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值得(实践文)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5-05 20:20:00 +0800 CST  
白滔随意浏览着贴吧的帖子、看着那些纪实贴、弄的他心里很痒痒,作为一个喜欢sp得资深者,一直没有实践过还是很遗憾的。
让白滔眼前一亮的是、看到一个宣群的帖子、正是自己所在的大帝都。
顺利的加群后,白滔遍开始大范围的塞选。先挑出所有的男主,选男主并不是因为白滔的性取向不正常,仅仅是因为让他在一个陌生女生面前脱裤子,自尊心很强的他无法接受。
后来在根据直觉上的挑挑捡捡,能入白公子法眼的便只剩下俩个人、而其中有一个还不在线。
白滔点开了对话框,在键盘上敲出了我想实践四个字,白滔心里想这会不会显得太猴急,不好不好,便按了删除。犹豫了一下,白滔又在键盘上敲出了哥哥,可不可以聊聊?可是看着这句话,白滔自己都不忍直视,这也太装b了…
纠结再三,白滔只发出了你好俩个字。刚发送便提示有新信息,但让白滔吐血的是,收到的回复居然是机主在忙,稍后再联系您。
白滔只能眼巴巴等着,开始玩游戏但连平时最擅长的lol都玩的没有那么上心了。不时有队友开骂,搞的白滔心情更烦躁了。游戏的聊天对话框也沦为了对骂场。
然而这一稍后,便到了晚上十点。白滔终于收到了回复,俩个字、你好。
—我是从群里加的你
接着又是漫长的等待,大约十分钟后白公子才看到了回复。
-嗯,我知道
—我想实践
又是漫长的等待,白滔都开始佩服自己的耐心。
-我不和未成年实践
—我成年了
谎话脱口而出,实际白滔现在刚17岁,是一名高三的学生。
-你大一?
—嗯。 白滔想起那句话每次撒一个谎,总需要无数的谎去圆它,这是不变的定律。
~~~~~电脑的另一头~~~~~
虽然张超实践过很多次,但这却是第一次男生找他实践。不回信息并不是故意的,但刚参加工作,天天开不完的会,加不完的班,让他忙的焦头烂额。鲜有时间去看扣扣。
本来并没有准备实践的打算,但看着小孩秒回的态度,张超决定陪小孩玩玩,就当给自己放假了。不和未成年实践,只是他的个人癖好,什么年龄做什么事是他的生活信条。
~~~~~~~~~~~~~~~~
白滔和对方约定好时间还有些蒙、没想到这么快就敲定了时间地点。周日上午也就是后天就要迎来自己的第一次实践。
本来白滔后天下午是有学校组织的补课,但他心想反正也没有班主任的课、旷就旷掉吧。
那天早上,白滔比约定时间提前二十分钟就出发,他不想让张超去掏房钱,毕竟是自己主动找的人家,让人家掏钱总觉的心里过意不去,况且自己也不差这个钱。反正这次实践完就再无瓜葛,白滔不想欠别人的。
然而刚踏进酒店的门,张超就发来信息告诉他房间号。白滔汗颜、比他都积极。
敲了一下,门就开了,之前俩人并未交换过照片。俩个大男人互换照片总会有些怪怪的,不过还好,张超并没有让白滔失望,虽说实际年龄已经二十七八的样子了、但看起来只有二十三四,身高也有180多,正好比白滔高出了半个头,虽说不是很帅,但至少看着舒服。
“那个、你好。”白滔有些尴尬,毕竟想想还是有些奇怪的。
“来的很早呀。”张超表现的就娴熟多了,就像和自家弟弟聊天,还用手捏了捏白滔的脸,但确被白滔不着痕迹挡开了。
“我们开始吧。”张超转过身从包里掏出工具,看这皮拍、戒尺,藤条一个个拿出来。
白滔的小心脏控制不住的颤抖了一下。
“把裤子脱掉,趴床上。”说完张超就拿着藤条走到了卫生间。然而等他回来的时候、白滔还笔直的站在刚刚的位置没有动。
实际并不是白滔矫情,只是这么直接的,让白滔有些不适。手僵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张超看着白滔笑了一下“你为自己赚了二十下藤条。”

“四十下。”

“六十下。”

