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念清若狂(bl,多甜、日常)

念卿若狂,念清若狂。

楼主 Iwater树  发布于 2017-06-19 12:52:00 +0800 CST  
这里新人树苗,请多关照!

楼主 Iwater树  发布于 2017-06-19 12:53:00 +0800 CST  
❶ 陈梓叙其实很早就听说过李寻清,从他们班女生的叽叽喳喳中,他好像很高大很帅气很有才的样子。女生口里的男神经常改朝换代,陈梓叙也算被临行过几日,然而屹立不倒的老字号招牌好像就李寻清一个。 陈梓叙情窦开得晚,所以恋爱这方面他真真的算是个不能再白的小白。可有一天,他突然翻开日记本,提笔颤颤巍巍写下几个大字---李寻清,我喜欢你。愣了片刻,他又重重把后半句涂黑,写上一句「我男神」仍觉得不妥,就换成「是个好人」。彼时,陈梓叙根本不认为自己真的喜欢李寻清,也不知道自己喜欢的到底是男生还是女生,甚至不知道喜欢是什么。可是就这样鬼使神差产生了一种他从未体会过的情愫,甚至想起李寻清,便会心跳加速,他真怀疑自己是不是个女孩子。

楼主 Iwater树  发布于 2017-06-19 12:54:00 +0800 CST  
日子过得平淡也轻快,转眼一个学期过去。寒假前,学生会组织了一场交流会,李寻清的投票结果几乎是压倒性的。这意味着,大四的李寻清将要来同级大一这儿做演讲,当然他本人并不知情。接到陈梓叙电话的时候,他正收拾着行头准备和哥们儿去打球。挂了电话,陈梓叙温和又恭敬的声音还回荡在耳边。李寻清同意了,甚至邀请陈梓叙来观赛。要知道,李寻清其实最恶心这些麻烦事儿的。谁让,陈梓叙这种无公害小白羊最合他胃口了。当时迎新,李寻清就多看了几眼,不过倒是一直没什么契机认识,如今羊送虎口,怎能不尝尝?

楼主 Iwater树  发布于 2017-06-19 13:07:00 +0800 CST  
陈梓叙看着李寻清打球,怀里抱着一众学长的外套,说是他不能白来,得找点活干。于是在他聚精会神地看学长们挥洒汗水时,总有妹子打破平静「同学你累了吧?我也能帮学长拿的」陈梓叙只能笑着摇头。 「陈梓叙!」李寻清放下篮球朝他跑来,「把衣服给你胡书杨学长,我们去买水」 陈梓叙愣了两下,被李寻清拉走了。「学长…」李寻清瞅了瞅陈梓叙这么个纠结又期待的小样子,没忍住噗一声笑出来「怎么?我很可怕?吓着学弟了?」陈梓叙自然是笑着说不。 事情通知到了,球打完了,水也买了,陈梓叙就挥挥手告辞了,李寻清虽然不舍,但也没有理由留着。 寒假如期到了。 李寻清没回家,因为他爸妈让他之际历练历练准备接轨社会了。陈梓叙也没回家,因为父母被表哥邀请去外国玩,而他的签证没办好。 陈梓叙入圈许久了,却因为自己十分谨慎,从来没和圈子的人接触过,也是偶然看到周末有聚会,看着KTV的地点也不远,就报了名。可是事情不巧,那天正好堵车,赶到的时候,竟是迟到了几分钟。等他推门进入准备道歉的时候,却一眼看到了坐在对面的李寻清。房间号他看了不知多少遍,断然不会找错。可是他心急也顾不得其他,「对不起我进错门了。」 李寻清看见陈梓叙这种紧张害羞的反映,想来并不是因为进错,而是因为看见了自己尴尬吧。于是站起身来,以半头的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声音没了往日的温柔「怎么?看见学长,都不问好的?」 旁边人一脸惊诧,陈梓叙一脸尴尬。略欠了欠身「大家好我是之东,来晚了,不好意思」又转向李寻清「学长好」陈梓叙本来想坐得离李寻清远一点,却不成想 一把被李寻清提溜到身边,坐在他旁边陈梓叙内心是崩溃的,本来让现实知道已经很别扭了,还是这么神一般的学长。让神一般的学长知道已经很别扭了,还是在迟到又撒谎的情况下。看着他纠结的样子,倒是李寻清先开口「你不用担心,这个爱好没什么的,而且我不会告诉别人。」随后安抚地拍拍他的肩。陈梓叙抬头朝他笑笑「谢谢学长,你…」 看着他环视四周的样子,李寻清了然这是问他有没有被的意思,李寻清自认为还是有些主气的。没着急回答,先给人倒了点酒递过去「以前只纯实践来着,择被不如撞被,看你这样一定不会是个主,和我凑合凑合?」 陈梓叙顿了一顿,接过酒与他干杯「荣幸」 李寻清掐了他大腿一下,嘴角挂着轻笑。 「我规矩可多了,今天你迟到又撒谎,可要好好罚一罚」

