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莫忘子衿(耽美训诫,甜虐参半)

一届公关莫子矜和sp爱好者顾丞相爱相杀的故事,温馨向。
二楼放文案。
楼主 旭儿乖乖  发布于 2016-01-04 20:55:00 +0800 CST  
我现在特别抓狂特别想骂街@飘飘情情@血蔷薇别样妖娆@星座下的许愿树@奇葩小晗@萱萱754

楼主 旭儿乖乖  发布于 2016-01-04 20:57:00 +0800 CST  
@姗姗来迟[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抠门1忙了5就[email protected]肖随@我吃了你的女孩

楼主 旭儿乖乖  发布于 2016-01-04 20:57:00 +0800 CST  
@吾以君为天@躲不过De回想@哈喽哈陌上花开@[email protected]_xy

楼主 旭儿乖乖  发布于 2016-01-04 20:57:00 +0800 CST  
@天涯飞泪@2006夏天的记忆@将进酒[email protected]楚狂接舆歌@Moonlight_1990

楼主 旭儿乖乖  发布于 2016-01-04 20:57:00 +0800 CST  
@子出暖意@懮懮啸鶨@久居俄心你称王@[email protected]

楼主 旭儿乖乖  发布于 2016-01-04 20:58:00 +0800 CST  
@w5小诺@小小向日葵[email protected]凌馨儿[email protected]@莎糖小桔子

楼主 旭儿乖乖  发布于 2016-01-04 21:06:00 +0800 CST  
@[email protected]呵呵我就这样[email protected]楚大宝儿[email protected]小清新[email protected]

楼主 旭儿乖乖  发布于 2016-01-04 21:06:00 +0800 CST  
@永恒[email protected]柒估娘@[email protected]迷上了一只小鹿@柳米诺

楼主 旭儿乖乖  发布于 2016-01-04 21:07:00 +0800 CST  
@陪你的昀朵@橘林守护者@吕荻荻@果冻love庚@最爱语语12

楼主 旭儿乖乖  发布于 2016-01-04 21:07:00 +0800 CST  
@亲亲亲的老巢@救赎得光明@爱exo更爱[email protected]御道家渊@当沐当泽

楼主 旭儿乖乖  发布于 2016-01-04 21:08:00 +0800 CST  
说好的二楼的文案
这是二楼这是二楼这是二楼

顾丞:你说,你文不如淇奥,武不如鹿鸣,柔不如绿衣,媚不如桃之,凌傲不如栖梧,冷艳不如秋霜,文雅不如令仪,安静不如攸宁,清纯呢又不如清漪。莫子矜啊莫子矜,你说我怎么就偏偏看上你了呢。
我愣了一下:那你呢?你文不如齐远,武不如孟庭,温柔不及白泽,细心不及宋之扬,又喜欢打人发脾气,见一个爱一个花心大萝卜一个。顾丞啊顾丞,我怎么能看上你呢!
是啊,怎么就能看上你呢。
实在是,因为,难忘那一夜的,天字一号。
那一夜,顾丞记住了蒹葭。
而我,铭记了顾丞。
如果有一天,可不可以。
莫忘子衿。
没有阴谋和阳谋,也能斗智斗勇!
缺少糖衣和弹药,照样相爱相杀!

