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同人】后继者(全职高手长篇,叶喻单CP)


本次开新楼感言:说骑就骑的墙,脸打得啪啪响


短篇合集传送门【寒木春华】:https://tieba.baidu.com/p/3745135709
↑两年老楼,储备粮丰富,力证楼主坑品有保障。


镇楼图感谢龙渊宝贝(微博@鹰旗_龙渊Lorn)的题字,好看飞起!


楼主 芊绫紫  发布于 2017-05-29 00:00:00 +0800 CST  
(づ ̄3 ̄)づ╭?~长篇跳坑需谨慎,必要的食用提示如下:

*现代架空交响乐团背景,指挥叶X首席喻。

*为了合理建立主被关系及符合人物职业设定,有年龄操作,叶比喻年长将近十岁,两人关系带有一定的师生感。整体路线偏虐,不过HE保证。

*主被在先,恋人在后;狗血喷溅,私设成山。单方压制式攻受分明,不谈普世人格平等。

↑最后这条主要说给看过我其它文的小伙伴,请注意本文和我过去所有的文都不太一样,尤其是感情线和伴侣观,不是那种很理想化的、鸡汤式的哈。不过文风还是那有病的德行,博诸君一笑是我永恒的追求,别被风格和剧情的反差蒙骗啦2333

另外不仅是单一CP,本文除了叶修和喻文州之外,没有其他原作人物出场,所有配角均系原创,唯一可能涉及的就是弟弟叶秋,不会出现其他职业选手。

楼主 芊绫紫  发布于 2017-05-29 00:01:00 +0800 CST  
偌大的演奏厅里,乌央乌央都是人。

距离排练规定时间开始还有十分钟,虽说是临时组建的乐团,但征召范围总归没出了城,来来往往自然不乏熟悉的面孔,再加上之前已经有过几次分组排练了,乐手们都在和相识的小伙伴窃窃私语,间或传来各类乐器短促或悠长的试音声。

一位吹圆号的小伙插好吹嘴,扒拉了一把身旁吹单簧管的基友:“欸,怎么回事?他们都跟这儿‘耶’个什么劲呢?”

单簧管小伙愣了一下,答道:“什么,你没听着刚才拿喇叭那人说的吗?这次正式的指挥是叶修啊!”

“***,真的假的?”圆号小伙的鼻子眼睛嘴都和他手中的乐器高度同步了起来。

“一会儿不就知道了。”单簧管小伙耸了下肩,“谁也没想到他会跑来指挥咱们这场,说复出就复出,这人还真是贯彻不按套路出牌的节奏啊。”

不是小年轻们大惊小怪,说起叶修,那正经是圈内响当当的风云人物。此君专业水平顶尖是一方面,其跌宕起伏的经历常年在大小乐团茶余饭后的八卦中维持着相当稳定的出现率,前些日子更是绝对的话题人物。

叶指挥的早期经历与他享有同等盛名的指挥们相比,显得颇为平平无奇:钢琴专业出身,儿时有过数次登台经历,也拿过几个不大不小的奖;大学时辅修指挥,毕业后考取军乐团,可以说并不是正规的科班指挥出身,而且整个求学阶段都没什么名师名校、国际大奖的光鲜履历——当然,如果把这些和他后期扶摇直上的经历放在一起来看,只能将其评价为“低调的天才”。

暂且回落普通人视角,隶属于国家军委的军乐团并不容易进,由于演出场合和曲目严重受限,整体水平不便与国内其它大型乐团横向对比,但总归是有编制的铁饭碗,也算是从业者很理想的归宿了。

关于离开的原因,叶修曾在某次受访时直言不讳:“当年考军乐是家里老爷子的意思,干了两年感觉没什么大意思,就出来了。”不得不说,这着实是个无比明智的决定,从这一转折点开始,就是真正传奇的开端。

六年前,叶修在朋友的引荐下进入了一家成立时间不长、名不见经传的地方乐团担任首席指挥,短短一年之内,这支起初够不上正规交响乐团规模的室内乐队以奇异的速度迅速发展壮大,首次公演的团内原创曲目竟就拿了个含金量不俗的大奖,两年后更是成为了国内上数的、拥有固定演出季的职业乐团。

尽管近些年交响乐团自由化、独立化的进程开始渐渐有了眉目,从业者们已经拥有了更广阔的选择,音乐专业的高材生们也不再抢破头地往几家老牌乐团里挤,但大环境的改变不在朝夕,放眼任何一家不具备官方背景的“草根乐团”的发展历程,这仍然称得上是个莫大的奇迹。

其时叶指挥作为头号功臣,其超凡的能力、独特的风格得到了很大程度的彰显,外加年纪尚轻,颜值也不错,一时飞来无数缀满了花的头衔雅号,另有一大堆高得吓人的帽子扣上了脑袋,怎一句“风光无两”了得。

而现实往往比艺术更离奇,大半年前,圈内爆出传言,“某乐团被架空已久的首席指挥黯然离职”,指向性明显,群众哗然。乐团方面没过多久便承认了这一说法,对叶修的“自愿请辞”表达了惋惜和遗憾,语气莫名酸溜溜,看着就不像什么好聚好散。与此同时,多家同等级的大型乐团都向叶修递出了橄榄枝,可惜“心高气傲”的叶指挥哪家都没搭理,就此“一蹶不振”,谁都不知道他干嘛去了,活生生的一个人就这么活在了传言和传奇里。

——直到这回让人措手不及的重出江湖。

请来了这么一尊大神,组织者面上自然要讲得体面而好听,刚才“特聘叶老师莅临指导”之类的官腔都打出来了,然而据小道消息称,由于暂时处于失业状态,其实叶修纯粹是来赚外快的。

又过了两分钟,角落里有女孩子突然冒出一句“呀!真的来了”,“耶来耶去”的小声议论登时没了音,而后便是一阵自发的热烈掌声。

大半年没露过面的叶指挥看起来似乎还圆润了点,气色也不错,什么抑郁了出家了之类的传闻显然是扯淡。他无比自然地承了这通没来由的呱唧,与身旁跟着一起进来的负责人低声交流了两句,便抱着胳膊开了尊口:“一提首席是哪位?”

