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傻小子,你给我好好的(兄弟,师生,父子)

现代文,文笔渣,狗血,甜虐不定,慎入。
调皮倔强的弟弟被哥哥老师渣爹教训的日常。


楼主 独角鲸121  发布于 2017-07-03 10:11:00 +0800 CST  
1.掐准了班主任今天值班的时间,文玘然把漫画使劲往桌洞里塞了塞,把课上写完的作业摆在桌头,囫囵的吃下中午剩下的水果和点心,背上书包,飞奔去了操场。
在老师们眼里,文玘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虽然他才九岁,但是他的成绩一直稳定在初三级部的前五名,钢琴,乒乓球,武术,围棋也都很棒,至少在他们这些外行人眼里是很棒,也许是因为年龄比其他学生都小,这孩子虎头虎脑古灵精怪的,而且不怕生,和谁都能聊上两句,虽然有时也爱顶嘴,但是这么可爱的孩子,谁也不忍心过多的苛责他,尤其是每次家长会他的家长都不参加时。
老师们都很奇怪,这孩子一年半的时间完成小学学业后,本来在初中也能跳级的,可偏偏,他的父母选择了让他按部就班,说是这孩子容易心浮气躁,磨磨他的性子,让他以后不至于因此吃大亏。
这个初衷是好的,但显然这小子并不领情,他仗着自己成绩好脑袋聪明,常常提前预习,提前写完作业,上课无聊的他经常偷看课外书,挑老师的刺,耍一些小滑头,弄得班里的同学哄堂大笑,虽然不是每节课都这样,但也着实令人头疼,而且这孩子很会总结规律,上学没几天,哪个老师什么时候有课,班主任什么时候值班,哪个老师什么时候去接孩子,哪个老师固定哪天提前回家,他都摸得透透的,还自己做了一个课表,时不时翘一两节不重要的课或自习,他也不是出去闯祸,就是去打球。大部分老师都被他蒙在鼓里,偶尔发现他不在,他也会以上厕所,去办公室问题之类的理由搪塞过去,今天也是如此。
当他大汗淋漓的推着单车从球场往校外走时,迎面就碰到了黑着脸的班主任,他现在校门口,不知道在等谁。
“老师再见!”他推着车子从校门口经过,像往常一样和老师打招呼。
没想到老师径直走了过来,按住了他的车头。
“你着急回家吗?”老师盯着他,严肃的问。
“不,不啊。”老师的低气压让他感到难受,他不禁结巴了一下。
“不着急就和我过来一下,咱们聊聊你作业的问题。”老师用力拧了一下他的车把,强行调转了车头的方向,他搓了搓脚,还是跟着过去了。

楼主 独角鲸121  发布于 2017-07-03 11:17:00 +0800 CST  
3.“老师,我错了,我…”文玘然赶快认错,林楚晨力气很大,他了不想自讨苦吃。
“我知道你错了,别说空的,说说你错哪了!”
“我…我不该翘课…”
“还有!”
“不,不该撒谎。”
“自己挺明白的嘛,不该干什么,怎么知道还要做呢?”
文玘然泯着嘴,不说话了。
“你逃了几节课?”林楚晨突然问到。
“啊?什么?”
“我问你逃了几节课!‘’
文玘然在背后绞着指头,不知道怎么回答,说实话,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到底翘了多少课。
“快说话!”林楚晨拍了拍桌子。
“那,那个,只是算自习还是什么…我算不过来…”文玘然正绞尽脑汁的算着,突然的发问让他无从招架,一时说漏了嘴。
“行啊你,胆子长的比人快啊!”本以为他是初犯,谁成想还是个惯犯,还什么算自习?算不过来?这小子还真是反了天了?把学校当什么了?
文玘然自知说错了话,背着手站在那任凭发落。
“你是不是觉得你很聪明,你是个天才,你就可以不听话,就可以不遵守校规?”林楚晨厉声问道。
小孩最得意的,就是自己超强的智商,他认为这是不可反驳的,“我,我都学会了嘛,反正作业也都做完了…”
“文玘然!”林楚晨突然吼了一句,文玘然赶紧闭了嘴。
“我问你,你上学第一天,发的第一本书是什么?”
“是…是校规。”文玘然小声回答着。
“你看过里面的内容?”
文玘然咬着嘴唇,不敢说话,当初林楚晨用了两节数学课的时间带他们读了一边校规,他不可能没看过,甚至里面的一些内容,他还历历在目。
“我问你,你现在的身份是什么?”林楚晨大声问到。
“学生。”文玘然小声回答
“大声点!这个身份很令你不耻吗?刚刚打球不是打的很起劲吗?”
“学生!!”文玘然大声回答着,眼中泛起了泪。
“你父母为什么把你送到学校里来?为什么让你按部就班的跟着其他同学学习?”
“因为,因为…”文玘然努力思考着,却找不到满意的答案。
“一开始你父母说你这孩子心浮气躁,需要磨练,我算看出来了,你不仅心浮气躁,还一点也不守规则!你这孩子就是自私!规则是为你一个人定的么?还是规则有多不合理?凭什么别人都得遵守,你就可以这么理所应当的不遵守?嗯?就请你聪明?就请你智商高?如果只是学知识,我相信你自己在家学也比在学校快很多,你父母为什么还要把你送到学校来?你逃课,撒谎的时候,考虑过他们的良苦用心吗?你前几天还代表学校参加感恩父母的演讲比赛,你想想你配吗?你配当一个学生吗?”林楚晨越说越生气,什么狠话都说了出来。
他承认,他真的很喜欢这个孩子,不仅仅是因为他优异的成绩。他调皮倔强但又纯真善良的性格,那永远充满好奇的干净的眼睛,都让他爱惜的不行,所以他也常照顾他,教训他,他怕这孩子走了弯路。
眼前的小孩不停的抹着眼泪,他知道,自己话说中了,他也知道孩子知道错了,可这孩子好了伤疤忘了疼的能力也是让他瞠目结舌的,训他一顿,可以管他几天,可几天之后,他还是会犯错,这个年龄的小孩,自制力很差,他尤其时,管不住自己很正常。
虽然孩子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但他还是决定给他一个教训。

