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皇兄,别乱来(耽美,重发)

文案:这是一个作的一手好死的小受穿越到古代,然后撩到一波美男,最后被自家皇兄就地正法的故事。
重发,忘度娘不删。

楼主 天黑黑她很好  发布于 2017-07-31 18:29:00 +0800 CST  
来一波图



楼主 天黑黑她很好  发布于 2017-07-31 18:29:00 +0800 CST  
第一章:被抽得一脸懵逼
夜幕降临,知了在窗外鸣叫,将孤独的房子衬托的十分宁静。
“唉!”第N次莫凡双手撑在洗手台上,深深地叹了口气。
想起在洗手间外仍在因为要闹着离婚分孩子的事而久久僵持不下的爸妈,他就一个头两个大。
他这爸妈,常常只有过年才能见到,有时甚至连过年都不回来,就算回来了,要么就只有一个人回来,要么即使是过年,两人也是见面就掐。
他真心搞不懂这俩人当初是哪根筋不对,才决定要在一起的,作为他们唯一的儿子,他表示心很累啊!
“嘭嘭嘭!”“小殿下,您若再不出来,属下便冒犯了!”一个男声伴着巨大的敲门声将正在‘思考人生’的莫凡吓了一跳。
小殿下?什么鬼?老爸这是要急着上厕所吗?来这招?我又不是小孩子好伐?玩什么Cosplay?莫凡嘴角抽了抽,好笑地想着。
“嘎?”但是莫凡打开洗手间门的那一刻就瞬间懵逼了。
谁能给他解释一下,为什么他看见的不是他一脸坏笑的老爸,而是一脸淡漠的身着古代帝王袍的帅哥,旁边还有一个腰间别刀侍卫打扮的男子正在准备撞门?
‘不对,一定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莫凡这样想着。
“嘭”的一声莫凡把门关上了。
关上门之后才发现不仅仅是外面,连里面都变了,本来小小的洗手间变成了一间古色古香的古代卧房,伴着古色古香的装饰,空气中也弥漫着淡淡的君子兰香,靠,不会是赶潮流,穿越了吧?
这年头,开个门都能穿越,真是让人没脾气!
“嘭!”还不等莫凡回过神来,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声音之大可见主人的怒气。
“嘎?”莫凡被眼前帝王装的男子的一脚飞踢吓的一愣一愣的。
“拿来!”君炎尘朝身边的侍卫大手一挥,一根嫩绿色,食指粗,约莫四十厘米的小竹棍被放在他手中。
“退下!”一声令下,侍卫默默隐退且关上了门。
“那个,你要干嘛!”莫凡看着一步步靠近的君炎尘吞了吞口水,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果不其然,君炎尘大步走到主座上,落座,抬眉,淡淡撇了莫凡一眼,轻启薄唇:“过来!”
“不要!”莫凡在心中默默翻了个白眼:你丫特意当着我的面拿来一根棍子,还TM叫我过去,能有什么好事?
“我再说一遍,过来!”君炎尘棱角分明的脸上沾染上了薄薄的一层怒气。
“我也再说一遍,不要!”士可杀不可辱,不管怎样志气还是在的!
“嗖~啪!”君炎尘耐心已被磨光,恼怒的起身抓住莫凡的胳膊,对着身后狠狠的就是一下,没有丝毫的怜惜。
“哎呦WC!”莫凡双手捂住屁股,疼的直跳脚。这突如其来的一棍子让他有些措手不及,躲都躲不掉,便生生地挨下了。
“很疼?”君炎尘皱着眉头,试探性的问着。
莫凡今日的反应让他有些吃惊,这平日里喏喏连声,被欺负也不说,被按在刑凳上打到只剩下一口气也不敢吭声,求饶的软弱皇弟,怎的如今会被一根小小的竹棍打的大喊大叫?
“废话,你TM的挨一下试试!”莫凡揉着可怜的屁股,本身挨了一棍子就不爽了,听到君炎尘的问话直接炸毛!
“放肆,你在尚书房里就学的这些?”说着小竹棍划破了空气,带着风声就闷闷的砸到了莫凡的屁股上,无奈被君炎尘按在了桌上无法动弹,屁股高高翘起,这每一棍子都结结实实地打在了肉上。

