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年年今日,岁岁今朝》(古风 父子 反虐)

被大大们虐狠了,特来反虐




楼主 穿秋望水  发布于 2016-04-03 00:57:00 +0800 CST  

今年长安城的雪格外大,在外面铺了厚厚一层,果真寒了不少。
那人就那样站在门前,像极了一尊石像,眉眼间不经意透露出一种慌乱,那是种无法言说的慌乱,让他感到心惊。他忽然想起来,几天前那不开窍的逆子难得关心他,告诉他天要凉了,让他多穿点,那时他只嗤笑一声,却还是有些惊喜的,可没有人知道,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他转过头问:“大少爷醒了么?”这是他第一次承认林起是他儿子,但林起已经不在乎了。
侍女一哆嗦,战战兢兢地答话:“回王爷,公子……大少爷又热起来了……”
他一愣,揉了揉眉心:“快去,打盆水来。”
这几天都是他在亲自照顾林起,没想到只离开这么一会儿林起就又热起来了 。他匆匆赶回屋,将冰凉的手放在林起额上,眼眶就红了:“你醒来,醒来好不好?爹错了,你以后要什么爹都买给你,爹对你好,以后爹只对你一个人好,你醒来,看爹一眼,就一眼,乖啊,就一眼,只要看爹一眼,你想去哪儿爹都不管了,你若执意要跟那男人在一起,爹就让人上门提亲,你醒来啊,爹求你了……”
林起只是伤口感染,可他底子不好,总是醒不过来,长时间不吃东西身体更是虚弱,若再拖下去就治不好了。
大夫在门口看见王爷絮絮叨叨地念着什么,不由得叹口气:作孽啊。

楼主 穿秋望水  发布于 2016-04-03 01:33:00 +0800 CST  
我了个擦,打了这么久给我吞了[吐血],下次写文一定要备份

楼主 穿秋望水  发布于 2016-04-03 02:04:00 +0800 CST  
我去,真的被吞了你们看没看到第二章?我真的发了呜呜呜

楼主 穿秋望水  发布于 2016-04-04 13:35:00 +0800 CST  

林起很累。
他已经不想再玩什么父不慈子孝的游戏了,他想离开这里,和师兄一起行侠仗义,浪迹天涯。
临行前他打算去找王爷告个别,算是为自己多年的奢望画上一个句号。
林起想过王爷会斥责他,鄙视他,可他没有想过那人会不放他走。他不明白,既然这么讨厌,为什么又不放他走?于是他第一次同那人顶了嘴,或许也是最后一次。
他说:你恨我,我也恨你,那为什么还要处在一个屋檐下?
他说:从没有人告诉过我喜欢男人是错的,我现在已经陷进去了,你凭什么让我放手?或者说,你以什么身份来管我?
他说:师兄能给我幸福,你能给我什么?永不完结的痛苦?
林起说得平淡,却字字诛心。
那人果然怒了:“给我打!打到他清醒为止!”
小厮一哆嗦,将红木刑杖狠狠砸向那个瘦削的少年。
一杖
两杖
三杖……
少年明显是疼得紧了,身体不停地颤抖着,冷汗混杂着眼泪往下淌,咬着胳膊也忍不住发出呜呜的呻吟。
王爷一愣,慌忙叫了停,他没想到刑杖这样厉害。
少年抬起头,嘴角还沾着咬出的血迹:“你……杀了……我……吧……”

楼主 穿秋望水  发布于 2016-04-04 15:03:00 +0800 CST  

那人坐在塌边,忽然间想起这孩子说过,他最喜欢的就是在院子里堆雪人,雪人朝他笑着,就好像不再孤单了。
他总是一个人。
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做事,一个人挨打,从来都没有人为他求过情,从来都没有人关心他会不会疼,会不会生病。
为什么呢?因为和他有关的人常常被迁怒啊,就像那个替他受刑的老人一样,明明是那么朴实的老人,却只能永远呆在乱葬岗。
男人竟然觉得庆幸。
如果没有那个老人,现在躺在乱葬岗的,会不会就是他的孩子?他没有办法想象,只是搂着少年的手更加紧了几分。
“等你醒过来,我们一起去堆雪人,你想堆多少就堆多少,想堆多久就堆多久,我们把院子里堆满雪人,好不好?不过要多穿些,你身子刚好,不能吹风……”
“师……兄……”怀着的少年似乎嘟哝一声。
男人慌忙低头,正好看到少年脸颊旁滚落的泪水。
为了刺激林起,王爷让下人们将他师兄已死的消息传开,效果确是有的,林起变成如今这样也拜它所赐。
这是第一次,男人后悔自己所做的决定。

