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花千骨同人文(有甜,多虐)

《花千骨》也将近大结局了,一路看下来,不仅女主和男主男配们之间虐点满满,很多男配之间的小情节也虐点和拍点足足。于是乎,楼主脑洞大开,创了这篇文。本文由多个小故事组成,大多以电视剧为主(因为原书内容已经有点记不清了),也有楼主自创情节。由于楼主记忆力有限,所以可提议,可点戏。望诸位多加评论,也希望本文能博诸君喜欢。






楼主 素素爱成成  发布于 2015-08-18 23:16:00 +0800 CST  
内个,话说楼主现在开始更文,大家想先看谁的呢?

楼主 素素爱成成  发布于 2015-08-18 23:17:00 +0800 CST  
【一】(此标号与剧情时间轴不相吻合)
“糖宝!”落十一看着哭着关了门的糖宝,心乱如麻。此时此刻,他的内心也充斥着不安与焦躁,离三尊会审的那天越来越近了,而自己却无能为力。这一次,千骨犯下的错误太大,各门各派又来势汹汹,想必痛快一死对她来说也是不可企及的奢望。而自己,又如何保护千骨,如何安抚糖宝,如何面对自己的师父?落十一不愿再想下去了,他拖着沉重的步伐,不知不觉已经回到了贪婪殿。

“师父!”话音还未落,便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落十一瞬间感到一阵眩晕。仙牢门前,自己将看守仙牢的二人迷晕,且当时心急,忘了做妥善处理。却不想他们已经醒来,先于自己将此事禀告了师父……
“好,你们先退下。”摩严强忍着怒火令二人退了下去。
二人退下时,落十一与他们六目相对,他勉强地躲闪着二人的眼神,头缓缓低下,大脑一片空白。但愿师父不要迁怒于糖宝,但愿师父不要迁怒于千骨,但愿……“啪嗒,啪嗒”耳边传来了门窗关闭的巨响,落十一猛地一颤,抬起了头,“师父!”
“你还有什么话可说!”摩严猛地回身,面向落十一,手握成拳砸向桌台。
落十一向前走了两步,缓缓跪下,下颔微微扬起,“弟子,无话可说。”
“你出息了啊,擅闯仙牢,迷晕同门,又损毁锁链妄图劫狱!若此事被仙界众人所知,我看你还有什么活路!你是被那只虫子迷了心窍!”摩严冲落十一吼着,右手向空中一伸,一根用上好白蜡木制成的木杖便飞入其掌中。
落十一已经做好一切受罚的准备,但听到师父提及糖宝,便一时慌了神。自己便是死了也无所谓,可是糖宝,她不能受到一分一毫的伤害!“师父误会了,此事与糖宝无干!”落十一抬起头来。“弟子认为以千骨的性格,此事定有隐情,平日里弟子与她关系甚好,不忍看她受苦,一时糊涂才犯下过错。至于糖宝,弟子认为孤身一人与千骨共处一处毕竟不妥,才让糖宝陪同前往。弟子有错,师父要杀要打弟子都心甘情愿,只希望师父不要无故迁怒于他人。”一席话说得自然而流畅,像是出于本能。只要师父不迁怒于糖宝,就算自己一人承担,也无所谓了,落十一心想。虽说如此,但余光间撇到师父手中的木杖,周身还是微微发冷。那是用人间最有韧性的白蜡木制成的杖,自己虽未曾受过它的威力,但早已听说,师父的上一个弟子竹染,被逐去蛮荒前曾被师父用这木杖打的死去活来。今天,是轮到自己了吗?

楼主 素素爱成成  发布于 2015-08-19 00:19:00 +0800 CST  
那个……别怪楼主卡拍(捂脸),我要酝酿一下怎么拍。今天应该能写完,但不一定发,大家也可以明天来看。

楼主 素素爱成成  发布于 2015-08-19 00:22:00 +0800 CST  
摩严所谓本书第一大反派,但我不想太脸谱化,所以这个小故事里的摩严我想稍微有点人性,以及属于他自己的悲剧。楼主正在高中聚会,大家拿上录取通知书都很开心啦啦,所以下午应该会更!反正今天有文,谢谢大家支持啦啦

