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风月无边(古耽,3P,互攻,崩坏)

没存稿,没大纲,不定期。
以上。

楼主 陈嘞嘞爱贺大鸟  发布于 2015-12-16 22:50:00 +0800 CST  
【1】


同徽七年二月隆冬,北方大地寒风遒劲,可年节的喜庆尚未完全消散,京城最繁华的酒肆楚馆依然夜夜笙歌。


何寺卿紧了紧夹袄的领口,快步下轿走近一间没挂门牌的红楼,两旁站岗的互相递了颜色,一人伺候拉门,另一人忙不迭的跑前传报。


楼内大堂空空荡荡,连个值守的人都不见,零星几张散椅,甚至显得有些冷清。


何寺卿没有再往内去寻,一抖袍子,就在大堂随意坐了下来。


他低头不语,跟着来的和琨也不好开口。两个人默了半晌,忽听木门撞击的声响在走廊里好一阵回旋,紧接着就是一阵急促脚步声,伴着两三个人嬉笑追逐的声音。


何寺卿听那脚步声近了,才抬头向走廊处望去,只见一红一绿两个衣着光鲜的少年围着一个年轻的青衣男子喧声打闹,瞧见大堂有来客,却也不知收敛。


何寺卿从头到脚看了陆夕渝一遍,只见他脖颈处三四处红痧显眼,一股恼怒勃然升起。“和琨。”他吩咐道。


随在何寺卿身后的和琨早就看那两个狐媚少年不顺眼了,只这一声令下,直接揪着红衣甩了个耳光,又狠踹绿衣一脚,刚想大声喝那二人滚蛋,冷不防瞥到陆夕渝投来的森森目光,才止住了没骂出声。


何寺卿两步走到陆夕渝身边,靠近他后,低声道:“他生气了。”


“哦。”陆夕渝装乖地点点头,待与何寺卿目光相对时,却是一个白眼翻了过去,“那就让他气吧!”


他说着就要走,何寺卿足下未动,一手迅速扣住他的手腕,硬是将人拽了回来。


“听话。跟我回去见他。”何寺卿的语气倒是比他手上力气温和多了。


陆夕渝早不耐烦了,只是碍于挣了两下没挣开,又不好闹大了丢人,才暂委于他的控制之下,被人带着一步一拖的往门口挪。


陆夕渝装死狗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何寺卿并不在意,只是终于坐到轿子中时,陆夕渝突然活跃起来,靠着他胸口,摸着自己脖颈上那斑斑点点欢爱痕迹,唏嘘般说道:“是他生气了,还是你生气了,嗯?”


何寺卿不答,只管闭目养神。只是扣着陆夕渝的手却不敢松懈,只怕一个不留神,这兔子就能跑掉。


那可不是跪一个晚上就能替他求情那么简单了。

楼主 陈嘞嘞爱贺大鸟  发布于 2015-12-16 22:57:00 +0800 CST  
【2】


未央宫内,灯火通明。


值守的宫人百无聊赖,可惜主人未睡,也只能强撑眼皮,随时侍应。


李佑琰十七岁执掌东宫,二十七岁登上帝位,七年称寡,早磨没了少年心性。他不暴戾,还算讲理,有时笑起来甚至称得上温和。大概是那不怒自威的摄人气魄,或是不喜于言笑的性情,没有一个人能站在他身边而不悬着一颗心。


陆夕渝也不例外,纵使在很多人眼里他已经是了不得的胆大包天的人物。


内侍又来换来一根红烛,已是子时三刻。李佑琰等很久了,因为何寺卿答应他今晚一定会把人带回,否则两个人都凭君处置。


又过了一刻,那人终于到了。只是还没等陆夕渝开口跪安,李佑琰便先说了一句:“裤子脱了跪那边去,给你半个时辰,想好了再说话。”


陆夕渝一下就被噎住了似的,张张嘴又说不出什么,愤狠一拂袖,转身却是乖顺地跪到了墙角。


李佑琰冷眼瞧着他,厉声道:“需要朕唤何太医来帮你脱吗?”


陆夕渝气得浑身燥热,可一个戴罪之身,又不敢真的激怒那人,只好去解腰间那条白绫汗巾。


可是,待陆夕渝刚刚褪下裤子要重新跪好,李佑琰又将镇尺在桌案重重一砸,怒道:“要朕一项项教你?”


陆夕渝不得不认命地闭上眼睛,手指缓缓提起长袍的两端,将赤裸的臀部完完全全地暴露出来。


他不能不羞,虽然这室内只留有他和皇上两个人。他知这臀上未消淤痕正入那人眼中,因那人前一晚才打过他板子。


可要不是李佑琰打屈了他,怎会逼得他负伤也要连夜逃跑?