负责人看起来有些窘迫,和叶修飞快地耳语了一句,大意是说今天是弦乐组的人第一次到齐,首席还没正式敲定。

叶修点点头,朝人群中一扬下巴:“你叫什么名儿啊——对,就是你,他们不都往你身上瞅吗?”

底下都笑开了,被点名的男生也笑着站了起来,朝叶修微微躬了个身:“叶老师好,我叫喻文州。”

楼主 芊绫紫  发布于 2017-05-29 00:02:00 +0800 CST  
开头发完先说几句题外话。不好意思宝贝们,你灵这脸打得也是一绝,为了爽,我是没有下限的,并不是不能写拆我本命CP的文,其实从短篇楼发度盘合集带男神x你的时候就已经拆了【捂脸……
也容我找找借口,喻黄的人设和CP感实在不太适合搞纯粹的本圈梗,长篇更是困难,《北斗》显然就是我的极限了,但实际也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违背了我内心对我CP的认知,写起来略痛苦,于是慢慢就开始有了本文的脑洞。
想正经写个长篇全职训诫文也算是谋划已久了,圈定人物和题材时,我难免会倾向于自己比较擅长的////w////之前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非常萌叶主喻被,起初也有亲友提议说可以写纯主被关系的长篇,我试着洞了一下,发觉真心搞不来,大概我本质还是个恋爱脑,没有感情线的长篇对我来说难度太大,但我萌叶喻CB着实胜过他俩CP,但愿本文的感情线看起来不会太违和_(:з」∠)_
不过我又很喜欢这样的挑战,脱离了头脑发热、一门儿心思萌CP的状态,不再真情实感地渗透自身的感情观,我也能站在一个更为理中客的角度构思、落笔,希望《后继者》能促使我成为更会讲故事的人=w=
事先交代一下大家最关心的问题,虽说本文就算抛开拍也会是一篇具备可读性的文,身为作者期待宝贝们能耐心看剧情是一方面,但我也真心觉着在溪苑发文还对拍避而不谈,纯属耍流氓行径233333
本文篇幅在15W字左右(我对字数的预估没啥准,可能会刹不住闸),全文共计七八场拍,也就是说,每隔大约每两万字就会有一次拍。该来的总会来的,各位也不用催哈哈哈~
另外还要拜托各位老朋友一件事,《后继者》是否在LOFTER上发布尚且待定,如果要发也会另开马甲,我自个儿打脸归打脸,总之这篇一定不会出现在标注过喻黄不拆的“聆雪”这一账号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希望大家不要在那边提及本文啦【合掌——
最后,特意赶在今儿个提前把楼开了,祝我们叶神生快!生贺就是……在这个故事里把my挚爱郑重托付给你了,待我折腾够本之后【x两位要好好走下去呀=3=

楼主 芊绫紫  发布于 2017-05-29 00:03:00 +0800 CST  
边上有个大提姑娘紧跟着脆生生地喊了一句:“指挥,喻学长是我们L大乐团的首席。”

L大是国内首屈一指的专业学府,乐团实力不用多说,叶修特意点这位喻同学的名,也不完全是因为旁边的人都下意识把视线投了过去,主要是这小伙子本来就挺显眼的,而且看着还谜之面熟,再让姑娘一嗓子喊出来,叶修终于想起自己对他这眼熟劲是打哪来的了。

前几个月他在微博上看过一次L大乐团演出的视频,不是什么正式版本,像是看台盗摄,画质糊得很,音质也不怎么样,但还是能大略看出乐团水准的,叶老师对比了一下脑内印象,得出了该校学生一届更比一届强的结论,以后筛简历可以重点关注一下。

不过那视频拍得基本看不清人脸,他也就是刷到了随便听了一段,没太仔细看,退出页面的时候才不经意瞄到评论转发一水地刷着首席小哥好帅,还有人给了正主的微博传送门。

叶指挥作为一个性取向为男且身心状况健康的正常青年,也是很好奇糊成这样都能看出帅——那得是什么等级的帅,就好信儿点进人家微博里看了一眼。

一看还挺不得了,这位小首席居然有着小几万的粉,算是个小网红,画风却和“GAY里GAY气”丁点不沾边,叶修划拉了几页下来,连张自拍都没瞧见,翻了半天才在转发里才找到了一张别人和他的合影。

平心而论,这小孩长得确实挺好看的,不张扬型的招人喜欢,不是那种惊人的帅,但五官挑不出半点毛病,整体看上去清秀而挺拔,一个干干净净的年轻人,让人看了还乐意多看两眼。

叶修自然也很乐意再多看他两眼,于是又翻到热门瞅了瞅。其中转发量最高的是一段的独奏视频,曲目是帕格尼尼的《NO.24随想曲》,这首向来以超高难度著称,通常很少会有演奏者在表演性质的场合如此作死——实在太容易车祸了。

然而我们小首席艺高人胆大,技巧变换娴熟,情感张力十足,兼具优秀的爆发力,虽然曲子难度摆在那儿,不至于说一点瑕疵没有,但正经是能拍死无数长江前浪的高超水准。

当时叶指挥看完,满心感慨江山代有人才出,还特意记了一下人叫什么名,可惜微博视奸美少年终究只是个生活调剂,几个月过去,这人名到底让他给撇到脑后去了。

——不过也没全忘干净就是了,刚刚喻文州起立自我介绍的时候,叶修脑海里随之浮现出来的那仨字,还是和“正确答案”对上号了。

此时喻文州循着叶修的手势越众而出,离着几步远站定后,再次礼数周全地朝他略一躬身,静候下一步指示。

叶修又招了下手,要他再过来点,问道:“弦乐这边之前合过几次?大概什么程度?”

“之前排练过三次,完成度还可以,但是人一直来的不太全。”喻文州斟酌着答道,“管乐的程度应该相对更好一些,要不您还是分开看看两边的情况再说?”

