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今世唯一(甜 bl预计3p)

一楼不给度娘,气死你
说一些情况啊
1、楼主今年高中毕业,打算出国2月开学,但是要考雅思,所以就别指望我日更了
2、楼主文笔稚嫩所以不喜的请沉默地点右上角谢谢合作
3、宠虐随各位看官啊想看什么随时告诉我,不过楼主来了兴致就随心所欲管你要看什么所以大家要有心理准备
4、楼主喜欢被叫清翼大人
5、第一章和正文似乎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了解一下主角的背景也是不错滴大家还可以了解楼主的文风
6、楼主喜欢一更完文就撒鸭子跑走,所以你们的催更可能就会在我下一次更文的时候被我看见

好了不多说了,楼主要准备准备然后开更了!

楼主 墨羽清翼  发布于 2016-09-01 04:32:00 +0800 CST  
我凑谁来告诉朕用手机怎么发文!?

楼主 墨羽清翼  发布于 2016-09-01 04:40:00 +0800 CST  
朕知道了
(一)
深夜,城市灯火不知疲倦,依旧绚烂迷人。可大多数人都知道,城市繁华的背后,是无数不知名的人的血与汗水在支撑着它。
不巧,林翼也是这无数人中的一员,与其他人不同的是,我们知道了他的名字。
林翼来自与这座城市相隔不远的一个小村庄,他的父母都是很传统的老实巴交的种地农民,由于他们的影响,林翼的性格也有些软弱,从来不主动招惹谁,不幸惹上了,林翼就自己担着,从不告诉他那比自己更加软弱的父母。
林家一共有5个孩子,林翼排在当中,这也就决定了他的一生都得不到父母充分的关爱。只有在亲戚邻居拜访的时候,他才能得到 父母一点小小的关注,因为每一个来的人只要看到林翼,第一次的时候都会说:“呦,您家老三长得真俊啊!”再来拜访时又会摸摸他的脑袋说:“这孩子真是越长越俊了!”每次父母都会望他一眼,只是一眼,敷衍几句,然后拉着客人进屋聊天。林翼知道父母不很喜欢他,因为他们觉得长得漂亮的男人一般不是好的。
可自己是他们的儿子啊。林翼每次想到这个,都希望自己可以长得像兄弟姐妹们一样普通。
由于外表英俊秀气,上了镇中学的林翼更成为了整个学校师生的焦点,几乎每一周,林翼都会被不同的女生在学校的每一个角落表白一遍,也就是在那时,他发现自己对女生没有丝毫的兴趣,他甚至发现,他在渴望一个男人,可以真正关心他疼爱他的男人。
刚发现自己的这种想法的时候,林翼被自己吓了一跳,认为自己是非常不正常的,而且,如果父母知道了,他们会怎么想?林翼不敢再往下想。
于是他自动忽略了自己内心的需求,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长大后就没事了,然后将全部精力放到了学习上,最终成为了林家第三十六代中第一个考入大学的人。
不料人生还是苦命占的多,大学毕业的林翼遭遇到了十年不遇的就业难题,华丽丽地成为了一名待业人员。
此时,林翼穿梭在深夜城市的车水马龙之中,右手提着黑色公文包,一脸的失落。
不用说,今天的面试又一次被林翼砸在自己手里了,他不明白,现在一个小小的打字员,都需要有硕士学位了?
家里已经供不起他再学习了,他们需要他工作赚钱来养家糊口,大哥前几个月被迫下岗了,现在在帮父母种地。二姐自从与镇上一个混小子私奔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有时候林翼真的很羡慕二姐可以肆无忌惮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家中的老四老五还在等着交学费上学,父母告诉他,到下个月如果还没有学费的话,只好让他们在家帮忙种地或者是外出打工了。林翼自然是不同意的,弟弟们还这么小,怎么吃得了苦。所以他千方百计地找工作,可今天又……
想着想着,林翼有了满脑子的委屈和不快,于是他做了一个影响他一生的大胆的决定:去酒吧喝酒,即使钱包里已经没有几个子了。
他望望四周,一家名叫“浮梦”的酒吧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迈开步子,脱离了回家的路线。
也许是太过于专注,林翼没有察觉到附近路口冲出来的跑车。跑车速度太快,并且似乎没有预料会有人在路口处。于是,“彭”的一声,接着,是车子刺耳的刹车声,林翼,悲催地成为了这次车祸的主角之一,就在他准备品尝人生第一口酒之前。




