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我会永远呆在你身边的,少爷(黑执事同人)

如题~
一直很喜欢黑执事,就有了写文文的冲动= =
第一次写文,不喜勿喷
先写了个短篇,受欢迎会努力写成长篇的


先来张 塞X夏 的图图~怕度娘坑楼




楼主 塞巴斯yuya  发布于 2013-08-21 23:30:00 +0800 CST  
#1#
远离首都伦敦、穿过长年浓雾弥漫的森林,再走一段路便会发现一栋大宅,在这栋大宅中住着一位名门贵族-法多姆海恩的当家,他每天的早上总是由享受一杯红茶开始。
“少爷,是起床的时间了。今天的早餐我为你准备了清煮三文鱼和新鲜的蔬菜沙律,我还烤好了吐司、烤饼和乡村面包,请问您想要哪一种?”塞巴斯蒂安拉开窗帘问了问自家的主人。
“……烤饼~呼呼”夏尔揉揉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这个香味…今天冲了锡兰红茶?”
“是的,今天启用了英国皇家道尔顿的出品,茶具方面我选用了Wedgwood白色系列” 待塞巴斯蒂安帮夏尔穿好衣服,递上了今天的报纸。
“今天的行程是什么?”
“在早餐后要学习剑术和法语,下午去公司……”还没等塞巴斯蒂安念完,夏尔挥挥手,示意不要再说了。

“那么,少爷,请开始上课”
“嗯…你那家庭教师的cosplay是什么…”夏尔皱了皱眉头,嫌弃的看着自家执事。
"今天道尔斯女士有事没能给少爷上课,为了不打乱计划,我就暂时委屈的,委屈的给少爷上课。那么,少爷,我们开始吧~”
讲了两边遍,他刚刚讲了两遍…夏尔看出了塞巴斯蒂安的不情愿,好毒。
以前还只有夏尔和塞巴斯蒂安的时候,塞巴斯蒂安曾经给夏尔上过课,只是每次都被自家执事的恶趣味修理得好惨。夏尔想到这,不经打了个寒颤。塞巴斯蒂安很严厉,夏尔范一点错误就像一个即将上天堂的人突然被告知你要入地狱的一样悲催。
“少爷,这篇法文翻译完成了吗?已经超过规定时间1分05秒,请交卷。”
“嗯…好…”夏尔手颤抖着
“少爷!”过了许久,塞巴斯蒂安回头望了望站在身旁的夏尔。
“在!”过了片刻响起的声音让夏尔吓了一跳。难道翻译有错吗?昨天没复习这么快就起作用了。。。
“我没记错的话,昨天也是错这里。不是翻译为‘在这一刻’,是‘此时此刻’。”塞巴斯蒂安推了推眼镜,生气的望着乖乖站在桌子旁的小人儿。
“不是这样的,我…有…好好复习,不就是错了一点吗?!下次改过来就是了…”夏尔越说越没有底气
塞巴斯蒂安看着夏尔。
哦,不仅不吸取教训,还撒谎骗人,少爷真是学了不少东西呀。想到这,塞巴斯蒂安恨不得马上教训一下夏尔,不过,倒要看看少爷耍什么花招。
“我...我下次会更努力!会...多看书...这次是失误,明天,不,今晚..复习...”夏尔越说越没底
“下次?你觉得你还会再错一次?作为凡多姆海恩的当家,一个错误会发生多大的事!”
“这个……我改就是了,不就这次嘛,有那么严重阿?!”夏尔小声的嘀咕,但是再小声也逃不过恶魔的耳朵
塞巴斯蒂安彻底被夏尔惹怒了
“少爷,请伸出你的手”塞巴斯蒂安用教鞭挥挥
不好,怎么办?算了,一人做事一人当。夏尔慢慢伸出手,塞巴斯蒂安“微笑”的把夏尔的手掌摊开,“啪”的一声,夏尔的手掌出现了一条红印
“痛!”夏尔大喊,本能的收了收手。塞巴斯蒂安早知道夏尔会逃避,更快的打下去。
“痛痛痛--好痛!塞巴斯蒂安…好痛--手掌好痛--呜呜…”夏尔哭喊,可塞巴斯蒂安当坐没有听到
“少爷,你知道你犯了多少错吗?不复习就算了,居然敢骗我!”
“我…痛!我错了--不敢了,错了…”手掌心开始泛红,并带了点血丝。夏尔因为犹豫了一下,塞巴斯蒂安打得更用力了
“错哪了?”
“呜呜~不该不复习…还有!痛…呜呜~不该骗人--”夏尔没了力气,身体渐渐的往下滑 "把手给我放好了,不能放下、收起来,站直了!”塞巴斯蒂安用教鞭指了指夏尔弯下去的腿 夏尔不敢造反,生怕塞巴斯蒂安打得更痛
塞巴斯蒂安看见夏尔的手掌被打得有些红肿……停下了教鞭
刚一停止,夏尔就腿软坐在了地上,脸哭花了,却不敢看自家执事…
塞巴斯蒂安把坐在地上闹便拗的小人儿轻轻抱起,放到桌子边,“少爷,你真不让人省心…”虽说自家执事还在责怪夏尔,可早就不气了,小心翼翼的摊开夏尔的手。即使动作再慢,夏尔还是吃痛的皱了皱眉头。
“呜呜~哪有,是你太毒了,像恶魔一样…哎呀,好痛--”塞巴斯蒂安用力按了按手掌,无视夏尔豆大的泪水,继续上药...
时间在夏尔的泪水 + 惨叫声中流逝~
“少爷,好好休息吧,明天还有宴会要参加,饿了吧,想吃什么?”
夏尔见塞巴斯蒂安不气了,就完全没有刚刚哭喊中的样子,“要巧克力蛋糕!”
“你呀,真是结了伤疤忘了疼。请稍等”塞巴斯蒂安揉揉夏尔的脸,啊~手感真好~
-过了会-
“嗯…少爷,你这?”塞巴斯蒂安皱了皱眉毛,不理解夏尔伸出手,张开嘴的意思
“手痛,吃不了,塞巴斯蒂安,喂我~啊~”
哎,塞巴斯蒂安扶着额头摇摇头。自家的少爷真撒娇,不过报完仇后,除了接受了自己是恶魔的事实,也开朗了许多,也许这也是好事。
塞巴斯蒂安切了一小块蛋糕放入夏尔的嘴中,“好吃~”夏尔满意的评价
“你呀~”塞巴斯蒂安宠爱的看着眼前还有刚刚哭过的笑脸
“塞巴斯蒂安”
“怎么了?”
“你不可以离开我,永远。”
“Yes,My Lord"

楼主 塞巴斯yuya  发布于 2013-08-21 23:41:00 +0800 CST  
还有最后一章,明天发
如果有灵感我一定会再发的,努力去填的
现在...只有两章= =

楼主 塞巴斯yuya  发布于 2013-08-21 23:52:00 +0800 CST  
@Fr丶夏尔丨彡@
Fr丶夏尔丨彡
没@ 成功..

