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值得(实践文)

估计就着俩三天结文、谢谢这么多小伙伴的支持~潜水的娃子冒个泡呗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6-07 22:19:00 +0800 CST  
@雨后夜的@玉儿love熙儿@笑S银家了@纭绾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6-07 22:22:00 +0800 CST  
我不是来更文的、只是来感慨下刚看了一个bl的记实文,叫数数看,我爱了你整整五年,虐到不能够、如果可以真希望那是个小说,不是一个故事。。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6-08 20:21:00 +0800 CST  
白滔回播电话,又是他听了一个星期的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在播。
白滔就躺在宿舍的床上一滴一滴的掉眼泪。不知道哭了多久,一个小时或者更久。突然白滔坐了起来,冲下床就开始收拾东西,隐隐约约听到舍友问他要去哪里,或许是不知道怎么回答,或许是不想说话,白滔只是在埋头收拾东西,舍友觉得没趣也没有再问,毕竟基本天天待在张超家,和他们不过也都只是点头之交。
白滔把所有的生活费取出来,买完机票只剩下了一千块钱,白滔就坐在机场,等着飞机起飞。
夜里九点,白滔终于到了那个张超长大的城市,夜里的哈尔滨气温很低,让只穿着单褂子的白滔不由的发抖。但等他走出机场时,却突然迷茫了。自己要去哪里找张超,之前也从来没有聊到过这个问题。
白滔不死心的又打了一个电话给张超。但仍旧是同样的结果。
白滔没有选择,只能找了一家旅店安顿下来,想着看有什么办法。他尝试用手机登了一下张超的扣扣,万幸登了上去,没想到张超那么久前告诉自己的,还没有忘记。
白滔努力的列表里寻找着张超那俩个哥们的名字。
—哥,可以把张超哥家的地址给我吗?
-你是?
—哥,我是白滔。白滔怕对方忘记又补充道“就上次和你们吃饭的那个。”
等了很久白滔都没有得到答复。
—哥,你在不在了
—哥,我只是想见他一面
—哥,你告诉我好不好
……
就这样白滔发了十几条信息过去。终于收到了回复。
-他要结婚了,你不要找他了。
看到回复,白滔只是呆坐在那里,眼泪好像在那天流光了。白滔走出宾馆,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看着这个陌生的城市,他觉得被整个世界遗弃了。
白滔不知道自己该继续留下来,还是应该默默的回去。就算留下来,自己又该怎么办,直到夜里俩点,白滔才回旅店。
第二天七点,白滔从床上爬起来,整个人都是晕的,摸了摸头有些发烧,可能是昨晚出去着凉了。但无论如何,白滔决定留下来,他想见见张超,哪怕是最后一面。
然而白滔唯一知道的便是得了肝癌得张超父亲。白滔搜索了一下哈尔滨的所有医院,大大小小的医院有上百家。白滔从中塞选出5家医疗条件最好的医院,他准备去碰碰运气。
他走到没一个肿瘤科去问有没有姓张的肝癌患者,如果有,他便一个一个去拜访。遇到态度不好的护士,还得说半天的好话。
走到第四家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他正准备去询问值班的护士,就看到张超拿着水壶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张超也正好抬起头看到了白滔,愣在那里。 然后飞快的走过。
“你怎么来这里了,你这么找到这里的,你怎么没去上课?”
“超,你好多问题哦,我要先回答哪一个呢,我想你了就来看看你。”白滔笑着回答到,把关于短信的种种都选择了遗忘。
张超从开始的震惊缓过神来,眼神里少了那一份温情,“那现在你看到了,回去吧,短信我想你也看到了,就这样吧,我应该不会在回北京了。再见。”
又低头自嘲的笑了一下,然后说“可能不会在见了。”
白滔听完张超的话就觉得眼前发黑,想一想,才记起自己从早上起来就滴水未经,不对,从昨天开始就几乎没吃没喝了。他以为自己会跌在冰冷的地面,但是他还是晕在了温暖的怀抱里。
等到白滔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病床上了。但是床边却空无一人。
原来一个人从陌生到熟悉那么难,从熟悉到陌生却那么快。
瞧,自己又哭了。
突然,看到张超走了进来。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6-08 21:54:00 +0800 CST  
很多人问我be还是he,我只有四个字无法 告知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6-08 21:55:00 +0800 CST  
“醒来了呀。”张超边给白滔倒水边说到。
“恩。”
然后便是长时间得沉默,隔了很久,张超又开口到“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着凉了下午就可以出院了…你…早点回去吧,我帮你定了明早的机票。”
“你要结婚了?”疑问得句子陈述的语气。
张超削苹果的手顿了一下,“恩。”
白滔突然疯一样的拔掉了手上的针管,血呜呜的往出冒“就这样,我们就这样就结束了?我做错了什么,我改还不可以吗?”