楼主 素素爱成成  发布于 2015-08-19 10:53:00 +0800 CST  
……虽说如此,但余光间撇到师父手中的木杖,周身还是微微发冷。那是用人间最有韧性的白蜡木制成的杖,自己虽未曾受过它的威力,但早已听说,师父的上一个弟子竹染,被逐去蛮荒前曾被师父用这木杖打的死去活来。今天,是轮到自己了吗?
“对,糊涂!平日里就是待你太温和了,才给你养下这‘糊涂’的毛病,连师父和长留门规都不放在眼里!今日,便一并教你一回!”摩严一脚将跪着的落十一踹倒在地,手中的木杖也夹着风狠狠打下。
落十一的腰部钻心一疼,身体也跟着被踹倒在坚硬的汉白玉地面上,胳膊肘没有做好防备,直直的磕在地上。正当他还没消化尽这剧烈的疼痛,臀部又挨了重重一杖。“呃……”一声呻吟不受控制的迸发出来,这疼痛太过陌生。想起自己年少时拜师修仙,师父虽严厉,但是还不至于苛责于人。特别是自己,师父一向看中,就连训斥都屈指可数。而今天师父动用殿法,也许真的是对自己无比的愤怒和失望了吧。
听到落十一的呻吟,摩严先是一惊,但转念又想起今日他的所作所为,手上的力度便分毫未减。自从花千骨带着那只绿虫子上了长留,自己这个弟子,便没有一天安生度过!如今竟又做出劫狱的勾当,简直大逆不道!想到这儿,一股失望冲上心头,手中的木杖又狠狠地挥了下去。
落十一低着头,眉头紧锁着。殿法不比其他惩戒物,一下便青紫,十下便破皮,二十多下便皮开肉绽了。现在身后不过四五杖,但自己却觉得这疼痛愈发难以承受。身后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皮肉连同着筋骨都随着师父的刑杖一阵一阵的疼痛着,前一下还未消化,后一下便接着而来。落十一死死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叫出一声,但总感觉痛苦的呼喊就要破喉而出。手渐渐支撑不住,整个人趴在了地面上,臀部的疼痛愈发的清晰而尖锐。
摩严见落十一瘫软在地上,闭着眼睛咬着牙关,双腿还有些微微颤抖,感觉有些不忍。他也知这木杖威力,想必十一也将受不住,手上的力度便减了二三分。“你可知错?”摩严问道。
“弟子……弟子知错。”落十一抬起头,冷汗从额头上渗了出来,嘴唇有些发白。“但弟子认为,千骨之事太过蹊跷,还请师父明察。”落十一不想放过一丝希望,自己八尺男儿,区区殿法都承受不住,可想而知,千骨将面临怎样的苦难。
“混账!她偷盗神器,勾结七杀,放妖神出世已成为不争的事实,你这话难道说,是我颠倒黑白是非不分?”说罢,手中的杖又狠狠打下。
“弟子不是这个意思,啊!”话音未落,殿法便再一次重重落下,落十一只感觉身后的皮肤猛地裂开,鲜血渗出,意识一下轻了很多,几近晕厥。若不是自己道行不浅,恐怕此时已经被师父打的昏死过去了,想到这儿,他的眼角蒙上了一层雾气。
摩严听到了落十一的惊呼,又看到鲜血一丝丝从他臀部的衣服渗出。手里举着木杖,却怎么也打不下去了。“罢了罢了!”摩严挥手把木杖扔在了一旁的地面上。“我看你是出息了,师父管不了你了!你下去吧。”
“师父……”落十一挣扎着起身,他的发髻有一些散乱,他无暇顾及,低头行礼。“谢师父责罚,弟子告退。”说罢便向自己房间走去,进了房门,门便自动关上了。每一步都像要把伤处撕裂一般,他拿了药膏想自己上药,却发现浑身乏力动惮不得。药膏被扔在了地面,落十一跌在床上,将脸埋在枕中,泪水便再也不受控制的流出。伤心,委屈,担忧,恐惧……多种情绪混杂在一起,就这样不知流了多久,他才沉沉睡去。


楼主 素素爱成成  发布于 2015-08-19 16:53:00 +0800 CST  
内个,这章还有一小段,应该今天能更完。每次更完后回复楼主的,楼主会在下一次更新时提醒哒

楼主 素素爱成成  发布于 2015-08-19 16:58:00 +0800 CST  
落十一这两集的戏份够拍三次的,但不想审美疲劳,所以隔几章再写十一。看大家都很喜欢东方和东华,那下一章我们就来写东方和东华吧