楼主 旭儿乖乖  发布于 2016-01-04 21:10:00 +0800 CST  
楔子
我在诗情画意呆了也有几年了,可是这么盛大的初夜拍卖还是头一次见。
而且,还是在台上。
当我穿着深紫罗兰颜色配粉白色樱花纹底的华丽而又厚重的和服往台上那么一坐,简直是是连怎么喘气都要忘了。
还有头上那个缠满了雏菊的花环,看着漂亮,环骨竟然是真金打造!真不怕压折了我的小鸡脖子!
花环外还挂着两层厚厚的蕾丝面纱,估计就是我亲娘带着我亲弟弟过来都不一定能看出衣服底下这人是我。
唉,原来,天字一号,也不是这么好住的啊!过了今儿晚上,我还是乖乖住我的玄字三号4人间儿吧。虽然现在还只住了三个,好歹,还能凑一桌斗地主呢。
“小莫,不要怕,刘叔已经跟顾少打好招呼了。他一直盯着蒹葭呢,这个机会,必不会放过。”
我微微偏了头朝着身后的栖梧哥笑了笑,心里也没那么紧张了。
栖梧哥是整个诗情画意对我最好的人了,没有之一。当初刘叔要拿我的初夜做文章,栖梧哥差点跟他兑命。
哦,对了。刘叔就是诗情画意的老板,也是栖梧哥最大的恩客。
要是连栖梧哥都放心我坐在这儿,那就说明这件事对我造不成什么大危害。
何况,那个顾少,我也是知道的。人长的不磕碜,家里又有钱。就冲他那张脸,陪他睡一宿,我也不冤。
“陈聪陈老板,出,六万六千六百六十六块,买蒹葭少爷17岁初夜!”
呵呵,这个数还挺吉利。
哦,对了,今夜我不是别人。
我是蒹葭。
倾国倾城的,蒹葭。
万众瞩目的花魁。
不过听刘叔喊的时候还报岁数……
“栖梧哥,这初夜,还和岁数有关啊?”
底下已经叫到了九万,可我一心只想着这个问题。要是越小越吃香的话,我今年可才16啊。
“不错。初夜一般都以16,17岁为最佳。18嘛,勉强也可以。太小,或太大都卖不到好价钱。当然,也有例外……”
“我知道,我知道。栖梧哥是20岁入的行,不过,听说可是有人出18万的高价买您的初夜呐。”
栖梧哥不愧身在欢场多年,一点儿也不带害羞的。
“不只我,你桃之哥也是高龄卖高价。还有咱们对面的七莲,七叶那对双胞胎兄弟,也是这样。”
说话间,已有人将价钱抬到了12万。
我垂头看了看台下那些腆着大肚子的老板们,心里一阵膈应。唉,若我今日命不好,落在这些人手里,可就惨了。
我正急得不行,就听见不远处有人朗声说道。
“各位好兴致,倒是白某消息闭塞了,竟不知这诗情画意今日还有这样的盛典。幸亏还赶得及。”
来人声音爽朗,虽然语调平缓,却天生自带三分笑意,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
我努力睁大了眼睛,仔细看去,那人白衣白裤,很是年轻,身量也高,有面纱挡着,实在看不清长相,不过想来也磕碜不到哪儿去。一颗心算是落了地了。
“奇怪,这白少一向不喜男色,来了也就是找人聊天喝酒。从来不过夜的。怎么今天……”
我听了栖梧哥的话也是心头一紧,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那个顾少连个影儿还没见着,我可不能把自己交给那些糟老头子手里。
这个白少要是纯粹过来看热闹的,我岂不是毫无希望了嘛。
这么想着,竟不知不觉自己站了起来。沉重的花环压着我往下坠,可我已浑然不知。
“小……蒹葭!”栖梧哥惊呼了一声。
我也跟着紧张起来。该死!忘了栖梧哥嘱咐我不许说话也不能随便动的了。一时间真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能用一双期盼的眼睛直勾勾盯着那个白少。
出钱吧……买了我吧……唉不对不对……是买了我的初夜吧……
那白少像是听见了我心里的祈祷一般,对我微微一笑。说不上为什么,心就安了。
“刘叔,不知道当年栖梧少爷价位几何啊?”
“啊?”,不只刘叔愣了,我也愣了。
奇怪,怎么扯到栖梧哥身上去了?
“额,回白少,当年孙一群孙大少买下栖梧初夜,正是以18万7千的高价。”
我听着刘叔颤颤巍巍的口音,心里这个鄙视。你们可别以为他在紧张,这老头儿,指定在心里头数钱呐!这个时候,白少问这个,肯定是要比对着出价的。
果然……
“既如此,我们蒹葭,可不能输了去啊,啊?你们说是不是?这样,18万7千不吉利。我出个数,19万9千9百9,怎么样?”
哗——
白少一开口便是语惊四座。那些人张罗半天也就10万左右,这白少一来便是20万的高价。呵,真是痛快!
我已经看见不少老头子已经开始唉声叹气了,一个个看我的眼神就像看一块已经在自家锅里滋滋冒油却半路被乌鸦叼走了的肥肉。
我心里自然是高兴的,忍不住感激地望着白少。徐徐坐了下去。这和服里三层外三层,把我裹得像颗蚕,真是不优雅也得优雅啊。刘叔和栖梧哥也真是太了解我了,竟然弄这么一身给我穿上。
舞台一角,刘叔早已乐的合不拢嘴,见底下老板们一个个面面相觑,无人说话,便道,“若无人再出价,今夜,这蒹葭少爷,就归白少了!”
“还有人出价吗?”


