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质爱(古风,bl,虐)

30杖过后,臀腿上已无再落杖之处,侍卫只得将责打的地方重新落在了第一条伤痕上。一瞬间,略加休整后再次叠加的爆裂疼痛,仿佛要将这块皮肉生生挖去一般。陵文墨忍不住张嘴,却在呼喊出声的瞬间,狠狠咬上了自己的左臂。口中腥咸的味道,硬是让自己大脑清明了一些。再受不住这规矩,恐怕自己真的没命再重新挨过。
每一杖都是叠加的疼痛。陵文墨渐渐有些慌张。他发现自己一开始凭着挨藤杖的“经验”是错误的。这种剜肉的打法,每一杖都让人痛不欲生。杖腿的痛更是清晰刺骨。自己“讨来”的那40杖,现在看来并非疼的麻木了的无所谓,而是地狱般的煎熬。
60杖过后,身后的皮肉已再无完好之处,所有的地方都已盖上了第二轮板子,青紫交加,薄薄的皮肤下似乎是肿胀的皮肉和青紫淤血,原本柔软的臀肉已经板结在一起,形成了连片的肿块,在腰际雪白皮肤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楼主 卯兔兔  发布于 2015-08-04 12:45:00 +0800 CST  
放文放文

楼主 卯兔兔  发布于 2015-08-04 14:10:00 +0800 CST  
杖责过半,行刑的侍卫换了手。炎武靖眼看着陵文墨将印着深深带血齿印的左臂拿开,喘息着将右臂换到了唇齿之下,没由来地一阵烦躁。喝了口宫女递来的清茶,狠狠一挥手示意继续,仿佛这样可以挥去刚才心中那种烦躁的感觉。自己,要的不就是这人的痛苦么?
很快,新一轮的宫杖就砸了下来。稍稍放松的皮肉,更为敏感地感受到每一杖所带来的钝痛,更有一种火烧般连绵不绝的灼痛。陵文墨在剧痛中,勉力抬眼,看到九五之尊似在细细品茶,知道若不服软,这120杖自己是非挨完不可。于剧痛中定了定神,自己虽什么都没有了,但是一身骨头,却还是硬的。若是等着自己求饶乞怜甘为身下之奴,那是万万做不到的。
这样一来,反而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干脆闭上眼睛,默数着身后沉重的杖击,集聚起全身的力量来抵抗这锥心蚀骨的疼痛。行杖间,雨势渐渐停了。殿前便只剩下沉闷的杖击声、陵文墨的喘息声和他身上残余的雨水滴落的声音。

楼主 卯兔兔  发布于 2015-08-04 14:11:00 +0800 CST  
楼主不知道为什么,只能用爪机发贴,用电脑始终被告知没有权限!!亲们,这可如何是好?楼主只能用多个短小君来拼凑成每天勤劳的粗长君啦!

楼主 卯兔兔  发布于 2015-08-04 14:12:00 +0800 CST  
楼主前去看海。考虑下接下来就打昏拉倒!群众以为如何?

楼主 卯兔兔  发布于 2015-08-04 15:17:00 +0800 CST  
看到大海,心旷神怡,特来把儿子放倒,嘎嘎

楼主 卯兔兔  发布于 2015-08-04 16:30:00 +0800 CST  
79,80,81……无法再坚持了。自己的意志可以坚持,但是身体,已经慢慢开始脱离意志的主导,眼前模糊了视线,终于,什么也看不见。
行刑的侍卫只得停下手来,向炎武靖请示:“皇上,人犯晕过去了,属下请旨。”
这就晕了?“泼醒,继续。”
“是。”
有了皇帝的命令,一切好办。一桶冰水兜头浇下,陵文墨动了动眼皮子,在强烈的刺激下,很快转醒过来。察觉到自己仍然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并未掉下刑凳,晏清也未喊出“重来”,居然觉得长出了一口气。只是,身后再一次砸来的疼痛,很快把他重新带进了深渊。
120杖,不能见血,侍卫们用了巧劲,陵文墨身后已是一片乌黑,硬硬的肿块遍布臀腿,里面的血肉仿佛被狠狠拍碎。剩余的39杖,足足又昏过去3次,最后一次用蛰人的浓盐水才将他泼醒。原来这不见血的打法儿,比之家法藤杖的血肉模糊,更让人几欲疯狂。最后一杖落下后,陵文墨看到一身明黄的帝王慢慢走到自己眼前,附耳道:“咱们,来日方长。”拂袖而去。

楼主 卯兔兔  发布于 2015-08-04 16:31:00 +0800 CST  
爽歪歪的楼主表示,要不再更一段儿?

