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微光半亩(父子)

趁着假期,首次发文~~

楼主 Sya_玖  发布于 2011-07-03 13:13:00 +0800 CST  
一.

落日西沉,一麦金碧浸染了脉脉余辉,狭长的古道上马蹄声渐近。

“老爷,已经入城了,就快到府上了!”徐伯回头冲车里喊。“驾——”离府已有不少日子,归心似箭自是难免,又是接近暮色,巷上愈显冷清,少见人影。徐伯扬了扬马鞭,促着马儿快些回府。
慕瑾晟淡淡“恩”了声,没再说话。他已是而立的年纪,俊目朗眉,威严之势浑然天成。

慕瑾晟正闲散地闭目养神,忽听到马一声长嘶,马车险险地刹住,车轮与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声响,堪堪停下。“孩子?没事吧?”是徐伯焦急的声音。慕瑾晟皱了皱眉,不知是谁家的孩子如此冒失。推开车门,却见那孩子狼狈地跌坐在地上,身上衣裳破烂不堪,手上还紧紧攥着一个馒头,正讷讷地任徐伯上下检查着,怕是吓坏了。
孩子见慕瑾晟下车,小心翼翼地抬眼看着他,满满的怯意中混杂着些微的试探。慕瑾晟却不由心头一震,这孩子竟有种莫名的似曾相识之感。慕瑾晟问道:“怎么回事?”
徐伯仔细检查过后,慈爱地扶起了孩子,回道:“老爷,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从路边蹿出来,幸好没伤到他。”
慕瑾晟正欲开口,却被一阵喝骂声打断。“小兔崽子,给我站住!”慕瑾晟抬眼望去,就见一人拿着粗大的棍子凶神恶煞地往这边追来。他望了眼那孩子,果然见他恐惧地往徐伯怀里缩了缩,手上的馒头还攥地紧紧的。
“小兔崽子,居然敢偷老子的东西!看你还敢往哪跑!”男子已然追近,吁吁地喘着气,拿棍子指着孩子叫骂道。
“伯伯…”孩子终于开了口,攥住了徐伯的衣袖,声音中犹自带着哭腔。
徐伯揽紧了孩子,对男人说:“你跟一孩子计较什么?他偷了你什么,我赔给你就是!”听他如是说,慕瑾晟淡淡扫了眼徐伯,却没说什么。
“哼,他偷东西早不是一天两天了,这四邻街坊的哪个不知道?居然还敢偷到老子头上来了!”男人恶狠狠地瞪着孩子,说着竟是要去拽那孩子。
“我…”孩子张了张嘴,惊惧地盯着男子手里的木棍,吓得直往后退。
“好了。”慕瑾晟冷冷地出声打断男子的叫骂,示意徐伯给他一锭银子。“既然拿了钱,这事就这么算了。”
男人大抵是从未想过慕瑾晟出手居然如此阔绰,直愣愣地看着徐伯递过来的足够买下他整个包子铺的一锭银子,呆了好一会才收了钱,骂骂咧咧地指着孩子道:“这次算你走运!老子姑且不与你计较!”


