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无题(师生)

第一:最近在看很多的师生文,可惜都看的差不多了,所以想自己动手;
第二:可能会坑,入坑慎重;
第三:平常挺忙,估计更的不勤,毕竟这无法承担我的衣食住行,我要对工作负责;
第四:本人是一理科生,文笔实在不咋地,挑错止步

楼主 胡言乱语啦啦  发布于 2014-08-28 19:37:00 +0800 CST  
第一章:生命之重
明明只有十分钟的路程,一个穿着校服的男生硬生生地走了二十分钟,抬头,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薄薄的嘴唇,有人说唇薄福薄,以前他一直不信,现在他有点信了。
校门口停满了车,叫的出名字的叫不出名字的,高档的低档的挤满了校门口,旁边的墙壁上竖着写了四个大字:三川一中。三川最好的一所高中,进入三川一中,也就意味着名牌大学在向你招手。三川一中不仅在三川市就是在整个国家也是极有名气的。
男生来到校园里面的布告栏,没有意外的,作为中考状元的”江时学“三个字出现在第一个,高一一班。
”同学,你哪班?”
周时学头也没抬,“一班。”
“我也是一班,我叫魏宏,你叫什么?”
“江时学。”
周围的声音突然安静了,江时学,他就是江时学,摘得中考状元桂冠的江时学。
江时学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注目礼,往办公室走去。
“老师,我来报道,江时学。”办公室突然安静了下来,不过仅仅片刻大家又继续做自己的事情了。
“你就是江时学。我是你的班主任,戴默 。”眼前的老师应该不到三十岁吧,这么年轻居然能成为三川一中高一一班的班主任。
江时学眼睛扫过桌子,上面赫然有他的档案,那张照片的男生戴着眼镜在微微的笑。
“你现在是戴了隐形眼镜?”江时学抬头,好像没有料到他的老师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没有,我视力很好没有近视。”江时学看了档案上的照片一眼,好像懂了老师的疑问,释疑道,“那个眼镜没有镜片。”
“哈哈,原来这样,你小子挺爱耍酷的。”江时学一愣,以前也有人这样说过我,你小子挺爱耍酷。不知道为什么眼镜突然有些湿润了,原来有些东西跟时间无关,有些感觉永远不会过期。
“你怎么了?”
“没什么,戴老师,我可以走了吗?”
“等一下,填一份资料。”戴默拿过一张纸递给江时学,在这里或者旁边教室填都可以。
江时学点点头,拿着纸出去了,没一会儿拿着纸回来了,双手递与戴默,“老师再见。”向下鞠了三十度的躬,难得成绩又好长得又好而且又这么有礼貌的孩子了。
戴默接过那张纸,上面的字清秀干净,一如江时学给人的感觉。
世纪花园12冻401?居然就在自己对面?
戴默笑笑,眼睛扫下,突然他笑不出来了,在父亲那一栏,他写着“过世”,江时学的父亲过世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档案上江时学带着眼睛笑的样子,觉得有一点点的刺痛,不知道是单纯的为了自己的学生,还是仅仅因为江时学这个干净的大男孩。

楼主 胡言乱语啦啦  发布于 2014-08-28 20:04:00 +0800 CST  
第二章:再次相见
晚上六点,世纪大酒店。
“戴老师,我家小宏就拜托你了。”
“魏局太客气了,小宏是我的学生,他的事情自然就是我的事情了。我胃不好,喝完这杯就好了,您见谅。”戴默喝了一杯酒,魏局连忙喊了一声,“服务员,来瓶红酒,戴老师,红酒养胃,您若喝不惯,咱就吃菜,小宏快给你老师夹菜。”
“吃菜,吃菜好,魏局您也太客气了。”话音未落,一个服务员拿着一杯红酒上来,熟练的开盖,然后给戴默倒酒。突然抬头,眼神一闪,然后默默地低下头推在一边。
“江时学。”魏宏的声音不轻不重,可是还是让包厢安静了下来,江时学抬头,还是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对着戴默三十度鞠躬,“戴老师好。”然后对着魏宏鞠躬,“魏叔叔好。”
这个时候戴默才注意这个挺拔的服务生,原来是自己的学生江时学,那个成绩好长得好又有礼貌的江时学,他?在这里当服务生?三川一中的孩子不是都非富即贵吗?现在师资教育资源如此的不平衡,农村的高材生是越来越少了,别说三川一中,就是二中三中的贫困生也是屈指可数,戴默突然觉得他有家访的必要了,或许他的班里真的有几个经济条件不好的孩子吧。等一下,他家住世纪花园,如果是一个农村孩子怎么会住到富人区呢?
戴默有自己的思量,魏局长却是微微有些尴尬,不过这也就是片刻的时候,随即笑道,“江时学啊,我们的中考状元啊,来来来,一起吃点,今天叔叔请客。”
“谢谢魏叔叔,不了,我就在外面,如果戴老师和叔叔有需要可以叫我。”又是鞠了一个躬然后退出了门外,轻轻关上了门。
那份骄傲好像突然间土崩瓦解。
八点,包厢里的人吃好饭了,另外的服务员带着买单,谁也没问江时学去哪儿了?
戴默开着车,眼光扫到手腕,突然反方向回到世纪大酒店,回到了原来的包厢,打开门,一个瘦瘦的背影正在洗杯子,一个一个杯子洗干净放在杯子上。
“江时学。”江时学转身,突然的诧异,然后起身,鞠躬,“戴老师好。”怎么样的家庭能教育出这样的孩子呢?
包厢里突然很安静,戴默笑笑,"手表落在洗手间了。“进了包厢的洗手间戴起手表,走出洗手间,江时学就这么站着,挺拔如玉。
不知道为什么戴默突然有些尴尬,看了看桌子上的杯子,”这个归你洗?“
”恩,杯子和餐盘归服务员洗,菜盘有阿姨洗。“戴默点点头,重新摘下手表,”我和你一起洗吧。“
”戴老师。“江时学的语调终于有了一丝变化,好像是不可置疑。
”很巧,我住你家对面,12栋402,待会儿顺道送你回去。“
”不用了,谢谢戴老师,您回去吧。“戴默也不管江时学的拒绝,哪起抹布擦起了杯子,”砰“地一声,杯子落地,戴默愕然,看着江时学,有些无奈道,”有点滑。“
”沾上泡沫是比较滑。“
八点半,两人来到楼下大堂。本来二十分钟可以做完,但是在戴默的帮忙下,硬生生用三十分钟做完了。
”时学,这是你两个月的工资。“老板娘把一叠红色的纸钞递给江时学,江时学接过,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李阿姨,我敲破了一个高脚杯。“戴默有些尴尬。
八点三十五分,两人离开了世纪大酒店,江时学坐在了戴默的车上。

