告诉你大人孩子我都要,要是少一个,我要你们整个医院陪葬。”
医生擦着汗道:“是是是,我们一定尽全力保住大人孩子。”说完一溜烟跑进了手术室,仿佛再在外面呆一秒救活不成似得。
事实确实如此,蓝傲风红着眼睛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死死的盯住手术室,现在的他没人敢惹。
蓝俊帆兄弟俩更是早已经哭出声,
弟弟道:“我要妈妈,我不要妹妹了,她让妈妈这么难受,我讨厌妹妹,呜呜呜。”蓝俊帆也哭着要妈妈尽管外表多成熟但终究是个孩子啊。
时间过得飞快,蓝傲风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主医生抱着一个孩子走出来对蓝傲风道:
“对不起董事长,我们已经尽力了,夫人的最后的愿望是保住孩子,是个女孩。”
说完就把孩子递给了蓝傲风,但是蓝傲风并没有接,主治医生为难的看了眼管家,管家会意接过了孩子。主医生对蓝傲风点了点头快步离开了,他怕他再不离开会成为董事长愤怒下的炮灰。管家手里的小女孩很安静,也没有哭闹,小小的眼睛,红红的嘴唇,皱皱的小脸可爱极了,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将来一定是个美人胚子。

蓝傲风自从医生走后就一动不动的愣在原地,良久以后飞向手术室,他刚才一定听错了觅雪怎么抛下自己一个人离去呢,一定是医生在骗他,他不相信。蓝俊帆兄弟俩也快步走进手术室,没有人看一眼管家手中的孩子。管家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孩子又看了看手术室无奈的把孩子交给护士送去加护婴儿房,孩子生产时不足月身子还很虚弱,如果能健康成长也会比一般孩子虚弱的。

楼主 物语微光  发布于 2017-06-23 18:13:00 +0800 CST  
丢失

病房中蓝傲风看着妻子,摸着妻子的脸颊:
“觅雪我们不是说好,这一次我们一定生个女儿,我们好好疼她,等儿子长大后我就把公司交给他们,我们就去环游世界,你一定是在怪我平时太忙了没时间陪你,你生气了,我答应你我以后一定多些时间陪你,我们一直在一起,你起来好不好。”
可惜无论他怎么说床上的水觅雪都不会回应他了。
“觅雪你不可以这么狠心抛下我一个人还有孩子们,我们还有许多愿望没有实现,你起来啊!”
说着泪水自那英俊的脸上留了下来,可怜叱咤风云半辈子的男人这一刻却哭得像个孩子。旁边的两兄弟早已经把嗓子都哭哑了被管家林叔让人强行带回家休息了。病房内就剩下蓝傲风和水觅雪两个人。
整整三天,蓝傲风守着妻子的尸体整整三天不吃不喝不睡觉,林叔等人也没法只好在门外守着,谁也不敢进去打扰他们。这时从远处跑来一个小弟匆匆在林叔耳边说了几句话,林叔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快步走进病房中对蓝傲风道:
“老爷不好了,有人乘我们的人不注意把小姐抱走了,应该是我们的仇家,怎么办,要不要召集所有人立刻去找小姐。”
三天不吃不喝不睡觉足可以打垮一个健康的人,病房中蓝傲风满脸胡渣,眼睛深陷,面色发青,不认识他的人一定想不到这就是动动脚就可让H市商界掀起一场大风波的蓝氏集团董事长。听到林叔的话蓝傲风眼睛轻微动了一下没再说什么,林叔在蓝家工作将近20年深知蓝傲风的脾气,没有再说什么就下去了。离开病房的林叔考虑了一会对门外的小弟说:
“马上集合所有人,动用蓝氏集团和暗夜的一切关系,不惜一切代价一定找回小姐。”
小弟接到命令马上就准备去办,却被一道声音阻止了:
“不用了,去通知家里的人准备灵堂,——把夫人葬了。”
林叔听完立刻说道:“可是老爷,小姐怎么办?”
蓝傲风没再说什么又进病房去了,林叔无奈只得吩咐小弟去准备灵堂。病房内蓝傲风温柔的对妻子道:
“觅雪,你不要怪我,我无法去见女儿,无法面对她害死你的事实,就让她听天由命吧。”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妻子宁可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保护女儿,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女儿受一点伤害的,又怎么会怪女儿呢,可惜她再也不能保护女儿了。蓝傲风现在因为妻子去世冲昏了头脑,他今天的决定改变了一个女孩原本幸福的一生,直到后他临死的那一刻他才后悔万分,可惜时间不会倒转,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楼主 物语微光  发布于 2017-06-24 15:33:00 +0800 CST  
物语以后两天会有事,所以不会更文,不好意思,看看今天的人数决定要不要再发一更。

