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东风误(古风、耽美、训诫)



上部 月黄昏

楼主 南亭初雪  发布于 2017-08-03 22:05:00 +0800 CST  
上部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5034933013?pid=105446924281&cid=0#105446924281

楼主 南亭初雪  发布于 2017-08-03 22:07:00 +0800 CST  
序 章


夕阳西下,高高的楼台上依着一个小小的人儿,薄唇俏目,面色比这三月的桃花还要艳上几分,只是眉间却沾染了些许忧愁。


“公子,这会子风凉,您还是进屋来吧。”一个绿衣小丫鬟,从阁楼中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件披风,那公子手指敲着栏杆,头也未回,或许早已走了神。


小丫鬟将披风往公子身上一搭“看看看,王爷才走几天,能给你看回来么?”


“一个星期了。”那公子低着头,默默的说了一句。


“对啊,才一个星期,公子您瘦了一圈儿了。”


“小竹,你说王爷会不会把我忘了?”


丫鬟还未做声,公子又自顾自的嘀咕“自从王爷娶了新王妃,我已经一个多月没见着,就连....就连出征前一晚也没......”


那唤作绿竹的丫鬟此时只是苦笑,他本该安慰公子王爷新婚走不开身,可实际上自家的风流王爷宠了公子一个多月怕是早就腻了烦了。可话到嘴边还是改了口“公子,我若是您,王爷回来倒好说,王爷不在的时候,可要小心提防着那几位。”


一句惊醒梦中人,秦忧怜浑身一震,与那丫鬟对视了一眼,又听绿竹道“徐妃娘娘原是太尉府的千金,在闺中便十分跋扈,公子前些日子如此受宠,怕是成了她的眼中钉。”

楼主 南亭初雪  发布于 2017-08-03 22:09:00 +0800 CST  
第一章


白卿卿一听到小丫鬟来报,徐妃请众人赏海棠,不敢怠慢立刻起身,三月的天海棠哪里开花了呢,这徐妃到底玩什么名堂,白卿卿加快脚步,一刻也不敢停歇,到了尚棠苑一瞧王妃柳如眉,众侍妾小官们都到齐了,她心中一凉,但见徐妃坐在正位,好一副主人的架子,朝她笑道“白姐姐,洛儿半个时辰前便差人去叫了,怎的到现在才来,可是看不上我这尚棠苑么。”


白卿卿佯装着四处张望了下“妹妹说要请咱们赏海棠这三月的天哪里有海棠呢?我便是在想这个事儿,所以来迟啦。”


徐洛儿“嘿”的笑了一声,一拍手掌,立刻有小太监端着个白玉盘子,盘中一朵淡红色的花儿,在绿色枝叶的衬托下更显娇媚。


“白姐姐,这海棠如何?”


白卿卿秀眉一皱,哼了一声,“那又怎样,你让大伙儿巴巴的过来,就为了看这一朵海棠?”


徐洛儿含笑道“西府海棠是这园子里最名贵的海棠”复又低头一撇“而这一朵又是所有西府海棠中最早盛开的,莫说是这园子,就是整个京城也没有第二朵。”


柳如眉点了点头“白妹妹有所不知,今日早上皇上与众位娘娘也在御花园中赏了此花,连太后与皇后都赞不绝口。

白卿卿心中一惊,抬眼正对上徐洛儿似笑非笑的脸,话还未出口,便听徐妃道“这花儿刚刚从宫中送回来,我怕它谢了,连忙请众位姐妹来瞧瞧”忽的话锋一转“几步的路白妃你足足磨蹭了半个时辰才来,还对此花不敬,你可知罪?”
白卿卿只能忍气吞声“今日是姐姐糊涂了,妹妹莫要见怪才是。”


徐洛儿仿佛没听到“王爷虽命**持府中事务,然我到府上不过月余,还是要请教王妃姐姐这府中的规矩。”


柳如眉道“王爷常说耽误时辰浪费光阴是大罪,谁犯了都要罚的,府中规矩杖责二十,白妃,这花是宫中贵人都说好的,你却.....不过徐妹妹今日你是主人,还是你拿主意吧。”


白卿卿道“好你个柳如眉,王爷都从未责罚过我,你竟如此!”