张超无奈的看着白滔,但也怪自己、人家孩子第一次实践这样直接确实不太好。张超只能把白滔拽过来,准备亲自动手。可是白滔却像抽住了似的,用手挡住了。
突然、白滔感觉手上火辣辣的疼。手便本能的放开了。裤子也就被扯了下去。白滔抬起手来看,本来就比较白皙的手现在都被整个红印覆盖。
“站好。”
白滔被这一下打得也慢慢开始有了状态,乖乖的站在那里。
“手扶墙,站好,不许动。”
白滔刚摆好姿势,皮拍便咬了上来,不过并不是很疼,就这样三十多下过去了。
白滔开始有些许的不满,只有隐隐的痛感,完全无法满足自己的幻想。
“可不可以重一点。”
张超听到这句话,手直接顿在那里。自己是担心他受伤,想循序渐进的来,他倒好,还嫌弃上了。
“啪”
这一下,张超用了八九分的力。虽然没有用全力但是与刚刚三四分的力相比也有了天上地下的差别。
白滔啊的一下叫了出来,随即觉得又不好意思,轻飘飘的说了句对不起。
“热身完毕、可以开始,第一组一百下戒尺,不许动不许用手挡,报数。弯腰扶住凳子。”
白滔按着张超的指示站好,凳子对于白滔来说很低,他只能把腰弯的低低的来支撑身体,屁股便高高的撅了起来。不过还好、此时他早忘了什么叫尴尬。
第一下戒尺下来,白滔就感觉的这绝对和刚刚那三十下不是一个等级。然而第一下过后,却迟迟没有等来第二下。白滔才想起来要报数。
“1”
可是身后还是没有动静。
白滔只能又大声的喊了一遍。
“啪”又是一下挥了上去,还在刚刚的位置。
“2”
戒尺从上到下依次扫了一遍,白滔的臀部也开始变成了红色。白滔开始不由自主的晃动。但这仅仅才五十下。
白滔来回的晃动终于让张超开始不满。
“动一下,加五下。”
然而这一戒尺下去,白滔还是轻微的晃动了一下。
“加五下。”
白滔这才知道张超是说真的。便克制自己不要再乱动。人有时候很奇怪,以为自己坚持不了,但如果条件改变,结果就一定不一样了。
后面的三十下,白滔基本纹丝未动,虽然痛感一定比刚刚过犹不及。
然而第九十一下的时候,白滔腿一软。脚向前迈了一小步。
“加五下”张超没有丝毫感情的宣布。
白滔有些许气节、心里暗骂这个老顽固。
等到一百下过了,白滔心想后面那十下是惩罚便没有报数。
“没有报数、加五下。”
白滔虽然觉得有些不满,但也没有争辩,乖乖的挨过了最后的十五下。
“好了,休息十分钟。”
白滔活动了有些僵硬的身体,用手揉了揉火辣辣的屁股。屁股已经有了许多的硬块,没有了往日的柔软度。
“我有让你动吗?”张超盯着白滔问道。
白滔的手僵在那里,揉也不是,放下也不是。
“可是…”
“手伸出来。”
虽然白滔知道他这是蛮不讲理,但在这种环境下,白滔还是把手伸了出去。
“啪。”
全是骨头的手和全是肉的臀部完全没有可比性。一下就让白滔把手缩了回去。
“伸出来。”张超总是一副没有表情的脸盯着白滔看。虽然不凶,但却让白滔隐约有一些害怕。
白滔伸出手后,这次张超抓住了手的指尖,让白滔没有了逃脱的可能。又连打了四下,张超才放开了手。
手上的疼痛,都让白滔开始忽略了身后的伤。
“十分钟到了,你肯定休息好了,第二组一百下皮拍。趴在床上,不许动。不用报数、但打够一百下你要告诉我,打多了我可不负责。”
白滔现在心里有一百只草泥马在狂奔。
皮拍与一开始的力度已经完全不同,白滔也深刻的感觉到工具有时候并不重要,力度才是王道。
想着一开始自己说的话,那绝对是在作死。
更让白滔十分抓狂的是,皮拍一直只抽左边的屁股,这让他十分渴望右边的屁股被照顾一下。
因为他觉得左边已经要到极限了。如果他没数错,这都是第六十下了。
终于,张超好心的放过已经开始发青的左半边臀部。
但是皮拍开始不停歇的抽向右边,与刚刚的一下一下不同,这次完全没有间隔。坚持了二十下,白滔就开始乱动,腿开始乱踢,手也跃跃欲试的想要挡在身后。
“规矩不遍,动一下加五下。”
白滔不得不感叹人的潜力是无限的,在加罚的条件下,原以为一定会乱动的腿,也安分的呆在了那里。
虽然意志让自己不再乱动。但疼痛不断叠加的效果,让白滔有些坚持不住,又二十下过后,白滔迫不及待的喊了停。“到数了到数了。”
张超摆弄着皮拍“你确定?”