楼主 穿秋望水  发布于 2016-04-09 23:29:00 +0800 CST  

林起醒了。
他醒来的时候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只是木讷地盯着来来往往的人。
大夫说他这是魇住了,王爷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好端端的一个孩子会变成这样,就像经历过沧桑的老人,眼神空洞。他只是有些紧张。
男人坐在椅子上,捧着粥碗的手有些抖:“饿了吗?”
少年望了他一眼。
“吃点东西吧……”他抿了抿干裂的嘴唇,强撑笑颜。
少年没说话,虽然好像看的是他,眼神却没有焦距,似乎飘到了很远的地方,那里有蓝天、白云、草地,却没有王府。
男人不得不承认,林起对王府是没有归属感的,所以他才能如此轻松地决定离开。
王爷叹口气,将勺子送到嘴边吹了吹,笨拙地递过去,比了个口型:“啊……”
林起转过头,还是那副木讷的样子。
于是王爷又递得近了些:“吃。”
等了一会儿又道:“吃。”
如此往复几次,林起终于微张开口,吞进一点儿粥。
王爷笑了,竟是不夹杂任何讨好的欢愉,带着孩子气的得意

楼主 穿秋望水  发布于 2016-04-10 16:59:00 +0800 CST  
我的帖怎么变成这样了


楼主 穿秋望水  发布于 2016-04-12 12:22:00 +0800 CST  

大夫又替林起上了一次药。
王爷将少年抱在怀中,软软的触感让他心里一动,这就是儿子啊,是他的儿子,不管那女人出于什么目的,林起到底也是他的亲生骨肉啊。
许是因为林起已经醒了,大夫下手也轻了不少,只不过那一顿真的打狠了,养了那么久还是青紫不堪,碰一下便是钻心的疼。
林起还是没有说话,身子却随着大夫的动作一颤一颤的,王爷急忙唤住:“轻一点,你轻一点……”
“呃……”男人脸色突然白了白,他看着咬住自己胳膊的林起,忍痛用另一只手帮他拭去嘴角的口水。
大夫哆嗦一下,很快又恢复平静。

楼主 穿秋望水  发布于 2016-04-17 01:23:00 +0800 CST  
帖子怎么申请变回来

楼主 穿秋望水  发布于 2016-04-17 01:25:00 +0800 CST  
我变回来了么么哒

楼主 穿秋望水  发布于 2016-04-17 21:02:00 +0800 CST  

林起的身子好了,但仍旧整日坐在房中,一句话都不说。
王爷无奈,却也没有试图唤回他的神智,就这样呆在自己身边也挺好,挺好的,大不了养他一辈子。
男人坐在寝室批着案牍,林起就躺在他的手边,小小的身子蜷缩着,额发垂在眼前看不出表情。
“起儿,饿吗?”他摸摸少年的头,眼里是无边的宠溺。
没有人知道王爷为何对大少爷这样好,连王爷自己都不知道,也许是失去才懂得珍惜,也许是愧疚,也许是王爷对那女人余情未了。
少年闭上眼。
于是男人轻轻叹口气,收回了手。他忽然想起三年前生辰时林起送给他的木人,木人表情严肃,像极了指挥千军的自己。
那时候林起还没有死心,他眼巴巴望着王爷,只盼能得到一句夸赞,上扬的嘴角泄露了他的骄傲和欣喜。
王爷是怎么做的呢?他把木人砸在少年身上,罚了林起二十大板。
后来府里的丫鬟告诉他,林起回去后就一个人钻到墙角,谁喊都不答应。

楼主 穿秋望水  发布于 2016-04-17 22:56:00 +0800 CST  

男人没有想到,林浩这么快就回来了,不过他回来也好,自己毕竟是个王爷,总不能天天陪在府里。
林浩比林起小两岁,性子比较活泼,这是府里人的印象,可今日见到他深邃的眼眸时,众人都不禁怀疑二少爷是不是被调包了。
林浩没有过多言语,举止中透露着一股傲气,那是大少爷没有的傲气。所以林起见到他的时候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少年一下一下地敲击着桌面,屋子里安静得可怕。
“你想逃?”林浩站起来,明知没有回答还是问道,“为什么?”
林起又往墙角缩了缩。
林浩被这态度激的有些恼了,他朝床里伸出手:“过来!”
林起还是没反应,小脸紧紧埋在怀里。
“过来!”林浩拔高了音调,外面的丫鬟被吓得一颤。
“别……打……”林起惨白着脸抬起头,这是他醒来说的第一句话。
可林浩一点儿都不领情,他一把拽过林起的胳膊,将对方按在自己腿上。

