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妈猫爸】我爱的只有你~必丹改文

重头更过,要继续支持~

楼主 卢梦真00  发布于 2017-03-07 17:10:00 +0800 CST  
又是新的一天。
她轻轻地拉开淡蓝色窗帘,隔在大片剔透玻璃窗外的阳光迫不及待透了进来,她细心的不教灿烂朝阳晒著了那静静躺在床上的沉睡男子,只稍稍明亮温暖了宽敞却冰冷的室内。
花瓶里那束淡粉色的阿卡百合花幽幽地绽放著香气,她抱著花瓶到浴室里换过了干净的水,然后用小剪子将含带花粉的蕊心一一镊下来,以免污染了素洁的花瓣。
“早安。”她坐下来握住男子的手,轻缓地按摩著,柔声道:“今天台北的天气很好,雨已经停了,我知道你最讨厌湿答答的天气,现在太阳出来了,你也好醒过来了,好吗?”
她温柔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依然收不到任何回应。
自他出车祸陷入昏迷以来,这已是第七天了。
她凝视著他因沉睡多日而显得有些憔悴苍白的英俊脸庞,下巴新冒出的暗青色胡碴,和那两道平日就充满威胁性的浓眉、紧抿的刚毅嘴唇……就算在冻结住时光般的沉寂静默里,也丝毫未减半分的霸气。
尽管医生向她保证他一定会醒来,可是她心里依然满是煎熬。
双手又开始不争气地颤抖了起来,她忙别过脸庞,却怎么也藏不住眼眶突如其来的灼热潮湿感,以至于没能发现男子不知几时已睁开了眼,深沉的黑眸灼灼地盯著她。
“……你是谁?”他口齿含糊不清的问。
她心猛一狂跳,回过头来,不敢置信地瞪著他。
带著霸气的目光因久久等不到回应而显得不耐了起来。
“我问你是谁?”
“我……”她终于找回了声音,“是你妻子。”
男子不悦地皱起浓眉,面色紧绷而深思,仿佛试图摆脱对状况不明的混沌无力感。
“你认不得我了吗?”她声音微微颤抖。
“罗丹?”久久,他才迟疑地吐出了一个不确定的名字。
“是,我是罗丹。”她眸光温柔却悲伤地望著他,在欣喜著丈夫终于醒来的同时,却也感到一股自心底深处升起的凄凉无力感。
原来,她仍然是他生命中最没有存在感的“另一半”。
五年了。
罗丹成为他毕然的妻子,已经五年了。
过去一个星期是她在这五年内最贴近他的时刻,可是就在他苏醒过来的三天后,一切又恢复了冷淡如故。
她抑下叹息,亲手为他整理出院的东西。
就算他的特助、秘书都来了,他冷漠地指示她可以先走,她仍然执拗地扞卫著这份属于妻子的权利。
“随便你。”毕然高大挺拔的身躯已换上了雪白真丝名牌衬衫,义大利名师手工制合身西装外套,黑色笔挺长裤。
他习惯性地瞥了眼腕际的瑞士表——又回到了那个在商场上运畴帷幄、呼风唤雨的企业大老板角色。

楼主 卢梦真00  发布于 2017-03-07 17:11:00 +0800 CST  
她也熟悉了他的疏离冷淡,就只是低著头,长长的头发垂落掩住了半边秀气雪白的脸颊,努力将心痛和眼泪,以及同时令她难以承受的,特助与秘书那同情怜悯的眼神阻隔在外。   “董事长,”特助清了清喉咙,“您是不是先休息两天再——”   “我们到公司。”毕然斩钉截铁地吩咐。   “可您的身体才刚恢复……”   “和伦敦那份合作书签署完成了吗?”他目光锐利如电,“还有上海申集团那笔物业开发案进度处理到哪里了?”   特助和秘书一凛,连忙一一报告。   “是,合作书已签署完成。”   “毕总经理日前来台,合约已拟定,关于细节部分都在报告书里,请董事长过目。”   罗丹只能目送丈夫高大的背影离去,他们谈论著公事,尚未跨出病房就已踏回了熟悉的商场。   他,再度遥遥将她抛诸于后。   “罗丹,你这个大笨蛋!”她喃喃自语,努力振作精神为自己打气。“必然这么辛苦工作都是为了我们这个家呀,你为什么不能好好体贴他,还要在这里胡思乱想呢?”   他只是太习惯了唯我独尊、发号施令的人生了,只要她继续做一个体贴温柔、替他把家里打点得好好的妻子,也许哪一天,当他回到这个温暖舒适的家里时,就能够真正“看见”她……