楼主 Iwater树  发布于 2017-06-20 06:00:00 +0800 CST  
小伙伴不多,但我尽量日更♪( ´▽`)

楼主 Iwater树  发布于 2017-06-20 13:02:00 +0800 CST  
人好少,心好痛(T ^ T)

楼主 Iwater树  发布于 2017-06-20 22:18:00 +0800 CST  
陈梓叙面子薄,李寻清当然知道,此话也不过是逗逗他。「我和你当真是有缘」李寻清转了个话题。 陈梓叙轻轻把玻璃酒杯放在几上,借着昏暗仔细打量李寻清的容颜。「是,没想到。以后我怎么叫学长?」 好好的情儿,成了兄弟,李寻清心里自然不甘,此时又只是个主贝关系,又不好称呼。沉默片刻才开口「学长叫着顺口,也不用改了。那我叫你,阿叙?」 陈梓叙笑了应。 该唱的唱完了,该疯的疯完了,该秀恩爱的没秀够,也被大家赶跑了。于是这么个聚会也散了。陈梓叙刚准备拿着自己东西走,却被李寻清死死拉住手腕「想跑?」 「学长…这是?」陈梓叙无辜地瞧着他。「寒假不回家?去我租的房子里,干点正事」李寻清笑得诡异。陈梓叙是个聪明人,就算不是,也明白李寻清次的意图。「父母出国了我就不回去了,去学长家…只有学长一个人?」 李寻清拽着他往外边走,「刚好我实习,也不回去,你就安心住我这儿吧」 陈梓叙和李寻清都喝了点酒,但也不是晕得厉害,到了家喝点醒酒茶,一看表还不到九点。李寻清点点他「洗澡去,换洗先穿我的,等明天陪你去宿舍把你的拿来。」 陈梓叙把茶碗都冲干净才去洗澡,温度恰当的细水流从花洒上下来,他把脸扬起来接。好像一场梦啊,他想。他已经很确信自己是喜欢李寻清的,只是参不透李寻清。他不敢表白,怕进布料一步,反而没了退路,如今这种关系不也很好么。他抹了些泡沫又冲洗掉,留了些淡淡的柠檬香,他记忆里,李寻清很喜欢这个味道。 李寻清扒拉扒拉自己的一些工具,大多都重口些,根本不舍得打在陈梓叙身上,扒拉半天取了把沾灰的戒尺,细细擦干净了握在手里。抬眼看陈梓叙湿嗒嗒从浴室里出来,夺过他手里的浴巾迅速地一擦,果然不滴水了。「跟我到房间里来」

楼主 Iwater树  发布于 2017-06-21 06:23:00 +0800 CST  
多点人我双更!

