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空山鸟羽(墨鸦 白凤 姬无夜 耽美sp )

Hello 大家好,新人一枚,大家可以叫我cc,第一次开坑写文,还请大家多多关照和支持哦~!此篇为中长片,将每周3至4次不断更新,新人写文绝对不会弃坑滴!希望大家喜欢和支持哈!么么么哒!图片镇楼!亲们的认可和支持是cc更文的动力!


第一章 猎鹰之死
压抑的将军府大殿内,正在颤着的家奴们跪了一地,这使得气氛更加让人无法透气,站在那些可怜的家奴对面的墨鸦,最讨厌的就是这股令人知悉的恐惧。
“你们有谁看见了我的小黄莺?没有吧~~~~”地下一片颤抖和喘气的声音,姬无夜将目光移向墨鸦“墨鸦~~~~~”
“想必是风大,吹落了笼子~”姬无夜那寒冷的眼神看向自己,墨鸦心里一颤,将军府家规森严,绝对不允许在府后出现任何问题,否则为他是问!
“哦,风大吗~?你不觉得是我的猎鹰,吃了小黄莺吗~?”姬无夜的眼睛一秒钟都未曾离开过墨鸦。
“将军”墨鸦强装淡定“您的猎鹰这么懂事,断不会做出这种监守自盗的事情,如要做,何必等了三年才做?!”就不该跟白凤一时兴起,打赌救了小黄莺!
“恩~~?哈哈哈哈哈 你说的很好,他~又不是人~!”姬无夜抚摸着猎鹰,一下掐住了了猎鹰的脖子,不一会儿,猎鹰停止了挣扎“其余人等过于疏忽,就地正法,杖毙!!”姬无夜市何等人物,只要是京城内,就算是一草一木,也别想瞒过姬无夜的眼睛,只是没想到他一项信任的墨鸦竟然欺骗自己,就为了袒护他那个最疼爱的手下白凤?本来一只小黄莺不是什么大事,但一想到这里,姬无夜的怒火就无端的冒了上来!
“属下告退~~~”
“慢着!他们虽不属于你的管辖范围,但此事本将军不想再追究了,墨鸦你就在此,看着他们一个个被打死了再走,本将军累了,这儿,就交给你了!哼!”
“恭送将军~”姬无夜头也不回了走出大殿,这时16个小斯搬着长凳,拿着板子来到了殿内“将军的吩咐你们都知道了,行刑吧。”墨鸦一直在别人的眼里都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即使是要他打死一个人,他也能带着微笑。但大家都不知道,这样的生活,墨鸦是多想远远逃离。掌握着别人的命运,却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
“墨鸦大人饶命啊!将军饶命啊!”不顾家奴们的哭喊与求饶,壮汉们将他们拉起拖到长凳上,每个受罚的人都配备两名壮士,一个将受刑者按在长凳上,另一个负责行刑。由于是杖毙之刑,每打20板后两人便会互相交换,以免力气涣散。
“打吧~”没有任何情绪的说出这两个字,墨鸦被宰身后的拳头紧紧握着。
“啊啊啊啊啊!!!”因为是把人往死里打,第一板下去,就传来了8个家奴的惨叫声。
“啪啪啪啪!”
“啊呀!!!啊啊————墨鸦大人救命啊 !啊——“惨叫声,求饶声和板子打在家奴们身上的闷响声交杂,墨鸦稍稍皱了一下眉头,马上就回复了冷静。墨鸦多想转过头去,或者闭上双眼,捂上耳朵,但姬无夜命令他看着眼前这些无辜的人确认被活活打死才能离开,他不敢违抗命令。呆在姬无夜身边这么多年,他太了解姬无夜了,这样的惩罚对自己来说,比让自己受刑还痛苦无数倍。所以他这是在惩罚自己的欺瞒,但是不想把白凤牵扯进来,他选择了欺瞒。
渐渐地,底下没有了惨叫,只有“啪啪啪“的棍棒敲打着人体的声音,家奴们在被打昏,用水泼醒,又被打昏,再被泼醒的折磨之后,臀部流出的血迹渗透衣服顺着双腿一滴滴的往下滴着,他们没有了挣扎,没有了痛苦。墨鸦点了点头,让壮士们检验,确认每个都死了,便命这些壮士将他们埋在将军府的奴役冢,便去姬无夜的寝室复命去了。
“将军,墨鸦大人已在门外候着,求见将军。“姬无夜的手下来到房间通报道。
“叫他进来。“姬无夜拿着一杯上好的美酒,坐在太师椅上,玩味的看着坐过来的墨鸦。
“将军,一切以都处理妥当了。“
“恩,很好,都死了吗?“
“回将军,属下看着他们一个个都已死去,才前来复命。“
“知道错了吗?!“
“!将军?“难道这样的惩罚还不足以结束这一小段事件吗?墨鸦感到困惑与害怕,墨鸦立马跪下。
“砰!“杯子和美酒被狠狠的摔在地上,但屋外却没有任何东经。墨鸦心里已经有数,姬无夜已经吩咐过外面的人全都退下,看来今晚自己在劫难逃了”哼!墨鸦啊墨鸦!看来我平日是太宠你了!这件事情已经有8个家奴为你做了替死鬼!你却连一句实话和服软的话都不说!“姬无夜抓起墨鸦那还没自己巴掌大的俊秀脸庞”难道是为了他?“
“唔!“墨鸦吃痛,但也只是看着这个恐怖强大的男人,沉默不语。
“好~!“姬无夜将墨鸦一甩,墨鸦整个人侧倒在地上”这么些年你这个抽性格还是没有改,还是这么倔强!看来是该好好的调教调教你的时候了!“
而另一边,跟墨鸦换班的时候回到屋里却不见墨鸦,得知他被姬无夜早早的就叫了过去,心里一直不安的白凤交集的在屋里等着墨鸦,无法入睡。

