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HP同人短篇(斯内普,哈利)

设定:
为保护救世主的安全,在哈利一年级暑假的时候,邓布利多游说斯内普收养了哈利,斯内普成为哈利的正式监护人。
父子训诫,拍情节不会太多,作者的恶趣味在于,有时斯内普没想拍,但小孩儿以为自己会被揍的惊慌失措的样子。
脑洞到哪里就写到哪里,短篇之间不会按时间线先后设置。

楼主 讨厌贪心的废物  发布于 2017-07-23 10:38:00 +0800 CST  
短篇一:时间线,二年级上学期
《关于禁书和夜游(上)》
“唔——”哈利紧紧咬着嘴唇,不知道斯内普的怒火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他已经忍不住要放下自尊哭喊了,天,斯内普一定对自己的手施了变形咒,那不是手,简直是铁板!


邓布利多教授,你要害死我了,被老蝙蝠保护?我不被他打死就不错了...


“啪!啪!”又是重重的两巴掌落了下来,趴在斯内普膝盖上的救世主疼得扭曲了小脸。


斯内普眉毛倒竖,紧紧抿着薄唇,额角暴起的青筋昭示了他此刻心情的极度不愉悦。


哈!波特家的小崽子永远不会让人省心!他怎么敢?怎么敢!


莉莉牺牲了自己来保护他,他就这么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深夜独自闯禁书区?”——啪!啪!斯内普的声音丝滑而又危险,每说几个字,他都会毫不留情地在小波特的屁股上重重地甩上两巴掌,让这个不知死活的小鬼充分体会到疼痛的感觉,再进行下一次击打。


“波特!你知不知道那些书有多危险?”——啪!啪!哈利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他无力地蹬着腿,觉得斯内普再揍下去他就要忍不住痛哭了。而十分显然的是,斯内普现在一定不会停手的。


“要不是我反应迅速,那本具有强烈腐蚀性的黑魔法书就已经吞噬掉你的脑袋了!他那毫无半点容量,堪比巨怪的小脑袋!”——清脆的击打声在地窖里回荡着。伴随着低声的咆哮,斯内普向哈利的屁股上甩了一连串的巴掌,终于,哈利再也受不住了。


“对不起...对不起,教授,我错了,我很抱歉...禁书...不夜游了...对不起...保证...”哈利再也顾不上自尊,语无伦次哭喊了起来。他现在的确后悔了,为什要夜游,为什么要去禁书区,不去了,再也不去了。


“呵...保证?”巴掌停了下来。


斯内普把他往沙发上一丢,起身走向了书桌。


终于结束了?哈利趴在沙发上抽抽噎噎地打着哭嗝,屁股火辣辣地痛着,然而他却不敢摸,只是把头埋在手臂里,尽力使自己的呼吸平缓下来。


伴着抽屉拉动的声音,斯内普那让人憎恨的低沉语调再次响起。


“恐怕波特先生的保证毫无可信度,我就应该每天早上揍你一次,让你在接下来的24小时里能记得守规矩,毕竟,你那堪比巨怪的脑子能维持的记忆只有那么长时间。”


“不!”哈利惊恐地打了个哆嗦。他还记得暑假结尾的那个噩梦,当时他羞愤于斯内普的讽刺,对着老蝙蝠发脾气却一不小心推到了一柜子的魔药。于是暑假的最后三天,他每天早上都要趴在斯内普腿上挨一顿巴掌,屁股上的痛痒直到吃午饭的时候才能消失。


“不!教授!我...我...我要上课的,我会乖乖的,真的!真的!”哈利此刻十分痛恨自己没有一副好的口才,只能用苍白的词汇做着保证。


“哼!关于这一点你到可以放心,这个绝妙的主意我不会在上学期间执行的,只会在假期里这样做。”


斯内普冷哼一声,让哈利既松了一口气,又不免有些担忧,难道以后的假期,每天都要被斯内普揍一顿了吗,不管怎样,现在暂时是逃过一劫了。


“现在——”斯内普话音一转,大步走回沙发,把趴在沙发上的小男孩一把拽回自己的膝盖上。


感受到一个冰凉的物体按在了自己火热的屁股上,哈利吓得脸都白了。不不不,远没有结束,这场受难才刚刚开始。


斯内普丝毫不管在微微发抖的救世主,用戒尺轻轻拍了拍哈利的屁股。他皱了一下眉头,以前怎么没觉得戒尺有这么大?看来还是悠着点揍吧。


“现在,我每揍你一下,就会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的答案能够让我满意的话,我问完所有的问题以后,你的惩罚就结束了;如果不能,你将会得到加罚,直到你的屁股被抽烂为止。”


斯内普平静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把哈利冻在了原地。


嗖——啪!哈利嗷得一声叫了出来,身体不自觉地往前一冲,他觉得自己的屁股肯定已经被抽烂了。


按住腿上挣扎的小巨怪,斯内普发出了第一个问题:“听明白了吗?”


然而,愚钝的波特顾自惨叫着,并没有作答。


“我!说!听!明!白!了!吗!回!答!我!”斯内普咬牙切齿地低吼着,每说出一个字,都伴随着一下用力的击打。


“听明白了!听明白了!教授我听明白了!”哈利尖锐地惨叫,以前斯内普从未揍得他如此之狠,此时大脑已经处于一片空白。


“这样才对,乖孩子,如果你早早回答,就能省掉这多余的十板子,现在,你给我好好回答下面的所有问题,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撒谎的结果是什么的。”


哈利慌忙点着头,只祈祷这场折磨尽快结束。


“你去禁书区做什么?”


“攻击类咒语,图书馆公共区域并没有多少防护类咒语,我打算去禁书区碰碰运气...”