楼主 素素爱成成  发布于 2015-08-19 17:01:00 +0800 CST  
……伤心,委屈,担忧,恐惧……多种情绪混杂在一起,就这样不知流了多久,他才沉沉睡去。
沉睡中,落十一突然感觉身后一阵清凉,痛感也减轻了不少,挣扎着向后转去,却猛地一惊。黑夜中,烛光将房间照的不甚明亮,而身后,师父在帮自己清洗着伤口,上着疗伤的药膏。“师父……”落十一轻唤一声,准备向后转去。
“别动!”摩严喝止道。
落十一不敢再动,乖乖趴好,坦然接受着师父给自己上药和处理伤处。不禁想起年少时,自己有时贪玩任性被师父罚了戒尺,但也是罚归罚,一旦罚完,师父总会扶自己到床上休息,然后一边讲着道理。可是,等自己有了一定的道行时,这样的情景却再也看不到了……身后,师父的手指偶尔碰到伤处,疼的落十一不停地吸着凉气,不时颤抖一下。
“疼?”摩严语调放轻柔了很多,上药的动作也更加细致了。
“嗯。”落十一轻轻点头,身后即使上了药,也还是疼的十分尖锐。这时说不疼,也纯属是违心了。
摩严看着落十一,眼神有了一丝暗淡。“我知道你心里怨我,但是为师也是为你好,为长留好。”摩严叹气,是啊,他是长留的世尊,要为长留和天下负责。但偏偏这个时候,自己心疼的徒弟却不明事理,不知轻重,责之切确实是想让他免受众人刁难。
听到师父这么说,水汽又再一次拢上了他的眼睛。一边是自己爱的糖宝和关切的千骨,另一边是自己尊敬的师父,他不想辜负哪一个,却也许将三人都辜负了。“可是师父……”他还想为千骨求情,可是当自己的目光对上师父的目光时,却又把话生生咽了回去。“可是师父,这一次徒儿擅闯仙牢,破坏锁链之事……也非小事,师父是不是还要在审完花千骨后再当众责罚于我?”落十一转了话锋,将头低了下去。这么多年待在长留,依长留的律法,自己这次所犯的错误是要当众受责的,而师父这里,顶多是师父的家法先教训出气一番罢了。所以其实,若再当众挨打,他也是有心理准备并接受的。
“不会的,十一。”摩严露出难得的一笑。“此事就此了结,我已告诉被你迷晕的两位弟子不要声张此事,就当未曾发生过。这顿责打,就算对你小惩大诫,日后不要再这般鲁莽糊涂了。你不能辜负师父,辜负长留啊。”摩严说道。
落十一低下头去,他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师父认为自己是长留下一任掌门的最佳人选,但其实自己,只想和糖宝安稳平淡地度过余下的日日夜夜。最后一句话,让他感动,也让他痛苦。
“明日早晨便是三尊会审,你还要应付各门各派的人物,让为师帮你输些内力,更好地恢复。”摩严起身说道。
“不必劳烦师父了,弟子的伤无大碍。”落十一回答道。
“那你早些休息吧,为师先走了。”摩严转身出门,门被轻轻合上。落十一身上的伤虽说好些,可心里却还如乱麻。千骨又承受了多大的委屈?她明天会面临怎样的痛苦?而自己又如何面对糖宝?他看着师父离去的背影,深深叹了一口气。


(本章完)