楼主 Celia盛  发布于 2015-03-23 16:31:00 +0800 CST  
@冰美人冷月@可爱楠宝[email protected]夜雨晴云@鹡鸰于飞@临界深渊@似雪情@公主无心@简[email protected]暮晗S

楼主 Celia盛  发布于 2015-03-23 17:05:00 +0800 CST  
谢谢亲亲们的鼓励,我一定尽快更文!

楼主 Celia盛  发布于 2015-03-23 17:41:00 +0800 CST  
嗯嗯 一定一定!╮(╯▽╰)╭

楼主 Celia盛  发布于 2015-03-23 19:04:00 +0800 CST  
得到了亲亲们的鼓励,于是半夜来更文!我是写多少更多少的,不是一次写好一点一点放,这会儿写好了就更起来




第二章 将军之怒(上)
被姬无夜推倒在地上的墨鸦此时恐惧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小的时候,有一次他天真的一切自己的轻功好到可以偷跑出府意外还能逃过姬无夜的眼睛,被抓回来后,打的片体鳞伤,那是一种必死还痛苦的感觉。姬无夜一直对自己很好,也很信任自己,将军府所有的人都知道姬无夜将军身旁有个得力助手也甚是得宠的左膀右臂之一,墨鸦大人。整个将军府对墨鸦和白凤的尊重,也仅次于姬无夜。
“怎么,要我亲自去拿那只属于你的家法吗?!”看着坐在地上无助的墨鸦,姬无夜恶狠狠的说道。没错,只属于墨鸦的家法,就是一只上面布满着密密麻麻的到此并且被一层薄薄的铁皮包裹着的长鞭,光是听着就令人毛骨悚然。这便是姬无夜专门用来调教他的爱宠—墨鸦的工具之一,也是墨鸦最害怕的一个刑具。
“将军~!“听到这里,墨鸦有些慌了神。
“怎么,你这是要违抗命令吗?从你刚才骗我的时候开始,就应该知道你会有怎样的后果!别让我更加的生气,否则我一定会用紫檀木质的藤杖和铁鞭打的你里外都皮开肉绽!”
“属下遵命~”自知在劫难逃,墨鸦任命的起身走到书架,书架旁边的开关被拧,书架如门一般打开了,这里便是姬无夜私下惩罚或调教墨鸦的密室,这个地方让墨鸦害怕极了,每次只要进了这里,不死也要脱层皮。即使是武功盖世的他,也难熬这残忍的皮肉之刑。墨鸦走了进去,跪在地上,静静的等着姬无夜的到来。大概过了半个时辰,脚步声传了进来。
“想清楚了吗,要不要告诉我些什么?如果你老实交代,我也许会考虑从轻发落你。”
“想清楚了~将军~那小黄莺是我在市级从猎鹰是魔掌下救出来的,属下有罪~!”无论如何也不能把白凤牵扯进来,他一直被自己保护着,就像从前的自己,天真,纯洁。如果把白凤供出来,姬无夜一定不会放过他。自从知道自己与白凤关系亲密之后,姬无夜因为墨鸦对其的保护一直抓不到把柄,每次吩咐给墨鸦和白凤这两个左右手的任务,又完成的非常出色,但是介于私人感情,姬无夜已经感到了墨鸦对白凤的爱护,这让姬无夜很是不爽!
“很好!我不会再问你了,同时你要为了你的两次欺骗而付出代价!”姬无夜走到各式各样的刑具前,在那些刑具跟前走了一遍,最后将目光落在了那根细的铁鞭上“恩?“姬无夜拿着铁鞭指了指面前的刑凳示意墨鸦过来。此时墨鸦本就白皙的皮肤又添了一份苍白,这个细鞭是专门抽打犯人臀缝的,就算打在普通的好肉上,一鞭下去也是鲜血外冒。墨鸦别无选择,如果反抗他将受到更痛苦的惩罚。他站起身来,脱掉所有的衣裤,这是规矩,俯身趴到刑登上。这是一个差不多到墨鸦腰的高度,宽一米左右的长方形高登,犯人趴在上面,弓着腰,屁股正好高高翘起。四肢被前后四肢凳子腿上的皮绳死死的固定住,因为要抽打屁股缝,姬无夜还特地在凳子上,也就是墨鸦小腹下面垫了高高的厚厚的海绵。两条腿被分开大大的捆绑着,为了防止受刑的人过分扭动身体,墨鸦的腰也被皮绳与刑凳固定在了一块,膝盖窝处也被死死的固定住,整个人动弹不得,只有屁股可以在有限的范围内来回扭动。熟悉的做完这些动作,姬无夜将细鞭撩了一下,放在墨鸦屁股上,墨鸦雪白翘挺的屁股颤抖了一下,姬无夜满意的笑了笑”墨鸦啊墨鸦,我给过你机会的,但你还是成功的激怒了我,自讨苦吃!pia!——“一边下去,抽在了墨鸦的臀缝,肉最嫩的也是最脆肉的地方,抬起鞭子,臀缝起了红纱。
“啊——!“这第一鞭就疼的墨鸦一声惨叫,这种疼痛撕心裂肺,实在是他这个铁铮铮的汉子也忍不了得了!
“pia— pia— pia—!!!!”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姬无夜马上用着7、8分的力气甩将鞭子甩像墨鸦,连续三下,非常得快,没有给墨鸦一点点喘息的机会。
“呃—!不—!”几乎连叫喊的机会都没有,疼痛感在三声鞭响后迅速传来,红色的液体也通过臀缝顺着大腿内侧流了下来,墨鸦开始所有的力气都只能用来喘气,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还没有从这个疼痛中释放出来,姬无夜的下一个举动几乎使墨鸦断气“啊啊啊啊——”姬无夜解开了捆绑墨鸦腿部的皮绳,将墨鸦的两条腿猛地用力合上,这剧痛在此狠狠的刺激了墨鸦的中枢神经,几乎使他嚎叫。两条腿被合上在此用皮绳固定在凳子腿上,臀缝中间的剧痛在叫嚣“不!将军~!”知道真正的折磨才刚刚开始,墨鸦几乎哭了出来,但倔强的性格使他还是不愿意说求饶的话,他也不想。但眼看着姬无夜去下了那根可怕的大约两根拇指粗的粗铁鞭,墨鸦犹豫了。
“怎么了,我的小野猫?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主人说呢?”姬无夜喜欢墨鸦被驯服的那种无奈与折服的表情。
看到姬无夜那副得逞的表情,墨鸦有些厌恶的皱了一下眉头“没~没什么~”虽然嘴上还在城墙,但不久前这个强大的男人对自己说的那句“打得你里外皮开肉绽”还在墨鸦耳边徘徊。他是能做到这种事的人,墨鸦一点也不怀疑,并且他正在这样做。
“哼~很好,那么接下来我会让你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Pia!—”第一遍抽在了墨鸦的臀缝上,一道深红的朱砂印浮出。