陆夕渝跪得辛苦,越想越委屈,跪不到两刻,就开始自言自语般的埋怨:“你为女人打我,我心里憋得慌。”


没人回应,也不妨碍他继续倾诉心中郁闷。“我都说了不是我先招惹她,你不信我,还打我。”


而且越说越伤心,简直要怒吼。“何寺卿都看到了,他说了,你也不信——”


陆夕渝猛的回头望向男人,气道:“那你要怎样才肯信?”


他不是第一次这样没规矩,李佑琰也依旧不惯他,“朕信你。但你该打。”


陆夕渝听了便不再说话,只是对着墙抽噎。


李佑琰观望了他一会儿,见他竟是渐渐要哭出声来,只好走去将他揽过来,慢声道:“杨妃毕竟有孕在身,那是朕的骨肉。你有委屈,事后可以和朕讲,但不该跑,更不该——”却忽然发现几道刺目的红痕在他颈项凸起三四道,“这是怎么弄的?”


“猫爪的。”说谎会脸红的不是陆夕渝。为这三四道,他还和何寺卿赌气呢,谁会想到好端端他正躺在怀里,何寺卿毫无征兆地拔下发簪,一道道正刺在他颈项的几处淤痧,他疼得嚷,何寺卿还打他脸。就算他立即醒悟到何寺卿为什么要这么做,仍是不住埋怨何太医弄疼了他,发誓一个月也不要理人家。


李佑琰附身亲亲他,唇角似笑非笑,手指轻轻摩挲那几道红痕:“这猫儿好没眼力,粉雕的玉人,竟下得了手。”

楼主 陈嘞嘞爱贺大鸟  发布于 2015-12-17 21:40:00 +0800 CST  
【3】


三更半夜不睡觉,皇上说要帮陆大人沐浴。


王充是宫里老人,看着李佑琰长大的,这位爷的脾性,他多少也能摸到一些。让干什么干什么,不多问,才是伴君之道。


陆夕渝心里虽不情愿,还在为昨晚被屈打的事为自己鸣不平,但也不能指望李佑琰对他有悔意,搞不好惹急了还要打他板子,所以,闹闹脾气也就算了,不能得寸进尺。


他只想着皇上今晚是要他侍寝,肯定还会狠狠要他,以此来惩罚他的逃跑,心一横也豁出去了,大不了腰疼几天。


陆夕渝稍得好脸色便撒娇卖乖,黏在李佑琰身上不肯下来,要求抱他到温泉池。


李佑琰大笑着答应了,两人毫不避讳地在宫人面前大步掠过,却害得众人自觉低下头,非礼勿视。


暖意融融,温泉水滑,李佑琰脱光了陆夕渝的长袍内褂,抱在怀里肆意揉搓了一番,才舍得将他放到池水中。


“哥哥不下来?”陆夕渝开心了,便会赏脸李佑琰,像小时候一样喊他一声哥哥。


李佑琰只笑不答,撩起泉水在他身上漂了几下,没一会儿便从水中将他一把捞起。


陆夕渝当他把持不住想就地欢好,倒也不扭捏,自己就先吻着男人半敞的胸膛嗯嗯啊啊起来。


“跪倒这里,腰身低伏,双腿分开,屁股抬起来。”李佑琰把他放到不远处的软榻上,一边说一边帮他调整姿势。


到了此时,陆夕渝还未察觉危险,十分配合地撅起屁股,还嬉皮笑脸地来了个鱼摆尾。


李佑琰就爱他这不要脸的样子,满意地拍拍他的屁股,扶着他的双手放到了两边臀瓣,吩咐道:“自己扒开。”


陆夕渝有些迷惑,李佑琰这是玩什么花样,半天了还不脱裤子上来,还让他摆出这种羞耻的姿势。


他待不住,要起身,却被李佑琰一把按下,“乖点。”


可这一回头才发现,李佑琰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个细长竹管,手边还放了一个鼓鼓的水囊袋。


陆夕渝的脸腾一下就红了,喃喃道:“不用……哥哥又不是不知道……”


李佑琰知道,陆夕渝这人爱干净,不管自己想不想要他,他都会把自己清理的干干净净。虽然以陆夕渝的说法是,以防自己或对方像畜生一样随时兴起。


李佑琰又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温柔地问:“哥哥帮夕夕不好吗?”


