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奴隶(多肉高甜)

qwq新人围观作,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楼主 过海的蝴蝶  发布于 2017-02-25 20:24:00 +0800 CST  
1、我叫清月
我叫清月,今年大概三岁了。


我的父母在我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就把我遗弃,我被好心的叔叔送到了福利院。


听福利院的医生姐姐说,我似乎生下来智力上就有了损伤,不过那份医疗报告被福利院的老爷爷收走了,我听他说,如果这份报告让别人知道,那么就再也没有人会收养我。


幸运的是,除了福利院的老爷爷以外,其他的姐姐对我都很好,除了有时候会让我穿一些女孩子的粉裙子、或者是黑白相间的裙子、或者是草绿色的百褶裙以外,她们从没欺负过我,也没有让其他的小哥哥小姐姐打我。


不过,听护士姐姐说,有一家人愿意领养我了,手续已经办完,他们在今天晚上接走我。


这是我第一次被人领养,我觉得有些害怕。


毕竟在福利院里,姐姐们都很保护我,可是现在,我即将去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不知道那家人怎么样,不知道家里的条件怎么样,会不会有人打我。在院里,经常听说有些小姐姐表面上是被领养,实际上是被卖到了别的地方。


等着等着,当天上隐隐地出现了月光的时候,一个男人敲开了我的房间门。他很帅气,高鼻梁、白皮肤、一身黑色的西装,精致地打着一个深蓝色的领结,只是看着有些瘦削,透过西装可以依稀地看到骨架的轮廓。我第一次见到这样好看的同性,姐姐们的手机里大部分照片除了福利院里的其他孩子,就是我穿裙子的样子。


“你是清月?”他的声音满是穿透力,我下意识地点点头。他满意地笑笑,将我抱进怀里,“我叫希尔,以后我就是你的监护人了。”


希尔,这是我清晰记得的第一个名字。对我而言,这个名字就像他的微笑一般,甜蜜而温馨。我贪婪地获取他怀里的温暖,不过他似乎有些冷,至少拥抱我的双手冰凉地如泡过冷水。


“和院长爷爷和护理姐姐说再见。”抱着我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提醒我和院长他们道别。


我挥挥手,却只模糊地发出“见、见”的声音。


很显然,他对我的反应有些不满,皱着眉瞥了瞥院长,把我抱进了车里。


“你还不会说话?”进车之后,他的眼神从温暖迅速掉到了冰点。


“音…词…”我学东西比其他的孩子慢了很多,以至于到现在只能发出一些简单的音节,甚至连一个完成的词汇都说不出。


“从明天起,会有专职老师教你,乖乖和他学…”希尔的声音也不像之前那样温暖,仿佛换了个人。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心里却对福利院不舍起来。这个男人刚才给我的安全感全部消失,剩下的只有“希尔”这个名字。

楼主 过海的蝴蝶  发布于 2017-02-25 21:21:00 +0800 CST  
果然开车会被删帖。。
补上第一段。

楼主 过海的蝴蝶  发布于 2017-02-25 21:22:00 +0800 CST  
qwq开头被吞的好惨啊啊啊啊

楼主 过海的蝴蝶  发布于 2017-02-25 21:26:00 +0800 CST  
刚刚补上的那一楼是前文,就是开头。。
第一次开车就翻车。。心碎一地啊

楼主 过海的蝴蝶  发布于 2017-02-25 21:30:00 +0800 CST  
2、回家


希尔虽然人冷冰冰的,不过对我还是不错。


他的家不大,两室一厅。色调以黑白为主,大到地板墙纸,小到茶几沙发,都是黑白格调。虽然有些压抑,不过很干净。


回到家之后,他让我自己洗漱,又给我找了一套全新的熊猫睡衣。不过看着我笨拙换衣服的样子,他有些粗鲁地把我三下五除二脱了个精光。


“在这里洗澡,往左边是热水,右边是冷水,自己调水温。”看着我似懂非懂的表情,他叹了口气,“我帮你调第一次,之后你自己弄。”说着,温热的自来水从喷头淋下,我下意识地像在福利院里那样把水泼到他的身上,不过他并没有像护理姐姐那样笑笑,而是抬手在我的身后狠狠拍了两下。