白滔在床上不停的折腾, 张超怎么都按不住他,一个耳光扇了过去,时间仿佛一下子静止了,白滔也安静了下来。脸应该是疼的,但白滔却没有什么感觉。
张超去找护士重新重新扎针,白滔只是呆坐在那里看着窗外。右手因为刚刚的折腾,肿了起来,只能换左手重来,护士在一旁好像在抱怨张超的不小心,至于说了什么,白滔那个时候脑子都是嗡嗡的声音没有听清。
护士走后,俩个人好像都冷静了下来。
“超,我给你唱一首歌好不好?”没等张超说话,白滔就哼唱开来。

他不爱我
牵手的时候太冷清
拥抱的时候不够靠近
哦他不爱我
说话的时候不认真
沉默的时候又太用心
我知道他不爱我
他的眼神说出他的心
我看透了他的心
还有别人逗留的背影
他的回忆清除得不够干净
我看到了他的心
演的全是他和她的电影
他不爱我
尽管如此
他还是赢走了我的心


张超听过这首歌,莫文蔚的他不爱我。
“超,好听吗?”
“恩。”张超的声音有一丝哽咽。
“超,可以告诉我那个女孩的名字吗?”
“是嫣然。”白滔听到这个答案有些愕然,但很快就会过神来。然后低头自言自语到“她很好,你们挺般配的。”可是说着说着却哭出声来。
张超没有安慰,只是默默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超,我想去看看叔叔可以吗?”
“可你在输液。”
“超,就最后听我一次好不好。”白滔祈求到。
张超走在前面,白滔跟在后面。白滔真想时间可以停止,这样自己就可以永远看着他了。
白滔擦干眼泪,整理了一下笑容走进病房。老人躺在床上,头发因为化疗一根也没有了,实际年龄才五十八岁的男人看上起有六十好几,身体瘦的皮包骨头,实际即使张超一句话都没有解释,白滔也知道张超做这样的选择是多么艰难,当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至亲生命的消逝,还要忍受着病痛的折磨,自己却无能无力,能做的便只有让他走的心安一点。
老人看见白滔走了进来,努力的扯起笑容。知道是张超的朋友后,还兴奋的说着张超的马上要结婚的消息,还说了张超许多小时候的故事,以及和嫣然的青梅竹马,白滔虽然嘴上在笑,可心却像针扎一样的疼,但看着老人发自内心的笑,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老人唠唠叨叨了很久,可能越到这个时候越喜欢倾诉。直到到了晚饭时间张超才把白滔带了出来。最后老人还一直嘱咐白滔要来参加婚礼,白滔努力的笑了笑,说好。
走出病房,仍然是张超走在前面,白滔跟在后面。
“超。”突然白滔喊了一声。
“怎么了?”张超回过头来。
“我只是想最后一次这样叫叫你。”
张超转过头去,因此白滔没有看到张超掉下来的眼泪。
没有纠缠,没有哭闹,白滔坐了张超帮他买的机票回到了北京。
看着曾经走过的每一条街,也许只有物是人非可以代替。
白滔在一个月后,有去参加张超的婚礼。 他坐在一个角落里,默默的听完张超说我愿意后就离开了,看着牵着白滔手的嫣然,白滔一点都不恨她,甚至感激她,因为她帮助张超完成了想要做的事情,实际自己和她很想像,那就是都那么爱他,放手也只是为了爱他。
当然白滔没有那么洒脱,在酒吧喝了一夜的酒,吐的最后只剩下了胆汁,第二天不得不去医院输血…
在后来,白滔就住回了宿舍,原来的点头之交也成了很好的哥们…白滔也开始准备考研。
在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end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6-09 12:28:00 +0800 CST  
这个故事到这里算是结束了、或许是大家讨厌的be,但确实楼楼自己心中的剧情。爱有很多方式,并非每一种的表达方式都是在一起。
但是由于,我不想让大家心情不好,所以决定当这个楼到1615楼的时候,更he的番外。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6-09 12:31:00 +0800 CST  
宝贝们、你们真的惊到我了。。但今天就让你们带这悲伤入睡吧。。好好体会下、明天更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6-09 13:36:00 +0800 CST  