楼主 穿秋望水  发布于 2016-04-20 12:22:00 +0800 CST  

其实林起很喜欢林浩。
小的时候,林浩总是会来找各种理由和他打架,他也不知收敛,常常把对方打得鼻青脸肿。显然林浩很讨厌林起,可他从来没有告过一次状,从来没有在那人面前说过林起任何坏话,或许林起在这种环境下没有心里扭曲,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林浩。
林起很向往这种坦率。
后来林浩从了军,一年只回来那么几天。
师父曾经说过,他收林起就是用来宠的,是以,当林起再一次见到林浩的时候,他已经打不过对方了。
林浩没有下狠手,他只是意味深长地瞥了林起一眼。
林起不记得什么时候他们之间变成这样的关系,但当他看见林浩冰冷的眸子时,总是忍不住害怕,屈服。
林浩是真心为林起着想的,却也是真心打得最疼的,所以当他猛地一巴掌抽到林起臀上时,林起不由得惊呼一声,便挣扎着要下来。
林浩压住对方瘦弱的腰肢,表情复杂。
林起挣了好半天,终于安分不动了,他紧紧攥住林浩的袍子,垂下眼帘,不知在想什么。

楼主 穿秋望水  发布于 2016-04-20 22:17:00 +0800 CST  
明天两更

楼主 穿秋望水  发布于 2016-04-22 13:27:00 +0800 CST  

屋里很静。
林浩深吸一口气,从一旁抽出黝黑的戒尺,王爷屋子里不缺这些东西。
“哥,我只是,希望你能好好的……”林浩按住怀中的人,狠狠一尺子拍下去,这一下,他是用了全力的,可林起只是颤了颤。
“为什么你要做到这种地步呢?”
还是没有回答。
林浩也不问了,只专注着一尺子一尺子往下落,却减了不少力气。
一时间,屋子里只有尺子抽在臀上的“啪啪”声。
“呜啊……疼……疼……”林起终是没有忍住,带着泣音叫了出来,“别打……”
林浩抿了抿唇,将林起轻轻放回床上。
这时候他才发现,林起脸上布满了泪痕,下唇被咬得血迹斑斑,他无奈地笑了笑:“哭什么?”

楼主 穿秋望水  发布于 2016-04-23 18:44:00 +0800 CST  
十一
林起是很少哭的,即使在当年差点被王爷打死的时候。
于是王爷回来看到哭成泪人的儿子时差点吓得跳起来,他慌忙将蜷在被子里的林起拽出来:“怎么了?”
林起见到他抖得更厉害了,一个劲儿往墙里钻:“我没有……我没有……”
“好好好,没有,爹相信你,快出来,听话……”
林浩就是这时进来的,手里还握着瓶药,他望着王爷,有些疑惑的样子:“父王,您今日怎么回来这样早?”
王爷只是皱皱眉:“起儿这是怎么了?”
林浩又抿了抿唇:“被我打了。”
“你打他作甚?他身子才刚好,你!你真是!”男人转过身坐在榻边,向林浩伸出手:“拿来!”
林浩瞥他一眼,嗤笑道:“林起会让你上药么?”
男人一愣,不由自主地捏紧手中的木人,竟没有在乎儿子的称呼,很安静的就出去了。

楼主 穿秋望水  发布于 2016-04-23 19:31:00 +0800 CST  
沙发

楼主 穿秋望水  发布于 2016-04-23 19:34:00 +0800 CST  
666

楼主 穿秋望水  发布于 2016-04-24 17:49:00 +0800 CST  
十二
林浩望着男人的背影,忽然觉得那人老了不少,他恍然大悟,王爷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王爷了……
叹了口气,林浩轻轻坐了下来,对着林起柔柔一笑:“没事了,过来吧,有我在呢。”
有我在呢,一如多年前那个温润的少年。
有我在呢,他们都不喜欢哥哥,没关系,我喜欢。
有我在呢,我来保护哥哥。
有我在呢,孤单的时候,难过的时候,只要哥哥想见到我,我就会出现在哥哥的身边。
可是,少年最终没能履行他的承诺,他去了边疆。
以后,再没有人用小小的肩膀来给他倚靠,再没有人气得发抖也舍不得伤他一分,再没有人站在他面前,对旁人高高地扬起下巴:“这是我哥哥,你们欺负他就是欺负我。”
林起睁大盛满泪水的双眼,那里没有委屈,没有不甘,只剩下无边的孤独和绝望。

楼主 穿秋望水  发布于 2016-04-24 20:45:00 +0800 CST  

楼主:穿秋望水

字数:25012

发表时间:2016-04-03 08:5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2 14:49:23 +0800 CST

评论数:128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