楼主 独角鲸121  发布于 2017-07-03 13:19:00 +0800 CST  
要不要一上来就重拍?

楼主 独角鲸121  发布于 2017-07-03 13:22:00 +0800 CST  
对了,我们这里是小学五年,初中四年。

楼主 独角鲸121  发布于 2017-07-03 13:23:00 +0800 CST  
度娘不让发,不知道为什么,只能发截图




楼主 独角鲸121  发布于 2017-07-03 17:37:00 +0800 CST  
4.回到家已经是九点多了,文玘然锁了车,开锁进家,果不其然,家里没有开灯,文玘然没有开灯,把书包甩在一边,趴在沙发上,身后的疼痛仍在发酵,他又疼又饿,肚子咕噜噜叫个不停,他忽然很羡慕,电视上那些抱着书包篮球回家大喊着妈我饿死了,然后妈妈就一遍数落他一边给他准备晚饭点心的孩子。他小声地啜泣着,泪水在他脸下积了一滩。
也许是内心的情绪发泄完了,文玘然抹了把眼泪,摸黑去了厨房,从冰箱里找出两个水煮蛋,一包牛奶,他嫌水煮蛋腥,又摸出一瓶辣椒酱,倒在碗里一点,把鸡蛋掰碎用筷子拌了拌,就着牛奶把辣鸡蛋一顿狼吞虎咽。又去洗漱间把衣服洗了晾上,才拿了药水回了房间,他也不着急上药,先是慢慢的揉,揉开了屁股上的肿块,又揉腰揉小腿,等到舒服下来,才到镜子前给自己涂药,反正家里又没有别人,他干脆把下半身脱了个精光,对着镜子上药。
其实最后,林楚晨还是放水了,大部分用了四分力气,最后几下几本就是蹭了蹭,接着就收回来了,除了臀峰处发紫发青,其它地方只是通红,但这通红也不好受,在打一两下,估计也就紫青了,他熟练的在屁股上涂抹着药膏,冰凉的触感让他感到舒服,除了臀峰处,其它地方倒还都顺利。
上完药,他就打开空调,趴在床上睡了,也许是太累了,他只是用长袖校服盖了盖后背,便安安稳稳的进入了梦乡。
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是在父母的怀中撒娇长大的,文玘然就是其中之一。早在他出生以前,父亲就是一家国企的中层干部,母亲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他出生两年后,父亲就陷入了无休止的出差和应酬,母亲因不满事务所的压榨自己出来挑旗单干,为了一单纠纷或寻找一处租金低廉的写字间而不眠不休好几天,有时干脆住在出租屋里不回家,文玘然也落入了东家吃两周西家住半个月的生活,所有的亲戚几乎都住遍了。他最常住在爷爷奶奶家,或姥娘家,有时也住在堂哥家或舅舅家。老一辈的人待他都很好,尤其是爷爷奶奶,他们格外疼爱这个小孙子,但毕竟是老人,管的又多,有时还絮叨,所以小玘然虽然喜欢他们,但不愿常住。他喜欢住堂哥家,也许是因为是本家的缘故,堂哥一家人不把自己当外人,大伯视自己为亲儿子,宠爱他,关心他,闯了祸时教训他,来客人时也叫他斟茶倒水,私下里他也经常和大伯撒娇,让他给自己买零食,堂哥爱欺负他,但是他在外面吃了亏,堂哥第一个给他出头,除了和父母在一起,在大伯家住的时光是最快乐的,可后来堂哥一家搬去了其他城市,他也不能常去,只好常住在舅舅家。
他是很讨厌在舅舅家的,虽然和他舅舅家的小孩很投缘,玩的很开心,但他一点也不像住在舅舅家。舅舅爱玩,常常在家设局,搓麻将到深夜,稀里哗啦的声音让他无法入眠,舅舅爱喝酒,喝完酒就打人,打舅妈,打表弟,也打他,舅妈不顾家,常常在外面玩到很晚,舅妈还挨打小孩出气,以前在大伯家,挨打他的心服口服的,但是在舅舅家,他却常无缘无故挨打。但是,有些东西比挨打还恐怖,那就是别人的冷言冷语,别人的眼神脸色。
“和哪个都长的不想,怪不得老往咱家扔。”
“成天在这白吃白喝,也不知道父母在外面鬼混什么。”
几乎每天,他都能听见舅舅舅妈这么说他。
他最快乐的时候,就是父母接他回家的时候,他们一家三口一起吃饭,聊天,看电视,玩游戏,那样的时间实在太少。他也喜欢过年,这样不仅他们三口,伯父一家,爷爷奶奶也可以聚在一起。
转折发生在他五岁那年,在四岁左右,父母就委托他所寄养的亲戚送他去学东西,也许是另一种补偿,父母根据他的意愿,让他去学武术,学乒乓球,学钢琴,学围棋,他很乐意,每个周末都很积极,一开始舅舅还送他去,后来干脆让他自己去,学习的地方距他家很近,他有时就回家休息,有时晚上干脆住在家里,早晨再回舅舅家吃饭,反正舅舅是不会在意他是否夜不归宿的。
这样过了一年,他熟悉了这样的生活,也学会了打扫卫生,洗衣服,还会做几个菜,他就越发的不愿意呆在舅舅家,虽然父母不同意,但他仍然偷偷自己回家住,他宁愿自己守在空空的家里,也不愿意在舅舅家忍受莫名的打骂和白眼,而且家离图书馆也近,他喜欢看书,经常在图书馆泡一天。
后来,他的父母终于妥协了,允许他独自住在家里,但为了让他多学习,管住他,也是为了保证他的安全,就给他请了几个家教,把他的一天安排的满满当当,早晨五点起床练武术,十点学钢琴,下午学围棋和英语,数学,晚上练乒乓球,虽然他们不在家,但保证几乎所有时间,从起床到睡觉,都有人看着他。

