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你别皱眉、揍我就好(短篇,场景)

原句很悲伤:你别皱眉,我走就好
后半句两个字颠倒了位置就变成现在这个逗比的题目~

楼主 0o与光同尘o0  发布于 2017-04-28 18:21:00 +0800 CST  
【本楼主旨】没有什么是一顿揍改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顿。

【实质】就是一个承载了楼主各种脑洞妄想和恶趣味的楼,不一定从哪里来的灵感。全是短篇,独立成文。如果有哪篇特别喜欢的可以考虑扩写。
耽美有,父子有,兄弟有。可能温馨可能鬼畜,可能日常可能玄幻。一切皆有可能。
欢迎大家捧场~

楼主 0o与光同尘o0  发布于 2017-04-28 18:21:00 +0800 CST  
【重开原因】由于楼主的原因,第一个片段灵感来源没有写在文前,准备写在文后的。类似于一个破折号引出来,灵感来源于哪里哪里。
但是放了大半还差结尾的时候被人说抄袭。
我就炒鸡尴尬,这个时候任何解释都很苍白,有一种无力的补救的感觉。
作为一个写文的,我深知被指抄袭,那不管事实怎样,有什么前因后果,基本就完蛋了。
所以第一个片段不放了,只在群文件发,而且文前也已经注明灵感来源啥的。(一直觉得傲娇女王受挨揍很带感嘿嘿嘿)
多的我也不说,写文这么久,如果你看过我所有的文你也知道我的人品如何。我也不会去靠抄袭什么的在这个毫无盈利,全凭爱好的地方写文。只不过看某个情节觉得,啊,好带感,真能揍他就好了…这种感觉。
请不要上来就骂人谢谢。

楼主 0o与光同尘o0  发布于 2017-04-28 18:22:00 +0800 CST  
第一个不放了,下面直接放第二个短篇~

楼主 0o与光同尘o0  发布于 2017-04-28 18:22:00 +0800 CST  
就是可惜了那么多支持我的人,本来回复都那么多了。心疼……

楼主 0o与光同尘o0  发布于 2017-04-28 18:32:00 +0800 CST  
已经上传群文件,再次为蠢楼主的疏忽道歉。
以下,开头部分试阅
-
一、
【耽美、不喜勿入】
【灵感来源于《默读》我p大的文!部分场景再现!请勿外传或用于商用,自己看着玩就好】
裴翌南从梦中惊醒,那种要失去挚爱的恐慌和绝望一时半会挥之不去,他连忙伸手去摸,旁边安睡的人似乎被他的动作打扰微微发出点声音又睡去。
快六点了,裴翌南摸出手机看了看。借着手机的光,他扭头看向旁边的人。平日里招猫逗狗的桃花眼闭着倒是多了几分乖巧,却更显得眉目精致。

楼主 0o与光同尘o0  发布于 2017-04-28 19:09:00 +0800 CST  
二、
【耽美,年下。不喜勿入】
【灵感来源于自身经历】

楼主 0o与光同尘o0  发布于 2017-04-29 17:06:00 +0800 CST  
忘了在新楼里贴群号,进群请备注:任一角色名!!一定要备注!!一定要备注!!一定要备注!!