楼主 Celia盛  发布于 2015-03-24 03:22:00 +0800 CST  
@紫云心之轩@一梦映瞳


我只是试一下 为什么每次都@不上人呢?~

楼主 Celia盛  发布于 2015-03-24 14:23:00 +0800 CST  
接下来会更虐,慎入啊同志们~~~~~

楼主 Celia盛  发布于 2015-03-24 14:24:00 +0800 CST  
他使了不就没得虐了吗~?

楼主 Celia盛  发布于 2015-03-24 23:08:00 +0800 CST  
来了来了!新出炉的文文!放文!


第三章 将军之怒(下)
“啊啊!—呃—”
“pia—pia—”隔了大概三秒钟,待墨鸦稍稍消化了些疼痛之后,继续充分的体会接下来的疼痛,姬无夜使出了9分的力抽打墨鸦,这次的鞭痕整齐的排列在上道鞭痕下面,在墨鸦的屁股上形成了很和谐整齐的三道红印。
“啊啊啊啊啊!——啊——不!”疼痛不断的考研着墨鸦的意志力,剧痛让他不得不放下尊严,在有限的范围内不断地扭动屁股,想躲开那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剧痛,但结果显而易见,鞭子继续准确无误的抽打着墨鸦不断晃动的屁股上,每一鞭都像是嚼进他的每寸肌肤。
“pia—!pia !pia!pia !pia!pia!”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惨叫终于变成了嚎叫,泪水和汗水沁湿了墨鸦留在前面为数不多的头发,头发变得凌乱,脸色更加~惨白,嘴唇变得干涸失去红润的颜色。此时屁股上的鞭痕与他的脸色正好相反,肿了两指高的鞭痕已经布满整个臀部,没有下手的地方,这些地方如果在遭受一次这样的鞭打,血便会流出。但是姬无夜没有给墨鸦喘息的机会,下一轮的鞭打开始了,他提来了装满盐水的木桶,将他们泼在布满伤痕的屁股上。
“啊—”现在的墨鸦身后轻轻一碰都疼痛难忍,就更别说这么大一瓢水狠狠的泼了上去“不要!将军!”知道下一轮的鞭打要来了,墨鸦终于忍不住开口叫了这个无数次让他别无他法折服的男人。
“哼~我的宝贝,怎么了?这就要求饶了吗?你的倔强,你的矜持呢?”
“啪—!”鞭子抽打在湿了水的伤痕累累的屁股上,声音清脆放大了很多倍,同样的,疼痛感也放大了无数倍!尤其姬无夜还万恶的打着他的交叉打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一下接一下,墨鸦屁股上的边上渐渐在姬无夜熟练的鞭打下形成一道网,交错的地方更高的肿起,出现了紫黑色的血点,一点也不给墨鸦喘息的机会,他就是要墨鸦承受这种痛苦,他要让眼前这个倔强无比,高傲的猎鹰臣服!
“啊奥!!!!啊奥!啊奥——啊啊啊啊啊——!”墨鸦此时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因为剧痛让他无法思考,除了惨叫,他无法说话了,全身的肌肉都在与剧痛作斗争,手腕脚腕因为太过用力的挣扎被皮绳勒出了红印,腰部绑着的绳子经过不受控制的晃动有点松,于是姬无夜享受和满意的看着墨鸦可怜无助的鞭痕累累的屁股在不停的扭动。
“啪 啪 啪 啪、啪—”
“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奥!啊啊啊啊啊!”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铁鞭不分节奏,不快不慢的继续抽打在墨鸦的屁股上,感觉差不多了。屁股上的鞭网已经密密麻麻,变成了黑紫色,有几道鞭痕在重复的鞭打下终于裂开了大大的口子,血液从里面勇了出来,顺着大腿缓缓留下。这时姬无夜停了下来,墨鸦承认,他是个很会折磨人的恶魔。
“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就在姬无夜停了下来,墨鸦感觉这一切终于要结束了吗的时候,突如其来的一鞭让墨鸦一声惨叫后晕了过去。
“哼~”姬无夜轻蔑的笑了一声。那样的扭动,那样的嚎叫,那样的哭泣,最后晕了过去,想必是疼痛极了才会这样。他扔下鞭子,又遥了一瓢桶里的水像墨鸦的全身泼去,感觉到一股凉意和湿润,接着刺痛也跟着袭来。
“呃—~~~啊——”墨鸦不断努力的调节呼吸,大口大口的喘气,在晕厥过去的那一霎那,他以为自己解脱了。
“怎么样我忠诚的猎鹰~?告诉我,还想继续挨吗~?”姬无夜用一只手指勾起墨鸦的下吧,看着墨鸦此时布满汗水,与他对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让我看着有多心动~说你认错了,今天我就放过你,恩?~“
墨鸦艰难的摇着头,他几乎没有了说话的力气,他知道,这就是姬无夜的目的。一滴眼泪凄美的顺着墨鸦惨白但俊美的脸颊留下,仍是倔强的眼神种却多了些哀求,他用尽全身力气“不想~将军~“。
“那~你知道错了吗~?“
“是的将军~“
“哼!~“甩掉墨鸦,果然还是要袒护那个白凤吗?也罢,相信今天这小子已经领教过了什么是教训,以后那个白凤,他最好别犯什么事!