楼主 独角鲸121  发布于 2017-07-03 20:51:00 +0800 CST  
想发这个很久了,奈何一直等级不够,今天把屯的文放出来一部分。

楼主 独角鲸121  发布于 2017-07-03 20:52:00 +0800 CST  
想象中萌萌的小玘然和大大的帅玘然(萌三国中的刘备)





楼主 独角鲸121  发布于 2017-07-03 20:57:00 +0800 CST  
5.其实,知道父母要自己按部就班的跟着初中坐下来时,文玘然心里还是很开心的,而且非常支持。
六岁半时,因为升学原因,他必须得去小学跟着五年级毕业班学习半年,那一次,彻底打开了他新世界的大门。
以前,他是很少和同龄人一起玩的,一方面是因为他的日程安排的满满的,另一方面,他多少也有点抵触,他太喜欢这种独来独往的生活了,一个人做饭,一个人洗衣服,一个人学习,一个人游戏,一个人上山下水,当别的孩子还在为没人陪他睡觉急得大哭时,他已经一点抱怨一边麻利的独自在家洗衣做饭了,当别的孩子还在为某个诗词,某个公式抓耳挠腮时,他已经可以轻松的解决简单的函数问题了。还分不清孰是孰非的年龄里,他却已经很有主见了。小孩子的单纯,冲动,幼稚,任性,成年人的韧劲,坚持,自立,矛盾而又自然的结合在这个孩子身上。
他希望他的生活永远如此,但是当他不情愿的走进学校时,他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不止如此。
当他在课间解一道初中物理问题时,总是忍不住对旁边勾肩搭背高谈阔论的哥哥姐姐投去羡慕的目光。因为他是插班生,年龄又小,再加上大家已经相处了四年多,彼此都很熟悉了,所以真正成为他朋友的人几乎没有。虽然他只是在旁观,而且是深处其中的旁观,但他深深地被这种生活吸引,这种…正常人的生活…
顺利的考上重点初中后,小玘然并没有和其他孩子一样,进入假期生活,恰恰相反,他而且恢复了忙碌,但他不在愿意把自己拘束在家里,他主动的走出去,凭借自己超高的智商情商,很快和其他孩子打成一片,没有时间,就翘课出去。枯燥无味的钢琴课翘掉,去和朋友们摸鱼钓虾去,烧脑的围棋课翘掉,和朋友一起摔跤大家顺便炫耀一下自己的功夫去,繁琐复杂的文化课翘掉,和朋友一块出去打球去…虽然最后的结果是被父亲摁在腿上结结实实来了一顿皮带,还破天荒的罚跪了两个钟头,但他也确实尝到了交朋友,或者说正常生活的甜头,而文父也知道他的心思,调整了他的课程,让他的时间更加宽松。其实他也不想把孩子管的这么死,让孩子这么累,可那时孩子还小,又没有这种想发,只能这样管住他,现在孩子渴望自由,那就给他足够的自由,文父一直都是挺开明的。
所以,没有人知道,当他得知自己可以和其他孩子一样去上学时,内心是多么开心。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林楚晨说他不配当一名学生时,他的反应会这么大。
他太渴望成为一名学生,又改变不了向往自由和我行我素的本性。
难道我真的不配成为一名学生?难道我真的…不能过这种正常…的生活?
他在梦中一遍又一遍自责的诘问自己。