楼主 0o与光同尘o0  发布于 2017-04-29 17:13:00 +0800 CST  
我只是重开了一下楼,你们就不爱我了吗啊啊啊

楼主 0o与光同尘o0  发布于 2017-04-29 17:38:00 +0800 CST  
二、
【耽美,年下。不喜勿入】
【灵感来源于自身经历】

四排5、6号,沈州看了一眼手上的电影票,拽着身边的人往入口走。
已经是五月的天气了,然而身边的人仍穿的整整齐齐,白衬衫的扣子系到最上面一颗,西装裤熨烫的服服帖帖的,一看就是刚下班被人强拉过来的。
江北辰习惯性的伸手扶了扶眼镜,“我明天还得加班就先回去了”
“哎——”沈州一把拉住他“师兄,来都来了就去看看呗,听说这个电影不错哦”
江北辰深深皱眉,自从上次一时冲动……就被这个人缠上了,好巧不巧他们还毕业于同一所大学,只不过自己比他大三届。
唉,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快点啊师兄,偶尔放松一下有什么关系”沈州大大咧咧道,短裤T恤显得他高高大大的浑身充满了青春的阳光,除了偶尔的坏笑和有时候无理的霸道,更多时候就像一个孩子。
然而,江北辰深知,这个看起来很阳光的孩子,骨子里其实是个小恶魔。
由于位置比较偏再加上不是节假日,电影院里人并不多。大多数人都赶着回家做饭忙忙碌碌一刻不停,很少有人会选六点左右这个点来看电影。
而今天,似乎有点巧合。
屏幕上电影开始前的广告已经放完了,整个场内还是只有他们两个人。
江北辰似乎有点不安的左右看了看,“只有我们两个?”
大屏幕上的光照过来,昏暗的环境下,他的脸一半在光里一半隐在暗处,金边眼镜反射出点点冷光,更添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禁欲气息。
沈州看着这样的江北辰,竟愣了一会,才说“看起来是的”。
自从上次江北辰约同城实践正巧约上他之后,他就觉得这个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正经刻板气息的男人很有意思,尤其是…尤其是在实在由于受不了疼从口中溢出呻吟的时候,莫名的,让他很兴奋。
想欺负他,想看他在自己手下强撑,想看他为自己忍耐为自己有不一样的表情。
想看他上身整整齐齐的西装领带,下身裤子半褪,撅着红肿的屁股趴在自己腿上咬牙的样子。
想看他疼到极致额头冒出细汗,口中不得已带着哭腔求他轻一点的性感样子。
想看他一个职场精英被自己揍完屁股,逼着在墙角罚站眉头紧皱但强装不在意的样子…
只可惜,这样的机会,不过才得了一次。
还是第一次实践,出于礼貌,即使发现是自己校友,江北辰还是勉强配合着草草实践了一次。
以后再怎么约他实践都没有回应过。
不过,急什么,来日方长啊。