楼主 Sya_玖  发布于 2011-07-03 13:15:00 +0800 CST  
待男子走远,慕瑾晟才重新将目光落回孩子身上。清冷的眼光让人陡然升起一丝畏惧来。孩子抿着双唇切切地望着慕瑾晟,破旧的衣服,脏兮兮的小脸,却掩不住眸中的清澈和流转在身上的流光。
“老爷,这孩子…”徐伯迟疑地开口。眼前这孩子俨然让他有了中疼惜怜爱之意。
慕瑾晟这才开口对孩子道:“你叫什么?”
“我叫颜思慕。”孩子特有的童音很轻,浅浅掠过慕瑾晟的耳畔,让他的心中起了些微的波澜。颜思慕,颜思慕…真是巧啊。
“你的父母呢?”慕瑾晟问道。
闻此,颜思慕垂了眸,再抬眼时已是眼眶湿润,强作坚强地说,“娘亲几个月前去世了。爹爹…”说到此处竟是哽咽住了,眼泪簌簌滑落。他忙伸手抹了去,轻声抽噎,“我从没见过爹爹…”
慕瑾晟心口蓦地一疼,“慕儿可愿跟我回去?若是愿意,我便是你的义父。”
颜思慕愣了愣,带着泪痕的脸微微扬起,望着慕瑾晟带着鼓励的怜爱目光,大抵是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看似冷漠的男子居然会好心地收留自己。倒是徐伯惊喜地说:“孩子,快叫义父啊!”
颜思慕这才跪下唤道:“义父!”
慕瑾晟“恩”了声,扶起了颜思慕,问道:“慕儿今年多大了?”
“义父,慕儿九岁了。”
“九”字一出口,颜思慕明显感到慕瑾晟仍抓着自己胳膊的手骤然一紧,旋即又松了下来。他紧紧盯着慕瑾晟的眸子,似是想发现什么。“义父?”
慕瑾晟不着痕迹地收回了神色,语调依旧清冷。“嗯”天色不早了,徐伯,回府吧。“

慕王府没有想象中的奢华,倒更像是普通人家的府邸,惟有显耀的牌匾昭示着它千万人之上的显赫。
颜思慕几次打量着眼前清冷的男子,俊朗挺拔,英气逼人,儒雅下又带着骨子里的傲岸。他努力将眼前之人与他心中迟疑了九年的人影模模糊糊地重合,心中仿若生出一丝不确定来。
“徐伯,府内可还有空余的院落?去收拾收拾,暂且先让慕儿住下。”慕瑾晟问道。
徐伯略一迟疑,似是难以开口,却仍是道:“王爷,现下空着的只有...额…小王爷的院落。其余都分配给下人们了。”
此话一出,颜思慕猛地抬头,不可置信地望着慕瑾晟,随即黯了黯眸子。慕瑾晟皱眉思忖着。徐伯暗暗叹了口气,若说王爷早已是风轻云淡,可这唯一的牵绊便是他未曾谋面的孩子,想来也有颜思慕这么大了。府内的那院落为小王爷空了整整九年,又岂是这么容易便能让素不相识的颜思慕占了的。
慕瑾晟微叹了口气,终是道:“罢了,先让慕儿住下吧。”说罢又吩咐道:“慕儿,你先随徐伯熟悉熟悉府内环境,明早去书房等我。”
颜思慕听慕瑾晟让自己住在小王爷的院落,心下也不知是什么感觉,有些惊讶,有些怅然。他忽听到慕瑾晟的吩咐,才回过神来,乖巧地答道:“慕儿知道了,义父。”


楼主 Sya_玖  发布于 2011-07-03 13:16:00 +0800 CST  
冰凉的戒尺贴在臀面上,颜思慕紧紧攥住了慕瑾晟的裤腿,身子崩地紧紧的,显然是害怕极了。
慕瑾晟扬起戒尺“啪”地拍在颜思慕的臀上,顿时在他的臀上留下一道微肿的红印。颜思慕低呼了声,只觉得臀上火辣辣地疼,似一条火舌烧过。
“慕儿,不管因为什么,总是不该如此怠慢的。”
颜思慕臀上疼的厉害,他吸着冷气答道:“慕儿明白,慕儿知错了。”
“我也不多责,十下。”慕瑾晟也不等颜思慕绘画,戒尺又落在了他的屁股上。
“啊…”戒尺贴着上一板地红痕落下,重叠处又添了几分红肿。
慕瑾晟手起板落,只四下,颜思慕的臀便被戒尺拍了个遍,通红通红的。颜思慕疼地直踢小腿,打在腿弯的裤子也滑到了腿跟。“唔…疼…”
慕瑾晟揉了揉颜思慕被打红的屁股,复有举起了戒尺。“慕儿,还有六下。”说完,戒尺又“啪”地落了下来。
六下打完,颜思慕低低地哭出了声,小腿微微颤抖,屁股已是通红透亮。慕瑾晟有些心疼,心想这孩子真是怕疼啊。慕瑾晟任他趴着,胸膛在腿上起伏,待他稍稍平复了,才道:“疼地厉害?”
颜思慕摇了摇头,还在哭。
慕瑾晟叹了口气,问道:“慕儿可读过书?”
颜思慕不知慕瑾晟是何意,只是他没让自己起来,隐隐觉得多半还是要教训的。他哽咽道:“恩。娘说,男孩子可以不求取功名,可无才不足以立身,自小便要我读书的。”