楼主 胡言乱语啦啦  发布于 2014-08-28 20:34:00 +0800 CST  
呜呜呜,第三章怎么也发不上来,什么“不恰当留言广告贴”,我检查好几遍了,到底哪里有问题啊,睡觉,明天继续探索

楼主 胡言乱语啦啦  发布于 2014-08-28 23:16:00 +0800 CST  
第三章 : 请求
江时学坐在戴默的车子上,眼睛透着玻璃看着外面的景物一闪而过,没有说话。
戴默把着方向盘,眼睛的余光看着旁边这个高高瘦瘦的大男孩,心里划过一丝心疼,这样的年纪没有了父亲。
“你在那儿两个月了?”刚刚老板娘给钱的时候分明是这么说的。
“恩,中考结束去的,两个多月了。”
“以后不去了?”戴默觉得自己又问了一句废话。
“恩,要学习了。”即便是中考状元,即便自己底子再说,对于三川一中,江时学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接着便是安静了,戴默好像没有合适的语言,而江时学好像不会主动开口。
世纪大酒店和世纪花园这两个地方其实不太远。
车在12栋停下,江时学打开车门,标准的三十度鞠躬,“戴老师,今天谢谢您了,还有……”前面的语调一如既往不急不缓,但是后面两个字却是微微往上扬了,戴默有了一丝兴趣,打开车门,“还有什么?”
“关于我打工的事情能不能请您不要告诉我妈妈。”住在对面,又是自己的班主任,江时学觉得自己十分有必要嘱咐一下。
“她不知道?”
江时学点头,“妈妈一直以为我在补课。”也许江时学真的很想埋着他妈妈,所以解释的话也多了一些,“我妈妈上班很辛苦,但是她一直希望我以学习为重,所以拜托您了。”
戴默看着江时学,借着灯光看着江时学的眼睛,“出发点可能是好的,但是你这几年太宝贵了,你知道三川一中不简单。”
“谢谢戴老师提醒,虽然我在打工,但是并没有浪费了暑假,我一直有自学,但是我妈妈始终不同意,这只是一个善意的谎言。”说完又鞠了一躬。
“有没有浪费时间不是你说了算,明天用你的分数告诉我,如果我满意了,我答应你。”
“谢谢戴老师,如果没什么事,我先上去了。”戴默点点头,看着这个干净的大男孩转身走上楼梯,嘴角划过一丝微笑。