楼主 天黑黑她很好  发布于 2017-07-31 18:30:00 +0800 CST  
第二章:暴力狂
几下下来,莫凡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痕。
可怜了莫凡,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什么天神共愤的事,要被这样狠打。
再加上自己莫名其妙就到了这个鬼地方的恐惧,还没有摸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这君炎尘暗暗用力的几竹棍硬是生生地将这从小娇生惯养的莫凡打出了生理盐水。
本就从小唯我独尊的性子,这眼泪一出来就停不下了,像小孩子被抢了嘴边的棒棒糖一样,完全不顾自己已是一个成年的男性。眼泪像不要钱似的,‘哗哗’的往外流。
“为什么哭?”君炎尘停下手中的小竹棍,冷冷地看着泪流满面的莫凡,按理说,就这么几下,他这皇弟是断不会哭的,然而,莫凡的理由却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呜,疼,呜,嗝,疼,呜呜。”莫凡已经没有力气吐槽了,你说你TM的打人那么疼,还不让人哭了?
“你可知错了?”君炎尘坐在主座上,将莫凡拉到自己腿上,趴好,旋即淡淡的开口。
“呜呜,嗝,我知道,知道错了,呜呜,别,别打,呜呜。”不管怎样,先服软才是硬道理,更何况这君炎尘的棍子可不好挨。
“错在哪里?”
“呜呜,不该,不该,我不该,我,呜呜,嗝,呜呜。”我TM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在看到你这暴力狂之后跳窗逃跑!
“嗖~啪。”“不该什么?”
“哇,呜呜,别,别打,我,我,呜呜。”莫凡现在特别想摆脱这时不时落下的棍子,太TM疼了,想伸手揉一揉,缓解一下,怎奈双手被那个暴力狂擒住了。
他现在是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作: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真的是日 了 狗 了,他又不是原主,他怎么知道那货犯了什么错?
“嗖~啪啪啪啪啪。”一连五下都抽在同一个地方,疼的莫凡直想撞墙。
“呜呜,别,嗝,别打,呜呜,我疼,呜呜,嗝,呜呜。”
“你身为我朝最小的皇子,平时不让人省心也就罢了,今日居然连尚书房都不去了,朕派人来唤你,你竟拒之门外,见到朕也不行礼,说,你该当何罪?”
该当何罪?劳资当你麻个淡淡!劳资又不是你朝皇子,劳资怎么知道这货为毛不去尚书房!莫凡真心要炸毛了,如果不是君炎尘的小竹棍还抵在他屁股上的话。
“说!”“嗖~啪。”
“等,等等,呜呜,我,我不知道啊,呜呜,嗝,呜呜。”
“你不知道?你今日从卯时开始一直到午时都未曾出过寝殿,你当然不知道!”话音刚落又是一棍子落了下来。
“呜呜,嗝,我,我知道错了,呜呜,嗝,错了,呜呜。”莫凡悲催的发现这个黑锅自己好像是背定了。
看小说上别人穿越都是什么皇帝啊,王爷啊,男宠啊,啊呸,不对不对,除了男宠,都是要么本身强大,要么逆袭的好不好,我莫凡咋他 娘 的就那么点背呢?一过来就莫名其妙的被一个陌生男人按在腿上打屁股?WC,爷身为男人的尊严呢?咳咳咳,好像被打没了。
“最后十下,好生受着!”君炎尘也不管莫凡怎么哭喊,手中的力气却是不减半分。
十下下来,莫凡嗓子都哭哑了,喊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然而君炎尘这个暴力狂却不为所动,抽得小屁股高高肿起才放过莫凡。将他特别无情地放在床上便走了。
莫凡哼哼唧唧的轻抚着伤痕累累的屁股,却又不敢将外袍下的裤子脱下来揉,心里将君炎尘从老祖宗那辈就开始诅咒,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疼痛没有减少半分。
“小殿下?您没事吧?”一个书生打扮的少年从门外进来,手中还托着一个放药的托盘,轻手轻脚走到了莫凡身边。
“我没事!”莫凡决定不按穿越套路来,看到这少年,他就猜到了,这货绝逼是伺候他的人,所以他不打算让这个少年知道自己关于这个世界什么都不知道的事。
“小殿下呀,奴才不是给您说过了吗,不要去惹怒皇上,您怎么就是不听。”少年将托盘放在床沿,轻车熟路的将莫凡的裤子褪了下来,然而莫凡还是疼的龇牙咧嘴的。
“我惹他?我TM……唉,算了算了,跟你说了也不明白……哎哎,你丫轻着点!”
莫凡现在真心特别想骂人,他在现代怎么说也是个三好青年吧,不抽烟,不喝酒,不打架,怎么就这么倒霉刚穿越就被打了!不行不行,等伤好了,绝对要跑路,这不跑不行了!
想着想着,莫凡便被药物带来的丝丝凉意给推入了梦乡。