哈利的回答让斯内普挑了一下眉毛,他看向旁边桌子上的那本禁书,他捉住哈利的时候,从哈利的怀里抢过来的那本——《战斗中有效击退你的敌人》。


“不过,教授,我没有要攻击任何人的意思!”哈利急切地补充着,“我,我是觉得我面临的危险太多了些,我只是想自保,前两天那个发了疯的游走球...我不会去伤害别人的!”


“嗯。”斯内普应声,戒尺又在哈利屁股上点了点,示意这个问题已经结束。救世主现在可怜的小屁股已经变成了深粉色,上面还交错着几个楞子,斯内普觉得对一个十一岁的男孩子来说,这样的教训已经足够了,于是打算速战速决,再警告一番就放过他好了。


嗖——啪!又是一记戒尺。斯内普收了几分力道。


“相信你现在已经完全了解禁书区的恐怖之处了,即使不了解,也知晓了闯进禁书区之后,你将要受到处罚的恐怖之处,所以,告诉我,你以后还会去吗?”


“不去了,再也不去了。”哈利急忙保证。


嗖——啪!


“那么你还打算夜游吗?”


“不了,不夜游了,我会好好呆在我的寝室。”即使是斯内普没用力揍,哈利仍然痛得扭曲了五官,他浑身颤抖咬紧牙关,等待着下一记戒尺落下。


“最好如你所讲”,斯内普低声威胁着,“如果再让我抓到你半夜在城堡里鬼鬼祟祟,我会让你一整个学期坐不下来,现在,起来吧。”


一阵天旋地转,哈利已经被斯内普拽起来,站在沙发旁边了,只是裤子还松松垮垮地堆在脚踝上。他还没来得及朝斯内普作最后保证和道歉,壁炉里就传来了邓布利多的声音,召唤着斯内普去校长室。


一阵风一般,斯内普消失在了门口,他最后说了什么来着?赶紧回寝室?还有一句什么来着?好像没听清。哭得有些缺氧的哈利费力地提上裤子,怎么也回忆不起来斯内普最后一句说的是什么了,他一步一蹭地从城堡最底端的地窖爬回了城堡最顶端的格兰芬多塔楼,累得只想睡觉。


空无一人的地窖里,一个小小的,写着“外敷”字样的魔药瓶静静地立在桌子上。


啧。

楼主 讨厌贪心的废物  发布于 2017-07-23 10:41:00 +0800 CST  
下半部分明天写

楼主 讨厌贪心的废物  发布于 2017-07-23 10:41:00 +0800 CST  
《关于禁书和夜游(下)》


“太丢脸了,太丢脸了,可恶的老蝙蝠,为什么总是在他面前这么丢脸。”哈利把脸埋进松软的枕头,含糊不清地咕哝着。


每次挨打的时候,哈利脑子里只剩尖锐的疼痛,不管多么没有尊严的求饶都说得出口。可是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说出的话就像一团火一样在哈利耳朵边燃烧,让他羞愤地简直想死去。你格兰芬多的勇气呢?就不能咬紧牙关跟斯内普硬扛吗?可恶的老蝙蝠一定更加鄙视你了。


“卟!”满脸通红的哈利一拳砸在枕头上,然后又慌忙抬起头查看四周。还好,没有搞出太大动静,所以没吵醒罗恩他们。


在床上扭动了几番,哈利依旧没有找到一个舒服的睡觉姿势。他刚刚去盥洗室对着镜子看了一下,自己的屁股肿大了整整一圈,现在稍微动一下都会让他疼得倒吸一口冷气。斯内普从来没有打得他这样重,即使是哈利之前用魔杖指着他骂他是邪恶的食死徒的时候也没有。看来这次斯内普真的是气得狠了。可是...可是...即使是再生气也不应该...


好吧,这次的确是我做错了。哈利不服气地鼓着腮帮,那些禁书比他想象的要危险,如果不是斯内普突然出现,他现在估计已经受伤了(如果让斯内普来评估后果的话会是:不,相信我,如果没有你卑微的魔药教授出现,我们伟大的救世主现在应该已经彻底死了,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你那可怜的小命会追着你那早已不复存在的大脑远去,消失地无影无踪)。


哈利更加懊恼了。在意识到斯内普的确是救了他以后,他就更加无法为自己对斯内普的怨恨找一个借口了。可是斯内普他本身就是那样地刻薄、阴险,处处为难自己,承受了斯内普的恩惠让哈利像是活吞了一桶鼻涕虫那般恶心。“呜——”哈利发出一声哀鸣。


“什么?”右侧突然出现罗恩含混不清的声音。哈利赶紧收声。幸运的是罗恩并没有真正醒来,只是眯着眼睛嘟囔了一句,在下一秒又沉沉睡去了。虚惊一场的哈利决定不再胡思乱想,现在距离起床时间还有四个小时,抓紧睡觉吧。


希望明早醒来的时候屁股就不痛了,在陷入睡眠前,哈利迷迷糊糊地想着。


...


几个小时的休整的确对疼痛缓解有所帮助,可是哈利依旧度过了一个异常难熬的上午。


他从未如此感谢过校袍的宽大——方便他掩饰不太正常的走姿。梅林作证!他已经竭力在用正常姿势走路了,可是屁股上传来的胀痛让他依旧有些一瘸一拐的。他简直要庆幸小狮子们的粗心大意了,他甚至都没有机会用上扭到脚的这个借口,因为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的异常。幸亏赫敏今天帮草药学教授准备材料去了,不然她肯定会发现的。哈利庆幸地想着。


坐了一上午硬板凳的哈利在礼堂匆匆取了一些食物,打算带回休息室去吃,最起码,站着吃要比坐着吃舒服。


“波特先生。”一个让哈利头发都立起来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虽然他的头发本来就是立着的。


斯内普宽大的黑袍出现,伴随着他而来的是一股略带清苦的魔药味。


哈利僵硬地转头:“斯内普教授。”


斯内普也不想在用餐时间在走廊里堵截一个不听话的小鬼。他早上回到办公室看到那瓶未被动过的魔药的时候,简直要抑制不住翻白眼的冲动了。


这算什么?救世主最后的倔强吗?因为痛恨施罚自己,就宁愿忍着伤痛,不接受自己提供的魔药?发发善心吧,波特就不能在24小时里,任意选一个小时,做一个能保持60分钟听话的好孩子吗?