楼主 旭儿乖乖  发布于 2016-01-04 21:15:00 +0800 CST  
台下乱哄哄,摇头叹息者有,拍手顿足者亦有。可惜,却无人再举手抬价了。
其实这些人身价都在千万以上,出个几十万哪个都是小菜一碟,可是出手几十万仅仅为了良宵一夜,这手笔,就未必人人都有了。
刘叔抻长了脖子等了半天,依旧是无人出手。更重要的是,那个顾丞顾三少,还是没有来。
“小莫,这个白少,你可满意?”
我艰难的挺着脖子,低声道,“栖梧哥,我听说顾少新收了个妖精似的小贝,今夜怕是不会来了。这白少,长得也不比他差,远远看着也是白马王子的样儿,就他吧。”
栖梧哥乐了,嗔怪道,“你呀,就知道看脸!”
我也乐了,“谁说的?我还看钱呢。”
“你呀!”
我不用回头,也知道栖梧哥定是一脸宠溺又无奈的表情。
他真的是诗情画意里面,对我最好的人了。
不知道栖梧哥做了什么,想来大概是他与刘叔之间的什么暗号吧。
总之刘叔已经放弃继续等待顾丞。那个风流倜傥的顾少。
“既然没有人能出价高过白泽白少,那么,我宣布!”
“等等!”
我正满心欢喜,就等着和白少回天字一号共度良宵了。这白少平时不碰男色,没准儿今夜真能放过我也说不定。喝酒聊天可是我的长项。
却听见一声断喝,像是从天而降的大刀一般,直接把我的联想给砍断了!!
“刘老板好狠的心,我不过迟到了那么一会儿,你就要把我的东西拱手让人了吗?”
他说什么?东西?鬼才是你的东西!!
我叹了口气,这顾少真是与白少截然不同,说出的话看着和气,却处处透着凌厉,真是个厉害的主儿。
额,怎么说呢,事实上,好像确实也是个厉害的主。呵呵,不过,他们那个领域,主啊,被的,我是不太懂了。
刘叔看见顾少过来,笑得皱纹都比平时多三倍,“顾少这是哪里话,刚才白少出19万9千9百9,买蒹葭少爷17岁初夜,还请顾少出价?”
顾丞歪头想了想,突然笑了,笑得这个邪气,“我和白兄可不同,他想买一夜良宵,我却想要……呵呵。”
他,想要什么?
我正琢磨着,只见顾少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来,抬头瞅着我,悠悠念道,“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诗经里的蒹葭,本就是写的一个倍受男人追捧的美人,而我要追求蒹葭,自然也不能吝啬。这样吧,这张支票,蒹葭,你随便添!如何?刘老板?”
一张小小的支票经由数人之手传到我这里,我呆呆的接过来却不知如何答复。
只是看着他,一直看着。
然后,那张小小的纸被我紧紧攥着,紧紧攥着。
“原来,蒹葭在等的人,是顾少。倒是我多事了。”
白少对着顾丞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很是温文尔雅,然后又温柔的注视着我,我却不敢再看他一眼。
低着头,脑海中都是顾丞不可一世的笑容,心中浮动着一种情绪,说不上是什么。
多年以后,顾丞告诉我,那是悸动。
嗯,没错,对于支票的悸动。
后来,是刘叔保管了那张支票。填了多少我不知道,只是后来H市人人相传——蒹葭无价!
这一夜,顾少记住了蒹葭,而我,记住了顾丞。
一夜缠绵,一生牵绊。
而我们的故事,十有八九,都发生在那个华丽宽敞,诗情画意每个公关都梦寐以求的房间里。
天字一号。
过了今夜,莫忘子衿。
过了今生,犹念此情。