白滔楞在那里,不知道怎么说。
“恩?”
“我,确,确定。”
“哦。”让白滔送了一口气的是,张超并没有难为他,说实话疼的迷迷糊糊的实在不确定有没有够数。
白滔回头看了看屁股,俩个屁股蛋都比平时大了一圈,左边的已经发青,右边的还好只是深红,但一样的是火辣辣的,温度极高。
“我不想玩了,可以结束不?”说实话白滔只是礼貌性的问一下,毕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自己不想玩了他也不能强迫自己吧。
“恩、可以。”得到张超的同意,白滔便愉快的开始穿衣服,但总的来说这一次实践还是比较完美的。
“但你还欠我60下,得打完。”听了张超的话、白滔穿衣服的手直接顿在那里。
张超站在白滔面前低头盯着白滔看。白滔在张超的眼神下妥协了,把穿了一半的裤子又脱了下来。
白滔按指示扶着墙站好。没等白滔做好心理建设,藤条便打了上来。这种锐利的疼痛打在已经青肿的屁股上,简直是爽翻了。
白滔开始不停的发出低呼声,每一藤条下去,臀上的肉便会深陷下去,接着一道肿痕就会飞快的显现出来。
不过万幸的是,这次张超比没有计较自己的来回乱动。可惜,无论白滔怎么动,藤条都会打在该打得地方。三十藤条,正好从上到下走了一遍。臀腿处由于得到了特殊的照顾,已经有血印子显现出来,估计稍一碰触,便会破皮。
白滔不顾打在手上的可能,用手直接挡在了屁股上。还好张超及时的收住了手上的藤条。
“手拿开。”
“我坚持不住了”白滔回头看着张超说道。
可是张超确并没有给白滔回应。只是看着他,等着他妥协。
“可不可以打其他地方,我真的受不了。”
张超用手碰了一下白滔的臀部,确实全是硬块。既然只是快餐游戏,张超也不想回去被小破孩心理咒骂。便做了妥协。
“恩,那就打腿吧。站直了,不许动,动一下,就重来。”
白滔真想眼睛一番晕过去,他这么狠是想自己屎么?
等白滔站直了,自己都可以感受到腿在不停的发抖。这是货真价实的害怕。
第一下,白滔就向前迈了一步,白滔低头看自己白花花的大腿有了第一条肿痕。
“不算。”
白滔心里默骂着张超来转移疼痛感。
终于坚持到十五下,大腿上已经全是肿痕,有俩条交错在一起的,颜色更是深红。
第十六下,白滔一个没忍住,向后退了一点点。白滔这次是真的害怕,他小心翼翼的回头看张超,看张超并没有说重来的意思,心才回到了肚子里。
张超看着白滔孩子气的动作抿嘴笑了下。
终于这三十下落下了帷幕。大腿都是火辣辣的感觉,现在相比之下,臀部都没有那么疼了。
白滔小心翼翼的把运动裤套在身上。但是布料和伤口的摩擦。还是让他呵呵不已。
突然白滔听到手机短信提示音,看到了同桌发来的短信“今天老班来查人,快来学校。”
“我草。”
白滔的话引来了张超的侧目。但他现在只想赶紧回学校并没有注意。
“你开车来的?”
“恩、怎么?”
“送我去下学校。”不是白滔想找他帮忙,实在是这个路段打车比登天都难,坐公交车去那估计黄花菜都凉了。
“可以,在哪?”