徐妃正色道“放肆,白卿卿你只是王府侧妃,竟对柳姐姐不敬,这西府海棠是皇上太后看重的,你对它不敬便是对皇上不敬,这条罪便是要了你的脑袋也不为过。只是今日本宫第一次做东,便大事化小,来人呐,白妃耽误时辰杖责二十。”


白卿卿明知道徐柳两人夸大其词,可如今二人联手,自己毫无还手之力。王府中规矩,杖责是要去裤的,这今日若要被打了,她还有何颜面。


行刑的小厮,已摆了椿凳在园子中央,走到白妃面前“娘娘得罪了,请吧。”


白妃哪里肯依,正拉扯间,只见秦忧怜匆匆而来,跪下道“众位娘娘,忧怜.....忧怜来迟了。”


徐洛儿笑道“又一个来迟的,一起绑了,杖责二十。”

楼主 南亭初雪  发布于 2017-08-04 21:39:00 +0800 CST  
秦忧怜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按在椿凳之上,下身忽的一凉已被去了裤子,众人看向那凳上之人,细细的腰身,两截藕段似的腿儿,雪白的臀肉,因着害怕微微颤抖。


秦忧怜自从得了王爷欢心,王爷夜夜与他同寝,王府的侍妾小官们哪个不恨,如今人人都恨不得对着那臀儿甩上几巴掌,已解心头的怒气。


徐洛儿盯着椿凳上的人看了半晌忽道“慢着”,举在空中的板子放了下来“秦忧怜,你过来。”


忧怜如蒙大赦,从凳子上爬起来,理好衣服,走到徐妃身前,徐洛儿拉着他的手仔细瞧了瞧,“好俊的人儿,怪不得王爷喜欢,白妃我再给你二人一次机会,王爷曾对我说你二人都是风雅之人,我今天便考考你们如何?”


两人均是一楞,又听徐洛儿道“你们若是答对了,杖责便也免了,如何?”


忧怜见徐洛儿亲切和善的模样,心中松了口气忙行礼“谢徐妃娘娘。”


徐洛儿抬起他的身子,格格娇笑“你先别谢我,若是答错了,板子可挨得更多哦?白姐姐如何呀?”


白卿卿如何不知,徐洛儿没安好心,她已下定了决心死活也不上那椿凳,宁愿一头撞死,管她徐妃玩什么花样,看着便好,遂点了点头。


徐洛儿在李嬷嬷耳边吩咐了几句,过一会儿,李嬷嬷手中拖着个盘子,盘中有五片叶子“你二人既是风雅之人,必然识得海棠,这五片叶子分别是西府海棠、垂丝海棠、贴梗海棠、四季秋海棠、东洋锦海棠的叶儿。你们若能配对了,杖责也免了,若是错了一组便加罚十板子,如何?忧怜你先来。”


秦忧怜脑子里嗡的一声,他对海棠并不精通,此时才发觉自己是掉进了个更大的坑里,可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男宠又如何能与太尉府的千金,晋王府侧妃相抗呢。


他走上前去,见这五片叶子或长或短、或宽或细、完全无从下手,又听那徐洛儿笑道“男子汉大丈夫,便是选几片叶子也磨磨蹭蹭么,打不了多挨点板子咯。”


秦忧怜心一横,指着那细细的叶子“这是垂丝海棠、这是.......”


五片都说完了,张嬷嬷摇了摇头“禀各位娘娘,秦公子只有垂丝海棠、贴梗海棠答对了其余的都不对。”


徐洛儿朝白卿卿道“该你了。”


方才白卿卿已见着了西府海棠、如今秦忧怜又说对了两个,其余两个略一思索便全答对了。


徐洛儿点了点头“既然白姐姐都说对了,本宫也不食言,便免了你的责罚,秦忧怜杖责五十,去领罚吧。”

楼主 南亭初雪  发布于 2017-08-04 23:19:00 +0800 CST  


楼主 南亭初雪  发布于 2017-11-29 22:49:00 +0800 CST  
“啪”的一声又是一记狠板子,臀上那青紫肿胀之处,仿佛再也不堪重负。撕裂了一道口子,便有血珠子从口子上滚落。忧怜早已被打得没了神智,只有那小脑袋还顺着板子的起伏,左右的晃动。

五十板子打完了,绿竹才敢上去将自家的公子从凳子上扶起,忧怜把裤子提上,整理了下仪容,一瘸一拐的走到徐妃身前跪下谢恩。徐洛儿,笑着点了点头道“赐座”

