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主人

“求您让我弟弟去上学!”他一丝不挂的跪在洁白的大床上,尽量让自己的姿势看起来诱人一些,比女人还要俊美三分的脸颊上写满哀求:“只要您让我的弟弟去上学,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他说着屈辱的将头埋在男人的胯间。
“你是我的奴隶,为主人做这些难道不是理所应当吗?”他吐了个烟圈,玩味般的拽住身下人的脖颈上的铁链。

楼主 独酌老人  发布于 2017-07-07 17:27:00 +0800 CST  
“这粥谁做的?”袁寒冰将最后一口白粥喝完,指着空碗问身边站成一排服侍的仆人。
原本还算和谐的气氛因为一句话而沉寂到极点,有几个胆小的仆人甚至吓得后退几步,所有人都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
“哥……”坐在袁寒冰下首的少年,似乎有些不满袁寒冰修罗般冰冷的语气。
“回、回大少爷,这粥是我熬的!”一个瘦骨嶙峋的小男孩从角落中走了出来,恭敬的跪在地上。
袁寒冰翘起他修长的右腿,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名字?”
“大哥,您别和一个仆人一般见识……”袁寒冰的弟弟袁若水见到跪在地上的小男孩,神色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啪!”描着金边的瓷碗被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始作俑者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弟弟冷声道:“我没问你话。”
袁若水见兄长生气,“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的碎瓷片上,却不着痕迹的将男孩护在身后。
“我叫景翎!”小男孩挺直了脊背,对上袁寒冰的如同墨汁般深沉的眼眸脆生生的回答道。
“景灵……”袁寒冰重复一遍男孩的名字,难得的勾起薄唇赞许道:“人如其名,果然是生的够灵动……”
“不是灵动的灵,是翎羽……”男孩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跪在他身边的袁若水低吼道:“闭嘴!”
“袁若水你是愈发的没有规矩了。”袁寒冰的语气很淡却听的袁若水胆战心惊,他回眸看了看身边不谙世事、如同白纸般纯洁的景翎,心一横咬牙道:“若水愿意选金融专业!”
“好!”袁寒冰站起身,轻咳一声道:“即日起景翎赐名景灵,擢升为二少爷贴身仆人,为方便伺候二少爷日常起居,特批其可以上学读书。”

楼主 独酌老人  发布于 2017-07-07 17:27:00 +0800 CST  
在袁若水诧异的目光中袁寒冰转身走上三楼。
推开门,看着房间中依然在昏睡的人儿,袁寒冰如同被寒冰封住般没有半分表情的俊脸上浮现出狡黠笑意。
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原本只是想借着做的一手好粥的由,将景灵赐给袁若水为仆人,以成全他的小奴隶让弟弟上学的心愿,又不至于让这个冷漠的小奴隶以为自己是真心宠爱他而更加猖狂。
但睿智如他却没想到那个倔强到宁可挨几百板子也不愿接受家业的弟弟,竟然为了一个低贱的仆人而改变主意。
虽然对于弟弟自贬身价的行为感到不满,但昨夜那场酣畅淋漓的性事却是真的取悦到了袁寒冰,他宰相肚里能撑船就暂时免去对袁若水的惩罚。
“二少爷,您快起来!”景灵见袁寒冰的身影消失在楼梯的转角连忙将跪在碎瓷片上的袁若水扶起。
“呼~”袁若水低头看着跪在地上为自己挽裤腿的男孩,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刚刚大哥如同发现新猎物一般的神色吓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若是景灵,这个为他带人生中第一缕阳光的男孩被大哥看中沦为xing奴,只怕活不过几个春秋,毕竟大哥对待奴隶的手段他还是有几分耳闻……
“主人,我可以为您处理伤口吗?”景灵看着袁若水的扎满陶瓷碎片的膝盖,眼眶渐渐洇红起来,除了哥哥这世间再没有人这么保护自己……
“有什么可不可以,你处理便是了!”袁若水忍着膝盖上的疼痛,将腿伸直放在景灵面前,以方便景灵不用跪的太累。