楼主 天黑黑她很好  发布于 2017-07-31 18:59:00 +0800 CST  
第三章:失忆
霄鸾殿
“果真如大师所说,朕这小皇弟今日与平常大有不同。”君炎尘品着茶看着对面同样在品茶的白发老者淡淡的开口:“那么无念大师可否对于皇弟的事与朕告知一二?”
“老衲今日让陛下午时亲自去唤小殿下自然有老衲的理由,陛下也不必过问。”这世间怕也只有这无念大师能这样对君炎尘说话,而却不会令他生气了。
“陛下今日可曾听过小殿下问过一些不符情理的话吗?”无念大师放下茶杯,伸出隐约能看见白骨的手捋了捋胡子,看着君炎尘的眼神有些深邃。
“这问…倒是没有,不过,他今日却是说了很多粗俗的言语,不大像以前唯唯诺诺的样子。”君炎尘抿了一小口茶,淡淡的香味缠绕在舌尖,让他不经想起了今日趴在自己腿上嚎啕的人儿。
“是了,他大抵是失忆了,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不说,这就不是老衲能操心的问题了。陛下只需记住保他性命,三年之后定能为君国化一大难。”
“如今国泰民安,我国又与外邦交好,如何有大难?”君炎尘听着这话倒是一愣,这即便是有大难,怕这小小的一只莫凡是化解无果的。
“这大难,不是陛下能猜想的,也不是老衲能揣测的,你只需护他便是了,到了一定的时候,便会真相大白,老衲不过是顺从了天意前来汇报一声,余的,就要看陛下如何做了!”说罢,无念大师便站起身,看这架势是准备走了。
“多谢大师指点!”君炎尘也随即起身,对着无念大师拱了拱手,没有要留他的意思,毕竟这无念大师是武林中人,不便在皇宫久留。
君炎尘看着桌上还残留余温的茶杯陷入了沉思:这无念大师乃是少时便已名满天下,他说的话断然不会假,失忆吗?那小家伙怎么不提?看来明日有必要再去旒苏阁探探了。
翌日,旒苏阁
“怎的,现下已然辰时,小殿下还没起吗?”君炎尘看着门外守着的小厮,皱了皱眉头。
“回皇上,小殿下昨日从午时便睡下了,奴才唤了多遍,小殿下都没有醒来的迹象。”小厮见是君炎尘立马跪下请安。
“为何不去告知朕?”君炎尘眼神深了深,看向地上的小厮,脸上明显的写着不悦。
“奴才该死,是小殿下吩咐奴才不去打扰皇上的。”小厮不敢抬头所以不知道君炎尘的脸色不好,但听声音估计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想着连忙叩头,免得惹面前这尊大佛不快。
“罢了,你下去将御医带过来。”说罢一挥手便进了门。
床上莫凡呈大字状趴着,被子早就被踢到了地上,嘴角挂着一滴晶莹的液体。孩子估计是梦到什么好事了,睡的这么香。君炎尘提起被子给他盖好,看着这睡姿,摇了摇头。
“唔…”莫凡随着被子的落下不安的扭了扭身子,但丝毫没有要醒的迹象。
“皇上,御医来了。”
“嗯,给他查查身体。”
“是。”年过八十的老太医走到床边刚坐下准备把脉,就被突如其来的一脚给招呼到了地上。
“闹什么!”君炎尘大步走到床边,掀起被子一巴掌就打了上去,这孩子睡觉怎么这么不老实,还学会踹人了。
“唔,疼!”莫凡正做梦吃鸡腿,吃着吃着,忽的臀上就落下了一巴掌,昨天好不容易憋回去的生理盐水又跑出来了。
“知道疼就好,别乱动,让御医给你瞧瞧。”君炎尘又将被子给盖好,往后一步,给被扶起来的太医腾出了位置。
“这小殿下身子倒没什么大碍,除去臀上的伤,只是常年的不调理,身子有些弱罢了,臣为小殿下开几服药,调理调理即可。”老太医把完脉,用袖子拂去额上沁出的丝丝汗珠,这小殿下啥时候变得这么粗暴了?
“嗯,朕知道了,你们下去吧!”随着话音一落,下人便都跟着老太医出了旒苏阁,房内便只剩下君炎尘和莫凡二人。