楼主 物语微光  发布于 2017-06-24 15:58:00 +0800 CST  
有女初长成

十八年后
“儿童之家”外,一名少女约莫十七八岁年纪,身穿一件淡蓝色外套,里面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衣,一条深色的牛仔裤,一双白色的休闲运动鞋,背后背着一个黑色的双肩小背包;乌黑亮丽的头发高高的扎在脑后,精致白嫩的脸庞,明亮清澈的眼眸,还有那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清新安静的自然气息,无一不吸引路人的眼球。
一身廉价的衣服穿在女孩身上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寒酸,反而另有一种味道。女孩并没有在意旁人的眼光而是走进了孤儿院内。
院内正在玩耍的孩子们看见女孩回来,一个个飞奔过来:
“小语姐姐,你回来了,我们好想你。”
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十八年前在医院被抱走的女孩,那人抱走她之后害怕被蓝家人报复,又不忍心对可怜的小女孩下手,就把她扔在了路边的雪地里。后来被儿童之家院长抱了回来。
蓝语温柔的笑道:“是吗?小语姐姐也想你们,最近有没有听院长妈妈的话,有没有乖乖吃饭?”
“有啊,有啊,我们一直很乖的!”
莫语看着这里的孩子们,最大的不过6岁,最小的却只有1岁半;他们有的是被父母抛弃,有的是无父无母,和她一样全是无家可归的孩子。只有她们自己知道,内心是多么期望可以有一个爱自己的爸爸妈妈,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家。对他们来说孤儿院就是他们的家,院长就是他们的妈妈。
“小语,从学校回来了?”
一个四五十岁左右的女人从屋子里走出来,她就是这里的院长,孩子们都叫她“院长妈妈”。
“恩,我回来了,院长最近身体怎么样,还好吗?”
王院长道:“好,好,整天和这么一群猴孩子在一起,我呀什么病都好了。”
王院长是个慈祥的人,从来不会凶孩子,即使他们犯错了也只会耐着性子和他们讲道理,所以孩子们都很喜欢她。
“好啦,你们都去一边玩,小语姐姐刚回来让她回屋歇会啊”。
孩子们一窝蜂又去一边玩了。
回到屋里院长问道:“小语,在学校怎么样,最近胃病没有再犯吧?”
社会上还是有那么几个好心人的,他们常年捐助爱心款给孤儿院的孩子,让他们可以有机会上学,接受良好的教育。
一连串的问题让莫语有些招架不住了。院长一生没有子女,孤儿院的孩子就是她的孩子。莫语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善良,聪明,不喜欢讲话,所以对待莫语院长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
蓝语只好达道:“您就放心吧,我在学校一切都好!”
院长看莫语这么满不在乎的有些生气道:“你总是这么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我告诉你,胃疼的时候别老是吃止疼药,那玩意对身体不好,一定要注意饮食,别老是不吃早餐,你的胃病越来越严重,就是因为你不好好吃饭造成的。”
“好,好,好我知道了,您呀就担心自己的身子就行了,我还年轻没事。”
莫语知道院长是关心她,但是她就是这种性子,无奈只好岔开话题。
“院长妈妈,我饿了,我想吃你做的皮蛋瘦粥了”。
院长看着莫语那可怜兮兮的小摸样一下子心软了,点了点她的额:“你呀,又没在学校好好吃饭是吧,等着,我去给你做。”
屋子里就剩下莫语一个人后,眼神淡淡的看向窗外。自己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十八年了,曾经曾被三个家庭领养过。第一对夫妻后来因为家庭负担养不起莫语,就把她送回了孤儿院;
第二对家庭情况好点的后来因为出车祸双双去世了,无奈莫语又回到了孤儿院;第三对夫妻家庭情况很不错,他们领养莫语后对她很好,曾经以为终于有个家的莫语很高兴,命运还是和她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在那个家生活两年了那对夫妻找到了他们以前走失的孩子,本来他们有养活两个孩子的能力,但那对夫妻一心想要补偿他们的亲身孩子,就这样莫语又回到了孤儿院,那年莫语八岁。因为莫语不愿意,自此她也在没有被收养了。
莫语曾经想过命运何其不公,为什么要让她承受这么多,直到后来她渐渐**,她本不应该得到太多,她就是童话里那个一出生就不被祝福,被上帝遗忘的孩子。这也养成了她不爱说话,不爱解释,干什么事都总是淡淡的性子,一个坚强到让人心疼的女孩。