陆夕渝难得的难为情:“可是不必……”


他说着就要爬起来,李佑琰却不给解释,一手撑开臀瓣,另一手拿起竹管照着脆弱的地方连着抽了三四下,“朕让你乖点。”


陆夕渝彻底蒙了,虽说李佑琰的喜怒无常他已见识不少,但还没这么耍过他……


陆夕渝心里羞愤,又不敢发作,当那竹管磨蹭着皮肉穿过他的身体时,一股强烈的呕吐感让他忍不住晃动了一下。


“小东西。”李佑琰哼笑一声,将囊袋接上了露在外面的一节竹管。


眼看着囊袋越来越瘪,陆夕渝的小肚子越来越鼓,腹胀疼痛的情况下,骂人的力气都没了,只觉得自己快要爆炸。


李佑琰就在这时恰到好处的停止了灌入,迅速拔出竹管,将一枚小巧玉势塞了进去。


陆夕渝痛苦地低吟一声,满头冷汗,说不出话。


李佑琰不嫌弃地吻他额头,“听话,多留一会儿。”

楼主 陈嘞嘞爱贺大鸟  发布于 2015-12-17 23:30:00 +0800 CST  
【4】


灌到第三次的时候,陆夕渝已经快虚吅脱了。那李佑琰哪里是为清洁,不过借着由头折磨羞辱他一番,拿着粗粝竹管在他H庭反复进出,直等最后竹管上带了血丝,才稍加收敛。


陆夕渝的肚子里又被灌满了水,身吅体被撑成奇怪的形状,像个一个即将临盆的孕妇。


李佑琰斜倚在床榻,半抱着他,温厚手掌一下一下抚着陆夕渝白白的肚皮,戏道:“这要是给朕生个大胖小子该多好。”


这要是平常,陆夕渝早就一个白眼翻过去了,可此刻,他实在没有力气去讨吅伐这个无吅耻的男人。


陆夕渝艰难地转过头,因为稍一动作,肚子里就要翻江倒海,他开口时声音带了哭腔:“好哥吅哥,你饶了我。”


李佑琰见他凄凄迷迷的表情甚是惹人怜爱,便略抬身吻住他的眼睛,“别哭”,但却始终不说放过他。


李佑琰三十四岁了,一个男人在他生命力最旺吅盛的年纪坐拥全天下男人梦寐以求的绝对王吅权,任谁也难免骄矜。他处在巅峰,高高在上,睥睨众生,对很多事情已经不那么在意。


论起来,他最大的儿子也与陆夕渝差不多一般大了。他看着他长大,在陆夕渝还是那样小小一个奶娃娃的时候,李佑琰就抱过他,谁想十几年光景变迁,在很多物是人非之后,他竟然成了他的秘密情人,想来也是好笑。


陆夕渝越是多待一刻,全身便又是浸一层薄汗,偏偏李佑琰还将手指探吅入他的股吅沟,不停玩吅弄玉势露吅出的那一小截,让他不得不用吅力加紧,以免将体吅内的水泻吅出,否则他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像个暴躁而幼小的奶猫,想要奋力反吅抗,却无法做出任何有攻击性的动作。当一股股燥热在体里腾起,烧得他抓心挠肺,恨不得有什么东西撕碎了才好,陆夕渝这才明白,那灌入的绝非清水,而是加了药的,只药效一挥发,他的体吅内便是疼痒难耐。


求解脱而不得的滋味让陆夕渝有些抓狂,不停在李佑琰怀里乱拱,李佑琰便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他的屁吅股,让他乖些,再忍耐一下。


直到陆夕渝真的哭了出来,仁慈的皇帝这才帮他取走玉*势,终于允许他将药*水排吅出来。


李佑琰坐在床榻,把着陆夕渝的两条腿,让他的臀吅部悬空在预备好的木盆之上,两个人贴得太近,吞吐间都是彼此温热的气息。


陆夕渝脸憋的通红,使尽全力忍住不放松。他真的不想在皇上面前排吅泄吅出来,那太难为情,他无法面对。


李佑琰默言不催,却不肯饶恕。耐心等待陆夕渝抵不过身吅体极限而一泄如注的时候,听他在耳边放声大哭,心里似乎舒畅了许多。


李佑琰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报复心极重的人,只是几道红痕而已,他却一定要人哭着求他原谅。


陆夕渝哭得不能自已,哭岔了气,心肺都要咳出来似的,好不可怜。


李佑琰不理他,只拿了帕子替他擦吅拭干净,翻开那H穴见里面皮肉红肿,便拿出准备好的药膏,手指沾了,轻轻抹了进去。


那处被药膏刺吅激得生疼,陆夕渝更是哭得厉害,李佑琰本想训斥的一番话,也不由得只剩了一句带着宠爱的告诫:“这滋味不好受对吗?朕也不想罚你。做个好孩子,不要惹朕生气。”