“哇!!”我的眼泪随之在眼里打转转,虽然只是两下,但是我感觉自己的身后都要着火了。下意识地扭头看看,一左一右两边臀峰各有一个鲜红的掌印。“打…我…坏…”


“给我老实点洗澡!”他站起来狠狠地盯着我,一米八的个头在我看来几乎是一个食人国的巨人。


“回…我…”我哭着想从浴缸里爬出来,却被他按了回去。温水劈头盖脸地扑在我身上。我尖叫着手脚并用着想逃,此刻的他完全没了耐性,一手把我按在原地,一手挤了一些沐浴液就开始抹。


冰冷的沐浴液接触到皮肤,让我更想逃走,但是浴缸的周围实在太滑,我又太矮,挣扎了半天也只能勉强把胸口以上蹭出浴缸外。但是这个距离我却连瓷砖地都碰不到。


“啊哇…哇…”此刻的我绝望地只能大声哭叫着,不过这更引起了他的不满。“啪啪啪!”狠狠的几巴掌扇在我的屁股上,我疼的哭都变了音。


“不许再哭,不然等下接着打你,”他的声音又变得温暖而充满磁性,不过却让在挣扎的我汗毛倒竖,“老!实!别!动!”四个字却像定身咒一样让我停止了动作,任由他帮我把身上的泡泡洗干净,擦干身体,换上柔软的熊猫睡衣,抱进卧室。


“还疼吗?”大概是在穿衣服的时候,当棉质的浴巾接触到我的屁股时,我全身颤抖的样子让他有些心疼了。此刻的我已经害怕得不敢说话,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说话或者点头!”希尔真的是一个非常没有耐心的人,大概十秒没有得到回答后,那副温柔的样子又被冷冻了起来。


我赶忙点点头,手却下意识地护着自己身后的两片肉肉。他看着我惊恐无比的模样,脸上却浮现了一丝笑意,“放心好了,你乖乖的听话就不会被揍。”


他仔细地把小毯子盖在我身上,关掉房间的大灯。黑暗如恶魔般铺天盖地地袭来,我本能反应一般把毯子蒙在头上。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扯开我的毯子,又打开了我身边的床边灯,微弱的蓝光让我稍稍有了些安全感,“别蒙着头睡,给你留一个小台灯。”接着他亲吻了我的额头,略有些毛渣的胡子扎得我痒痒的,却让我舒服了很多。


此时的他又变得温柔无比,就像刚刚在浴室里粗鲁的事情从未发生过一样。

楼主 过海的蝴蝶  发布于 2017-02-25 21:58:00 +0800 CST  
(⊙v⊙)嗯…现在的主角还是处在幼年期,前15更左右暂时不会有肉,但是在之后就要飙车了,大家先趁这个时间系好安全带

楼主 过海的蝴蝶  发布于 2017-02-25 22:00:00 +0800 CST  
3、家教


“起床啦!”朦胧中挣开眼睛,天已大亮,而我面前是一张陌生的面孔。这是个比较健壮的男人,穿着休闲的衬衫和蓝色牛仔裤,虽然不胖,但是棱角没有希尔那么分明,肩膀的轮廓也不是很明显,鼻子不挺,皮肤也是标准的黄种人,只是看起来充满弹性,水润光亮。


我怀疑地看着他,空气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大概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你就是清月吧,我是你的家庭教师。”他笑着自我介绍道,这个笑容倒是很甜美,比起希尔有些淡然的笑,他更像一个开朗的人。


“我叫羽愿,你可以叫我羽老师。”我呆呆地听着他的自我介绍,只记住了“羽老师”三个字,不过我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看看身旁希尔的位置已经空了,被子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床尾,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希尔去上班了,等他下班回来你就可以看到他,”他向我解释着,不过我不太明白什么叫“上班”,只能大概理解为希尔要暂时离开一会。“快起床,都要九点了!”他一边催促着一边很熟练地把我的衣服放在我身边,“会自己换衣服吗?”


