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魔君的宝贝

重发
更文不定时,不喜勿喷

楼主 染玉夕夕  发布于 2016-10-28 20:28:00 +0800 CST  
1
在门上敲了几下,左傲殇尽可能的让声音不带着以往的杀气,温柔的说道“我进来了。”等了五到七秒才轻轻的推开门走进去。
房间的布置很温馨,白色的床,淡蓝色的床头柜,浅绿色的墙,墙边有这一扇打开的门,门里面是一间卫生间,可以容纳四五个人的浴缸,地上都是防滑的板砖,在马桶的旁边布置着一根铁杠。也不知道左傲殇在墙上弄了什么东西,使得墙看起来暖绵绵的,毫无杀伤力。
在六界之内,谁人不知这个房间是为一个人类少年建的,听说左傲殇爱上了一个人类少年,为了这个少年大闹冥界,差点引发一场大战。为了这个少年,左傲殇带着五大影卫来到人界,百年来都未曾回去过。关于这个少年的传闻有很多,但是真真正正知道少年是谁的却很少。
房间一如既往的静,没有一个人,左傲殇也没有东张西望的,直接将饭菜放在了淡蓝色的床头柜上,轻声道“早饭放在这里了。”抬步,走出了这里。
大半个时辰过去了,床底下悄悄探出一个脑袋,纯黑的颜色说明这是一个人类少年,少年看向四周,确定只有他一个人,才用双手慢慢的爬了出来。
少年穿着一身雪白色的睡衣,就这么在青绿色的地毯上爬行着,少年的五官被长长的刘海遮着看不出来,从宽大的袖口内露出的手虽然如羊脂白玉,却纤细的很,几乎只不过是一层皮包着的骨头,微微露出的手腕,还不如一个少女来的粗。少年爬行的时候完全是手在用力,手背上几乎可以看见少年鼓起的青色血管。
爬到床头柜下,少年用手掌撑起上半身,用跪姿拿起一个塑料的碗,一点一点的用餐。
少年的头发微微拨开了一点,露出尖细的下巴,和粉色的嘴唇,少年的食量很小,用了不过五分之一,便将那个不过手掌大小的碗放回来床头柜。一点一点的俯下身子,慢慢的往回爬,这一次,不要再藏在床底下了,他要再想一个地方躲起来。
房间里的一切清清楚楚的出现在客厅的电视机上,左傲殇面带疼惜和愧疚的看着少年的一举一动,天知道,他有多想把少年拥在怀里,一点一点的喂食少年,直到少年吃不下了,和他撒娇,他再一起抱着少年睡觉,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少年的那张脸了,以前是不愿看,现在是看不到。
五大影卫之一的夜风看着左傲殇这个样子,抿了抿唇,他知道魔君这时所想的,但是他却不可以替魔君做到,魔君对那个少年的伤害,这千年来夜风一直看在眼里,别说剪了少年的刘海;喂少年吃饭;抱着少年睡觉,就连魔君一出现,少年便会发颤,一靠近,少年便会尖叫着昏过去。
五大影卫之一的夜珏,夜珏是五大影卫中唯一懂医术的,看着少年的一举一动,夜珏淡然的说道“这次好一点了。”
一开始左傲殇将食物端进去的时候,少年连动都不敢动一下,险些饿死,也未曾吃过一口。
左傲殇看着里面少年的背影,少年此时正一点一点的往卫生间爬,他猜测他会躲在马桶的后面。那张他为他准备的床,他从未睡过,他从来都是小心翼翼的缩在角落头或是昏暗处,每次他一敲门,少年便会马上惊醒,他会捂着嘴巴,压着心脏,深怕他会有所察觉。
夜珏可以离三米看着他,夜风可以离五米看着他,左傲殇一在少年的视线范围之内出现,少年便会发颤;尖叫向他磕头,一碰到少年,他就会马上绷紧身子昏过去。
少年慢慢的爬到卫生间,这一次他将自己的身体整个缩起来藏进了门后的小间隙里,将头埋在双膝之间,双手环抱着,就这样慢慢的睡着了。
少年叫郁安夏,和左傲殇相知相识相爱,他曾被左傲殇捧在手心里,也曾被左傲殇弃之如敝屣,在那个地狱里他被打断过腿,割掉过舌头,被火烧过,被鞭子抽过,他害怕哪些抽他的人,但他更害怕左傲殇。
“夜珏,宝贝还有多久才会恢复?”想着曾经那个任性的郁安夏,现在那个郁安夏的样子已经渐渐模糊了,取而代之的是这个小心翼翼的郁安夏。
“君上,郁公子想要恢复,只怕还需要很久。”
对于这么一个模糊不定的答案,左傲殇既没有生气也没有再问下去,或许是心里有了一份答案了吧。