楼主 卯兔兔  发布于 2015-08-04 21:19:00 +0800 CST  
第五章 所谓养伤(一)
炎武靖最终还记得给陵文墨安排一个住处。并非下人的庭院,也非男宠的娈妓所,而是自己寝宫昭元殿的偏殿。这个倔强又可恨的人,自己既然说了要收了他,那就必是要让他的一切痛苦、一切感知都来源于自己。
陵文墨最终是被侍卫抬到房里的。虽然他挣扎着想要自己走回去,但是在摔倒五次后,毫无悬念地再次昏迷了过去。这一昏迷,就是两天。
等他再次醒来,身后的疼痛也随之再次涌来,几乎让他眼前一炸再次昏迷过去。闭上眼睛缓缓喘息了一阵,才渐渐适应了这种疼痛,灵台也略有清明,看清了自己身处的并不大的房间,以及,房中书桌前坐着的,一派闲适的九五之尊。
身后的疼痛提醒着陵文墨眼前这个男人的暴虐。受伤的臀腿成为行礼的最大障碍,一个简单的下床动作,最终变成了翻滚掉落。顾不得痛成一片的身体,陵文墨恪守着礼仪,向炎武靖跪拜:“罪民叩见皇上。”

楼主 卯兔兔  发布于 2015-08-04 21:39:00 +0800 CST  
做皇帝就是好,把小受叨回窝真是分分钟的事儿。嘿嘿

楼主 卯兔兔  发布于 2015-08-04 21:39:00 +0800 CST  
楼主昨儿个听说,有群众要看小攻亲自给受受上药?中国好楼主决定努力满足群众的要求,咩咩!

楼主 卯兔兔  发布于 2015-08-05 08:47:00 +0800 CST  
炎武靖早已得到太医回禀,知道陵文墨这会儿将要醒来,就故意守在了这里。这两日内,他只允许太医防止伤口恶化,却没有让人为陵文墨医治。既然费力打了人,这伤若不好好利用,岂不浪费?
双眼仍看着手中书卷吩咐婢女:“请赵太医来。”炎武靖并没有让陵文墨起身,陵文墨就只得继续跪着。年迈的赵太医带着药童匆匆赶至,见帝王毫无病症,知道自己诊治的对象并非九五之尊,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不满起来:既不是皇上,干嘛把自己这一把老骨头叫来!想了想,又有点欲盖弥彰地躬身请示:“老臣奉旨前来,请皇上示下。”
见服侍自己多年的赵太医赶到,炎武靖终于放下手头的书卷,抬头看了看地上跪着的陵文墨,嘴角笑意不减:“赵太医,朕今儿个醒来,觉得对医术一道颇有兴趣。正好眼前有个上好的病人,喏,就是这位陵公子了。就麻烦你给朕先演示一下,这外伤,该如何诊疗吧。”

楼主 卯兔兔  发布于 2015-08-05 09:09:00 +0800 CST  
午饭前再更一段,请叫我勤劳的兔子,嘎

楼主 卯兔兔  发布于 2015-08-05 11:26:00 +0800 CST  
说罢,转向陵文墨示意:“裤子褪了,趴到床上去。”
陵文墨只觉得脑子里又是一声轰鸣。现在,他已经明白,皇帝就是要他颜面无存,他怕什么,他就定要施与他什么。皇权至高,可是,他就是不愿意这样轻易地低头,无论如何,总要争上一争。
“皇上,罪民不愿,请皇上收回成命。”
“朕不允。要么,立刻遵照朕的旨意做好。要么,朕让人再打你20荆条,再照着那样绑好!”炎武靖毫不在意,太医之前已经回禀,大内侍卫用刑手段甚高,果然按照自己的要求,只是让人活活痛死,却未伤到人的根基。多次昏迷大半因为疼痛过于猛烈而陵文墨又强行忍耐所致。虽然察觉到陵文墨之前似乎身体损耗过多,但是总的来说,这具身体,既然远未到极限,自己自然也不用束手束脚。

楼主 卯兔兔  发布于 2015-08-05 11:27:00 +0800 CST  
楼主又恶趣味爆发了!