楼主 墨羽清翼  发布于 2016-09-01 04:41:00 +0800 CST  
睡觉等评论

楼主 墨羽清翼  发布于 2016-09-01 04:42:00 +0800 CST  
ok,睡前最后一更,依旧没拍,不过下一章就有了
(二)
林翼感觉眼皮异常地沉重,是自己最近太累了吗?
朦胧之中,似乎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恩…”林翼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眼睛睁开,一眼便看见了纯白的天花板,和华丽的吊灯。
自己什么时候买了吊灯?不是一直都用电灯泡的吗?林翼疑惑了好一会儿,直到发现自己口鼻上戴着呼吸器,脑袋转了好几转,才想起来自己昨天晚上被车撞了的事实。
林翼试着动了动自己的手脚,没有什么异常,依旧灵活自如。真是奇怪,明明都被撞飞了还在地上滚了几滚,怎么会一点事都没有?
林翼一边疑惑,一边用手把呼吸器摘了下来,缓缓撑起身子,脚踩到了地毯上。
林翼四下打量着这间病房,面积很大,正对着自己的病床有超大液晶电视,靠近窗台摆着几张看起来很名贵的红木椅子。病房的每个角落都有纸插花,耀眼了整个角落。
林翼的嘴角抽了抽,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VIP病房?想到这里,林翼不禁冷汗直冒,这一天,得要多少钱啊?林翼连忙下了床,在床周围找着自己的鞋子。
就在林翼苦苦寻找自己鞋子的时候,病房的门,缓缓地开了。


楼主 墨羽清翼  发布于 2016-09-01 04:53:00 +0800 CST  
好吧,楼主睡不着又码了一章,真是佩服自己一夜没睡啊
(三)
“你在干什么!?”一声怒吼,吓得林翼一个哆嗦,差点趴在地上。
林翼赶紧转过身来,来人已经站在他身后。
接近两米的高挑身材,让身高只有1米75的林翼惊讶不已,一头飘逸的金色短发,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一双剑眉此时微微皱起,墨蓝色的眼睛里有着些许的怒气,高挺的鼻梁,完美形态的性感嘴唇缓缓吐出富有磁性让人沉沦但在林翼看来却觉得可怕无比的声音:“我说过了不许光脚在地上走,是不是?嗯?”
“呃…那个,我们是不是……”有些误会?林翼话还没说完,男人就坐在了床上,一把拉过林翼,让他直接趴在了自己腿上。
“你,你干什么?”林翼有些恼怒,但也发现了自己的心跳跳得异常的快。
”啪”的一声,男人的大手招呼上了林翼的屁股,“揍你啊,还能干什么?”
“唔,痛!”林翼穿的是医院的病号服,面料很薄,所以屁股就得吃苦了,“放开我!你怎么能这样!?”
啪啪啪三声,连着打在了林翼的左半边屁股上。
“自己说吧,犯了什么错。”男人隐忍着怒火对林翼说道,大手又打了林翼右半边屁股几个巴掌。
“唔啊,疼,别打了!”林翼哪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只知道自己的屁股现在火辣辣的疼。他刚想用手捂住自己可怜的屁股,便被男人的一只手扣在了腰上。
男人见林翼死不承认,脸又冷了几分,加大了力度,“不说是吗?那我就打到你说为止。”啪啪啪又是几巴掌,打在林翼屁股肉最多的地方。
“别别!我说!我说!”林翼一听就急了,看来还不能和这个男人玩拉锯战啊。
“我,我不该光脚走在地上。”刚才这个男人就是因为这个吼了他。
啪的一声,男人又打了一下林翼已经红肿的屁股,“还有呢?”
还有?!林翼愣住了。还有什么?我和他可是刚刚见面,哪里会做出来什么事呢?
“怎么?想不起来了?要不要我用巴掌帮你想想?”男人冷笑一声,又一次狠心地扬起巴掌在林翼屁股上拍了几下。
“啊,不用不用!我自己想,我自己想……”林翼连忙摇头。
难道是因为车祸?林翼一脸疑惑。
看着腿上的小东西一动不动,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慕烬不由得无奈的笑了一下,这小家伙,还挺认真。
不过慕烬不认为这么明显的错误能让小家伙思考那么久,他一个巴掌下来,把林翼拉回了现实。
“怎么,想出来了吗?”慕烬把手放在林翼的屁股上,轻轻地揉着。
林翼低垂着头,“呃…我不应该走路不看路,以致于发生了车祸。”
林翼说完后,房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几秒后,就在林翼就要忍不住回过头去查看男人的情况时,慕烬突然一把抱住林翼的腰,让林翼站在自己的双腿之间。
他和林翼对视着,“什么时候的事?”慕烬的语气充满了担忧与吃惊。
“就刚刚…呃,也许是几天前了,反正不就因为这个所以我来到这里了嘛。”林翼不知自己睡了多长时间,只能猜测,然后傻傻地望着慕烬,“不过话说回来,你究竟是谁?”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的坏蛋!