楼主 Sya_玖  发布于 2011-07-03 13:54:00 +0800 CST  
终于看到人咧~~~~激动、、
恩..必须的~~~~

回复:7楼



楼主 Sya_玖  发布于 2011-07-03 14:35:00 +0800 CST  
真爱你们~~~~~

楼主 Sya_玖  发布于 2011-07-04 08:23:00 +0800 CST  
他回话的时候仍在抽噎。慕瑾晟轻柔地替他揉着发烫的屁股,听他如此说倒是颇有些意外。昨日收留了他尚未经深思熟虑,今日却是对这孩子的乖巧懂事愈发喜欢了。大约是慕瑾晟太久没说话,颜思慕不安地动了动身子。

慕瑾晟的手顿了顿,出口依旧是淡淡的语调:“既是如此,慕儿可知“小不与取”四字所谓何意?”

颜思慕身子一僵,从慕瑾晟腿上撑起了身子,顺势跪下道:“慕儿明白。义父是气恼慕儿偷东西吗?”他的脸上挂着泪痕,额头已布满薄汗,声音也是委委屈屈的。

慕瑾晟由他跪了,只是道:“慕儿觉得委屈?觉得自己只是肚子饿,想养活自己?偷东西也是无可厚非?是义父小题大做了?”

颜思慕低着头不敢说话。他也懂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可当自己无依无靠连肚子也填不饱的时候,这些所谓古训就被弃掷了。

慕瑾晟道:“慕儿,错了便是错了,难道一句情非得已便可以随便杀人吗?即使做不到自力更生,难道就真的没有好心人,一定要靠偷吗?还是慕儿觉得,偷来的东西甚至比嗟来之食高贵些呢?”

“义父是想说…任何理由都不是偷窃的借口。慕儿…我知道错了。”颜思慕说着便起身趴回了慕瑾晟的腿上,稳着声音道:“慕儿错了,义父教训吧。”

慕瑾晟心里赞叹颜思慕的一点就透,面上却没表露出来。他伸手按住了颜思慕的腰,将戒尺重新放在他红肿的屁股上,道:“这次是二十下。慕儿,义父会打的很重。”

颜思慕心里一紧,方才不过十下便痛得难忍,他从来不知道挨打竟是这么疼,他不敢想象自己怎么再受二十。戒尺虚放在臀上,颜思慕只觉得整颗心都提起来了,却是不敢求饶。他微微闭起了眼,指间抠着掌心,想要藏起惧意。


楼主 Sya_玖  发布于 2011-07-04 08:37:00 +0800 CST  
相认啊~~应该快了~~~~
————————————————————————
戒尺落下的时候,颜思慕只觉得臀上一阵钝痛,蓦地爆发出火烧火燎的痛楚。只一下,他便觉得前面十下的疼太微不足道了。慕瑾晟没有给他缓和的时间,扬起手又打了下去。戒尺拍在通红的臀上,再抬起时,臀上慢慢肿起一道僵痕。颜思慕的眼泪仿佛是瞬间涌了出来,身子不可抑制地颤抖,若不是慕瑾晟按着,怕是早就摔下去了。

“啊…痛…”慕瑾晟的板子一下一下地落地结实,每落下一板臀肉便是一阵颤抖。颜思慕痛得脸色惨白,泪水铺了满脸。他扭动着身子想要逃开,身子却被钳制地紧紧的,动也不能。

大抵是颜思慕挣扎地太过厉害,慕瑾晟重重落下一板,冷了声音斥道:“慕儿!”