楼主 胡言乱语啦啦  发布于 2014-08-29 07:17:00 +0800 CST  
第四章 : 初次交锋(1)
第二天早上,江时学背着书包站在教室外面,听着教室里的朗朗读书声,江时学愣了一下,打开书包,却发现里面并没有书,是的,昨天只是报道书还没发。
江时学无奈,只能拿出数学的错题本随意翻翻,这就是他在暑假自学的结果。
“你来办公室。”江时学抬头,跟着戴默的背影来到办公室。
第一天迟到确实不对,不过,这么大的人了,非要在教室外面罚站吗?说实话,这是江时学从进学校起的第一次体验。
一来他一直是老师的宠儿,二来他极少犯错。
“委屈了?”
江时学抬头,看着戴默还有办公室的其他老师,摇头,“对不起戴老师,今天我迟到了。”
罚站,来办公室单独教育,孩子态度还这么好,若是戴默再不依不饶,倒是显得小题大做了。
如果前面是任何一个人,戴默可能连罚站都不会,但是现在是江时学。
不知道为什么,戴默对江时学总有一份别样的情绪,是欣赏他的坚韧,是好奇他的贫富交错,还是心疼他的丧父,又或者是其他什么情绪,戴默也不清楚,但是他知道他对江时学有一份其他的感情。
“我很古板,守时是最基本的要求。”
江时学没有说话。
“告诉我,为什么迟到了?”语气温柔了许多,高中不是小学,班主任没必要如此探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戴默就是问了出来。
江时学看着戴默,这是新开学放三把火吗?自己是被抓典型了吗?
“老师问话,不答,什么毛病。”
“对不起,戴老师,我起迟了。”江时学也没有过多的辩解,只是选择了一个最常见的理由。
“是吗?”
“是的。”
“我不喜欢人家骗我。”江时学第一次觉得在戴默面试,自己有些难以招架。
“对不起戴老师,我以前的学校和一中的作息时间不太一样,是我疏忽了时间,请您原谅。”说完深深鞠躬。
“你可以编个好点的理由。”戴默冷笑,别说整个三川市,就是全国,作息时间也是大同小异,江时学,你可是整整迟到了40分钟。突然戴默好像想起了什么,“你初中在哪里读的?”
“三川学校。”原来是这样。
戴默的记忆好像一下子复苏了,是的,三川市三所重点高中,分别是一中二中三中。其他还有普通高中职业高中,当然还有一些私立学校,其中最好的一所私立学校就是三川学校,他是一所贵族学校,在里面就读的人个个很有背景,不是高官就是能用钱埋了你的土豪,每一个人动一动,三川市都要抖一抖。
论成绩首推三川一中,论背景自然是三川学校,当然一中的家长也是极其有背景的。
原来是三川学校,那迟到40分钟就可以理解了,按照江时学的时间,到达学校不是迟到而是早到。

楼主 胡言乱语啦啦  发布于 2014-08-29 14:05:00 +0800 CST  
第五章 : 初次交锋(2)
“戴老师,请您原谅。”江时学看着微微有些发愣的戴默,又道歉了一次。
“有时候道歉不是说说就可以的。”在江时学诧异的时候,戴默拿出了办公桌里的一把戒尺。
江时学看不出是什么木头,但是看着戒尺古朴的样子,江时学隐隐觉得这关怕是不好过了。
“怎么?要我教你?”虽然江时学觉得戴默小题大做,还有几分不可理喻,但是有些良好家教的他慢慢伸出了左手,手心朝上。
毕竟是自己迟到了,不是吗?
手伸出的一刻,江时学明显感觉到他的脸红了。
“啪”地一声打在四根手指头上,伴随着深深的疼痛,江时学手指头有一道红了。
随着那不轻不重的声音,办公室立刻安静了。这是在打人?挨打的人是中考状元江时学?不得不说,任何一个信息都很爆炸。
“为什么打你?”
“因为我迟到。”
“啪”地一声又打在手掌上,江时学的手掌也红了,戴默还是那句话,“为什么打你?”
江时学一愣,难道不是迟到才挨打?
江时学的发愣,又给他换来了一下戒尺,戴默还是那句话,“为什么打你。”

楼主 胡言乱语啦啦  发布于 2014-08-29 14:23:00 +0800 CST  
第六章 : 初次交锋(3)
美妙的下课铃声想起,戴蓦想了想收起了戒尺,“待会儿我要提早摸底考试,你先准备一下,下午放学后再来。”
“知道了。”江时学微微鞠躬离开了办公室,直到办公室的门关上,江时学才握紧了左手,不过几下,好疼。江时学脑海中突然出现了戴默的身影,苦笑了一下。
走进教室,同学们还在读书,戴默一上课就点名,而且江时学又罚站了,所以同学们看到江时学,读书声轻了许多,这就是中考状元江时学啊。
“去,坐那儿。”在江时学微微愣神的时候,戴默不知道何时来到了他的身边,往第一组第四桌一指。
江时学有些感激,来到位置坐下,桌子上叠了许多的书,这就是高一的新书了。
“按照惯例我们要考试,5分钟之后进行,现在准备一下吧。”一中那妥妥的升学率是老师和学生一起磨出来的,要得到总要付出,很公平。
接下来所有的课都是考试,从数学起,一直考到放学。
最后一节作业整理课,戴默来到教室,“试卷改的差不多了,大家考的不是很好。”一句话给数学成绩定了型,“如果是以前的知识不会,敲敲警钟,中考虽然远了,但是高考才刚来,数学的知识都有连贯性,丢了的东西,自己去扶起来。”
戴默声音不重,表情温和,但是不得不说字字入心,江时学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天生就具有人格魅力。
“如果是高中的知识,虽然没有教过,不会也情有可原,但是我想说这些都是书里的知识甚至没有什么变形,这样的题目我很替你担心。”戴默说着,有些同学的头已经低下去了,显然戴默的话收到很好的效果。
“我知道你们很优秀,当然不优秀也进不了一中进不了一班,但是这已经是过去式了,你们的中考成绩把你们送到这里,它已经成为了昨天,而明天是高考。中考以市为范围,高考以省为范围,高考比中考更加激烈,不要放松,你们输不起。”
江时学的眼睛一眨不眨,看着戴默认真的样子,嘴角微微扬起,这么年纪轻轻就成为一中一班的班主任,果然不简单。
“不要活在过去,中考无论考的如何都过去,未来请加油。”
放学了,同学们陆陆续续的走了,江时学坐在位置上,眼睛看着窗户外面的天空,眼神有些迷离。
慢慢站起身子,双手放在一起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那双手白而纤长。
该去办公室了。