“行,我知道了,你先去吧。”叶修以目光示意他可以去首席的位置落座了,见喻文州好像有点犹豫,便拍了下他肩膀:“先前就知道你,一说名我就想起来了——这事我说了算,就你了,去吧。”

喻文州深表荣幸地点了点头,也不多问,转过身之后才很内敛地抿嘴乐了一下。

照片与视频所能展现出的面貌毕竟有限,气质、气场一类更是见了面都难以言说,大概有些细枝末节是悄无声息间渗透进人的认知的。譬如喻文州笑起来的时候,眼梢会弯出一个微小而醒目的弧度,瞳孔中的光亮随之汇聚成一条似有若无的线,温润和煦却独具锋芒,亲切随和的同时又维持着让人舒适的距离感。

可这个笑好像还有哪里不太一样,或许是因为纯粹的喜悦而格外富有感染力,叶修偏过头的一瞬,恰好看到喻文州左边脸颊有个不太明显的酒窝,就也莫名跟着扬了下嘴角。


楼主 芊绫紫  发布于 2017-05-29 00:06:00 +0800 CST  


因为找了龙渊宝贝儿给写字,我原本拼了张敷衍的题头图就没放在首楼,想想还是发出来一下,就很直观,指挥棒啊小提琴琴弓啊这不都是现成工具嘛【住口x
开楼三更,就是嗦今天晚上还有一更,本楼近期更新频率十分可观,欢迎各位来蹲

楼主 芊绫紫  发布于 2017-05-29 00:09:00 +0800 CST  
叶修把人叫过来询问情况,只是想确认一下自己的猜测,实际上不用问他也能大略估摸出来,没有指挥调度、零零散散的排练效果,大体上约等于乐手们在家里各练各的。关键是这回地方电台不知道起的什么幺蛾子,弄了首新作的交响曲出来,曲目不长,但难度不算小,恰逢年初活动丰富,各大乐团自己的演出都排了个满班,哪有工夫给你排练这个,现组建乐团也只能选择在高校学生和业余乐手里抓壮丁,不过最终阵容倒还够看,这个时间段能凑出一支规模达标的三管编制乐团已经很难得了,怎么说也是五脏俱全。

但这活是真不好干,也够麻烦,叶修之所以接了下来,除开收入可观外,也是大半年没接触过大型乐团了,在一切步入正轨之前,他急需往回找一找“手感”。

就成员水平来说,这支临时拼凑出来的杂牌军颇有些“稂莠不齐”的意思,但真正的“乌合之众”叶修也不是没接手过,甚至“缺胳膊少腿”的也照样能带出像模像样的演出,目前唯一的问题就是时间太紧了,再加上曲目是大家都不熟悉的,正式演出就在下周,全员齐备的大排练只剩下三次,敲定首席一事宜早不宜迟,因而叶指挥到场的第一件事就是选定了左膀右臂以安“军心”。

交响乐团的每个声部都配有一位首席,但只有第一小提琴首席可以简称为“首席”,即整个乐团的首席。作为指挥与整个乐团之间的信息传递者,首席需要敏锐地捕捉并领会指挥的每一个“情绪波动”,再迅速传达给其他成员,也常被称为乐团的“第二指挥”,与指挥共同构成乐团的灵魂。

不说喻文州个人素养如何,这次L大乐团的学生几乎撑起了弦乐的半边天,选用他们原本的首席本来就没什么悬念,但还是有几位年纪稍长的乐手露出了不大自在的表情。

喻文州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显小,正规职业乐团中基本不可能有处于这个年龄段的乐手担任首席。除了建立指挥与乐团之间的沟通桥梁,一提首席自然也是乐手中琴艺最高超的,排练时要为小提琴声部制定弓法、指法,演奏之前为整个弦乐部准音,最重要的是在演奏过程中紧密配合指挥,带好整体节奏,俨然乐团中的“头头儿”——二话不说直接派这么个毛头小子上阵,让几位老同志的老脸往哪搁哟?

职业乐团是真正需要拼天赋的领域,没有人不够努力,也从来不缺天才,叶指挥本人无疑就拥有着万中无一的卓绝天赋,这些年接触过的天才乐手更是两只手都扒拉不过来,而这位小首席同学似乎在某些方面有别于常规的天赋者,叶修自认不算“外协”成员,天生弯就弯得很糙,一时真说不太上来喻文州是哪里让他另眼相看,只能暂且笼统归结为“合眼缘”。

除了一提首席是叶修指名道姓选的,二提、低音、铜管、木管几个声部的首席都是通过毛遂自荐竞争上岗的,全员到位后,就算个别年长的乐手脸没处搁,身子还是得落座,由着小年轻们折腾。

其实也有不少来混个演出费的乐手觉着首席这差使苦逼得很,演出时责任重大不说,日常排练的活还得全包揽,如果是二三十人的小乐团,所有准备工作都默认由首席独自完成,喻文州一看就是干这活的熟练工,管乐那边谱子还没发利索,弦乐这边已经开始校音了。

“业余”只是相对的,演奏厅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圈外人,大家都很熟悉乐团的运作流程,准备阶段进展得井井有条,叶修交代了要先整体走一遍过后,就没跟着操心,和负责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一边翻阅总谱,一边从裤兜里掏出了指挥棒把玩。

半晌,整齐划一的试音响起,喻文州在身后唤了他一声:“叶老师,可以了。”


楼主 芊绫紫  发布于 2017-05-29 18:21:00 +0800 CST  
咳咳开头都是设定希望没有太无聊【掩面……其实交代这么多乐团的职能问题主要是想说,指挥和首席,超像领队和队长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初决定要写这对的时候,我脑子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就是这个职业设定,简直不要太合适qwwwwq
以及虽然还没有催拍的盆友,但我清楚大家躁动的心【x我也很捉急……但本文老叶本来就挺注孤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别让他第一次见面就打人了,那就真是注孤生的节奏了233333

楼主 芊绫紫  发布于 2017-05-29 18:23:00 +0800 CST  
叶修点了下头,溜溜达达在众人面前一走一过,“我知道咱在座各位有第一次来参加排练的,来过的也有很多连谱子都不熟的,时间紧张,情有可原,但说好,仅限这一回啊。”随后他踏上了中央指挥台,随意地转着指挥棒:“今儿咱们重在互相熟悉了,就一个要求,诸位在犹豫看谱还是看我的时候,优先看我,保准比谱管用。”