楼主 天黑黑她很好  发布于 2017-07-31 18:59:00 +0800 CST  





楼主 天黑黑她很好  发布于 2017-07-31 19:00:00 +0800 CST  



楼主 天黑黑她很好  发布于 2017-07-31 19:00:00 +0800 CST  
第四章:真心委屈
莫凡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君炎尘,不由自主的往床内挪了挪。
“你可还记得朕?”君炎尘看着缩成一团的莫凡,皱了皱眉头,这小皇弟虽然不受宠,总是犯错挨打,但吃穿用度上他却从不曾克扣过,这小身板怎的会怎么瘦?
“…记得!”废话,你TM昨天打的小爷把这辈子的鼻涕和眼泪都流光了,小爷怎么可能不记得你!
“那朕名号为什么?”君炎尘挑眉。
“嘎?”小爷怎么知道你的名号是啥?莫凡心中默默翻了个白眼,但看着眼神越来越危险的君炎尘,他决定不瞎掰了,开玩笑,昨天的伤还在一抽一抽的疼呢!
“我不知道。”
“你不是说记得朕吗?”
“我是记得啊,我们昨天见过。”莫凡决定要作一个不吐槽的好宝宝。
“记好,朕是你的大哥,名号君炎尘,你是先皇最小的第十七子,名君末凡,字子兰,眼下正值勺舞之年,身边的贴身小侍名唤小余。有什么不清楚的问他便好。”
莫凡听完只想问一句勺舞是什么鬼?算了算了等会问那个什么小余吧。
君炎尘说完便扫了一眼莫凡被子下的屁股,旋即开口:“你这伤大抵明日即可行走,从明日开始,日日去尚书房报道。”
“明日?不行不行,我伤好不了!”莫凡听罢急忙摇头,开什么国际玩笑,到古人的学堂上课,这不是要自己的老命吗?再说了现在这个身体看样子正是学习的好时机,鬼知道这些丧心病狂的家伙会让自己学些什么难懂的东西。
“是么?既然这么不想去,就多趴几天吧!”嘎?这暴力狂啥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莫凡还在暗暗庆幸不用去尚书房,殊不知床边的君炎尘脸色又暗沉了几分。
“从昨日起便没进食?”君炎尘挑眉。
“啊?嗯…”莫凡无语,昨天送过来的饭菜哪是给人吃的,又硬又干,还什么皇子,吃的比乞丐都差,所以莫凡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坚决不吃。
“诶?”莫凡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整个人就趴到君炎尘腿上了。你说趴就趴吧,你TM的扒小爷裤子干嘛!
“不爱惜自己身体?”随音落下的是一连串的巴掌,昨日本就红肿偏紫的屁股,今日这一拍,疼的莫凡直喊娘。
“你,呜,你不讲道理,呜,呜呜,呜。”莫凡的生理盐水又冒出来了,他真心不想哭,怎耐君炎尘的巴掌打的实在是太疼了,说好的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呢?虽然我物理不好,但是作为人民教师你不能这样坑人啊!
“朕不讲道理?你不吃饭你还有理了?”
“那,呜呜,那饭怎么吃啊,呜,你是皇帝当然吃的好,呜,你怎么会在乎别人,呜呜。”莫凡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着君炎尘的恶行。
奶奶的,一开始既然知道小爷失忆了,为什么还要为了之前的事情打小爷啊?况且小爷吃不吃饭关你屁事啊!
“怎的?饭菜不合胃口,可以差人来换,为何不吃?”又是几巴掌,莫凡真心喊冤,这饭菜是自己想换就换的吗?那小余表示自己这个小殿下真的很不受宠,根本没有换的权利好吧。
“呜,嗝,呜呜,他们说,我不受宠,有的吃就不错了,嗝,可是那干饭馊菜真的很难下咽呐,呜呜,你还打我,呜呜。”如果现在莫凡不是趴在君炎尘腿上的话,他一定可以看到君炎尘的脸有多黑。
“来人,传膳。”君炎尘轻轻将莫凡放在床上,吩咐了一下便走了出去。
后来莫凡边吃下人送来的饭菜,边听小余说起那些之前给莫凡传膳的下人被凌迟处死的事,不经感叹,果然是暴君。
虽然君炎尘送来的饭菜都很精致,但却都是清淡的菜没有丝毫油腻,一点也不对莫凡的胃口,可毕竟也是饿了一段时间的,以至于他将饭菜都吃了个百分之八十。
可如果他知道凌迟处死,是将活人用刀把肉一片一片割下来,直到死亡的话,估计他也不会吃的这么欢了。
翌日。
“小殿下,皇上说您今日便要正常去尚书房受教了,您快起了吧。”小余使劲摇着还在呼呼大睡的莫凡,试图唤醒这位睡神。
“停停停,别晃了,小爷快要吐奶了!”被唤醒的莫凡表示很不爽。