“啊…义父,饶了慕儿吧…痛…”颜思慕猛地仰起头,哭着求饶。实在是太痛了,他只觉得毫不留情的戒尺像要去了他半条命去,哭声也压抑不住地越来越大。

二十下打过,颜思慕几乎是瘫软在慕瑾晟的腿上,喘着粗气,身子还在瑟瑟发抖着。慕瑾晟轻轻扶起了他,却见颜思慕苍白的脸色,满脸的泪痕,嘴唇咬地发白,满是怯意的目光盈着泪水望着自己,心里被揪着疼。他不忍再呵斥,缓了声音道:“慕儿可知错了?”

颜思慕小声抽泣着,听到慕瑾晟这么问自己,以为他还要打,身子明显一抖,刚止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慌乱地看着慕瑾晟。“慕儿…慕儿知错了…”

慕瑾晟微叹了口气,抱起了颜思慕,却感觉到他的身子害怕地缩了缩,才放松在自己怀里。慕瑾晟心里又是一疼,知道这孩子现在大概是怕自己怕地厉害。他伸手抹去了颜思慕白嫩的脸上肆意的泪水,道:“男孩子,怎么这么爱哭?”

颜思慕被慕瑾晟抱起,心里蓦地一暖。他知道慕瑾晟是真的不打了,便将脑袋贴在慕瑾晟的胸膛,毛绒绒地头发蹭着慕瑾晟的脖颈,小声撒娇道:“义父…是真的很疼啊…”


楼主 Sya_玖  发布于 2011-07-04 10:20:00 +0800 CST  
谪下红裳:恩~~~考试加油~~~
木石DL:额,不算是甜文吧~~~
只是开头比较甜、、孩子还小嘛~~~
颜思慕、、多浅显的含义啊~~~~
妖孽非混血:相认素肯定滴~~~~
ttzcd:我觉得不错啊~~~~~

楼主 Sya_玖  发布于 2011-07-04 13:20:00 +0800 CST  
岸_ASya:恩,会的~~~
曼珠沙华fly :也不是很虐~~~~我是亲的~~~
antiquence :谢谢~~~~~
妖孽非混血 :晚上我木有本本~~~表示我去码字了
Maxine0451:见面不拍以后镇不住哈~~~





楼主 Sya_玖  发布于 2011-07-05 08:29:00 +0800 CST  
三.

初夏。
尚且温润的阳光浅淡流转,流泻下丛丛金色的斑驳影迹。轻风微拂,撩起初夏清雅的浅薄气息。
正是清晨,暖洋洋的空气萦绕在淡淡的花香中,氤氲着纯澈的美好。一滩碧水,微波盈盈,似乎就连心情,也被涤净。

慕瑾晟静静地站在王府的花园中,目光渺远,似乎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悄然靠近的身影。小小的身影蹑手蹑脚地靠近,正得意地想要有所动作,却适时地听到一声轻笑,“慕儿。”

颜思慕闷闷地放下手,有些恶作剧被识破的失望和尴尬。他瘪了瘪嘴,道:“义父,你发现了啊?”

慕瑾晟笑着转身,看见颜思慕嘟着小嘴不满地望着自己,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不着痕迹地打动,留下满满的幸福和宠溺。“慕儿,伤都好了?”

颜思慕红了红脸,局促地道:“恩。都这么久了,早都不疼了…”虽然慕瑾晟打的时候丝毫不曾留情,在上药的时候也会笨手笨脚地弄疼他,可这些日子确是一直细心地照顾着颜思慕,竟让他觉得挨打也可以是幸福的。他心中若有若无的冰雪似也随着初夏的温润气息渐渐融化。

慕瑾晟笑道:“慕儿可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疼。”

“义父…”颜思慕暗想着义父真是没有情调,嘴上却试探着问道:“义父,额…义父,我想我还是尽快搬出去吧。小王爷他…?”颜思慕想了想,又补了句,“义父,我住哪里都可以的。”

慕瑾晟有些失神,随即淡淡笑了笑,道:“你尽管住着,他…应该不会回来了。”