“第三高中。我告诉你路。”白滔穿好衣服就拉着张超往外走。
因此并没有看到张超皱起的眉头。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5-05 20:22:00 +0800 CST  
尽管白滔已飞速赶回了教室,还是被班主人堵在了门口。万幸只晚了十多分钟,被班主任叨叨了二十分钟被大赦放回。
可是坐在凳子上的白滔确并不好受,后面的重压疼的让白滔想骂娘、白滔只能和老师申请说自己太困想站着听。前桌回头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白滔。
“爷要转性是不不行。”说完还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前面同学。接着就听到大范围传来的笑声、让白滔满头的黑线。
然而站着的滋味也并不好受,布料与腿部伤口的不停摩擦,那感觉十分销魂。
白滔觉得自己站也不是,作也不是。心里对张超的不满达到了最高点,早就忘了当初是自己找着人家挨揍的。
刻不容缓,白滔就从裤子里掏出手机藏在书后面,翻出张超的扣扣号按下了删除键。白滔的不满也好像随着删除键发泄了不少,光明正大的站在后面玩着手机。
此时的张超,刚刚回家。想着小破孩骗自己觉得他更欠揍了。但这次与往日不同的经历也让张超有了不同的感觉,男孩不像女孩子那么矫情,自己不用想他会不会有其他心思,不会为了满足对方让自己不爽。
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劲,张超觉得应该嘱咐下小破孩。但是发出的信息却提示您发送的信息已失败,对方不是您的好友,请先加好友。
张超笑了下,就继续工作了。毕竟他不是十八岁,不至于为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孩子伤感。
经历了俩天比较苦b的日子后,身上的伤也恢复了七七八八。不在影响白滔生龙活虎。白滔的生活也恢复了往日的样子,白天用来补眠,睡醒了就听听课发发呆玩玩游戏,晚上就玩玩网络游戏,有时候也会夜店酒吧的转场。
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白滔开始不时的想起张超,想起那次实践。心里变的很痒痒。开始后悔自己手贱居然删了张超的扣扣。从群里翻出张超的扣扣号盯着看,却按不下添加好友。
白滔只能安慰自己,又不是只能找他。可是在群里翻了一遍,挑了几个聊了聊,但总是不尽人意。有的居然让自己喊他主人,主人个毛线,哥又不玩sm。箭头又对住了张超的头像,白滔清楚的知道张超的技术很好,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是自己又拉不下脸。
白滔找出一枚硬币,正面就加好友反面就不加。第一次、反面。白滔摇了摇头,第二下又是反面,白滔直接把硬币从窗户上丢了出去。
转过身,就按了添加好友。然而不一会儿扣扣显示,对方拒绝您添加其为好友。。
此时的张超正在和同事聚餐,突然听到了手机震动的声音,那起来就看到小破孩的添加信息。张超没有犹豫,就按了拒绝。虽说那次的实践还算比较愉快,但好马不吃回头草,何况自己也不缺草。
然而几分钟后再次收到了添加信息。再拒绝,再添加。再拒绝,再添加。这样的拉锯战俩人坚持了近三个小时。
张超不时的看着手机,早没了聚会的心情。
再次收到添加信息时多了一句话“哥,我错了。”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5-06 16:12:00 +0800 CST  
看到这一句张超突然就心软了,何况这丫这么欠揍,在狠揍他一顿都是轻的。
刚添加上,便是一组的道歉。看着道歉,张超确完全没有动容,他很清楚,那小破孩只是想挨揍了,离觉得自己错了还有估计十万八千里。
—觉得自己错了?
-恩。旁边还有个装可怜的表情
—说十遍我错了,录音给我。
语音和文字是有本质差别得,打字可以很容易得认错,但说出来就完全不同了。
这一等便是十分钟。但张超别不着急,小破孩得妥协在他得意料之中。
果然不一会儿就收到了信息提示,语调忽快忽慢,但十遍一字不差,完完整整。
很快就约好了时间地点,正好第二天张超休息,白滔也因为刚考完阶段考儿休息。
—这一次我说停止才可以。
-好。
白滔总有一种掉入圈套得感觉。但自己实属活该自找,只能安慰自己罪不致die。
有点小兴奋有点小害怕的一夜让白滔睡得很不安稳,但还是准时起来了,只不过有点像国宝。
还是上次的流程,看到信息时白滔更黑线,居然还是上次的房间。
这次白滔一进屋就有和上次不一样的感觉,就像自己是待罪之身。好吧、虽然本来也算待罪之身。
“脱光。”张超用手上的藤条指了指白滔的衣服说到。
白滔心里的草泥马又开始狂奔,刚上来就这么重口,还怎么玩。
但还是乖乖的脱了衣服。 白滔的手总有意无意的挡着私密部位。
“把胳膊举起来,举直。”没等白滔纠结完把小弟弟完全暴露好不好的时候,第一下藤条就抽在了胳膊上,眼泪就突然的涌了出来。不是白滔矫情,是疼,非常疼,十分力道的藤条真的是一点都不含糊。
在疼痛面前羞耻神马的都是浮云。白滔只能把手举了起来,张超高度的优势,让藤条可以完美的抽在胳膊内侧的痛点处。
然而藤条却一直与胳膊摩擦着,没有落下的意思。但被摩擦的胳膊确不停的不停的发抖。
“十分力,十下,你动一下,我就走。准备好了吗?”