楼主 独角鲸121  发布于 2017-07-03 23:44:00 +0800 CST  
6.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应该还是在半夜,四周还黑黢黢的,文玘然觉得自己的胃去刀绞一般,火烧火燎的疼,他咬着发白的嘴唇,小脸皱成一团,捂着肚子蜷缩起来,双脚使劲蹬着,想缓解自己的痛苦,汗水浸透了他的枕巾和校服。
疼痛缓解一下时,他摸索着找到手机,却不知道该给谁打电话,父亲去国外出差,母亲去外省跑案子去了,不可能回来照顾他,舅舅肯定是靠不上,打120又怕到时候不疼了,在让人说成是小题大做,不仅多花化验的冤枉钱,还耽误明天上学。他手机胡乱的点着,给上一个联系过的人打了电话。
那边还没接通,有一阵疼痛涌了上来,他颤颤巍巍的握着手机,带着哭腔喊着:“疼!疼!我要死了!”
再往后,他就失去了意识,眼前原本就昏暗的景象,也陷入黑暗之中。
再醒来时,他已经趴在一张洁白的小床上,四周充斥着消毒水刺鼻的味道,他一只手伸在被子外,正在吊点滴。他四下看了看,只有抱着记录本在一旁给临床讯问病情的医生护士,着急的家属,和来来往往的护工,没有人休息他,他把头埋在枕头里,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怎么了?又疼了?没事吧?”哭了一会,他就听到头上着急而亲切的声音,一只粗糙但温暖的大手抚摸在他毛茸茸的小脑袋上。
他抬起头来,是林楚晨。
“老,老师。”他有些无力的叫他一声,声音沙哑的让他自己都害怕。
“怎么了?怎么哭了?”林楚晨关心的问到。
这段时间,除了父母和朋友,他联系最多的就是林楚晨,昨晚他胡乱拨出去的号码,正是林楚晨的。
文玘然摇了摇头,肚子又咕噜噜的叫起来。
“饿了?”林楚晨笑了一下,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亲切得很。
文玘然点了点头。
林楚晨扶他起来,他不敢座,只能跪在床上,好在床很柔软,不至于太难受。
林楚晨端来一碗白粥,文玘然想要接过,却被林楚晨把手打了回去,林楚晨用汤匙舀了一点,吹了吹,喂到他嘴边,文玘然愣了一下,还是张嘴让他喂了。
为了两勺,文玘然不喝了,只是用一只手指着那碗粥,一只手比比划划的,见林楚晨不理解,他就指了指旁边桌子上临床的小孩的一盒糖果。
“你想吃甜的?”
文玘然摇了摇头。
“想往粥里加糖?”
文玘然使劲点了点头,用一副期待的表情看着林楚晨。
“那你想想吧。”林楚晨坏笑了一下,继续给他喂粥。
文玘然撅了撅小嘴,把头扭向一边。
“不喝了?不喝算了,省的给你喂!”林楚晨佯装生气的模样,想要逗逗小孩,没想到小孩的眼睛立马蒙上了水雾,眼泪吧嗒吧嗒掉了下来,林楚晨马上过去搂着他哄,旁边的小病号的母亲看不下去了,赶快拿出一罐白绵糖来,数落林楚晨。
“小孩子都病了,你还这么为难孩子,加点糖就加点糖嘛,又不会耽误治病,你这父亲怎么当的…”
林楚晨在妇女的唠叨中接过了白糖,加了一大勺,他瞄了一眼文玘然,发现小孩在看他,准确的说是看他手里的糖,发现林楚晨在看他,又马上扭回头去。
林楚晨乐了,这小子还跟我玩这一手。他搅拌了几下,又尝了尝味道。
“文小少爷,喝粥啦!”他戳了戳文玘然,文玘然装作不情愿的样子,张了张嘴,林楚晨耐心的喂他。
喝完粥,文玘然觉得舒服了很多,又趴下继续睡,却被林楚晨拎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你本来就肠胃不好?”林楚晨严肃的问他。
文玘然眼神暗淡了一下,以前在舅舅家,大半年没吃过一顿正经饭,早饭几乎没有吃过,午饭吃盒饭,晚饭吃中午的剩饭,肠胃被糟蹋的不轻,虽然他年龄小,慢性肠胃炎却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他点了点头,又低下头去,不在看他。
“你昨天晚上吃的什么?”林楚晨盯着他问。
“鸡蛋,牛奶,还有辣椒酱。”
林楚晨听了,气的只想把他在揍一顿,明知道自己肠胃不好,怎么还空腹吃鸡蛋牛奶和辣椒?可看这孩子可怜的模样,又不忍心动手。
“我昨晚回家,太晚了,又没人给我做饭,我只能吃点现成的,冰箱里有没其他东西了…”文玘然小声为自己辩解着,说了几句,又抽噎起来,委屈的不行。