楼主 物语微光  发布于 2017-06-24 17:52:00 +0800 CST  
过两天物语回来会补偿的!

楼主 物语微光  发布于 2017-06-24 18:01:00 +0800 CST  
亲们,想我没

楼主 物语微光  发布于 2017-06-26 20:15:00 +0800 CST  
估计今天下午有文啊!

楼主 物语微光  发布于 2017-06-29 10:16:00 +0800 CST  
蓝氏集团


H市最繁华的地段坐落着一栋高达60层的大楼,这栋大楼就是全球排名第一的蓝氏集团总部。蓝氏集团旗下包括房地产、酒店、商店、娱乐界很多领域,其子公司遍布全球。而蓝氏集团自从新总裁蓝俊帆接手后以雷利的手段引领蓝氏集团又开辟了另一般新景象。被誉为商界的“天才”。
蓝氏集团最高一层是总裁办公室,一般人都不可以上去的。整个办公室以灰色格调为主,简单却不单调的风格无一不彰显主人冷酷的气息。同时这里也是全是最好的风景看点,办公的左面是一整排的落地窗,落地窗里面的人可以看见外面的世界,而外面的人却看不到里面的东西,站在这里一眼就可以看见全市最好的风景。
办公桌那边坐着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摔倒没天理的男人,男人有着完美的五官,冷酷的面庞,黑的衬衫隐约可以看见男人古铜色的肌肤,薄薄微抿的嘴唇,还有那凌厉的眼神,让人看一眼仿佛就觉得掉进深渊似的。一身意大利纯手工的黑色西装更加彰显男人冷峻的气息。
他就是蓝氏集团的现任CEO,蓝家的当家人,暗夜的老大。(注:暗夜是黑帮,蓝家也涉嫌黑帮)
此刻他正在听下属林寒的汇报,紧绷的脸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总裁,他们绑架了蓝萱小姐,说让我们和他们尽快见一面”。
蓝萱是他二叔唯一的女儿,蓝萱的父母是和蓝傲风一起出的飞机事故,当时蓝俊帆才19岁,蓝萱也才16岁,蓝家一下子没了当家人,所有的担子一下子全压在在蓝俊帆身上,还好管家林叔和忠心蓝家的兄弟们,在蓝傲风死后一心辅佐蓝俊帆,帮助他挺过难关。二叔是和爸爸一起出事的当时蓝萱还小什么都不懂,所以蓝俊帆对蓝萱也是格外疼爱。
蓝俊帆还没有说设么,门一下子被推开,迎面走来一个怒气冲冲的少年,少年和蓝俊帆长得七分像,不用说也知道他是谁了。没错吗,他正是蓝家二少爷蓝俊哲,比起自己的大哥蓝俊哲长相到更显得温和一些,而他此刻满脸怒气一点也不见平时那腹黑玩世不恭的笑容。
只听他怒声道:“哥,小萱怎么样了,那帮人居然敢带走她,我立刻带人去救她“。
蓝俊帆瞪了蓝俊哲一眼道:“越来越不像话了,做事如此急躁,这里也你胡闹的地方,皮又痒了是吧!”
蓝俊哲不自觉缩了缩脖子,他最怕他家大哥了。妈妈去世后,爸爸忙于工作所以管教弟弟的任务便落在他身上,所以蓝俊哲对哥哥那是又敬又怕。
“哥,我能不急嘛,小萱都被他们抓走了,万一他们伤害小萱怎么办,小萱从小胆子就小,肯定会吓坏她的,她可是我们唯一妹妹啊!”蓝俊哲焦急道。
蓝俊帆却淡定的说道:“他们不会伤害小萱的,他们带走在小萱不过是为了和我们谈条件,再说他们是蓝家的老臣子了是不会做出有损蓝家事的”,接着有吩咐道:“林寒,他不是要见我吗,去安排一下,看看他们就究竟想干嘛”,林寒应声走了出去。
屋里一下子就剩下蓝俊帆兄弟俩,蓝俊哲小心翼翼的看向大哥的脸色,
蓝俊帆头也不抬的说道:“去那边给我好好反省一下,下次在这么急躁,我不介意在这里收拾你“。
蓝俊哲哪还有刚才那么理直气壮,而现在恹恹的垂着头去一边面壁自过了,蓝俊帆继续处理文件,办公室一下子安静了。