大家都乐了,有道是“百闻不如一见”,叶指挥“人红是非多”,虽说头上顶着好些光环,业界关于他负面的风言风语也不少,然而本人看起来随和又幽默,着实是一位很有魅力的指挥者。

鉴于指挥在排练中所起的作用要比演出过程中更突出,常有外行在观赏交响乐时发现乐手基本和指挥没什么目光交流,因而不理解指挥这一角色的存在意义。简单地说,一支交响乐团的水平下限取决于乐手们的水平,上限则取决于指挥的水平,当然这个上下限相差区间也不会太悬殊,十八线乡村乐团搭配国际顶尖指挥也无法媲美一流乐团搭配门外汉指挥的演出水平,灵魂与血肉确实是指挥与乐团成员之间最恰当的形容了。

除却引导节奏变换,安排不同乐器进出的时机这些基本工作,乐手对乐曲本身都会有一些自己的理解,但终究“身在此山中”,指挥需要在那些稍纵即逝的瞬间做出果决的指引,细致入微地探寻至每个音节,从无数可能中过滤出独一无二的决定,进而与乐手共同完成对乐曲的最佳诠释。

从这一角度来讲,交响乐演出可以说是通过多方精神交流携手达成的二次艺术创作,指挥渴求高契合度的乐手,演奏者也憧憬着杰出的指挥——无一例外。

喻文州自从听了叶修那句“先前就知道你”,脑内就循环起了《欢乐颂》,还是叶指挥那版《贝多芬第九交响乐》里截出来的,根本停不下来。

“贝九”是世界上公认最伟大的交响乐作品之一,经典版本数不胜数,可惜大多来自于上个世纪,之前大约有十余年间,国内乐团的演出质量始终难以望前人项背,更别说出一个青出于蓝的版本了。直到五年前,叶修带着一支彼时尚且籍籍无名的小乐团在首都音乐节开幕仪式上“一战成名”,这才“在新世纪为这首伟大的作品画出了一个崭新的符号”。

叶修当时看着此类让自家老爷子露出神秘微笑的伟光正评价,不禁起了一身起皮疙瘩,但不可否认地,那场演出确实在业内外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轰动到时年十五岁的小喻同学身在异国他乡都看得热血沸腾。寻根究底地说,叶指挥作为报道中所言“促进国内交响乐坛蓬勃发展的领军人物”,甚至可以归为他决心回国发展的一部分原因。

电视台节目负责人和喻文州在L大的指导老师有些交情,喻文州最初也是冲着老师的面子才来的,这场演出能请到叶修担任指挥,实在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喻文州比其他人稍微提前一些得到的消息,今天来排练之前,脑筋还控制不住地打了好几个转——有没有可能……认识呢?

理智分析的话,叶修认不认识他都很正常。喻文州的独奏在国内外都拿过分量不小的奖,L大乐团也是国内最顶尖的学生乐团之一,不过他人在国外求学的年头非常长,回国念大学对他来说反而算是“留学”了,几位恩师均非国人,也就是说圈内人脉方面几乎完全空白;同年龄段高水平的小提琴手自然不止他一位,叶指挥又不是专精小提琴方面的,就算看到相关新闻随手点了进去,也没准一转眼就忘了。

……就算忘了,但还有印象啊!单是这个认知,就足以让《欢乐颂》单曲循环一周了。

但喻文州并没想过叶修认识他这事能让自己这么高兴,他还现琢磨了一下,虽说学校老师的指挥水平也是专业等级的,但身为首席初次与职业乐团的指挥合作,依然是很值得期待的宝贵经历,这种跃跃欲试的亢奋感,几乎可以追溯到他儿时第一次摸到琴的那一刻了。

另一边的叶修闭了闭眼,脑海内的总谱分化至眼前每一种乐器上方,他一抬右手,先将目光落到首席身上……这小子好像是在偷着乐啊,嘴虽然没动,可眼里明显带着笑呢,什么事这么开心?哦,曲子确实带着点喜庆劲,那融入情绪也早了点吧?

一提以悠扬的行板铺开优美的咏叹,叶修让喻文州开始那一眼带得总有点想笑,气氛很快抛弃严肃和欢乐私奔了——对应谱面,这倒是没毛病,关键是始作俑者的存在感在演奏时格外鲜明,让他不得不多分出了一些关注。

演奏开始前,光看喻文州搭弓、调弦那两下子,仿佛就能窥见他一路走来周身环绕的赞誉和荣光,那种特有的从容与自信被静水流深的气场所包围,并不显得张扬夺目,反而焕发着难以言喻的吸引力。

谱面大家都不太熟,一次商业演出而已,喻文州也没额外下过什么功夫,大概只是胜在读谱能力更胜一筹,多半时间都可以瞄着叶修的手势,同时内心愈发惊叹一流指挥现场的决断力与感染力。

不仅基本素质过硬,叶修擅长指挥的作品几乎不受任何时代、国别所限,经其演释后的作品都带有极其鲜明的个人标签,广度与深度俱全,只是风格很难用三言两语概括描述——既兼收并蓄众家之长,又独辟蹊径得前无古人。

叶修并不以激情洋溢见长,指挥过程中基本不会出现太夸张的肢体动作,但这不代表缺乏感情,叶指挥对浪漫主义作品的诠释反而别具直击人心的力量,以“走心不走脸”而著称;他与德奥一系传统指挥家严整规范的做派更是不沾边,大多数情况下都随性得很,同时又能够自始至终对乐曲维持着高精准度的掌控力,通过“理解与传达均不存在死角”、“投入至深而冷静得可怕”一类评价,可见一斑。

两人没有合作之前,喻文州对叶修的客观评论和主观吹捧足能写篇小论文出来,此时此刻他却切实感受到了言语的局限,他根本说不出叶修的指挥具体好在哪里,只觉得好,非常好,好到没边了,现有词汇也完全无法形容这不知不觉中建立起的奇异精神链接——牵动着,震撼着,更享受着。