我是张超,一个自私的男人。
当初因为爱,抛弃了陪伴了自己七年的女友,虽然不是自己主动分手,但精神出轨,又有何区别。
我虽然没想过和白滔一辈子,但我有认真的考虑过我们的未来,我甚至做好了和家里人长期斗争的准备,但是现实总是那么让人猝不及防,当接到父亲重病的消息时,整个人就像垮掉了。我的父亲年轻的时候,是个军人,他的背脊总是挺的那么直,说话总是那么掷地有声。然而这次回去,三个月没见的父亲,像是苍老了十岁,更让我意外的是,嫣然已经在病房照顾着我重病的父亲。当父亲拉着我的手和嫣然得手说“你们早点结婚吧,爸也只有这一点盼头了”时,我到嘴边的我们已经分手了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可是看着父亲一天不如一天的样子,甚至医生都下了最后通牒。那种无力感,压的我喘不过气来,是嫣然主动来找我的,她说我们结婚吧,甚至还写好了离婚协议,她已经签好了字,只要到时候我一签字就可以马上生效。那一刻我真的恨透自己,我甚至自私的希望嫣然可以自私一点,这样就不会显着自己那么无耻。
当和嫣然走出民政局的时候,我发誓我会好好对她。所以,我用一种决绝的方式和白滔分开,为的只是断了他也是断了自己的念想。
直到白滔的出现,又狠狠的敲了我一下。可我又能如何,一切都已经注定了。记得听他唱他不爱我的时候,我那么想抱住他,告诉他我爱他,可能这辈子也只爱他,但我能做的只是默默坐在那里。
后来我和嫣然举行婚礼,俩个月后送走了我的父亲。他走的很安详,这是最让我安慰的事情。我以为我一辈子就会这样过下去了,用尽全部力量去对嫣然好,爱情对我来说是个太奢侈的东西。
但在一年以后,却看到了嫣然留给我的信。内容我记的很清楚,因为我看了很多遍。
—超,这一年你一定很累,实际我也是,虽然这一年我很快乐,但我想这就足够了。而且一年的伪装也足够应付阿姨和我的爸爸妈妈了,现在也是该分开的时候。对了,还有个事情需要告诉你, 在咱俩婚礼第二天,我在医院看到了白滔,看他在医院输血,问了医生才知道是喝酒过度,至于原因也不需要我再说了。我只想告诉你一句,有了爱情的滋润,人才能活过来。让自己活过来吧。离婚协议在桌子上,记得签。
我在屋子里呆了俩天,我最终决定回到北京去,哪怕物是人非,但追我也要把白滔追回来。
现在我正在去往北京的列车上…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6-11 00:39:00 +0800 CST  
我是个骗子、欺骗大家的感情。。但大家还是得爱我作为不守诺言的惩罚、明天再更一段。。晚安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6-11 00:41:00 +0800 CST  
张超到了北京后,并没有直接去找白滔,而是开始找房子找工作,他想让完全准备好的自己出现在白滔面前,而且他想给自己时间好好考虑清楚,因为如果这一次,那就是一辈子。但一年半,会改变的事情真的太多。
张超想去把之前那个房子租下来,那里充满着自己和白滔所有的回忆。如果要重新开始,那会是最好的起点。可是再打电话给房主,房主却遗憾的告诉张超,房子已经租给别人,而且对方一租就是俩年,已经签过合同。不管张超怎么说,怎么抬高价钱房主都不为所动,只是一句已经签了合同打发自己。最后,张超好说歹说,房主才把租房者的电话给了张超。
当张超把电话拨通,听到那个声音张超就震住了,如果第一个喂张超还不确定,对方说第二句话时,张超就确认无误了,那个声音的来源是白滔,而电话那头已经因为一直得不到回应而变的不耐烦起来。
当白滔准备挂断电话得时候。突然听到话筒传来得声音,那一瞬间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俩个人都没有再说话,话筒里只有对方得呼吸声。
“白滔,是我。”还是张超先发得声。
然后便又是沉默,三秒中后,张超听到电话传来嘟嘟嘟的挂断声。
张超试着再播过去,电话就已经关机了。张超去宿舍堵白滔,但是白滔却不在宿舍。他就在那里等着,一个小时后白滔和一个男孩子有说有笑的走了上来。
看到站在门口的张超,白滔一愣,但随即又开始和旁边的男生说说笑笑。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再给张超。张超用手抓住的白滔的胳膊。
“我们聊聊?”