楼主 物语微光  发布于 2017-06-29 18:21:00 +0800 CST  
物语最近家里有些事情,所以更文有些不稳定,望大家见谅。

楼主 物语微光  发布于 2017-06-29 18:23:00 +0800 CST  
天气太热了,物语真的没有心情更文!

楼主 物语微光  发布于 2017-07-01 21:59:00 +0800 CST  
有人吗?物语来发文了。

楼主 物语微光  发布于 2017-07-04 09:31:00 +0800 CST  
寻找

入夜,H市最大的娱乐城开始疯狂,豪华气派的大门口霓虹闪烁,高悬于大门上空巨大的、烫金的“鑫源”二字,更有一种逼人的气势……
娱乐城深处一个豪华包厢,灯光柔和旖旎,三个男人悠闲地靠在沙发上,边上还有几个黑衣小弟。
他们正是蓝俊帆、蓝俊哲和林寒,对面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
显然他们在等,等谁先开口,这种情况下谁先开口,谁的气势就处于下方。
蓝俊帆悠闲地品着红酒,丝毫没将对面的人看在眼里。蓝俊哲看着大哥,又看了看对面的男人,喝了口红酒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对面的男人看了看蓝俊帆和蓝俊哲的反应终于忍不住道:“大少爷,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是我让人带走了蓝萱小姐”。
蓝俊哲再也忍不住了道:“哼,王兴,蓝家哪点对不起你了,你居然干出这种事,,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
王兴一下子跪在地上痛苦的道:“二少爷,对不起。是我对不起蓝家,但我是真没办法了,如果不是走投无路,我是绝对不会这么干的”,说完羞愧地低下头。
这时旁边的蓝俊帆终于开口了:“王叔,有什么事起来再说,我相信你是不会对不起蓝家的,有什么困难你说出来,我们才知道怎样帮你,但你不该绑架小萱。”
王兴一下子慌了:“大少爷,你放心我们没有对蓝萱小姐怎么样,我们只是把她安排在一间房间里,除了不能出房间,蓝萱小姐一切安好”。
蓝俊帆脸色这才缓和了一点:“说吧王叔,究竟出了什么事?”
王兴这才松了一口气:“大少爷,我也是没办法,是刘哥,他现在在医院,医生说他快不行了”,说着竟留下了几滴眼泪。
“刘叔?刘叔怎么了,你慢慢说!”
王兴又接着道:“大少爷你知道的,刘哥为蓝家出生入死三十多年,曾经还替老爷挡过枪子,他还抱过大少爷呢。刘哥一心为蓝家连家都没有成,现在他在医院快不行了,我是不得已才这么做的,刘哥他什么都不知道,你千万别告诉他,要杀要罚就冲我一人好了,只求大少爷救救他。”
蓝俊帆皱起好看的眉道:“你说清楚,刘叔到底怎么了,你不说我怎样救他。”
“医生说刘哥是白血病晚期,如果一个月内找不到合适的骨髓换取,刘哥就……”。
蓝俊哲道:“既然这样你们为什么不赶紧去找合适的骨髓,你要我们帮忙直说就是,干嘛还让人绑架小萱?”
“如果真是这么简单就好,医生说刘哥的年纪大了,如果进行骨髓移植手术需要大量的骨髓,而且刘哥的血型很稀有,我们对比了所有能找到的骨髓,只有……”
“只有什么,你倒是说啊?”蓝俊哲不安道。
王兴看了眼蓝俊哲,眼一闭,心一横道:“只有蓝萱小姐的骨髓和刘哥的相匹配。”说完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蓝俊帆,又看了看愣住的蓝俊哲,不敢再说什么。
蓝俊哲一把拉住王兴道:“你在说什么,什么只有小萱的匹配,你确定?”
“千真万确啊二少爷,我怎么会那种事开玩笑,我几经确定过很多次了,否则我也不会让人带走蓝萱小姐。”
旁边一直没开口的蓝俊帆道:“我和蓝萱是堂兄妹,用我的。”
王兴却低头道:“当时结果出来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我立刻把大少爷和二少爷的骨髓进行匹配,结果不行”。