楼主 卯兔兔  发布于 2015-08-05 13:02:00 +0800 CST  
又是这种选无可选的回答!陵文墨觉得有些悲哀,小时候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自己还在心里想这鱼但凡只要还活着,便应该反抗一二。现如今,自己就真如这砧板上的鱼一般,逃不开命运,反抗也只是给自己多赚些苦头而已。可是,如果身已不由己,连着心也堕落沉沦,那自己还剩下什么?
抬头定定看着炎武靖蔼然的神情,陵文墨并未起身。虽不得宠,可他从小毕竟是一国皇子,又饱读诗书,早已养成了“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性子。他不欲与炎武靖逞口舌之利,实际行动却已经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抗拒。
他这副样子,炎武靖忽然觉得十分有趣。明明已经很痛了,还是要反抗自己么?那就试试朕是不是真的忍心吧!
“来人,去取贵妃宫里的家法荆条来。”炎武靖登基不久,后宫中只得一位贵妃,乃是当朝丞相李敏的幺女,因此后宫的家法荆条也暂时由她掌管。
不多时,包着明黄绸子的柔韧荆条便由宫女放在盘中恭敬呈上。炎武靖略一示意,就有侍卫接过荆条,另有两人将陵文墨架起,等候帝王下令。
“陵文墨,进了这宫中,又未净身,如今更是住在朕这昭元殿中。这男宠的身份,你怕是逃不掉。今日,朕便拿这后宫家法责你。只是你这屁股,恐怕再打就要流血了。这样吧,20荆条,鞭背。”

楼主 卯兔兔  发布于 2015-08-05 13:03:00 +0800 CST  
亲妈:我可怜的小陵子,又多余讨打,就算打的不重,也会疼的啊哇哇哇呀呀。
小陵子:低头敛目,后妈你不就是想让我挨揍常态化,规模化么?
亲妈:啊…啊…没有的事儿,你是亲儿子么!虎摸。
小陵子:那妈你打一顿小炎子给我证明下那也是你亲儿子可好?
亲妈:儿子,妈也打不过他啊……~

楼主 卯兔兔  发布于 2015-08-05 13:08:00 +0800 CST  
关于虐的程度,楼楼要说明一下。
鉴于楼楼是个不幸尺子,皮带,藤条,热熔胶,擀面杖啥啥都挨过的人,森森认识到,挨打真痛啊!
所以楼楼无法把儿子妖魔化,只能在实践基础上升华一下,就觉得够虐了。
喜欢骨断筋折血肉模糊伤可见骨之的,可能会有点失望哦

楼主 卯兔兔  发布于 2015-08-05 14:57:00 +0800 CST  
没有商量,侍卫尽责地开始执行皇帝的命令。荆条乃后宫女子所用轻薄刑具,没有皇帝的额外暗示,侍卫也就中规中矩地抽了下来。虽未去衣,陵文墨还是能清晰地感受到荆条在少肉的背上造成的尖锐疼痛。斜着的10下,从左肩开始,均匀地排列着,一直延伸到腰下。紧接着,就是交叉着反过来的10下。20下荆条,将原本光滑的脊背直抽成了一个标准的棋盘格一般,突起的棱子隔着被汗水略有浸湿的衣衫,条条分明,彰显着这个身体主人的痛苦。
行刑完毕,侍卫放开陵文墨被架着的双臂,他便只能无力地撑着地面,一时直不起腰来。他不知道是不是每一次受刑都要守着那三条磨人的规矩,但是他知道,炎武靖刻意用女子刑罚来惩罚自己,自己若再哭号无状,那就真真让刚才的抗拒看起来更像是装腔作势。

楼主 卯兔兔  发布于 2015-08-05 15:00:00 +0800 CST  
楼主吃饱喝足,前来更文

楼主 卯兔兔  发布于 2015-08-05 18:21:00 +0800 CST  

楼主:卯兔兔

字数:96127

发表时间:2015-08-03 01:4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5-02 00:16:49 +0800 CST

评论数:352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