楼主 天黑黑她很好  发布于 2017-07-31 19:01:00 +0800 CST  
第五章:见鬼的尚书房
距离第一次被君炎尘揍,已经过了三天,这三天他真的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过足了小殿下的瘾,而且君炎尘隔三差五的就来自己的旒苏阁逛逛,让下人都对自己百般巴结。
莫凡表示真的很不相信这是一个不受宠的小殿下该有的待遇。
“小殿下快些梳洗,吃过早膳便要去尚书房了,现下卯时已过一刻,莫要迟了!”看着忙忙碌碌的下人,和在自己耳边不停唠叨的小余,莫凡感觉他的脑仁都要炸了。
自己好好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三好青年,为什么一定要遭受古代上学的罪?虽然他特别不想承认这三天自己过的有多爽。
“小殿下,请您背一遍三字经。”身为尚书房一把手的张太傅表示心很累,先不说这一直在打瞌睡的小殿下吧,光皇上交代要好生提拔小殿下的事他想想就头疼。
“嘎?”莫凡迷迷糊糊被点到名,听到三字经他整个人都被带过去了,茫茫然的莫凡心中的三字经一顺口就溜出来了:“人之初,性本善。不写作业是好汉,老师发现怎么办。拿着菜刀跟他干,干不过怎……”
“荒唐,孺子不可教也!孺子不可教也!”张太傅本就年过花甲,又从小到大,老实巴交惯了,心理承受能力也差,如今听到莫凡这么大逆不道的话语,一口气没喘上了,直接气晕了。
等君炎尘打开罚莫凡站一个时辰的御书房的门的时候,莫凡已经因为无聊,趴在桌上睡着了。
“嘶!”莫凡是被重重的关门声吓醒的,以至于一跳起来,撞到了桌腿,疼的他倒吸了一口气。
“朕让你来御书房站一个时辰好好反省,你就是这样反省的?”君炎尘走到主座坐下,眼睛死死地盯着正在贴着墙一步一步往门口挪的莫凡,浑身散发着怒火的气息。
“嗯?”君炎尘挑眉。
“那个,我可以解释的!”莫凡看着坐下复而又起身拿起一块两指宽的红木板子的君炎尘,暗暗吞了吞口水,这君炎尘的手劲自己可是见识过的,自己的小屁股可绝对不想感受第二次。
“你是自己乖乖褪了裤子,趴在桌上,还是朕来帮你?”君炎尘手指若有若无地摩擦着板子,一步一步向莫凡逼近。
“哎哎哎,你不要激动,激动是魔鬼他后妈,哎……救命啊,雅蠛蝶!”莫凡看着越来越近的君炎尘,拼命拍着门,希望谁能听到他的呼叫声赶来救他。
“你叫吧,你叫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你!”开玩笑,他君炎尘堂堂一国九五至尊,他要教训的人还没有被别人救走过的先例。
“……”莫凡现在特别想哭,他能喊‘破喉咙’吗?玛的,这么危机的时刻,是谁创造出了这个梗让他胡思乱想的!拖出去乱棍打死!
“唔,皇兄。”莫凡以一个极其羞耻的姿势被君炎尘按在了桌上,屁股高高翘起。可趴了半天君炎尘这丫的完全没有要进行下一步的样子。
“自己将裤子褪下来,朕没有那么多耐心。”君炎尘松开按住莫凡的手,特别贴心的把他的外袍掀了起来。
“那个…”莫凡双手抓住裤腰,脸红的像个煮熟的虾子。
这君炎尘看起来左右也不过十八九岁的模样,比二十一世纪的自己小了整整五岁有余啊有木有!但现在像个小孩子似的被按在桌上打屁股还要脱裤子,是怎么个剧情啊?
“朕说过的话不想重复第二遍,你若不脱,朕不介意代劳!”君炎尘狭长魅眸一眯,嘴角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挑战自己的耐心吗?很好,你君末凡是第一人。
“……”碍于面子,也是因为从来没有被威胁过,莫凡决定一不做二不休,跟君炎尘死磕到底。小爷就是不脱,你咬我啊!