“怎么会不行呢,我们身上可以说是留着同样的血”蓝俊哲道。
“医生说即使是亲兄弟血型一样但是不一定骨髓可以匹配成功的”王兴又道。
王兴的话让蓝俊帆兄弟陷入了沉默,这无疑是个难题如果选择就刘文生的话,蓝萱就需要捐献大量的骨髓,如果手术稍有不慎蓝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即使手术没有问题,一个正常的男人被抽取大量的骨髓都不一定能撑过,更何况蓝萱一个弱女子;即便往好处想蓝萱成功的接受了手术活了过来,一个人被抽取大量的骨髓一定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的,那蓝萱以后的生活怎么办。
如果选择蓝萱,刘文生却只有一个月的生命了。刘文生一辈子为蓝家当牛做马,忠心不二,可以说是蓝俊帆兄弟二人的另个父亲,到老出了这样的事,蓝家不可能抛弃他不管。
一命换一命,两个人只能活一个,他到底该怎办、
“大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牺牲蓝萱,他可是我们唯一的妹妹啊!”蓝俊哲知道自家大哥不会放弃刘文生的,但是如果就刘文生,那蓝萱…
蓝俊帆没有达弟弟的话只是站起身来把跪在地上王兴扶起起来。
“王叔先起来,让我好好想想”。
王兴擦着眼泪起来道:“大少爷,我知道您很难抉择,但我求求您一定救救刘哥,只要您肯就刘哥,我日后一定当牛做马来报答您,报答蓝家”。
蓝俊帆没有在说话,只是坐在沙发上一根根的抽着烟,房间里很快就烟雾缭绕了。
几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谁也没开口讲一句话。王兴焦急的看着蓝俊帆的脸色,希望可以看出点眉目来,但是蓝俊帆冷着脸,任凭他怎样观察就是看不出一点眉目。
他正想再说点什么求蓝俊帆,这时只听旁边的一个小弟支支吾吾道:“王哥,或许还有一个人可以”。
小弟的话无疑使在平静的湖上抛下一枚炸弹,蓝俊哲一把拉住小弟的衣领道:“虎子,你在说什么呢,什么还有一个人,你倒是说清楚点啊”。
被唤虎子的少年看了眼蓝俊帆,小心翼翼的道:“大少爷,二少爷,王哥你们忘了还有一个人,她或许可以救刘爷”。
“到底是谁,你小子别吞吞吐吐的赶紧说”蓝俊哲对虎子吼道。
虎子这才慢慢的说道:“你们忘了,当年夫人在医院生下一个女孩就去世了,后来大家忙着给夫人办葬礼,孩子被人抱走了,如果她还活着,她和蓝萱小姐是堂姐妹,大少爷和二少爷的骨髓不行,或许她的骨髓可以救刘爷,当然我只是猜测一下啊”。说完他小心翼翼的看向房间里的人。
其实知道当年那件事的人不多,只有蓝家的人和蓝傲风几个兄弟知道,后来蓝傲风下令所有人不许泄露处半点消息。而知道这件事的人就包括刘文生和王兴,虎子从小跟在王兴身边,王兴很是信任他很多事都是交给他去办的,所以他也听说过当年那件事。刚才蓝俊哲说“唯一的妹妹”时,虎子一下子想到了当年那个被抱走的女孩这才说出来。
虎子的话成功的让蓝俊帆兄弟二人再次陷入了沉默。虎子的话没错,或许她真的可以救刘文生。但是如果他们真的去找她来救刘文生,就意味着他们不得不再次面对当年的事。他们忘不了妈妈是怎死的,他们无法原谅那个害死妈妈的凶手,即使那人是他们的亲妹妹。
虎子的话不只让蓝俊帆兄弟俩想起了当年,也让王兴想起了一件事,他看着不说话的蓝俊帆说道:
“大少爷,我想起来了,其实当年夫人去世后,过了很长时间老爷让秘密去查小姐的踪迹。可惜过了那么长时间早已物是人非,所以我一直没找到。
直到老爷去世的前一段时间我才查到一些眉目,可惜还来不及告诉老爷,老爷就去世了。老爷去世后我看没人再过问这件事,所以我也就没有和大少爷说,直到后来不了了之了。”
如果说虎子的话让蓝俊帆二人沉默的话,那王兴的话更是让二人震惊了。
“什么?爸爸居然让你去查当年那孩子的消息,怎么可能,爸爸不是—”讨厌她,怪她害死…了妈妈吗。后面的话蓝俊哲没有说出口。他看了一眼自家大哥,选择闭嘴,没再说什么。