白滔不可置信的看着张超、上次的七八分的力道白滔还记忆犹新。何况还是这么特殊的位置。
但张超完全没有妥协的意思、“ok?”
白滔只能点点头,闭着眼等着藤条和自己的亲密接触。
不急不缓,十下一下挨着一下。白滔真的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支撑自己挨过去的,第九下的时候眼泪就控制不住的涌了出来,白滔都不相信自己居然能被打的哭了出来,但很显然这是事实。十条痕迹整齐的排列在胳膊上,火辣辣的,白滔就直直的举着胳膊,都不敢挪动,一是因为张超的震慑力。二是因为白滔现在都感觉胳膊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张超用藤条敲了敲白滔的另一个胳膊,“该这个了。”
白滔往后退了一步,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张超。张超那么一瞬间突然就心疼开了。
“你今年多大?”
“十、十,十七了。”白滔说完就低下头。
“那你一个月前是多大?”张超笑着问白滔。
“对不起。”
“回答我。”张超声音突然变大,吓的白滔抬起了头。
“十、十七。”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5-07 17:05:00 +0800 CST  
@捕风的乐橙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5-07 17:05:00 +0800 CST  
发点算点呢、比不发强,对吧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5-07 17:06:00 +0800 CST  
@总督是诱受不艾特你、你还真不出现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5-07 23:18:00 +0800 CST  
“去趴床上吧。”张超用藤条指了指放好枕头的床。白滔把臀部调整到高垒的枕头上,张超却转身去了卫生间。
不一会儿。张超拿着一杯装满水的一次性杯子走了出来。
“杯子你拿好。水不许洒出来,不要给我加罚你的理由。”
白滔盯着杯子恨不得把它吞下去,那么软的杯子。稍一活动或稍给它丫的一点压力,就一定会洒。他就知道张超不会这么善良,给他这么舒服的姿势。
张超把包里的工具都拿了出来,摆在床上,一共五件。“每件四十下,不算难为你吧。”
白滔心里哀怨到俩百下,还不能洒水,这叫不难为??但一旁的张超听到的只有白滔的一声恩。
张超先拿出了戒尺,没有热身,就七分力的打了上去。本来不算很疼,但手总是本能的想借力,一捏,少半杯水就洒了出来。
白滔回头看了看张超。
“每个工具加十下。”说完张超又去把水杯接满。
戒尺一下挨着一下的落下,臀部也慢慢渡上一层了红色。手里的水摇摇晃晃。但总算没有洒出来。第一组60下算是落下帷幕。
第二组是皮拍,挨过一组戒尺的臀部已经有了些许的硬块。声音也没有一开始轻脆,但疼痛依旧。
白滔一直盯着床头看,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床头上的纹路他都快默记在心了。
又是六十下,由于张超是站在白滔左半边动的手,力量点会更多的落在左半边,白滔的左边臀部已经开始发青。
第三组是数据线,虽然白滔还没有亲身实验过,但对它的威力还是早有耳闻。刚做好心里建设,第一下就抽了下来,虽然水是没有洒出来,但白滔却发出了一声低呼。
接下来的十下,很顺利,除了白滔的腿会本能的颤动。胳膊却纹丝不动。也没有再发出声音。虽然臀部多了十条痕迹。
然而从十一下开始,张超开始着手在一个地方下手,每一下基本都和上一下重合。等到第五下要落在相同的点时,白滔突然把手里的杯子扔开挡在了后面,水洒了一床,挡在后面的手也被落下的数据线抽到,然后飞快变红发肿。
“加二十下。”张超的声音没有一丝情绪。
“我草。”白滔习惯性的发声。
回答他的只是更重的一下。
漫长的六十下瞬间就变成了更加漫长的八十下。不过万幸的是,张超没有再提水杯的事情。
白滔也就有精力专心忍痛了。
“你生活的恶习是你的事情,不该我管。你喜欢自暴自弃那也是你自己的选择,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做错我也不想深究,但在我这你确实错了。我打你只因为一点,就是你不该骗我。所以我下手不会轻,你绝对不会有享受的感觉。”张超陈述似的通知白滔。
白滔虽说是不太上进,也不是一个好孩子,但被人这么直接说还是第一次,他想要辩驳,却没法开口。
幸好数据线适时落下,疼痛打断了白滔的深思。
张超也没有在难为白滔,不会故意的往一个地方抽。但毕竟地方只有那么大,不时会有伤痕重合。就能听到白滔的低呼声。
白滔不停的告诉自己再坚持十下,就这样一个十下,又一个十下,白滔都忘了这是第几个了。他现在只能奢求俩下之间的间隔能长一点,让自己可以有喘息的时候。
此时的白滔已经没有第一次时因为疼对张超产生不满。有的只是一些敬畏,或许说是害怕。
“破了。”
“啊。”
“但还有十下,我要继续了。”白滔满头黑线,你都不准备放过我,和我说什么说!!