楼主 独酌老人  发布于 2017-07-07 17:33:00 +0800 CST  




楼主 独酌老人  发布于 2017-07-07 20:26:00 +0800 CST  



楼主 独酌老人  发布于 2017-07-09 07:20:00 +0800 CST  



楼主 独酌老人  发布于 2017-07-09 20:53:00 +0800 CST  
向来冷清的袁家此刻可谓是人山人海,仆人站满整个走廊,在夜殿稍微有些名望的医生都被传唤过来侯着。
袁若水寻了个理由将景灵留在房间,自己则踏上了三楼禁地。
“大哥烟草伤肺,您别抽了!”袁若水刚一上楼便看到满地的烟蒂,知道大哥肺不好的他也不顾什么规矩抢过袁寒冰手中燃烧到一半的香烟扔在地上,捻灭。
“滚!”袁寒冰从口袋中取出一根香烟重新点燃,浓重地烟雾呛得他咳嗽起来,可即使咳的弯下腰,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也不曾从景润身上离开半点。
顺着袁寒冰的目光,袁若水透过一尘不染的落地玻璃清晰的看到被隔绝在房间中抢救的孱弱少年?
如同猫儿一样缩在角落中白皙的身躯上布满青紫的伤痕,粗重的铁链仿佛随时都会扯断码纤细的脖颈,袁若水难以想象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少年刚刚到底经历过什么样非人的折磨。
“大哥,爱他便对他好些吧!”若是被景灵瞧见他最爱的哥哥正受着非人虐待,那小家伙该有多心疼。
爱?仿佛是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一般,袁寒冰终于将如同野兽般赤红的目光从景润的身上移开,他看着和没有半分相似自己的同胞弟弟不屑一顾的道:“你觉得我会爱上一个奴隶?”
“大哥,你爱他!”也许在没有看到袁寒冰下巴上的胡茬时,袁若水可能还会觉得他大哥将景润养在三楼并列为禁地不准任何人踏入半步只是心血来潮而已,但现在他可以确定袁寒冰是真的爱上了景润,试问除了爱还有什么可以上一个有严重洁癖的男人完全不顾及自己的外表呢!
“我看你真的是欠收拾了!”袁寒冰将手中的烟扔在地上,抬脚便将袁若水踹到。
“呃!”袁若水倒在地上痛苦的捂住肋骨,他扬起因为疼痛而变得惨白的脸,笑着对他那不可一世的哥哥说道:“怎么被我说的恼羞成怒了?”
“一定要为了那个叫景灵的男孩触怒我?”袁寒冰赤色的眼眸中已然蕴藏着狂风暴雨。

楼主 独酌老人  发布于 2017-07-11 10:53:00 +0800 CST  
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你,我的哥哥!
袁若水扶着墙站起身子,他没有袁寒冰那一米九的个头,只能扬起下颌勉强的与袁寒冰对视:“你若是不爱他,会将三楼列为禁区,连我这个亲弟弟都不能踏入半步!”
“你不说,我倒是没有注意到你竟敢违背我的吩咐!”袁寒冰言罢,却发觉自己掉落弟弟的圈套,看着袁若水得逞的笑容,他扬手一巴掌打了上去。该死,即使再怎么不想承认,到底是为了那个卑贱的奴隶而乱了心神。
“哈哈……”袁若水瞧着袁寒冰一副如同哑巴吃黄连的模样顾不上嘴角撕裂的疼痛,不厚道的笑出了声,这么多年了他还是第一次在大哥脸上看到如此鲜明的表情,这个温润果然地位非凡。
“长大了,学会嘲笑大哥了,是吧!”袁寒冰说到最后两个字已经是声严色厉,他扬起拳头狠狠地打在袁若水的眼眶上。
完了!袁若水将被打到弯曲的镜框扶正,他瞧着面若寒霜的袁寒冰心中一沉,一定是刚刚得意洋洋不小心触碰到大哥的逆鳞。
现在知道怕,晚了!袁寒冰漆黑的眼眸中折射出嗜血的狠戾,他二话不说解开袁若水腰间的皮带,毫不留情的甩向弟弟的笔挺的身躯。
“啪!”只一下袁若水昂贵的衬衫便被打出一条口子,强健的胸膛上留下一道血痕。
这哪里是打弟弟,这简直就是拿自己做出气筒!袁若水心中愤愤,不过这话他却不敢说出口,瞧着携风而至的皮带,袁若水捂着肋骨吃呀咧嘴的跑了。
袁寒冰也不追,只是转了头静静地用手指在玻璃窗上描绘着小人儿沉静睡颜,不甘心的碎碎念:“不过是一个小奴隶而已……”

