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令狐冲只爱小师妹一人?那是初恋症患者对爱情的误解。

在金庸的武侠世界里,我最喜欢的是笑傲江湖,最仰慕的爱情范本是令狐冲和任盈盈。在我心中,令狐冲和任盈盈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们心意相通,人生追求相似,在琴箫合奏中完成了精神上的共鸣。这么完美无瑕的爱情,因为冲哥曾经喜欢过小师妹的一段往事,而经常被人质疑。

那些人的观点是:冲哥对小师妹非常痴情,从头至尾只喜欢小师妹一个。可我想说,冲哥是重情义,多年不曾忘却小师妹也是实情,但要说他从来没有爱过盈盈,对盈盈的感情只是报恩,那就大错特错了。有这个观点的人都是初恋症患者,认为人的感情永远不会变,只对初恋动真情,其他的人都是浮云。可他们并不知道不是每个人都不能忘了初恋,也并不是每个人在和初恋无疾而终后,不会再爱上另一个人。而且有的人一生会谈多段恋爱,让他最难忘却的也许并不是初恋,而是他用情最深、付出最多的那一个。

小师妹和盈盈与冲哥相遇的时间段不同。和小师妹在一起时的冲哥正是上演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戏码的好年华,只是金老爷子偏偏不让冲哥的爱情顺遂,硬是把华山派掌门女儿嫁大师兄的团圆戏改成小师妹移情别恋、大师兄苦恋无果的悲情戏。而和盈盈在一起时的冲哥已经没有了彼时在华山派当大师兄的无忧无虑,只有此时身受重伤、命不久矣的窘境,还有除不去的杀师弟、偷师父秘籍的莫须有罪名。

冲哥眼瞅着小师妹钟情师弟,心里异常的落寞,这时的他多么需要心灵的慰藉和精神上的支持。当金刀王家怀疑他的琴谱是剑谱时,当师父和师妹不信任他时,他第一次尝到了众叛亲离的孤独。还好金老爷子安排此书的真正第一女主角盈盈适时登场,抚慰了这颗浪子的心。

很喜欢绿竹巷,这么生性淡泊权力的两个人在此相遇,是巧合,也是缘分。盈盈拥有掌握江湖豪士生死的权利,却躲在一个郊外的小巷弹琴养性,内心是一个真正的隐士。当她听到令狐冲说这本曲谱是两个人琴箫合奏时,她用极低的声音说:“琴箫合奏,世上哪里去找这一个人去?”(见原著小说《笑傲江湖》第十三章学琴)。说明她内心深处是相当渴望遇到知音的。当令狐冲说:“不知要到何年何月,弟子才能如前辈这般弹奏那《笑傲江湖之曲》?”盈盈失声道:“你……你也想弹奏那《笑傲江湖之曲》么?”“倘若你能弹琴,自是大佳……”(见原著小说《笑傲江湖》第十三章学琴)。我想,这时候的盈盈一定对两天来向她诉说烦心事和学琴的冲哥动情了。她看到了冲哥的豁达宽厚,而懂得是萌生爱情的最好基础。此时的冲哥虽然只当盈盈是前辈婆婆,心里仍时常想起小师妹、割舍不下小师妹,但他早已把如此关怀自己的婆婆当成了亲人。甚至在临别时几次三番想跟绿竹翁陈说,要在绿竹巷留居,既学琴箫,又学竹匠之艺,不再回归华山派。(见原著小说《笑傲江湖》第十三章学琴)。这些都说明冲哥对婆婆有很深的依恋之情,虽说这种依恋不是爱情,但为后来冲哥对盈盈萌发爱情做了很好的铺垫。

等到冲哥在山涧水边看到盈盈的庐山真面目,见她娇美不可方物,一时动情,在她脸上吻了一下(见原著小说《笑傲江湖》第十七章倾心)。充分表明盈盈的颜是吸引冲哥的,激起了冲哥的情欲。经常有人看到这里会说冲哥不爱盈盈,对盈盈只是调戏,因为他对小师妹可是规矩的很呢。佐证是:想当年小师妹因生病好些日子没上思过崖给冲哥送饭,等他俩再见时互诉衷肠,冲哥心中激荡,只想张臂将她搂在怀里,但随即心想:“她这等待我,我当敬她重她,岂可冒渎了她?”(见原著小说《笑傲江湖》第八章面壁)。这时的冲哥的确没对小师妹越礼,但别忘了,冲哥对小师妹不只是男女之情那么简单。他同时是华山派的大师兄,如果越礼对小师妹动手动脚,不仅师父师娘不会轻易饶过他,也因树立坏榜样再也得不到师弟师妹们的尊敬了。

并且冲哥虽然口头上油嘴滑舌,喜欢逗弄女孩子,但对仪琳、对盈盈一直都是很尊重、以礼相待的。除了那次情难自已的亲了盈盈一下,在此后的日子里,他对盈盈都是很恭敬的,不敢越雷池半步。即使在去营救岳灵珊的路上,他俩同处大车中,盈盈帮他换老农衣衫时,他心中虽对盈盈泛起了情欲,但也因对盈盈的了解,终究是按捺下去了。冲哥这时对情欲的克制,就不只是同门师兄妹的礼教约束了。更多的是对爱人的一种了解,了解她是害羞的人,了解她是端庄的人,不想惹她生气,不想做让她不高兴的事。