良久以后一直没开口的蓝俊帆说道:“王叔,让医院那边的人和医生好好照顾刘叔,和他说明天我就带小哲去看他。还有刘叔治病的一切费用由蓝家负责,需要什么药尽管开口”。
随后他想了想又道:“既然当年爸爸让你去找那个孩子,而且已经有了眉目,就给我动用一切关系去接着找,尽快找到,”
说完没等王兴说什么就起身往房间外走去,蓝俊哲还来不及考虑大哥的话,就看见大哥起身准备出房间连忙跟了过去。
已经走到门口的蓝俊帆又转过头来对王兴道:“王叔我还是先把小萱接回家吧,那丫头胆子小,离开家我担心她很难适应外面的环境”。
王兴哪还敢说什么只好道:“是是是,我立刻让人送蓝萱小姐回家”。
蓝俊帆走后王兴才反应过来,大少爷是什么意思,去接蓝萱小姐回家还要他继续查找当年的小姐,难道大少爷想—
蓝俊哲跟在蓝俊帆身后走进车里“哥,你真的要让人去找害死妈妈的凶手,你忘了妈妈是怎么死的吗”,蓝俊哲当时三岁,他只记得当年事因为妈妈生妹妹死的,所以他把妈妈去世的一切错误归咎到妹妹身上。
蓝俊帆看了一眼弟弟道:“难道你要小萱去吗,更何况找她回来就是要让她来还当年的债,再者说爸爸说不定已经原谅她了吗,不然不会让人去找她的,既然老天都这样安排,那就找她回来吧。如果她这次真的可以救下刘叔而大难不死,那就让当年的一切都烟消云散吧,换句话说,她毕竟是我们的亲妹妹,是蓝家人”。
其实蓝俊帆的话只说对了一半,蓝傲风不是已经原谅那个孩子了而是已经后悔了,他后悔当年做出那样的决定,所以知道他死的那一刻他都没有见到自己女儿一眼,也许这就是老天对他的惩罚。
而此时身在S市的莫语殊不知她的命运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转变。