楼主 Iwater树  发布于 2017-06-21 06:24:00 +0800 CST  
陈梓叙进了房间,李寻清已经把戒尺放一边,两腿微分坐在那床沿,看见他拍拍腿「裤子脱了,趴上来」 陈梓叙虽然害羞,但这种程序上却不多言,把裤子叠放一边,在人腿上趴着了,李寻清也一向不喜欢在这种事情上费口舌,看人如此,甚是满意,将手覆在陈梓叙隔着层布的臀肉上。 「今天你迟到是因为堵车情有可原,撒谎是因为看见我了尴尬也情有可原,这次算是给你个小教训,以后再有此类错误,决不轻饶。」陈梓叙诺诺答了是。 陈梓叙觉得圈子这种事情,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躲来躲去没个意义,还掉价,李寻清正喜欢这种,就算羞红一脸也乖乖听话的。李寻清扬起了巴掌兜了风甩在陈梓叙身上,虽然一个脆响,但痛感还算是温柔。连续几个巴掌下来陈梓叙白皙的皮肤已经从内裤边缘渗出了粉红。李寻清拎着他后衣领让人起来,由指了指旁边放好的枕头让人趴着。待人撅着,头埋在自己臂弯里做鸵鸟状,又一把扯了他最后一块遮羞布,陈梓叙从没被除了父母的其他人看过下半身,凉意捎带的羞耻一凛。「学长…」李寻清看他羞红着脸倒觉得像个苹果般可爱,不着痕迹地笑了笑,才拿戒尺抵着他臀肉「叫我干什么?我的规矩,打人从来不连累裤子,内裤也是」陈梓叙于是又埋得深了些。 啪一声戒尺打在光光如也的身后,陈梓叙缩了缩脖子,也没报数。 李寻清本来也没这个习惯,除了遇见极不听话的小贝,此时也没有勉强。 戒尺甩得也规矩极了,从上到下,平平整整的几道红棱横亘他的臀部,陈梓叙才感受到什么叫疼,甚至开始细微扭动。 「还敢动?」 陈梓叙只好消停了些,轻轻咬住自己小臂。 李寻清见状把人头偏了一偏「你要是自己伤害自己,我不介意把所有工具都认识认识你」 陈梓叙听着就心虚了,轻声「对不起,学长。不会了」 李寻清又拿起了戒尺,左一下右一下。陈梓叙直吸凉气,不敢咬肉只能紧紧咬住牙齿,脸上恐怕都皱成一团了。 李寻清看见他赤裸的臀部已经是霞红,也不是什么大错也就放下了戒尺。一只手覆在陈梓叙热乎乎的臀肉上轻轻揉着,一只手捞了他塞怀里揉揉脑袋「不打了不打了,阿叙这么疼,以前没挨过打?」 李寻清的手揉上来时,陈梓叙明显全身一缩,但是很快又放松下来了。一来不想让两人都难堪,二来这也是他梦寐好久的画面了。「以前没挨过,这是第一次」李寻清笑着点点陈梓叙汗津津的脸庞「那你以后跟着我,就知道今天有多轻松了」

楼主 Iwater树  发布于 2017-06-21 12:36:00 +0800 CST  
双更啦!!!虽然人不多~还有因为我用的不是客户端所以很难at,都要手动的。你们想让我at的话复制一下自己的ID在此楼下哦~

楼主 Iwater树  发布于 2017-06-21 13:02:00 +0800 CST  
虽然起了棱子但是李寻清知道根本没什么大事,所以也没用药,只是揉着。陈梓叙趴在他怀里,仰头看着他「学长,你对其他人也那么好么」
李寻清愣了一会,手上加了劲儿,「不,只你一个」
可李寻清分明想起一个人,记忆很久远,那时一切都稚嫩。
看着怀里昏昏欲睡的人儿,李寻清切断了回忆。
「我要让你一辈子都像个孩子。」
怕他听见,李寻清只动了唇。
把他放平,北方冬天的暖气很温暖,于是只给他加了层薄被,就退出去轻轻关上了门。