很喜欢金老爷子在后记里说的:“令狐冲当情意紧缠在岳灵珊身上之时,是不得自由的。只有到了青纱帐外的大路上,他和盈盈同处大车之中,对岳灵珊的痴情终于消失了,他才得到心灵上的解脱。”这句话并不是安慰冲盈迷,他道出的只是一个事实。让我们回到当时的情境中:岳灵珊有生命危险,需尽快营救,可当冲哥和盈盈的大车驶到大湖之畔,他俩并肩坐在车中,令狐冲此时想的不是小师妹的安危,想的却是能和盈盈平静快乐的生活,不再见到武林中的腥风血雨。当应听到情郎的这番心意,盈盈轻轻的道:“直到此时,我才相信在你心中,你终于是念着我多些,念着你小师妹少些。”(见原著小说《笑傲江湖》第36章伤逝)。这句话并不是盈盈的自我意淫。试想如果当时冲哥心里小师妹的分量真的比盈盈重,在小师妹生命堪忧的情况下,冲哥哪还有心思去和盈盈在湖边谈情说爱呢?恐怕早就迫不及待的去奔赴小师妹的身边了吧。人生并不是苦恋未果的爱情最难忘,也并不是得不到的爱情最铭心刻骨,那些能带给你美好的感觉、甜蜜的心情、深刻的懂你和了解你的爱情,才更值得珍惜,更容易长久。

如果没记错的话,想当年令狐冲在思过崖面壁时,小师妹因下大雪给他送饭摔了一跤,他的确曾向小师妹表明心意:如果她死了,他也决计不活了。可那毕竟只是从前,任何事都敌不过“从前”两个字。等以后小师妹真死时,令狐冲确实伤心至极晕了过去,但也仅限于此。因着身边一直有盈盈的琴声相伴,当他醒来看见盈盈时,心中充满了幸福之感,想到的是中间经过了无数变故,两人终究还是相聚在一起的欣慰之情。在他陪伴小师妹坟墓和为自己养伤之时,仍能和盈盈琴箫合奏,练习《笑傲江湖之曲》,潜心其中,精神大爽,完全没有因小师妹的死影响自己和盈盈弹琴的雅兴。偶尔还会和盈盈说几句俏皮话,传递自己的情意。如果此时的令狐冲对小师妹还有爱情,他就没心情和盈盈两人耳鬓厮磨,淡忘江湖之事、畅想今后的桃谷生活了,而是痛不欲生的追随小师妹奔赴黄泉而去。(见原著小说《笑傲江湖》第36章伤逝)。

再看他和盈盈同各派人士困在漆黑的思过崖时,他找不到盈盈,场面混乱,百死而无一生,他心里想的不是自己尽快逃出去,而是只要和盈盈死在一起就好。(见原著小说《笑傲江湖》第38章聚歼)。两相对比,冲哥的心意和爱情早在晚湖边上的大车中就更倾向盈盈了。等到小师妹死后,整颗心整个人都只属于盈盈,留给小师妹的只有怀念之情和同门之谊了,但那绝不是爱情。

当哑婆婆骗仪琳说令狐冲答应娶她时,凭仪琳对令狐冲的了解,她说出了下面这番话:“我初时得他时,令狐大哥只爱他小师妹一人,爱得要命,心里便只一个小师妹,后来他小师妹对他不起,嫁了别人,他就只爱任大小姐一人,也爱得要命,心里便只一个任大小姐。”(见原著小说《笑傲江湖》第37章迫娶)。我了解的冲哥何尝不是和仪琳一样,他的痴情曾经那么的感动了我。我相信冲哥绝对不会同时爱两个女人,也相信盈盈的眼光。如果冲哥对盈盈有二心,不是真正的爱盈盈,盈盈早就从冲哥的琴声当中听出来了,也不会两人相偕圆满的完成《笑傲江湖之曲》。

我们喜欢的冲哥,如果真的是一个三心两意、到处留情的男人,你我还会像今天这么爱他吗?还会在若干年后看到笑傲江湖这四个字时,就会想起他和盈盈默契的琴箫合奏吗?我想大概不会吧。人生都是向前看、向前走的,何必当初恋症患者,紧抓住过去的感情不放,执念旧人依然喜欢自己呢?还不如潇洒一点,挥别错的,像冲哥一样找到真正能和他同生死、共患难的知心爱人——盈盈,相信属于你的对的人,也在不远处等着你。

楼主 艾笑宇  发布于 2016-11-30 23:53:00 +0800 CST  
本文为我的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

楼主 艾笑宇  发布于 2016-12-01 00:57:00 +0800 CST  

楼主:艾笑宇

字数:3147

发表时间:2016-12-01 07:5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11-25 09:39:33 +0800 CST

评论数:3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