楼主 Celia盛  发布于 2015-03-25 00:02:00 +0800 CST  
第三章 将军之怒(下)
“啊啊!—呃—”
“pia—pia—”隔了大概三秒钟,待墨鸦稍稍消化了些疼痛之后,继续充分的体会接下来的疼痛,姬无夜使出了9分的力抽打墨鸦,这次的鞭痕整齐的排列在上道鞭痕下面,在墨鸦的屁股上形成了很和谐整齐的三道红印。
“啊啊啊啊啊!——啊——不!”疼痛不断的考研着墨鸦的意志力,剧痛让他不得不放下尊严,在有限的范围内不断地扭动屁股,想躲开那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剧痛,但结果显而易见,鞭子继续准确无误的抽打着墨鸦不断晃动的屁股上,每一鞭都像是嚼进他的每寸肌肤。
“pia—!pia !pia!pia !pia!pia!”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惨叫终于变成了嚎叫,泪水和汗水沁湿了墨鸦留在前面为数不多的头发,头发变得凌乱,脸色更加~惨白,嘴唇变得干涸失去红润的颜色。此时屁股上的鞭痕与他的脸色正好相反,肿了两指高的鞭痕已经布满整个臀部,没有下手的地方,这些地方如果在遭受一次这样的鞭打,血便会流出。但是姬无夜没有给墨鸦喘息的机会,下一轮的鞭打开始了,他提来了装满盐水的木桶,将他们泼在布满伤痕的屁股上。
“啊—”现在的墨鸦身后轻轻一碰都疼痛难忍,就更别说这么大一瓢水狠狠的泼了上去“不要!将军!”知道下一轮的鞭打要来了,墨鸦终于忍不住开口叫了这个无数次让他别无他法折服的男人。
“哼~我的宝贝,怎么了?这就要求饶了吗?你的倔强,你的矜持呢?”
“啪—!”鞭子抽打在湿了水的伤痕累累的屁股上,声音清脆放大了很多倍,同样的,疼痛感也放大了无数倍!尤其姬无夜还万恶的打着他的交叉打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一下接一下,墨鸦屁股上的边上渐渐在姬无夜熟练的鞭打下形成一道网,交错的地方更高的肿起,出现了紫黑色的血点,一点也不给墨鸦喘息的机会,他就是要墨鸦承受这种痛苦,他要让眼前这个倔强无比,高傲的猎鹰臣服!
“啊奥!!!!啊奥!啊奥——啊啊啊啊啊——!”墨鸦此时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因为剧痛让他无法思考,除了惨叫,他无法说话了,全身的肌肉都在与剧痛作斗争,手腕脚腕因为太过用力的挣扎被皮绳勒出了红印,腰部绑着的绳子经过不受控制的晃动有点松,于是姬无夜享受和满意的看着墨鸦可怜无助的鞭痕累累的屁股在不停的扭动。
“啪 啪 啪 啪、啪—”
“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奥!啊啊啊啊啊!”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铁鞭不分节奏,不快不慢的继续抽打在墨鸦的屁股上,感觉差不多了。屁股上的鞭网已经密密麻麻,变成了黑紫色,有几道鞭痕在重复的鞭打下终于裂开了大大的口子,血液从里面勇了出来,顺着大腿缓缓留下。这时姬无夜停了下来,墨鸦承认,他是个很会折磨人的恶魔。
“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就在姬无夜停了下来,墨鸦感觉这一切终于要结束了吗的时候,突如其来的一鞭让墨鸦一声惨叫后晕了过去。