楼主 墨羽清翼  发布于 2016-09-01 06:07:00 +0800 CST  
天底下还有比我勤奋的作者吗?回答我!没有!!
很好我很满意你们的答案

(四)
在听到林翼说自己是因为车祸才进了医院,慕烬的眼睛危险地眯了眯。然后便又听见林翼问他是谁,这又让慕烬的太阳穴狠狠地跳了几跳。
慕烬把手伸到病床旁边的小柜前,拉开第二个抽屉,拿出了消肿止痛的喷剂,另一只手便要拉下林翼的裤子。
“你干什么啊?”喷剂上的字太小,林翼看不清,不知道这个男人拿出的是什么东西,所以使劲挣扎。
“别动!”慕烬见林翼乱动着纤腰和小屁股,不由得欲*火直烧,只好狠狠地拍了林翼一巴掌。
林翼吃痛地叫唤了一声,不敢再有任何动作,只是对未知的恐惧让他全身轻微地颤抖着。
“这是消肿的药剂,喷了很快就会好。”慕烬见他是真怕,连忙耐心地解释。
上了药之后,慕烬把林翼抱到了床上趴好,给他盖好被子,轻轻地捏了捏林翼的脸,说道:“乖乖地在这里休息一下,别到处乱走,不然小心你的屁股。我一会儿就回来。”
然后,慕烬出去了,顺带关了门,留下林翼一人脸红着回想刚才发生的事。


专家医师办公室
“你是说,翼儿有可能是失忆?…可为什么他会认为自己是因为车祸才来医院的?”慕烬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眉毛依旧皱得紧紧的。
“这个我也不清楚,他明明是因为下水救人淹着了啊……也许车祸场景是他幻想出来的,加上轻微脑震荡,才认为这是真的。”裴亦澜医师坐在慕烬对面,拿着林翼的脑部CT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
“哼,还说你是全市最好的脑科医师呢,这都看不了。”慕烬冲对面的人翻了个白眼。
裴亦澜无奈地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不敢说什么反驳的话,毕竟人家是显赫世家慕家的大少。
“行了,我也问不出你什么了。”慕烬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姿态诱惑至极,以至于让几乎不食人间烟火只啃万卷书屋的裴亦澜医师红了脸,连忙把头侧过去。
慕烬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走出了办公室。

另一边,林翼正趴在病床上,这个姿势让他感觉有些不舒服,可一旦稍微翻身,屁股就会被压得很疼很疼,林翼实在没辙,只好从床上爬起来。
反正自己也不想休息,不如就到处走走吧。林翼心里打着小算盘,几乎把慕烬交代的都忘掉了,毕竟现在在林翼心里,慕烬还是个刚刚闯进来的陌生人,虽然他一上来就特别熟络地打了自己。
然而计划不如变化,赶得早不如赶得巧。林翼刚把门打开,慕烬就出现在了门前。
好死不死的,林翼表情呆呆地看着慕烬,脑袋却很灵活地无限播放着不久前慕烬对林翼说的那句话:“乖乖地在这里休息一下,别到处乱走,不然小心你的屁股。我一会儿就回来。”
“乖乖地……别到处乱走……小心你的屁股……”
神啊,他该,怎么办啊。。。