楼主 芊绫紫  发布于 2017-05-30 10:39:00 +0800 CST  
晚上可能有事,提前更啦,疯狂吹叶停不下来【【

楼主 芊绫紫  发布于 2017-05-30 10:40:00 +0800 CST  

“精神链接”自然是双线联通的,叶修也惊喜于喻文州对于自己意图的解读毫无滞涩,反应力、执行力均属一流,演奏水平本身更是不必多说,现在他十分确认这位名校乐团小首席的个人能力绝不亚于任何正规职业乐团的常任首席。

过去叶修时常会觉得纳闷,有些技巧方面很成熟的乐手,尤其是小提琴手,在演奏时总让他感觉欠缺点说不出来的东西,“一板一眼过了头”或是“严谨盖过了灵动”都不足以准确阐释那种缺憾,这一次,他直觉有可能在这里找到答案——你来我往多个回合,叶修隐隐期待着在那个即将到来的段落只把目光落在喻文州一人身上。

第三章协奏曲末尾的华彩段落是激昂而喜悦的,在此之前,所有声音在指挥的手势下收束,喻文州的视线完全从谱面上移开,认认真真地注视着叶修。

作为紧随文学其后的第二艺术,音乐是已经不可追溯起始时代的古老传统艺术,其传达的讯息主要诉诸于听觉,通过最直观的感官输出,唤起人们的情感共鸣。而当代音乐表演艺术虽然不可能改变以“音”为核心的表达手段,同时也要求视觉上具有观赏性,这不单纯指姿态协调优美等浅层次问题,在乐手的演奏技巧达到一定程度时,更强调整体高融合度以及独特生命力的体现——

音乐像是在他身上流动着,从目光到指尖,由神至形,旋律与血液循环一体而生。

是的,流动的活水!没有比这更恰如其分的形容了,只是……

仅凭三十多个小节的独奏,叶修暂且不太好确认一瞬间捕捉到的模糊问题,他也从未遇到过这么特殊的情况,一时无从判断自己的直觉到底靠不靠谱。这一节过后,他自然对喻文州投以更加密切的关注,但也没能抓住症结,唯有那么一丝似有若无的、甚至可能是他意识中残存的不和谐感,始终挥之不去。

不过喻文州的个人技术毋庸置疑,非常突出。人家还正经是个“演出型”选手,心理素质上佳,稳定性与好胜心并存,在演奏过程中,他越是发觉指挥关注自己,就越能发挥出水平,纵观整个乐团的小提琴手,首席这一位置绝对非他莫属——一曲罢了,换成任何一位专业指挥都会得出相同的结论,还数我们叶指挥慧眼识人,随随便便就押中了宝。

当然叶修作为一位全方位开了挂的同志,如此微小的工作实在不值一提。从合奏中辨识单一音色的能力是一方面,脑内多条线路独立思考也是身为指挥的重要天赋之一,他这边分出了点心思考虑喻文州的事,完全没耽误他照常履行本职工作。

“整体先不作评价了吧,不然话就不太好听了。谱面不够熟这事没别的辙,劳烦大家抽空多熟悉熟悉,前边也说过了,这种低级问题仅限这次排练,希望下次各位该看我的时候都看过来,这十多分钟的曲子下来,我愣是没和俩人在对的时间看对眼。”

这回可没人笑得出来了,敢和他对视的也只有和他“在对的时间看对眼”的那么几位。叶修翻都不翻总谱,直接扫视着众人,不假思索地继续说道:“先说情况相对好点的管乐吧。感觉你们特着急,结果反射弧还挺长,够矛盾的哈。尤其是最后一章,明显在以小节为单位急行军,整体流畅度却不高,给人一种非常粗糙的感觉——知道为什么吗?情绪转急不体现在具体速度上,你们一急反把曲子的线条感给吃了,一会分部练的时候,重点把四章75小节之后的部分拎出来单练几遍。”

“弦乐这边,完成度根本不达标,配合度完全没处看,一加一能加出负数也是个奇迹。二提进晚了好几次,第二章126小节那回特别明显,外行都能听出来,二提首席反应可得快着点啊,不行咱就换人。一提单独拎出来还凑合,最大的问题是每次该突出主题的时候都不够有力,都那么拘谨干嘛呢?还有第一章218小节开始的那段快弓,乱得我直眼花,待会儿首席想着重新和大伙确认一下弓法——欸,那个,首席啊,第三章结尾那段,你来单独拉一下。”

此言一出,四面八方的目光都汇聚到了被点名的喻文州身上。他人看着淡定,实际也没太在状况内,依言起身之后还有点懵,又向叶修确认了一遍:“……现在吗?”

叶修事不关己一般从指挥台上走了下来,拽过一把椅子在一旁落座了,“嗯,就现在。我不跟这儿指手画脚的,你就当是独奏,开始吧。”

楼主 芊绫紫  发布于 2017-05-31 17:29:00 +0800 CST  
吹完叶自然要吹喻……虽然近期经常觉得自己要变成叶粉,冷静下来想想还是文州是我大本命=w=

楼主 芊绫紫  发布于 2017-05-31 17:30:00 +0800 CST  

喻文州像是被这句话激活了什么开关似的,眼中丁点茫然都不复存在,举琴搭弓的那一刻就铺开了独奏者特有的气场。

不用招呼灯光师,人自个儿就带了吸睛BUFF。

或许是因为叶修刚才指出了一提整体最大的问题的缘故,喻文州的演奏较之合奏时更加有力,情绪也愈发激昂。叶修饶有兴致地摸了摸下巴,就小提琴独奏这一领域来说,但凡国内叫得上名的演奏家,没有他没打过照面的,老先生们大致可以分为几种演奏流派,但喻文州的风格委实很独特,真没法笼统归类,应该和他常年游学于异国他乡的经历有关。

能看出基本功非常稳,但也敢于进行大胆的发挥,老练的台风很让人惊喜,内里却依然迸发着年轻人的活力。若要说喻文州的演奏到底独特在什么地方,客观上倒也说不出个一三五七九,叶修只能从主观上进行高度概括的评价——特别打动人。

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那尽数倾注于旋律的热忱与专注,仿佛随着音符流淌凝聚成了无形热浪,令人屏息驻足;那颗燃自他心底的明亮火种,赤诚而昭然,也让叶修隐隐感应到了某种同类相吸引的归属感。

最凑巧的是,我们筹备白手起家的叶指挥目前正缺着一位精神上合拍且具备一定可塑性的常任首席。

至于喻文州的问题,这么单拎出来对比,叶修也初步摸索到了一点眉目,但还远远不够,还需要更多他独奏与合奏的表现作为对照样本,再进一步琢磨改善手段……叶修想到这儿,突然来了个急刹车,身为乐团指挥,眼下他最应该考虑的是针对单场演出的应对措施,而非长期培养方案才对——替一个萍水相逢的乐手考虑那么长远有什么用?