楼主 卢梦真00  发布于 2017-03-07 17:15:00 +0800 CST  
是的一切,也都会变好的。   只要她把这种惶惶不安的感觉抛开,把他是为了救初恋情人赵佳乐的小孩而发生车祸的事实忘掉,她就不会像脚下踩著一条随时会断裂、让她由高处坠落的绳索般,那样地害怕了。   “夫人?”医院院长一听说毕然办理出院,马上火速赶来,没想到还是慢了一步,扑了个空。“毕董事长已经出院了?”   “啊,是的。”罗丹收拾好东西,闻声连忙抬头,歉然一笑,“张院长,不好意思,我先生工作比较忙,又挂心著公司的事情,所以没能来得及和院长打个招呼……”   “不不,夫人请千万别这么说。”张院长笑道,“我只是想董事长虽然公务繁忙,可毕竟伤才刚好,身体还是得多多休养的……还是让我派一名医师和特别护士贴身照顾董事长?”   “谢谢院长。”罗丹犹豫了一下,腼觍地笑笑,“或者……我先问过我先生的意思,若他同意的话,我再麻烦院长安排好吗?”   “是,是,那当然也得遵照董事长的意愿。”张院长连忙道,这才发现她手上拎著大包小包,“夫人,我叫护士们帮您吧?”   “没关系,外头有司机在等我。”她嘴角梨涡浅浅,“院长你忙,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   “这——”   “院长请留步。”罗丹怕张院长当真大阵仗的命人一路护送她出去,连拎带背著丈夫住院以来的所有衣物用品“落荒而逃”。   一到医院门口,她努力腾出手打开车门,先将东西堆了进去,这才坐入车内,松了口气地对司机吩咐道:“你好,我到大直秀水路。”   “好的。”司机按下跳表,油门一踩,计程车迅速驶离医院大门。   毕家位于大直豪宅区的新颖大厦第十四及第十五层楼,单层坪数六十五坪,十四楼是夫妻俩的居家空间,十五楼却是毕然的私人空间,听说内有三面大书柜的宽敞书房和设备齐全的健身房。   为什么是“听说”呢?因为十五楼罗丹从来没有进去过,电子感应锁也只有她丈夫才知道密码。   晚上,罗丹煮好了四菜一汤,都是些滋补却清爽美味的药膳,就等著丈夫回来吃饭。   六点四十分,电话响了起来,她的心却直直往下沉。   “喂?”她接起电话,心知电话那头又会是他秘书的声音,通知她董事长今晚要开会,所以不回来了。   “帮我开门。”毕然明显不爽的低沉嗓音穿透她的耳膜而来,“我忘了带钥匙。”   “好,我、我马上开,马上开。”她惊喜得几乎摔掉话筒,著急急挂上电话,起身得太匆忙又甩脱了有脚的室内拖鞋,她顾不得捡,就这样一脚穿鞋一脚光裸地去开门。