楼主 染玉夕夕  发布于 2016-10-28 20:28:00 +0800 CST  
2
默默的看着自己的手,郁安夏知道不管他现在躲在哪里左傲殇都知道,他知道现在左傲殇一定在通过某种方法看着他,但是他还是喜欢躲在暗处。
那张床是之前郁安夏连想都不敢想一下的,在那个地狱里,每天除了挨打就没有别的事可做,郁安夏不记得他是用了多长的时间从爱左傲殇到害怕左傲殇,他也不知道他在那个地狱里呆了多久。
他只知道每一次左傲殇一来,他所受的苦便会变本加厉,所以他害怕左傲殇,即使着百年来左傲殇一直很温柔,他也害怕。
当年一开始的相遇,左傲殇毫无条件的对他好,成为了他生命中唯一的浮木,让他毫不犹豫和他去了魔界。
在地狱里苦苦挣扎的时候,他也曾想过,如果当年他没有和左傲殇在一起……
可惜,没有如果……
3:
整个下午,左傲殇就这么坐着,夜风夜珏也不说话,安安静静的坐着,郁安夏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醒着,一动不动的在那。
夜婉买菜回来,经过客厅的时候还刻意看了一眼电视,将买好的菜放入水池,夜婉便转身离开了。
郁安夏的每一餐都是左傲殇亲自做的,再由左傲殇端上去,这样的殊荣是热恋中的郁安夏也没有过的。
像人类一样的做菜,是左傲殇以前从未有过的经历,但他愿意为了郁安夏屈尊纡贵,如果郁安夏知道了,也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反应。
看着夜婉买回来的菜,左傲殇思考着该做些什么样的菜,郁安夏每餐吃的都不多,左傲殇自然想着让这些菜把最好的营养发挥出来。
夜婉坐在沙发上,说话前特意看了左傲殇一眼,压低声音说道“郁公子和君上这个样子也不是办法。”
夜珏看了夜婉一眼,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继续看着电视,也不说话。
夜风也不接话,他知道夜婉想干什么,她想要用魔力治好郁安夏,让左傲殇回到魔界称王称霸,但郁安夏作为人类,即使是不带杀伤力的魔力对他的不良印象也不是一点两点,如果因为这个郁安夏真的出了点三长两短……
4:
夜风夜珏不接话,夜婉也不好再说下去,只好自个生着闷气。
左傲殇在厨房里切着菜,听着外面夜婉的声音,心里暗自有了打算,夜婕那样的事来一次就够了,如果再出现一次,左傲殇血色的眸子里瞬间充满了阴狠,但很快就消失了,好像从未出现过。
宝贝该饿了,他还是马上做好送上去吧。
听着左傲殇在厨房里“咚咚咚”切菜的声音,夜婉的心里升起了浓浓的不甘,她暗自握紧拳头,心里已然有了打算。
5:
有人说:时间可以治愈一切。
郁安夏不知道这句话是真是假,还是说这句话只是对他没用……
没有时间表,但郁安夏也知道他已经来到这里好久了,至少……有五十年。
郁安夏经以为五十年的时间足够他忘却一切伤害,和左傲殇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如果左傲殇知道会很开心还是……会毫不留情的甩他一巴掌……
那地狱般的记忆让他不自觉的就将左傲殇想的很无情,或是说对他无情。
他曾经无数次想过,和左傲殇谈谈,结果怎么样,他都可以承受。
他不知道他抱着这样的想法多久了,他只知道他对左傲殇的恐惧,比他想象中严重的多,那种恐惧已经刻到骨子里,印入灵魂中了,几乎成为了一种条件反射。
他没办法控制,或者说他不想控制,他的思想告诉他,离左傲殇远点。
他现在唯有和左傲殇耗下去,等到左傲殇玩腻了,像曾经那样抛弃他了,他就可以真大光明的指着心里的恐怖得意洋洋的说“我是对的。”
ps:不好的话和我说说,我再修改一下