楼主 墨羽清翼  发布于 2016-09-01 07:48:00 +0800 CST  
很累啊一个人都没有,不写了,累死朕了
(五)
“去哪儿?”慕烬挑了挑眉,脸色有些黑。
“呃…去,去厕所。”林翼耷拉着小脑袋,双手的手指不自觉地绞在了一起。
慕烬一听,脸色就更黑了,“是吗?我刚到医院时,医生就跟我说,这里的VIP病房配套设施齐全,而且听说一个房间还有两个厕所呢。”
林翼一听,头低得更低了。他是真的没看见房间有厕所啊。
“把头抬起来!”慕烬皱了皱眉,有些恼怒地吼了一句。
林翼吓得身体一颤,想到刚才屁股那种火辣辣的疼痛,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
他小心翼翼地抬起头,见慕烬凌厉的目光射向他,立即又低下了头。
于是慕烬眼疾手快地伸手捏住林翼的下巴,迫使他看着自己。
“怎么?跳了次河就不听我的话了?”慕烬眯起眼睛,到现在他还是不能适应林翼已经失忆了的事实。
“我,我没有跳过河。”林翼壮着胆子反驳着。
“……”慕烬没有想到林翼会反驳他,他以为林翼会像以前一样乖乖地顺从(唯一一次的不顺从就是跳入水中去救一个落水的孩子),偶尔无意间犯了点错就会乖乖地任由他打,当然他也会在林翼撒娇求饶时及时地收手,免得打坏了他。
一个不会反抗的玩具,看起来是不错,可玩久了,就有些厌倦了。
然而今天的林翼,有些不同,他在打他的时候,他竟然要用手挡巴掌,在以前可从来没有过。而且他竟然不想在第一时间里准确报出所犯的错误,而是对着自己打鬼主意。
更严重的是,自己竟然对他有了欲*望。这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啊!
“好吧,我承认我是要出去走走,是因为病房里实在太无聊了,而我趴在床上也实在是不舒服。我只是想在周围逛逛,不会离病房太远的。”林翼终于沉不住气,一股脑把自己要说的话都说了出来,也完全不计后果了,“你要想打我就打我吧。但是在此之前,能不能告诉我你是谁?我和你并不认识,为什么你一上来就对我……这样。就,就好像我们非常熟悉似的…”
慕烬望着林翼有些窘迫的小脸,不禁扬起嘴角,把林翼看呆了。
慕烬拉起林翼的手,进了病房,关上门,然后让林翼坐在自己腿上,自己则坐在床上。
“我叫慕烬。”慕烬拍拍林翼的小脑袋,“是你的监护人。”
“慕烬…”林翼念叨着这个名字,可脑海中确实没有任何有关的记忆。
“等等,你说你是我的监护人?那我父母?他们去哪了?”
“你的父母?”慕烬又一次疑惑了,“他们不是早就过世了吗?”





楼主 墨羽清翼  发布于 2016-09-01 09:20:00 +0800 CST  


楼主 墨羽清翼  发布于 2016-09-01 09:38:00 +0800 CST  
楼主决定要安排一下更文时间啊,免得大家苦等得心都碎了
预想的是一天两更(唉明明说好不日更的没办法朕太爱你们了o(︶︿︶)o)
上午下午各一更
脑洞大开了就加更(就像今天)没思路可能一更都没有(没办法就是这么任性)
有加更或缺更会提前通知大家的~
然后今天下午还有一更,大家敬请期待!!
喜欢的话要大声说出来啊,楼主会很有动力滴

楼主 墨羽清翼  发布于 2016-09-01 13:40:00 +0800 CST  
今天的最后一更新鲜出炉啦~
(六)
“什么……你在说些什么啊?他们在我出车祸前还给我打电话催我快找工作呢。”林翼十分不相信慕烬说的话。
“手机,我的手机呢?”林翼翻了翻衣服上的每一个兜,然后离开慕烬的怀抱在床上翻找,显得有些焦急。
慕烬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林翼在自己身边瞎找,回忆刚才林翼所说的。这症状,像是失忆吗?
就在林翼即将放弃的时候,慕烬从兜里掏出一个银色手机,“在这呢。”
林翼猛一回头,夺过了手机,“你丫不早说,浪费我时间!”
慕烬这时是彻底石化了,林翼以前哪敢这么对自己说话啊……
林翼打开手机通讯录,一下一下地往下翻,悲催的发现上面所有的手机号码和联系人姓名他都不认识,而且,他也没有了父母的电话。
不过还好父母的号码他早就记下来了。
林翼刷刷戳了几下手机,看了两三遍,才拨了出去。
“……”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怎么…怎么会这样?……”林翼此时对这种情况表示接受不能。
给大哥打。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再给大学的朋友兼暗恋对象打。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已停机……”
你妹!我要摔手机了!!!
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之前的人都联系不上了?
林翼内心是崩溃的。。
慕烬见他这样,心里也是一阵波澜。
“翼儿,别想了,医生说你失忆并有轻微脑震荡,有可能是把幻想以为是真的了。”
失忆。。呵,失忆。一个失忆的人会把自己的过往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行,他要出去,他要回到父母家,亲眼看上一眼,他才肯罢休。
于是,林翼一个激灵爬下床,穿上鞋就往外跑,却被慕烬一只手臂拦了下来。
“你去哪儿?”慕烬显然心情有些不好了,声音变得有些冷冽。
林翼奋力挣脱抓着自己肩膀的手臂,“我的事你管不着!放开我!”林翼现在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压抑状态,完全顾不上慕烬的心情好坏。
“行啊你林翼,翅膀硬了是吧!今天我就叫你看看我管不管得着你!!”慕烬已经在盛怒之下了,一把抓着林翼的肩膀把林翼甩到了床上,自己也走到床前,“把裤子脱了!”
由于在拉扯过程中触及到了屁股上的伤,林翼皱了皱眉,缓了几秒,才低低地吼了句:“凭什么!?”只是因为逆了你的心意,就不分青红皂白地打人吗!?
“呵,凭什么!?”慕烬冷笑一声。很好,他很成功地让他感到愤怒了。
“就凭这个。”慕烬抽出扣在腰上的皮带,狠狠一抡。
“唔…”嗖啪一声,林翼的屁股便感觉到了一阵尖锐的疼痛,但他忍住了没有叫出声来,因为他不想在慕烬面前屈服。
接下来,整个房间都充斥着皮带挥动和打在肉体上的声音。
“嗯……啊!…疼!…”慕烬打了八九下,手心已经微微出汗,他没想到林翼能忍受这么多下的皮带,在以前,一般他打到第二下的时候,林翼就会一边求饶一边麻利地脱下裤子。