楼主 卢梦真00  发布于 2017-03-07 17:15:00 +0800 CST  
门一开,毕然一脸疲惫地越过她走了进来,她赶紧伸手扶住他。   “你干什么?”他停下脚步,皱眉不解地盯著她。   “我……”罗丹像做错事的小孩般缩回手。“我只是怕你太累了,身体撑不住,而且你身上的伤也还没全好……”   “你不需要操心,我没事。”他的口吻疏离淡然。   “那、那你饿了吗?要不要先吃饭?”她充满希冀地望著他,“我今天炖了你最爱喝道,我再去帮你热热——”   “不用了。”毕然一边往内走,一边解开领结,“我只是回来洗个澡,马上就要出去,你自己吃吧,不用等我了。”   “你还要出门?”她一愣。   他没有回答,只是迳自走向卧房。   望著他拒绝的背影,罗丹心一痛,冲口而出:“你是去找赵小姐她们母女吗?”   突如其来的岑静冻结住了时光,血红夕阳透过落地窗而来,将身形僵硬的两人笼罩在昏暗暧昧难辨的沉沉暮色里。   漫长得仿佛一生之久,悔愧交加的罗丹双手冰冷发颤,想先开口解释道歉,喉头却干涩得挤不出一丝声音。   “丹丹,你似乎忘了自己的身分,”毕然不带任何情绪地看著她,“这不是你应该问出口的话。”   “对、对不起,我不该这样疑神疑鬼……”罗丹咬著下唇,嘴角努力想扬起笑。   “我从来没有忘记自己在这段婚姻里许下的承诺,”他淡淡地开口,“只要你还是我的妻子一天,我就不可能做出任何背叛婚姻的事。”   “我、我当然相信你……”她结结巴巴的解释著,“是我自己胡思乱想,也太小气了……其、其实……赵小姐是你多年的老朋友,你去关薪望一下她们母女也是应该的。”   毕然凝视著她,看得她情不自禁续加速,莫名脸红了起来,赧然地摸了摸自己发热的颊。   “我很高兴你这么懂事。”他伸出手,替她因急迫而略显凌乱的发丝拨回耳后。   她低著头,屏住呼吸,不敢惊扰了他难得温柔的这一刹那。   “今晚早点睡吧。”他顿了下,又补了句:“我会记得带钥匙的。”   “好,我知道了。”她眼神掠过一丝黯然,但仍然温顺地笑道:“开车小心。”   他点点头,大步走进卧房,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楼主 卢梦真00  发布于 2017-03-07 17:15:00 +0800 CST  
罗丹默默地走向餐室,默默地将他那副碗筷收回柜子里,默默地替自己添了小半碗饭,然后坐下来一口一口吃完。她机械式地吃完饭,全然没有意识到面前的菜肴连动都没有动过一筷子。   她只听见他稳健从容的脚步声走出卧房,仿佛也闻到了他身上沐浴过后的清新香皂气息,感觉到他走向大门口,然后沉重的关门声再度将他和她隔开了两个世界。   在餐椅上坐了很久很久之后,罗丹捧著那只早已空了的碗,再也没有任何扒饭的动作可以麻痹催眠自己。   她抬起头茫然四望,这才发觉天色已经黑透了。   布置雅致掉高楼中楼套房里,一盏剔透澄净的水晶灯挂在天花板上,照亮了白色餐桌上看来美味可口的一大钵翠绿色生菜沙拉,和三盘红通通的肉酱义大利面。   “对不起。”身穿波西米亚刺绣长衫软裙的清丽女子扬起微笑,微鬈的长发松松地绾在脑后,仅垂落了几丝在粉颈后,有些自我解嘲道:“说好要煮顿大餐好好感谢你的,可是我的厨艺这么多年来还是不怎的,你就当进了黑店,随便胡乱吃点吧。”   “还是这么不像女人。”毕然脸上带著一抹自在的轻松笑意,用叉子卷起一团略嫌黏糊的面条,“又忘了水滚的时候得滴上几滴橄榄油?”   “可恶,你就不能假装一下我很棒吗?”赵佳乐睨了他一眼,不忘偏过头去对抓著儿童叉戳面条的四岁女儿笑道:“乐乐,必然叔叔很坏对不对?”   “爸爸是好人。”可爱的乐乐吃得满嘴都是酱汁,口齿不清地嚷著。   毕然僵了一下,赵佳乐却是有些尴尬,皱眉对女儿道:“乐乐不可以乱说话,必然叔叔不是爸爸,万一给罗婶婶听见误会了怎么办?”   “误会是什么?”乐乐天真地问。   “就是——”赵佳乐顿了顿,低声道:“反正我们这样会让罗婶婶生气的,以后不可以了,知道吗?”  毕然 沉默半晌后开口:“丹丹不是那么心胸狭窄的人。”   “你对你太太真好。”赵佳乐神情有一丝落寞,随即扬起笑容,“对了,真的不要紧吗?”   他眼带疑问地望著她。   “如果乐乐在外头又口无遮拦的喊你爸爸,当真不要紧吗?”她强作爽朗,打趣地问,“喂,别忘了你毕大老板可是商业周刊和八卦杂志最爱追逐报导的对象,以现在媒体捕风捉影的超强编剧能力,说不定又会胡诌出几大篇什么豪门外遇秘辛、商业钜子金屋藏娇、投顾龙头私生女流落在外……”   “我从来不在意别人怎么看我。”毕然望向吃得满脸满手都是酱汁的小女娃,锐利的眸光不禁柔和了起来,伸手取过亚麻餐巾替她擦脸。

楼主 卢梦真00  发布于 2017-03-07 17:16:00 +0800 CST  
“乐乐是你的孩子,而我们是朋友。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也单纯的,他就是喜欢小孩子。   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和罗丹结婚五年来,唯一令他感到遗憾的,就是至今还没能有自己的孩子。  毕然 替小女娃擦拭的动作倏地一停,想起了今晚出门前,不经意瞥见罗丹孤零零坐在桌前吃饭的孤独身影,心没来由地一抽。   要是他们有个孩子,那么丹丹或许就不再觉得寂寞,也不会因为他忙于公事而感到被冷落,甚至没事找事地胡思乱想……   他陷在自己的思绪里。   赵佳乐怔怔地看著他,忽然发觉有些莫名的心慌、不舒服起来。