楼主 染玉夕夕  发布于 2016-10-28 20:28:00 +0800 CST  
6:
端着做好的饭菜,和往常一样的温柔,推开门进去后将饭菜放好,走之前朝郁安夏的位置多看了一眼,带和疼惜,期望,爱意以及一些夜风夜珏看不懂的东西。
左傲殇终究没有朝那个方向迈出一步,他离开了那个房间。
左傲殇在门前仔细的画了一道印记才离开。
“夜婉,你和我去趟魔界。”
这句话惊醒了正在心中策划的夜婉,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和左傲殇离开了别墅。
夜风看着左傲殇和夜婉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复杂。
夜珏看了一眼夜风,什么也没说,但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嘲讽,就不知道是在嘲讽夜婉还是夜风或是左傲殇。

楼主 染玉夕夕  发布于 2016-10-29 10:37:00 +0800 CST  
7:
左傲殇带着夜婉往前走,旁边看到左傲殇的魔人恭敬的行礼。
魔人A:那不是魔君吗?
魔人B:确实是魔君,不过他不是……
魔人C:好了,别说了,要是被听到,十条命都不够我们死的。
夜婉明显听到了,看了左傲殇一眼之后,又朝后面看了看,看左傲殇没什么反应,低下头,也不说话,继续跟着。
魔人D:那不是去地狱的路吗?
魔人E:是啊,你说魔君是不是打算去把夜婕带出来了?
夜婕?夜婉猛的抬头看向左傲殇,左傲殇的脸上带着不明显的怒气,他双手握成拳头,明显是听到夜婕而不高兴。
夜婉不动声色的低下头,左傲殇身边有着五个影卫,夜婉并不是一开始就跟着左傲殇,她是在夜婕被贬到地狱去了之后才跟在左傲殇的身边,现在……左傲殇是打算把夜婕接出了吗?
夜婉暗自思考,眉头越皱越紧,不管左傲殇要做什么,夜婕出来,对于她而言没有丝毫好处。
左傲殇微微侧头看了一眼思考中的夜婉,心里冷哼一声,带着夜婉继续往前走。
地狱的差役恭敬的低下头,帮左傲殇把门打开

“啊啊啊啊”没有了门的封锁,里面的惨叫声泄了出来。
左傲殇在看到里面的惨状之后,脸色难看了一下,心也开始抽痛,他皱着眉头带着夜婉走了进去。
差役带着左傲殇来到夜婕面前。
当年的夜婕可称的上是魔界第一美人,如今她的双手都被砍断,红色的头发遮住了面容,双腿软趴趴的贴在地上,可以看出来,腿已经被打碎了。
差役踢了踢夜婕的腰,“醒醒,魔君来了。”
夜婕的脑袋晃了晃,之后又趴在地上不动了。
差役见此有些气愤,下了狠手,重重的一脚踢在夜婕的腰上。
夜婕痛呼一声,被踢得翻了个身。

楼主 染玉夕夕  发布于 2016-12-10 22:10:00 +0800 CST  
8:
夜珏看了夜风一眼,淡淡的说道“有我看着,你去魔界看看吧。”
夜风看了夜珏一会儿,沉默不语的朝门口走去,到了门口,回头看了夜珏一眼,带着一些痛,转身离开。
夜珏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他的眼底浮现出来了什么,但很快就沉了下去,他暗自咬咬牙,朝楼上走去。
楼上是个禁区,除了左傲殇再也没有人来过。
夜珏抬手靠近门,在快要碰到门的时候,又把手放了下来,抬起,放下。
夜珏深吸了一口气,敲了敲门,“安夏,我进来了。”
夜珏握住门把手,尽可能的放轻,他并没有关门,轻轻的朝卫生间走去。
“安夏,”他轻声叫着那个躲在角落里的可怜小人儿,一点一点的走过去。
他走到离郁安夏三个拳头的地方停了下来,他慢慢蹲下来,眼神也时时刻刻注意着郁安夏的反应。
郁安夏没有动,他也许真的睡着了。
夜珏轻轻的伸手,将郁安夏遮住脸的长发往旁边拨去,露出郁安夏的半张脸。
看着记忆中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夜珏的眼眶不禁开始盛满了泪。
郁安夏就这看着夜珏,他颤颤巍巍的伸出小手,在夜珏的脸上摸了摸,嘴角有些僵硬的勾出一个弧度。
夜珏伸手握住郁安夏放在脸上的小手,眼泪不听使唤的往下落。
夜珏慢慢从蹲姿变成跪姿,他想扑到安夏的身上,告诉安夏,他的心有点痛,告诉安夏,他这些年来有多煎熬……