虽说叶指挥确实是个好为人师的性子,但也没热心肠到那个地步,思来想去,他觉着只能把本次脑回路跑偏归咎于太过求贤若渴,简直是要做病的节奏。要知道这种事就算赶上天时地利,还要讲究双向选择,像人家这种一路顺风顺水走过来的天之骄子,面上谦逊多是出于礼节性的尊重,心里边真未必乐意让他个“泥腿子”指挥打磨。

但叶修是真心实意觉得喻文州太合他的路子了。

音乐厅内即使进行比赛也不似竞技项目对抗,不论最终呈现的效果如何,每一场演出都不存在胜利或是败北,唯有特立独行的叶指挥始终认为,无论指挥还是乐手,在享受演出的同时,也应当怀着一颗“求胜心”。

着眼于本质,人都是通过不断战胜自己从而在行业领域攀援而上,其能力之所以会分出三六九等,在于每个人对自身极限认知的差异。短暂的小段独奏中,叶修莫名笃定自己在喻文州身上看到了一股隐而不彰的韧劲和冲劲,就像是即使窥见某一方面极限所在,也绝不会甘于就此止步的心气儿。

“坚持不懈”、“永不放弃”这一类沦为陈腔滥调的励志口号,实是非人中龙凤所不能为也。

叶指挥空怀着一套独树一帜的“反艺术乌托邦理论”,多年来苦于无处荼毒交响乐坛下一代,哪成想竟能在一场随意接下的麻烦商演里逮着个合心意的宝,只可惜客观情况摆在这,这宝八成是“捡”不回去的。个人意愿都暂且抛后不谈,以喻文州这造诣,毕业后必然多的是条条坦途铺到脚底下,得是脑子有多大的坑才能让他三两句话给忽悠走。

这一段奏罢,受L大乐团的学生们大力鼓掌带动,大部分乐手也都没有吝于献出掌声。这么个排练的场合,喻文州难免有点不好意思,连连躬身,余光一直在往叶修身上飘。

叶修此时心道人这小首席当得,人缘正经不错,至少L大的小年轻们都是真心爱戴他、捧着他。这并不是什么理所应当的事,甚至还是相当难得的,和其它领域的领导者性质相似,身居此位往往就意味着背负了谜之仇恨值,搞艺术的圈子里,有个性的“怪胎”还要相对多一些,能做到不怎么落埋怨,就已经不失为成功的首席了。叶指挥自认不是太擅长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寻觅合适的首席时,能替他分担这一类工作,承担各方面沟通往来的疏通剂,也是必要条件之一。

……不能再寻思了,不然他怀疑自己待会儿真要出手忽悠了。退一万步讲,乐团需要的是能坐班的常任首席,喻文州可还没毕业呢!

不过话说到底,合适归合适,这世上也没有非谁不可的差使,因而叶修倒是足够看得开,眼馋了那么一时半刻,便转换好了欣赏辅以提点的心态。他随着大流拍了两下巴掌,和喻文州点了个头,示意他可以归位了,自己也起身回到了指挥台。

楼主 芊绫紫  发布于 2017-06-01 17:19:00 +0800 CST  
儿童节快乐宝贝儿们
那啥,趁着你灵又糊了的当儿,跪求各位收手吧,憋嫖啦,冒个泡说两句话嘛说实话我的存稿只到初拍之前,各位多爱我一点,我才能顺利产出一个你爽我爽大家爽的拍啊【ntm
强行自我安慰一下,大概也有今天贴吧开始实行实名制的原因,我造有很多同好在溪苑是用小号的,但我rio需要各位啊啊啊啊啊ballball你们看我一眼吧qwwwq
鉴于有盆友提出“这个画风也能虐???”的疑问,我就提前嘚吧两句,关于本文的感情线。
目前只是刚开头而已,还看不出什么基情端倪,但有一点是我着意在铺垫的,就是叶喻两人的共性与差异。
文州对老叶的钦慕是最寻常的那种,默认才华本身就是这个人的一部分,他欣赏崇拜叶修的才华,就会对叶修整个人抱有好感,好感度也会顺其自然地随着时间推移和事件累积逐渐变化。但老叶就很特了【。他是比较割裂的,初见这里他的确非常渴求文州的才能,至于什么时候、因着什么契机真正对喻文州这个人产生个人感情,那都是后话。
当然本文的虐并不是单箭头的虐,而是双箭头之间有着微妙的时间差和状态断层。
不过不得不承认,后期虐总归逃不开一句“为虐而虐”,但这玩意儿说好听了也叫文学作品中必要的矛盾冲突,从同人创作的角度来讲,也符合我个人对于角色解读的合理展开——双方都睿智而理智,又因着信任默契存着“我以为你会懂”的心思,一旦一念之差脑回路走劈了,只会再难回头。
有亲友说这种感情关系从一开始就注定是失衡的,我也不否认,这就是我着重提出“不谈普世人格平等”的原因。但讲真,我不认为这样的“失衡”就是不健康的感情状态,甚至我根本不觉得这世上存在完全平等的人际关系,表面上看起来再“势均力敌”的双方,也顶多是处于动态平衡而已;再者长期主被关系摆在这儿,“压制感”本身就是本圈爽点之一,我唯一能保证的就是,基于本圈人设(即必要OOC)的前提条件下,一定不会写崩这两个我最喜爱的人物。
即使初衷是为了爽,我也很喜欢这篇文,会用心写好它=w=
好了也不再多透了,总有种自己给自己写长评分析的尴尬感……后续丰富展开,且听后文分解。