哎呀~我好像卡拍了




楼主 墨羽清翼  发布于 2016-09-01 14:47:00 +0800 CST  
有读者表示没有看懂啊
那我简单说一下(其实自己的大纲都没列一个)
首先林翼是一个美丽的农村娃,在打算进酒吧喝酒时被汽车撞死了
之后便穿越到另一个世界了,那个世界也有个叫林翼的娃(先叫他2号好了)。除了名字和外貌,2号和真的林翼没有什么一样的。
2号出身于失势贵族家庭,幼时父母意外双亡,之后被慕烬收养。2号因为童年时的经历,性格逆来顺受,对慕烬百依百顺,慕烬在喜爱着他(不是真正的爱)的同时也有些厌倦
而林翼,虽然我在前文说他性格软弱,但也分情况。在不熟悉的环境中,林翼会尽量顺从对方以保护自己,而在周围都是熟人的时候,会显得傲娇倔强一点,因为他觉得你并不会伤害他。慕烬就是爱上了这样的林翼,敢于做自己的林翼。
于是林翼开始了在这里的性*福生活

ok,暂时说这么多了,因为楼主的脑洞暂时这么大。
想写3p的,可攻二连原型都没想好,爱妃们可愿意帮帮朕?

楼主 墨羽清翼  发布于 2016-09-01 15:11:00 +0800 CST  
……累得不想说话
今天差点被自家弟弟骂死,说我玩手机玩上瘾了。哼,还不是因为要讨好爱妃们,建设自己的后宫。。呸!是江山!
(八)
在医院休养生息的这一天多,林翼逮着空闲就开始理自己的思路。
昨天晚上听慕烬讲了“自己”的身世:出生于一个几十年前名贵兴旺如今已经没有多大权势的家族,幼年父母因故逝去,在亲戚家待了不到半年便以无力抚养的理由抛弃在了孤儿院,三年后也就是在“自己”12岁时被慕烬拐回了家,天天遭受慕烬非人的折磨(喂你够了)。
没想到这个孩子这么惨,林翼对此表示深深的同情,完全没有晓得自己以后也要“天天遭受非人的折磨”了。
今天林翼又从裴亦澜医师口中得知自己现在刚刚满19岁,突然被告知年轻了四岁的林翼内心是窃喜的,然而之后裴亦澜医师一直在批评自己擅自下水救人的英雄举动,让林翼一脸黑线。。又不是他下去救的,他不想背这个黑锅啊。
“…你说说你,前几个月刚学会了游泳,你就开始显摆了?你又不是在河里学的,你知道水里的情况吗?胆子真是不小啊,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当英雄的潜力啊,过个生日就把自己当神了啊?……”裴亦澜一脸严肃地批评着悠闲地躺在床上的林翼。
“好了,裴医师,你都说了半个小时了,你不累我都累了…”林翼无聊地打着哈欠。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和这个话痨成为了朋友。
“什么裴医师?!”裴亦澜气得狠狠捏着林翼的脸颊,“叫哥!失个忆竟然把我都忘了,你上次摔下楼梯骨折还是我自告奋勇当护士照顾了你一个月!现在好了,一点报酬没得你就连我名字都不记得了!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哎哟!哥哥哥!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疼啊!”林翼立马求饶,才将自己白净柔软的脸蛋挽救回来。
“哼。”裴亦澜扶了扶眼镜,径自走出了病房。
林翼心疼地揉了揉自己的脸蛋。唉,委屈你了,我可爱的小脸蛋。
正当林翼安慰着自己的脸蛋时,病房的门突然被狠狠地甩开了,发出一声“彭”的巨响,吓得林翼又是一哆嗦。(这么天天吓早完被吓死!)
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前。
与慕烬差不多的身高,几缕垂下来的发丝掩藏了些许冷戾的眼神,一身黑色的西装衬托出一种王者霸气。
男人一步一步走近病床上的林翼。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看起来像是寻仇的啊。。哭。今天就要血洒当场吗?
“失忆了?”男人冷冷地吐出几个字,打断了林翼的胡思乱想。
“啊…算是吧。敢问阁下是……”林翼不着痕迹地缓缓远离着男人,他潜意识里感觉这个男人很危险。
男人眉头微微皱起,但随即,他扬起一抹冷酷的笑容,伏下身用手扣住林翼的纤腰,将他拉进自己的怀抱,然后低头用嘴含住了那个让他满意至极的可人的唇。
我去,这什么情况!?林翼一脸茫然不知所措,任由男人品尝他唇齿舌间的美好。
按照已知剧情,他不应该和慕烬是一对吗?林翼表示理解不能。。
不过我们天真的小林翼不知道,有一种美好的爱情,它叫3p。