“我昨晚对你说了什么?”斯内普语气里透露出一丝威胁。他把波特的不服从命令认作是挑衅性的忤逆。既然今天是周五,并且小波特下午没课——斯内普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这个讨人厌的麻烦精胆敢作出任何言语上的挑衅,自己现在立马把他拖回地窖狠揍,让他从现在哭到下周一。


“不去禁书区,不夜游。”哈利声音虽然很弱,回答地却十分迅速。他随后因自己过于恭敬的态度而稍稍脸红,懊恼地盯着地上一块有裂缝的地砖不肯抬头。


“还有呢?在我最后走的时候?”


“迅...迅速滚回我的格兰芬多塔楼,我不会想要知道同一晚被两次抓住夜游的后果的...”重复斯内普的威胁让哈利感觉脸烧得更厉害了。这就是斯内普!永远以羞辱我为乐!哈利在心里恨恨地想。


“没有别的了么?”斯内普似乎突然是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来看着我。”


“别的?”哈利现在满是疑惑了,斯内普在说什么?


终于,在看到哈利茫然的眼神以后。斯内普扭曲了一下嘴角,以一种极其缓慢而又优雅的方式翻了一个白眼。真的是高估了小巨怪这空空如也的脑袋。看来小波特不是公然忤逆,而是当时还哭着呢,压根没听见。


既然这样,救世主要为他自己的失误买单,今天白天先让他疼着好了。至于伤药,晚上在给他,让他长长记性。


斯内普一挥袍子消失在了走廊拐角。


“嗯?”老蝙蝠疯了?出现一下只是为了朝我翻个白眼?这种威慑未免也太没有力度了一点。哈利在原地愣了一分钟,嘴里嘀嘀咕咕地也走了。


因为自己现在的状态的确不适合玩闹,再加上自己的确有一堆作业等着完成,哈利决定把这个没有课的下午奉献给书本。但是,在图书馆以及休息室转了一圈以后,他想要保持站着写东西的姿势都会显得很奇怪。而回到宿舍趴在床上做功课?正在寝室里进行枕头大战的罗恩他们随时有可能一枕头拍到自己的屁股上。哈利思忖再三,拿着自己的东西来了天文塔。


专心做事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哈利觉得才没过多久,就已经到了晚上吃饭的时间。其实不是没过多久的,你看,堆积了一个周的魔咒论文和魔药论文已经被完成了,包括自己被斯内普加罚的那一英尺。


哈利打算去礼堂取一点吃的,再继续回来做作业。过了一整天了,屁股上的痛感并没有消失多少,哈利隔着袍子和裤子都能感受到臀腿交界处那些鼓起来的楞子,看来今天晚上还是做不下去的。正好,今天练习一下观察星象吧,预习一下天文课。嘿嘿,想到下周自己抢在赫敏之前回答出问题,让万事通小姐惊呆的样子,哈利忍不住偷笑起来。


取完晚饭的哈利顺便带了一盏灯回来。现在天空还没有完全暗下来,他还看不清下周要学习的那些星象,趁着这个空档,他又检查了一遍自己的魔药论文。有惊无险,有三处小错误被自己检查出来了,他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用一份漏洞百出的作业再招惹斯内普一遍。


斯内普顺着安放在哈利身上的追踪咒找到他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在他记忆中从未有过的乖巧的小巨怪。灯光笼罩他刺猬一般的头发周围,勾勒出一个柔和的边缘,使得平时惨不忍睹的凌乱头发顺眼了一些。他眼睛低垂,认真地盯着手中的羊皮纸,不时地歪头思考一下,然后在纸面上添上几笔。


斯内普给自己施了一个隐身咒,就这样立在哈利的身旁看着他。尽管有时候讨厌于小波特惹来的麻烦。但是斯内普不得不承认,小波特和老波特还是有些区别的。小波特并没有那么嚣张,也知道认真对待课业而不是一味出风头。他的本质还是好的,只是需要有人去规范他不好的言行,纠正他危险的思想。


而那个人,必须是自己。


斯内普在心里轻叹。这些事情本该是一个父亲的义务。尽管自己不认为老波特能给予他正确的引导,但毕竟,自己让连哈利接受父亲错误引导的机会都剥夺了。这个男孩的存在,时刻提醒着斯内普。你是一个有罪的人。你害死了他的父母。你害死了莉莉。


就这样,年轻的巫师和更为年轻的巫师都陷入了各自的思绪。虽然后者只是在苦恼天文学太过深奥而已。
“完蛋!”哈利懊恼地挠着头。他的声音唤醒了沉思着的斯内普。斯内普看向焦躁的小巫师以及空中悬浮着的“时光显现”——10:16。