白滔看了一眼张超的手,甩开,说“我不认识你。”
“白滔,我有话和你说。”
“呵呵,你是想419,还是想实践直说,还是你想要全套。”白滔眼里的那种不屑,是张超很陌生的。
张超不想和白滔在这里起争执,拽着白滔往出走,白滔也并有挣扎。学校周围也并没有安静的咖啡店,张超就拉着白滔在学校旁边开了一见房间,张超办入住手续,白滔就站在一边等着,并没有离开。
张超把白滔拉进房间,刚想开口说写什么。却被白滔抢了先“你是先实践,还是先做爱,你快点,我还有事。”
白滔直白的话刺激着张超,“你经常这样?”
白滔冷笑了一下说“呵呵,要不然呢,你以为我还会痴情的等着你?”
张超有些心慌,毕竟他不能保证白滔还爱着自己,房子成了张超的唯一筹码“房子是你租的?”
“恩?”白滔愣了一下随即白滔反应了过来“对呀,不可以吗?俩年前你在那个床上上我,我现在在那个床上上别人。”
说完后白滔好像不想在和张超废话,飞快的脱了裤子,爬在床上说“咱能不叙旧了不,可以开始吗?”
张超站在那里,想要从白滔不耐烦的面庞里判断他每一句话的真假,但显然是徒劳的。
张超从衣柜里取出衣架,这也是唯一现成的工具。但上面是木头,下面是铁丝的衣架,杀伤里还是极大的,张超就拿手先给白滔预热。
六七分的力气,刚抽了俩下。被白滔的一句话停在了那里。
“不要用你的手碰我,可以吗?”语气中满满的不耐烦。
如果说刚刚张超还能很震动,现在就被白滔搞的一肚子火。
拿着衣架就往上抽,本来力气就不小,频率还特别快。但白滔除了第一下没准备好哼了一下以外就再没有了声音。
虽然只抽了三十多下,但白滔的屁股上已经都是肿痕,而且有些地方颜色很深。毕竟没一衣架下去,带来的伤痕却是俩下,说是三十多下,但已经有六十下的效果。
但张超准备继续的时候,突然听到有压低声音的哭泣声,张超把白滔翻过才发现白滔已经哭的满脸泪痕,唇上都是牙印……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6-13 22:27:00 +0800 CST  
张超想把白滔拽起来,却被白滔躲开了。张超在洗手间给白滔拿毛巾的功夫,没想到出来后房间已经空无一人。
张超没有再去学校找白滔,他担心白滔的过激反应会使他在学校产生不好的影响。最终张超选择了一种守株待兔的方法,他一直呆在从前他们所住的房子的那个门口,除了夜里去宾馆睡觉,其他时间都等在那里。
终于,在第二天夜里,喝的烂醉的白滔走了过来。幸好,只是一个人。白滔已经喝的意思已经很不清楚,走路也是摇摇晃晃。张超走上去想要扶白滔。
白滔边阻拦张超的解愁,边说到“不要碰我。”
“我是张超。”
白滔抬起来头来看了一眼张超然后傻笑着说“呵呵,不要骗我了,张超早就不要我了,我现在是一个人我好开心,哈哈,我好开心,你知道吗?我特别开心。”
白滔虽然在笑,但张超清晰的看到了那俩行眼泪。
张超从白滔的衣服里艰难的掏着房门钥匙。
却又被白滔推开,白滔摸着张超的脸说“你是谁?哇,你和张超一样是双眼皮,张超的鼻子也像你一样挺。”突然白滔又变的特别忧伤“你一定不是张超,那俩天张超来找我,我都没有挽留他,实际我特别想他,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一定不知道,这是个秘密,嘘。”
张超看着耍酒疯的白滔,眼睛湿润了。可是没等张超镇定过来,白滔就抱这栏杆呕吐起来,在然后就昏睡过去。
张超把白滔抱了进去放在床上,再把吐脏的衣服脱了下来,把白滔安顿好,就去收拾被呕吐过的走廊,再然后帮白滔洗掉了所有的衣服。