我摇摇头,在福利院里几乎都是护理姐姐们帮我做这些事情。


他无奈地叹气,温柔地把我的上衣脱下,接着拿起已经准备好的衬衫,“先把右手伸进去,对…然后是左手…对对对,接着这样扣扣子。”他小心翼翼地示范着每一个动作,把扣子准确地扣进第一个孔内。


“你自己试试?”我试着模仿他的样子,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手指太短,纽扣根本进不去。看到我的窘迫,他伸手握着我的小手,“这样…”第二个扣子也稳稳地扣上。


“有点耐心就可以进去了。”看着我又卡壳在第三个扣子上,他伸出右手拿着纽扣,由我拿着孔的那边,仔细地又穿进去一个。


“慢慢来,”我笨拙地扣上了剩下的两个扣子,抬头望望他,“做的很好,现在换好裤子,我们出去吃饭。”


裤子我还是会换的,看着我很不熟练的姿势,他只是鼓励地摸摸我的脑袋,牵着我走到了客厅。“先要刷牙洗脸才可以吃饭哦。”


我拿着牙膏管,用力一挤,大量的牙膏弄到了洗手池里,“不用那么多,一点点就够了,”他左手握着我的手拿着牙刷,右手拿着牙膏管,“你看,这样轻轻的一弄…就好了。”


坐上餐桌,看着自己面前那碗散发着浓香的西红柿鸡蛋面,我下意识地伸手抓来吃,手背却被他用手指敲了一下。“用筷子吃。”


望着他递来的两根木筷,我陷入了困扰。之前也只见过护理姐姐用这个东西,但是我们平时都是用勺子或者直接用手抓饭吃。


“你看,这样用,”他一边说,一边演示着,但是当我想像他那样把两根筷子平行放着的时候,面条却“呲溜”一下从筷子间滑走。


“不是这样的,”他握着我的手,一股温暖的感觉传遍全身,“这样用力,发力点集中在前面,不要有交叉点…”在他的指导下,我终于成功夹起了一根面条,不过正当我想吃的时候,它却像开玩笑一般滑了回去。


我气的把筷子扔下,把手伸向碗,用手抓着面条津津有味地吃起来。此刻的他也没有阻止我,只是笑着看我狼吞虎咽地把那碗面吃个底朝天。

楼主 过海的蝴蝶  发布于 2017-02-25 22:27:00 +0800 CST  
4、第一课


在愿羽的指导下,我洗干净手,接着就在饭桌边开始第一堂课。


“听说你还不太会说话,所以我们第一课从拼音发音开始学。”他在纸上写下一个“a”跟我念,“啊”。


“啊。”我机械地重复着他的音节。


“对的,非常好,接下来我们学第二个,哦。”


“哦。”


他教一个,我重复一个,似乎教学工作非常顺利,但是当他在纸上写完“a,o,e,i,u,v”之后,问我第一个怎么读时,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再来一遍,这个是,啊。”这件事似乎已经在他的预料之内,没有过多的责备,他又重复了一遍五分钟前的内容。
“啊。”


“对,多重复几遍加深印象,”


“啊啊啊啊啊啊”我像高音歌唱者一样啊个不停,此起彼伏的噪音让他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快。


“好了,我们下一个…哦。”


“啊~~~~~”我完全没有听他话的意识,只是不断地啊啊啊叫。他叹气,摸摸我的脑袋,“乖,我们现在学下一个好不好?”


“啊~~~~~”我换了口气继续啊着。


“我们休息一会在学吧,你别啊了,等会嗓子要受不了。”他一边说,一边倒了杯水给我,“喝点水润润嗓子。”


我“咕咚咕咚”大口地喝着水,“慢点慢点,没人和你抢,”他宠溺地顺顺我的后背,“我们休息一会然后继续好吗?”
我点点头,“熊…强…”


“想看熊出没?”他通过我不是很清楚的两个音节读懂了我的意思,“可以啊,我们看十分钟当做休息,”说着,他打开了电视,换到了动画频道,我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清月,十分钟到了哦,”动画片的时光总是过得那么快,我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希望可以多得到一点看动画的时间,“那你再看一会,看完这集我们就上课。”


我点点头,继续盯着屏幕上的故事。


“好了,这集结束了,上课吧。”他笑着说道。可我还觉得没看够,在福利院的时候我经常有特权可以到护理姐姐的房间里看动画,很多时候一看就是一天。


“再…一”我摇晃着他的手臂乞求,他弯下腰摸摸我的头发,“那你再看一集吧。最后一集。”


我开心地继续抱着电视,盯着屏幕上熊大熊二搞怪的样子。他则把我抱在怀里,让我坐在他的腿上看。


一天不知不觉得就要过去了,但是在我一而再再而三的乞求下,除了一开始的五分钟和午饭的时间以外,其他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看电视上。