“已经过了宵禁了!我现在已经算是在夜游了!”哈利手忙脚乱地收拾着东西。


“愚蠢的哈利!愚蠢的哈利!你应该把闹钟挂在脖子上的!”斯内普倚在墙上双手环胸,玩味地看着自顾自骂着自己的哈利。一个人在独处的时候,总是会展现出他最有趣的一面,或者是,最让他人感到有趣的一面。如果魔法界那些救世主的崇拜者看到这个如此幼稚的黄金男孩,他们估计就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无意中犯下,并且没有带来任何不良后果的错误是可以被原谅的。斯内普没打算给慌乱的哈利再添几分惊恐,于是他决定保持隐身,把魔药偷偷放进哈利外袍口袋就离开。


是的,把魔药给这个...不长眼的小巨怪。


在斯内普伸出手的一瞬间,哈利就不长眼地撞了上来,直接扑进了斯内普的袍子。于是,黑着脸的斯内普不得已只能显形,从一片虚空中浮现出来,立在了抖成筛子的救世主面前。


“教...教授...我...我...我不是故意夜游...我错了...”哈利惊悚地看着昨天晚上刚刚狠揍过他并且恶狠狠威胁他不准再夜游的男人。犹豫着想说自己是写作业忘了时间,但现在大脑十分混乱并不能很好地组织词语,只能虚弱地承认着错误。


这次真的在劫难逃了。


斯内普没好气地瞪了哈利一眼。给你机会了,你却偏要自己撞上来。“跟上!”言简意赅地下达命令以后,他翻飞着袍子大步向外走去。


哈利一路小跑着,跟着斯内普来到了地窖。昨晚揍他的尺子还放在沙发扶手上没有收起来,他看到尺子的那个瞬间,简直快要哭出来了。


“裤子脱了趴到沙发上。”斯内普内心的小恶魔钻了出来。看到哈利垮下去的脸,他想趁机吓唬这个小子一下。


“唔...”哈利嗫嚅着想要辩解着什么,却在抬眼看到斯内普上翘的嘴角的一瞬间哆嗦了一下,麻利地执行命令。斯内普气极时会怒极反笑,那就是哈利受难的标志。哈利显然把斯内普现在脸上的愉悦表情和那种情况混为一谈了。


“教授,我很抱歉,我写作业忘了时间。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可不可以,不要打...”哈利把脸埋在自己的手臂里,小声地求饶。听着自己小猫一般乖巧的声音,哈利简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了,可是现在尊严算什么,屁股要紧。


没等来回复,也没等来疼痛。哈利觉得自己屁股上覆了一层凉凉的东西,随之而来的是一种麻麻的微微刺痛的感觉。


在给哈利上完药以后,斯内普就后退一步,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看了一眼时间。这种外敷药和市面上的一般货色可不一样,不用等半个小时,它会在三分后见效,到时候小波特屁股上的尺痕和痛感都会消失不见。斯内普出品,必属良药。


“教授,我还以为您要揍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哈利松了一口气,看来斯内普不是把自己叫过来抽板子的。


“我没说不揍你。”斯内普挑起一边眉毛,成功地看到小波特变了脸色。“只是如果不先治好你,你的小身板是承受不了接下来这一顿好打的,波特先生。”


“我...”刚刚放松了的哈利再一次紧张了起来。“教授我不是故意夜游,我是真的做作业忘记时间,我不是故意的,真的...”


斯内普看了一眼哈利的屁股,嗯,已经恢复了白嫩的颜色,虽然同时变白的还有小巫师的脸。“哦?不是故意犯下的错误,依旧是违反了规则,你赞同我吗,波特先生?”


“我...我赞同...”哈利十分懊恼地爬起来,现在令他感到气愤的不是斯内普了,而是他自己。他见鬼地觉得斯内普说的都是对的,那也就意味着,他不得不心甘情愿去接受惩罚。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做错了,还有什么逃避的借口呢?

楼主 讨厌贪心的废物  发布于 2017-07-23 20:56:00 +0800 CST  
他低垂着脑袋,拽着自己的裤子走到斯内普的身边,等着斯内普像之前一样把他一把拽到膝盖上开始拍打。


“等等”,哈利眼角余光看到斯内普手指动了一下以后,急促说道,“能不能,能不能不用尺子。”他的声音越来越低,要不是斯内普有一副灵敏的耳朵,他几乎要听不见哈利的声音了。


斯内普嘴角的卷曲程度已经超过他给自己规定的礼仪标准了。如果此时哈利抬头,他会惊讶于斯内普竟然也可以笑得这么开心。稍微整理了一下表情以后,斯内普用尽量不发笑的语气开了口。


“鉴于你认错态度良好,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把那边的尺子拿过来,准备接受我对于你夜游的处罚,从宵禁时间算起,一分钟一下。”


他看到小波特哆嗦了一下。的确,现在已经10:40了,一分钟一下的话...出于礼貌,小波特也该怕一下。


“二,周末两天在这里关禁闭。我会为你安排做作业以及预习的时间。其他时间,我会让你帮我整理柜子或者处理魔药材料。”


“二,我选二!”哈利赶忙回答,生怕斯内普反悔。


“至于这个...”斯内普拿起那本《怎样在战斗中有效击退你的敌人》,在哈利眼前晃了晃。


“我保证不再去禁书区了,教授。”哈利的眼里写满了真诚。


“是的,你不会再去禁书区了。从现在开始每周二晚上以及周六上午,来地窖进行格斗学习。”斯内普嫌弃地看着满脸感激的哈利,昨天被抓时还一副不共戴天的样子呢,现在施点小恩小惠就跟我天下第一好了?


“我是你的监护人,负责保护你的安全,而你有任何问题,第一时间应该来向我求助,而不是冒着生命危险去自己解决。现在,滚回你的格兰芬多塔楼吧。”


斯内普一挥魔杖把哈利和他的东西都扫到门外,走向了书桌,哈利不计前嫌的感激让他有几分烦躁。他急需批改几份小巨怪的作业来把郁在胸口的烦躁抒发出去。


门外,捡起了自己书本的哈利摸了摸鼻子,在规划好逃生路线以后,朝着紧闭的石门喊道:“虽然您很可怕,可是谢谢您,教授。”


幸亏他跑得够快,等怒气冲冲的斯内普迈出门口的时候,他已经消失在走廊拐角了。


...