楼主 卢梦真00  发布于 2017-03-07 17:16:00 +0800 CST  
“嘿!”她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毕然!面都凉了,你到底还想不想捧场嘛?”   毕然这才回过神来,盯著面前的义大利面,唇角微微上扬,“老实说……我们不如出去吃吧?我知道一家还不错的义式餐厅——”   “吼,你很欠揍耶!”赵佳乐杏眼圆睁,大发娇嗔。   他笑了起来。   尽管食物够不上一流水准,但是灯光明亮柔美,气氛也算温馨融洽,旁边还有个咿咿呀呀的可爱女娃作伴,这一餐感谢宴,他还是吃得很愉快。   午夜十二点。   拥著轻薄羽绒被的罗丹背对房门,长长黑发散落在枕上。她努力不再第一千零一次地起身检查床头柜上闹钟的时间,努力命令自己闭上双眼入睡。   “睡吧,睡著了就不会牵肠挂肚,胡思乱想了。”她的声音好轻好轻。   别再去想,为什么同样舒适的一张大床,在缺少了丈夫温暖的身躯之后,竟变得异常空洞冰冷。   更别去胡乱揣测此时此刻的他们,正在做什么?   她将脸埋进的枕头里,死命抑下泪水涌现的冲动。   可是骗得了谁呢?她明明就是那么样地害怕。   黑暗中,一抹熟悉的男性气息随著房门无声开启而入,她心一颤,强烈地感觉到那阳刚而性感的存在——是毕然,她的丈夫。   她的男人。   每每他的出现,带给她的震撼一如五年前初次见面那般地屏息续、令人晕眩。五年来,她从未真正适应过这个天神般高大强悍,坚毅英俊得教人心脏几乎麻痹的男人竟然是她的丈夫。   也许她这个妻子对他而言,只不过是生活中不可缺少,却淡无滋味的白开水。   然而她在他面前,就像是微不足道的小歌迷遇上了传奇摇滚天王巨星,永远只有匍匐于脚下、彻底投降的份。她续如擂鼓,浑身发热,只能急急闭上眼假装睡著。   不能让他知道她一直在等门,不能让必然感到有压力,误以为她是不信任他,才会到现在还迟迟没睡。   罗丹连大口呼吸也不敢,一动也不敢动,却侧耳倾听他的每一个动静:他举手投足间有种大型猫科动物专属的优雅,从容地拉开核桃木衣柜门,取出衣物,然后缓步走向卧室左侧的浴室里。   她熟悉著他的每一个呼吸,每一个动作,一如熟悉她自己的。   他喜欢洗很热很热的热水澡,在宛如尼加拉瓜大瀑布般的强力水柱下,冲击著强壮矫健结实得毫半寸赘肉的高大身躯;他惯用“无印良品”

楼主 卢梦真00  发布于 2017-03-07 17:16:00 +0800 CST  
早上,罗丹站在宽敞时尚的流理台前,对著发出沸腾声音的义大利式咖啡煮壶傻笑。   尽管全身上下酸疼虚软,睡眠严重缺乏,某处羞人的隐隐酸疼,但昨夜却是她两个月来“睡”得最好、最幸福的一晚。   昨夜他的热情就像最温暖灿烂的阳光般,驱离了她这些天来内心深处所有的黑暗与恐惧。   刚刚在刷牙时,她从镜子里看到自己明亮双颊简直在发光啊!   好不容易才敛起娇羞又满足的傻笑,想专心料理一顿营养丰富又美味可口的早餐,可是她在煎荷包蛋和培根的当儿,还是心情愉快到忍不住轻轻哼起歌。   罗丹在雪白色镜面餐桌上摆了两只黑色大盘,将煎得恰到好处的嫩蛋和香脆培根盛在上头,在烤得金黄酥软的吐司上抹了自己做的罗勒油酱,取出他最喜欢的纯白马克杯,缓缓斟入浓郁的香醇黑咖啡。   “吃早餐了。”她一抬头,恰好看见帅气的丈夫缓步而来。   毕然点点头,梳理得一丝不苟的浓密黑发和英俊脸庞,再也看不出半点昨夜激狂的痕迹……   犹如白天黑夜般划分得清清楚楚。   而她唯一能够感受到他的爱存在的迹象,也就只有在夜里的燃烧时刻。   罗丹甩了甩头,打点起精神,决定不再让无谓的自怨自艾徒然消耗了夫妻间的感情。   她不该怀疑自己的丈夫。必然是爱她的。   “好吃吗?”她在他对面坐下,迫不及待地讨好问道。   “嗯。”毕然切了一片煎得焦香的培根入口,边看著iPhone上待处理的公事,浓眉微蹙,心不在焉地点头应了声。   若换作是平时,接收到像这样不冷不热的反应,罗丹早就噤声不语,以免打扰他的正事,可是也许是昨夜热情的记忆和被爱的感觉,犹深刻烙印在每一寸肌肤上,她忍不住大起胆子问:“今天我可不可以送午餐去公司给你?”   “随便。”他头也不抬,指尖点出了一则英国分公司传来的重要讯息。   罗丹脸上倏然亮了起来,欢喜得双颊绯红,开始兴奋地盘算起该替他做什么好吃又健康的营养午餐了。