可忧怜如今的屁股哪还挨得了板凳,略一迟疑,却被绿竹一把按在凳子上,这一下直坐得他眼冒金星。好不容易熬完了赏花宴,才回了自己的住处。

楼主 南亭初雪  发布于 2017-11-29 23:08:00 +0800 CST  
秦忧怜被绿竹搀着,一瘸一拐的走回了清音楼,卧房在小楼的高处,忧怜踏着楼梯一步步上去,只觉得今日的楼怎么这样高,每抬一步便牵动身后一跳一跳的疼,好不容易才挪到了卧房,忧怜一下子扑倒在床上。


“公子且忍耐几天,等着王爷回来吧。”


绿竹见他趴在床上,手抓着被角,枕头上哭湿了一片,也不知是疼的还是委屈的。又劝了几句,忧怜只顾着哭,并不搭腔。


绿竹摇了摇头,刚走出屋子,看见徐妃身边的太监亮子朝这边走来吓了一跳,却见亮子手里拿着个红木盒子,对她一笑“姑娘,徐妃娘娘惦记公子,怕公子伤的重,让我带药来了。”


绿竹伸手接过盒子“多亏了娘娘惦念,这药我收下了,待会儿转交给公子。”


亮子却将盒子往怀里一带“姑娘,娘娘可是放心不下,吩咐我好生侍奉公子上药。”


秦忧怜趴在床上,听到脚步声朝自己走来,耳边响起又尖又细的声音“秦公子,王妃娘娘让奴才来伺候您上药。”方才他早将外间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这徐妃简直欺人太甚,竟将自己的小猫小狗指派到这里撒野,忧怜一偏头却见到亮子手里捧着个半开的盒子,里面瓶瓶罐罐,正对上亮子脸上幸灾乐祸的脸,心中的怒气再也忍不下去。


他一翻身坐起来,也顾不上身上的疼,一把将那盒子掀翻,里面的药瓶子噼里啪啦碎了一地“回去告诉你家主子,本公子好得很,用不上她这些药。”


亮子“嘿”的笑了一声,“秦公子看来娘娘多虑了,您伤的不重,还能坐起来"忽的脸一板"秦忧怜,你可知对王妃娘娘不敬是何罪?”


秦忧怜也不示弱“谁知道这药是不是王妃送来的,你只是王妃的奴才,在这大呼小叫的对我不敬,我还没治你的罪。”


亮子嘴角一撇笑着道“奴才怎敢对公子不敬”又一转头对门边的绿竹道“姑娘你也是府里的老人了,你家主子对王妃娘娘不敬,该如何治罪?”


绿竹早已吓得瑟瑟发抖“杖...杖责五....五十。”


话音刚落便见三四个家丁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宽儿寸,长一尺的细棍子。亮子道“秦忧怜对王妃不敬,赏细杖五十。”

楼主 南亭初雪  发布于 2017-12-17 20:45:00 +0800 CST  
秦忧怜被两个家丁从床上拎起来,按倒在椿凳上,因先前已挨了板子,屁股上本就是青一块紫一块,有几处还破了皮,那细棍子偏偏还就往这些破了的地方抽,刚刚结痂了的地儿,被这样一打又渗出血来。


打了二三十杖,臀上已有些血肉模糊,那家丁便往屁股缝儿里抽,这里的疼却是更甚,小穴里的嫩肉,没几下便肿了,秦忧怜的小身子在凳子上不住的抖,即是疼得,也是气的,原来自己在府中竟是人人可欺。


挨完了五十细杖,绿竹将他扶到床上哭着说“公子忍忍吧,别再与他们硬来了。”


“忍有何用,他们不是要我害怕,而是要我的命啊...”忧怜双眉紧蹙“绿竹,你可愿帮我?”

楼主 南亭初雪  发布于 2017-12-26 20:05:00 +0800 CST  
第二章


春风吹绿了湖畔的杨柳,将那岸上公子的衣袍吹的左右摆动映照着青青绿草,春意又深了几分,不一会儿,一辆马车停靠在岸边,只见马车上下来了一位红衣姑娘,走到了那公子身旁。


“吟雪,秦公子好些了没?”