楼主 塞巴斯yuya  发布于 2013-08-22 00:26:00 +0800 CST  
睡觉去了,会努力更的速度…我就不保证了…加油吧

楼主 塞巴斯yuya  发布于 2013-08-22 00:33:00 +0800 CST  
#2#
“少爷,今天我们受伊丽莎白小姐的邀请去伦敦玩,我们需要马上动身,不然会迟到的…少爷”塞巴斯蒂安皱了皱眉头,无奈的看着眼前悠闲吃着蛋糕的夏尔
“嗯,好,马上,”夏尔完全无视
“少爷…”
“好了,好了”夏尔吃完最后的蛋糕,擦擦嘴,"出发吧~"
-伦敦的别墅-
“阿咧?伯爵把茶叶放哪了?”
“蓝猫,去那边找找~”
夏尔望着屋里忙碌的两人,把自个家翻得乱七八糟,“啊咧?伯爵,你回来啦~”刘热情…的呼唤
“刘!!你怎么在这里!!话说,这里怎么这么乱!!”夏尔咬牙切齿,气愤的用手指着刘
“伯爵,不要那么见外嘛~对吧,蓝猫~我只是想喝杯茶~”刘摸摸蓝猫,悠闲的坐在沙发上
“算了…塞巴斯蒂安,我想安静一下,晚上到点叫我,”
“遵命”

-晚上-
“出发~”
“刘…你,不会跟我们一起去吧…”夏尔看着和谐的坐在自家马车上的两人
“难道不是吗?”
“算了,去吧…”
“太好了,蓝猫~那么,伯爵…我们这是要去哪?”
“出现了,不懂乱答的模式…”塞巴斯蒂安没等夏尔说完,鞭子一挥,马车急速飞奔
-宴会-
“夏尔~~你来了!!”夏尔还没有开始与周围的人打招呼,伊丽莎白就已经抱着夏尔转了好几圈了…
“伊丽莎白…”
“嘛~都说叫人家丽兹啦~”
“额…”
“夏尔,我们去跳舞吧~这里有好多好~可爱的东西~”伊丽莎白边说边拖着夏尔走进舞池
“塞巴斯蒂安…”
“少爷,好好招待未婚妻也是伯爵要学习的重要的一项,少爷,去吧,呵呵”塞巴斯蒂安毫不怜惜的望着夏尔被拖走
被笑了,他刚刚还没说完就偷偷捂着嘴背对着自己笑了,可恶的塞巴斯蒂安!!夏尔愤怒的看着挥白旗假装哭泣的塞巴斯蒂安…
……
额…终于跳完了,当夏尔终于成功的摆脱舞池和伊丽莎白…时,累倒在地上
“伯爵,原来你在这呀~”夏尔抬头寻找声音的来源
“这,这,这里”夏尔东瞧瞧西望望,看到女人堆里的刘
“伯爵,这~哎呀,不要这样看我,会害羞的~”刘摸摸已经震惊的夏尔
“哈,你刚刚,不是在那…嘛,都一样,有什么事?”夏尔稍稍回恢复,突然想到自己是被叫住的
“刚刚看到一样有趣的东西,喏,在树林里”说着,刘指指远处黑漆漆的一片
“不去”夏尔果断的拒绝
“我被拒绝了~蓝猫,难道,伯爵害怕了~对吧,蓝猫”
蓝猫点点头
“不要什么事都问女人!去就去,走”夏尔最讨厌有人小看他
成功!刘对已走向树林的背影竖起大拇指…
“刘,到没有,是什么东西?”夏尔找了很久,依然这里只有树木…
“我怎么知道,好累,我们回去吧”刘觉得无趣,决定打道回府
“哈~!!那你又指…”
“啊列,伯爵你在说什么?蓝猫,我说过什么吗? ”
“刘!!你!!唉…回去了,快带我回去”
“伯爵,你在说什么,不是你一直走在前面吗?我怎么可能知道回去的路?”刘很无奈的望着夏尔
-另一方面-
塞巴斯蒂安望着伊丽莎白旁边空无一人,知道夏尔已经脱离…可是塞巴斯蒂安搜寻这里的每一处都没有发现踪影,刘也是。那只剩下…塞巴斯蒂安望着远处黑漆漆的一片
哦呀,哦呀,到处乱跑,回去好好收拾收拾…
-这一边-
夏尔突然打了个寒颤,惨了,塞巴斯蒂安肯定发现我不在会场了,回去完蛋了…
刘拍拍夏尔的肩膀,夏尔奇怪的回头望着刘,“怎么了?”
“伯爵,有一个黑影飞下来了,”刘指着天空
“…什么?”夏尔转头盯着一个不明物体站在自己眼前,“塞…塞…塞巴斯蒂安,你,怎么在这?!!!”夏尔惊恐的望着眼前的执事
“我们该回家了…”塞巴斯蒂安黑化的看着眼前的人。塞巴斯蒂安一手拧拎着夏尔,一手拎着刘,飞~出森林,蓝猫跟着
“那,我们先走了,伯爵,今天好开心~开心~”当塞巴斯蒂安一着地,也没惊奇为什么塞巴斯蒂安可以这么快出森林,赶紧逃跑
“走好~”塞巴斯蒂安还欠扁的回复…
“那么,少爷,我们也回去吧,我已经跟伊丽莎白小姐说过了,来,上车”塞巴斯蒂安做出上车的手势
“嗯…好”夏尔看着已经黑化的某人,硬着头皮坐上车。
回家的路上夏尔想了各种各样的理由,乘着塞巴斯蒂安在前面控制马车,赶紧做好完全的准备。塞巴斯蒂安回头瞧瞧安分的坐在马车了,苦思冥想的夏尔
这小子还在找理由,回去有好受的!