看着比较严重的臀部,张超也确实收了手劲。虽然白滔的感觉不甚明显。
十下过后,白滔深呼了一口气。虽然他知道这只是阶段性的结束。
“起来吧。”张超把工具收了起来。
“不打了?”眼神之中难掩白滔的惊喜。
“先欠着吧。我帮你冷敷下,带你去吃饭吧。”
“哦。”就知道他不会那么好心。
张超像猜中他的心思一样打趣道“你要把我拉黑了,就不用还了。”
“啊啊啊,我不会了。”白滔把头蒙在了被子里。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5-08 17:10:00 +0800 CST  
@捕风的乐橙@总督是诱受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5-08 17:12:00 +0800 CST  
我的文基本都是课上写的、我要期末挂科。。你们记得集体给我默哀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5-08 17:24:00 +0800 CST  
白滔吵着要去吃KFC,张超咒了咒眉还是没说什么。不是他古板,只是刚毕业那年,公司楼下有家肯德基,为了图方便,吃了整整一年,后来看着红色牌子的快餐店就会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吃什么我去点?”
“俩个香辣鸡腿堡,一个嫩牛乳方,俩个蛋挞。一份大暑,一个大杯可乐。”
“你一个人吃?”
“恩。”白滔真诚的看着张超。
“等你吃不下的。”虽然是满脸的不相信,张超还是都买了回来。然而白滔还是站在桌边。
“坐下啊。”
白滔瞅了瞅凳子,不满的嘟囔到“这也算惩罚啊。”
“那你想怎么办?”
“去你车里吃吧。”白滔得意的看着张超。觉得自己的idea超赞的,和这儿的凳子比起来,车里的椅子那真是好太多了。
张超想这会弥漫一周的气味,就不爽。但又不忍心拒绝小家伙,只能就范。
整个中午过的很愉快,白滔也对张超有了更多的了解。某985大学的毕业生,在书法、象棋甚至游戏上都可以称为佼佼者。一个人住在北京,有一异地女友,但交往多年。
而张超也对白滔有了更到位的分析,顺其自然,得过且过。白滔后来把那天的对话总结为学霸pk学渣,学霸完胜。唯一让张超意外的是,白滔真的吃完了所有的东西,张超只能感叹年轻真好。
那次分别后,白滔总会无意间想起张超。但俩个人也都默契的没有提欠下的一百二十下,只是偶尔碰到在线会聊俩句,但张超好像总是很忙,不是回一条信息要等好久,要不就是聊了俩句有事就下线了。有时候看到白滔半夜俩三点还在玩游戏,也只是提醒他早点睡觉,不会多说什么。也一起玩过游戏,但总被张超虐的死死的,白滔也就不想再提了。就这样,俩个人又向俩条直线相交后像不同的地方延伸开来。
然而白滔却对这样的现状很不满,他喜欢张超和他聊天说一些他觉得深奥又枯燥的话题,或者是教育他哪怕是挖苦他。白滔突然灵机一动,如果自己做他被,这样不是俩全齐美了。
最好决定白滔就一直等着张超上线,想发个信息,确发现连手机号都没有。不过还好不一会儿就看到张超上线了。
—你今天不加班呀?
-恩、难得今天没事提前回家了。
—让我做你的被吧?
-想好了?
—恩。。可不可以?
张超接通了视频。白滔看着电脑里半个月没见的人,恍惚间觉得自己好像很想他。
“你想好了?”
白滔猛的点头。
“那一百二十下你记得吧?”
“恩。啊。记得。”
“家里用工具吗?”
“有,有之前买着玩的戒尺。”白滔茫然的看着张超,完全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去拿吧。”白滔只能转身去吧戒尺取回来。
“一只手六十下。”
白滔盯着张超看,“认真的?”
“你说呢?”