“身上已无大碍了。”吟雪回想起十几日前的夜里,秦公子深夜到访,医师看了伤,说身后没一块好的地方。听说,这伤是在王府弄得,晋王府是个吃人的地方,王爷爱责打下人,王妃更不是好相与的。


想起自家公子也在王府住过一段时日,吟雪不禁抬头看了一眼,公子神仙般的人物怕是也挨过那些板子,一想到此吟雪摇了摇头,想也不敢想。


方玉衡见她这般表情笑道“在想什么?”


吟雪道“秦公子真是奇怪,在王府被弄成这般,伤刚好了个七七八八便又想着回王府去,真是作孽。”


“哦?他想回去了?”


“可不是,公子他之前和您说求您收留他都是些假话,最近他天天打听王爷的消息,昨个王爷回京了,他更是坐立不安,恨不得王爷立刻来接他。”


“既如此,便随他去吧。”


吟雪见公子并不愿意说这些,忙又换了话题。“公子明日我们进宫去吧?”


“嗯。”


方玉衡如今可算是清闲自在,平日里打理打理又一居的事情,偶尔进宫陪皇上下棋,众人见他是皇帝身边的人,无人敢怠慢,一时间日子过得轻松又自在,好不舒畅。





楼主 南亭初雪  发布于 2017-12-26 21:28:00 +0800 CST  
秦忧怜在又一居住了大半个月,日日盼着王爷,可惜连个影儿也没见着,却听闻王爷在西南征战时与一位段小将军打得火热,两人形影不离,此番王爷得胜而归,段亦宸晋羽林中郎将,更成了王府常客。忧怜的心凉了大半,自己一时冲动离开王府,如今却是连回去也不能够,可转念一想,若是自己留在王府,能不能撑到王爷回来也未可知。


思及此处,忧怜从屋子里出来,下楼行至后院,轻扣房门“方公子可在?”


里间传来声音“秦公子请进。”


秦忧怜掀了帘子进去,桌前的公子手持书卷,正看向他,只是淡淡一眼,却让人如沐春风。忧怜不觉自惭形秽,上前一拜“忧怜多谢公子相救。”


方玉衡伸手一拂“秦公子客气了,只是暂住几日而已,我这儿屋子还是有的。”


秦忧怜轻轻摇了摇头“方公子哪里的话,公子的恩情,忧怜本当衔环结草而报,只是忧怜如今身份卑微,朝不保夕,何谈报恩。”


方玉衡听他话里有话问“公子今后怎么打算?”


秦忧怜一掀衣摆,跪倒在地“但求公子收留,忧怜虽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才能,平时却可以唱唱曲,勉强为公子分忧。”


方玉衡上前将他扶起“秦公子不必如此。”又泡了杯茶,请他坐下。“方才的话是深思熟虑之言,还是走投无路之举?



忧怜手捧着茶盏有些尴尬,王府他是想回去的,王爷更是让他日日思念,可是他这样的人无非走一步看一步,又能有什么长远的打算。王爷如今怕是有了新宠,别说自己回不去,就是舔着脸回了王府,又哪里有好日子过。




楼主 南亭初雪  发布于 2018-01-01 21:05:00 +0800 CST  
想到这里,秦忧怜将茶盏放下,起身一拜“忧怜心意已决...”


话音未落却见又一居的掌柜萧炎掀了帘子进来“方老板,晋王爷来了。”


屋里的两人皆是一惊,秦忧怜呆了两秒,忍不住喜上眉梢,方玉衡怎能不了解他的心思,“王爷定是来寻你的,快去吧。”


秦忧怜有些不好意思,拜了两拜转身离去,跟着萧掌柜从后院走了出来,果然见晋王荣桓已在前厅坐下。忧怜屈膝跪下唤了声“王爷。”


荣桓正色道“好大的胆子,竟学会了私逃初府。”


忧怜心中委屈“王爷,我...”


荣桓见他声音中已带了哭腔,也不好在此地发作,用脚将他一踢“还不快去车上等着。”


秦忧怜哪敢不听,一个人乖乖地上了门口的马车。


晋王喝了口茶转头问“萧掌柜,你家老板呢?”


萧炎忙唤来身边的小厮“还不快去请方老板。”


不一会儿,方玉衡带着几个小倌一同走了出来,弯腰一拜“王爷安好?”