“我要走了哦,等会希尔就要回来了,你要乖乖听他的话。”愿羽向我告别,不过我一点和他说再见的意识都没有,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电视。


半个多小时后,门被打开了。身着希尔一手拿着公文包一手拿着菜走了进来,看到正在沉迷动画的我,有些不悦地把公文包放下后坐到了我身边。

楼主 过海的蝴蝶  发布于 2017-02-25 23:27:00 +0800 CST  
下一话准备就要动手了qwq嘿嘿嘿,不想学习的小孩肯定是要打的

楼主 过海的蝴蝶  发布于 2017-02-25 23:28:00 +0800 CST  
5.漫长的晚餐


“今天的课上怎么样?”希尔温柔且满是磁性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此时的我正专心地想着熊二会不会中光头强的陷阱,哪里还顾得上回答他的问题。


见我没有反应,他有些生气,用遥控器一下子关掉了电视。


我不满地看了他一眼,却被他充满杀伤力的眼睛盯得低下了头,“复习一下今天的课,等会吃饭的时候我要问的。”说完,又轻轻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


这一下不像昨天晚上那样温暖,反而让我寒毛倒立,现在才想起今天除了“啊”什么都不会。


看着羽老师留下的六个字母,我仿佛看到了天书,甚至连哪个是啊都说不清楚。转念一想,这么复杂的东西说不定希尔也不懂,自己只要胡诌几句就好了。我开始沉浸在自己的机智中。、、

希尔的手艺比羽愿稍微差了些,但是味道也算不错,他专门给了我一个小碗和勺子,摆脱了筷子的我松了口气。

“听说你今天学用筷子不是很顺利?”他开始询问起学习情况,我如实点头。


“这个东西的确难学,不过也不用特别标准,夹得起东西就可以,这几天先准你用勺子,”我心里的小人欢呼雀跃,可以不用学那么难的东西了!“不过筷子的用法肯定是要学会的。”


后半句话让我的美梦瞬间泡汤,我撇撇嘴,不满地扒拉几口饭到嘴里。


“说说,今天学了什么?”他笑着问我。


我指了指自己的衣服,特别是那些要命的纽扣。


“嗯,很不错呢,会自己穿衣服了。”他满意地点头“还有呢?”


我装作不懂的样子看着他。反正上课的时候他也不在场,他怎么知道学了什么。


“是不是还学了几个字母?”他的语气变得缓慢起来,仿佛在压抑什么。


我拿出了羽愿写的纸,上面是拼音的六个韵母。


“念来听听。”


“啊。”


单音结束后,房间里的气氛突然变得沉默了。


“继续念。”


我看情况不妙,只能用出刚刚深思熟虑后的杀手锏——尽量用不同的语气,凑出了五个啊。


在我说完最后一个“啊”的时候,希尔的脸都已经变黑了。那副冰冷的模样与昨晚在浴室里看到的生气完全不一样,可怕得让我想逃出这个房子,但是腿却软的动弹不得。


“快吃。”两个字的命令让我用出了吃奶的力气把碗里的米饭往肚子里咽。我只想赶快离开这个桌子,生怕他下一秒就站起来把我活剥了。

楼主 过海的蝴蝶  发布于 2017-02-26 10:08:00 +0800 CST  
6、不听话的下场
吃完饭的我被勒令坐在原地,听着水与碗筷碰撞的声音,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希尔的冷让我充满了恐惧,想起上午温柔的羽愿,我的内心突然感到后悔,自己怎么没有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时光呢。



“过来。”洗好碗的希尔坐在沙发上,招呼我过去。我慢悠悠地挪过去。浑身充满了不好的预感。

“抬头,看着我。”他不容置疑的口吻让我只能微微的抬头,四目相对额瞬间我迅速把头低了下去,眼泪开始打转。他的表情太可怕了,简直是老虎要吃人前的模样。

“不许哭!”他的语气越来越严厉,我的眼泪却不由自主地滴在地上。“是不是今天没好好学习,全在玩?”
我不敢吱声。

他狠狠地拍了桌子一下“砰”的声音,吓得我差点把心吐出来。

见我没有反应,他像拎娃娃一样把我脸朝下提溜到了腿上。没等我哭喊,裤子就连同内裤一起被拽到了脚踝。
“啪啪啪啪啪!”整整五下,全部打在屁股的一块肉上,疼的我直踢腿,眼泪鼻涕稀里哗啦的往下流。

“看你还不学!”