楼主 独角鲸121  发布于 2017-07-04 13:35:00 +0800 CST  
7.林楚晨帮他擦了擦眼泪。
“玘然不哭了,男人哪有说哭就哭的?”
文玘然不理会他,趴下身子把头蒙在被子里,哭着哭着,又睡着了。
“哎,真拿你这小冤家没办法。”林楚晨笑了笑,帮他掖了掖被子。
“喂!你真的不教训我了?”趴在林楚晨后车座的文玘然一边玩着林楚晨的手机,一边大咧咧的问着。自从他出院后,他就以屁股疼胃疼走不了骑不了车为由赖上了林楚晨,天天让林楚晨接送他,当然了,小孩当然不会忘记他胃病被林楚晨送进医院的事,中午一起吃饭时,林楚晨还说因为这件事还要狠抽他一顿,下午就没了消息,小孩知道估计是不想打他了,但还是放心不下。
林楚晨知道小孩的小心思,但他是真不想在打他了,他还记得小孩缩在他怀里疼得发抖,一遍一遍喊着让他爸爸妈妈来救他的样子,一开始他下不去手,二来是,他也因此受到足够的惩罚了,胃疼时的疼痛,远比他的巴掌厉害的多。
“喂?你“喂”谁呢?不会说话我教你啊!哎对了,你爸妈什么时候回来啊?”林楚晨一边打着方向,一边漫不经心的问。
“不会很久,下个月就回来了,唉唉,拐弯拐弯,今天周五,我去我爷爷家!”
“那你可得注意点,这几天别让我抓住你什么把柄在狠抽你一顿,在你爸面前露了马脚,在抽你一顿,哎?去你家顺路,去你爷爷家又不顺路。”虽然这么说,林楚晨还是调转了方向,小孩趴在那看不到外面,不知道林楚晨在同他开玩笑。
“你带我嘛!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你小子学的一套一套的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身后的伤早好了!是不是又忘了疼,得让我再给你紧紧皮了?”说罢,停下车,佯装要打的样子。
“唉唉,别啊!”文玘然跳了起来,看到了外面的景色,才知道林楚晨是要送他的,赶快保住了他胳膊。
“唉唉,老师快开车嘛!我奶奶做饭可好吃了,早点去我让我奶奶多做点!留你吃饭!”
林楚晨被他逗乐了,收了手。
“坐好,我要加速了!”

楼主 独角鲸121  发布于 2017-07-04 22:02:00 +0800 CST  
哎?没人吗?

楼主 独角鲸121  发布于 2017-07-05 11:02:00 +0800 CST  
好想更一个小番外,学武术或者学乒乓球的,因为我也学这俩,比较有经验…

楼主 独角鲸121  发布于 2017-07-05 12:05:00 +0800 CST  
整个文肯定是主拍傻小子啦(别告诉我不知道傻小子是谁),这段部分只有小玘然挨拍,后面也会有别人。