“哼~”姬无夜轻蔑的笑了一声。那样的扭动,那样的嚎叫,那样的哭泣,最后晕了过去,想必是疼痛极了才会这样。他扔下鞭子,又遥了一瓢桶里的水像墨鸦的全身泼去,感觉到一股凉意和湿润,接着刺痛也跟着袭来。
“呃—~~~啊——”墨鸦不断努力的调节呼吸,大口大口的喘气,在晕厥过去的那一霎那,他以为自己解脱了。
“怎么样我忠诚的猎鹰~?告诉我,还想继续挨吗~?”姬无夜用一只手指勾起墨鸦的下吧,看着墨鸦此时布满汗水,与他对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让我看着有多心动~说你认错了,今天我就放过你,恩?~“
墨鸦艰难的摇着头,他几乎没有了说话的力气,他知道,这就是姬无夜的目的。一滴眼泪凄美的顺着墨鸦惨白但俊美的脸颊留下,仍是倔强的眼神种却多了些哀求,他用尽全身力气“不想~将军~“。
“那~你知道错了吗~?“
“是的将军~“
“哼!~“甩掉墨鸦,果然还是要袒护那个白凤吗?也罢,相信今天这小子已经领教过了什么是教训,以后那个白凤,他最好别犯什么事!

楼主 Celia盛  发布于 2015-03-25 00:07:00 +0800 CST  
问题出现了!我怎么发不了贴了呢?一发马上就被删掉了耶?!怎么回事?求解!

楼主 Celia盛  发布于 2015-03-25 00:08:00 +0800 CST  
于是补图


楼主 Celia盛  发布于 2015-03-25 16:47:00 +0800 CST  
新文文有出炉咯!希望这次不要被度娘无缘无故吞掉这章是个过度,后面还有更精彩的等着大家,请多多期待哦!


第四章
“墨鸦!”砰的一声门被推开,只见姬无夜的贴身侍卫扶着墨鸦艰难的走了进来“发生什么了?!”见墨鸦脸色极差,白凤担心地问道。
“发生了什么?哼!你问问你自己!”侍卫替墨鸦抱不平,生气的对白凤喊着“要不是为了你”
“别说了!你可以回去了!”甩开侍卫的手,墨鸦第一步鞭要摔倒,连忙扶住面前的桌子。
“哎?!墨鸦!”白风赶紧上前扶住他,只见侍卫生气的瞪了白风一眼,“哼!”的一声便离开了,搞得白凤一头雾水。不过白凤心里也有些明白,墨鸦如此惨状,八成又跟自己有关。10岁开始就跟在墨鸦身边,一直在磨牙的悉心教导和栽培下成长,墨鸦就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自己任性,倔强,墨鸦总是默默地守护着他,以至于直到现在,他都几乎没怎么见过姬无夜,但通过墨鸦,白凤可是对这个人了解得很!“姬无夜对你做了什么?!他怎么能这样残忍!我去找他!”
“回来!别!啊啊啊—”因为着急迈了一大步想去追白凤,拉扯到了本来就及痛的上,墨鸦无力的摔在了地上。白凤见状立马上前扶起墨鸦“你若真为我着想就别害我!把我扶上床,给我打盆冷水来,还有药粉!”
“好!”说着白凤便迅速的打来了冷水,还有一瓶屋子里常备的上好的白药粉。
白凤的手颤抖的解开磨牙的腰带,将裤子慢慢的帮他脱下。
“啊啊啊—嘶——”血迹与裤子站在一起,要把它扯下来,这着实苦了墨鸦,终于成功脱下裤子,白凤帮墨鸦清晰了屁股上的血迹。
“竟忍心下这样的狠手!难道我们平日的功绩还不能低过一个丢失小黄莺的‘看守不利‘的罪名吗?!墨鸦,你等着,我给你弄点吃的来!“在喂了墨鸦喝了些水,帮他把伤口整理好后,白凤愤怒的说着。