“看你还偷懒!”

“还想骗我?!”

“不学还看动画片!”

“不听话!”

每一句数落都伴随着三到五下连续的巴掌,而且全数只打在屁股上肉最厚的地方。耳边啪啪声和着掌风,像暴雨般倾泻而下。我却只能用着今天学到的唯一知识“啊”来表达自己的情感。

希尔的左手紧紧的压着我的腰,数落完一遍错误之后,他不说话了,专注的往我屁股上盖着巴掌印。

没有停歇的责打大概又持续了将近一分钟,希尔停下了手,我终于有机会从快要麻木的疼痛中喘息一会。

“明天上课能不能好好听?”他的声音依旧冷漠,我忙不迭地点头。

停手后的几秒,我感觉到屁股上的痛铺天盖地而来,不过他并没有打算这么饶过我。

“到木凳上坐五分钟反省!不许穿裤子!”他将我抱到一张小马扎旁,不顾我的眼泪,硬生生地把我按了下去。

红肿的屁股接触到硬板凳的瞬间我就跳了起来,希尔一直按着我的肩膀,让我只能如坐针毡一样,努力让凳子少带来一些痛苦。

楼主 过海的蝴蝶  发布于 2017-02-26 10:10:00 +0800 CST  
7、都怪你


叽叽歪歪地反省完,我早就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任由希尔把我抱回床上,又用毛巾擦掉我脸上残存的泪痕。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就没有印象了,直到一大早起来看到那张笑眯眯的脸。


“清月,起来咯。”羽愿和希尔完全不一样,希尔生气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会有所变化,而羽愿却总是一副笑脸。我下意识地往毯子里缩了一下,却不小心碰到受伤的部位,疼的我一下子蹿出脑袋,无辜地望着他。大概是昨晚哭的太多,现在我已经流不出眼泪,只能干吸鼻子。


“昨天是不是被教训了?我看看…”不顾我的反抗,他把像蜗牛一样蜷着的我打横抱在腿上,顺着毯子边把我的双腿扯了出来,接着我感觉身后肿胀的位置又是一阵痛。


凉风吹在肿胀的屁股上让我浑身打了一个哆嗦,不过我的脸却没有因为凉风袭来而降温,反倒觉得不适起来。希尔是我的家人,看光也没什么,可是现在面前的这人可是我的老师。


“啧啧,年纪还小就下这么重的手,希尔真是的……”他一边埋怨着,一边抚上了我的屁股。我下意识地惊叫起来,以为他还要接着罚,连忙可怜巴巴地揪着他衬衫的下摆,“小笨蛋,帮你揉揉,是不是昨天疼了一晚上?”


感受到他掌心的温度,我被提起来的心终于放下,舒服地在他怀里享受着高级按摩的待遇。


“不过,今天可是要好好学了哦。免得某个部位又要遭殃~”看着我又要在按摩中睡去,他轻轻在我的屁股上弹了一下,吓得我又瞪大眼睛看着他,生怕眼前这个温柔的人下一秒就要变成大坏蛋。


笨拙地穿好衣服、洗漱、吃早饭。


看着木凳的我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想起昨晚被硬按在木凳上,还被狠狠摩擦了几下的痛苦,我实在不想再让我可怜的屁股受什么委屈。


“怎么,你想站着上课?那行,你站着,我坐着。”他的嘴边分明有笑意。这嘲讽的态度让我的心情一下子跌入了谷底,嘴巴也撅的老高,故意不看向他。


他却一直不依不饶地说着,“某个叫清月的小朋友,昨天没有好好上课,现在只能屁股肿肿地听课了,真是可怜啊~~”


听到他的话,我感觉自己的脸红到了脖子根,上前捶打着他的大腿,(他也好高啊,根本打不到上面)心里暗想着:还不都是怪你怪你怪你!你真是个小人!我不听话你不自己解决,居然还打小报告!告我黑状!你还取笑我!!


他打趣地看着我的反应,拦腰一抱后顺势坐到了沙发上,这个熟悉的动作让我吓得气都不敢出,难道真的是老虎要发威?