恭喜幸运的救世主,您又一次死里逃生。

楼主 讨厌贪心的废物  发布于 2017-07-23 20:57:00 +0800 CST  
时间:三年级结束、四年级开始前的暑假
背景:斯内普的住所已暴露,为保护哈利的安全,两人在暑假期间留在了霍格沃茨。


《论时间转换器的妙用(上)》


哈利披着隐形斗篷,看着床上侧卧的人影,小心挪动着步子。


呼,在犹豫了一番以后,哈利攥紧了拳头。勇敢一点,改变命运的关键在此一举。


三!二!一!


因为床上的人恰好翻身,哈利一脚踹了空。


嗯,蛮尴尬的。男孩呲牙咧嘴地瞪了床上的人一会儿,正打算再接再厉的时候,隐身斗篷却突然收紧把他裹成了一个粽子,紧接着他觉得四肢僵硬动弹不得,自己以一种诡异的僵尸一般的姿态向后飞去,短短一瞬,在他还没来得及叫喊出声的时候,自己已经穿门而过,飞越客厅,摔进了斯内普的书房。


咔嗒。书房和刚才那个卧室的门同时轻轻阖上,床上的人依旧香甜地睡着,没有一丝醒来的征兆。


“斯内普教授!别!”哈利惊恐地喊着。


“嗯?”刚刚起床的斯内普面上有一丝诧异,他挥着魔杖施了几个无声咒,把哈利从隐身斗篷里解救出来,在看到哈利脖子上挂着的那个十分眼熟的金色怀表以后,眼睛里多了几分了然。


哈,时间转换器?


他面色一沉,直接从跌坐在地上的哈利身上迈了过去,坐进了书房里唯一的单人沙发。


“说说吧,怎么回事?”


斯内普有严重的起床气,此时,被防护禁制吵醒的他全身笼罩着低气压,声音比平时更加阴森,让哈利浑身一哆嗦。


“呃...”


“一如既往地言辞清晰,把你的记忆抽取给我...”斯内普没有要与哈利废话的意思,直接下达了命令。根据他安放在哈利身上的追踪咒,他可以判断眼前的这个无脑的救世主并不是别人用复方汤剂冒充的,只是他不清楚这个未来的哈利是从哪个时间过来的。


但是,能让这个将来的哈利不惜冒险动用时间转换器,跑到这里来踹正处于熟睡中的现在的哈利。那说明这小子一定是闯了不小的祸...


斯内普向来不对自己被监护人的语言叙述能力抱任何希望,虽然经过两年的相处,这个小巨怪在斯内普的言传身教下已经可以偶尔毒舌一下,但是每当他犯错时,思维逻辑就立马混乱成一团水草,想要从他那里得到一个完整的事件叙述根本不可能。关于这件事,斯内普本以为是哈利有逆反心理故意装出来的,可是后来揍也揍了、训也训了,斯内普发现没有任何变化,也就不为难哈利了,每次要哈利老实交代的时候,直接就下令让哈利抽取记忆。


“嗯?”上扬的鼻音昭示了声音主人对地上受讯者动作缓慢的不满。


哈利再也不敢有半分耽搁,一骨碌爬起来,趔趄着奔到书房角落里一个小型冥想盆旁边,用魔杖抵住自己的太阳穴,抽取了一丝银白色的絮状物体丢了进去。随后主动地走到旁边墙角去罚站了。


死就死吧,这下要被揍两次了。本来也是要被揍两次的。


斯内普狐疑地瞪视着自动去罚站的麻烦精,突然有些后悔,不,不用先问事情的前因后果的。能让跳脱的救世主这么守规矩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犯了不可饶恕的大错,应该在刚才抓到他的时候就狠狠揍他一顿的,跟他讲什么道理!


得出这个结论的斯内普甩给哈利一个禁锢咒,他要保证自己在观看冥想盆的时候哈利不会逃走,随后才把头埋进了冥想盆中。


在经历过最初厚重的白雾以后,图像显现了出来...


刺眼的阳光,床上睡得像猪一样的小波特,还有...床边魔力耗尽罢工的闹钟...斯内普咂巴了一下嘴,一边观看一边猜测,是这个小巨怪起晚了?自己也没有不通情达理到因为波特睡懒觉就要重罚他的地步,至于让波特还特意扭转回前一天,来代替闹钟叫醒床上的另一个自己么?


随着一声细微的开门声,斯内普看到了一个面色不善的自己出现在了门口,让斯内普不由得心里一惊。不管是经历过多少次,他都不能习惯从别人的视角看到的自己,这和在镜子里或照片里看到的自己不一样,小波特回忆里的自己总是会比斯内普自认为的更加凶恶,有时那阴狠的表情甚至会把旁观的斯内普吓一跳。


门口的斯内普直勾勾地盯着依旧安睡的哈利,大跨步穿过了观看者虚幻的身体,走到了床边。


“嗯...”不知是不是被细微声音吵到的缘故,救世主有转醒的趋势。背对床边侧躺的救世主并没有看到黑袍黑脸的斯内普,他眯着睡得有些肿的眼睛,一阵摸索找到了放在床头柜的魔杖。


“时光显现。”哈利的声音有几分嘶哑。9:00。床边的斯内普和旁观的斯内普齐齐挑了一下眉。很好,距离自己规定的哈利的起床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小哈利你自求多福吧。