楼主 胡言乱语啦啦  发布于 2014-08-29 15:21:00 +0800 CST  
第七章 : 初次交锋(4)
“报告。”
“进来”江时学推开门,办公室里就戴默一个老师,“把门锁了,他们都走了。”
锁门?虽然心里还有疑问,但是江时学还是乖乖把门锁了,来到戴默旁边,早上那把戒尺,下面压着一叠试卷,第一张是是自己的,98分?还有两分去哪儿了?
“来干嘛了?”
江时学的脸突然红了,然后慢慢伸出了左手,手心朝上。
戴默看了江时学一眼,“是不是觉得我小题大学?不过就是一个迟到。”
江时学没答,这样不否认显然就是承认。
“知道我早上为什么打你?”
“对不起戴老师,我想了很久也没想到,请您提示。”
“我问你为什么迟到?你怎么答的?”江时学突然明白了,原来不是打他迟到,而是打他撒谎,其实也不是撒谎,就是江时学懒得解释,不过是要一个理由,又何必深究呢?
“啪”地一声,拉回了江时学的思绪,“为什么打你?”
“因为我在说理由时撒谎了。”
“现在还委屈吗?”
江时学摇头,迟到挨打也好撒谎挨打也好,毕竟一个老师打学生几下手板,这确实没什么好委屈的。
“以后不要想着搪塞,是什么就回答什么。”
“我知道了。”
“好,早上的事情到此结束,记住守时很重要,下次再迟到就没那么便宜了。”
“我知道了,谢谢戴老师。”
“现在你转过去。”江时学不懂,但是良好地教养让他很听话的转了过去。
“啪”地一声,江时学立刻转身,仿佛难以置信,刚刚他用戒尺打了自己的屁股?
打手板已经是江时学的极限了,打屁股?不行,绝对不行。
“怎么?还想逃?数学明明能拿到满分,为什么只考了98分?你来告诉我。”戴默一边说着一边把试卷递给江时学。
江时学没接,戴默拿着试卷有些尴尬,江时学的大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戴默,“老师,学校不允许体罚,我拒绝您刚才的体罚。”
戴默的表情很轻松,仿佛遇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这个小孩明明是只刺猬,却偏偏装成一个良好教养的样子,真是有趣。
“怎么?你要告我,告我牺牲休息时间给学生辅导,还是告我不忍心看着一棵好苗子长弯了打他屁股。”
听到“屁股”两个字,江时学感觉自己耳朵都红了,看着戴默笑眯眯的样子,心里越大有点火气。
“拿着,看完告诉我你该不该打。”江时学看着自己的试卷,慢慢接过。

楼主 胡言乱语啦啦  发布于 2014-08-29 15:52:00 +0800 CST  
第八章 : 初次交锋(5)
江时学接过试卷,随意翻了一下,然后把试卷递给戴默,“是我粗心了,之后我会注意。”虽然嘴巴这么说,但是江时学明显有些不服气,一分扣在解方程少了个“解”字,总共两分,居然扣了一分。像这样一般不扣的,如果真的扣,撑死半分。
另外一分,是一道应用题的单位,“本”写成了“木”,这样居然也扣了一分。
说实话,换个人改,这张试卷可能就是满分了。
不过心里虽然不服气,良好的教养还是让江时学认错,虽然可以不扣分,但是毕竟错了。
“用实际行动道歉。”
江时学愣了愣,慢慢伸出了左手,最多打手,打屁股什么的坚决不接受。
戴默冷笑,拿着戒尺就这么看着他。
江时学伸着手,一动不动。
1分钟,2分钟,3分钟……不知道过了几分钟,戴默一把抓过江时学的手,顺势一拉,让江时学趴在桌子上,然后戒尺对着屁股打了下来。
江时学挣扎,可是身体却被戴默紧紧摁着动弹不得,屁股上传来了阵阵疼痛感。
“这是体罚,违法的。”声音不像以前那么冷淡那么波澜不惊,明显又急又气。
“你混蛋,放开我。”良好教养的江时学开始骂人了,屁股上的戒尺带给江时学的除了疼痛,更大的是侮辱,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被摁趴着挨屁股板子。
“戴默,你变态。”江时学的语气一次比一次差,出口的话也一次比一次过分,而戴默则一次又一次的加大了力度。
“戴默,我妈妈是律师,我叔叔是教育局局长,你再打,我就不客气了。”傲气的娃娃终于使出了杀手锏,天知道他从小不喜欢炫耀家庭,但是他确实有炫耀的资本。
“你再说一句,我就脱了你裤子打。”
“你!”
“你不妨试试,我说到做到。”
江时学所有的话都断在了喉咙里,这样被打屁股已经够羞的了,如果被脱了裤子?
江时学抬头,眼睛看着戴默,整张脸分明表示了愤怒的情绪。
戴默也不管,一戒尺一戒尺打下江时学的屁股。
江时学咬着牙,一声不吭,被打已经够丢脸了,如果再叫出声音,江时学自己看不起自己。
身后的戒尺没停,一下下戒尺的疼痛开始累加,火辣辣的疼痛席卷了江时学。