楼主 天黑黑她很好  发布于 2017-07-31 19:01:00 +0800 CST  
第六章: 跑路的想法被肯定了
“啪啪啪!”君炎尘的耐心已被磨光,扒了小孩的裤子,上去就是三板子,莫凡现在的身体本就带着病态白,这板子一下去,与圆滚滚的屁股上迅速肿起来的红痕显的特别不搭。
想来这小孩,也就瘦了点,但屁股上的肉却是很饱满,白白的,嫩嫩的,看的君炎尘不揍都不好意思,更何况现在这位大神已经火山爆发了。
“嗷,WC!”莫凡双手迅速捂住屁股。真的不是他怂,实在是这个身体不抗揍,不然怎么会小小的三下就把他眼泪逼出来了?
“这个时候还有心情骂人,君末凡,你真的让我很欣赏!”让你欣赏了就可以不挨打了吗?
“啪啪!”两板子闷闷的砸在肉上的感觉让莫凡想骂街。这君炎尘是气疯了吧?他手背上可没有肉,这两下要是把他骨头打伤了怎么办!
“管好自己的手,朕做事向来不喜别人忤逆,这一点,你等会儿可以慢慢体会!”说着,板子就狠狠的砸到没有手当挡箭牌的屁股上。
莫凡不敢挡,又疼,于是君炎尘心里默念抽完二十下之后,看到了口里含着胳膊,鼻涕眼泪糊了大半张脸的莫凡。
“松口!”君炎尘放下板子,将胳膊从莫凡口里解救下来,而小孩早已泣不成声:“呜呜,嗝,疼,呜呜,嗝,呜呜。”
君炎尘看着哭的可怜兮兮的莫凡,再看看已经咬出血的胳膊,气也消了大半。
“这二十下,是罚你试图逃避惩罚,朕说过不喜人忤逆,其的,朕明日再罚!”君炎尘将莫凡抱起,尽量不碰到肿了两指多高的屁股,放到屏风后面的小床,吩咐下人拿了药膏便开始训话:
“太傅说那三字经,在五天前就已经布置了,你不会,朕姑且先归于失忆,但尊师重长这一条朕实在找不到理由替你开脱,先是睡觉,后是辱骂师长,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呜呜~”莫凡现在除了哭,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有什么要说的?我能有什么能说的,左右明天还要挨你一顿揍。
这万恶的封建社会,让这帝王都染上了唯我独尊的瘾,见不得别人反驳抵抗自己,但小爷这只是正常的反抗一下而已,有必要打这么狠吗?
而且你手劲多大自己又不是不知道,这二十下,小爷老命都丢了大半了,你居然告诉小爷尚书房的事情还没开始罚?
“以后挨打再敢咬手或者唇,朕不介意帮你修理一下牙齿!”君炎尘一边抹着药,一边警告着。
莫凡泪眼朦胧地看着君炎尘,听到这话身子条件反射的一颤,完了完了,听这话不止明天,连以后也还要挨打,那他这小屁股还要不要了?不行不行,一定要找个合适的机会逃出去,远离这暴君,不管怎样,跑路的意志还是在的。
君炎尘抹完药,擦了擦手,看见满脸鼻涕眼泪的莫凡,又拿毛巾给他擦脸,边擦边说:“朕问你,为何要在太傅传教的时候睡觉,据朕所知,你这三天都休息的很好,不应该存在睡眠不足的理由。”
“嗯…”莫凡现在带着重重的鼻音完全不想回答他的问题。为何?难道要小爷告诉你,小爷是因为无聊听不懂才睡着的吗?开玩笑,小爷可不想找打。
“是听不懂吗?”君炎尘用手把莫凡试图埋起来的脸托了起来,骨节分明的手冰冰凉凉的让莫凡滚烫的脸蛋感到有些舒服。
君炎尘剑眉微挑,桃花眼中添染了丝丝柔情,莫凡被他看的浑身发毛,最终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听不懂。
“罢了,从明日起朕亲自教你,免得你又捅出什么幺蛾子。”君炎尘放下莫凡的脸,摸了摸他的头。这孩子果不如从前,虽调皮捣蛋不懂规矩些,也总好过从前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护他,许是为自己也添了些许乐趣吧。
“不用的,其实我可以……”见君炎尘眉梢微挑,莫凡只好把话咽回了肚子。看来这暴君的性格是不喜欢别人逆着他来,典型的不吃硬,那软的呢……