楼主 独酌老人  发布于 2017-07-12 19:53:00 +0800 CST  
“怎么受伤了?”
袁若水一瘸一拐的跑回房间,刚推开门便被闻声跑过来的景灵扶住。
“大哥打的!”袁若水撇撇嘴,将破了的衬衫脱下来扔在地上。
景灵十分心疼,他伸手想要摸摸袁若水胸前的伤口,却又怕弄疼了他,只能用手指在伤口周围小心翼翼的点了点:“疼吗?”
袁若水瞧着景灵可怜兮兮的小模样,心底一片柔软,他抬手揉揉景灵的乌黑浓密的短发,轻声道:“你吹吹就不疼了!”
景灵抬头一瞬不瞬的看着袁若水,就在袁若水以为自己要得逞的时候,景灵却转身离开。
袁若水顿时感觉胸口和肋骨疼的厉害。
“你骗人,怎么可能吹一吹就不疼。”没过多久景灵就拿着医药箱走了回来,他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对不起,我有去求过外面的医生,不过你也知道我人微言轻……”
“傻瓜!”袁若水的心猛地一疼,他没想到这个倔强到敢和大哥对视的小子,竟然为了自己求人。
他将景灵拉过来让他坐在自己的对面,认真的说道:“不管遇到什么事不要委曲求全,没有人值得让你委屈自己,别为了所谓高低贵贱而丧失了自己的本性,做回那个爱说爱笑爱害羞的景灵!”
“可以吗?”泪水几乎是瞬间便涌入景灵的眼中,他抖动着如同小雨刷般浓密的睫毛,不敢置信的问道。
袁若水握住景灵的双肩,俊朗的脸颊上浮现出前所未有的严肃,他点头做出生平第一个承诺:“相信我,可以!”

楼主 独酌老人  发布于 2017-07-13 19:46:00 +0800 CST  
来呀留言呀,反正有大把存稿

楼主 独酌老人  发布于 2017-07-13 20:47:00 +0800 CST  
“主人,您真好!”这短短的两天袁若水给他带来太多的惊喜,景灵在把命卖给袁家的那一刻他就以为自己此生只能为奴为仆、苟延残喘,可现在却有人对自己说要做回原本的自己,要摆脱命运的束缚……
“别叫我主人,我们换一个身份相处!”袁若水用实际行动给景灵最大的支持。
景灵破涕为笑,在袁若水期待的目光中大方的说道:“我们做朋友好吗?”
“朋友?”袁若水挑眉,不着痕迹的将从嘴角溢出的苦涩掩饰起来,这可不是他想要的,不过先做朋友在做恋人也不是不可以!至少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楼主 独酌老人  发布于 2017-07-14 20:41:00 +0800 CST  
分两段发,假装自己是双更

楼主 独酌老人  发布于 2017-07-14 20:42:00 +0800 CST  
景灵即使再小心谨慎,说到底也只是一个不满十七岁的孩子,心里藏不住太多的事。
他低头为袁若水处理伤口,年轻的脸上一直挂着明媚的笑容,显然是听了袁若水的话对未来充满希望。
袁若水躺在床上,贪婪的看着景灵比太阳还要耀眼的笑容。多久没看到他的笑的如此开心了?袁若水发誓以后绝对不让景灵再掉一滴眼泪。
景灵用白色的绷带将袁若水的胸前的伤口包扎好,才好奇的问道:“家里谁受伤了?是大少爷吗?”
袁若水的心“咯噔”一下,他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紧张的情绪,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为什么这么问?”
“刚刚我对大厅里的医生说是你受伤了,让他们过来看看,可他们却都不敢擅离职守,所以我想有这个权力的只可能是大少爷……”景灵从果盘中拿起一个金黄色的橘子剥起皮来。
“不,不是大哥,是大哥的爱人受……病了!”袁若水脸不红心不跳的回道,严格来说他并没有说谎,除了选择性的忽略了大哥爱人的姓名。
“大少爷有爱人?”景灵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对于景灵的反应袁若水颇感有趣儿,他将一瓣橘子放进景灵的口中:“怎么,大哥不能恋爱?”
“不是!”景灵咀嚼着嘴里橘子,含糊不清的说道:“很难想象大少爷那么冷清的竟然会恋爱。”何止是冷清简直是冷血,不过在袁若水面前景灵还是稍微注意一下措辞。
“大哥有爱人,不过大嫂一直住在三楼从不少露面罢了!”袁若水说着又将一瓣橘子放入景灵嘴里,这小家伙吃东西时两边的脸颊鼓鼓的,实在是可爱极了,呃……像小仓鼠!
“这样呀!”景灵想起什么似的垂下头,再开口时语气中就染了几分惆怅:“说起来大哥也被派去三楼伺候着呢,我都三个月没看见他了,也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
景灵酸涩的语气听的袁若水心疼,但对于景润的事情他也无能为力,毕竟那是大哥认准的人,他犹豫着还是开口安慰道:“有机会我偷偷的带你去三楼看看……”
“真的吗?”景灵猛地抬头,但在看到袁若水胸前的绷带后摇头道:“还是算了吧,免得你为我挨打。”