楼主 0o与光同尘o0  发布于 2017-04-29 21:04:00 +0800 CST  


楼主 0o与光同尘o0  发布于 2017-04-29 21:27:00 +0800 CST  
不过,急什么,来日方长啊。
沈州回忆完电影正好开始了,他摇摇头看着屏幕上“嫌疑人x的献身”几个大字。
检票的大爷进来尽职尽责的把小灯全部关掉,出去时顺便关了门。为观众营造一个良好的观影环境,即使,今天观影的只有两个人。
电影情节缓缓展开,然而沈州的心思完全不在上面,他盯着第一排那两个沙发,可能是VIP座位,出神了好一会,突然转头对身边人说“师兄,我们坐第一排去吧”
“嗯?”江北辰不明所以的看他。
“反正我们包场了,第一排看起来很舒服”
“不一样吗?”江北辰嫌麻烦的皱了皱眉。
“当然不一样,那里是长沙发…”说着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起身往前走,边走边回头看“来啊”
原来他刚才不是询问而是通知,通知他师兄,第一排舒服我想坐过去你也要一起跟来。
江北辰无奈,也不想跟他在这种小事上纠结,起身整了整衣服走过去。
第一排的视野果然很好,像过去大舞台上唱戏时你有幸挤到了第一排,没有任何阻碍,通览全场。
两个长沙发并排放着,扶手人性化的既可以抬上去又可以放下去。
沈州先做了左边的沙发,江北辰自然而然的落座右侧。
“师兄,过来一起坐啊”
江北辰闻言,看了他一眼,就像在看一个恶作剧闹腾不已的小孩。
看他不动,眼睛直视前方。
沈州挪过去,靠近他侧身在他耳朵边低笑道“师兄想不想试试在这里实践的滋味?嗯?”
江北辰猛地回头看他,似乎有点难以置信,没想到他竟这么大胆。
然而良好的教养让他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接着扭头去看电影。
沈州志在必得的笑起来,坐到他那侧的沙发上,面朝他背靠在沙发扶手上不说话只盯着他看。
颇有点,你在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看你之类的意思。
看了一会,看的江北辰坐立不安起来,紧凑的电影情节也不知道进行到哪一步的时候,沈州突然凑过去,用手抓了他屁股一下“上次揍的,早不疼了吧?”
“你…”江北辰蹭的一下跳起来。
“我什么?我变态?你不是早知道了?你不就喜欢变态吗?”沈州看着大屏幕前背光站着的江北辰,像从光里走出来,又像是周身度了一层光的影子,光于暗在他身上交汇融合,自成一体。
不自觉的,就让人移不开眼睛。
“我回去了”江北辰低语了一句就往外走,落荒而逃的意味明显。
天知道刚才随意坐在沙发上的沈州竟然会让他感到压迫。明明自己才是居高临下的那个不是吗?
可是那个姿势,那个语气,仿佛势在必得,又仿佛看透了自己所有伪装的自信。
差点就让他迈不开步子。
“我数三下,过来”沈州悠悠开口。
这一刻他不再是那个阳光的孩子,而是气场全开的主动。
然而这种吓唬伎俩对江北辰怎么会有效?
又不是小说,只不过语气严厉一点,难道还会有威压不成。
更何况,江北辰并不欠他的。
“这个不想要了吗?”沈州把什么东西举到高处。
“你!什么时候”江北辰站住,似乎不敢相信“还给我!”
“好啊,你先过来我就还你”沈州一点也不着急。
沈北辰深呼了一口气,大步走过去,伸出手“还我。”
“可以,让我,在这里,揍你一顿”沈州一字一顿重点突出,眼睛里闪着不明兴奋的光。
“幼稚”江北辰半天憋出两个字。
“是啊,我本来就幼稚啊。哪能跟师兄您比,您多成熟啊,从来不会被像孩子一样打、屁、股”后三个字慢悠悠吐出来,沈州似乎早有所料似的,随手接住江北辰挥过来的拳头。
“师兄乖,早这么趴下不就不用这么麻烦了吗?嗯?”
“沈州!”
“嗯,我在呢师兄。”
“放开!”
“我不”沈州更紧的一只手捏着江北辰的两只手腕压在腰上,另一只手隔着裤子捏捏了他翘起来的屁股。
“放开!沈州!”江北辰以一个狼狈的姿势伏在沈州大腿上,屁股是制高点,上半身趴在沙发上。

楼主 0o与光同尘o0  发布于 2017-04-29 23:45:00 +0800 CST  
我不明白为啥刚开楼的时候那么多人冒泡,现在放文回复的人那么少。反差太明显了啊……弄的我都没动力写了是写的不好你们不喜欢所以懒得回复吗?