荣桓哼了一声。“方老板如今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要想见一面实属不易啊。”


方玉衡忙道“王爷大驾光临,又一居蓬荜生辉...”


荣桓嘿的一笑目光从玉衡身边的小倌身上一扫而过“这么多随从,架子大的很嘛?”


方玉衡解释道“这是玉衡今日特地为王爷准备的曲子,他们已排练了好些时日。”


晋王心中十分不悦,却笑着点了点头“他们本王看着都很喜欢,方老板可愿忍痛割爱送到本王府上?”


方玉衡未想到王爷来了这么一出,一时不知晋王是何用意“这...”


却见荣桓已从椅子上起身笑容不减“如此,告辞了。”


方玉衡望着王爷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门外,不知是何滋味,有的人,见与不见,心中的苦都不会减。

楼主 南亭初雪  发布于 2018-01-03 21:21:00 +0800 CST  
第三章
秦忧怜独自一人坐在马车上等了好一阵子,心中千回百转,他受了此等委屈,若放在以前王爷必将好好安抚,可今日却不见丝毫怜惜,王爷若对他全不在乎,也不会接他回府,没有长久不衰的恩宠,可若毫不作为,只怕恩宠片刻间便消失的干干净净。


不一会儿,忧怜听到了“咚咚咚”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跳了起来,帘子掀了开来,是荣桓上了马车,忧怜忙上前扶着王爷坐了下来,又给王爷沏了杯茶。“王爷这是您爱喝的雪顶含翠。”


荣桓并未接过,道“放着罢”,秦忧怜只能将茶盏又放回了车中的小几上。


马车已向前缓缓行驶,秦忧怜见晋王心绪不佳,只坐在车上闭目养神,并不理睬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荣桓睁开眼睛见忧怜跪在地上“你这是做什么?”


秦忧怜低着头道“忧怜私自出府,自知犯了王府规矩,请王爷责罚。”


荣桓厉声道“你从王府中逃出来,如今已传的沸沸扬扬,大街小巷议论纷纷,本王自然要家规处置你。”


秦忧怜抬头眼中已有泪光“忧怜犯了错,王爷要处置,毫无怨言。”


晋王见他这模样,语气已软了三分“本王知道这段时日,可能有人为难你,你就不能忍耐一时,这般跑出来像什么样子。”


秦忧怜道“忧怜自然知道应该忍耐,但...但...那些日子实在害怕,怕再也见不到王爷了。无论如何忧怜已犯下大错,请王爷责罚。”


这话确是实话,又说的真挚恳切,荣桓听了又怜惜了几分道“行了,起来吧,责罚的事回府再说。”


秦忧怜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求王爷现在就责罚忧怜。”


“哦?”荣桓伸手抬起忧怜的下巴悠悠的问道“现在就责罚,忧怜,你想要本王怎么责罚?”


秦忧怜道“求王爷按王府家规处置忧怜。”


荣桓故意问道“哪种家规,怎么处置?”


秦忧怜被这么一问已红了脸轻轻的说“打...打板子。”


荣桓还从未在马车上教训过人,被这么一弄,心中痒痒的,又见忧怜的脸红红的,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发“打板子回府也打得,为何要在这儿?”


秦忧怜的声音细不可闻“府...府里的板子重,忧怜怕受不住。”

楼主 南亭初雪  发布于 2018-01-03 22:54:00 +0800 CST  
秦忧怜的声音细不可闻“府...府里的板子重,忧怜怕受不住。”荣桓心中暗笑,这个秦忧怜,既像是在胡说八道,又句句是实话,怎能让人不欢喜不心疼,只见忧怜从怀里掏出个规矩板子,高高举在头顶。


这规矩板子是梨花木所制,长一尺,宽三寸,厚二寸,呈暗黄色,平日里王爷在府中教训忧怜常常用这个,见他竟带在身上,心中一动,伸手接过板子,面上却淡淡的“既如此,便依了你,还不快跪好。”


秦忧怜将腰带松开开,撩起上衣,裤子褪至大腿根部,跪在案几边上,堪堪露出个屁股蛋儿,白嫩嫩的如剥了壳儿的鸡蛋,只是臀峰处有几块青紫,还是上回在府中罚的,没消退干净。


荣桓伸手在那青紫处一按,见跪着的人疼得一抖,在那白屁股上轻拍了两下,“屁股抬高,跪好了。”