楼主 塞巴斯yuya  发布于 2013-08-22 12:33:00 +0800 CST  
一到家,塞巴斯蒂安直接抱着夏尔进了房间,走到床边,直接扔到床上 “少爷,我们来好好算算账!”塞巴斯蒂安看着床上抱着枕头惊恐的小人
“塞…塞巴斯蒂安,你不要生气嘛,我听从刘的话,说…外面有好玩的事才出去的…” 塞巴斯蒂安看着夏尔还在狡辩,没有任何的知错,更加恼怒了
“塞…巴斯蒂安,你,不能打我,你…疼!!!”塞巴斯蒂安没听完夏尔的辩解,直接把夏尔拉到床边,裤子一拖,用手毫不怜惜的打下去
“还狡辩!明知道树林里有危险,还去,不要什么责任推到别人身!”塞巴斯蒂安边说边打 虽说用手比用工具好得多,但是,夏尔的臀部还是很快的红肿了…
“嗯…我没错!”夏尔不知死活的喊出
“啪!”塞巴斯蒂安用力的一拍夏尔的臀峰,夏尔几乎都要跳起来了
“痛痛痛痛痛!”夏尔本能的用手去摸自己的屁股,谁知塞巴斯蒂安一手抓住夏尔的手,迅速的按在床上
“别动,再动有你好受的!”塞巴斯蒂安警告按住的小人儿
夏尔安分多了…只不过叫得更加凄惨
巴掌几乎都落在同一地方,夏尔额头不停的冒汗,床单已经被泪水打湿了一打片,塞巴斯蒂安停止了手的动作
“知道自己错哪了?”塞巴斯蒂安无视哭成泪人的夏尔,冷冰冰的询问
“呜呜~我没错!呜呜…我,没错”即使说得含糊不清,可是“我没错”三个字说得特别的大声,以至于塞巴斯蒂安皱了皱眉头,走出了房间
不打啦?被我折服啦?好痛!可恶的塞巴斯蒂安!无知的夏尔还在骂着几自家执事,谁知道接下来有好受的事了
没过多久,塞巴斯蒂安怒气冲冲的走到夏尔的房间
听到开门的声音,夏尔抬头看去。只看到塞巴斯蒂安手中提着的藤鞭,瞬间石化…
夏尔用手抓住被单拼命往里面逃,不顾不上移动中屁股有多么刺痛,总比挨藤鞭好多了 塞巴斯蒂安走到夏尔身边,“知道错了吗?”
虽然夏尔害怕藤鞭,可是…“没有!我没错!“依然大声的喊出这三个字
“不错,有勇气,那就别怪我了!”说完,塞巴斯蒂安直接打下去
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的夏尔经过刚刚的拍打,哪还受得了藤鞭的折腾,不过一会就求饶了 “错了!错了!我知道…错了!疼--疼!!!别打了,呜呜?错了--”求饶渐渐成了哭泣声
“哪错了?”
“呜呜--我,不应该去森林…疼!!--不应该把错误--呜呜,推到别人身上--呜呜~”藤鞭没有因为夏尔的认错而停止
塞巴斯蒂安看到夏尔认错,开口说:“最后10下,自己数”
“啪!”“呜…”
“数出来,重来!”塞巴斯蒂安又打了两鞭,本来肿的臀部渗出了一点点血丝
“啪”“十…”
“这么小声说给谁听!”塞巴斯蒂安朝同一个地方打下去
“好痛!!呜呜…好痛,塞巴斯蒂安,好痛…”
“我不痛!”塞巴斯蒂安冷冷的说,期间又打下去
“十!”夏尔大声的哭喊
“啪”“九!呜呜…”
“啪啪啪…”终于熬完了十下,虽不知期间夏尔因为各种原因多打了几下,反正夏尔已经哭倒在床边
“别哭了,都快成小花猫了~“塞巴斯蒂安抱起夏尔,臀部正好放在两腿之间,避开了伤口,摸摸夏尔的头发,安慰到
夏尔使劲敲打自家执事的胸膛,“好痛~都是塞巴斯不好--呜呜,好痛~”
“嗯,都是我不好,别哭了”塞巴斯蒂安放任夏尔的哭闹,一边哄着,一边悄悄为夏尔上药 “都怪你,都怪--好,好痛痛痛!!!塞巴斯蒂安,不要上药,不要!!”当塞巴斯蒂安轻轻把药涂在伤口上时,夏尔拼命的哭喊,试着从执事身上摆脱
“不上药伤口很难愈合的,少爷,乖~一下下”
“可是,好痛,塞巴斯,轻一点…”夏尔在塞巴斯蒂安连哄带骗中强忍泪水的擦完了药 塞巴斯蒂安擦了擦夏尔的泪水,“你看,擦完药了,来,快睡觉~”
塞巴斯蒂安想再次把夏尔抱起时,怀中的小人儿更深的埋入自己的胸膛,“不要离开,这个样子待一会”
“哦呀~哦呀~少爷,睡吧”
睡吧~睡吧~可爱的宝贝
睡吧~睡吧~可爱的宝贝
夏尔在执事的歌声中安静的睡了~塞巴斯蒂安把小人儿轻轻放在床上,盖好被子,亲了亲额头
“晚安,少爷。”


楼主 塞巴斯yuya  发布于 2013-08-22 14:08:00 +0800 CST  
这几天要考驾照,也许没有时间写文文了= =
文文要也有,可是会很短...


努力考驾照中~~
征求意见

楼主 塞巴斯yuya  发布于 2013-08-24 13:44:00 +0800 CST  
#3#
“欢迎,欢迎,凡多姆海恩伯爵~”一个中年男人迎面而来
“你好,博雷凯德伯爵,”夏尔笑脸迎接
“希望您今晚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谢谢,不好意思,我去那边打声招呼”夏尔抱歉的告别伯爵,又向另外一边人群中移去 夏尔生活在上层社会,参加宴会便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即使特别讨厌…
等夏尔终于打完招呼后,已经很疲倦了。
“塞巴斯蒂安,我好累,怎么办…嗝,怎么办…”
“少爷,不要再喝了,我给你倒杯水,”塞巴斯蒂安心疼的照顾着。这也没办法,每跟一个人打招呼就要喝一点酒,未成年是很难招架的,更何况是从不喝酒的少爷。
“嗯…好…”夏尔似醉非醉的回答
“少爷不要乱动,我马上回”塞巴斯蒂安不放心的回头望了望夏尔,快速去端了一杯水
“啊~多么美丽霸气的知心鸟,像高贵的妇人手中的蓝宝石,闪亮而又深不可测--啊~静静的望着人们,躲在柱子后,那么害羞,那么忍人怜爱,我的知心鸟,你愿意要更完美的生活吗?”一个从头到尾都是白色的,并且很华丽的站在夏尔面前
“嗯?完美的…?多罗伊特子爵?”醉醺醺的夏尔望了望眼前的人
“我是谁不重要,走吧~”
“可是,塞巴斯…”还没等夏尔说完,被多罗伊特子爵牵起的身体自动跟着,喝醉了的夏尔就这样轻轻松松的带走了...
- 过了会 -
“少爷,水…不会吧,少爷怎么一点都不听话,看来回去要好好说说了…”当塞巴斯蒂安看着空无一人的座位,摇摇头
“啊啊啊!!!”大厅突然漆黑一片,妇女们都惊恐的尖叫
“啪”的一声,几束灯光同时照在舞台上,“不要惊慌,Lady~这只是一个惊喜,‘砰’惊喜~今天的是一个上乘品。拥有宝蓝色的眼睛,粉嫩的肌肤,啊~一件人间艺术品~”子爵自我陶醉中
手下们把红布一掀开,全场欢呼,“哦呀~哦呀~少爷还真喜欢被绑架呀……都说过不能乱跑…”塞巴斯蒂安无奈的望着舞台上被关着的小人儿
夏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抬头看到下面黑漆漆一片,心想:糟了,不会又被绑架了吧?我喝醉了?头好痛...回去肯定会被塞巴斯蒂安修理一顿的,怎么办…?不关这先,要逃出去呀!!!
“砰”灯又被灭了,一个黑影蹦上舞台,直接把笼子弄烂,抱起坐在地上的人儿,“少爷,坐在地上会着凉的,我们回家吧…看我怎么收拾你…”
“砰”灯再一次点亮,可惜早以人去楼空,“啊~多么可惜呀!那犹豫的蓝宝石,注定我们无缘,再见了,My Love~"子爵再次陶醉……
- 此时在回家路上的两人 -
“塞巴斯蒂安,刚刚怎么那么吵,我好困,睡一会…”还没表达完,夏尔把头埋到自家执事的怀里
“好的,少爷。不过,回去你可能就睡不着了,”后面那句话讲得很小声,以至于没让夏尔知道。怀里的小人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撒娇的蹭在执事怀里