让两个斯内普感到意外的是,哈利并没有要起床的意思,他随手丢了魔杖,咕哝了一句“幸好老蝙蝠不在”,就继续睡了。


旁观的斯内普毫无自己被骂的自觉性,只要小波特不犯错,他是可以容忍小波特一些小的不恭敬行为的。况且,小波特骂的是这个斯内普,又不是钻到冥想盆里的斯内普,于是他绕到床边,去观看自己的反应。啧,自己这个白眼翻得一点都不优雅,看来以后白眼还是少翻。


按照旁观的斯内普的想法,没必要现在就叫醒不知死活的小波特,不如等他自己醒过来。反正时间拖得越久,惩罚就越重。那就让小波特自食恶果去吧。


小波特的错误不仅仅在于晚起了,而是明知故犯。之前的两周,斯内普由于要去采购魔药,每天上午都不在霍格沃茨,所以让哈利抓住了规律,竟敢明知自己起晚了还要继续睡。看来小波特不是第一天这样做了,既然如此,要给他一次严厉的惩罚才可以。


看来,不论是哪个时间点,所有的斯内普都会英雄所见略同的。斯内普看到床边的那个自己假笑着转身,挥着袍子走出了小波特的房间。这个时间点的自己也在等波特自己转醒,攒个足够让小巨怪铭记许久的挨揍数目。


接下来的记忆斯内普快速翻过,小波特又是那老一套的惊慌认错,磨蹭着却又不得不趴过去挨揍的戏码。说实话,斯内普已经看腻了苦瓜脸的救世主。每次做坏事的时候冲动地像一只他们格兰芬多的吉祥物,被抓包就乖巧地像只小奶狗,犯错之前就不能考虑一下自己可怜的屁股吗?非得要挨揍之前才作出一副忏悔的神情,可怜巴巴地,好像斯内普是一个施虐狂一样,还惹得其他教授们总是旁敲侧击来提醒自己对黄金男孩温和一点...


旁观的斯内普腹诽者,腮帮子咬得咯吱咯吱响,梅林在上,他发誓他揍的每一下都是波特应得的。


因为哈利最终起床的时间是10:30,按照晚一分钟一巴掌的规定,他要挨满一百五十巴掌,本着怜惜自己手掌的原则,斯内普折合成了十五下藤条。随后在课业抽查中,无所事事两周的波特又成功为自己赢得了十下藤条的嘉奖。总计二十五藤条,当场付现,不记账,不找零。


终于不用自己动手揍人了。斯内普双手还胸,满是欣慰地开始观赏波特挨揍。


“嗖——”藤条划破空气,狠狠地击打在救世主的屁股上,瞬间留下了一道高高鼓起的楞子。哈利的手指死死地扣住桌面,尽力不让自己呼喊出来,然而他的努力在接下来的几鞭抽打下化为乌有。


“对不起!对不起!教授!先生先生我错了!”哈利奋力哭号着,双手被反剪抵住腰部,虽然挣扎着,却移动不得。


揍人是个体力活,斯内普有点疼惜要一只手按住波特,另一只手还要挥藤条的自己,十分想冲上去帮自己按住哈利。


“忍着,你要是再动一下,刚才的十下就重新计算!”在斯内普的威胁下,哈利终于停止了挣扎,乖乖伏在了桌面上。


接下来的惩罚进行地较为顺利,除了小波特的哭号声更大了以外,执藤条的那个斯内普也没有再多花太多力气按住挣扎的救世主,虽然每鞭抽打过后,小波特都会弹跳着向前冲一下,但他还知道赶紧趴回去以免惹恼施罚者。最后,在哈利尖锐的“我一定守规矩!我以后会在床头放四个闹钟!”的保证声中,惩罚结束了。


此时,小波特白嫩的屁股已满是红紫的鞭痕,臀峰处几下重叠的击打处已经破了皮。按照惯例,斯内普把处理伤口的魔药丢给哈利让他自己处理,就挥着衣袖离开了。


唉...旁观的斯内普看着自己的身影,感同身受地觉得要辛苦揍人的自己很不容易,虽然这个时间段的自己并没有被迫揍人,但是他还是打算一会从冥想盆退出以后给自己开一瓶白兰地,抚慰一下整日辛苦的自己。

楼主 讨厌贪心的废物  发布于 2017-07-27 19:27:00 +0800 CST  
《论时间转换器的妙用(下)》
“嘭!”挣扎着从桌子上爬起来的哈利一不小心把魔药扫到了地上。他吃惊地望着地上破碎的瓶子,扭头看了看门口,咕咚一声咽下了一口口水。完蛋,要是斯内普知道我摔碎了魔药说不定会再给我来那么几下的。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旁边虚幻的斯内普好整以暇地盯着眼珠子骨碌转的哈利。不得不讲,就算小波特不去找麻烦,麻烦也会主动找上小波特。魔药这种东西接触了地面药效就消失了,一个“恢复如初”是救不回来的。小波特除了诚实地找自己说明真实情况,也没有别的选择。除非他打算晾着自己开花的屁股,用整整两周的时间等伤口自己恢复。


“恢复如初!”哈利挣扎了许久,还是没有勇气去面对斯内普另一场怒火。于是他把玻璃瓶重新拼凑,又甩了一个“清理一新”,把已经变质了的魔药清空。暑假呆在霍格沃茨的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随意使用魔法,不然现在想掩饰罪证都没有办法了。


哈利探头探脑地走到客厅,偷偷观察着斯内普的动态——当然,是这个回忆中的他能看得见的斯内普,而那个他看不见的虚幻的斯内普正站在他身后,正在观察这个小巨怪又要搞什么鬼把戏。


当你凝视斯内普的时候,另一个斯内普也会凝视着你。


幸亏哈利不知道此刻这个场景,不然他自七岁以后就消失不见的尿床可能会在白天发作了。


在看到斯内普念着“对角巷”消失在壁炉以后,哈利迅速钻进了斯内普的魔药储藏室,嘴里还在自言自语:“一点点,就偷一点点,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旁观的斯内普冷笑一声,已经被发现了。突然,他的冷笑凝在了脸上,能让哈利不惜动用时间转换器回到过去的事情,不会是...