楼主 独角鲸121  发布于 2017-07-05 12:40:00 +0800 CST  
8.文玘然受了教训,又被林楚晨照顾了一个星期,暂时消停了两周,但不几天,他又站在了林楚晨的办公室里,而且还鼻青脸肿的。
不仅有他,还有班里其他几个男孩,他们贴着墙壁站着军姿,已经站了一下午,有几个腿都在打颤,汗水顺着下巴滴落。
原因很简单,中午饭空时,初四几个混混抢了文玘然的乒乓球拍,对于热爱乒乓球的人来说,球拍就是挚友,是和他一起度过痛苦枯燥的训练,经历无数失败成功起起伏伏却从来都是不离不弃的兄弟,文玘然曾经天天用海绵给他擦拭,用砂纸轻轻打磨,甚至抱着他睡觉。小混混们抢走了他,还拿他乱砍乱砸,幸好文玘然有粘护边的喜欢,不然现在肯定弄毁了。文玘然当时就怒了,仗着自己练过武术,上去就和他们打了起来,对方也不是吃素的,有都是小混混,平时都没少茬架,再加上都比文玘然大,有的个头甚至顶玘然两个大,玘然一点优势也没有,不一会就吃了亏,被同班的同学看见了,家里最可爱的小宝受了欺负,当哥哥的能忍?呼啦啦去了一堆男生和他们打了起来,其中不乏几个学霸。
最后的结果并没有什么正义砸到邪恶的轰轰烈烈,而是被政教处主任发现,通知了级部主任,级部主任又通知了班主任,班主任当着所有人的面呵斥几句,各自领了回去,初四的那些怎么样不知道,但玘然这些孩子们回去就站了墙角,一站就是一下午。
放学铃响了,外面传来各种欢快声音,站了一下午的小孩们也变得躁动不安,这种躁动在林楚晨拿着教鞭回来时立刻归于平静。
“你们胆子很大啊!连初四的都敢惹?嗯?”他打量着着几个男孩,一个个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刚刚的倔强显然却被四个半小时的罚站消耗的差不多了。
“真的,太令我失望了!如果是李锋,高长远他们,我还不会觉得以外,没想到竟然是你们!”这几个孩子都是班里拔尖的优等生,有几个还是班委,学生会的。
李锋,高长远是班里出了名的坏孩子,打架斗殴敲竹杠准少不了他们。
“老师,是我和他们打起来的,不关他们几个的事。”文玘然大义凛然的站了出来。
“不是的老师,是他们先欺负然然的,是他们不对!”其他几个学生不可能让文玘然一个人承担,马上站出来护他。
“行了行了你们别在这兄弟情深了。”林楚晨用教鞭敲了敲桌子,“你们出来一个人,给我具体说说,勋奕,你是班长,这几年你年龄也比较大,你说说。”
阎勋奕是班里的班长,名次一直是班里的前五,做事比较稳重踏实,平时林楚晨很信得过他。
“我看见然然被那群小混混欺负了,就跑回班里叫同学帮他,您不是常说,要帮助同学,不能让同学受欺负嘛,还说男子汉大丈夫,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能软弱。”
“你到还教训起我来了!”林楚晨立了他一眼,阎勋奕抿了抿嘴。
“我们没错!是他们先欺负我们的!”
林楚晨有些头疼,他确实很喜欢看见男孩们这样血气方刚,重情重义,但同时,他们的行为又太过鲁莽,思想还比较幼稚,而且也是校规所不允许的。
“你们去拉架不就好了,打什么打!受了伤怎么办?”
“他们就在揍然然,我们怎么拉架?”阎勋奕气不过,大声质问。
林楚晨看了看文玘然,他的胳膊上有几道淤痕,嘴角也红肿了,可爱的小圆脸上的血痕还尚未结痂。此时的他倔强的如同一根木棍,直挺挺的站在那,也不看他。
“首先,校规,他们的行为自然有校规来制裁他们,第二,你们这么贸然的冲上去,受伤了怎么办?校长从那些小混混那里收过很多刀具,你们考虑过后果吗?嗯?”林楚晨,反问到。
“不是他们的错!他们没有错!”文玘然突然大声反驳,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他们是为了帮我,他们没有错!”文玘然昂起头来看着林楚晨,倔强的目光正好对上林楚晨愤怒的快要喷火的眼睛。