楼主 旭儿乖乖  发布于 2016-01-04 21:16:00 +0800 CST  
第1章 移花接木
我叫莫子矜,今年16岁。是诗情画意的散台,散台就是陪客人喝酒聊天的,不过夜,不出台。一般一个普通公关能带两个或三个散台,可以从散台的收入里提成。
不过,我是个例外。我是诗情画意里最闲散最自由的散台,没人带我,我也不跟着谁。如果非说我跟着谁的话,就是我面前板着脸的这个人了。
诗情画意的二号头牌,也是诗情画意历史上最严厉无情的掌刑者——凤栖梧。
“栖梧哥~”
“少废话,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拿板子了。”
我吐了吐舌头,赶紧乖乖脱了裤子,连着小内裤都卷到脚腕。
我自13岁被卖到这里来就挨栖梧哥的揍,也没什么好害羞的。当下就服帖地伏在他膝上。
啪!啪啪啪!
我刚趴好,栖梧哥的巴掌就夹着风打了下来。我光听掌风便知他是真生气了。自觉地把屁股翘得更高了。也不敢撒娇,只得默默忍着。
先前几记凭着多年的挨打经验还能忍住不哭。
十几下过后,便疼得眼泪扑簌簌往下掉,根本控制不住。
几十下之后,更觉得两个臀瓣都已经不是我的了,着火了一般,火辣辣的。一定都通红通红了。
“哥……呜呜……轻点……呜呜……”
打到这个时候,小小的撒娇有时候是被允许的。
栖梧哥暂且停了手,还给我揉了揉屁股。
可是我太了解他了,这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
果然,他揉了几下以后,便示意我摆好姿势。
我从地上的暗影里看见栖梧哥高高扬起了手臂,紧接着一连串的巴掌就在我屁股上炸开了。
上下左右中间。
巴掌快得我分不清下一个落手点,我本能的想要逃开,身子不安的扭动着,眼泪更是不由控制。只是守着规矩不敢哭出声来。
可是不论我怎么躲,栖梧哥巴掌还是照样落下来,对准了我乱窜的屁股,又快又狠。我甚至能感受得到自己的两瓣屁股像皮球一样弹跳着,相互碰撞。红红的,也许已经发亮了也说不定。可是我除了像小孩儿一样哭泣求饶之外什么都做不了,我的屁股高高的撅着,高于我身体的所有部位,它是那么脆弱,却不得不独自面对狂风骤雨。
“呜呜……栖……呜呜……不敢了……呜呜……嗷……”
我不停的蹬腿,手臂毫无目的地在空中划拉,想要拉着点什么东西却是白费功夫。
身后的痛一波接一波,像是涨潮时的海浪,看着想着便觉永远都不会停止一样。
这样一通狂轰滥炸之后,栖梧哥终于放慢了节奏,开始左边一下,右边一下的揍我。虽然还是很疼,比刚才可是好多了。
“额……呜呜……”(抽泣)
渐渐的,巴掌的力道轻了下来,一下轻过一下,最后几乎就是抚摸了。
我也放松了下来,调整着呼吸。刚才流泪太多又忍着不敢大声,嗓子都刺刺的发痛了。
啪!
“嗷!”
冷不丁的,又是一下狠的打下来,疼的我大号了一声。却听见栖梧哥揉着我刺痛的屁股轻笑。
“你自己说,这是第几次了?揍你冤不冤?”
我瘪瘪嘴,没吭声。任由眼泪一大滴一大滴的流下来。滴答滴答落在地板上。
啪!
“嗯——”我昂着头,努力让自己露出最可人怜的表情。这个时候不卖乖可就是傻子了。
“委屈了?”
“呜呜……”
打了几个杯子就被按在这揍光屁股,能不委屈嘛。
啪!
“回话!”
“呜呜……不委屈……”
呜呜……这根本就是屈打成招嘛。
啪啪啪!
“多大个人了还犯这样的错误,你还敢委屈?”
“哇……栖梧哥坏……哇……白少都说没关系了……呜……”
啪!
“谁坏?”
啪!
“我坏我坏!别打~”
啪!
“那小坏蛋该不该打?”
“该打该打!呜呜!栖梧哥打得对打得好!别打了~呜呜~”
啪!
“该打哪儿?”
“屁股~”
啪!
“谁的屁股?”
“我的我的!小莫的!别打了~呜~”
啪啪啪!
栖梧哥又打了几下,我便觉得腰上的禁锢没那么紧了,挣了几下就爬起来腻在他怀里。
啪!栖梧哥追着我的红屁股又打了一下。
“谁让你起来的?”
他的笑容掩都掩不住,我才不怕。
又往上蹭了蹭,赶紧撒娇,“小莫乖~小莫不敢了~栖梧哥饶了我吧~你看你看,屁股都肿成大柿子了!”
栖梧哥笑着拿大手盖住我扭开扭去的屁股,轻轻揉着。
“小坏蛋!这么不听话的屁股就该打烂了才好。你啊,真是越大越回去了。也就是白少,看着你小,不跟你计较。换了别人试试!不把那些碎杯子一片不少的还给你就怪了!到时候,看我管不管你!”
我吓的一抖,“小莫不敢了,不敢了,真不敢了。”
我知道栖梧哥不是吓我,前几日,这里一个公关就是这样被废掉的。后庭里被塞满了碎玻璃碴子,现在还在医院躺着。虽然那个客人也得到了应得的教训,不过……
“栖梧哥,我不敢了,呜呜……你别不管我呜呜……我再也不敢了……”
栖梧哥并没有答话,只是一下一下给我揉着桃子屁股。
可是我知道,他是不会不管我的。
“当当当,当当。”