楼主 墨羽清翼  发布于 2016-09-02 15:45:00 +0800 CST  
我凑吞得那么晚

楼主 墨羽清翼  发布于 2016-09-02 18:42:00 +0800 CST  
那我再发一遍是不是还得吞啊

楼主 墨羽清翼  发布于 2016-09-02 18:42:00 +0800 CST  
据说这样就不会被吞了,真的吗?






楼主 墨羽清翼  发布于 2016-09-02 18:47:00 +0800 CST  
朕今天可能不能二更了
忙得都忘了今天周末了
要回老家
所以……拜拜啦爱妃们
(九)
就在林翼被吻得七荤八素时,男人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他的红唇。
“没关系。祁青墨,我的名字。”祁青墨望着林翼,墨黑色的眼睛里满是痴迷和调笑,“我会让你,记住我,记得比以前更深刻。”
林翼对于男人的表白,表示一脸懵逼。
天啊撸!慕烬知道我红杏出墙吗?应该不知道,不然自己早被打死了。不行,我不能背这么大的一个黑锅,一定要把这份孽缘扼杀掉!(果然是谁来得早谁吃香啊,看看我们小翼儿对爱情的坚守!祁爷你嫉妒不?祁青墨:……闭嘴。
“呃…那个……”林翼刚想说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你很好真的不是发好人卡你真的很好之类的话时,几个戴着墨镜穿着西装的魁梧大汉进了林翼的病房。
为首的一个走到祁青墨旁边,嘴靠近他的耳朵嘟嘟囔囔地说了些什么。
而林翼此时在组织自己的语言,怎么说才能委婉地不伤这个男人的心。
然而林翼接下来听到的话让他再也说不出来我们分手吧之类的话。
“妈的,这小子敢玩我。”祁青墨低低地骂了一句,“告诉玄妙,逮到那小子就逼供,不吐出点什么之前别让他那么容易死。哼,不是想玩我吗,你们就找几个有耐力,‘精力’充沛的,跟他玩玩,我要让他知道玩我的下场。”
林翼瞪大了眼睛,咽了咽口水,仿佛看到了自己提出分手后的悲惨下场。
那个黑衣大汉毕恭毕敬地说了句“是”,便带着其他人离开了,留下了还有些愤怒的祁青墨和冒着一身冷汗的林翼。
“怎么?有什么事要跟我说?”祁青墨的眼神凌厉,嘴上却扬起一抹坏笑。
“啊……没,没什么事”林翼有些语无伦次,两只手不时地扯着被子,“就是想说……”
说到这,林翼是彻底没词了,脸也窘迫的有些红了。
“嗯?想说什么?”祁青墨凑近了林翼,笑容放大。
“你好帅。”林翼呆呆地看着祁青墨放大的俊脸,下意识地说出了这句话。
祁青墨愣了,然后无奈地笑了一下,“我喜欢你的这句是真话的谎话,小翼儿。”
林翼还没来得及思考接下来怎么圆话,便被祁青墨拉过去趴在了他的腿上。
啪啪啪连续三下,没有给林翼任何准备,就在林翼屁股上炸开。
“啊!”林翼只感觉昨天皮带的疼痛感又回到了自己身上。
“我的耐心不多,所以你赶紧说你想说的,到时候我打爽了可是听不见你说什么的。”祁青墨说完,又狠狠地在林翼屁股上扇了一巴掌,疼得林翼眼泪一下就下来了。
“疼!你别打我!我我,我已经是别人的人了,我们不能在一起!”林翼此时也顾不得自己未来的下场了,总比现在被他打死好。
“哦?”祁青墨又勾起嘴角,啪啪啪在林翼屁股上不断添伤,“那你说说,你是谁的人?”
“啊!…我,我不能告诉你……唔啊!”林翼的汗浸湿了后背,祁青墨的手劲比慕烬不知大了多少倍,再加上林翼的屁股本来就有伤,现在的林翼可以说是生不如死。
“为什么?”祁青墨挑了挑眉,又开始加大力度。
“啊!因为……你肯定……唔,会报复他的!嗷!太疼了快停下啊!!”林翼现在已经疼疯了,他从来没有被打这么狠过,准确地说,稀里糊涂来这之前,他根本就没被打过。
“呵。”祁青墨冷笑一声,用手压住林翼胡乱动作的上半身,继续着对林翼屁股的虐待。
“住手快住手!!啊!!”林翼眼泪直流,疼痛肆虐了他的整个屁股,“给我停下!……呜呜……慕烬你在哪里!快来救我啊!疼!”
这时,祁青墨停了手,“烬,小翼儿找你呢。”
什么!?
林翼含着眼泪顺着祁青墨的视线看去,发现慕烬正站在房间门口。