楼主 Iwater树  发布于 2017-06-22 13:03:00 +0800 CST  
仍然是人多双更,要开新篇章了~

楼主 Iwater树  发布于 2017-06-22 13:05:00 +0800 CST  

在家里闷了好几天,陈梓叙终于忍不住了。
「学长,我好无聊,能出去逛逛么」
李寻清现在实习很忙,白天根本陪不了他,也心存愧疚。
「可以,但是你一个人?」李寻
清把剥好的鹌鹑蛋放陈梓叙嘴里,还是有些不放心。
陈梓叙也没客气,嚼巴嚼巴咽下喝口粥才开口
「我同学都回家过年去了」
李寻清想想,也是
「那你一个人小心,快过年了小偷多。不许喝酒,晚上七点前回来。」
两人都喝完了粥于是陈梓叙起身收拾了桌子上残骸
「知道啦,学长你快成我妈了!」
李寻清拎起筷子敲敲他头「得瑟」
陈梓叙吐吐舌头去刷了碗。
-------------------------------

楼主 Iwater树  发布于 2017-06-22 22:27:00 +0800 CST  
-------------------------------
李寻清忙完到家,已经九点了,可是家里哪有人影。
拿出手机气呼呼给人打了电话,竟然关机。他瞬间慌了,各种不好的画面闪现眼前。
跑出去寻找,可是和大海捞针没什么两样,不知不觉间,他已跑过三条街。
手机响了,他兴奋起来,手颤抖着滑屏接听。
「喂你好请问是陈梓叙亲属吗?」
「是我是,他怎么了?出事了吗?」
「别急,没事。他人在文新街派出所,你来带他回家吧」
「派出所???他不会犯事的,你们一定是误会了。」他的阿叙怎么会进派出所呢!!!
「没有没有他确实没事…额,他说想亲自告诉你怎么回事,你快来接他吧」
纵然李寻清第一时间打了车过去,还是花了大半个小时,提溜这陈梓叙就出来了。
「怎么回事???」
陈梓叙看见他只是厉声责问,委屈不想说话,便只低下了头。
李寻清当下身心俱疲,看见陈梓叙举动更是火往上窜。
「不说?回家揍到你想说说不出来!」

楼主 Iwater树  发布于 2017-06-23 12:58:00 +0800 CST  
刚进家门,李寻清就直接把陈梓叙按在沙发上,抽了他的皮带又给人扒了个精光。 扬起手毫无章法甩上去,一下,两下,陈梓叙一声不吭地咬住了唇间嫩肉。 而李寻清此时一定是带气的,力气都没见留,次次挥手次次高肿。 「你说不说?为什么晚回家?为什么手机关机?为什么出现在警察局?」 一个问句一下打,直抽得陈梓叙腰背往上挺。但仍没有松口,甚至极其作死地偏了偏头。 「好啊你,能耐了」 李寻清在学校里没人敢惹,圈子里更是把许多号称无人管住的小贝打得顺从喊哥,此时见陈梓叙的举动,整个人像是被点着了一般,更是没了节制。 白皙的臀肉被皮带噬咬成欲滴的血红。 「还不说?」李寻清一下又抽在"吹弹可破"的红臀上,血点渗出。

楼主 Iwater树  发布于 2017-06-24 13:03:00 +0800 CST  
这两天一直在忙别的事情,大概我想明天可能会闲一点,恩,我心里记着这个文的~

楼主 Iwater树  发布于 2017-06-27 00:08:00 +0800 CST  
树苗今天生日啦(⌒▽⌒)

楼主 Iwater树  发布于 2017-07-04 09:13:00 +0800 CST  
亲爱的们!!!树苗坑了辣么久超级内疚的!!!我回来你们还在么还在么!!!我会继续更的 只不过会有瓶颈期,所以会卡…

楼主 Iwater树  发布于 2017-08-20 17:35:00 +0800 CST  

楼主:Iwater树

字数:4533

发表时间:2017-06-19 20:5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0 22:37:25 +0800 CST

评论数:8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