楼主 塞巴斯yuya  发布于 2013-08-24 22:44:00 +0800 CST  
-家中-
塞巴斯蒂安直接把夏尔抱进卧室,锁上门,随便一扔,把夏尔狠狠的甩在床上 “痛,不能轻的吗?我刚刚工作完耶…”夏尔抱怨到
“那,亲爱的少爷,工作辛苦了,我们来聊聊私事”塞巴斯蒂安邪恶的笑了笑
夏尔感到不妙,回想到自己在宴会上发生的事,再看看塞巴斯蒂安,“呵呵,今天很晚了,我也累了,我睡了…”
塞巴斯蒂安一把撤下床上的人儿,轻轻松松放在腿上
“不!!塞巴斯蒂安,那是…喝了点酒…接下来我真不知道--疼!!我真不知道发生什么…呜呜,我不知道……”还没等夏尔说解释完,塞巴斯蒂安的板子已经落下了
“不是叫你不要乱跑吗?一会的功夫就跑到舞台上,真有你的啊…”塞巴斯蒂安说到这,更用力的拍打
夏尔的屁股渐渐泛起红晕,板子虽然没有教鞭那么疼痛,可是打的人是塞巴斯蒂安就不同了,时间久了,夏尔有些吃不消了
夏尔紧咬着嘴唇,不愿意服输。毕竟夏尔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松开嘴唇!”塞巴斯蒂安狠狠的朝屁股又一板
“痛!!”夏尔赶紧松开,生怕塞巴斯蒂安更用力“我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真的…呜呜,好痛--痛”
“不知道是吗?我来给你说说!”塞巴斯蒂安生气的把夏尔沿着床边放,快速的从抽屉里拿出藤鞭。
夏尔望看见,恐慌的望着塞巴斯蒂安手中的…用手抓住被单拼命往里面逃,不顾不上移动中屁股有多么刺痛,总比挨藤鞭好多了


楼主 塞巴斯yuya  发布于 2013-08-25 12:20:00 +0800 CST  
“我错了--错了!我不应该这样做的…”夏尔解释到
“错哪了?”
“嗯…这个--”夏尔刚刚是吓住了才乱答的,怎么可能知道
塞巴斯蒂安把逃跑中的夏尔拉回到原地,一鞭就下去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还撒谎!看来,少爷今天要好好反省一下了”原本被板子打得红肿的屁股,现在多出了一条紫色的痕迹
“啊!痛痛痛!!!我不…该骗你--我错了--别,好痛…”夏尔下意识的用手挡住,第二鞭打在了手臂上
“放回去!”塞巴斯蒂安看见夏尔用手挡,更为生气,还没等夏尔回答,第3、4鞭打了下去。夏尔急忙收回,用力的抓着床单
塞巴斯蒂安没有说话,静静的打着,屋里极其安静,除了鞭子的抽打声和夏尔凄惨的哭喊声……
时间一久,夏尔坚持不住了,昏了过去。屁股被打肿了一丈高,但塞巴斯蒂安技术好,没有破皮。塞巴斯蒂安看到昏在床边的小人儿,停止了手中的藤鞭。
塞巴斯蒂安把藤鞭放回远处,再拿出药膏来。轻轻把夏尔放在腿上,为他上药。
“好痛!”夏尔被药膏的清凉疼醒,看见自己扒在执事腿上,以为塞巴斯蒂安气还没消,还要揍自己,拼命的逃离
“别动,少爷,我为你上药,不打了”
“真的?”
“真的”
在回答过程中,塞巴斯蒂安轻轻的朝红肿的屁股上药
“不要!!好痛,不要上药!!”夏尔挪动着身体,在执事怀着张牙舞爪
“一下就好了,少爷,乖~好好上药”塞巴斯蒂安哄着怀里的小人儿,用一只手按住夏尔的腰,更轻的擦着。
好不容易在夏尔的挣扎中擦好药,塞巴斯蒂安把夏尔抱起。安慰着低声哭泣的夏尔,抹去泪水,侧放在床上,“不哭了啊~睡一觉就好了,晚安”说着摸摸夏尔凌乱的头发,转身离去 还没走一步,衣服的一角被人扯住,“陪我睡”夏尔水汪汪的望着塞巴斯蒂安
“哦呀~哦呀~真是撒娇的少爷”塞巴斯蒂安边说边钻进被子里,避开夏尔受伤的臀部,抱住夏尔。
夏尔很快就睡着了~