楼主 素素爱成成  发布于 2015-08-19 18:25:00 +0800 CST  
呜呜呜,怎么没有人啊?大家说喜欢十一呢,可是怎么没有人啦,呜呜呜。

楼主 素素爱成成  发布于 2015-08-19 18:42:00 +0800 CST  
【二】
“是你杀了崆峒长老?”东华摔门而进,见眼前的少年正着一袭白衣,独自立在舌阵前。东华简直不敢相信,这看似面容清秀的十四岁少年,手段竟如此毒辣。崆峒长老死状极惨,五官脑髓尽数迸裂,舌头也被人割走。而这天下,又会有谁对死人的舌头感兴趣呢?
东方彧卿听到了关门的巨响,轻轻回头,见是东华,嘴角勾起一丝不屑的笑。“怎么说是我杀了他呢?他为了夺取掌门之位,残害了自己的同门师兄。是他的错,我只是给他一点惩罚而已,至于他的死,完全是他咎由自取。”一番话看似说的不经意,可东方的手心里却不知为何生出了一阵细密的冷汗。
“你……”果然是他,东华的心一下凉了半截。他曾经答应老异朽君,要照顾好东方彧卿,从那一年开始,东华来到异朽阁教东方学习经史博文,仁信礼义,没想到今时今日却把他培养的如此残暴,竟拿他人性命不当回事,把一整个门派不放在眼里。想到这儿,东华的愤怒一下窜了上来,顺手拿起墙上挂着的藤杖,冲东方彧卿狠狠打去。
“啊,你还敢打我!”东方背过身去,完全没想到身后会遭来如此巨痛。那藤条是自家的家法,打自己出生起,它便挂在那里,只是十几年来从未有人动过罢了。那是由三根藤条拧成的藤杖,可想而知它的威力。东方只觉身上疼痛难忍,眼泪都快被逼出来了。他转身恶狠狠地看向东华,心里念起咒语,控制起那颗摄魂丹。
东华突然感觉钻心的疼痛袭来,胸口像是被万箭穿射,四肢的力量也被抽尽一般。他捂着胸口蜷缩到地上,抬头见东方嘴上轻轻念着什么,便知是他控制起了摄心丹—这是自己九年前与异朽阁做的交易。“既然是我杀了你的父亲,那就由我替他告诉你,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东方看见蜷缩在地上的东华,也知这摄心丹带给人钻心的疼痛,有一点不忍,虽说是他杀了自己的父亲,但这么多年他却像亲人一样照顾自己。自己曾说,这五人中要杀的第一个人就是他,但是这么多年,自己究竟为的是报仇,还是内心中解不开的心结?想到这儿,东方微微放松了咒语的力量。
他还是个孩子,这是东华笃信的一点。这是他一时任性犯下的错误,不可用过激的方式处置,但,必要的教训也不可少。东华慢慢感觉胸口不是那么难受,挣扎着站起身,再一次举起了藤杖。
“你干什么!”东方彧卿见东华又准备用家法打向自己,便又加重了咒语。他是来我异朽阁赎罪的,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东华再一次疼的弯下腰,胸口的疼痛欲裂让他发出了几声痛苦的呻吟。难道,真的是自己做错了?东方的内心有些愧疚,毕竟平日里,他待自己极好,难道自己应该这般伤害于他?“你今天是不是定要责打我?”东方的声音低了下去。
东华忍着疼痛用力点了一下头,今日,就算自己因摄心丹裂心而死,也要让他知道自己的错误。
东方放缓了咒语,无论他再怎样心狠手辣,也不忍再伤害真正对他好的人。他一咬牙将咒语停了下来,嘴唇微微发白,他知道停下来意味着什么。“你打吧!”东方将衣服下摆塞入衣带,翻身趴在了床上。

楼主 素素爱成成  发布于 2015-08-20 10:41:00 +0800 CST  
中午有事呢,但应该下午或晚上有一更。这章应该两更就能更完,希望喜欢,若喜欢就来个赞好嘛?看我萌萌的大眼睛。