楼主 陈嘞嘞爱贺大鸟  发布于 2015-12-19 01:32:00 +0800 CST  
回复唯美的法式夕阳:三个人还乱啊 可能是我写的乱

楼主 陈嘞嘞爱贺大鸟  发布于 2015-12-19 01:41:00 +0800 CST  
【5】


何寺卿被传唤到未央宫的那天下午,雪下的有些大,除了任务在身的人,道上鲜有人走动。空旷的红色宫城浸在一层冰雪里,凭空多了几分肃杀。他在路上听多嘴的小太监说,皇上今日没早朝。


何寺卿听后也没多问,只是加快了步子,心里想的是快点见到那个人。


同徽六年翰林学士陆夕渝,三岁便家喻户晓的京城神童,偏又生在重臣权贵之家,锦衣玉食养出的绝世公子,十七岁金銮殿钦点探花,不知羡煞多少人,又惹来多少人。


何寺卿忘不了当日对那少年探花的惊艳一瞥:玉面公子,春风得意,皇帝在高阶宝座上对他颔首微笑,位列朝堂的父兄满脸欣慰地伴在左右。琼林宴上,探花郎醉得熏熏然,走在路上一头撞进了他的怀抱,抬起头时便笑嗤嗤地望他,背后映着一片紫薇花……


“何太医,皇上吩咐您到了就自行进去,不必再等内殿传唤。”


“好。有劳公公。”


看着小太监走远,何寺卿推门进了内殿。


室内空气有些浑浊,像是许久未曾通风。明明是白昼,光线却被厚重围帘遮挡在外,除了两三点即将燃尽的红烛,愈深处愈是一片昏暗。


何寺卿一点点向里摸进,他甚至看不到帷幔后面的床榻上是否有人,有几个人。


“皇上?”直到欲拉开那层金色团龙帷幔,他才轻唤了一声,以示提醒。


这时,一个身影突然从床里向他扑了过来,他下意识地接住了,因为他闻到了袭来的那股熟悉气息。


“怎么了?”何寺卿把他整个人抱进怀里,轻吻他头顶,“皇上呢?”


陆夕渝咬着唇不说话,何寺卿渐渐感到怀里的人似乎是在轻颤,心里一沉。


他扳过陆夕渝的小脸,看着他的眼睛问:“告诉我,这是怎么了?”


陆夕渝也看着他,但不说话。


何寺卿又问:“皇上打你了?”


陆夕渝眨眨眼睛,又摇摇头。


何寺卿松了一口气。李佑琰虽是霸道,却也言出必果。那晚陆夕渝逃走,皇上震怒,立马就要派人去追,是何寺卿请求说明日定将人带回。而平息天子之怒的代价,就是他替他还债,跪了一夜,换他回来不受责打。


陆夕渝始终不开口,何寺卿见问不出来,便不再问。他将陆夕渝放趴在床上,动手脱去了他身上仅有的一层单衣。


当何寺卿的手放到陆夕渝的衬裤边缘时,陆夕渝忽的转过头来看他,双目凄凄,像是隐忍,又像是控诉。


何寺卿再没有犹豫,将他的衣裤悉数褪尽,一寸寸的仔细检查,在每一处轻按着,询问着。


陆夕渝又将脸埋进了凌乱的床褥。他不知道该怎么说。那迷药让他神志不清、欲火难耐,可李佑琰却坐视不理,愣是逼得陆夕渝在他面前哭着自渎,而后竟甩手走人、不知所踪了。


“那是这里疼?”


当何太医的手终于要探入双股之间,陆夕渝却猛地回身抓住了他的手臂,阻止了他的动作。


“不要碰……”陆夕渝说。


他随便抓了条锦被便躺进了里侧,将自己裹得紧紧地,却对身后的人说:“躺下来,抱抱我。”

楼主 陈嘞嘞爱贺大鸟  发布于 2015-12-21 01:37:00 +0800 CST  
【6】


一场春梦日西斜。红烛账内,云雨靡靡。


少年的双眼被白布蒙住,双颊潮吅红,小吅嘴微张,哼哼啊啊的声音让人辨不出是兴吅奋还是痛苦。李佑琰扯住白布一端,骑在少年的背上,驭马一般反复挺吅进,强取豪夺。


初经人事不免紧涩难入,李佑琰却不是怜香惜玉的人。听着少年愈加急促的喘息中渐渐夹杂着低泣声,他就像受到鼓舞的将士,更是一番大肆攻城略地,让身吅体尽情发吅泄。


快吅感不意味着一定快乐。交吅媾是这样,报复也是。李佑琰只要闭上眼睛,脑子里浮现的就是陆夕渝哭泣的样子——那孩子哭得可真是伤心啊……


两具肉吅体的持续撞击声显得淫吅靡而枯燥。皇上一言不发,身下的人便不敢说话。森严的宫墙里也挡不住流言蜚语,少年听说,曾有人在侍寝之后被割掉了舌吅头,或是干脆不见了踪迹,谣言纷纷,无人查证。