颜思慕脱口而出:“为什么?”话一出口,颜思慕恍觉自己太过无礼,微微垂了头。

慕瑾晟道:“也没什么,他还没出生他娘亲便走了。九年了,我从没见过他,甚至不知道是男孩女孩…这个院落,也一直是空着的。”微风拂面而来,柔柔地说散了慕瑾晟的话语,消逝在波光盈盈中。慕瑾晟的脸上依然平静,却俨然让人觉得,忧伤四溢。

“义父,很爱他?”颜思慕轻声问道,好像怕打乱这恬淡的静谧。他突然想伸手抓住这一瞬触手可及而下一瞬依然近在咫尺的,幸福。

慕瑾晟但笑不语,眸间却意味分明……血浓于水,哪个父母割舍的下这与生俱来的牵绊和弥留?往昔环抱着妻子,任妻子清雅的幽香萦绕在鼻尖,浅笑盈盈,憧憬着添了一个小生命的日子还历历在目,可到底事与,愿违…..

隐约之间,无边光景四回……


楼主 Sya_玖  发布于 2011-07-05 09:23:00 +0800 CST  
不许催文~~~
看到这条留言,我就忍不住去码文。。。
———————————————————
小孩子天性就是耐不住寂寞,慕瑾晟看着颜思慕跑远的身影,宠溺地笑着。或许,在他心中正慢慢将颜思慕看成自己的孩子,他想他的孩子也一定如颜思慕般可爱惹人喜欢吧。

慕瑾晟自己也不知道从何时起,独自静静地站在这个院落已成为一种习惯,似乎不来便觉得空落落的。自从颜思慕住进来之后,这里倒是多了几分生气,不再只是虚空的念想了。

他正想的出神,却被一声“王爷”打断。“徐伯?”慕瑾晟疑惑地开口,徐伯向来不会在自己来这里的时候打扰自己。

徐伯说道:“王爷,府外有人一定要见你,是那日我们收留小少爷时遇见的那个阿土。”

慕瑾晟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徐伯道:“奴才也不知道,他一口咬定小少爷欠了他钱,可他口中的那人分明不是小少爷。”

慕瑾晟心下疑惑,按说那日给了他一锭银子就算欠了钱也不该还不够,况且那日他分明是见他走远才收留的颜思慕,又怎么会找到府上来?可若说是闹事,又不见得有几人有胆子到慕王府来闹事。慕瑾晟随徐伯到了前厅,阿土正探着脑袋东张西望。

徐伯道:“阿土,我们王爷来了。”

阿土忙笑着迎上来,跪下行礼道:“王爷。”

慕瑾晟微微颔首,道:“起来吧。你说慕儿欠了你的钱?”

阿土似乎有些疑惑,“慕儿?哦,王爷是说慕言啊。是啊,那小子说……”他话未说完,却被慕瑾晟猛地打断,“你说什么?他叫慕言?”慕瑾晟紧紧盯着阿土,目光灼灼,声音中竟有些颤抖。

阿土吓了一跳,慕瑾晟的目光像要把他射穿。他愣了愣神,才唯唯诺诺地道:“是啊,是叫慕言。王爷你不知道吗?就是那日你收留的那个孩子。”

慕言,颜思慕怎么会叫慕言?慕瑾晟冷冷地道:“你要知道,撒谎会是什么后果。”

阿土“砰”地一声跪了下去,他以为慕瑾晟是不信慕言会欠他钱,慌忙道:“王爷,小的若是骗您,就要我五雷轰顶而死。”

慕瑾晟的瞳孔骤然缩紧,手上狠狠用力握拳,半晌没有说话。内心像涌起了巨大的波涛,一阵阵翻滚,让他猝不及防。

他还记得,那年秋天……
——“瑾晟,你说以后我们的孩子出生了叫什么好?”颜溪靠在慕瑾晟怀中轻声道。她肚中的孩子刚有一个月。
慕瑾晟在颜溪额上轻轻一吻,笑道:“我们的孩子…就叫慕言吧。有你的名字,也有我的。”
颜溪笑道:“好。若是女孩,便是容颜的颜。若是男孩,可以是言语的言。”
若是男孩,便叫慕言……
那么,颜思慕,果然是颜溪的颜,慕瑾晟的慕……

阿土不敢抬头看慕瑾晟,见他半天不说话,试探着开口:“王爷?”