白滔只能认命的开始动手,第一下说实在的并不疼,自己动手,下狠手,自己又没病。
第二下。仍旧轻飘飘的落下。手连个红印都没有。
“这就是你想当我被的态度?”白滔这才反应过来,这也算对自己的考验了。第三下,力气就翻了好几番,瞬间掌心就红了起来。
“这个力气就对了。”
尼玛。。当然这只能是白滔在心里默念的。白滔都不知道当时哪里的勇气,就那么往左手上砸了六十下,整只手深红,都有些发青。
但当他用左手拿起戒尺时,戒尺直接被白滔摔了出去。左手根本都无法顺畅的弯曲,更别说用力了。
但白滔抬眼看了看张超,发现他完全没有让自己停手的意思。只能弯腰去拣,可是一碰到戒尺,左手就本能的缩了回来。
“好了,不用了。起来吧。”白滔仿佛听到了天外之音。
“你想好了?”
这次白滔的头点的更用力了。
“我会要求很严格,你的生活习惯,包括学习成绩我都会管。你想好了?”
隔了一分钟,白滔很用力的恩了一声。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5-09 22:38:00 +0800 CST  
@笑S银家了@捕风的乐橙@总督是诱受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5-09 22:40:00 +0800 CST  
“以前的那些旧帐,我也就不想和你再翻了,离高考只有不到俩白天,起码从现在端正你的态度。”
“喔。”显然现在白滔只感觉的到手疼,脑子神马的都还是蒙的。
“去把书拿出来,做作业。”
“恩,啊?”白滔突然抬头看着张超。
“怎么了?”
白滔只能慢吞吞的说“书在学校呢。”
要是现在要画面,张超的头上一定是一排乌鸦飞过。
“回家书都不拿?那你怎么学习?”
“我不,不学习的。”白滔低着头,这也是白滔第一次因为自己不学习而感到内疚。
“我不想看到下一次,我从网上找踢,传真给你。”
不一会儿,就收到了试卷题。“这个我做过,是上个月的阶段考试数学题。”白滔看了一眼说。
“我知道呀,我想看看你做过一遍,讲过一遍的题能会多少。”
白滔看了一眼卷子准备动笔,突然想到摄像头“这个不关吗?”
“不,我会看着你做。”然而这还不是最抓狂的,更让白滔抓狂的是,张超在那面关掉了自己的摄像头,这样白滔根本没法判断张超还在不在电脑那面,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做了一个小时,白滔情绪就开始出现些许不满。本来每次这个时候,自己不是在玩游戏就是在泡吧,现在确苦b的呆在这里做数学题。而且每次发呆的时候那面总会提醒自己十下,现在已经累计了三十下了。这样压抑的环境让白滔抓狂不已。
突然旁边手机震动,白滔小心翼翼的把手机移到一边摄像头的死角,打开信息发现是哥们叫自己去夜店。一群哥们在夜店一起high的场景瞬间就让白滔蠢蠢欲动。但他很清楚直接和张超商量肯定没戏,只能抓紧写卷的速度。
虽然卷子是做过也讲过的,但对于白滔来说毫无疑义,之前会的继续会。不会的接着蒙。
终于俩个小时后,大功告成。
“我做完了。”
没想到马上得到回应“恩、传给我。”
张超打开了自己的摄像头,白滔看着他在自己的卷上勾勾画画,说实话白滔还是有写紧张的,自己的水平自己还是很清楚的。肯定及格边缘,上次考试是运气不错拿了93分。
“你之前考了多少?”张超面无表情,也看不出喜乐。
“九十,三。”
“不错,那你这还进步了三分。”白滔一听张超的话就不是表扬自己,但准备好晚上要溜的白滔决定好好表现下自己。
“我上次没听课,这次一定都弄清楚。”
“恩,把错题改过来,不会的可以问我,但代价是你需要把那道题抄三十遍。”
“恩。”白滔现在心里都在谋划如何让张超关掉摄像头根本没在意他的话。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一点了,白滔突然灵机一动“哥,我今天打球有点累,我想睡觉。题我明天一定改。”
张超一眼就看穿了白滔的小把戏,天天夜猫的他怎么可能会困,这才第一天自己也不能逼他太紧,让他去玩玩游戏也好。就决定不去点破。顺承的答道“恩、那你早点休息,还有明天八点要起床。”
“啊,明天放假,八点是不有一丢丢的早呀?”
“你觉得呢?”