“等一下~”墨鸦抓住刚要离开的白凤的手“还有里面~“无奈的说出这几个字,那种地方的伤,也就只有白凤能帮他料理了。
“什么?!!!!“白凤难以置信的看着墨鸦,看到墨鸦跟自己点了点头,他轻柔小心的将墨鸦的双腿分开,当他看到臀缝,最嫩的那部分已经被打的体无完肤,红紫色的腐肉高高肿起,旁边还粘着些血迹,白凤的眼泪不自觉的掉了下来”对不起墨鸦,都是我害你的~!要不是我闹着跟你比赛救下那只小黄莺,你也不会为了袒护我~!“
墨鸦摇了摇头,嘴角费力的向上扬起,在这将军府,他只对白凤一个人笑。忍受着清水的洗礼和药粉的折磨后墨鸦就像瘫在了床上一样,他太疼,太累了。
“你哭什么,男子汉一个,我被打个半死都没哭~!“墨鸦感觉好点后,拍了拍身边一直陪伴自己的白凤,这么多年,他的手下无数,但在身边的,永远只有白凤一个人。
“墨鸦~你以后别这样了好不好,我已经长大了,我可以的!不要什么事情都替我来承担好吗?“看了看见见生气的太阳,到了白凤巡查的时候了,他们两个,一个白班,一个夜班,永远都是交替班的时候才能见那么一会儿”我该去巡查了~“
“别去找姬无夜“没有任何表情的说出这句话,让白凤一愣。没办法,墨鸦就是这么了解白凤,把白凤吃的死死的,白凤不论想什么,都逃不过墨鸦的眼睛。在墨鸦的面前,他永远撒不了谎。这也是当初大量的组织想要将他收入门下培养,蛋挞却偏偏选择了跟随磨牙,做杀手这样的道路。
“我知道了,什么都瞒不过你,我真的很有这个冲动想要去找那个混蛋!墨鸦~我们掌握这别人的命运,却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吗~?“白凤又问了已经问了无数次的这句话”要怎样,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墨鸦笑笑摇了摇头。
“果然还是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吗~?“白凤迷茫的看着窗外。
“想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就要足够的快!“
“足够的快?要多快?!“
“快到可以超越生命的流逝~!什么时候你的轻功在我之上,兴许就可以了“
“我一定会超越你的!“小孩子一样的认真说着。没错,白凤当初选择墨鸦,也是因为他是唯一一个可以追的上自己的人。自小白凤轻功惊人,全京城没有一个杀手能跟他相比。当初白凤立下战书,各大门派的小偷也好,杀手也罢。像他发出过邀请的人,谁能追的上他,他就选择哪里。但是毫无疑问,那些人拼命的追逐得到的依然是一片空白,眼睁睁的看着白凤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眼前却再也找不到。唯独墨鸦轻松的追上了他,将他抓住。直到现在,白凤都之臣服于墨鸦,并且只听他一个人的话。私底下,更是将他当做自己的榜样,目标,甚至唯一的亲人。



楼主 Celia盛  发布于 2015-03-25 20:11:00 +0800 CST  

亲亲们,楼楼又来更文咯!希望大家多多自持哈!