慕瑾晟稍稍平复了下心情,却仍有阵阵寒意传来,周身四溢着强大的气场。他开口道:“道:“到底怎么回事?你把事情的原委给我一字一句地说清楚,若是敢撒谎或是有所隐瞒,自己掂量着后果!”


楼主 Sya_玖  发布于 2011-07-05 16:12:00 +0800 CST  
妖孽非混血:依然很爱乃~~
长相思长相守:谢谢支持~8过暂时木有文……
ttzcd:继续?今天码了蛮多的说……
十_离:希望不会让乃失望~~

弱弱表示,求动力……T T

楼主 Sya_玖  发布于 2011-07-05 22:25:00 +0800 CST  
saturnsjtu:恩~~~~我有写了点~~~
上善灌水:呵呵~~~机灵素肯定的哈、、
nixhz:恩、就是有意为之~~~表示晚上只有爪机的人伤不起。。。
乃*汐如:谢谢支持~~~~父子之间应该是很有爱的。。
妖孽非混血:


楼主 Sya_玖  发布于 2011-07-06 10:17:00 +0800 CST  
阿土心里直骂自己贪财居然捡了这么个大麻烦,嘴上却不敢怠慢,忙道:“是这样的,王爷。那日慕…哦,是小少爷要我帮他演场戏,额…就是那日王爷你看到的。”阿土说的磕磕巴巴,完全没有注意到慕瑾晟愈发阴沉的脸色,又自顾自说道,“要是知道你是王爷,打死我也不敢答应了他啊…”

慕瑾晟冷冷地打断了他,“这么说,那日他撞了我的马车,也是有意为之?”

阿土只觉得后背衣衫尽湿,掌心一片汗渍,大气也不敢出,道:“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我只是个混混,小少爷怎么可能偷我的东西?”

慕瑾晟略一沉吟,烦躁地挥了挥手,道:“你下去吧。”

阿土如蒙大赦,哪里还敢向慕瑾晟要什么钱。他“砰砰”磕了两个头,道:“王爷,小的告退。”便由徐伯领着出去了。

慕瑾晟只是负手而立。怪不得自己对颜思慕有似曾相识之感,他的眉眼像极了颜溪。慕瑾晟压抑不住内心的轩然大波,这几日来,颜思慕的乖巧历历在目。那是自己的儿子啊,颜思慕居然是自己的儿子!沉寂了九年的骨肉亲情就在这一瞬爆发,触手可及。

本能的惊喜过后,慕瑾晟想到自己居然被未曾谋面的儿子算计了这么久,心中不觉有些怒意。颜思慕曾几次小心翼翼地试探,现在想来该是早就知道他就是自己的儿子。先是撞上自己的马车,又找人演了这么出戏,让自己顺理成章地收留了他,那阿土似乎什么都不知道,怕是今日事实的水落石出也是儿子一手策划的。不过九岁的年纪,居然如此算计于人,慕瑾晟只觉得气血翻涌,心里一阵阵愤怒。

“老爷?”徐伯打发走了阿土,刚进前厅便见慕瑾晟阴沉着脸色,不觉有些担心。暗想小少爷真是胡闹,居然敢这么设计王爷。

慕瑾晟“恩”了声,对徐伯吩咐道:“若是慕儿回来了,让他去书房跪着等我。”


楼主 Sya_玖  发布于 2011-07-06 10:20:00 +0800 CST  
霖L悠:好吧,其实我不知道今天写不写得出来。。
默攻诺宝:摸摸~~~我抱着乃~~~~~
xianbai_spider:被发现了。。我只是不想卡在一半发上来。。
妖孽非混血:我木有打算虐。。木有打算虐啊。。默念~~~~~
谪下红裳:额~~~~~咳咳、、
antiquence:我觉得我进展地太快了。。肿么这么快就要相认了捏。。。
暮琦·轩儿:这样啊~~~~慕儿还是很乖的孩子啊~~~~乃不觉得吗?
不过毕竟分开九年了,不是说相认就能相认的。
演戏是因为想不以的身份接近他爹~~~~~~


楼主 Sya_玖  发布于 2011-07-06 15:24:00 +0800 CST  
我其实是亲的~~~~~
————————————————————————
四.