楼主 卢梦真00  发布于 2017-03-07 17:17:00 +0800 CST  


中午十一点四十五分,他饿了。   毕然的目光自电脑萤幕前离开,落在腕际的白金表上,眉心微微蹙起。   怎么还没到?路上有事耽搁了吗?   他的目光落在桌上的手机,无巧不巧,来电铃声恰好在此时响起,他一把抓起手机。   “你在哪里?”他略有一丝烦躁不安地问。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银铃般爽朗的笑声。   “毕然,你的电话礼仪不太标准喔!”   “佳乐?”他一怔,随即好笑的说:“这是在大四那年使用暴力版粗话问候系主任的人会说的话吗?”   “嘿,我可是从良很久了。”赵佳乐噗哧一笑,“闲话不啰唆,中午有空吗?想拜托你帮个忙。”   “中午?”他略一迟疑。   “是啊,今天是乐乐幼稚园的家长日,校方安排了活动,要小朋友和爸爸一起玩趣味竞赛。”赵佳乐的声音越说越低,“对不起,我知道不该麻烦你,可是乐乐一直很期待可以和别的小朋友一样参加游戏……不过如果你有事要忙的话,没关系,我再想办法。”   毕然一想起那张苹果似的小脸将会涌现的失望之色,没有多想的问:“趣味竞赛几点开始?”   “十二点半,小朋友吃完午餐后就准备开始了。”赵佳乐难掩欣喜,“你——你真的可以吗?”   “怎么能让小孩子失望?”他再瞥了手表一眼,“我马上过去。”   取过西装外套,他边穿上边大步走出办公室,不忘对秘书吩咐:“把一点半的会议往后挪到三点。”   “是,董事长。”   毕然走向专属电梯,突然脚步又停下来,“帮我打个电话给我太太,就说我有事,你让她先回家。”   “是。”秘书有些诧异,忍不住脱口问:“夫人待会儿要来吗?”   “对。”毕然踏入电梯,揿下直达地下停车场的按键,银色电梯门缓缓关闭。   几乎是同一时间,另外一座电梯上升至三十七楼,当的一声,电梯门开启。   一身淡绿色洋装,短发及腰的罗丹双手拎著精致餐袋,神情掩不住兴奋又害羞地走了出来。

楼主 卢梦真00  发布于 2017-03-07 17:17:00 +0800 CST  
第三更~


“夫人,”秘书有丝尴尬,“您来了。”   “万秘书,你好。”她双颊有著淡淡红晕,温言道:“我帮我先生……帮董事长送午饭来。”“董事长刚刚有事出去了。”   “出去了?”罗丹一愣,脸上有丝茫然。“可是我这次真的有跟他约好的。”   她已经不再像新婚时那样自作主张,连约也没有约,就莽莽撞撞地带点心来,想给他个惊喜,却每每落得了内外为难、里外不是人的窘境。   现在,她知道丈夫每天工作满档,并不是像她这种每天闲闲在家的人那么有空,还可以准时吃饭,有兴致就吃吃下午茶什么的。   想起他曾经对她说过的“这些话”,她双颊又因难堪惭愧的回忆而发烫了起来。   “是,夫人,很抱歉。”万秘书努力想挤出任何安慰的话来,“不过董事长真的是临时有很重要的事要办,但是他也交代了让夫人您先回家休息……这样吧,我让司机送您回去?”   “不用了,没关系的。那这个先请你帮我保管,等他回来后,请你帮我提醒他记得要吃,不然他胃不太好,要是饿过头又会痛了。”她把那只咖啡色餐袋递给万秘书,小脸微红,呐呐道:“咳,就这样。”   “是,夫人,我一定会提醒董事长。”万秘书在公司里五年了,几乎已经不忍再看见夫人每次都被放鸽子时的惨状,难掩眼底的同情,柔声回答。   “谢谢你。”罗丹把另一只纸袋递给她,腼觍一笑,“还有,这里有综合寿司卷和鲔鱼三明治,是我做的,你们吃吃看。”   “谢谢夫人。”万秘书连忙接过,受宠若惊道:“一定很好吃的。”   “虽然不能跟饭店的比,可是总觉得家里做的吃起来比较安心,而且我把海苔先涂了麻油烤过,吃起来的时候特别香——”罗丹突然住口,对于自己热切过度的口吻感到一丝困窘。“那、那你们慢慢吃,我先回去了。”   “夫人,我还是派车送您回去吧。”   “不用不用,你们忙。”她连忙转身逃回电梯里,“再见。”   直到过了很久很久之后,罗丹双颊的臊羞感才渐渐消褪,只是惆怅落寞地经过一楼大厅柜台,也没听见柜台服务小姐“夫人再见”的有礼叫唤声,慢慢地走出铺满时尚马赛克地砖的大门。   她坐在广场上的喷泉旁,脸上难掩深深落寞,怔怔地发了好一会儿呆。   到底可不可以打个电话给他?必然会不会生气?她会不会又打扰到他了?   罗丹内心挣扎许久,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拿出手机,按下“老公”的速拨键。