楼主 染玉夕夕  发布于 2016-12-22 23:35:00 +0800 CST  
新年快乐

楼主 染玉夕夕  发布于 2017-01-01 00:02:00 +0800 CST  
9:
夜珏紧紧的抱着郁安夏,想要将他揉进骨子里,他的眼泪顺着郁安夏的脖子流进去,郁安夏的手放在夜珏的后背上,抱着夜珏,感受着夜珏心里的那份激动。
郁安夏张了张口,却没有丝毫的声音发出,他无奈的闭上嘴巴,抱着夜珏,将头靠在夜珏的肩膀上,无声的哭泣着。
哭泣他百年前的痛苦,哭诉他这五十年来无法跨越的噩梦,哭诉他身上所有得苦痛,他的恐惧。

楼主 染玉夕夕  发布于 2017-01-01 20:16:00 +0800 CST  
我好像挖了个坑给自己跳

楼主 染玉夕夕  发布于 2017-01-01 20:16:00 +0800 CST  
要期末了,等放假时间就多了

楼主 染玉夕夕  发布于 2017-01-04 21:43:00 +0800 CST  
10:
“安夏,安夏……”夜珏有很多话想对郁安夏说,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叫着他的名字,感受着安夏的体温和安夏的存在。
夜风站在别墅的花园里,从他这个角度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夜珏和郁安夏所发生的一切。
他平时虽然迟钝,但相处久了自然会发现夜珏那不寻常的感情。但他什么也没说,他也不知道是因为相信夜珏还是在放任夜珏。
夜风始终记得第一次看见郁安夏的那一天。
就是在那一天,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夜风、夜珏、夜婕、夜溟、夜桦是和魔君一起统领魔界的五大影卫,他们也是从小一起修炼的伙伴。
夜风平时虽然迟钝,但办事牢靠;夜珏精通医术,也精明;夜婕是五影卫中唯一的女人,擅长妩媚以及下毒;夜溟平时寡言少语,但关键的时候总能说上话;夜桦精通暗杀之道;左傲殇是王,带领着他们,打下魔界。
魔界安稳下来以后,左傲殇的修为因为遇到了瓶颈,夜珏便建议他四处走走,没准在那里碰到了机遇,所以左傲殇常常在六界中行走。
遇到郁安夏可以说是一个意外,一个美丽又撕心裂肺的意外。

楼主 染玉夕夕  发布于 2017-01-04 23:28:00 +0800 CST  
投个票
写过去(可能虐)的投1
继续往下写的投2
十一号清点

楼主 染玉夕夕  发布于 2017-01-06 07:21:00 +0800 CST  
我刚开始还担心,我会数票数不好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明天或是后天更文

楼主 染玉夕夕  发布于 2017-01-12 00:09:00 +0800 CST  
11:
夜风垂在身侧的拳头紧紧握着,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眼底一片血红。
良久之后,似乎平静了下来,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闭了闭眼,之后转身离开。
夜风到达地狱的时候,夜婉站在那些刑具旁边,似乎是在挑选着刑具,左傲殇站在重伤的夜婕旁边,释放着冷气和一些悲伤的气息,差役站在一边,手里拿着鞭子,不停歇的往夜婕身上抽。
夜风看着夜婕趴的那个地方,眼神暗了暗,郁安夏的噩梦就是从那个位子开始的,看着左傲殇,在想想先前看到的那一幕,夜风突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的心里不禁开始觉得这一切就像是一个笑话一样,一个可悲的笑话。

楼主 染玉夕夕  发布于 2017-01-14 19:27:00 +0800 CST  
还是要写一下过去的事情,
要不然你们会看不懂。
我尽可能不虐
不愿意看的,在这层留名,写完了@