楼主 素素爱成成  发布于 2015-08-20 11:01:00 +0800 CST  
文来了

楼主 素素爱成成  发布于 2015-08-20 15:57:00 +0800 CST  
东方放缓了咒语,无论他再怎样心狠手辣,也不忍再伤害真正对他好的人。他一咬牙将咒语停了下来,嘴唇微微发白,他知道停下来意味着什么。“你打吧!”东方将衣服下摆塞入衣带,翻身趴在了床上。
东华也微微吃了一惊,他不知小孩想到了什么,突然间便幡然悔悟,乖乖趴在床上等待着挨打。东华忍者余痛走向床边,将手按在了东方腰上。
“你要干什么?”东方猛地回头,死死抓着裤带,声音里已然带了哭腔。
“放手!”东华喝到,去了衣服挨打,一方面是为了让小孩更清晰地感受到挨打的疼痛,让他记住这次的教训,另一反面也是为了让自己不要失手伤了他。
东方撞上了东华严厉的眼神,手微微向后缩了缩,便又扭头趴好,一面把脸埋进臂窝里,啜泣起来,害羞和害怕一下子充满了他的内心。自己趴在床上并不是故意讨打,刚才那一下已让他知道了家法的厉害。只是……他知道东华的性格,僵持下去,不仅会伤了东华的身,也会……伤了他的心吧。他有些后悔刚才控制摄心丹,不知一会儿等待自己的,是怎样的狂风暴雨。
东华见东方收回了手,便解开他的裤带,一把将他的中裤扯到了膝盖的位置。他将藤杖放在了小孩臀上,明显感觉小孩臀部一紧,埋在臂窝中啜泣的声音又大了几分。“崆峒仁义不至,必会有仙界和天道处置,你又怎能滥用禁术,私自取其性命?”边说,边挥起藤杖用力砸了下去。
“啊!”只一下,泪便冲了出来,此时他什么也顾不上听,什么也顾不上想,脑海里除了疼就只有疼。只觉得臀上热辣辣的,定是已经隆肿起来了。他尽力憋着,努力不让抽泣的声音太大。
“一下便承受不住,你用那般残忍的手段杀人,又有谁能承受住?是谁教你王法天道都不顾的?”东华一边教训着,一边抬手又是三下。只见小孩刚刚还白嫩的皮肤,突兀地隆起了四道肿痕,看着触目惊心。
第一下的疼痛还未散尽,便又是三下打了下来,东方不再啜泣,而是一下子失声哭了出来。眼泪怎么也憋不住,背部扭动挣扎着,小腿也微微抬起。
“你还动!”说罢东华用左手按住了东方的腰,右手又是狠狠两下。这两下打的又快又恨,而且全都覆盖在刚刚打过的地方,疼痛感是之前的几倍。
东方将忍不住,眼泪把一片床单都打湿了,两只手也死死地攥住,指尖把手掌都抠出了红印。“不要,不要打我了。”东方拼尽全力转过身去,用手握住了东华按住他腰上的手。“不要再打了,难道我为了正义杀了那厮,是做错了吗?”东方含着眼泪,有点乞求的望向东华,让人难以想象面前被打的哭泣的孩子,和刚才那个嚣张的少年是同一个人。
“放开!”东华一把将东方的手扯开,然后又是一杖下去。“为了正义?为了正义你便割去他的舌头,你是不是早就想探听他什么秘密,才杀他探取?你忘了老阁主说的话了?异朽阁只做买卖只求自愿,从不可为了他人秘密,而害其性命!”东华每说一句,便落下一杖,几下过后,小孩的臀上便没有一处白净,有的地方,还发了青紫。
“啊,呜呜……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东方已经承受不住了,小腿拼命挣扎着,泪留的满脸都是。“我从没有忘记爹爹说过的话,我刚才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没有隐瞒什么。”东方不再计较疼痛,虽然痛感已经麻醉了他身上的神经,但是,若爹爹还活着,一定会相信他的,虽然,爹爹也可能这样教训他,但是一定不会误会他。说罢,东方又将头埋在了双臂里,也不管外面能不能听到,也不管什么异朽阁阁主的身份了,放声哭了起来。

楼主 素素爱成成  发布于 2015-08-20 15:58:00 +0800 CST  
我以为这章两更就能结束,没想到还有6.7百字的样子。明天早晨更完这章,然后开第三章。

楼主 素素爱成成  发布于 2015-08-20 16:03:00 +0800 CST  
现在做个投票,下一章想看谁被拍?看好了是被拍啊!1.云弟弟2.杀姐姐3.笙箫默投票啊投票!截至明天中午12:00

楼主 素素爱成成  发布于 2015-08-20 16:05:00 +0800 CST  
内个,大家不要着急,提到的人物cp我在不远的将来都会写,就是大家喜欢,一直追下去便好。

楼主 素素爱成成  发布于 2015-08-20 17:27:00 +0800 CST  
9.6日以前,我尽量保证每天1更,最多2更。若时间不允许,我会提前说。9.6以后,我尽力保证每周1到两更,望大家支持。

楼主 素素爱成成  发布于 2015-08-20 17:30:00 +0800 CST  
投票截至到今天晚上十二点吧,因为楼主还要构思。会按照投票结果的顺序写,大家踊跃积极啊

楼主 素素爱成成  发布于 2015-08-20 21:02:00 +0800 CST  
好了,离投票结束还有半个小时,悬殊太大,没有投的必要了,那就提前截至了。目前投票的结果是:第一名杀姐姐18票,第二名笙箫默8票,第三名云翳7票好了,楼主滚去构思了。

楼主 素素爱成成  发布于 2015-08-20 23:35:00 +0800 CST  

楼主:素素爱成成

字数:23634

发表时间:2015-08-19 07:1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0 23:06:18 +0800 CST

评论数:266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