“啊,好吧,不早。”
“恩、对了把你手机号发给我。”
白滔把手机号码发过去以后终于如愿以偿的关掉了扣扣。
收拾了下东西就准备离开了。
张超此时正在看着高大上的财经杂志,一转眼俩个小时就过去了。张超也准备放下书休息了,突然想到该提醒下那孩子早点休息,不能再玩游戏了。
可是电话播了一遍又一遍,都没人接。按照张超的观察,这孩子就没有一点半之前睡过觉的。
又打了很多遍还是没有人接,张超突然有些不安。只能找在移动工作的同学,帮自己查一下手机定位。
等到张超赶到那里,映入眼帘的便是全是最大的一家夜店,叫后宫。那一瞬间,张超突然很很生气,自己大半夜的找他,他居然跑去夜店玩。
在烟雾弥漫的环境下,张超寻找着白滔的身影。突然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一群男生,白滔正坐在边边,左手拿就杯子和别人碰着,右手还拿着一根点燃的烟。
张超走过去,本能的来起白滔。抬起手就像白滔的右脸扇去,白滔被打的一晃,反手就想要反抗,看清来的人时,手顿在那里。
而一旁的男生看着自己哥们挨打,都纷纷站了起来。有的已经开始推搡张超。
“你们别动,没事,他是我哥。”说完就转身走出了酒吧。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5-10 16:56:00 +0800 CST  
@D沐瞳[email protected]日奈森亚梦@雨后夜的@玉儿love熙儿@笑S银家了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5-10 16:57:00 +0800 CST  
@捕风的乐橙@总督是诱受@纭绾@崇年_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5-10 16:58:00 +0800 CST  
@纭绾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5-10 17:00:00 +0800 CST  
@崇年_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5-10 17:01:00 +0800 CST  
是我太笨么?每次艾特别人、过程好虐心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5-10 17:04:00 +0800 CST  
要被电视剧里的人物蠢哭了、还能不能愉快的看电视了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5-10 17:56:00 +0800 CST  
白滔出了夜店的门,就快步的走起来。连过马路都没有看车,喇叭声此起彼伏,张超只能飞奔起来把他拽在路边。
“你疯了吗?不要命了?”张超对白滔吼到。
白滔一把挥开了张超的手,“我不用你管。”又转身向前跑去。
张超没有再追过去,只是对着那个背影说到“你再走一步,之前说过的话你就当我没说过,我半夜俩点出来找你,我tm的就是有病。”
白滔的脚步顿在了那里,然后慢慢的蹲下来。开始抽泣,张超看着那个蹲在那里,肩膀不停颤抖的孩子突然开始心疼。
他一步一步走进白滔,摸了摸白滔的头发说“对不起,我刚刚太冲动了。”
“这是我长这么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挨打。”白滔的话因为抽噎变的断断续续。声音里满是委屈。
突然白滔张口咬住给自己擦眼泪的胳膊,张超啊了一下,却没有抽开。白滔咬了一会儿,也不好意思的放开了。但胳膊上已经有了很深的牙印。张超没有看自己的胳膊,而是把白滔拉了起来。
“好了,你也发泄了,不要哭了。多大了。你骗我去睡觉,大半夜的跑的这个地方,你成年了?还喝酒还抽烟,这是你该干的事情呢?”
“这个,对,对不起。”刚刚白滔被打懵了,现在才反应过来好像是自己的错。
张超知道白滔已经想开了,而他自己确实是有些自责,刚刚自己确实太冲动了,想想又觉得好笑,自己也会这么不冷静。
“给你那朋友们打电话交代下,别让他们着急。回去再和你算账。”
“喔,好,啊,还算呀。”白滔瞬间连拨电话的心情都没有了。
“介于你现在不太清醒,我决定跑回家去。”
“啊,那么远!”
“别废话,这也算对你的惩罚。跟好我。”说完张超就在前面跑开了,白滔只能认命的跟在后面。
半夜俩点,有俩个身影在马路上飞奔。
其中一个青年已经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差另一个越来越远。
等到跑到张超的家门口,已经是夜里三点。汗水浸湿了衣服、俩个人弯着腰扶着膝盖,喘着气。突然,眼神交错,都笑了出来。
“你先去洗澡吧,出来去书房等我。”白滔对这种翻脸比翻书还快的人充满了怨念。只能慢吞吞的往浴室走去。
此刻白滔已经在书房站了将近四十分钟,虽然张超也没有明确要求自己罚站,白滔只是想让张超看到自己认错的态度。但是身体并不受意念控制,跑了一个小时步又站了这么久,体力早就不支了。
还好,这时张超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工具,居然是传说中的热熔胶!!

楼主 惟有你懂love  发布于 2014-05-10 21:47:00 +0800 CST  

楼主:惟有你懂love

字数:47134

发表时间:2014-05-06 04:2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1-27 11:32:01 +0800 CST

评论数:586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