楼主 卢梦真00  发布于 2017-03-07 17:22:00 +0800 CST  
第四更~

她续加速,惴惴不安地等待著电话那端一声又一声的响铃。   “什么事?”毕然冷淡而略显不耐地接起。   “是我。”她心咚地一记重敲,小小声问:“你……在忙吗?”   “对。”他语气里的不耐烦更浓了,穿杂著纷扰吵闹的人声和小孩笑声,让罗丹一时间忘了该说些什么。“万秘书没告诉你,要你先回去吗?”   “有。”她抓著手机的指尖有些冰冷。   “爸爸!爸爸……该我们了啦!”一个稚嫩声气的小女孩嗓音闯入。   “好,马上来。”他声音里的温暖宠溺,刹那间令她一颗心直直往下坠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耳边的声音变得模糊远离,罗丹不知道丈夫什么时候挂上电话,也不知道自己呆呆地抓著手机,在人来人往的广场上僵住,她的脑子里只是不断回响著小女孩可爱甜蜜的叫喊——   爸爸!爸爸,该我们了啦!   罗丹视而不见地望著眼前忙碌穿梭的午休人潮。   她从来不知道必然的声音也可以那么温柔。   陪乐乐完成幼稚园的趣味竞赛,并无意外地赢得胜利之后,毕然婉拒了赵佳乐要请他喝下午茶滇议,匆匆赶回公司开会。   直到会议四点半结束,他一回到办公室就揉著痛得厉害的胃部。   事情一忙,他又忘了吃饭。“胃药呢?”他浓眉轻蹙,一边翻找抽屉,“吃完了吗?”   就在此时,门板上响起了两声轻敲。   “进来。”他的胃阵阵抽疼,脸色自然不太好看。   “董事长,这是夫人让我拿给您的。”万秘书恭恭敬敬地将餐袋放在办公桌上。   他愣了下,“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   待万秘书离开后,毕然打开那只咖啡色餐袋,取出里头长方形的保鲜盒,还有环保筷,一罐保温瓶与熟悉品牌的胃药。   他掀开保鲜盒盖,一阵淡淡麻油和醋饭的香气飘了出来,是他喜欢的综合寿司卷。   毕然懒得用筷子就拈了一块放进嘴里咀嚼,恰到好处弹牙的米饭和小黄瓜、蛋条、火腿与其他丰富配料瞬间在唇齿间幸福地绽放开来。   早已饥肠辘辘的他吃著寿司卷,旋开保温瓶里依然热腾腾的海带味噌汤,迫不及待喝了一大口,感觉著美味的热汤一路暖到胃底,瞬间抚平了胃液酸苦翻腾的痛楚。   他吁了一口长气,嘴角满足地上扬,直到眸光瞥见桌上的环保筷。   两双?   他这才发现保鲜盒里综合寿司卷的分量,并不像是只给一个人吃的。难道丹丹原本是打算带午餐到公司和他一起吃吗?