第五章 初见
“你是谁?”15岁的白凤不屑的看着眼前这个比他高一些的英俊男子。他一身神秘的黑色着装,透露着霸气。白色的皮肤与乌黑的长发。
“我是这半个月来最后一个跟你挑战的人。”男人自信的笑着对白凤说。
“最后一个?你的口气真不小,全京城乃至这个秦国,还没有谁能逮着我白凤的!你?未免太自信了一点把?小心一会儿丢了面子~”
“哈哈哈~ 你这个小孩儿甚是可爱,如果我抓住你,你要如何?”
“每个人都是这么问我的,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咯?!”
“我让你十个数~!”轻蔑的告诉正要离开的白凤。
“?”这个人好自以为是,竟然还要让自己十个数!“哼~!”白风微微一笑,头也不回的飞入了丛林。穿梭在这片丛林间,多年的漂泊让白凤对这座城市的一花一草都颇为熟悉,娴熟的轻功越过了山脚下一片大大的湖泊,往更远的方向跑去。
“七~八~九~十~”玩弄这腰上配置的保健,墨鸦悠闲地朝着白凤的方向追去。风一样速度,穿过繁华的闹市区,没人发现那是一个人飞过,只觉得是个很普通的影子划过而已,到了这片一望无际森林,墨鸦坏坏的一笑。起身一跃飞到了森林的最高处,一个白色的影子出现在了自己的视觉范围内“哼~小家伙的轻功的确不错,加以栽培,日后定是个得力助手!”说着墨鸦跳像那片海。
“嘿,白凤!别白费力气了,你马上就是我的了,瓮中之鳖!”
“哈?!可恶!”他怎么会这么快!白凤听见了墨鸦的声音,加快了脚步,同时心里开始犯嘀咕。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人,竟这样轻易的就追上了自己!
“呃?!”白凤被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墨鸦惊住,由于刚刚有点跑毛,让墨鸦更容易的追上了自己,等白凤刚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装在墨鸦的怀抱里。
“我还没说要收你为徒,你就这么积极的像我投怀送抱了吗?恩?”
“什么啊?!嘿!”一拳打像墨鸦,还不放弃,但15岁的白凤轻功好,武功可是自创门路,花拳绣腿,墨鸦轻松的闪开,一手抓住白凤的胳膊向后一拧“啊啊啊—混蛋!痛痛痛!放开我!”白凤不服气的叫喊着。
“恩?”墨鸦又用了些力,他要先教会这个孩子何为尊重。
“啊啊啊啊—”白凤疼的直叫唤。
“真是个猖狂有无礼的小子,我刚刚忘记告诉你,如果我逮着你,第一件事情就是教训教训你~”
“你要干什么,哎?!放开我!”墨鸦稍一用力将白凤身子压在地上,双手腕到后背。一只手按压着双手,让白凤屁股撅起,趴在了身边的一块大石头上,白凤动弹不得“啪!”墨鸦大而有力的手掌扇在白凤屁股上,即使隔着衣服,也让白凤吃痛叫疼。
“啊!喂!你这个家伙!啊啊!”话还没说出来,接二连三的责打来袭,让白凤疼痛不已。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放!啊啊!放开!!啊啊啊!别打了!别 啊啊啊!”白凤不老实的挣扎着,但毫无意义,身后这个男人似乎比他想象的要强大许多。
“服不服?”这个小子还蛮可爱的。
“服服服~我服!你先松开我行不行!”白凤终于说了软化“嘿?!”但刚刚被松开,小家伙就不老实了,刚刚顺手抓了一把土,洒向墨鸦的脸“啊?!!!!!”但没想到墨鸦就像是知道他的心思一样,早就闪开了,还没等白凤回神,就又回到了刚才的姿势“哎哟~~~!”
“我想我有必要让你知道当小人的后果!”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墨鸦又恢复了白凤第一次见到的他的扑克脸,光是语气,就听的人瘆的慌。墨鸦拿起宝剑,掉了个头,用剑的把手狠狠打向白凤不老实的屁股。
“啪——”
“啊啊啊——”第一次被这样打,白凤心情郁闷之极,从没挨过打,还是被打屁股!并且墨鸦的手劲,巴掌就很难挨了,更何况竟然还用上了工具,只一下,疼的白凤快没了锐气。
“啪啪啪“
“啊啊啊—啊!!!你到底是谁?我错了,我跟你道歉还不行吗?啊啊!“
墨鸦停了下来,白凤艰难的从石头上爬起“嘶~~”他捂着刚挨过打的屁股看着此时离他两部之远的墨鸦。
“怎么不逃了?”
“我逃得过你的魔掌吗?跑也是白跑!而且~屁股疼!不想跑了!”说完这句话,白凤不敢直视墨鸦,脸稍稍有些泛红。





楼主 Celia盛  发布于 2015-03-26 22:26:00 +0800 CST  
mo?是中国的呀~ 秦时明月你不知道~?

楼主 Celia盛  发布于 2015-03-26 23:27:00 +0800 CST  
同感他一直都不听劝,一直都那么任性

楼主 Celia盛  发布于 2015-03-27 12:00:00 +0800 CST  
@北京殴丽馨快了

楼主 Celia盛  发布于 2015-03-27 16:14:00 +0800 CST  
楼楼刚更文新鲜出炉的文文,走着!话说这章我们的墨鸦大大发飙了!




