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请莫愁,且莫忘(古风,君臣,帝王兄弟)

一楼给百度,此文现写现发,无存稿,望度受手下留情!

楼主 过路人观看  发布于 2017-07-17 22:38:00 +0800 CST  
本坑为原贴《苍茫墨迹》的续集,承接《苍茫墨迹》第二部,展开君莫愁与君莫忘之间的博弈。
原帖地址:https://tieba.baidu.com/p/5075078371?pid=109495477057#109495477057
文案——
“我是罪人之子吗?”君莫愁惨然一笑,朦胧地看着君莫忘。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君莫忘冷声道。
“你根本不明白当年发生了什么!”君莫愁攥紧了拳头。
“朕不想明白,也不需明白。”依旧没有温度。
“爹爹当年的惨死,我还从未跟你算!”君莫愁将牙咬得咯吱响。
“你爹那是罪有应得,企图谋害朕的父皇。”
“你不知道!”君莫愁的眼里似乎蒙了一层雾,“你不知道叔叔当年想的是什么!”
“朕说过,朕不想知道!”
“君莫忘,你若真如此绝情,我便不会再听从叔叔临死前对我说过的话。”君莫愁勾起毫无笑意的唇角。
- - - - - - - - - - - - - - - - -
此文将会成为我继《苍茫墨迹》后的主更文,虐不虐,再说吧——作为一个被别人说成脑洞大出银河系的楼楼,从来都是写到哪里算哪里,至于甜还是虐,根本不考虑!
当然在《苍茫墨迹》未完结之前,本文可能会更的有些慢……
总而言之,如此萌帝王兄弟的我,会好好写的!

楼主 过路人观看  发布于 2017-07-17 22:39:00 +0800 CST  
@江山如画zacwt@fftdhjfrrojvcj@冰落月夜@觞之清泪@夏小荷free

楼主 过路人观看  发布于 2017-07-17 22:45:00 +0800 CST  
@茶花绽放LOVE@百变小魔女52@凤九卿emma

楼主 过路人观看  发布于 2017-07-17 22:46:00 +0800 CST  
@流星雨的琉璃梦

楼主 过路人观看  发布于 2017-07-17 22:47:00 +0800 CST  
@安妮纱莉

楼主 过路人观看  发布于 2017-07-17 22:48:00 +0800 CST  
原帖里把君凌苍死的时间写错了,应该是弘胤十一年

楼主 过路人观看  发布于 2017-07-18 08:02:00 +0800 CST  
“娘!”一声悲呼从南院传来。
君莫愁跪于榻前,满脸泪痕地望着榻上已经七窍流血的女子。
她刚刚喝下了毒酒。
“娘,您为什么要这样做!”君莫愁的声音已经因颤抖而不成形了,“我当年已经失去了爹,为何,为何您今天又要让愁儿失去您!”
“我要去九泉之下……陪凌苍了……”锦萦努力地朝莫愁笑了笑,“愁儿,你要记住,你不是罪臣之子,不是……”
“娘,愁儿记住了!娘!”
“你很有你爹当年的样子呢……”锦萦虚弱地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发,“你爹……心太软……死得冤……愁儿,你以后……可不要学你爹……”
“嗯……愁儿知道了!娘!”
“好好辅佐你弟弟吧……”锦萦最后一滴泪水顺着眼角流出,“他们曾经,是多么要好的兄弟……可是也都自相残杀了……”
“娘……”
“记住,你本该是太子,本该是这大梁的下一代皇帝……”锦萦的声音里透着强硬,“总有一天,你要夺回这属于你的一切……”
“记住了!愁儿记住了……”
“若如此,我与陛下,九泉之下,亦能瞑目……”

楼主 过路人观看  发布于 2017-07-18 08:21:00 +0800 CST  


“陛下,这是燕国进贡的金丝雀,陛下可否玩玩?”小毛子小心翼翼地将金丝雀呈上来。
“拿来!”君莫忘放下手中的蛐蛐笼子,接过那只浑身雪白的鸟儿,点着它尖锐的小嘴。
“齐王到——”
君莫忘听到这个名字,瞬间一僵,手忙脚乱将蛐蛐笼子扔到桌子后面,看了看手中并不安分的金丝雀,干脆直接揣到怀里,拿龙袍捂了个严严实实。
“见过陛下。”来者淡淡道。
“大哥,你怎么来了?”
“怎么,难道臣不能来吗?”君莫愁的目光瞟向君莫忘那鼓起的小腹。
“没有!没有!大哥这是哪里话!”君莫忘干笑两声。
“不知陛下怀中,可有什么东西?”
“没有!没有!”
“哦。既然如此,那么臣,就开始禀奏了。”君莫愁似乎在故意向他拖延时间,“这是尚书台几日选拔官员的……”
不知不觉,一个时辰已过去。
“臣告退。”君莫愁象征性屈了一下身子,退了出去。
没等他走远,君莫忘连忙扯开上衣——
金丝雀,已经被闷死了……
(貌似与李世民和魏征有点雷同,不要介意