楼主 卢梦真00  发布于 2017-03-07 17:23:00 +0800 CST  
今天最后一更~
他脑中飞快闪过了午间在电话里,他与她之间的短暂对话——   方才吃下的每一口寿司卷,不知怎的,瞬间全化作了沉沉碟块……  入夜,基隆河畔的高挑灯火点点燃起。   毕然开车回大直的路上,尽管嘴上不承认,心里还是隐约有些不安。   她听见乐乐喊他爸爸了吗?   她该不会真把它当成一回事了?   他随即甩去脑海里莫名可笑的异样感,逼自己专注地盯著前方的车流。   不可能的。   换作是世上任何一个女人,都有可能因为一点点小事就乱吃飞醋,可是他的妻子不一样。   丹丹只有“温柔贤淑性情温顺”八个字可以形容,结婚这五年来,他从未看过她发脾气或使小性子,只除了几天前——   你要去找赵小姐她们母女吗?   想起她语气里的尖锐和苦涩,他眉头纠结了起来。   得找个机会跟她把话说清楚不可。   他不想自己单纯的动机,却被她过度的情绪复杂化,继而破坏了夫妻间原本相处得很和谐的生活。而且他有他的朋友,有他独立的生活空间,就算她是他的妻子,也无权置喙。   BMW驶入管理严格的大厦地下停车场,毕然停好车后,搭电梯直上十四楼,脚步在走至家门口前顿了下。   出自某种男性自大尊严,他将已持在手的电子感应钥匙卡塞回裤袋里,选择按下门钤。   一秒,两秒,三秒……五秒……  毕然 没有发觉自己下意识地屏住呼吸,等待。   大门缓缓开启,出现了穿著缀有粉红蔷薇花围裙的罗丹。   他没来由的松了一口气,脸上随即浮现不悦,“怎么这么慢?”   “对不起。”她轻声细语回道,“抽油烟机的声音太大了。你饿了吧?晚餐准备好了,去洗洗手就可以吃饭了。”   她没有生气。   “嗯。”他绷紧的身躯松弛了下来。   罗丹看著一身西装笔挺、英气逼人的丈夫走进卧房,秀气的小脸掠过了一抹感伤。   她竟连开口质问他的勇气都没有。   因为她害怕一旦开了口,就会戳破那层岌岌可危的粉饰太平,露出她最不想看见的真相。   她只想闭上双眼,捂起耳朵,假装这个家是个温暖的家,假装一切都很好。   必然,是不会抛弃我的……   稍后,他俩对坐在餐桌前吃起晚饭,有著精致璎珞流苏的水晶灯映落光彩,将英国顶级雪白描金瓷盘上的三菜一汤衬显得更加可口。   毕然沉默地吃著饭,一如往常的好胃口。   很难想像两、三个小时前,他才把那盒寿司卷一扫而空。相较之下,罗丹却是低头对著碗里的饭发愣,半天也没有动筷子。

楼主 卢梦真00  发布于 2017-03-07 17:30:00 +0800 CST  
“这道梅子鱼不错。”他忽然道。   “谢谢。”她不知道还能回答什么。   罗丹记得自己上次面对这样的称赞时,兴奋忘我得像个天真热切的小孩子,迫不及待地跟他报告梅子是自己腌的,还有早餐抹吐司的柠檬果酱也是她自己熬的,毕然只是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然后继续检查他的PDA,最后甚至当著她的面打电话回公司,讲著讲著就起身离去。   从那次起,她就告诫自己永远不许再多嘴饶舌的打扰他。   罗丹轻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叹气?   毕然浓眉微挑,直觉想问,却又问不出口。   “你……”他清了清喉咙。   “嗯?”她抬起头来。 被她黑白分明的清澈双眸一望,他的大脑突然当机,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没什么。”他只是低下头吃掉更多菜。   “喔。”她默默地垂颈,继续戳搅著碗里的饭。   沉默持续著,偌大餐室只听见碗筷碟匙相触的轻响,直到这顿漫长得仿佛永无止境的晚餐终于结束。   “吃饱了吗?”罗丹站起身,忙不迭地动手收拾,“客厅那盘葡萄和樱桃都洗好了,还满甜的,你要不要先去——”   “慢著!”毕然看著她一脸如释重负,又像是想藉著收拾碗盘闪躲、逃避他,突然气不打一处来,沉声喝道。   她动作一僵。   他低沉嗓音带著极大魔力和威严感,生生地将她钉牢在餐桌前,令她一动也不敢动。   “还是你想喝点香片?”半晌后,罗丹努力挤出一抹笑,手微微地将剩菜拨至同一盘,看著菜肴,看著油亮的碗盘,就是不看他。   “坐。”他目不转睛地凝视著她,“我有话想跟你谈。”   她像个小媳妇般拘谨地坐了下来。   为什么那个表情?难道他会吃了她不成?   毕然胸口那股莫名的忿忿更深了。“所以,”他交抱双譬,浓眉纠结地紧盯著她,“你还是不放心吗?”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是,我承认中午是我失约了,我很抱歉。”他冷冷地道,“我本来没打算浪费唇舌多作解释,那是因为我根本不认为这件事有什么。”   罗丹想以同样若无其事的眼神回视他,喉头却不争气地开始发紧。   如果真的没什么,他的口气为什么会这么严峻不悦?   “我知道了。”她强颜欢笑道:“要不我帮你煮杯咖啡吧,昨天刚买的黄金曼特宁好像还不错……”   “不急。”他指尖不耐地敲了敲桌面,“我们还没谈完。”   她身子再度被定住。   “今天中午我不是刻意失约,是真的临时有重要的事。”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强调。