楼主 物语微光  发布于 2017-07-04 09:33:00 +0800 CST  
都没有人看吗?

楼主 物语微光  发布于 2017-07-04 11:04:00 +0800 CST  
刚才码了一更,物语出了一脑门汗,这鬼天气,真心受不了。

楼主 物语微光  发布于 2017-07-04 12:00:00 +0800 CST  
物语没事建了群,喜欢本文的可以加群闲聊!

楼主 物语微光  发布于 2017-07-05 11:09:00 +0800 CST  
刚才码了一章,准备下午发,偷偷告诉你们是一大章哦,物语正在考虑,是分开发呢,还是一起发,看心情吧!

楼主 物语微光  发布于 2017-07-06 11:49:00 +0800 CST  
初见

一个星期后,蓝氏集团会议室。
蓝俊帆正在听各部门经理的每月的业绩回报,总的来说各部门总成绩是不错的,但还是没达到蓝俊帆要的结果。
他紧绷着脸说:“这就是你们给我的业绩,公司养你们就是为了让你们做出这些垃圾的吗?”
各部门经理的脸色都不看,他们有的战战兢兢,生怕被总裁提问;而一些稍微年长则是有点不屑。
蓝俊帆看着众人的表现冷笑的“不要觉得我年轻就是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没资格教训你们。我告诉你们要是想让我说点好听的就给我做出点成绩出来,否则就给我收拾东西走人,蓝氏不缺你们其中一个”。
这时蓝俊帆桌上的手机响起来,来电显示是林寒。蓝俊帆了解林寒,如果不是有什么重要事情他是不会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的。
蓝俊帆按下的接听键,不知道林寒在那边说了些什么,蓝俊帆挂掉电话后,只说了一句“散会”就大步走出了会议室,留下各部门经理面面相觑。他们还要谢谢那个电话,总裁可算是走了,不然还不知道总裁会如何骂他们呢。
蓝俊帆直接回到办公室。蓝俊哲、林寒和王兴已经在等他了。
“王叔,林寒说已经找到了是吗?在哪?”蓝俊帆张口便问道。
“是的总裁,刚收到的准确消息,在S市的一家孤儿院”。
“孤儿院?”蓝俊帆皱着眉道。
“哥,我们什时候出发去S市?”蓝俊哲问道。
蓝俊帆看向林寒:“林寒都准备好了吗?”
“总裁一切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去S市”林寒道。
蓝俊帆点了点头只闷声道“走”就大步走出办公室。林寒和王兴急忙跟上去。
蓝俊哲则是没反应过来,哥这是什么意思现在就出发吗?来不及多想“哥,等等我”就赶紧追上蓝俊帆。
去往S是飞机场的路上,林寒在前面开着车,王兴坐在副驾驶上,蓝俊帆兄弟二人坐在后面。马上就可以见到她了,不知道他们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是恨她,还是着急带她去验骨髓,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掩饰不了心中的那一丝期待。

楼主 物语微光  发布于 2017-07-06 16:06:00 +0800 CST  

楼主:物语微光

字数:59465

发表时间:2017-06-24 01:5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30 13:20:40 +0800 CST

评论数:80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