慕瑾晟推开书房的门的时候,已经跪地松松垮垮的小家伙猛地一激灵,慌忙跪正了身子。小家伙晃了晃身子,还委委屈屈地揉了揉跪地酸麻的膝盖,扑闪着纯澈若水的大眼睛望着慕瑾晟。

慕瑾晟只觉得一颗心都酥了,像清风拂过,原本微锁的眉头不自觉的松了下来。这个孩子是自己和颜溪的,曾经山盟海誓般的许诺,他怎么忘得了?他只是气慕言的百般算计,气他对自己的不信任。眼前这个小家伙像是笃定了能把自己吃的死死的,居然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似乎是不忍责骂,慕瑾晟只是道:“解释。”

慕言低了头,小声揶揄道:“义父不是都知道了吗?”他不禁暗骂那个阿土,居然见了慕瑾晟吓得把什么都招了,自己只是让他告诉慕瑾晟自己是慕言啊。

慕瑾晟听慕言还喊自己义父,怒火一下子聚集。“你千方百计地算计试探,有没有把我这个爹放在眼里?是不是我这个爹让你不满意了,你就打算一走了之?”

“不…不是!言儿…”慕言身子一震,猛地出声反驳,却不由地愣住。当初若是他发现慕瑾晟心中根本没有自己,他是会决定一走了之,就当从未遇见。可这些日子以来,他才发现,慕瑾晟心中一直都是有自己,有娘亲的。慕言的目光逐渐黯淡,想要冲口而出的“言儿心里一直都有爹爹的”却扼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口。

“现在你觉得我在乎你,所以又千方百计地来承认身份?言儿,你就这么不愿意信任爹爹?”慕瑾晟直视着慕言,一字一顿道。

慕言被慕瑾晟说中了心事,心下愧疚,低着头不敢看慕瑾晟。再次开口的时候居然有些哽咽,“言儿…言儿只是不知道爹爹…爹爹是不是也像言儿心里有爹爹一样在乎言儿…言儿怕爹爹根本不在乎言儿…”

慕瑾晟叹了口气,九年的时间就像是一道鸿沟横亘在两人中间。他想,如果可以,他会用剩下的日子去慢慢补偿。

慕言略略抬眼瞥见慕瑾晟的脸色渐渐平和,小心翼翼地唤道:“爹爹?”

慕瑾晟道:“言儿,起来吧。”

慕言用手撑了撑地才站起来,身子还有些摇晃。盈盈的眼光看向慕瑾晟,闪烁不定。“爹爹…不生言儿的气了?”


楼主 Sya_玖  发布于 2011-07-06 17:28:00 +0800 CST  
杏林中的杏仁:是卡这了。。
木石DL:~~~年龄越大,心眼越多啊、、╮(╯▽╰)╭
妖孽非混血:恩~~~亲妈打算去码字了~~~~
谪下红裳:其实我每天都有更这么多字的~~~
saturnsjtu:
乃*汐如 :卡拍是种通俗的美德~~~~~
岸_ASya:我也喜欢~~~~
梦境自由深蓝:
妖孽非混血:(⊙o⊙)我去码咧~~~~~~



楼主 Sya_玖  发布于 2011-07-07 15:38:00 +0800 CST  
噗....文文被度娘拿去审核了。。。

楼主 Sya_玖  发布于 2011-07-07 16:56:00 +0800 CST  
慕言用手撑了撑地才站起来,身子还有些摇晃。盈盈的眼光看向慕瑾晟,闪烁不定。“爹爹…不生言儿的气了?”

软软地带着小心翼翼地话语轻轻滑进慕瑾晟的耳畔,有一种叫做幸福的感觉浅淡浮过,明媚了一室的微光流转。只是慕瑾晟打定了主意要教训慕言,小小年纪便如此算计于人,而若是太常工于心计未必是件好事。因此,他拿起了案上的戒尺在手上把玩,道:“言儿胆敢这么算计爹爹,我们是不是该算算账?”