第六章 跟随
“哈哈哈哈~怎么?知道自己的水平了?”
“哼!”白凤可爱的别过头去,明明此时对眼前这个男人很敬佩很臣服,但却装作一副不想理他的样子。
“我叫墨鸦,是姬无夜的手下,也是将军府的杀手。”
“姬无夜?就是那个传说武功盖世却臭名昭著的大将军?”
“奥 奥~你这是在诋毁我的主人~?你的胆子可真大啊~“墨鸦一步一步像白凤走去。
“呃~!停!你别过来啊!我~我管你主人是谁啊?!我只服你,其他人我可不管!“
“哦?这么说,你是服输咯?“
“男子汉大丈夫愿赌服输,这有什么?!以后我就跟你混了!“
“呵~哈哈哈哈哈~“
“哎你这个人?有病吧?笑什么?抓住我你就这么高兴啊?!得意也要有个分寸啊!“莫名其妙!
“罢了~跟着我,左不过是整日打打杀杀,你回去吧,以后别再张狂,安安静静的过你的日子。”
“你等等~!”白凤叫住了正要离开的墨鸦“你就是姬无夜身边的著名的杀手墨鸦大人?”白凤才反应过来,听闻这个人很久了,一直想会一会传说中的这个厉害人物,没想到这个人现在就站在自己面前“你~以杀人为生?”
“是的,我的双手沾满了血腥,你~不怕我吗?“
“那有什么好怕的,你杀的都是坏人啊~”
“有时不是,我掌握着别人的命运,却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这是一条不归路,你是个善良的孩子,我不想你跟我一样,你走吧~“
“我不走!我跟你回去!我跟你去将军府!你教我武功,我要变得跟你一样强!以后咱们两个一起,一起掌握自己的命运!没有什么战胜不了的,只要努力!”白凤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完全没有意识到,如果跟墨鸦回去,自己的生命就会开始一个翻天覆地的转变。
“墨鸦大人“大门的侍卫像墨鸦行礼后,为墨鸦打开了大门。白凤这时只算是墨鸦捡回来的一个小小的侍卫军候补,像他这样的人将军府里数不胜数,还有杀手训练生,都属于墨鸦管辖。将军对他非常器重和信任,将很多事宜全权交给他管理,从而墨鸦在将军府的地位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第二天起,白凤开始了他的杀手生涯,每天被训练着。由于人数太多,偶尔一两次不去上课,也是发现不了的,但偏偏逃课的人是白凤,墨鸦比较关注的人,这可就不好说了。
“禀告墨鸦大人,您让我关注的那个白凤今日又没有来训练,我命属下查了一下,恩~~~似乎是偷跑出府了,按照您的吩咐,并没有去责罚他,而是放任~”这个人他想不通,为什么墨鸦独独对这个白凤很是特殊,但经过他几次观察,那个白凤轻功了得,别说是墨鸦吩咐放任他不管,要亲自培养他,就算是想抓,凭自己的本事,也是抓不住那小子的。
“好的,我知道了,该干嘛干嘛去吧。”偷跑出府吗?“~哼~“
夜晚,墨鸦来到了将军府的偏门,支开了所有守夜的侍卫,在这儿瓮中捉鳖。因为要出府,有再好的轻功,凭墨鸦的看守防卫,无论是谁,都得经过这道偏门才出的去,就那还是轻功了得的。普通的功夫是无论如何也逃不出这将军府的“小子,有点本事,不过在我跟前卖弄,简直自寻死路~”语气中带着些怒火。那个当初死缠烂打要跟着自己回来的小子,如今这就开始放任自己了?太没责任感了!自己平时忙碌也没顾上,谁知道这小子野惯了,看来是得有个人好好管管他了!
“你回来了?玩的可还愉快啊,我的白凤?~轻功渐长啊~?“手里拿着轻轻飘落下来的白色羽毛说道。
“呃?!墨鸦,你怎么会在这儿?!“白凤惊讶的看着墨鸦,他没想到墨鸦会亲自来逮自己。
“恩~!很不错的问题~这个问题嘛~~~应该问你!!“墨鸦突然变严肃的脸,两只大而黑的眼睛瞪着白凤,让白凤心生恐惧。
“。。。。。。“白凤竟说不出话来,只是勉强的跟墨鸦对视着。
“跟我进去!“
一路上白凤乖乖的跟在墨鸦身后,一语不发,他知道他的墨鸦大人今天是真的生气了。

楼主 Celia盛  发布于 2015-03-27 16:53:00 +0800 CST  
@妃儿果果恩恩 是的呢!

楼主 Celia盛  发布于 2015-03-27 17:04:00 +0800 CST  
@腐女帅哥控@妃儿果果@北京殴丽馨@爱鹿晗萨拉嘿哟 墨鸦对白凤那种默默地爱 艾玛简直都没法形容,太伟大了,太有爱了!就是白凤太任性了,哎,最后墨鸦为了白凤~~~~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啊~~~这次我要让墨鸦大大大反转!



墨鸦大大帅图献上!吼!

楼主 Celia盛  发布于 2015-03-27 19:23:00 +0800 CST  

楼主:Celia盛

字数:586004

发表时间:2015-03-24 00:3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11-10 10:50:47 +0800 CST

评论数:1136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