楼主 旭儿乖乖  发布于 2016-01-04 21:51:00 +0800 CST  
我正被栖梧哥侍候的舒服,就听见一阵敲门声。
三长两短。
是受罚者的预示。
蒹葭来了。

我急忙从栖梧哥腿上爬下来,手忙脚乱的提上裤子就要起来。
“哎呦!”
屁股肿得像个发面馒头,滚烫的屁股肉蹭着牛仔裤,那滋味,真是没治了。
栖梧哥看我穿得差不多了,冷声喝道,“进来!”
话音未落,就见蒹葭双手捧着一把黑黢黢的戒尺进来了。
我一看见他的装扮就撇撇嘴,他昨儿晚上大概一直陪着顾少来着,这个时候了还穿着那件顾少为他定制的穿金丝儿镶17颗钻石俗的不能再俗,无处不散发着暴发户气息的衬衫,故意显摆他的恩宠似的。
我瞧着栖梧哥脸色也不是太好,又担心起来,今晚上蒹葭这十板子,怕是不好过啊。
虽然平时看不惯他眼高于顶的样子,不过人家是“家养”的嘛,四五岁就被刘叔买了回来,精心呵护培养着长大,又藏着不让人见,自然是我们这些“野生”的比不了的了。不过好歹也认识了几年,落井下石的事儿我还真做不出来。
“栖梧哥?”
试探着的叫了一声,却跟沉了海底儿似的。
瞄了蒹葭一眼,呵!正赶上他也在瞪我。
完了完了,他一定是以为我是故意来看他热闹的。苍天可鉴啊,我也是来挨揍的啊。
看来还是先溜为妙啊,不然以他那比针鼻儿大不了多少的小心眼儿,不得往死里折腾我啊。
“那个,那个,栖梧哥~,小莫先走了啊。”
“站着!怎么?他自己犯的错让你给顶着,还不让人看了?”
我偷偷瞄了蒹葭一眼,好嘛,脸比锅底儿还黑!
“问你话呢!他看不得?”
栖梧哥一个字比一个字音高,显然是生气了。
再看蒹葭,小嘴儿紧紧抿着,倔强得很,就是不说话。
栖梧哥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吩咐我:“把大家都叫到大厅来,他不是不让人看吗?哼!”
蒹葭一听这话,身子都在抖,还是不说话,死犟!
我叹了口气,小意地道,“忙了一晚上了,都正补觉呢……您看……”
栖梧哥眼睛冲我一瞪,“去叫!”
吓得我一哆嗦,赶紧一溜烟出去叫人了。
诗情画意是名副其实的不夜城,人人都是忙到凌晨四五点太阳冒尖儿了才能歇歇。那些最底层的服务生更是得把桌椅地板,包房吧台都擦干净了才能回去。现在8,9点钟,正是大家睡觉的时间。诗情画意住宿部是按天地玄黄排的,我从服务生住的黄字一号一直敲到头牌住的天字三号,天字一号是蒹葭的,天字二号是栖梧哥的,都不用叫了。
听说是栖梧哥发了大火,大家都不敢怠慢,也没人跟我发什么脾气,都赶紧收拾了手忙脚乱地往一楼去。连着房里还有客人的桃之哥都交代一声去了。
半路上淇澳把我拉到一旁,淇澳也是十大头牌之一,住在天字六号,“怎么了?是不是和蒹葭有关?”
他和蒹葭最好,平日里像个八爪鱼一样巴结着蒹葭,我不敢乱回话,胡乱“嗯”了一声就挤进了电梯。
谁知他恼了,跟着进来就给我一脚,“不过一个散台!什么规矩!问你话呢知不知道?”
这一脚把我屁股上的疼都带出来了,可还得忍着气不能吭声,他见了更是得意。
我一下来了气,眼看着电梯要到了,狠狠撞了他一下,就跑了出去。
外面服务生,散台,公关,看场的,围成一个大圈有序地站着,我“嗖”地挤了进去,挨着同屋的两个散台小白和小鹿站了。
圈子里面是坐着的栖梧哥和跪在地上的蒹葭,另摆了一个乌黑的长凳,这凳子又宽又高,是名副其实的刑凳,不是公开行刑,一般不拿出来的。蒹葭这才知道怕了,脸色苍白,哭得梨花带雨,配上那张美貌如花的脸,真是好不可怜。
淇澳当着栖梧哥一点不敢放肆,就狠狠瞪着我。
我呢,根本不看他!想欺负我,下辈子吧?!看让我逮着机会,整不死你的!
没几分钟,人就陆陆续续到齐了,上百人,竟没一个敢说话的,连小声嘀咕的都没有,满大厅都是或轻或重的呼吸声。
不一会儿,连刘叔都惊动了,派身边的六道来问:“是谁惹了栖梧生这么大气?叫狠狠的罚!打过了再去见他。”
六道问完了就弓着身子等回话。栖梧哥眼睛都不抬,只盯着手里的一块儿板子看。半天才说,“知道了。”又说,“时间还早,让他再睡一会,不必等我。”
六道这才直了身子。又对蒹葭厉声说:“刘叔说了,你要是再不知道听话,直接打残了扔出去!也别仗着顾少现在宠着你,顾少那个人,今天喜欢你,明天就能喜欢别人!咱们诗情画意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听话乖巧漂亮可人的男孩子!天字一号要是住厌了,赶紧让出来,有的是人削尖了脑袋往里钻!”
蒹葭一副小身板儿抖如筛糠,颤着音儿答了句“是”。眼瞅着一个不对就能晕过去的样子。
六道这才去回刘叔去了。
我看着地上缩成小小一团的蒹葭,突然意识到,或许从他耍性子逃走的那晚开始,从我顶替他坐在初夜拍卖的台上开始,就注定了他要有这一天了。
栖梧哥说过,诗情画意容得了你的小性儿,因为那是情趣;却容不了你的任性,因为那是找死!
这个道理,在场的每个人都懂,除了蒹葭。