楼主 过路人观看  发布于 2017-07-18 08:35:00 +0800 CST  
君莫愁回到王府,据案坐下,陷入了那段痛苦的回忆。
翻开史料,发现史官所记录的所谓的“历史”——
弘胤十一年十月三十日,叛贼君凌苍造反于乾清宫外,粱晋帝君尘墨将他当场刺死。
弘胤十二年一月一日,粱晋帝君尘墨垂危。临死前立下遗诏,追封君凌苍为神武皇帝,立君凌苍的儿子君莫愁为齐王,着他辅助太子君莫忘。
弘胤十二年一月二日,粱晋帝君尘墨驾崩……
呵呵,真是讽刺……
君莫愁不由地摇了摇头。
叔叔,愁儿不明白。
您当初依然已经当上了皇帝,又为何想把皇权还给爹?
既然要还给爹,您又为何不能直接做下去?非要用什么双连丹……
为什么这些史官只看到了表面,只看到了爹起兵造反,只看到了爹大逆不道,只看到了爹被刺于乾清宫前!
为什么没有记载爹如何十五岁撑起大梁一片天地,为什么没有记录爹一代明君的作风,为什么没有记录爹是怎样爱着他的弟弟,怎样甘愿放弃权力,自居南院!
为什么!
锦萦当年的话语,似乎还绕在君莫愁耳畔。
“记住,你本应该是太子,本应该是这大梁的下一代皇帝!总有一天,你要夺回这本该属于你的一切!”

楼主 过路人观看  发布于 2017-07-18 08:54:00 +0800 CST  
我自己也没搞清楚锦萦到底想不想让君莫愁夺皇位

楼主 过路人观看  发布于 2017-07-18 13:57:00 +0800 CST  
孩子们,这个坑我就不@人了,你们,自行收藏吧……

楼主 过路人观看  发布于 2017-07-18 16:20:00 +0800 CST  
我怎么觉得我前面写的,如果没看过原贴,会感觉云里雾里啊

楼主 过路人观看  发布于 2017-07-18 16:21:00 +0800 CST  
“母后,儿臣为什么要听大哥的啊?”君莫忘不止一次问皇太后茉莉。
“你欠他的……”茉莉的眼里满是悲怆,“我们全家都欠他们……”
“什么意思?”
“他本应是太子,本应顺理成章继承皇位……”
“那为什么,现在儿臣是皇上,他是王爷呢?”
提到这里,茉莉不禁咬了咬下唇,努力把泪水憋回去。
“因为你父皇……”
莫忘越发不明白了。
“有些事情,你小孩子家不需要知道。”茉莉深吸一口气,“总而言之,好好听你大哥的话。”
“可我是君,他是臣!”
“忘儿!”茉莉恼怒道,“娘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他是你大哥,不是你的臣子!”
“为什么!”
“你去问你父皇啊!”茉莉已经没有耐心,或者说,再论下去,她就真的克制不住了,“他若不执意夺位,今天你就是王爷,愁儿就是皇帝!我至今也不明白夫君为何会变得如此……人心是会变的,尤其是面对至高无上的权利的时候——忘儿,娘不希望你会变!不希望!”
她已经亲眼见过君凌苍与君尘墨是如何从一对亲密无间的兄弟变成处处相逼的仇人的,她不愿此番悲剧再降临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禀太后,齐王爷求见。”一个女官悄悄道。
“快让他进来……”茉莉努力克制住自己的心情,方道。
“见过婶娘。”君莫愁对着茉莉行了礼,遂把目光转向君莫忘,“见过陛下。”
“来人,倒茶给愁儿!”
“不用了。”君莫愁淡淡道,“本王今日前来,只因宫中有要事,还请陛下回去。”
“忘儿,去吧。”茉莉如释重负推开儿子。