楼主 天黑黑她很好  发布于 2017-07-31 19:01:00 +0800 CST  
第七章:卖萌是王道
“皇兄。”莫凡伸手扯了扯君炎尘的衣袖,眨巴着水润的大眼睛,一张小嘴小幅度的阙起,红红的鼻头一吸一吸,那小模样好不可怜。
“怎么了?”君炎尘看着这小模样,心下软了一块,表情也难得的温柔起来。
“皇兄,明天,明天可不可以不打。”刚刚哭过的声音还带着鼻音,加上本就带一点嫩嫩的童音,再被这软软糯糯的小嘴一衬托,小模样萌的君炎尘整颗心都酥了。
一瞬间,君炎尘被这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的就要答应了,但转念一想若是不好好立立规矩,以后这孩子估计也不会懂尊师重长这一道理。
想了想还是摆出了严肃脸:“这时候倒是知道怕了,气太傅的时候怎么不想想现在?不打?不打就你现在这性子,朕猜想你是记不住尊重师长的。三天前的那顿打,估计也是朕下手轻了,不然你怎么敢在今天挨打的时候,将那些污秽的话说的如此顺口。”
WC,小爷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粗口都不能爆,算什么男人!再说了,你丫三天前下手那也叫轻?劳资当天疼的恨不得来一遍‘重生再爱我一次’!莫凡不满地腹诽。
“皇兄,凡儿知道错了,凡儿记得住,真的,凡儿保证再也不会了!”莫凡吸了吸鼻头,大眼睛里又噙满了泪水,好像随时准备饱和落下。
“你保证?不疼你能记得住?罢了,今天不谈这个,你好生歇着,朕明日再跟你算这笔帐。”君炎尘看着这可怜的小模样,心已经在动摇,再不走,估计自己要被这小家伙策反了。
“皇兄~”莫凡不死心,死死的拽着君炎尘的袖子,一副‘你不答应就别想走’的模样。
“松手!”君炎尘狭长魅眸闪过一丝暗沉,脸色也没有了刚才的温润。
“哇呜呜,你混 蛋,呜呜,我,我,呜呜,我开始什么都不知道,呜呜,你,你一来就打我,呜呜,这次,呜呜,都,都,呜呜,都说了,呜呜,都说了知道错了,呜呜,你还要,还要打,呜呜,你,你打死我,打死我算了,呜呜呜。”莫凡完全是被吓哭的。
他这从小娇生惯养的脾气,哪里经的住君炎尘这样吓,再说了,不仅不是他自己想穿越,而且一开始还是为了不是自己犯的错挨了打,所以这委屈一出来就跟开了闸的水库一样收不住,眼泪也‘哗哗’的开始流。
“好了好了,不打了不打了,不哭不哭。”君炎尘见小孩哭的这么凶一时间也没了主意,只好一边哄,一边拍着小孩的背顺气,一边看着小孩因为怕碰到手背上的伤,而使劲的拿手心擦眼泪,反而越擦越多的囧样。
“乖,皇兄明天不打了。”君炎尘看着小孩哭得委屈,心像被什么揪住了一样,一种心疼的感觉在心中潜移默化着。
两天后,午时。
“小殿下,皇上说您若是醒了用完膳就去御书房寻他。”一直守在床边的小余,见莫凡动了动身子,睁开了眼睛,便拿了洗舆盆,放上了毛巾。
“嗯。”莫凡伸了个懒腰,接过毛巾擦了擦脸,一觉睡到自然醒,心情大好。
这君炎尘果然是吃软不吃硬啊,自己只要撒娇他也就心软了,这不,第二天只是将自己送回旒苏阁口头教育了一下,还答应让自己休息两天之后,每天未时去御书房找他。嗯,以后他要一凶就撒娇,新技能Get!
不过估计这个技能也用不了多久。莫凡一边吃午餐一边想,自己在休息的这几天没有闲着,听小余说在那个暴君的冷宫旁边有一条通往宫外的路,这条路众所周知,但却从来没有人在那里进出,很适合跑路。
莫凡对这条路充满了好奇,毕竟这皇宫重地不是谁想来就来的,而这条路没有重兵把守,显然就是让有心之人有机可乘嘛。
不过莫凡偷偷差小余去打听过关于这条路的消息很多次了,每次都是大同小异,根本没有一个人知道这条路为什么没有人把守,不过只要能出去,这些好奇,他倒是不怎么在意。