楼主 塞巴斯yuya  发布于 2013-08-26 15:34:00 +0800 CST  
微薄上看到一张有爱的图图~
分享,分享



有木有被诱惑到



楼主 塞巴斯yuya  发布于 2013-08-26 16:35:00 +0800 CST  
#4#
熊熊大火包裹这整栋城堡,“爸爸妈妈!爸爸妈妈!!”夏尔惊恐的呼喊,不顾一切的冲进火海
“夏尔,再见!”
“不要走!不要走!不要丢下我!爸爸!!妈妈!!”夏尔拼命的跑,可是却离得越来越远
“不要!不--不!!”夏尔突然睁开眼,呼,是场梦,为什么又想到这,明明已经过去了
“少爷,做恶梦了?”塞巴斯蒂安把早餐推进来,看见夏尔直愣愣的坐在床上
“嗯…”
塞巴斯蒂安走过去,轻轻搂住夏尔,“别怕,这只是一场梦”
夏尔闻到熟悉的味道,也渐渐平静下来,“塞巴斯蒂安,不要离开,我…不想失去任何人了,不要离开”
塞巴斯蒂安摸摸夏尔的头发,“不会的,我不会离开你的,乖”
安抚了许久,塞巴斯蒂安带夏尔洗漱完,喂了点食物,开始了新的一天
白天依然是无聊的学习时间,在塞巴斯蒂安严格的教育下,夏尔还是免不了一顿轻拍。“太毒了,错一点就挨打…什么世道啊!!!”夏尔边发牢骚边揉揉自己的屁股,虽然不是很痛…
另一边,塞巴斯蒂安刚把下午的甜点推到办公室门口,就听到自家主人的抱怨,摸摸额头,无奈的摇了摇。一推进门,就看见夏尔站在桌前张牙舞爪,一只手还不停的揉着自己的臀部
“噗”塞巴斯蒂安忍不住背对夏尔,全身颤抖的憋住大笑
“啊!塞巴斯蒂安,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敲…敲门…”夏尔脸红的指着眼前这已经快要憋出内伤的执事
“我已经敲过门了,没反应我就进来,没想到…噗”塞巴斯蒂安又颤抖了
“呃..咳咳…有事吗?”夏尔见无法阻止自家执事的…偷笑,只好装镇定
“噗..有,刚刚有女王陛下的信送来”
“说什么?”
塞巴斯蒂安把信封打开,念给少爷听

--致可爱的小鬼头
近段日子过得愉快吗?我和菲利普一起做了布丁呢,做得非常棒,连约翰和戈瑞都赞不绝口呢,下次一点要让小鬼头也尝尝。最近听说有一部戏剧《哈姆雷特》特别好看,想让小鬼头去看看,附上两张门票,希望小鬼头玩得开心
维多利亚

“少爷,女王陛下希望你去看这部戏剧,就在今晚”
“说实在的,真不想去…”
“那么…”
“命令的没办法,去准备,塞巴斯蒂安”
“遵命”

楼主 塞巴斯yuya  发布于 2013-08-27 23:49:00 +0800 CST  
-晚上-
“真多人”看到剧院门口的盛况,夏尔不禁皱皱眉头
“少爷,我们上去吧”女王准备了一个上好的位置,可以清晰的看到舞台,等舞台灯光渐渐暗下来的时候,夏尔也已经入座完毕
“感谢各位来宾的到来,现在正式开始!”当司仪宣布开始时,身后的幕布缓缓升起
“ 丹麦国王,上一代国王去世,其弟克劳提亚斯继承王位…”“哈…”夏尔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少爷,刚刚开始,请认真看完,”塞巴斯蒂安压住火提醒身旁这位已经疲劳的少爷
“嗯…好”夏尔怕塞巴斯蒂安生气,只好乖乖看戏
“是生,还是死,这才是问题,对手是那个狡猾的叔父,即使复仇成功,我也会丧命吧。是啊,我,其实并不想死。啊!你胆小个什么啊,哈姆雷特!愚蠢而弱小的灵魂什么的,快点离我而去!我的誓言 是沾满鲜血的,应该没有任何退路了!好了,差不多该走了,在充满血色的朝阳升起之前!”当演员说完这段话,夏尔被戏剧吸引了
“夏尔,夏尔~”
“夏尔,夏尔~”
“塞巴斯蒂安,喊我的时候可不可以大声一点,正在看戏,不要吵”看到精彩部分的夏尔被叫得不耐烦了,扭头冲着塞巴斯蒂安喊
“少爷,你在干什么?!看戏的时候不要大声说话” 塞巴斯蒂安小声的说
“不是你一直在我背后喊我吗?塞巴斯蒂安,耍我可不好玩!”夏尔有些不高兴了,明明是你自己喊我的,现在又叫我别说话,到底想看什么!
“少爷,我没有喊你呀?!别说话了,专心看戏”塞巴斯蒂安不清楚夏尔在干什么,强行使夏尔坐正
那刚刚的声音…夏尔知道塞巴斯蒂安不会欺骗自己的,自己也有一些摸不着头脑了
“夏尔,夏尔~过来,你难道就这样让我们活活烧死吗?夏尔,夏尔~”
谁,到底是谁?夏尔偷偷瞄了瞄塞巴斯蒂安,没有说话,“过来~夏尔,不要丢下我们,夏尔~”声音愈来愈小
俗话说好奇心可以杀死人的,夏尔同学就偏偏是这样的人…
随着声音逐渐变小,夏尔不顾戏剧是否有演完,跑了出去,“你到底是谁?!给我出来”
当夏尔回过神来,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少爷,突然跑出去,是对演员的不尊重呀”塞巴斯蒂安拍了拍夏尔
“啊…你怎么在这?”
“这是我问你的,你在哪我难道不知道?”塞巴斯蒂安摸摸受惊的夏尔
“声音…声音…有声音在呼唤我,我就一直追,一直追,就追到这里了…”
“来~夏尔~”还没等夏尔说完,这声音再次回荡在脑海中
“又出现了,塞巴斯蒂安,我命令你,跟紧我,保护我”
“Yes,my lord"

楼主 塞巴斯yuya  发布于 2013-08-28 23:51:00 +0800 CST  
跟着声音,夏尔跑到了一个小木屋。
“少爷,小心”语音还未落,“嗖”的一声,一个飞镖从夏尔原来站的地方飞过,幸好塞巴斯蒂安动作快,夏尔完好无损
“谁!”塞巴斯蒂安呵斥,一个黑影往草丛里跑,夏尔赶紧追过去
这时…一个红影从天而降,“塞…塞巴斯蒂安,My Love~嗯~太幸运了,塞巴斯蒂安~”
塞巴斯蒂安皱了皱眉头,看都不看一眼,一脚踹过去,红影瞬间倒地,“格雷尔,你来干什么…”
“塞巴斯蒂安,讨厌~不要直呼人家的名字嘛~好害羞羞的…”
“请说重点,算了,我也不想听,赶紧走”塞巴斯蒂安不耐烦的又踹了两脚,“嗯~不要这样,作为你的爱~人~我当然是来追随你的脚步…不要再踹了,我的衣服都脏了,我来告诉你吧,我是来工作的啦,再过30分钟,就有一个叫莫斯喏的人死去,然后就看到塞~巴斯蒂安,你啦~我--好激动,来吧,禁忌糖果般的爱恋~”还没解释完,格雷尔毫不犹豫的用死亡镰刀砍向塞巴斯蒂安的身边,我们的塞巴斯蒂安自然也不是吃素的,一跳,一绑,格雷尔轻轻松松被绑在地上。
“塞巴斯蒂安,不要这样,来吧,越紧越好,嗯~受不了了”
“解决了吗?快走!”夏尔没有因为格雷尔的出现而吃惊,更没有对塞巴斯蒂安从哪里拿的绳子吃惊,“遵命”
“不要丢下我,哈~好紧!”