李佑琰一心一意地抽吅插,动作愈加激烈,欲吅望愈加膨吅胀。临近高吅潮时,他一把拽住少年的头发猛地向后撕扯,只等一声沉闷低吼过后,便是死一般的沉静。


王充守在门口,一副老眼耷吅拉着。只待里面赤身少年一出来,便有机灵的小太监将人领走了,一点儿没打扰顶头上司的瞌睡。


此时,王充却不敢再怠慢,醒醒盹,垂手靠近门框,时刻准备迎驾。


果然不过一会儿,屋内便传来一声吩咐:“去看看陆大人醒了没有。”


王充当即领旨:“是。”想了想,又困惑道:“皇上要唤陆大人来吗?”


屋内又没了声音。王充不得不将耳朵紧吅贴在门框上,生怕听漏什么而传错消息。只是皇帝没再发话。


又过了一刻,李佑琰衣冠整齐地走了出来,头也没回地吩咐道:“摆驾未央宫。”


……


未央宫吅内,几点灯盏,并不十分明亮,却显得满室暖意融融。


李佑琰未命人传报,放轻脚步,悄然走了进来,站到影壁之后。


第一眼,便看到何太医正蹲在地上给陆大人穿靴。


陆夕渝坐在床边,一只脚登进厚靴,另一只脚踩在何寺卿的肩上,还不时伸到人家眼前逗吅弄。


何寺卿并不见怒,只是拽过陆夕渝的脚背,一巴掌拍上去,也是真响。


陆夕渝嘶了一声,然后就咯咯笑得不止。


李佑琰看在眼里,不自觉地嘴角也跟着上弯。不过是个孩子——他想着,轻轻摇摇头。


何寺卿给他穿好之后才站起来,又拿过一席薄毯将他裹吅住,抱到了不远处的小桌旁。


“你这样,又何必给我穿靴。”陆夕渝看着他笑,坐了下来。


何寺卿见他心情好了许多,脸上也浮现出温柔笑意,干脆一把将他抱到自己怀里坐着,取出食盒里的一盏盏小菜和清粥,亲自喂他吃下。


陆夕渝没什么食欲,没吃几口就开始拒绝,何寺卿好言哄着才又让他多吃了三四口,然后李佑琰便撒娇耍赖说什么也不肯张口了。


何寺卿没办法只能依他。这厢刚刚放下碗筷,却发现皇上不知何时走了进来。


何寺卿扶起陆夕渝,并想拉住他一起跪下请安,可陆夕渝一瞧见来人是谁,立马就背过身不加理睬,搞得何寺卿噎了一下,不得不跪下来求情:“皇上息怒。”


李佑琰压住肝火,板着脸向陆夕渝怒斥一句:“还有没有规矩?”


可惜陆夕渝根本不给他这面子,抬脚竟是要走。


李佑琰再宠惯,也不敌他一再挑衅帝王威严。探身一抓,便将陆夕渝提近身前,不由分说一个耳光甩过去,“是不是想挨打?”


脸被打得火吅辣辣地疼,想必留了掌印。陆夕渝捂住脸,不肯求饶,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也不肯掉。


何寺卿看得心焦,急劝道:“夕渝!”


陆夕渝不想认输,却也不敢再激怒这个动手打他的男人,进退两难之际,耳边却听李佑琰一声叹息。


“过来,朕抱。”


李佑琰的语气硬吅硬的,陆夕渝的眼泪却一下就涌吅出来了。


李佑琰看着他,突然有一种很无力的感觉,只好走前几步拥他入怀,“好了,不闹了。”替他扯出紧吅咬的唇吅瓣,轻轻吅吻了一口,“小傻吅瓜,痛的难道不是你自己?”

楼主 陈嘞嘞爱贺大鸟  发布于 2015-12-25 23:56:00 +0800 CST  
这么清水。。还被吞到天昏地暗。。

楼主 陈嘞嘞爱贺大鸟  发布于 2015-12-25 23:58:00 +0800 CST  

楼主:陈嘞嘞爱贺大鸟

字数:6740

发表时间:2015-12-17 06:5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4-20 11:12:43 +0800 CST

评论数:4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