楼主 卢梦真00  发布于 2017-03-07 17:37:00 +0800 CST  
来咯~[彩虹] [彩虹] [彩虹]
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刻意解释,甚至非要她相信不可。   罗丹望著他,脸上有种被逼到角落的绝望,“那个喊你爸爸的小女孩……”她终于开口,“是赵小姐的孩子吧?   “她是乐乐。”他下意识戒备起来,“今年才四岁,是个很可爱的小女孩,心思很单纯。今天刚好她上学的幼稚园是家长日,有些活动需要一个男性长辈去参加……就是这样而已。”我指责了什么了吗?   她不是个吃小孩当早餐的坏心巫婆,他怎会以那种守护一家老小的防卫态度面对她?   酸苦的胃液不断翻腾上涌,罗丹望著他良久,却什么话也没有说,这期间却漫长到令李东旭有些焦躁起来。   “我就知道你误会了。”出自某种不明所以的心慌,他的口气有些冲,“但我可以坦白告诉你,佳乐是我的老同学,现在又一个人带著孩子从美国回台湾,举目无亲,于情于理,我都不可能袖手旁观。”   罗丹别过头去,视线直直盯著窗外美丽却渐渐模糊了的夜景灯火,像是每个字都听明白了,又像是什么话也没听懂。   “你是我的妻子,应该比任何人更能理解我的行事作风。”他的声音越发冷冽,“不要学那种气量狭窄的妒妻,动不动就捕风捉影来让大家日子难过。”   她僵住了。   “不要再胡思乱想。”他严肃的神情缓和下来,语气里透著一丝无从察觉的轻柔,“这种无聊的情绪对你一点帮助也没有。”   原来,她所有的不安、彷徨、都是毫无根据,甚至连她胸口如刀割般的心痛,也只是一种无聊的情绪?   她神情惘然地望著他,半晌后,慢慢低下头。   “我都明白了,”她硬生生眨回泪水,“我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很好。”毕然眼底浮现一抹释然,嘴角微微上扬,“现在,我想喝你刚才提到的那杯咖啡了。”   “马上来。”罗丹胡乱颔首,迅速起身,背对著他在时尚的欧式流理台前煮咖啡。   他果然有个贤慧又识大体的好妻子。毕然放松地向后靠坐在椅背,一脸满意的笑容。   一切又恢复原状,一如过去五年来平凡却简单清心的婚姻生活。   完全没有任何麻烦,半点也不需要他操心。

楼主 卢梦真00  发布于 2017-03-07 17:43:00 +0800 CST  
~[彩虹] [彩虹] [彩虹]
咖啡店里,空气中弥漫著浓浓的咖啡香气。   每一张桌子都坐著不同的客人,各自拥有不同的故事。   可讽刺的是在这么舒服惬意的空间里,罗丹这张桌子上演的主题却是“谈判”。   一切真的只是出于她的胡思乱想吗?   罗丹看著面前的美丽女子,心里感到有种模糊的可笑。   “罗太太,”赵佳乐盯著坐在自己面前那个淡得不起眼的女子,“我以为上次在医院的碰面,我们就已经谈完了。”   “不,是你谈完了。”罗丹脸色苍白,神情却平静而坚强地望著她,“但我没有。”  “那么你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吗?”赵佳乐今日穿著一袭优雅的亚麻连身布裙,颈项上戴著条吉普赛风的长项炼,手腕套著两、三只极细的织金手钏,显得格外有韵味。   “赵小姐,我知道必然和你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过去。”她顿了顿,“但,‘过去’就是‘过去’了。”   赵佳乐脸庞一白,随即勉强笑了笑,“罗太太,我想你误会我了。我不是那种抢人家丈夫的狐狸精,我从无意主动介入你的婚姻生活。”   “你没有吗?”她语气苍凉地反问。   “罗太太,”赵佳乐神情变得严肃,“我说过,必然和我彼此相爱,无论经历过多少事,最终我们才是真正彼此相属的一对,我只是希望你能认清事实,让一切回归原点。”   “不。”她纤细的双手紧紧握住马克杯,嗓音虽有些微,却夷然不惧地直视著她。   “罗太太……”   “你叫我罗太太,就表示你清楚知道我才是必然的媳妇,无论我的丈夫曾经和你有过什么样的情感纠葛,可现在他选择的是我,我们已经结婚了,这是谁也无法否认的事实。”   赵佳乐霎时哑口无言,随即眼神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怜悯和同情。   “原来你也爱他。”这是陈述句,而不是问句。“他是我丈夫,我当然爱他。”罗丹轻轻道,眼里有著藏不住的依恋。“否则当初我不会明知道和他身分悬殊,却还是答应嫁给他。”   “毕然那家伙,明明严肃又不解风情,偏偏一站出去就是会自动四处放电,”赵佳乐苦笑,“我还真该在他身上挂个‘十万伏特,小心触电’的警告牌子才对。”   眼前女人语气里对她丈夫的亲匿与热稔,是她却始终得不到的。

楼主 卢梦真00  发布于 2017-03-07 17:55:00 +0800 CST  

楼主:卢梦真00

字数:12541

发表时间:2017-03-08 01:1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3-08 20:38:52 +0800 CST

评论数:1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