楼主 天黑黑她很好  发布于 2017-07-31 19:03:00 +0800 CST  
@鹿凡在一起我重发了,快来捧场

楼主 天黑黑她很好  发布于 2017-07-31 19:06:00 +0800 CST  


楼主 天黑黑她很好  发布于 2017-07-31 21:31:00 +0800 CST  


楼主 天黑黑她很好  发布于 2017-07-31 21:32:00 +0800 CST  


楼主 天黑黑她很好  发布于 2017-07-31 21:32:00 +0800 CST  


楼主 天黑黑她很好  发布于 2017-07-31 21:33:00 +0800 CST  


楼主 天黑黑她很好  发布于 2017-07-31 21:33:00 +0800 CST  


楼主 天黑黑她很好  发布于 2017-07-31 21:33:00 +0800 CST  


楼主 天黑黑她很好  发布于 2017-07-31 21:33:00 +0800 CST  
第九章:坑爹的毛巾
“君末凡,能不能给朕解释一下,你不喝药在那里做什么?”君炎尘这咬牙切齿的样子,明显就是在强压着怒火,这下莫凡可是完完全全的看出来自己惹恼了这位暴君。
“我,我,我看天气这么好,打开窗户透透风,哈哈。”莫凡吞了吞口水干笑了几声,MMP,按照这个剧情发展,他的尴尬癌都要晚期了!
“是么?正好,让朕看看凡儿的耳朵是不是也透了风,怎么朕说的话这么快就忘记了。”君末凡几个大步就走到莫凡身边,揪着他的耳朵就往屏风里面拖。
“嗷!”莫凡正在思考这暴君到底说什么了,就被君炎尘这突如其来的一脚,疼的都忘了思考,捂着屁股就开始上窜下跳,但君炎尘一只手就把他按在了床上,裤子一扒,光屁股被顶在床边,微微上翘。
莫凡算是想起来了,这暴君说过不喜欢别人忤逆他的意思,但是,这家伙上来就一脚是什么节奏?难不成他打算用脚?
然而这突如其来的疼痛打消了他的这个问题,莫凡艰难的扭过头去,看到君炎尘手中的湿毛巾整个人都蒙逼了!
我说你TM真的是够了!湿毛巾都能挥的如此生龙活虎。你TM难道就不怕小爷我从此对毛巾产生心理阴影嘛?
莫凡正腹诽的津津有味,但君炎尘抡圆了胳膊抽下来的毛巾,疼的他瞬间忘记思考,眼泪又开始汹涌,这毛巾为毛比小竹棍还要疼?
“朕让你来是干嘛的?”君炎尘看着手下红彤彤的屁股,开始训话。
“呜呜,不,不知道,呜,嗷。”伴随着话音落下的,又是一毛巾,疼的莫凡有些委屈,本来就是嘛,你叫我过来就让我在哪里站了那么久,鬼知道你叫我过来干嘛?
“朕前两天有没有跟你说过,从今天开始,朕亲自教你学问?”“啪,啪,啪。”
“说,嗝,呜呜,说过,呜呜。”
“朕让你喝药是害你吗?”“啪,啪,啪。”
“呜呜,不,不是,呜呜,疼,皇兄,我疼,呜呜。”
“你以为你耍小聪明是为了自己好?”“啪,啪,啪。”
“呜呜,不,不是,呜呜,嗝,别打了,呜呜。”
“朕有没有说过,朕不喜人忤逆?”“啪,啪,啪。”
“哇呜呜,皇兄,别,呜呜,别打,错了,呜呜,我错了。”君炎尘每问一句就是三下,随着怒火的上升,手劲也越来越大,莫凡拼命扭动屁股,那软软的毛巾总能准确的抽到他屁股上,疼的他哇哇大哭,看来,对毛巾的心理阴影是注定了的。
求心理阴影面积,在线等,挺急的。
“知道错了就起来把药喝了。”君炎尘松开对莫凡的束缚,看着眼下本应嫩白软弹的小屁股,被自己这么一光顾,已是红肿泛紫。摇了摇头,终是心软了。
“呜呜。”莫凡只是一个劲的哭,哪里顾的上君炎尘在说什么。
“啪,还不听话?”君炎尘本来熄了一半的火,被莫凡这样一无视,狠狠的一巴掌就甩了上去。
“哇呜呜,哇,疼,听话,呜呜,听话,不敢了。”莫凡感觉自己哭的都快断气了,君炎尘这丫的手怎么可以这么重,眼里还有他这个活人吗!
君炎尘将‘瘫’在床上的莫凡拉了起来。看着因为屁股痛而站的七扭八歪的小孩,心下软了一块,但还是厉色道:“站好!”
“唔。”莫凡揉着哭的红肿的眼睛,被君炎尘这么一呵斥,都被吓的不敢哭了,金豆豆挂在睫毛上,回也不是,落也不是,那小模样好不可怜。
“站没站像,成何体统!”君炎尘唤了下人拿了一条新的毛巾,边给小孩擦脸边训斥:“身为皇子,如此不懂规矩,你的礼教学到哪里去了?”
“唔。”莫凡带着浓重的鼻音应了一声,看着君炎尘手中的毛巾,心中一万头草 泥 马呼啸而过。
莫凡看着这软趴趴的毛巾,心里感叹: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楼主 天黑黑她很好  发布于 2017-07-31 21:34:00 +0800 CST  

楼主:天黑黑她很好

字数:34480

发表时间:2017-08-01 02:2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0 14:20:03 +0800 CST

评论数:126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