楼主 独角鲸121  发布于 2017-07-05 23:51:00 +0800 CST  
9.“有没有错,你说了算?”林楚晨冷冷的问到。
文玘然也不畏惧,气呼呼的盯着林楚晨。
“你别替别人说话了,你先动手的事我还没找你呢!”林楚晨用教鞭敲了敲他的脑袋。
其他几个孩子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文玘然,他们本以为是小混混们先揍了他,没想到竟然是他先动了手。
“是他们先欺负我的,而且他们做了很过分很过分的事情!”文玘然小圆脸涨的通红,大声的反驳到,“这个他们没有关系!不是他们不对!”
“你闭嘴!”林楚晨狠狠地拍了拍桌子,“从现在开始,你在敢说一个字,你就给我等着!”
“虽然我知道你们是好心,但是你们也必须为自己的鲁莽和不计后果付出代价!”林楚晨转了转身子,面对那几个小孩说到。
“他们…”文玘然刚要说话,就被林楚晨一个眼神瞪了回去,林楚晨拎着教鞭踱步到他的面前,轻轻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别让我当着这么多人对你做上次在仓库那样的事情。”
文玘然突然顿了一下,不知是因为愤怒,害羞,还是恐惧,他的小圆脸涨的更红了,他咬着嘴唇,双手攥拳,浑身都在发抖。
学校仓库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隔音效果很好,又不透光。有一次他在外面和人打了架,林楚晨把他揪到那里,脱了他的裤子狠狠地抽了他的光屁股,后来因为挣扎的太厉害,还把他绑了起来,最后又把他关在黑漆漆的仓库里一个小时,任凭他又哭又闹,也是等到时间到了,才把他放出来。
文玘然含着泪水,狠狠地盯着林楚晨。
“好了,我也不耽误你们时间了,从勋奕开始,伸手!”他挥了挥教鞭,命令到。
阎勋奕忧郁的伸出了手,他一直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不仅在学校,在家里也很少有人打过他的手心,伸出手时,他还在微微颤抖。
“嗖~啪!”
“啊!”
教鞭破风而下,狠狠地抽在勋奕细皮嫩肉的手心上,瞬间涨起了一条红色的棱子,疼痛扩散到整个手心,他痛呼了一声,疼得弯下了腰,不停的把手放在裤子上摩擦。
“伸出来!”林楚晨命令到,“还有三下!”
“老师,太疼了,太疼了,别打了。”阎勋奕变相祈求到。
“伸出来!”林楚晨不为所动。
阎勋奕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的把手伸了出来,林楚晨抓住他的指尖,三下快速的抽在他的手心上,没有给他消化的时间,四条凛子交叉在小手上,像四条小蚯蚓,交叉的地方已经变得紫红,还有红色的血点子,整个手都在肿胀,发热,甚至有点发麻。阎勋奕赶快抽回了手,也顾不上体面不体面,使劲用嘴吹着,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其他几个男孩也大抵如此,每人都是四下,办公室里是不是传来几声哀嚎,文玘然想要为他们求情,又不敢开口,林楚晨向来说到做到。
最后一个是文玘然,林楚晨并没有命令他什么,他知道,现在命令他,他也不听。他直接拽过了他的手腕,文玘然紧紧的握着拳,直盯着林楚晨。
林楚晨极怒反笑,轮圆了教鞭抽在他的拳头上,文玘然把吼叫的欲望压制在喉咙里,迅速松开了手,小脸皱成一团,他刚想说些什么,下一教鞭就抽在了他的手心上,紧接着第二鞭,第三鞭…林楚晨抽了十几鞭,而且不像打前几个孩子那样快速,每一鞭都是高高举起,轮圆了抽下来的,还有几下抽在了他的指头上,速度不如之前块,但也没给他喘息的机会,他的手掌变得紫青,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的肿了起来,有几个地方还破了皮,渗出了血滴,手指像断了一样,不停的颤抖。
“老师,别打了。”其他几个孩子见这架势,马上上前拽住林楚晨,“在打下去就出事了。”
“这是他应得的。”林楚晨又轮起了教鞭,文玘然扭过头去,闭上了眼睛。
“老师,不要,然然已经受罚了,老师,您平时不是最喜欢然然了吗?”阎勋奕死死地拽住林楚晨的衣服。
“我喜欢他?哼,我看就是平时太惯着他了,他才敢跑去和初四的小混混打架!到现在还不肯认错。”林楚晨收了手。
“然然已经知错了…”
“我没错!是他们先欺负我的!”文玘然大声反驳。
“然然!”其他几个孩子在林楚晨和文玘然之间打了几个来回。
“行了,今天到这吧,你们会吧。”林楚晨挥了挥手。
其他几个孩子犹豫了下,还是那书包走了,文玘然自知自己只是个开始,自觉的站在原地,歪着头不肯看林楚晨。

楼主 独角鲸121  发布于 2017-07-06 19:02:00 +0800 CST  
有没有给我一些建议啊。父母,堂哥,还有一些人马上就要登场喽,父母出来就要虐了,喜欢吗?