楼主 胡言乱语啦啦  发布于 2014-08-29 18:18:00 +0800 CST  
第九章 : 初次交锋(6)
不知道打了多少下,身后的戒尺停了,可是江时学趴在桌子上却起不来了。
自己打的,戴默当然清楚有多重,江时学居然能一声不吭,在佩服他硬气的同时也深深感觉到了他的傲气,这是个多么骄傲的孩子啊,看上去彬彬有礼,实则是只傲气的刺猬,他用隐忍在表示着自己的不满。
“还不起来,还想挨?”这话在江时学耳中分明是挑衅加侮辱,双手摁桌子挣扎着起来,手痛屁股痛甚至大腿也痛。
戴默看着江时学满脸汗水,有些头发都贴在了额头上,可是那双眼睛却是不服。
不同以往,这次江时学先开口了,“戴老师,您是我的老师,今天是我迟到我认了,但是没有下一次,我也说到做到。”看着戴默漫不经心的样子,江时学继续道,“教育法里规定不准体罚学生,我妈妈是律师,这件事情就算不用我妈妈,我叔叔只要给校长打个电话,我想您在一中也待不下去,但是我并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请您以后不要打我。”戴默难得听到江时学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虽然话一点也不尊重,甚至是满满的威胁,但是戴默就是很高兴,这样有脾气比那彬彬有礼有趣多了。
“你觉得我打错了?”
“我承认我做试卷不够仔细,但是您没必要用那么侮辱人的方式,至于迟到说谎,我已经付出了代价。”
“我从没想过侮辱你,相反我很喜欢你。”戴默的话很直接,他的意思就是,他很喜欢江时学,打他不是不喜欢,恰恰相反,这是他表达喜欢的一种方式。
“您的喜欢我承受不起。”
“刺猬。”因为这两个字,江时学的脸色变了,曾几何时,总有人这么称呼自己。
“其实如果宽点,你可以得到满分,但是我不愿意你的满分是这样来的,小子,不要把未来交给改卷老师的松还是紧,未来应该握在自己手里。”戴默看着江时学,伸手拉了一把他,可是江时学却避开了,“谢谢老师提醒,但是我还是那句话,老师这种教育方法我不接受,下不为例。”说完也不管戴默,提起腿往外面走去,屁股大腿的疼痛,让江时学走的分外吃力。
戴默看着江时学倔强的身影,自己是不是有些着急了,不过江时学,我管定了。

楼主 胡言乱语啦啦  发布于 2014-08-29 18:50:00 +0800 CST  
第十章 : 初次交锋(7)
戴默收拾了东西,来到楼下开车,把着方向盘,脑子里想着江时学。
突然摁了一下喇叭,打开车窗,“上来,我送你。”
江时学对着戴默鞠了一躬,“谢谢老师,不用了。”
“上来吧,天色晚了,你妈妈怕是等急了。”
“我妈妈不在家。”江时学脱口而出后突然觉得有些尴尬,继续补充道,“我妈妈出差了,她不在家。”
“那晚饭你自己做?”江时学点点头。
这么大这么优秀的孩子,应该是每个家庭的骄傲吧,这应该永远是“别人家的孩子”吧,可是他呢?没有了父亲,母亲在不在家,一切只能靠自己,戴默突然觉得一阵阵的心疼。
“上来吧。”
江时学摇头。
戴默打开车门,拉着江时学往车里一塞,江时学没料到戴默居然来硬的,屁股突然碰到坐垫,猛的一摩擦,江时学就“啊”了一声。
“怎么了?”
“没……没事。”
戴默上车,关车门,看着江时学坐立不安的样子,“我打疼了吧?”一句话,江时学红了脸。
“你以前住哪儿?我是一个多月搬来的,那个时候听物业说,我对面的人从来没住过。”
“阳光雅苑。”阳光雅苑是三川第一富人区,里面都是一栋栋的别墅,就像拍电视一样,住在里面的人奴仆成群,有时候那里甚至有价无市。当然世纪花园在三川已经很不错了,不过跟阳光雅苑不是一个级别的。
这娃娃果然是有钱人。
戴默没相反,江时学开口了,“爸爸过世后,阳光雅苑就卖了。”戴默好像懂了,这个娃娃应该父亲的过世,从富家少爷变成了普通人,不,比普通人好多了,普通人怎么能住在世纪花园呢?但是对于江时学来说,这无疑是云泥之别。
学校离世纪花园真的不远,没一会儿就到了,江时学挣扎着下车,然后对戴默又鞠了一个躬,“谢谢戴老师,麻烦您了,我先上去了。”
“等一下。”戴默下车,“家里有药吗?”
江时学脸红了,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
“待会儿我给你送过来。”
“不用了,谢谢老师。”
“打疼你了吧,我可能有些心急了。”戴默声音不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江时学心里流过了一阵暖流,暖暖的很舒服,然后胖子有些干,这是感动吗?
“老师,我先上去了。”说完也不等戴默说话,就转身上楼了,看的出来江时学尽量用正常的步子再走,不过走的有些缓慢。
戴默笑笑,开车入地下停车场。