楼主 芊绫紫  发布于 2017-06-01 19:17:00 +0800 CST  
接下来的排练中规中矩且一言难尽,是没什么鸡飞狗跳的展开,但还是颇让叶老师头疼上火——琐碎的问题太多,人心又散,几次排练着实很难达成理想效果。

今天到场的节目负责人是个外行,听着几次合奏的效果还觉得进步神速,信心大增,中途就跑出去给上级领导汇报了一番工作,少不了给叶指挥好一通吹。叶修自然不好和这位多说什么,说白了他是来给人家打工的,拿钱办事的单纯利益关系而已,末了他只招呼了一声正在组织大伙收拾现场的喻文州,让人完事了上楼来找他。

叶修前脚刚一走,小姑娘们纷纷直白而肤浅地抒发起了压抑许久的内心感言:“指挥真的好帅啊——对啊对啊,严肃认真的时候超帅!要笑不笑地损人那种表情也巨迷人!反差萌欸!”

喻文州确实和自己乐团的同学关系很好,在男生堆里混得开不说,小姑娘们一样不在话下,这种场合他也很自然地跟着搭腔,俨然少女之友:“有反差就会更帅吗?”

“哎你不用你不用!天然反差才萌,而且你不用反差就已经帅得名声在外了好吧?叶修不是都认识你吗?”说话的是和喻文州同级的长笛姑娘。

“他认识我哪是因为我的长相。”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但是还很有娱乐精神地自我调侃道:“我没有和指挥‘争宠’的意思,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你们继续。”

“哈哈哈,放心学长,叶指挥这种还不是‘只可远观’,我们还是最爱你的!”最初帮着介绍喻文州的大提姑娘笑嘻嘻地说,“不过你怎么知道不是因为你的脸?人家喜欢男人欸,哎就说咱们这行是不是有毒,又帅又优秀的怎么都是基佬?”

“欸欸,地图炮悠着点放啊!误伤友军了都!”定音鼓小哥一脸不满,“哥几个可都是24K纯直男。”

“我站在这儿都能摸到你的脸。”一位小提姑娘面无表情道,“喻师兄都没吱声,有你们什么事?”

L大乐团的人都知道自家首席去年交过个女朋友,是隔壁美院的校花,可惜没过多久就分了。说起风流轶事的话,我们“又帅又优秀”的典型被同校一位作曲系男生疯狂追求的八卦要著名得多,奈何现实多BE,佳话是谈不上了,这事纯是因着单方面虐恋情深才广泛流传于L大上下几届。

“文州不反感同性吧。”一位低音提琴小哥推了推眼镜,“拒绝那个谁,明显是人的问题,不是性别的问题。”

“嗯。”喻文州大方承认,“其实我回国以前有交过男朋友的。”

“卧[和谐]槽?!外国男友吗?这么6啊首席!”

“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诶诶,照片还有没有?”

“等、等一下?我有点跟不上节奏了……不过也是,我就说谁他妈给那小子的勇气啊!”

“苍天,看看人家的青春,再看人家那琴拉得,人比人得死啊……”

国外艺术圈的性取向观念还要更加开放,喻文州倒没觉得这是什么劲爆八卦,众人七嘴八舌地打听他前男友是哪国人多高多帅专精什么乐器之类的,也都乐呵呵地答了。

“一会儿你们先走吧,不用等我,估计指挥那边有挺多问题要交待的。”

“行嘞那你现在就去吧,我们几个在,你还不放心吗?”

“就是因为你们几个在,学长才不放心的好吧?”

于是小年轻们有说有笑地归拢着音乐厅舞台,强行送走了每次都抢着干活的首席。


“叶老师。”喻文州敲门进屋之后,先是礼节周全的一颔首,抬眼看到叶修和他笑了笑,才回手带上了门。

鉴于叶修从头到尾都没对他的表现发表任何明确评价,排练结束又这么单独召他过来,饶是喻文州对自己的表现信心十足,此时也难免有那么点心里没着落,因而开口先来了一番自我检讨:“对不起,今天是我准备不周,还要额外耽误您时间……”

“嗳,谈不上。往后要经常打交道的,客套话就省了吧。”叶修没有端架子的毛病,当即撂下了二郎腿,一摆手说:“也别‘老师’了,喊‘哥’就行。”

喻文州立马把琴箱撂在一边,给他鞠了一躬,从善如流地改了口:“哥,今后麻烦你多指教了。”

---------------------------------
文州要上贼船了【bu
今天这集动画……骑墙的我两边嗑糖爽到升天啊啊啊啊——

楼主 芊绫紫  发布于 2017-06-02 19:18:00 +0800 CST  
度娘突然限制海外IP发帖,今天的更新包括这一层也是让亲友上号帮忙发的,度娘恢复正常之前没法及时回复大家评论啦很抱歉!昨天果然多了不少回复的小天使,没白跪求各位,咱们把这个优良冒泡作风保持下去好吗好的!

楼主 芊绫紫  发布于 2017-06-02 19:25:00 +0800 CST  
“好说,坐吧。”此类场面话都能理所应当一般应承下来,也就数我们叶指挥这种在脸的方面格外有优势的人才了。

叶修这会儿倒觉着喻文州还怪好玩的,看着是客客气气,结果嘴上还挺自来熟,让叫“哥”就连姓都一起省了。为了别再让喻文州继续搜肠刮肚地自我批斗,他十分好心地先给人喂了颗定心丸:“你拉得挺不错的,有点小问题,下两回咱们排练里再磨合,都不是事儿。”

“好,谢谢哥。”喻文州微笑应道。

这一句“挺不错”可以说是他归国求学以来得到的最低评价了,但他却莫名感觉听着很舒坦。学校老师们惊为天人的反应以及天花乱坠的赞赏一直颇令他吃不消,但要说一点都不飘飘然吧,那也不现实,喻文州又很清楚在自己当前阶段最要不得的就是自我膨胀,他所需求的,不过就是叶修这样平和中肯的指导态度。

“叫你过来也没什么大事,大致商量一下后边几次排练的安排,再就是互相熟悉熟悉,了解一下情况。”叶修收拾了一下桌上散乱的总谱,真就话家常似的开了头:“你上大学之前,一直是在国外学的琴,是吗?”