楼主 墨羽清翼  发布于 2016-09-03 08:40:00 +0800 CST  
朕累死了,再也不听你们的了,哼╭(╯^╰)╮
(十)
慕烬此刻正在门口矗立,面无表情的脸色让林翼感到一阵绝望。
其实慕烬来时,正好听见着林翼在房间里哭喊着“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这一些让慕烬听起来十分悦耳的话。于是他抑制住想要搭救林翼的意愿,希望知道在翼儿心里,他究竟是什么地位。更何况,他知道祁青墨有多爱翼儿,他是不会伤害翼儿的。
所以,现在,他很开心,虽然不动声色但心里的幸福感已经爆棚了。他听见他的翼儿在危难的时候唤了他。
慕烬一步一步走进房间,林翼已经吓得闭上了眼睛,内心里已经在编撰遗言了。
“青墨,打得重了。”慕烬轻轻拉下林翼的裤子,冷着脸对祁青墨。
“不打重点儿,小翼儿怎么肯说实话?我看你很高兴听到小翼儿刚才说的话吧。”祁青墨坏笑着接过慕烬扔过来的药膏,“可怜我现在当了坏人。”
祁青墨将药膏涂到林翼的屁股上,缓慢轻柔的动作与刚才打人时的狠烈形成了鲜明对比。
而我们的小翼儿此时大脑已经当机,完全转不过来了。
出院回家的路上,慕烬和他解释,林翼才知道他有两个对象……两个……!!!
这还有天理吗?!不得被世人骂死啊!林翼一脸接受无能的表情。
妈妈!我要回家!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林翼在车上望着窗外高大耸立的城市建筑群,心中内牛满面……
林翼就在无限地纠结中到了慕烬所说的林翼父母所在的墓园。
此时已是午后,阳光直射大地,被其照耀的花草发出夺目的金光,微风习习,花草微曳,一派安宁,完全没有墓园应有的阴森恐怖。
墓园里几乎没有什么人,只有一个守墓的老先生在打扫。这时,慕烬的手机响了,他给祁青墨递了个眼神,之后摸了摸林翼的脑袋,匆匆离开了。
林翼一见慕烬走了,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意味着他又要和祁青墨单独相处,而他现在又是怕他的。
祁青墨板着脸看着越挪离自己越远还一个劲儿望着慕烬远去的背影的林翼,冷冷地说了句:“过来。”
林翼打了个冷颤,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正冷冷看着他的祁青墨,慢慢挪近一步。
“给我快点!你要是再这么磨蹭,信不信我就在这里把你屁股打开花!”祁青墨吼了一句,引得不远处扫地的老先生好奇地向这里看过来。
林翼被吓得一个激灵,连忙三步两步跑到了祁青墨身边,手扯住祁青墨的一角,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讨好祁青墨。
显然祁青墨很吃这套,笑着捏捏林翼的脸,“乖,听话就不会打你了。”
来到了林翼父母的墓碑前,林翼眯起眼睛看了看墓碑上的名字。
林小四 胡花 夫妻之墓(这名字好听不?
没错,这就是他父母的名字,可为什么,为什么……
“爸,妈……”林翼在墓前跪了下来,也不顾屁股上的伤痛了,眼泪一滴一滴地往下流。
为什么一觉醒来,你们就不在了,所有我认识的人也不在了,可又是为什么在这里却有认识我的人……我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知不知道答案?……
祁青墨见林翼哭得伤心,便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轻轻地披在林翼身上。
林翼回过头,见祁青墨一脸温柔,“别太伤心,你还有我,还有慕烬……”说完,祁青墨将林翼揽入怀中。
你不记得了我,没有关系。
我会一直一直爱着你,连着我所有的一切。
只为有一天,你笑着扑入我的怀抱,对我说:“我也爱上你了。”
那时,花正绚丽,阳光正灿烂。
而你,也正好,属于了我。


楼主 墨羽清翼  发布于 2016-09-03 16:35:00 +0800 CST  
你们太欺负人啦!偷个懒都不行!老子午觉都没睡啊!!