楼主 旭儿乖乖  发布于 2016-01-04 21:52:00 +0800 CST  
他被捧得太高,太高,看的远的同时,却看不到脚下——因而一步踏错,便是粉身碎骨!


楼主 旭儿乖乖  发布于 2016-01-04 21:53:00 +0800 CST  
人好少

楼主 旭儿乖乖  发布于 2016-01-05 10:58:00 +0800 CST  
第2章 公开行刑
栖梧哥冷着脸,摆摆手。
马上便有两个身穿黑衣的壮汉走了过来。二人手里都握着一根棍子,足有婴儿手臂那么粗。
“栖梧少爷。”
栖梧哥素手一指蒹葭,“伺候蒹葭少爷上凳。”
“是!”
这两人毫不含糊,一点儿不客气的把蒹葭一拎,跟拎小鸡仔似的就甩在了刑凳上,旁边走过来一个人,几下剥光了蒹葭的裤子,手里拿着软布绳子,就把蒹葭两条大白腿分得老开,牢牢地绑在了凳子腿上。又拿绳子绑住他的腰和手臂。
蒹葭青紫肿胀的屁股就那么暴露在空气里,连他最隐秘的私处大家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他因为初夜私逃,被刘叔罚每天10板子,一罚就是一个月,是以屁股上本来就不好看。今天都是最后一天了,偏偏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可怜蒹葭一点反抗的心思都不敢生,趴在凳子上泣不成声。估计悔得肠子都青了。
这个时候,栖梧哥清冷的声音悠悠传来,“我也不多罚你,就按刘叔吩咐的,也是10下。小惩大诫罢了。”
说着就做了一个手势,那两个黑衣人就双双举起了棍子……
我们屋,一共仨人,除了我,一个叫小白,长得倒干净,就是胆小如鼠,大家都叫他小白鼠,后来简称小白。还有一个叫小鹿,长得萌萌的,眼睛滴溜溜的,不哭却似含泪,像小鹿斑比一样。不过这货脾气不太好,和外表相当不符,属于天老大地老二栖梧哥老三他老四的那种……
只听“啪!”的一声,紧接着便是蒹葭杀猪似的疯狂的尖叫。
吓得小白一把捂住了眼睛,抖得比蒹葭都不遑多让。小鹿就在一边小声骂,“CNM,NMB,让你平时欺负老子,MD,活该!”(这个,看得懂就懂了,看不懂……就忽略)
蒹葭本身伤得就不轻,那棍子又下的狠,三四下便打得他整个屁股血肉模糊。
我虽然也恨蒹葭平时盛气凌人,恃强凌弱,可此时也不禁为他捏了一把汗。
正紧张着,就听见我左边的小白,捂着眼睛已经哭出来了。右边的小鹿也已经骂到了蒹葭的爷爷辈……按照他的性格,不骂满上下五千年是根本不会停下来的……
又是一棍子打下来,顿时便是血花四溅。
蒹葭“啊!”的一声,就晕了过去。
我偷偷瞄着淇澳,他也是小脸刷白,显然已经没心思再瞪我了。
晕过去,不必挨疼,也是好的。