楼主 染玉夕夕  发布于 2017-01-14 19:30:00 +0800 CST  
短小君
12:
郁安夏和左傲殇的相遇就像是一个小说故事,狗血却又那么合情合理。
左傲殇曾经有一个恋人,也就是这个恋人让左傲殇有了称霸魔界的野心,这个恋人叫离焕。
那个时候的左傲殇没有什么实力,他保护不了离焕,他亲眼看着离焕死在他面前。
第一眼看见郁安夏的时候,左傲殇甚至认为那就是离焕,上天还了他一个活着的离焕。左傲殇开始疯狂的追求郁安夏,他要让他的离焕再次爱上他和他在一起。
郁安夏从小缺爱,左傲殇的关爱和关怀像是阳光一样的照在他的身上。
郁安夏曾经和左傲殇快乐过一段时间,至少郁安夏一直这么认为。

楼主 染玉夕夕  发布于 2017-01-18 12:56:00 +0800 CST  
过几天一起更,来一次大粗长

楼主 染玉夕夕  发布于 2017-01-18 16:55:00 +0800 CST  
12:
离焕的存在五大影卫都知道,所以,对于郁安夏,他们很平静的就接受了,除了夜婕,甚至,他们希望郁安夏可以一辈子当离焕,这样,左傲殇会永远这么开心。
在左傲殇的心里,郁安夏就是离焕,所以他下意识的忽略了一个关键点,离焕是魔,郁安夏是人。
离焕和郁安夏最大的不同在于,离焕不爱左傲殇,所以,离焕可以接受左傲殇身边出现任何人,包括夜婕。
夜婕是喜欢左傲殇的,四大影士和离焕都知道,左傲殇也很清楚,不过,他选择放任,他认为夜婕会知难而退,在这他带回郁安夏的时候得到了很好的验证,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夜珏是郁安夏在魔界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夜珏的精神支柱,是夜珏逃不脱的梦魇里唯一的光。
夜婕永远记得,那时一个很好的日子,郁安夏坐在左傲殇的腿上,与左傲殇共赏那黑色的郁金香。
在那一刻,夜婕心里的嫉妒像是潮水般控制不住的涌了上来。
她可以容忍离焕,因为离焕是左傲殇真心所爱的,郁安夏凭什么?就凭那张和离焕相似的脸吗?就凭那张脸,他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自己求而不得的东西吗?凭什么?
巨大的怨恨像是一张网一样,将夜婕紧紧的困住了,包括夜婕的理智。
那一夜,是郁安夏痛苦噩梦的开始。
夜婕支开了左傲殇,她对郁安夏动了私刑。
她讲铁针一根根的扎进了郁安夏的手指里,再拔出来,再扎进去,她听见了郁安夏的惨叫,感受到了郁安夏无力的挣扎,她有一种全世界都掌握在她手里的感觉。
看啊,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可以让左傲殇那么宠你吗!呵呵,现在,你要不也一样在我手下痛哭,你有什么资格,可以得到他的爱?有什么资格!
最先发现异常的,还是夜珏,因为在他的心里,郁安夏就是郁安夏,他只是一个脆弱的人类,所以,他担心。
当夜珏救出郁安夏的时候,郁安夏浑身都是血,身上布满了鞭痕,十根手指,几乎都要废了。
夜珏从不否认,他那个时候是真的想杀了夜婕,不顾往日的情分。
郁安夏终究还是没死,但却落下了病根,以及心灵的阴影。
夜婕也没死,左傲殇罚她去了荒野之地。
荒野之地,灵气甚少,对于众生来说,那是不可触碰的地狱。
夜婕在那个地狱里锻炼心智,也想了很多,变了很多,唯一不变的就是对于郁安夏的那份恨意。
夜婕终是回去了,因为左傲殇念在多年的情分上,也因为夜溟和夜桦的求情。
刚回来的夜婕很安分,也很聪明,她经常给郁安夏做食物,讨好着郁安夏。
郁安夏经常觉得夜婕不安好心,但他每次和左傲殇提起,左傲殇也以为是昔日的折磨所以并未理会。

楼主 染玉夕夕  发布于 2017-02-27 19:32:00 +0800 CST  
楼主回来了还有人看文吗

楼主 染玉夕夕  发布于 2017-02-27 19:33:00 +0800 CST  
还有人就好有灵感就更,最近又在挖坑

楼主 染玉夕夕  发布于 2017-02-27 19:36:00 +0800 CST  

楼主:染玉夕夕

字数:6437

发表时间:2016-10-29 04:2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2 14:50:28 +0800 CST

评论数:22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