一直跑,一直跑,黑影终于被追赶到一个死胡同里,“你已经没有地方跑了,说,你到底是谁?!”夏尔见没有路,逼犯人现身
当月亮没被乌云遮住,月光洒在黑影的身上,“小孩?!”夏尔看到不惊喊出来
这小孩从背后抽出一把刀,“不要过来,夏尔·凡多姆海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快,出来”另一个黑影跳出来
“好久不见,塞巴斯蒂安,”
“你怎么在这,哈梶斯,怎么,想杀我,连小孩都下手?”塞巴斯蒂安拿出刀叉做好攻击的准备
“别急,同为恶魔的我们,我怎么可能忍心害你呢?我只是跟他说,报仇找凡多姆海恩伯爵,是他杀了你的双亲,我是帮他的”哈梶斯边说边接近夏尔
“别接近他!”塞巴斯蒂安直接把刀叉飞出去
“他就交给你了,我只要有塞巴斯蒂安就可以了”二话不说,哈梶斯开始迎战
“小孩就给你自己处理,注意他的刀,不要干出格的事”刚叮嘱完,塞巴斯蒂安开始了战争
“还用你说吗?我还想问清楚一些问题”夏尔听完后就冲过去
这笨蛋…
“不要东张西望哦~”哈梶斯乘塞巴斯蒂安分心,一脚踢过去
“你也是!”塞巴斯蒂安躲了过去 陷入了苦战…
“ 不要再躲了,想杀我就来啊!我等着呢!”夏尔渐渐靠近小孩。虽说是小孩,看上去与夏尔差不多大
“啊啊啊啊啊!”小孩二话不说,用刀刺过去,幸好夏尔学过击剑,勉强躲过
夏尔随手拿了一样东西砸过去,乘小孩失措的时候,夺过小孩手中的小刀,并指向对方,“说,谁指使你这么做的,杀父仇人吗?还可以理解…别乱动,刀可不会长眼镜”小孩抵抗着夏尔的制服,依然被压制住
“塞巴斯蒂安,我解决了,你行了吗?”夏尔扭头去瞧了瞧自家执事
塞巴斯蒂安解决完,听到夏尔的声音,正想回答的时候,看见那小孩从身后掏出一把小手枪,“小心!!”
“砰!”小孩手中的手枪冒着缕缕青烟

楼主 塞巴斯yuya  发布于 2013-08-29 14:17:00 +0800 CST  
“笨蛋,我以前教你的东西都忘了吗?!不要轻视敌人!”塞巴斯蒂安动作快,把吓傻的夏尔扑到旁边的地上,正教训着
“啊啦啊啦~塞巴斯蒂安~有没有很-想-我-,嗯嚒~”格雷尔不是时候的出现,给塞巴斯蒂安一个大大的吻
“难怪突然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是你吗?”塞巴斯蒂安恶狠狠的盯着格雷尔
“啊~不要这样看人家啦,Daling~我是来收灵魂的,工作的啦~这小孩马上就要死去了“ 话刚落,三“人”其刷刷的往角落看,“不可能,不可能,夏尔·凡多姆海恩!你等着瞧!”小孩边说边用刀子割自己的动脉,血一滴滴的流失,直至死亡…

“爸爸,妈妈,你瞧这漂亮的鲜花”
“嗯,好漂亮~”
“以后我给你摘多多的鲜花,让妈妈成为世界上最漂亮的妈妈”
“好孩子,有你在,妈妈都是最漂亮的”
“妈妈最漂亮,爸爸最可靠,哈哈~”

“啊!!!爸爸妈妈,不要丢下我,不要!!你们不可以死,呜呜--不要!!是谁?!!”
“好孩子,你要幸福的活下去...”

“你看,那个就是被凡多姆海恩公司打败,倒闭后双亲死亡的小孩,好可怜”
“不要再看了,会被诅咒的,”

“莫斯喏,就是你召唤我”
“给我报仇的力量!”
“杀了夏尔 凡多姆海恩,代价?”
“我的生命!”
……

走马灯播放了小孩的一生
夏尔愣愣的看完走马灯,“爸爸,妈妈”, 塞巴斯蒂安发现夏尔的不对劲,“别担心,还有我呢~”说着,在夏尔的嘴唇上蜻蜓点水
“我们该回家了”塞巴斯蒂安摸摸被自己弄红脸的夏尔,轻轻抱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旁边的某人拼命的咬着手帕,“可恶!!塞巴斯蒂安,人家也要亲亲,夏尔·凡多姆海恩!真是讨厌的小孩!!”

- 家中 -
塞巴斯蒂安把受伤的夏尔放到床上,退去衣物,为夏尔清洗伤口
“不要,好害羞~>_<~”夏尔推迟到
“这样可不行,伤口必须处理,不然会感染的”
“不…嗯--”还没等夏尔说不,一个深吻抑制了拒绝的声音
好深,这就是塞巴斯蒂安的感觉吗?好喜欢,喜欢这种窒息的感觉
“傻瓜,不会呼吸的吗”塞巴斯蒂安松开口,敲敲夏尔的额头,让夏尔呼吸新鲜空气
“来,清理伤口”
这次夏尔没有任何抵抗,乖乖让塞巴斯蒂安擦身子。
一切做好后,为少爷更好衣物,抱着夏尔入睡。
“少爷,快睡吧,今天我放过你,你要好好想犯过什么错,等你伤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准备睡着的夏尔一惊,瞪大眼睛看着自家执事
“现在快睡吧~晚安”塞巴斯蒂安无视怀中小人儿的举动,拍拍夏尔的背,哄着入睡
这叫我怎么睡呀!虽然是这样想,疲劳了一天的夏尔还是很快睡着了