慕言抿着唇盯着慕瑾晟手上的戒尺,害怕地向后退了一小步,求饶道:“爹爹…言儿知道错了。爹爹饶了言儿,不打了,好不好?”

“言儿,你既然敢做就要想到后果。过来!”慕瑾晟微微蹙眉斥道。

慕言吓了一跳,瞥见慕瑾晟阴阴的脸色,踌躇了半天才壮着胆子蹭到了慕瑾晟身边,两只小手紧张地攥着衣角,低着头看着脚尖。

慕瑾晟直接拽过慕言按在了腿上,伸手褪了他的裤子,便“啪”地一巴掌打在了他的小屁股上。

慕言还没来得及挣扎,臀上一凉便挨了不轻不重的一巴掌。臀上微微有些麻,不疼,但他像是被这一巴掌打蒙了,半天没反应过来。当他意识到慕瑾晟居然用巴掌打自己的屁股的时候,倏地红了脸,不满地动了动身子。“爹爹…”

“二十下,自己数着!”慕瑾晟吩咐着,巴掌又招呼在了慕言的臀上。

“啊…一!”巴掌着肉的声音清脆极了,慕言觉得自己的脸烫地可以煮熟一个鸡蛋,可他偏偏没有胆子在慕瑾晟气头上捋老虎须,只得乖乖地忍着巴掌。

慕瑾晟的巴掌虽然不比戒尺,可也是一下一下打地结实,到底还是疼的,很快把慕言的小屁股拍地通红,巴掌印红成一片。慕言喘着粗气报出“十”的时候,屁股已是火辣辣地疼的难忍。

“啪!”第十一下,打在最红的臀峰。慕言疼地弹了弹小腿,牙齿将下唇咬地发白,手也不自觉地向后捂住了疼地火辣辣的屁股。

“言儿!”慕瑾晟皱眉斥道。

慕言委屈地将手拿开,小屁股又露了出来。他鼻头微酸,轻声唤了句“爹爹……”

惩罚般的,慕瑾晟连着五下巴掌都打在了臀峰,直打地慕言哭出了声。他紧紧握着拳,也不敢求饶,脸色微白,两行清泪犹自惹人怜惜。

“啪!”慕瑾晟听着慕言带着哭腔的声音报出了“二十”,再看他被打地红红肿肿的屁股,微微叹气。是自己九年没有照顾他,知道他的委屈,相认后却仍是打他。他忍着心疼没有帮慕言揉伤处,问道:“言儿,今日那个阿土怎么会找到府上来?”

慕言心里委屈极了,自己也认错了,慕瑾晟也知道自己的想法了,居然还是打地这么疼。他忽的听到慕瑾晟的问话,心里一紧,却不敢不回答:“他…是言儿让他来的…啊!”

虽然是意料中的答案,慕瑾晟听慕言亲口说还是不禁怒火中烧,戒尺就不留情地打在了慕言红肿的屁股上。“慕言,连认不认我这爹,你都算计好了!”

慕言脸色一白,突然从慕瑾晟腿上撑起来紧紧抱住了慕瑾晟,哭道:“爹爹…别打言儿了,言儿疼。言儿只是…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和爹爹说…言儿怕,怕爹爹生气,又…言儿才想出来的这个法子…言儿不是故意骗爹爹的…”他说的断断续续,红肿的屁股还露在外面,眼泪顺着脸颊滑下全抹在了慕瑾晟的脖子上。

慕瑾晟听慕言哭诉着,心里被揪着疼。他轻轻扶起慕言,伸手拂去了他脸上的泪,触手冰凉。他柔着声音道:“言儿?爹爹知道了,爹爹不打了。”

慕言抽噎着抱着慕瑾晟不肯松手,纯嫩的声音随着慢慢的流光烙印在慕瑾晟心中。“爹爹…”


楼主 Sya_玖  发布于 2011-07-07 20:59:00 +0800 CST  

楼主:Sya_玖

字数:66077

发表时间:2011-07-03 21:1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1 09:45:23 +0800 CST

评论数:76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