楼主 胡言乱语啦啦  发布于 2014-08-29 19:35:00 +0800 CST  
第十一章 : 晚餐(1)
戴默停好车打开房门,转身看了一眼对面紧闭的房门,然后走过去摁门铃,江时学录音的声音 : 您好,哪位?请问您找谁?
戴默笑笑,“我是戴默。”
“请进。”然后门开了,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娃娃,设计的很土豪。
门开了,没一会儿,穿着一身白色休闲服的江时学来到门口,“戴老师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吃饭了吗?”
江时学一愣,“正在吃”
戴默有些好奇,这么快?自己不就停了个车吗?
“不请我进去坐坐?”
“是我失礼了,戴老师请进。”左边是厨房右边是客厅,无论是从橱柜沙发还是吊灯电视都可以看出,主人的眼光与土豪。
有些格格不入的是,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箱泡面一箱牛奶还有一箱饼干还有一箱纸巾,不大的茶几放着四箱东西,这与整个高大上的房间明显有些突兀。
“这是你的晚饭?”戴默指着桌子上开封的饼干和插着吸管的牛奶,问道。
江时学点点头。
“平常一直吃这个?”
“来不及的话吃这个。”江时学不知怎么的,有些心虚。
戴默一巴掌拍向江时学的屁股,江时学差点跳起来了,“小子,你这是掏空你的身体,不要仗着年轻有恃无恐。”
刚刚戴默又打了他屁股,江时学的怒气蹭的一下上来了,正想发作,待听到戴默的话后,那怒气瞬间烟消云散了,他不是不识好歹的人,戴默是在关心他,这样的关心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了。
“说话。”
“我知道了,以后会注意,谢谢戴老师提醒。”戴默笑笑,对江时学刚刚没有翻脸很满意,声音放缓了,“来我这边吧,我待会儿做。”
“不用了,谢谢戴老师。”
“你打算我煮好再叫你一次?”江时学抬头,看着戴默,然后跟着戴默来到了戴默的房间。
“西红柿鸡蛋面吃吗?”
江时学点头。
戴默从冰箱里拿出西红柿和鸡蛋,还有面条,突然戴默好像想起了什么,对江时学说道,“你等一下,我拿点东西。”江时学点头,然后走到厨房把西红柿洗干净切好,戴默出来了,看着江时学笑笑,“拿去,去擦药,哪个房间都可以。”
江时学脸红了。

楼主 胡言乱语啦啦  发布于 2014-08-29 20:22:00 +0800 CST  
第十二章 : 晚餐(2)
江时学接过,看着戴默,“戴老师,您以后可以别打我吗?尤其是那里。”
“你别犯错啊。”
江时学转身朝客房走去,戴默看着他的背影笑了,好像没有以前那么排斥了,起码比起下午在办公室时嗷嗷叫,要好太多了。
不过是一个15岁的孩子啊。
江时学来到客房,把门锁上,然后拉下修身裤,再退下小内裤,耳朵已经通红一片了,拿着药挤出一些朝屁股抹去,触手所及的疼痛,江时学突然很想看看屁股到底是什么样子了,可惜这房间没有镜子,江时学有点后悔,刚刚为什么不选卫生间呢。
又挤了一些药涂抹上去,大概伤的地方都涂到了,江时学开始抹,希望他快点吸收,过了一会儿,穿上小内裤,然后穿上休闲裤,开门,餐桌上已经放好了西红柿蛋面。
“站着吧。”
江时学站在餐桌旁,双手把药递给戴默,“谢谢戴老师。”江时学心里想着,明明是他把自己打成这样,现在还要谢他。不过心里却是一分火气也没有。
“你留着吧,以后还用的到。”
“不会用到了。”江时学把药放在餐桌上,语气没有刚才那么坚硬了。
戴默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指指面,“吃吧。”
江时学吃着最普通的西红柿蛋面,心里暖暖的。
食不言寝不语,戴默和江时学都有着良好的教养。
江时学吃好把碗筷放在餐桌上,等着慢条斯理的戴默,不过是一碗面,江时学觉得戴默好像吃出了一种淡淡的气质。
江时学拿着戴默和自己的碗筷去洗,戴默也没拦着,拿出笔记本,在客厅打开。
江时学洗好后,来到戴默旁边,“今天谢谢戴老师,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先回去了。”
“等一下,除了物理,所有科目的成绩都传过来了,物理应该也快了。”
江时学点头,虽然他是中考状元,但是对于一中的摸底考试还是很重视的。
“传过来了,你全年级第一。”江时学的心放回了肚子,人也坦然了许多。
虽然没有参加补习,但还是第一,真好。