楼主 0o与光同尘o0  发布于 2017-04-30 07:37:00 +0800 CST  
“放开!沈州!”江北辰以一个狼狈的姿势伏在沈州大腿上,屁股是制高点,上半身趴在沙发上。
回应他的是“啪”的一声,巴掌抽在屁股上在空旷宽敞的电影院里异常清晰。
“唔”
啪啪啪,啪啪啪。沈州不再说话,专注往撅在自己腿上的屁股抽巴掌。
“啊…你…沈州,你小声点…”江北辰顾不上疼,耳边啪啪的声音在他听起来异常响亮。
“放心,没人”啪啪啪
“啊…别…唔…万一”
啪啪
“有这个时间,还是担心自己屁股吧”沈州利落的扯下他的皮带,顺带把西裤内裤全扒到膝盖处。
嗖啪,嗖啪
皮带一下一下咬上未着寸缕的肌肤,刚被巴掌揍热的屁股在皮带一下一下的抽打中可怜的颤抖。
空旷宽敞的电影院内,已经没有人去关注电影进行到哪个情节,只有剧情仍在推进,不断变换场景有人说话,听起来就像在现场,就在耳边,围观自己被如此难堪的揍光屁股一样。
江北辰有点屈辱的想。
沈州并不在意这些,他只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下江北辰更容易激动,更容易让自己看到不一样的他。
嗖啪,嗖啪。手中的皮带挥的带风。
“起来,师兄自己趴在这里好不好?”看似商量的语气根本没有给人拒绝的权利。
他把江北辰按在两个长沙发中间并在一起的扶手上,让已经红肿的屁股高高的撅着。
“师兄自己摸一摸,已经肿了呢”沈州站在一边故意出言调戏,他就喜欢在实践中逼着对方说一些羞耻的话,看他屈辱害羞的表情。
当这个对象换成了江北辰,这个乐趣更是成倍上升。
看江北辰不动,沈州过去抓着他的手往身后摸,放到他自己的屁股上“是不是热热的,师兄的屁股现在就像两个熟透了的桃子”
不管这个比喻有多恶俗,反正能羞到江北辰他就赢了。
“少废话”江北辰上身雪白的衬衫被折腾出了压痕,急迫道。
他老感觉有人快进来了,虽然不到结束那个大爷不会进来,但是万一有来迟的人中途进场观影怎么办,那时候他们就会看到自己光着屁股撅在第一排的沙发上,而另一个男人手里拿着皮带。
嗖啪,嗖啪,嗖啪。
“唔…”
嗖啪,嗖啪“师兄屁股撅高一点”
“唔…”
嗖啪“快点撅高。”
“啊…唔…”江北辰额头上开始冒出细汗,这表明他觉得疼了,马上就要受不了了,沈州看在眼里,手下又加重了一点力道。
嗖啪!
“啊呜…嘶…”
嗖啪!
“啊…沈州…疼…”
嗖啪“师兄为什么会在这被打光屁股啊?”
“滚…啊”嗖啪!
“说!”沈州偏执劲上来了,一连抽了好几下。抽的江北辰甚至没忍住用手挡了下屁股,又因为觉得丢人很快放回去了。
嗖啪!
“啊…因为…因为我…不乖”江北辰知道这是固定答案,沈州不听到这句话不罢休。哪有什么原因啊,不过是沈州那个变态的恶趣味罢了。
沈州看江北辰说出这句话脸红的厉害,上身在白衬衫的包裹下一起一伏的喘息,红肿的屁股撅在扶手上,在屏幕时明时亮的光下显得异常性感,他咽了口唾沫,把皮带扔下。
走过去蹲下,一手捏着高撅的屁股,一边道“师兄,我想泡你”
“滚”江北辰想也不想。
啪!
换来的是屁股上狠狠一巴掌。
“唔…沈州…你这个…”
“变态?”
沈州看着伏在沙发上忍疼嘴上还不饶人的江北辰,额头上细碎的汗,通红的脸,和明明很想去挡住屁股又怕自己不还东西努力克制的样子,简直可爱到爆。
等反应过来之后,沈州已经亲在了他额头上,趁他愣神的功夫,又飞快地咬了他嘴唇一下。
“今天真是赚到了”他又笑的像个得了天大便宜的阳光少年。
“……有病”江北辰嘀嘀咕咕半天,红着脸来了这么一句。
直到提起裤子,穿戴整齐,他的脸还是红的。
电影已经快到尾声,沈州舒舒服服的窝在沙发上看着已经不知所云的剧情,旁边江北辰红着脸站着。禁欲的气息很巧妙的融合了一点暧昧。
“屁股疼?过来我抱你看吧师兄?”
“滚。”江北辰推了推眼镜,恼羞成怒。
沈州被骂的很开心的勾起了个坏笑,身心舒畅。
等到放完出去的时候,大爷很热情“好看吗小伙子?”
“特别、好看”沈州依旧笑的很阳光。
“谢谢您了大爷”
大爷连连摆手。
然而至于谢什么,那就只有沈州知道了。