“是,我五岁的时候随父母定居在奥地利,十四岁去德国念的高中。”喻文州简略交代道。

一家子早年就定居在音乐之都,那估计人家父母都是哪个响当当乐团里的演奏家,基本是个音乐世家没跑了。叶修有些好奇喻文州爸妈都是专精什么乐器的,又觉得一上来就查人户口不大合适,以后交流的机会还有很多,而且目前他还有更好奇的——

“那你怎么回来了?咱国内多少同行可都卯着劲想往资本主义国家奔呢。”

“现在国内氛围不是满好的,我毕业之后也想留在国内发展。”喻文州答道。

“有想法。”叶修一本正经地点头,“这几年是还不错,国内乐团也一样能给你好好施展拳脚的平台。嗯……看你独奏的奖没少拿啊,回国之前有参加过其它学生乐团吗?”

看来叶指挥还特意查了一下他的底细?无论是排练时要求他独奏的那一段,还是眼下这场对话,都能看出叶修对他还挺上心的,喻文州自然觉得既荣幸又高兴。同时他也直觉前面的话题或许都是铺垫,这才要进入正题了,便仔细回忆了一下才答道:“没有,上大学是我第一次正式接触管弦乐团。以前参加过的合奏演出,最多就是四重奏。”

叶修也沉吟了片刻,又问:“那你做你们学校乐团的首席有多久了?”

“大一下学期开始的。”喻文州让他一句接一句给问得又不太有底了,忍不住试探着问:“哥,我是不是……”

叶修直接打断了他:“先不用多想,我一开始不就说了吗?你个人能力没什么问题,独奏也是一流水准。像你这入学没多久,老师就让你把高年级的给顶下去了,正经很看中你了,应该也不差我这一两句表扬吧?呵呵。”

喻文州摇头,一脸认真地直视着叶修说:“你对我的认可,自然和其他老师是不一样的——哥有什么要求,我一定尽力去做。”

叶修之前说的不过是句玩笑话,正常打个哈哈也就过去了,喻文州这正儿八经的回应就显得很有意思了。一方面表明了自身立场,尽管更改了对叶修的称呼,仍虚心保持着任其指教的身份;另一方面表达了钦慕,适当吹捧了叶老师金口玉言的含金量,即使只是一次商业演出合作,也给予他这个指挥者充足的尊重。

正好叶修挺吃这一套,立马被这个迂回而内涵的马屁给拍乐呵了,更多了两分提点人的心思。

“那些先不急,来。”叶修和喻文州招了下手,等他凑过来,把桌上平板推到了他手边,说:“随便找个你们乐团的演出视频给我看看。”

虽然喻文州的态度确实够真诚,但他自己都觉着刚才说的那些还是属于客套话范畴,实在没能料到这就把叶修给忽悠乐呵了,居然愿意花心思额外指点自己,一时颇有些受宠若惊。他这边接过平板进了学校官网,叶修注意到他刚刚往一旁瞄了一眼,便随口问道:“会吗?钢琴。”

这间不伦不类带了架钢琴的办公室一看就是为伟大的叶老师莅临指导特地准备的,叶修刚进门的时候差点没当着负责人的面“噗”出来——这棘手的破活都不够他操心操肺的,上哪有那个雅兴还动不动弹上一曲,预备着让他被人气着的时候发泄发泄还差不多。

“小时候练过一阵,好多年没捡起来过,不怎么会了。”说话间喻文州已经找好了视频,双手递回了叶修面前。

“就猜你肯定会——用不着这么谦虚,又不让你班门弄斧。”叶修的手闲不住,从兜里摸出了根烟来,也不点,就转着玩。

“……”喻文州还是头一回见识“班门弄斧”这成语不是用在自谦的场合,内心再次刷新了对叶指挥的认知。这话他是不知道怎么接了,也没揣摩出叶修手里边掐着根烟是不是让自己给点上的意思,关键是他没打火机,只好转而对视频做起了说明:“这是去年六月当届毕业生的毕业汇报演出,指挥是刘颐老师。”

曲目在网页上有显示,喻文州就没再重复。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自新大陆》第四乐章串了一首《茉莉花》,都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曲子。

叶修凝神看着视频,两分多钟的时候才发表了第一句评价:“你们刘老师的歌剧没得说,交响乐这边还是差着点劲儿。”

“……”又是让人没法接茬的话。

楼主 芊绫紫  发布于 2017-06-03 19:44:00 +0800 CST  
发现真的可以通过本文安利交响乐,那就放几个我个人感觉比较有意思的版本,目前文中提及的都是十分喜闻乐见的作品,有宝贝不了解这方面大概也都觉得耳熟233333
这一更提到的《德沃夏克第九交响乐:自新大陆》第四章:https://v.qq.com/x/page/d0153hplnaw.html?&ptag=4_5.6.2.19132_qq
以及《茉莉花》:https://v.qq.com/x/page/r0357waktlv.html?&ptag=4_5.6.2.19132_qq
5楼提到的《帕格尼尼NO.24随想曲》:https://v.qq.com/x/page/p0381adsj8g.html?&ptag=4_5.6.2.19132_qq
53楼提到的《贝多芬第九交响乐》:https://v.qq.com/x/page/p0381adsj8g.html?&ptag=4_5.6.2.19132_qq
↑纠结吐了,确实经典版本太多,还是老卡吧……

楼主 芊绫紫  发布于 2017-06-03 20:39:00 +0800 CST  
……鉴于明天是肯定写不到拍了,只能悄咪咪透一句,初拍就是在……目前俩人对话的这个屋里……

楼主 芊绫紫  发布于 2017-06-03 20:42:00 +0800 CST  
蜜汁要审核,还是发图吧……文字版吐出来了再说,本周开始就是薛定谔的更新啦qwq我还是先把双重更了,大家都催到这儿来了可见还是双重是真爱_(:з」∠)_


楼主 芊绫紫  发布于 2017-06-06 00:54:00 +0800 CST  

楼主:芊绫紫

字数:356902

发表时间:2017-05-29 08:0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2-30 14:15:35 +0800 CST

评论数:1011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