可惜……
“淇澳。”
栖梧哥轻轻叫到。
却吓得淇澳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栖……栖梧哥。”
“听说你平常和蒹葭感情最好了?去,打一盆水来,叫叫蒹葭。”
淇澳哆嗦着答应了,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就端回来一盆水。
他手臂一直发抖,水一路不停的往外洒,到了刑凳跟前的时候,已经洒了小半盆。
栖梧哥见了,冷哼一声,“天字六号住惯了,连盆水都拿不稳了?”
这话说得也算重了,一般情况,栖梧哥对诗情画意里的几大头牌还算是客气。今天怕是真气得狠了。
蒹葭作为一号头牌,初夜拍卖竟然临阵脱逃,要不是临时抓了我上去,估计这诗情画意的脸面就得丢尽了。丢脸还是次要,得罪了那些阔少老板各路神仙爷爷们,才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这淇澳和蒹葭好的恨不得穿一条裤衩,其中种种,想必也脱不开关系。
果然淇澳做贼心虚,扑通又跪了下去,“淇澳不敢!”那盆水倒是不偏不倚地扣在了蒹葭头上。
蒹葭悠悠转醒,一看周围的情况,便知惩罚还未结束,一下子有点绝望,有点崩溃。使劲儿挣扎着,哭喊着,连求饶的话都串不成句……
可惜掌刑者一向不是会怜香惜玉的主,只知道人醒了,就可以继续……
后面的几下,连我都忍不住侧过头去,捂住了耳朵。
不忍心看。
那黑红青紫的屁股太可怖,那翻飞可怖的伤口太惊人。
不忍心听。
木棍着肉的声音太残忍,。
蒹葭的叫声太绝望,像是杜鹃啼血,声声凄厉。
最后一下打完,凳子上早已布满血迹,地上也是血迹斑斑,而蒹葭,如愿以偿的晕了过去。
掌刑者拖死狗一样把蒹葭拖走,鲜血离离拉拉落了一地。
栖梧哥不轻不重地训诫了几句,便叫散了。
只有倒霉的淇澳被罚双手举着装满水的水盆跪在大厅,直到日落为止。
这就是诗情画意,这就是欢场夜店。没有谁是高贵的,没有谁是可怜的,大家都一样。
我和小鹿扶着小白回到玄字三号。小白吓得腿都软了,一路脚不沾地。就连胆子大的小鹿也是震惊不已的模样。
栖梧哥这次杀了鸡,却不止儆了猴。什么鸡鸭鹅鱼,豺狼虎豹,估计都得哆嗦两下。
玄字房住的都是散台。一个房间四张床。
因我们屋只有三个人,我们仨感情又好,索性把三张床并到一起来住。晚上无论是说话唠嗑还是嘻笑打闹都方便的很。另一张床便摆到一边,放些杂物。
房间里除了床还有一个大衣柜,一张小桌子,四个凳子。不说家徒四壁,也差不多了。
玄字房是没有独立卫浴的,要上厕所,得去楼里的公共卫生间。洗澡也得去公共浴池。
小白一身都是汗,他又爱干净,非得去洗澡。我和小鹿自当舍命陪君子。