楼主 0o与光同尘o0  发布于 2017-04-30 12:20:00 +0800 CST  
好烦哦,不等你们回复了。哪天被你萌整的绝望了,没人看估计我就不写文了吧

楼主 0o与光同尘o0  发布于 2017-04-30 12:21:00 +0800 CST  
还有,由于群里一个小伙伴的说法,我觉得很有道理,而且也有很多吧友不加群所以看不到第一个短篇,我下面把短篇一放上来~该注明的都注明了,有啥问题请先私聊我,我马上处理好吗?!!
不要直接在我楼里开骂,实在是不想再删楼了,心累。
就这样吧。

楼主 0o与光同尘o0  发布于 2017-04-30 12:24:00 +0800 CST  
一、
【耽美、不喜勿入】
【灵感来源于《默读》我p大的文!部分场景再现!请勿外传或用于商用,自己看着玩就好】
裴翌南从梦中惊醒,那种要失去挚爱的恐慌和绝望一时半会挥之不去,他连忙伸手去摸,旁边安睡的人似乎被他的动作打扰微微发出点声音又睡去。
快六点了,裴翌南摸出手机看了看。借着手机的光,他扭头看向旁边的人。平日里招猫逗狗的桃花眼闭着倒是多了几分乖巧,却更显得眉目精致。
当初费了多少心力才把这个没心没肺的妖孽从不顾一切的自毁和报复里拉回来?想想真是不堪回首。
裴翌南叹了口气,把周殷露在外面的胳膊塞回被子里,又顺手把人抱在怀里搂着。一系列的动作已经尽量放轻还是让那个习惯了警惕的人有所察觉。
他小幅度的动了动,自发的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连带无意识的亲了亲裴翌南的脖颈。
……
这妖孽!
裴翌南因着这个无意识的吻整个人僵住了,下身的火一瞬间被撩起来。看着身边人难得的好眠他默了默,认命的维持一个仰躺的姿势在这个晨光初微的美好时刻等火自己消下去。
由于姿势,他当然没看到怀里的人几不可觉勾起的嘴角。
就在他快要构思出一整套哲学理论的时候,一声猫叫轻轻柔柔的响起来。
而后床垫微微一动,他们家猫祖宗跳了上来。
裴翌南看着它高贵冷艳的慢慢踱步,一步步踩上他的胸口。
突然就想起那个可怕的说法,猫早上来你卧室跳上你的胸口是为了确认你死没死。
“下去”裴翌南轻声又严肃的命令,大爷还活得好好的呢。
然而猫祖宗不为所动,甚至蹲下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又叫了一声。“瞄”的千回百转。
真是,一点没有刚做错了事的自觉。这要是养只狗,怎么也得安生两天。
就昨天走得急忘了关酒柜,就被这祖宗打碎了支高级货,还是当年裴翌南他师傅在国外混的时候带回来的收藏品。
当时自己正在和周殷打电话,就听见啪的一声什么东西碎了然后是一声炸毛的猫叫声。
追问下,周殷悠悠一句“你好像忘了关酒柜”
“这该死的猫祖宗,回去非揍他”
记得当时自己这么回了一句。