楼主 独酌老人  发布于 2017-07-14 20:45:00 +0800 CST  
一个被到楼层不开门的电梯,吓懵 逼的楼主,准时给你们送文

楼主 独酌老人  发布于 2017-07-15 20:51:00 +0800 CST  
“这就要走了吗?”景灵拽着行李箱,目光不舍的徘徊在袁家别墅的三楼,他还没有来得及和哥哥告别……
袁若水笑笑,亲手摘下自己价格不菲的墨镜为景灵戴上,玩味的说道:“在学校做我的朋友要霸气一些,不要总是学林黛玉郁郁寡欢!”他适时的转移了话题,景灵太聪明了,若是一直留在家里他迟早会发现大哥的爱人就是景润,届时又该如何收场。
袁寒冰矗立在三楼的窗前,蔚蓝色的窗帘在他的手中化为片片碎布,景灵比阳光还要耀眼的笑容刺的他眼睛如同被针扎的疼。
他记得景润以前也是会笑的,那时候不管自己做什么他嘴角都会挂着轻轻浅浅的笑容,看起来是多么的幸福,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倔强的小奴隶便不肯再对自己展颜了?
该死的袁若水,他是如何三言两语的就可以哄得原本愁眉不展的景灵笑的如此开怀。
就在袁寒冰十分迷茫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弟弟对自己说过的话:“爱他便对他好些!”
“对他好些?”袁寒冰喃喃的重复一遍,转头看着依然昏迷不醒的景润冰冷的心如同被烙铁烫伤。
这个人为什么总是在流泪!睡觉的时候流泪、和自己做ai的时候流泪,现在受伤昏迷了还在流泪。他不再妄想用自己的手指擦干景润流之不尽的泪水。
该怎么办?袁寒冰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被烫的生疼却只能原地打转。
突然躺在床上的景润动了, 他没有醒只是翻了个身,脖颈上的铁链随着他的动作咯咯作响,袁寒冰看着景润被勒成青紫色的脖颈突然灵机一动,是不是自己解开他的铁链他就不会再哭泣?
从上衣口袋中摸出一把金色的钥匙,当袁寒冰摸到锁口时他却犹豫了,如果自己解开铁链这个小奴隶会不会误以为自己是爱他,像当年一样仗着自己的宠爱得寸进尺的提出和自己相伴终老这种离谱到永远不可能实现的主意。

楼主 独酌老人  发布于 2017-07-15 20:54:00 +0800 CST  
来呀唠嗑呀

楼主 独酌老人  发布于 2017-07-16 19:55:00 +0800 CST  
没人理我,还是默默发文吧

楼主 独酌老人  发布于 2017-07-16 20:02:00 +0800 CST  
“放过我,求你……求你放过我……”昏迷中的景润可能是感觉到袁寒冰的靠近,他开始不安、他不断的挣扎,全然不顾已经被磨破了的脖颈。
血染红了银白色的铁链,景润无所察觉但袁寒冰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像当年般熟视无睹,他不敢再有任何的犹豫,拿起钥匙直接将铁链打开。
直到此刻袁寒冰才真正的看到景润被这条泛着寒光的铁链折磨成什么样,原本如丝绸般柔顺的脖颈现在伤痕累累,一层叠着一层的疤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袁寒冰忍着心口窒息般的疼一遍又一遍的告诫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奴隶罢了、一个奴隶……”

楼主 独酌老人  发布于 2017-07-16 20:05:00 +0800 CST  
袁若水为了不让景灵发现他哥哥的事情提前几天回到学校,学校还没有上课,他和景灵在寝室中宅了几天,在把景灵认识他之前的事情全部打听一遍之后,终于拉着心爱的人跑了出来。
大型商场中琳琅满目的服装、做工精巧的摆件、多种多样的生活用品看得景灵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他好久都没有出来走一走、逛一逛了,外面的世界真的变化很大,如果大哥在这里他一定会很开心。
袁若水亦步亦趋跟在景灵身后,温和的目光始追随着景灵略显消瘦的身影,看着眼中人朝气蓬勃的模样,袁若水感觉自己带他逛街这个举动实在是明智的很,他爱极了此刻的景灵,全然没有仆人的卑微一如当年般神采飞扬。不过这个人实在是太瘦了,一定要好好给他补一补。
袁若水幻想着他们二人今后甜蜜的校园生活,却发现景灵不知何时停下脚步,顺着景灵的目光看去一条蔚蓝色的针织围巾出现在眼前,袁若水笑了起来:“喜欢?”
景灵抿嘴,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服务员,麻烦把这条蓝色的围巾取下来!”袁若水很开心,逛了一上午难得遇到景灵喜欢的东西。买,一定要买下来!

楼主 独酌老人  发布于 2017-07-16 20:05:00 +0800 CST  
沙发

楼主 独酌老人  发布于 2017-07-16 20:10:00 +0800 CST  

楼主:独酌老人

字数:21455

发表时间:2017-07-08 01:2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8 17:05:33 +0800 CST

评论数:168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