轰隆,魔药储藏室里传来了一声巨响。


臀部受伤的哈利在取魔药的过程中一不小心蹭到了伤口,条件反射向旁边一跳,恰好撞倒了一整排的魔药。


“你知道我为了熬制这些魔药花费了多少心血吗!?”在第一时间冲过去的斯内普面对着满地狼藉,朝哈利大声咆哮着。


然而这个回忆中的肇事者并无法听见他的声音,只是呆愣楞望着自己闯下的祸事,眼睛不停在魔药储藏室和壁炉之间切换着。完了完了完了,斯内普真的要杀了我了。哈利迅速作出了决定,仓皇跳着回了自己的房间,从箱子里拖出了隐形斗篷和自己赫敏留给自己的时间转换器,嘴里念叨着“还是试一下吧,最不济再挨一顿揍”消失在了原地...


观看完所有回忆的斯内普忽地从冥想盆旁站起身来,大跨步走到哈利身后解除了小波特的束缚咒,大喊一声“藤条飞来”就要上手揍人。然而,在看到哈利已经洇出血迹的裤子以后,终归是扬了扬藤条又放了下来,冷哼一声走出了房门。


哈利现在已经放弃求饶了,他毁了斯内普的魔药储藏,活该被抽成肉饼,现在在时间转换的过程中又被抓了个正着。斯内普最憎恨他做危险的事情,而时间转换去叫醒另一个自己很有可能会让两个时空的自己相遇,造成时间混乱。两件事加起来...哈利只求斯内普能让自己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太阳...对了还有太阳,自己以后真的要每天早起,千万不能赖床...


斯内普本来是要去储藏室取药的。就算要惩罚小波特,也不能让他在已经屁股开花的情况下再叠加一顿藤条,怎么也得先治好他。拿着药瓶走到波特卧室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变了想法,现在浪费一瓶魔药,待会儿揍完又得浪费一瓶,那加起来不就是两瓶了么?不行...


呆在书房正等着挨揍的哈利被门外的咆哮吓了一跳。


“哈利·波特!你***起来!我已经得知你前两天赖床并且没有预习功课的事情了!我现在给你两天时间,把落下的功课都给我补起来,并且,我再发现你晚起一次,藤条直接抽断!听见没有!”


“是的,是的教授...”哈利听见自己急促保证着,屁股上叫嚣着的疼痛在一瞬间消失了。刚在斯内普已经改变了历史,“自己”没有挨揍,疼痛自然就不见了。


吼完了“现在”的小波特,斯内普滑着步子回了书房,熟练地给书房加了一个消声咒以后,打算开始料理这个“未来”的波特了。


点了点桌面,斯内普示意哈利趴上去。


“给你一个机会,说出你为什么挨揍,我就给你一个休息的机会。”斯内普的声音无悲无喜,在哈利听来却分外恐怖。


虽然不明白斯内普嘴里那个所谓的“休息的机会”到底是什么,但是哈利没胆量耍滑头,老老实实地招认了罪状。
毁坏魔药实验室、偷偷使用时间转换器。


“还有隐瞒魔药摔碎事实以及试图偷盗魔药。”斯内普补充道。


“时间转换器的危害我以前未和你讲过,鉴于你是初犯,二十藤条”,斯内普瞥了一眼微微发抖的哈利,知道对这个小子而言,几小时前刚刚被狠狠抽了一顿现在立马要接受严厉惩罚有些无情。但错误毕竟是犯下了,尽管他用一种极端的方式改变了历史,但是还是布恩那个掩盖他曾经犯过错误的事实。


做错了就要承担后果。斯内普狠了狠心,继续宣判:“隐瞒事实和试图偷盗魔药,各二十下,至于毁坏魔药实验室,五十藤条。”


已经接近一百了,哈利苦涩地扯了一下嘴角,终归是不打算辩解以及求饶,弱弱地回复着:“是的先生,我接受处罚,这是我应得的。”


第一次看到没有狡辩没有认怂,而是勇于承担的哈利,斯内普的表情柔和了一些,叹了一口气,才继续说道。“时间转换器是一个很危险的东西,对于麦格教授当时把它借给格兰杰小姐的做法,我不是很赞同,如果刚才,我发现入侵者的时候,没有先确认身份而是直接发动攻击,你现在可能已经死了。”斯内普顿了顿,觉得对小波特说他可能已经死了这种话有些残酷,又追加了一句,“即使是你没有被我发现,你一不小心撞到了过去的自己,很容易引起时空混乱的,那个结果是我们都承担不起的,懂吗?”


哈利羞愧地把脸埋进自己的手掌,瓮声瓮气地回答:“是的,教授我明白了,我承诺以后不会再使用了,您,您没收它吧...”


斯内普摇了摇头,当然,伏在桌子上的哈利并没有看见。


“这个时间转换器是麦格教授借给格兰杰小姐,而后者托你保管的,我没有权利持有它,但我希望你记住你的承诺,再还回去之前,不再使用它。”


哈利点了点头。


“鉴于你认错态度良好”,斯内普暗叹一口气,终归还是心软了,“惩罚减半,我现在会对你进行二十五藤条的惩罚,是针对你毁坏魔药等事项的。”


“至于偷用时间转换器——”斯内普觉得一次抽四十五下小哈利受不了,而且自己也会累得够呛,“等你回到之前的时间点,也就是十一点四十的时候,我会让那个时间点的我给你补上剩下的二十藤条的。”


现在正好八点,小哈利挨完揍以后,他还有足够的时间让魔药恢复药效,在十一点四十之前变回一个拥有完好无损的屁股的救世主。


“是的,教授。”


...