楼主 胡言乱语啦啦  发布于 2014-08-29 20:57:00 +0800 CST  
困了,拉拉睡觉了,晚安

楼主 胡言乱语啦啦  发布于 2014-08-29 21:36:00 +0800 CST  
第十三章 : 原来是故人(1)
第二天戴默到达教室时,江时学已经在教室读书了,声音不重,戴默走到他跟前,听到了轻轻的英语声音。
一中老师的效率是很高的,昨天考试昨天分数汇总,今天讲评分析数据。
今天的一天都是都是在讲评试卷中结束的,江时学每门第一,总分比第二名高处了30多分稳居第一,这下子“江时学”这三个字在一中真的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我们班总分优秀平均分各项都是第一,这个很正常,当初分班就是按照成绩定的。对于这次考试,我想说以下几点,第一第二名和最后一名差了29分,我们班一共40人,也就是说几乎半分出现了一个名次,所以你要进步或者退步非常简单,学习,尤其是在一中一班,我送你们几个字,不进则退。”
同学们都抬头了,戴默继续道,“第二我们班35个人是全年级前40,从数据上来说,有5个人退步了,该加油了。”江时学明显感到有人低下了头,说实话作为稳居第一的江时学也有了一起危机感,这是他在三川学校从未有过的感觉,一中,真的不简单。
“第三我们的江时学比第二名高出了33分,每门功课近乎满分,我很满意。”戴默如此不吝啬的表扬,江时学脸红了,然后心里很高兴,好像得到他的肯定是件很开心的事情。
“第四根据这次考试我选出了各项课代表,当然我不是很喜欢一次分数定生死,如果你想当愿意为同学服务,我很欢迎,至于江时学就是班长吧,江时学放学后留一下,我们一起探讨下班级建设,明天放学开班干部会议,好了,下课。”
同学们陆陆续续地走了,江时学来到了办公室,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放学后江时学都没有第一时间去办公室,而是等一下,等到人差不多了才去,这是什么心理,他也不知道。
“报告。”
“进来”
江时学推开门,还来不及说什么,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学学,一个月没见了。”
戴默看到江时学无神的眼睛突然亮了,然后笑了,接着声音轻快,没有以前半分的波澜不惊,“妈妈,你怎么来了?”原来他会笑,不是礼节性的笑笑,而是那么自然的笑容。
不过就是一个15岁的孩子啊。
无论多么有涵养,无论多么优秀,不过才15岁啊。

楼主 胡言乱语啦啦  发布于 2014-08-30 08:30:00 +0800 CST  
第十四章 : 原来是故人(2)
“你妈妈没下课就来了,等了很久了。”听到戴默声音,江时学突然想起来这里是办公室,转而对着戴默鞠躬,“戴老师好,对不起让您久等了。”
“小默,真想不到你会成为学学的老师,这样我出差也放心了。”
我们的江时学愣住了,好不容易消化了这两句话所表达出的意思,第一他妈妈和戴老师认识,听称呼关系还不错,他妈妈不会跟人攀交情,即便这人是他的班主任,这声“小默”说明两人关系极好。
第二他妈妈让戴老师照顾他。照顾?江时学突然觉得有个部位隐隐的疼了,如果是这样,他再被揍,还能寻求外援吗?
时间太短,江同学目前考虑到的是两点。
“学姐太客气了,我很喜欢学学。”江时学脸红了,但是心里对于这样的话还是高兴的。
“走吧,我都订了位置,也叫上了你张晨学长。”
“张晨学长也在三川市?”这回戴默的眼睛亮了,看着他这么欣喜的表情,江时学表示他很不好。
“你小子在三川市当老师都不拜当地菩萨的,你张晨学长现在是三川市教育局的局长。”戴默突然想到江时学威胁他的话,突然很想笑,原来都是一家人啊。
“学姐,您又请局长又请我吃饭,真是吓到我了,还好我都认识啊。”
“谁知道是你小子啊,早知道这样我也不费劲儿了。”
“学姐是给学学找外援,给老师下马威啊。”江时学看着他妈妈一掌拍在戴默背上,“你小子怎么说话的,我这是给学学班主任和局长联络感情了,当然了也让学学老师看看,我家学学虽然没有爸爸,但是也不是随便欺负的。”说到没有爸爸,在场的三个人都有些沉默了,最后还是女士笑笑开口,“不过挺好的,我们也难得聚聚。”
“学姐放心,谁欺负他啊。”
“那是,我儿子这么好,谁会欺负啊。”