“你坐我的腿上听课吧,这样就不疼了。”他温柔的避开我的伤口,让我可以安稳地把头靠在他的胸前,听他说那些枯燥的发音。


好吧,看在他那么温柔的份上,我就不怪他了。

楼主 过海的蝴蝶  发布于 2017-02-26 10:43:00 +0800 CST  
qwq
没有肉就没有什么人的感觉
嘤嘤嘤,那我番外先飙一轮车好了

楼主 过海的蝴蝶  发布于 2017-02-26 10:53:00 +0800 CST  
qwq看在楼楼这么诚恳开车的份上。。。
求各种支持啊。。
支持才有动力继续开车啊啊啊

楼主 过海的蝴蝶  发布于 2017-02-26 11:38:00 +0800 CST  
开车了开车了~
快喊上亲友们一起上车~
接下来还是会更主线的内容
【大概主线还有两个故事左右就要上高速了】

楼主 过海的蝴蝶  发布于 2017-02-26 12:10:00 +0800 CST  
楼楼先去吃个午饭qwq一大早起来光顾更文了……

楼主 过海的蝴蝶  发布于 2017-02-26 12:12:00 +0800 CST  
qwq楼楼回来了
自己先不要脸地把帖子捞上来
求各种支持求各种回复啦

楼主 过海的蝴蝶  发布于 2017-02-26 13:19:00 +0800 CST  
8、我想出去玩


在家里待了两年多,算来我也将近六岁了。


羽愿是一个很有耐心也有很方法的老师,在他每天的督促下,我不仅学会了说话,还认识了不少的字。


希尔虽然每晚都是凶巴巴的,几乎每天我的屁股都逃不过被他的巴掌狠狠“亲吻”的命运,但是也只在口头上凶一些,做饭、洗碗、洗衣这些事情他都在我睡着之后静悄悄地完成。


这样的日子很幸福,白天不仅能学还有人陪玩,晚上也有人照顾着。只是……


“羽老师,我想去这里玩。”在休息时间,我指着电视上出现旋转木马和摩天轮的游乐园。他的笑容忽然收紧了一些,“可是你每天都有学习任务。”


“就去一次嘛…我还从没出去玩过。”仔细想来,从福利院来到这个家之后,自己别说是上街了,哪怕是在小区里溜达一圈的机会都没有。


每天傍晚看着楼下的小朋友在大院里玩耍,我的心老痒痒了。惧于希尔饿狼一般的眼神,每次想出去玩的愿望都只能自己幻想。


他有些犯难,看看我可怜兮兮的眼神,又看了看游乐园的地址,像下定决心似的点点头,“那好吧,我明天带你去,但是你要保证不可以乱跑,也不可以不听话,在希尔回来前要回家。”


愿望满足的我连连点头,在他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谢谢羽老师!”


第二天,我开心地穿着自己最喜欢的小熊衣服,牵着他的手出门去了。


外面的世界让我充满了兴奋和好奇。我趴在车玻璃上看着街边的风景变化,像一个获得了新生的小天使,仿佛所有在电视上看到的风景都离自己非常近,触手可及。


可能不是周末的原因,游乐园里的人不是很多,我幸福地看着羽愿买好门票,进入这个像天堂一般的地方。每一个游乐设施都是我在电视上见过的:旋转木马、小火车、轮船迷宫、飞机冒险……


我飞奔到我最喜欢的旋转木马里,全然不顾羽愿在我的背后喊着什么。由于我的个头太小,木马在我面前就像个庞然大物,我手脚并用地想爬上去,但是根本无济于事。


“小傻瓜,”轻而易举上马的羽愿开玩笑似的刮了刮我的鼻子,把我拽到了他的坐骑上,轻轻在我脸上啄了一口,“我带你玩。”


旋转木马唱着我熟悉的儿歌,在他怀里的我兴奋地东张西望,却被他拉住了肩膀,“别乱动,等会摔下去就痛了。”我知趣地吐吐舌头,眼神却在寻找下一个目标。

楼主 过海的蝴蝶  发布于 2017-02-26 13:43:00 +0800 CST  
大家比较喜欢看被拍还是喜欢看被xxx
还是喜欢一起?

楼主 过海的蝴蝶  发布于 2017-02-26 13:44:00 +0800 CST  

楼主:过海的蝴蝶

字数:59391

发表时间:2017-02-26 04:2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1 09:49:16 +0800 CST

评论数:207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