楼主 过路人观看  发布于 2017-07-19 10:56:00 +0800 CST  
“继续呢……接着呢……然后呢……最后呢……所以呢……大哥想表达什么?”
君莫忘不过十二三岁,哪里听得进去这些大人才讲的“政治话题”,完全像一个傀儡一样点着头。
“本王请陛下派杨将军前去镇压蒙古。”
君莫愁说的杨将军,便是与君莫忘感情最好的骠骑将军杨泱。
“不要!”君莫忘立刻抗议--他虽然不理朝政,但也知道打仗是怎样危险的事情,自己怎么能把最信赖的杨泱往火坑里推?
“他是将军,这是他应该履行的职责。”
其实君莫愁知道,这个杨泱根本没多少真本领,只是个纸上谈兵的兵二代而已。
“朕说不就不!”
君莫愁暗暗冷笑一声,道,“陛下既然态度如此强硬,那本王,只好得罪了。”
说罢,他竟是直接拿了玉玺,在早已拟好的圣旨上盖了章。
“君莫愁!”君莫忘气急败坏。
“本王没有教过陛下,直呼其人名是没有教养的行为吗?”
君莫愁丢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去。

楼主 过路人观看  发布于 2017-07-19 18:43:00 +0800 CST  
怎么感觉这里辣么冷……
捂着脸跑到墨儿那边……

楼主 过路人观看  发布于 2017-07-19 20:14:00 +0800 CST  
不出君莫愁所料,杨泱被蒙古军大败,应依他立下的军令状,处以斩刑。
君莫忘得到这个消息自然炸毛了,立刻下了圣旨,派人火速送往前线,召杨泱回京。
不料圣旨刚发出去,君莫愁就以托孤王爷的身份,给他扣回来了,还光明正大扔到他面前。
“杨将军当初自己立下军令状,现我军被蒙古打败,他应以死谢罪,陛下不能坏了规矩。”
“君莫愁!”君莫忘气急败坏道,“杨泱可是我小时候除了父皇外对我最亲的人!你怎么能这样!”
“本王并不知道谁跟陛下最亲密。”君莫愁冷冷道,“本王只知道,他应该死。”
“君莫愁,你以为你是谁!”君莫忘吼道,“朕是皇上,你只是一个王爷!朕是君,你是臣!是谁给你的权利让你管朕?”
“本王这么做,只是对皇叔负责,对陛下负责,也是对整个大梁负责。”
“我告诉你,这个人,你休想动他一根毫毛!”
“本王也说一句--这个人,必须死。”
“你是说杨泱必须死?”君莫忘已经气的哆嗦起来,“那你就陪他下去!”说罢一把抽过墙上的佩剑,哐当一声扔到君莫愁面前。
“陛下,这是在威胁本王?”君莫愁挑了挑眉。
“是又怎样!”他扬起头。
君莫愁冷笑一声。
“太后驾到!”

楼主 过路人观看  发布于 2017-07-23 12:40:00 +0800 CST  
捂着脸跑到另一边去更文

楼主 过路人观看  发布于 2017-07-23 12:50:00 +0800 CST  
其实这篇文,我压根就没打算甜多少……

楼主 过路人观看  发布于 2017-07-23 18:14:00 +0800 CST  
君莫愁暗自舒了一口气,叫了一声婶娘,便退至一旁。
他早料到君莫忘定不会如此轻易便妥协,于是将茉莉搬了来。
“母后,您怎么来了?”君莫忘一怔。
“你都如此胡闹,母后怎能不来?”茉莉怒道,“杨泱死有余辜,你怎能违抗大梁的法制?”

“儿臣没有!”
“你大哥比你大,也比你强,处事比你干练——在你未满一十五岁之前,你必须听他的!”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茉莉只觉得这个十二三岁的儿子越来越叛逆,不由得揪心。
“婶娘放心,愁儿一定会好好辅佐皇上的——”
“你辅佐我?”君莫忘差点跳起,“你是想夺朕的皇位,别以为朕看不出!”
“你!”君莫愁做梦也没想到君莫忘会这么说。
“行了行了,你俩消停消停吧……”茉莉扶额道,“愁儿,你也是十八九的人了,别跟你弟弟计较。”
“是。”
“嘁!”君莫忘恨恨瞪了他一眼,甩袖而去。

楼主 过路人观看  发布于 2017-07-24 14:21:00 +0800 CST  

楼主:过路人观看

字数:4913

发表时间:2017-07-18 06:3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0 22:36:10 +0800 CST

评论数:20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