想到这里,裴翌南忍无可忍抬手把猫掀了下去,没揍你你还蹬鼻子上脸了?
嗯?等等,似乎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六点半了已经,周殷竟然还没醒?
倒不是说他今天有多懒,而是这人有个毛病,由于原来的经历经常是睡不踏实的,每天五点左右就会自然醒。而只有一种情况下周殷能一直睡到六点多。
喝酒。
该死的,一个个都不让人省心。
裴翌南心里的火蹭蹭的就烧起来。拜这崽子原来作死所赐,整天的花天酒地不知节制落了个千疮百孔的皮囊。
肚子里五脏六腑没一样是好的,明明胃疼的手心里都出汗了,面上还是一派优雅端着酒笑的像个勾人的狐狸。
和自己在一起后周殷才慢慢开始改,风流浪荡惯了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没关系,发现一次教训一次,每次在床上保证的比谁都真诚。然而下次一不注意该犯还犯。
简直就是诚恳认错,坚决不改的典型代表。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裴翌南干脆起身到客厅的酒柜前一探究竟。
酒柜里一共放了两排,八只高脚杯,裴翌南一只一只的检查过去,终于在最里面角落那只杯壁上发现半圈若隐若现的酒渍。
真是长本事了啊,周殷!
偷着喝酒也就算了,还费尽心思的嫁祸给猫。
裴翌南坐不住了,拿着那只杯子就往卧室走,走到一半又返回来,冷着脸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想,看在刚才下意识的表现还算乖再让你睡会。
六点四十五,刚喂了被冤枉的猫祖宗一顿丰盛的猫粮之后,周殷开门走了出来。
睡意未散的脸上带着一点慵懒,那双桃花眼一抬正对上裴翌南的眼睛,瞬间就染上了十足十的笑意,好看的弯起来,“早啊,宝贝儿”
裴翌南不言不语,只看着他。
周殷又看了一眼那杯子,丝毫没有被发现的慌乱,有恃无恐的慢慢踱过去,像那只猫祖宗一样优雅从容。
“你给我说实话。”裴翌南叫住他。
“我没有不说实话。”周殷回头露了个笑进了卫生间。
留下裴翌南一肚子火发不出来。也是,当时是自己想当然听到猫叫下意识认为是它干了什么坏事,周殷说起来不过是顺水推舟……
不对,问题不在这!当初也不知道是谁答应的爽快的跟什么似的,真到了做起来…心思又活泛的不行。
纠结到周殷从卫生间洗漱完清清爽爽的出来。
裴翌南又开口了,“禁烟禁酒禁晚归,你当初怎么答应我的?”想起原来眼前这人游戏花丛,漫不经心自虐的样子,口气不自觉严厉了几分。
周殷从善如流,“我错了”
裴翌南恨铁不成钢似的瞪他一眼。
周殷语气立马又放柔了几度,“不该这样,下次一定改。原谅我么?”
裴翌南把头扭向一边,糟心的想下一句该是“我爱你”了
果然,周殷深情款款又接了一句“罚我点什么都好,嗯?别生气了,我爱你”
看吧,果然,台词都一样。裴翌南都快气笑了。