尽管斯内普有心放哈利一马,但他揍人的时候没有一丝放水,每一下都让哈利感受到了应有的疼痛。哈利的屁股再次开了花,他哆哆嗦嗦地给自己上完药,一边罚站一边晾着屁股等它恢复。


悠闲地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斯内普突然想起了什么,侧着头向哈利发问:“波特先生,我很好奇,你为什么选择早上七点来踹自己起床——毕竟,你只要在八点起床不就可以避免一切事情了么?别多想,我没暗示你以后可以使用时间转换器,仅仅是好奇你的决定而已。”


哈利知道此刻斯内普不会再追加惩罚了,语气也轻松了一些,把所有的想法和盘托出:“我本来想直接转换回刚挨揍的时候的,把那瓶魔药放到不会摔下桌子的地方...然后我怕被自己或者没出门的您撞见。后来我决定八点叫醒自己,突然想到您可能会提问我功课。所以打算早一个小时让自己提前背书的。”


“可是你怎么能控制提前醒来的自己去学习呢?”斯内普抓住这其中的漏洞。


“那个...”哈利感受到屁股上的疼痛已经消失了大半,心情更加愉悦起来,大着胆子嘿嘿一笑,“我打算在空中留一个魔法留言,模仿您的语气的。‘哈利,滚去复习你的功课,如果我检查时你犯了不应该出现的错误的话,我会让你探究一下自己对疼痛忍耐的极限的——在你晕过去之前,以及被凉水泼醒之后。’这样,起床的我就会误以为是您的留言了。”


斯内普站起身走到哈利身边,凉凉地瞟了他一眼,吓得哈利缩了缩脖子。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屁股还晾在外面,斯内普现在想揍都不用扒裤子,赶紧讨好地朝斯内普笑了笑。


“鬼机灵。”斯内普把报纸卷起来,敲了哈利的脑袋一下,就走开了。


“我现在要去对角巷一趟”,斯内普左手扣着外袍,右手扔给哈利那本他提问的魔咒书,“这几个小时里,你乖乖呆在书房不许出去,我会给书房上一个锁门咒,让另外一个你不许进来,期间不许翻弄我书房里的任何东西,好好看书,听到了没?”


“听到了,听到了。”哈利手忙脚乱接住书,捞起了自己的裤子,屁股上的伤已经好了,他可不想一直光着屁股。


斯内普哼了一声后关上门出去了。哈利瞅瞅手里的书,好好复习吧,按照斯内普的习惯,一会儿准要提问。


时间一晃就到了十一点四十,也就是说,哈利已经回到了原来的时间了。因为自知犯错,哈利一直没敢坐下,就立在书桌旁边认真复习着。斯内普走进书房的时候,哈利正左右换着脚缓解腿部的酸痛。


看到斯内普走进来,哈利先是一愣,回头看了一下时钟,想起自己还有一顿板子,于是在斯内普开口前,已经乖乖趴在桌子边上作待揍状了。呼,站了三个小时,突然一趴,腿部终于得到解放了,不过腿舒服了,屁股可就不舒服了,哈利暗暗想着。


斯内普古怪地盯了他一眼,今天是不是有些乖顺过了头了,难道连着揍两顿已经揍傻了?这么上赶着挨揍。你急着挨揍我可不急着揍人,刚从外面回来总也得休息休息再挥藤条。于是他绕过哈利来到了书桌的另外一面坐下,拿起刚刚哈利手中的课本。没说话。


趴在桌子上正对着斯内普脸的哈利有点尴尬,不知道该不该起来,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身子,打算打破沉默。


“我没出去...也没动任何东西...一直在好好看书...以后也不会使用时间转换器了...”哈利说一句,斯内普“嗯”一句。搞得哈利一头雾水,也不敢逃跑。


“爆破咒的施发要领和手势要求是什么?”斯内普突然发问。


“距离的远近和语气的轻重,手腕要稍微向下,手臂发力。”哈利迅速回答。


斯内普前前后后又问了十九个问题,哈利均流利地回答上来了。回答完最后一个问题以后,斯内普说了一句“还不错”,突然起身,拽着哈利来到沙发旁边,把他按倒了自己腿上,拽裤子甩巴掌一气呵成,给哈利屁股上来了三巴掌,然后又麻利把他裤子提上拽着他起身。


哈利被弄得有些懵,斯内普的三巴掌没收力度,所以甩上去以后还是有些刺痛的。他现在一边揉着屁股,一边盯着斯内普等他发话。难道斯内普这是用三巴掌代替而是藤条了?不可能不可能,哈利否决了自己的猜测,老蝙蝠不可能在一天以内放水两次的。我一定是出现幻觉了。


“怎么,嫌少了,真等着我去拿藤条?”斯内普挑眉。


“不用不用,教授中午好,教授再见!”哈利一阵风一样取了书本,蹦跳着出了门。


“嗯...”斯内普长叹一口气,陷进了沙发里。他打了个响指,召唤家养小精灵给他开一瓶白兰地。


“养孩子真累...”蛇王端着酒杯对着门口叹了口气。

楼主 讨厌贪心的废物  发布于 2017-07-27 22:20:00 +0800 CST  

楼主:讨厌贪心的废物

字数:15116

发表时间:2017-07-23 18:3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2 14:48:16 +0800 CST

评论数:1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