楼主 塞巴斯yuya  发布于 2013-08-30 09:43:00 +0800 CST  
都说小孩恢复能力是最强的,夏尔没过几天就活蹦乱跳了,塞巴斯蒂安都看在眼里的
一天下午,夏尔正好闲着,就被叫到卧室去了。刚一推门,就看见塞巴斯蒂安拿着教鞭坐在床边
夏尔察觉不好,身体条件反射的关上门,逃离
“给我回来!关好门,锁上!”塞巴斯蒂安一声怒吼
夏尔有些吓坏了,僵在门口,动都不动
“没听见?!关门”
夏尔赶紧关上门,免得等下会死得更惨…
“过来!”
夏尔不敢过去,但不过去不行,只好用蜗牛的速度慢慢挪过去,到了床边,塞巴斯蒂安指指床铺,示意趴上去
夏尔泪汪汪的看着执事,仿佛恳求轻一些,放条生路,“趴下!”塞巴斯蒂安不耐烦的命令 夏尔不敢不从,颤抖的趴下去,双手认命的抓住床单,等待着惩罚的到来
一阵清凉,裤子很容易的就被扒下来,“啪!”第一声打得很用力,臀部立马有一道红印, 夏尔没有喊出声
“啪!”第二鞭打了下去,塞巴斯蒂安打得很慢,好像故意让疼痛感出来后才打
才两鞭夏尔都已经汗流浃背了…塞巴斯蒂安不说话,夏尔也不敢说话,生怕打得更用力
“啪啪啪…!”塞巴斯蒂安不快不慢的打了10鞭,夏尔忍不住了,“疼疼疼--!!好疼!!!呜呜~好疼”
“原来还会说话的呀!我以为这都丧失了!”“啪!”在说的时候,又一鞭下去
“啊!!塞巴斯蒂安--不要打了,好疼…呜呜,我…我…好疼!!”鞭子没有因为夏尔的求饶而停止,依旧继续挥舞
臀部已经红肿了半尺,塞巴斯蒂安停止了,“说!我为什么要打你!”
夏尔还有些没喘过气来,说话时伴着些哭泣,“我…我…呜呜--不应该轻视…敌人--呜呜~不应该在没有确认被我打败…疼、、的时候背对别人…”
“还有呢?!”
“还有…还有,我…呜呜--”夏尔脑子一片空白,根本想不起来,只好趴在床边哭泣
“啪!”教鞭毫不犹豫的打下来,“哭什么,作为一个男子汉,不轻易掉眼泪,不准哭!”塞巴斯蒂安看到夏尔哭哭啼啼,心里面更不是滋味
鞭子一鞭鞭的落在夏尔的臀部,夏尔不管如何哭喊,塞巴斯蒂安是铁了心教训要教训夏尔
“当时我如果没救你,你早就没命了!叫你打败敌人,你却差点丧命!明明可以完好无损的回来,好呀!被对敌人,叫别人拿抢指对自己,真好!”塞巴斯蒂安越说越气,想到夏尔当时被人用抢指着,手上的鞭子就更用力的挥舞
“呜呜--塞巴斯蒂安!!我...呜呜--疼疼疼!”
“不准哭!”塞巴斯蒂安命令,夏尔赶紧停止大声哭喊,逐渐变成小声的哭泣
“呀!疼!!!!”夏尔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塞巴斯蒂安两鞭打在同一个地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床单已经被夏尔的汗水浸湿了一大片
“疼疼疼疼!!!塞巴斯蒂安,疼!!我…不知道,我,改就是了,好疼!”夏尔抓破床单,想来抵消一些疼痛,可…完全没用
塞巴斯蒂安又再次停止了鞭打,坐在夏尔旁边,“还有什么错?”

楼主 塞巴斯yuya  发布于 2013-08-31 13:33:00 +0800 CST  
“我…我…不应该乱跑出去,要--跟你…说一声…可,当时状况不一样呀!!”夏尔辩论到
塞巴斯蒂安皱了皱眉,这小子,挺倔强的,我喜欢。“对,当时状况不同,可说一声要多长时间,我是您的执事,我要对你负责,知道吗?这次算了,下次注意”
夏尔见塞巴斯蒂安气消了,用小手抓抓执事的衣袖,“不气啦?打…打够了…”
塞巴斯蒂安立马把手抬起头,做出要继续打的姿势,夏尔发现不对,用手一撑床铺,自己摔落在地上。“疼!!!!”
“少爷,真是的,我又没有打你的意思”
“那你刚刚…呜呜…疼!!”夏尔反射性的摸摸自己的臀部,反而更痛了,不禁一声惨叫 “少爷!”塞巴斯蒂安赶紧抱起夏尔,“不要乱碰屁股,有伤口”
“呜呜呜呜~都是你,谁叫你打我,都怪你!”得到塞巴斯蒂安的关怀,夏尔放声大哭,在怀中又捶又打
“对对对,都是我的错,别打了,牵动伤口又…”还没说完,夏尔又是一声惨叫
“唉…这个笨蛋”塞巴斯蒂安轻轻把夏尔放在床上,用柔软的枕头把臀部垫高,沾这药膏的手小心翼翼的为夏尔上药
上药的过程更是惨不忍睹,塞巴斯蒂安只好边哄边上药
一切弄好后,已经到了吃晚餐的时间了,塞巴斯蒂安看着上完药后睡着的夏尔,为他盖上被子,去厨房准备晚餐了
过了一会,夏尔趴着睡太久,身子有些发麻,翻了个身,正想把晚餐推进卧室的塞巴斯蒂安听到夏尔的惨叫,赶紧推门入屋,看见夏尔痛苦的趴在床上就明白了一切
“趴得不舒服了吗?来,先喝一杯温开水润润胃”塞巴斯蒂安抱起夏尔,避开伤口,喂夏尔喝水
“今天的晚餐是Welsh Salt Marsh Lamb”
“塞巴斯蒂安,喂我,”
“真是撒娇的少爷,来,啊~”
“啊~”
这顿晚餐吃了许久,本来由塞巴斯蒂安喂可以很快吃完,可是夏尔不会很守规矩,加上塞巴斯蒂安的骚扰…用了很长时间
等塞巴斯蒂安放好餐具,夏尔乘不注意抱住自家执事
“塞巴斯蒂安,你不要离开我”
“我是恶魔,会一直待在你身边,永远”
“真的?”
“真的”
塞巴斯蒂安摸摸夏尔的头发,更紧的抱住怀中的小人

楼主 塞巴斯yuya  发布于 2013-09-01 21:17:00 +0800 CST  
#5#
最近夏尔有些闲得慌,女王陛下没有下达命令,公司状况一切正常,夏尔决定玩些游戏打发时间,但不想影响塞巴斯蒂安的工作,所以从三个仆人“下手”…
“我们来玩游戏吧”
“真的吗?!少爷!!哇~”菲尼满屋子的乱跑
“哼,游戏,少爷你可要小心,我曾经被喻为游戏高手!!”巴鲁多自信的挥舞着大炮筒…
“少…少爷,这样我们会被塞…塞巴斯蒂安骂的,不过要玩什么?”梅琳低下头,食指对食指,慌张的答到
夏尔眼前的三人都已经各自兴奋了…
“咳咳…这算你们已经答应了,我们玩什么?”