楼主 独角鲸121  发布于 2017-07-06 19:15:00 +0800 CST  
今天晚上一口气四更,爽不爽

楼主 独角鲸121  发布于 2017-07-07 09:38:00 +0800 CST  
10.等到确定其他人都走掉了,林楚晨再次走到文玘然面前。
“你认不认错?”
“我没错。”文玘然依旧歪着头,只留一个侧脸。
林楚晨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到当他完全冷静下来时,文玘然已经捂着脸含着泪,愤恨的盯着自己,小小的手遮挡不住分明的巴掌印。
文玘然只觉得自己脸上炸开了一般,脑袋有点发懵。
林楚晨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不由得把手背到了身后。
“我在问你一遍,认不认错?看着我说!”
“我没错!”文玘然盯着林楚晨,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你为什么主动动手?就是为了一个乒乓球拍?”
“你不懂!”文玘然咬牙切齿的说。
“不懂什么?我不懂?确实,我不太会打乒乓球,不知道你的拍子几百块钱还是几千块钱,你有多喜欢他,我只知道,你不能为了一块木头,就去和别人打架,刚何况你还是主动出手!”
“那不是木头,是我的兄弟,你根本不知道他对我多重要!你根本…”
“只有你这种没心没肺的小兔崽子才会有把木头当兄弟的幼稚行为!真不懂你这个孩子,一块木头比一个人重要…”
“我说了!那不是木头,那是我的兄弟!你根本不懂这种感情,你根本不懂我!…”文玘然也被愤怒冲昏头脑,大声对林楚晨吼到。
“好,我不懂你,但是你得守规矩,打人就是不对!”林楚晨见他不但一副不知悔改而且还和他顶嘴的模样,原本稍微平度的心情再次燃烧起来,他把文玘然夹在腋下,带他去了仓库,文玘然双脚蹬着,挥舞双手想要挣脱,买个林楚晨力气太大,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得,文玘然干脆一口咬在了他的胳膊上,林楚晨吃痛,但没有撒手,终于到了仓库,他打开仓库门,直接把他扔了进去,锁上了门,自己却离开了。
小玘然瑟缩再仓库角落里,他委屈,痛苦,心里发堵,不仅仅是因为球拍,因为疼,更是因为林楚晨对他的态度。他敢对林楚晨撒娇,使坏,做一些有点出格的小错,就是基于林楚晨对他的关爱,理解,耐心,和那种无条件的相信,他坚信,无论如何,林楚晨都会理解他,都会支持他,可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以前他舅总是一边打他,一边说:“你以为全世界都是你爹啊?都得宠着你惯着你?”现在他突然深刻的理解到这句话,没有人会像父亲一样,无条件的相信自己,支持自己,理解自己,他曾一度把林楚晨视为父亲兄长一般的人,可是现在看来,是他一厢情愿了吧。
林楚晨没一会就回来了,显然怒气正盛,他是一脚踹开门进来的,他还带来了一些工具,文玘然已经不想管这些了。
林楚晨过去踢了他一脚:“起来!”
他原本以为,文玘然会挣扎,会反抗,但没想到他居然自己走到闲置的桌子旁,而且主动退下了裤子,趴了上去。
林楚晨愣了一下,还是拿起那根教鞭走到他的身后。
“你还挺主动?知错了?”林楚晨用教鞭摩擦着他的臀峰,文玘然虽然觉得羞愧的不行,却还是一动不动。
“我没错!”
“没错趴着干什么?”林楚晨把教鞭狠狠往下压了压。
“反抗有用吗?你还是会打我,干脆让你打个够算了!”文玘然倔强的把头扭向一边,“要打快打,本少爷还得快点回家呢!”
林楚晨的怒气直往脑门冲,这算什么?宁死不屈吗?他把自己对他的管教当什么了?自己天天用自己的非工作时间管他,哄他,陪他,就是怕他走了弯路,现在这算什么?
林楚晨举起教鞭,轮圆抽了下去,用了十分的力气,白嫩的两团肉瞬间被一条血红贯穿,凛子周围快速的泛红,文玘然的屁股不自觉的绷紧,又快速放松下来,他双手紧紧扣着桌角,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叫出来。
教鞭快速在他身后起落着,不规则的抽在他小小的屁股上,白嫩的皮肤还没有染红,就变得青紫,一条条凛子就像一条条紫红的蚯蚓,爬满了他的臀部,小玘然疼得满头大汗,却一声不发,一动不动。
小玘然上了倔脾气,林楚晨的脾气也够呛,现在两人就是火星撞地球。
“啪”的一声,用了多年的教鞭应声断裂,林楚晨也暂停了自己的责罚。
“认不认错!”
“绝不可能!”小玘然颤抖的回答他。
“哼,今天不让你认这个错,我跟你姓!”林楚晨把折断的教鞭扔到一边,又拿起一根皮带,他将皮带对折了一下,使劲登了登,皮带打出清脆的“啪啪”得声响,这是一根牛皮皮带,质量很好,林楚晨平时舍不得用,只有颁奖时才拿出来带带,韧性极佳。
他把皮带搭在文玘然青一块紫一块的两团肉上,显然,疼痛和劳累都在折磨着小孩,此时他的双腿已经在大幅度的颤抖。
“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思考…”
“用不着三分钟,只要打不死我,你尽管动手。”
文玘然艰难的说到。
林楚晨并没有打他,而是坐在了一边,不仅文玘然需要冷静,他也需要,他想静静的思考下,为什么这孩子就是不肯道歉。可是小孩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
“你怂什么?你打啊,怎么不打了?”
“***的装什么好人?说什么为了我好?你的心里除了那些一成不变的校规和自以为是的规矩还有什么?”
“你凭什么用你的规矩管教我?让我像你一样专科毕业后当一个初中老师吗?”
“***的揍我啊!没胆了吧?”

楼主 独角鲸121  发布于 2017-07-07 21:52:00 +0800 CST  

楼主:独角鲸121

字数:26386

发表时间:2017-07-03 18:1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0 22:39:26 +0800 CST

评论数:21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