楼主 0o与光同尘o0  发布于 2017-04-30 12:25:00 +0800 CST  
周殷说完就过去,微微弯腰抬起他的下巴就要亲,“宝贝儿,别气了”
裴翌南不动,任他动作,感觉他含着自己的下嘴唇舔来舔去,心里愈发烦躁起来。
该死的,他又想就这么混过去?
疼的死去活来,蜷成虾米,一张小脸白的像鬼一样还不去医院。也不知道谁心疼谁受罪!
“唔,宝贝儿”周殷舔了舔他的喉结,又亲上去“别气了,床上去?嗯?好好…唔…教训我?…啊”
亲的正忘情的周殷突然天翻地覆被抓住后脖颈按在别人大腿上,猝不及防的发出啊的一声。
接着“啪”的一声,在身后炸开的疼痛让他呆住了。
平日里甜言蜜语说起来草稿都不打的周殷此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完全的震惊让他的脑子短路了几秒。等反应过来竟然被揍了屁股以后,连跟人上床都游刃有余的周妖孽纯情的红了耳朵。
“改不改?”裴翌南按着他劲瘦的腰,专注的往翘起的屁股上扇巴掌。
啪啪啪声音不断,伴着裴翌南短促有力的问话。
“唔…改改改,一定改!”周殷干不出来伸手去挡自己屁股的举动,只能硬撑着挨一下重过一下的巴掌,“翌南,唔…别…”
啪啪啪
裴翌南一条腿往上撑了撑,让周殷的屁股翘的更高更顺手,也不说话,按住他的腰抬手就抽。
周殷娇身惯养的哪里受过这个罪,他连尴尬带着少有的羞耻意外的乖巧。情场上那些一套一套的情话和随口就来的认错告白此时倒是说不出来了。
不尴不尬的卡在嘴边,难得的乱了方寸。
此时的周殷,更像个孩子。而不是原来戴了面具表面一副游戏人间的无所谓,骨子里确是浸了孤注一掷的偏执和疯狂。
“唔…疼…翌南”周殷趴在那里挨了不知道多久的巴掌,身后越来越疼的感觉难以忽视。带着火气的一巴掌下去,都感觉自己的屁股颤巍巍的肿起来,也不知道裴翌南到底想到了什么。
“疼吗?”裴翌南又抽了他一巴掌。
“疼…宝贝儿…真疼…我错了…”好不容易裴翌南有回应了,周殷顺着竿子就爬。
啪!
“疼吗?”裴翌南再问
“唔…疼…别打了吧…要不,咱床上…啊”
狠狠的一巴掌打断了周殷没说出口的话。
啪啪啪!“疼吗?”
“唔…翌南…疼”
啪啪!“疼吗?”
“啊…我错了宝贝儿…下次一定不喝”
……
裴翌南反复问着一句“疼吗”
周殷翻来覆去的说疼,认错保证。
终于,在又一次的问完之后,周殷叫了声“翌南…”以后不在说什么,他似乎明白了裴翌南的意思。
裴翌南看着他眼角泛起的红,像桃花瓣一样添了些柔软。这个人,即使在这么狼狈的时候依然有一种让人深爱的气质。
“有人比你更疼。”他喃喃着这句话也不管别人听不听得清。然后依言把周殷翻身按在沙发上,就去扯他宽松的家居服。
他捏住周殷的下巴,略带粗鲁的咬他的嘴唇,亲他的额头,鼻梁,一路到他的喉结,敞开的衣襟里暴露的突起。
周殷微微颤抖着,热烈的回应压在他上方的男人,丝毫不管刚被揍肿的屁股此时被压迫的疼。
向来只有疼才能让他清醒。
他们唇齿交缠,肌肤相亲。他们互相掠夺,互相取悦。
“宝贝儿,好好教训我…”后半句被裴翌南激烈的吻吞回去,只剩下喘息。
……
第二天晚上
裴翌南坐在沙发上手撑着额头,想不清周殷怎么会这么不要脸。他忍了几秒,对站在面前,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拿一张漂亮信纸的周殷道“你是不是有病!”带点恼羞成怒的味道。
好好的检查,明目张胆的写成了情书。
写也就写了,裴翌南万万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敢念!
周殷不顾他一脸受不了其实暗爽的表情,嘴角上翘的读完他的“检查”后,
微一欠身,仿佛他刚完成了什么伟大的演讲似的。
他完全从昨天挨揍时的狼狈中脱离出来,又变的似乎什么都游刃有余。不过是无伤大雅的玩笑罢了,他自我催眠着,不肯承认当时孩子一样的人是自己。
不过谁不知道呢,裴翌南看着他装完逼,又是一副该死的勾人样子,纵容的摇头笑了笑。

楼主 0o与光同尘o0  发布于 2017-04-30 12:25:00 +0800 CST  
我本来是准备放很多场景片段,看哪个人气高,你们最喜欢哪个。我就重新开楼扩写哪个的……不过现在看来你们哪个都不喜欢…心累…负能量爆棚,我去缓缓…先撤了~

楼主 0o与光同尘o0  发布于 2017-04-30 12:28:00 +0800 CST  
今晚更文,时间不定

楼主 0o与光同尘o0  发布于 2017-05-14 11:42:00 +0800 CST  

楼主:0o与光同尘o0

字数:14476

发表时间:2017-04-29 02:2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2-15 10:01:15 +0800 CST

评论数:56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