楼主 墨羽清翼  发布于 2016-09-03 16:39:00 +0800 CST  
朕甜得有些齁
考虑要不要虐虐……
(十一)
自从从墓园回来,慕烬就发现林翼与祁青墨之间的感情已经不亚于林翼与自己之间的感情了。
这不,今天慕烬刚从公司回来,就目睹了这一幕:
林翼被祁青墨一路拽到了书房,祁青墨指着满屋的凌乱质问:“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我,我……”林翼不敢直视对方,低着头摆弄自己的衣角,“我只是……忘了收拾了。”
“哦?忘了?那我就让你长长记性。”祁青墨坐到了椅子上,拍拍自己的腿,“趴上来。”
“不、不要……”林翼害怕地捂住自己的屁股,向后退了一步,祁青墨打人实在太疼,“墨,我错了,我不敢了……”
“别废话!快点!”祁青墨皱了皱眉,冷气压开始遍布全场。
林翼只好不情不愿地走到祁青墨身边,趴在了祁青墨的腿上。
啪啪两下,让林翼感觉到屁股开始火辣辣的痛,祁青墨的铁砂掌果然不是盖的。
“唔啊!好疼啊!我,我不敢了……呜呜,墨你不爱我了……呜呜……”
小家伙的这次哭喊竟让祁青墨软了心,象征性地打了十几下后,祁青墨将林翼抱入怀中。
“知道错了吗?”祁青墨冷冷地问道。
“知道了知道了!”怀里的小东西连忙诚恳地点头,“我再也不敢了。”
祁青墨这时对着林翼轻轻笑了一下,将林翼看呆了,“刚才是哪个小坏蛋说我不爱他了?嗯?”
林翼红了脸,窘迫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祁青墨看到自家的小东西可爱的模样,心情大好,低头吻向了怀中的小人儿。
“好了,那小翼儿晚饭前乖乖把书房收拾好,能做到吗?”缠绵的吻之后,祁青墨含笑捏了捏林翼的鼻子,眼中的冰冷早已消失殆尽,只剩下满满的宠溺。
“嗯,能。”林翼红着脸点了点头,便从祁青墨的怀中下来,开始卖力地收拾起来。
祁青墨刚出书房门口,就看见慕烬双手抱臂倚着墙壁贼笑着看着他。
“呦~这不是以冷酷无情著称的祁大帮主吗?怎么笑得这么甜蜜啊~?”慕烬眯着眼睛看祁青墨。
一出书房的门,祁青墨就自动戴上冷面瘫面具,释放自己的低气压。
“油嘴滑舌。”祁青墨头也不回地下了楼。
真是……,慕烬无奈地撇了撇嘴,刚才你对着翼儿不也是油嘴滑舌?还好意思说我。
慕烬感觉自己在翼儿心中的独尊地位怕是已经没有了,慕烬叹了口气,无奈地笑了笑。
“咦?烬你回来了!?”林翼拖着一袋子垃圾走到门口,迎面看见了背对着他的慕烬。
慕烬听到林翼的声音,笑着转过身来,下一秒,便被小家伙撞了个满怀。
“烬,我好想你!你两天都没回来了~”林翼两眼泪汪汪,活像是空守闺房的小媳妇。
慕烬看着林翼,内心慢慢被软化,他恶作剧般地将大手抚在林翼的屁股上,“哦?是吗?我看翼儿这几天可是闹得欢啊,你看看这书房,跟个小猪窝似的。”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林翼躲了躲慕烬搭在屁股上的手,苦着小脸,“再说,墨已经训过我了。烬你最好了~”
“小捣蛋~”慕烬轻轻地拍了拍林翼的屁股,“走吧,垃圾一会儿再扔,我们先下去吃饭。”
说着,慕烬抱起林翼,不顾林翼孩子般的挣扎,向餐厅走去。
其实,这样也不错。慕烬这样想着。


楼主 墨羽清翼  发布于 2016-09-04 09:02:00 +0800 CST  

楼主:墨羽清翼

字数:31796

发表时间:2016-09-01 12:3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2 14:53:43 +0800 CST

评论数:151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