“嗨嗨嗨!少爷!我有很好的提议!我们可以和大自然接触,与小鸟玩”
“不行,每小鸟都没有成功活着逃出你的手掌心”

“那…可以和我一起去照顾花花草草!”
“不行!哪次你不把农药当成养料”

“呜~我不是故意的,那,少爷,我们来玩捉迷藏!”
“不可以!我心疼花园的树,你找我们的时候居然把周围的树推到,树倒了,我们的生命也快没有了”

菲尼的提议通通被枪毙,“少爷,是男人就要晚枪战游戏!!抢是男人的武器…”
“不行!”还没等巴鲁多说完直接否决,“唉,难道没有可以玩的游戏”
“少…少爷,我们来玩踢罐子吧”梅琳终于从幻想塞巴斯蒂安的梦中醒来
“踢罐子…算了,就玩这个”然后四人浩浩荡荡…的走到花园

“快跑!”巴鲁多一声令下,群体人马赶紧往外散
“20、19、18……3、2、1”菲尼数完秒欢乐的去找人
“哦,发现少爷!”“啊?!这么快…”夏尔还没跑几步就被发现,有些吃惊
不给夏尔发呆时间,菲尼冲过去,“砰”一棵树倒下,“啊啊啊!对不起!!!又要被塞巴斯蒂安骂了!!”菲尼慌乱的跑另一个方向,“砰”一棵树倒下“啊啊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在花园中的菲尼开始哭爹喊娘…
“砰”“大树!对不起!”,“砰”“我不是故意的!”,“砰”“砰”…瞬间花园成了废墟
塞巴斯蒂安擦窗的时候,看见花园的树一棵棵的倒下…“菲尼!!!你们在干什么!!”
“塞…塞巴斯蒂安!呜呜~我不是…”边说边扑向执事,塞巴斯蒂安一躲,身后的一棵树再次牺牲…
黑化的塞巴斯蒂安揉了揉手掌,“你们给我全部过来!”
四人立马其刷刷的全部立正好,不敢轻举妄动。“说,你们在干什么?!”
“不就是玩游戏,菲尼不小心弄坏了一点树罢了,倒了就重新种,塞巴斯蒂安不要这么小题大做,男人就要心胸广大!!”巴鲁多不怕死的拍拍执事的肩膀,回应的只有三层冰淇淋,巴鲁多阵亡…
“呜呜呜呜~塞巴斯蒂安…我不是故意的~呜呜”“不准哭!”塞巴斯蒂安给了三个爆栗,菲尼HP为0…
“还有一个…梅琳,碗刷了没有?!楼梯的扶手擦了没有?!地拖了没有?!”
“没有…”
“还不快去做!”
“yes,sir!”梅琳逃离…

“切,这么快就被打败…”
“少爷,还有你,是不是嫌作业不够多!”“没有!再见!”
Boss打倒,Game over!

楼主 塞巴斯yuya  发布于 2013-09-03 20:36:00 +0800 CST  
被撵回房间的夏尔瞬间感到无聊,“咕咕咕”“呃…肚子饿了…”夏尔习惯性的按了按按铃,再按的前一秒停止了动作
“反正也是无聊,去厨房看看”

“巴鲁多,你在干嘛!!”夏尔还在去厨房的路上,就看到一股浓烟,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巴鲁多干的
“嗨,少爷…咳咳…我只是在开发…咳咳…新的喷火器,好像失败了…咦?少爷来这里干什么?来看我新发明的武器吗?!”边说还边挥舞着手中不明物体…
“嗯…我想自己做些东西吃”
“原来是做东西吃啊…啊啊啊啊啊?!我没听…少爷?!你要自己做!!”
夏尔捂住自己的耳朵,以免耳膜震裂,“你没听错,反正闲着没事,想看看塞巴斯蒂安平常是怎么做的,现在的厨房…”
“少爷,马上搞定!”
“刷刷刷”三下五下厨房变得亮堂堂的,“少爷,可以用了,都不好意思说了,每次搞破坏塞巴斯蒂安都会命令我马上整好,呵呵,我还练就了本领~”
原来自己知道是在这搞破坏…夏尔汗颜
“巴鲁多,拿面粉”“巴鲁多,鸡蛋”“巴鲁多…巴鲁多…”夏尔的一声声命令让巴鲁多满厨房的乱跑
“少爷,让…让我休息一下,少爷,你在做什么?”“不知道,凭感觉…完成了!快拿去烤”
夏巴鲁多拒绝,“少爷,烤箱多慢,让我来!”
“轰!”
“巴鲁多,不准在厨房用喷火器!我说过多少遍了,少爷,你怎么在这里?”塞巴斯蒂安很疑惑的看到着少爷
“咳咳…调查工作…现在我要出去…咳咳”夏尔马上动身,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
“少爷,你的…”“走了!”巴鲁多的话立即被夏尔打断
“巴鲁多,马上收拾好!”
“Yes,sir!”

“可恶的巴鲁多,做的东西都没有了!啊咧?我的手掌怎么黑了”夏尔手扶着楼梯下来,抬头一望,整个楼梯扶手全是黑的,像是谁故意在上面涂油漆
“少爷,你怎么在这里”脸上黑乎乎的梅琳出现在夏尔面前,“呃…”原来是你…你的脸出卖了你
“我来帮你擦吧~”呵呵,塞巴斯蒂安,你等着
“啊?啊啊啊!!不行的呀,少爷,这是我的工作,而且…你…你是少爷!!不行,不行!”梅琳吓了一跳
“这是命令,你来辅助我,呵呵~”夏尔赶紧拿起抹布,使劲擦
过了会
“少…少爷…扶梯越来越…黑了…少…少爷”梅琳望着黑得发亮的扶梯,想阻止夏尔的举动
“梅琳,黑的多好看,呵呵~”塞巴斯蒂安,看你怎么收拾这扶手,黑吧,让它黑吧~
“少爷,你怎么在擦扶梯,梅琳,你的工作呢?”塞巴斯蒂安回来检查工作,看着扶梯皱了皱眉头
“塞…塞巴斯蒂安”梅琳想解释,“刷刷刷”扶梯瞬间变得崭新崭新的
“好帅~”梅琳立马小鹿乱撞
“切…这么简单弄好…”夏尔小声囔囔
“好了,这里解决了,梅琳,去工作!”“遵命!”梅琳赶紧逃跑
“至于你,唉...”还没等夏尔反应过来,塞巴斯蒂安已经把小人儿抱起,快速跑回房间

楼主 塞巴斯yuya  发布于 2013-09-05 15:09:00 +0800 CST  

楼主:塞巴斯yuya

字数:16680

发表时间:2013-08-22 07:3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1 09:52:24 +0800 CST

评论数:21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