等张超忙完,已经夜里俩点多钟。这时他才有功夫坐下来好好打量这个家,然后,每一件陈设都和一年前一模一样……
张超一夜都坐在白滔旁边,看着熟睡的旁边,张超一直以为白滔稚嫩,不成熟,以为自己对他足够了解,但事实却似乎…
因此白滔睁开眼的第一瞬间,先是晕晕乎乎,然后就开始尖叫。张超低下头吻住白滔的嘴,尖叫声戛然而止,但是白滔却并没有回应,张超的坚持不懈,使得白滔狠狠的咬了下去,瞬间血腥味,弥漫在俩个人的口腔。但是张超仍然专注的吻着白滔,好像被咬的不是自己,白滔终于松开了紧要的牙齿,积极的回应开来,舌头舔着对房口腔的每一寸。
身体里的火被这个吻完完全全的挑了起来,张超脱掉了白滔的小内内,一寸寸的吻下去,再后来,便顺理成章的发生了。
俩次过后,俩个人都虚脱的躺在床上。
“你多会儿走?”白滔先开的口。
“我不走了。”白滔满脸惊讶的看着张超。
“那…嫣然…”
“我们离婚了。”张超把白滔拦在怀里说到。白滔的眼睛瞬间有了光芒。
“你是不是该好好交代一下,你在这个床上和多少人滚过床单了?”张超捏着白滔胸前的小红点问到。
“没有。”
张超很愕然,实际他也只是考玩笑问问,毕竟这一年发生什么自己都无权怪罪。
白滔却接着说“为了不想起你,我没有在谈过恋爱,因为每次闭上眼睛想的都是你,甚至我退掉了所有和sp有关的群,删掉了和sp有关的人,连贴吧论坛我都不在上了,这个房间这一年我只来过三次,还都是喝醉以后,我怕在熟悉的地方看到你的影子。我戒掉了爱情,戒掉了sp,呵呵,却没有戒掉你。”
张超第一次因为白滔说的话视线模糊。
“白滔,明天陪我去个地方好吗?”
“好,去哪。”
“我想带你去见我妈妈。”
(全文完、要是我哪天抽风想写也没准瞎写点。但你们不用等了^_^)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6-17 00:23:00 +0800 CST  
果然不能做放羊的孩子在我数次说话不算数后,说结问都木有人信了但是确确实实结文了,可能某一天我想文中的主人公了,在随便写点生活中的小事,但你们不用在天天刷新看我有没有更文了,因为那是很遥远的事情谢谢一直支持我的小伙伴,是因为你们的才让我一直坚持到结文,感谢你们每一个看过我文的人,爱你们前面有几天可能有的留言没有回复,太忙忘记了,觉得现在补意义也不大了,我只想说我不是故意的最近是大多是期末考试周,住学生党们顺利通过,还有最近热闹的世界杯,看球的娃子们要注意休息~最近可能不会再开新坑,要过段时间,突然想写师生的了,希望大家到时候来找我玩、哈哈~还有一直在等我之前删掉的那篇拍gv的那些年,很抱歉的通知你们,我觉得现在时机未到…多会儿续更未知。。-_-#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6-17 13:06:00 +0800 CST  
刚发现文受精成功、出来得瑟一下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7-09 00:15:00 +0800 CST  

楼主:惟有你懂love

字数:47134

发表时间:2014-05-06 04:2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1-27 11:32:01 +0800 CST

评论数:586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