忧怜只能将屁股撅得更高,双手撑着地上,板子迟迟不下,让人心中提着,身子忍不住微微发抖。


“啪”的一声,一板子抽在臀峰上,疼得秦忧怜身子一滑,险些趴在地上。


“怎么回事,规矩都忘了?别乱动”声音里透露着些许不满,吓得忧怜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怯懦,努力维持着身姿。


臀峰的青紫处,又多了道红痕,是刚刚那一板子赏的,“啪”的一声左半边屁股蛋上又挨了一记,“啪”的一声又赏在右边,每一板子都实打实的,和平日里的那些闺房之乐想去甚远,只打得忧怜身子不住的晃动,那屁股便如献祭般左右摆动。


王爷也不急,每一板子下去,都等跪着之人调整好了之后再打,只是这般慢慢打,更是折磨了受罚的人。


“秦忧怜,王府规矩,私自出府该怎么罚?”


“忧...忧怜不知”


“啪”的一声,“不知道还敢犯,我看***股硬!”


“忧...忧怜不敢”

楼主 南亭初雪  发布于 2018-01-06 15:17:00 +0800 CST  
“啪”的一声,下手毫不留情,不过十几下,白白的小屁股已被照顾了个遍,王爷从没这般下过重手,秦忧怜越来越没底,心中又怕屁股又疼,忍不住低低啜泣。


“嗯?”王爷只微微一哼,吓得忧怜立刻噤声,吸了几下鼻子便听到王爷问“多少板子了。”


秦忧怜老老实实答道“回王爷,十...十四”


“报数。”


“啪”.....“十五”


“啪”.....“十六”


板子的威力丝毫不减,一下比一下难熬,忧怜的身子更加控制不住,“哐当”一声身子险些撞在案几的腿上。


打了二十来下,荣桓将板子放在小几上,捧起茶盏抿了口又放了回去,“凉了,换一盏”。


忧怜颤颤巍巍的从地上趴起来,并不敢收拾衣服,只净了手,重新泡了盏茶,递给王爷。


王爷接过茶盏,喝了几口,见忧怜鬓发微乱眼角发红,身子也有些颤抖,心中微微怜惜,将他揽到身前“怎么回事儿,自己请的罚,才二十下,就受不住了?”


秦忧怜知道责罚远远没有结束,跪下道“忧怜不敢,请王爷莫怜惜。”


荣桓对他这般乖巧很是满意,点了点头“不必跪着了,扶着案几吧。”

楼主 南亭初雪  发布于 2018-01-06 15:48:00 +0800 CST  
亲们,快快给本楼加点人气呀,10条回复晚上有肉吃!

楼主 南亭初雪  发布于 2018-01-07 12:03:00 +0800 CST  


楼主 南亭初雪  发布于 2018-01-07 21:02:00 +0800 CST  


楼主 南亭初雪  发布于 2018-01-07 21:03:00 +0800 CST  
“不敢...不敢不听王爷的话了...再也不敢了...不敢了”


王爷将板子放下,见小几上的人哭的一抽一抽的,将人抱起来放在大腿上,屁股悬空着,一手搂着腰,一手轻抚着刚刚挨罚的地儿。


忧怜刚刚被打得狠了,屁股疼得碰也碰不得,王爷只轻轻一摸,腿上的人就疼得一个激灵。


荣桓已收起了方才那副严厉的样子,眼神里都是关怀与心疼“这会子可学乖了?”


见小人儿头点的和拨浪鼓似的,将人儿往怀里带了带,又在小脸上亲了一下,凑在耳边问道“想让本王继续罚你,还是...疼你?”


忧怜脸上一红,只能轻轻的哼了声“疼...”


荣桓邪邪的笑道“疼?哪里疼?”手在屁股上一捏“可是这儿疼。”


忧怜疼的掉下几颗眼泪,吸着鼻子说“求...求王爷疼忧怜。”

楼主 南亭初雪  发布于 2018-01-07 21:07:00 +0800 CST  
今天就更到这啦,亲们以后多多支持楼楼才有动力呀。宝宝们,晚安
楼主 南亭初雪  发布于 2018-01-07 21:12:00 +0800 CST  

楼主:南亭初雪

字数:39495

发表时间:2017-08-04 06:0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0-21 12:08:40 +0800 CST

评论数:68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