楼主 旭儿乖乖  发布于 2016-01-05 10:59:00 +0800 CST  
我身后疼得厉害,冲了几下便回去了,药也没来得及上,竟迷迷糊糊睡着了。
这一睡,就把午饭和晚饭都睡过去了。
恍恍惚惚中,好像谁在叫我,“小莫,小莫,白少来了,叫你呢!”
白泽?
我抬起半只眼皮,看见穿着工作服的小白。
我们的工作服就是上面一件白衬衫,下面一条牛仔裤。
样式什么的倒不管你,反正是这两样就是了。
你有本事的,可以穿阿玛尼李维斯。没本事的,就穿淘宝两件套50块包邮。
不巧,我们仨还真都是淘宝两件套忠实者。
说实话,我现在提起白泽就想哭。
为了他,也不知道挨了多少揍了。
他最爱我微醺的模样,知道我爱喝二锅头,一箱一箱的给我买……妈的不知道二锅头最伤胃栖梧哥不让喝吗?还这么明目张胆!
他还喜欢我发脾气的样子,好嘛,没脾气创造脾气也得发啊,摔杯子摔碗摔酒瓶子谁不会啊?
呜呜呜……结果就是被栖梧哥一顿收拾。
反正……反正白泽就是上天派来惩罚我的!
“不去!难受呢!帮我给主管请个假。”
说完我把脑袋一蒙,说啥都不去了。
小白性子最好,知道我身上疼,悄么声地退了出去。
我一连两顿饭没吃,饿得要死,随便翻出几包方便面,连泡也懒得泡,直接就往嘴里塞,嚼得香的很。
吃饱了又睡过去。
迷蒙中,就觉得有人在脱我的裤子,吓得身上一激灵。一下子精神了。
仔细一看,原来是栖梧哥。
“妈呀!我的亲哥哥!你可吓死我了!”
栖梧哥抿嘴一笑,他笑起来最好看,嘴角弯弯,眉眼弯弯,不浓烈不冷然,淡淡的恰到好处,在银沙蝉翼般朦胧的月色下透出一股遗世独立的味道,可惜平日里总是冷着脸,一副孤傲不群的样子,对着客人们都难展笑颜。
“白少点了我的台,字字句句不离你,说你身上不舒服,小白支支吾吾的不肯跟他说明白,非得让我来看看。怎么?没上药?”
我心说这白泽还算是个有情有义的,不枉我陪了他这一个月,“回来困的很,忘了。再说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伤。”
栖梧哥一面从我们屋里的柜子里翻出来喷雾药膏等物,一面阴阳怪气地道,“这是怪我打的轻咯?”
我赶紧陪着笑道,“哪敢哪敢。”
身后一阵清凉,紧接着便是熟悉的蛰痛感。
栖梧哥不是爱说话的人,默默给我揉着屁股,手下小意温柔。
同样一双手,既能让我哭喊连天,又能让人温暖舒心。不得不说是栖梧哥的本事。
等到我舒服地又快睡着了,栖梧哥才轻轻地幽幽地说,“要是这几天顾少来的太勤,小莫,你就躲着些吧。”
我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心里却想,躲大概是行不通的,顾丞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怕是早就疑心了。
即便刘叔和栖梧哥如何精心布置,即便我与蒹葭的身形如何相像,即便那一晚如何故弄玄虚扑朔迷离。
都躲不过一句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只是我早已打定了主意,即便他怎么问怎么疑,打死我都不承认就是了。反正,不能让诗情画意冠上蒙骗客人的罪名。
要是打不死我呢,就算我赚了。
正好叫他见识见识,什么叫滚刀肉!

楼主 旭儿乖乖  发布于 2016-01-05 10:59:00 +0800 CST  

楼主:旭儿乖乖

字数:336804

发表时间:2016-01-05 04:5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4-08 20:22:20 +0800 CST

评论数:3626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