楼主 胡言乱语啦啦  发布于 2014-08-30 08:58:00 +0800 CST  
第十五章 : 原来是故人(3)
三川大酒店。
戴默,江时学妈妈和江时学。
“学姐,可能是学长来了,我去迎迎。”
江时学的妈妈摆摆手,然后推了一把讲时学,“学学也去。”
戴默和江时学打开门就看到张晨来了,“学长,你怎么也在三川,我都不知道。”
“小子,我可知道你,一直等着你来拜山头了,你可好,我等到学姐电话都没等到你。”
“谁知道您是局长啊。”
“你个当老师的连教育局局长叫什么都不知道,活混了。”
“是是,学长说的是。”江时学难得看到戴默这副样子,突然笑了,“张叔叔。”
戴默有些好奇,原来江时学还有这么一面,带着撒娇样子的江时学还蛮可爱的。
“学姐,这小子还是这么混。”
“我来三川才一个多月,这几天也忙。”戴默打着哈哈,“不过我真的打算过几天拜访一下教育局局长。”张晨笑笑,拜访?这不像骄傲的戴默啊。
然后江时学整个人又不好了,羞得恨不得钻墙里去。
“喏,这小子说要去教育局告我。”江时学脸红了,耳朵也红了,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起身,站着,张说话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可是当大家的目光聚集在他身上时,他觉得应该表示表示。
“怎么了?”开口的是江妈妈。
“我揍了他一顿。”戴默讲的云淡风轻。江妈妈和张晨笑了,然后江妈妈开口了,“难怪要告你了。”然后对着戴默说道,“学姐相信你有分寸,学学我就交给你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江时学又一次感觉到,他整个人非常的不好。
江妈妈拍了一下江时学,“坐吧,没事。”
一顿饭不像家长请老师,倒像同学间的聚会。
江时学基本扮哑巴,尽是他们三个在讲。江时学看着他妈妈高兴的样子,心里很开心,多久了,多久没看到妈妈这么高兴的样子。
上次妈妈那么高兴,爸爸还在吧。

楼主 胡言乱语啦啦  发布于 2014-08-30 09:22:00 +0800 CST  
百度抽了吗?为啥章节这么乱?凌乱了

楼主 胡言乱语啦啦  发布于 2014-08-30 09:27:00 +0800 CST  
第十六章 : 原来是故人(4)
世纪花园12栋401,江时学在罚站,看着自己妈妈的表情,心里隐隐有些难过。
“你每天就吃这个?”
江时学想否认,但是最后还是承认了,“吃的不多,偶尔吃一下。”
“学学,妈妈没照顾好你。”江时学听到这话,真想给自己一巴掌,煮个饭能花多长时间呢?再说就算吃这个,也可以藏的隐密一些。
“学学,你好像瘦了,正在长身体,以后不许吃这个。”
江时学点头,“我知道了妈妈。”
“去洗澡吧。”江时学点点,拿起衣服往洗手间走去。
戴老师是他妈妈的学弟加学生,张叔叔是戴老师学长,这样的关系,江时学始料未及。
脱下衣服,江时学对着镜子看了看,屁股红了一片,有些还青了。
明明只有一个人,江时学不知道为什么又脸红了,从记事起,好像从没被人揍过屁股。
戴默已经洗好澡了,端起酒杯倒着酒,不知道为什么学姐明明说的云淡风轻,但是他心里就是一阵阵的难过,为他的老师兼学姐难过。
蒋婉研的父母出车祸死了,从小在福利院长大,优异的成绩一路向上,后来在x大学留校,是法律系的一个老师。
那个时候多么年轻多么张扬,仿佛一抬脚,世界就在脚下。
那样有才有貌的学姐,现在有了一个儿子没有了丈夫。
那算丈夫吗?是的,有法律保护,他们是合法夫妻,但是却没有得到男方的认可。
儿子没了,收回一切,若不是世纪花园房产证上是江时学的名字,想必连这也保不住吧。
戴默饮尽了杯中酒,想起了蒋婉研的话,若不是还有学学,我甚至觉得根本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那么骄傲的一个人,连活下去都要别的信仰支撑了吗?
戴默打开电脑,仔细看着江时学的电子档案,母亲一栏很详细,学历工作经历什么都有,但是父亲一栏却不多,y大学工商管理博士,富和公司董事长,然后信息卡在了“过世”两个字上了。
自己早该详细看看江时学的档案了。
当初看到“蒋婉妍”三个字确实疑惑了一下,但是他的老师学姐怎么会当律师呢?她明明说过学校是最好的地方,要一辈子留在学校的。
戴默你个笨蛋,既然奇怪了为什么不再详细看看呢?
戴默合上电脑,打开阳台吹风,虽然学姐说的不多,但是戴默仿佛已经看到学姐一人抚养孩子的不易,仿佛看到当年和男方争夺抚养权的艰难,仿佛看到学姐一路的辛苦。
若不是真的艰辛,学姐怎么会离开学校这个象牙塔呢,老师是个很清贫的职业。
戴默脑子又出现了江时学,难怪那么的早熟与懂事,一直不被爷爷奶奶接受,12岁父亲过世,12岁爷爷奶奶来争抚养权,父亲不在母亲也常不在家。
不知道是他经历的太多还是太早,让这个孩子活的如此辛苦,体验了许多人一辈子也未必体验的到的辛苦。
孩子,苦了你了。

楼主 胡言乱语啦啦  发布于 2014-08-30 10:31:00 +0800 CST  

楼主:胡言乱语啦啦

字数:238508

发表时间:2014-08-29 03:3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0-20 22:13:29 +0800 CST

评论数:733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